十一 招兵买马 奸情败探
2021-02-20 21:49:57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声势的确吓人,若是一般庸手,不被小贺、杜老大打死,也会压扁。
  很不幸,活该他俩倒霉,遇上的对手是大名鼎鼎的廖添丁与双枪坤仔。
  根本不会还手,仅仅一矮身,运手“四两拨千斤”高级技巧,巧妙无比的轻轻一拨,两个大块头便应势穿窗而出,飞到监房外面去。
  还好外面有栅栏挡着,又有一点武功底子,危急间,施出了游泳的技术,猛抬间,向上冲,胸部撞上栅栏,反弹回来,一屁股栽在地上。
  不然,一定会脑袋开花,成为阎王爷的座上客。
  或者,飞出楼外,落在地上,摔成血浆、肉饼。
  晓是如此,仍然撞得晕头转向,眼冒金星,昏昏沉沉的,想爬也爬不起来了。
  廖添丁冲出去,仿若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抓住杜老大的领子,将他提了起来,冷厉的声音:“杜老大,还能不能再战?”
  杜老大大摇其头道:“不行啦,不行啦!”
  廖添丁道:“不行就歇一会儿再干,咱家绝不会趁人之危,占你的便宜。”
  手一松,杜老大差点倒下,靠住墙壁才稳下来。
  有样学样,阿坤也将小贺一把提了起来,面笼寒霜,吐字如刀地道:“姓贺的,你怎么样?”
  副室长小贺的情形更糟,精神萎靡,有气无力的道:“我也不行啦,好像喝醉了酒。”
  阿坤神气十足的道:“不行就歇歇脚,喘口气,等一下咱们再一决高下,今天一定会要你吃饱喝足,心服口服。”
  松手放开,小贺险些倒栽葱,踉跄了几步,抓住铁栅栏,才将重心稳住。
  室长杜老大寻思少顷,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不必再比划了。”
  廖添丁一怔,道:“姓杜的,你的意思是说,承认技不如人,输了?”
  杜老大道:“是的,认输。”
  “承认咱家的拳头比你大?”
  “事实确是如此。”
  “心服口服?”
  “心服口服!”
  “绝不反悔?”
  “绝不反悔!”
  “你最好再考虑一下。”
  “不必再考虑了
  “那么”,廖添丁双眉一挑,神采飞扬的道:“你这个室长是否表示已经垮台?”
  “现在的室长是你蔡老大。”
  “你是老几?”
  “老么。”
  “一条小毛虫?”
  “可以这样说。”
  “区长呢?”
  “自然也非蔡老大莫属。”
  “咱家睡床上,你睡床下。”
  “当然。”
  “叫你往东,不会往西?”
  “一定。”
  “我吃肉,你喝汤?”
  “蔡老大喝酒,我喝水。”
  常听人言,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廖添丁的风水却转得特别快,前后不到半不时,便由老么,小毛虫,一变而为老大,一条龙,自己也觉得好笑,蛮好玩的。
  阿坤不让廖添丁专美于前,找上小贺,耍起威风来:“姓贺的,现在该你表示一下意见了。”
  小贺垂头丧气的道:“小的跟杜兄一样啦,甘愿做老么,做小毛虫。”
  “啧啧,太可惜了,一下子从天下掉在地下,你会不适应的,最好再考虑考虑。”
  “贺某吃几碗饭,自己心里有数,没有再考虑的必要,也不想再献丑。”
  “不会后悔吗?”
  “绝对不会。”
  “心甘情愿吗?”
  “心甘情愿!”
  “从今以后,我们的衣服由你俩来洗?”
  “理所当然。”
  “我们的工作由你俩来做?”
  “可以。”
  “有什么好吃好喝的,绝不藏私,会毫无保留的献出来?”
  “这是内规,谁也不敢违反。”
  “俺副室长,睡你的位置。”
  “应该的。”
  “你是老么中的老么,睡马桶边上。”
  “是!”
  “对蔡老大绝对服从?”
  “不敢不从。”
  “对我张老二也忠心耿耿?”
  “绝无二心。”
  “阿坤耍足了威风,过足了瘾,接着廖添丁又开言道:“杜老么,报上你的名字来。”
  “我叫杜照邦。”
  “可有外号?”
  “人家叫我大头杜。”
  “嗯,你的头是不小,可惜内部不发达。”
  “以后还请蔡老大多多教诲。”
  “今年多大?”
  “二十三。”
  “家住哪里?”
  “三重埔。”
  “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就在下孤家寡人一个。”
  同一时间,阿坤也在查小贺的户口:“你叫什么名字?”
  小贺道:“贺永川。”
  “有外号吗?”
  “和尚川仔。”
  “好怪的外号,如何得来的?”
  “以前喜欢剃光头,油光发亮,所以……”
  “和尚戒色,你他妈的却吃嫩草,真正岂有此理!”
  “以后再也不敢了。”
  “倘若再犯,小心把你那条‘棍儿’剪掉。”
  贺永川机伶伶的打了一个冷颤,本能地捂住自己的“棍儿”,没敢应声答话。
  早已惊动了其他监房的囚犯,包括另外九个监房的室长老大,一齐围拢过来看热闹。
  廖添丁挺一挺胸脯,昂一昂头,摆出一个威风凛凛的架式来,道:“大头杜,咱家是这一区的区长,把其他的九位室长老大介绍一下吧,免得办起事来不方便。”
  此刻的杜照邦,骄横之气早就不见了,乖得像一只小猫咪,当即如言照办,将九位室长老大一一介绍给廖添丁与阿坤。
  个个都是横眉竖目的家伙。
  每一位老大的拳头都不小。
  但在廖添丁的面前,却俱皆甘心臣服,未敢有丝毫不敬之意。
  阿坤神气八啦的道:“没意思,新官上任,随随便便的介绍一下就算,太马虎了吗,别偷工减料。”
  大头杜愕然一楞,道:“老大的意思是……”
  廖添丁道:起码应该喊几句好听的口号。”
  阿坤补充道:“再送几样好吃的东西来,以资庆贺。”
  “恭喜蔡老大。”
  “贺喜蔡区长。”
  “恭喜张老大。”
  “贺喜张副区长!”
  九位室长老大,都是在外面混的人,很上路,不单为廖添丁新官上任贺,还临时给阿坤封了一个副区长的官儿,拍足马屁。”
  同时,返回监房后,大头杜与和尚川仔立刻乖乖的将自己的位置让出来,请廖添丁、阿坤名符其实的当上了室长、副室长。
  其他九位室长也很够意思,及时送来了不少贺礼,吃的、喝的、用的都有,琳琅满目,不一而足。
  另外,廖添丁还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将原来睡在床上的几个拳头胳膊粗的家伙赶到地下去,将睡在地上的几位糟老头,请到床上来睡。
  时间已到。
  监房下锁。
  在管理员的统一命令下,所有的囚犯,倶皆盘膝坐好,开始闭目思过。
  每一个管理员都很凶,好似凶神恶煞,有那动作迟缓,或是交头接耳,以及其他不遵守规定者,一律被拖出监房,饱以老拳,甚至挨鞭子。
  直到九时过后,才熄灯就寝,结束了新奇刺激的入监第一天。

×      ×      ×

  由于用拳头打出一片江山,监狱的生活并不箅难过,工作有大头杜、和尚川仔代劳,日常的生活起居,更有全区的囚犯孝敬、照顾。
  吃香的。
  喝辣的。
  颐指气使。
  耀武扬威。
  除了失去自由,不能随便离开监狱这个小圈圈外,简直跟有钱人家的大老爷相去不远。
  不过,话又说回来,当室长、区长、楼主、盟主的人,也有他们的难处,日本鬼子刁蛮成性,贪财好货,最少必须每周孝敬一次,方可平安无事。
  此外,室长要孝敬区长。
  区长要孝敬楼主。
  楼主要孝敬盟主。
  做盟主最好,只要监狱各方面的关系搞好,按时送礼钱,典狱长、管理员等,为了管理上的方便,差不多皆任令这位囚犯中的龙头老大,作威作福,予取予求,俨然以监狱中的小皇帝自居。

×      ×      ×

  的确很像小皇帝。
  尤其在“放风”的时候,更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出来。
  放风,是囚徒自由活动的时间所有的犯人全部出了监房,来到中间的大操场,有恩的报恩,有仇的报仇。
  也许有人会交朋结党,也许有人会惹是生非,但总有不少人围在司令台前欢呼、致敬、献礼、献钱。
  因为,在这个时刻,盟主,囚犯中的龙头老大,一定会高高在上的坐在司令台上。
  虽然只是一张破椅子,在大家的心目中却与金交椅无异。
  它代表权威。
  也代表拳头!
  这盟主的拳头很大,张开像一片芭蕉叶,握紧了比小孩的脑袋还要大,黑脸堂,络腮胡,站起来仿若一座铁塔,坐下来好似一只猩猩,魁梧昂藏,虎虎生威。
  年龄不大,仅二十四五。
  名叫张富,乃新竹北门外,番仔庄人。
  从小学得一身好本事,刀、枪、棍、棒、拳、脚、掌、腿,样样精通。
  本来在新竹县衙里当捕快,后来,满清政府跟日本人在朝鲜打仗,吃了败仗。
  那位割地赔款的专家,李中堂李鸿章大人,与小日本签下了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给日本方。
  日本鬼子来了。
  张富却失业啦。
  他的父兄也在日军攻打新竹时被杀。
  于是,为了国仇,为了家恨,纠结了地方上的一批地痞流氓开始与番仔作对,打家劫舍,扶弱济贫,下手的对象十之八九都是土豪、劣绅、恶霸、汉奸与狗腿子。
  张富的胃口很大,钱必上千,银必上百。
  功夫也十分了得,飞檐走壁,来去如飞。
  因此,赢得了大盗张富的封号。
  也赢得了新竹穷苦百姓尊重。
  然而夜路走多了,免不了会遇上鬼,终于在一次行动中,中了日警的埋伏,生擒活捉,判了二年徒刑。
  因为新竹监狱人满为患,所以才特地将他们这一批人,移来台北监禁。
  当时的龙头老大,是一位杀人犯,凶焊得很,就好像动物园里的猴王一样,谁也不敢向他的权威挑战。
  谁料,大盗张富入监三天,便夺下了室长、区长、楼主。第四天立即向盟主提出挑战。
  二人就在司令台上展开一场龙争虎斗。
  结果,张富技高一筹,不到三十个回合,便将那个杀人犯打得灰头土脸的滚下司令台,顺理成章的坐上了金交椅,当上了猴王,干起龙头老大来。
  这些事,阿坤、廖添丁已经听说了。
  大盗张富的威风他二人也亲眼看到了。
  阿坤道:“阿丁,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斗一斗这一头黑猩猩?”
  廖添丁道:“算啦,咱们是来避难的,不宜过份招摇,免得惹麻烦。”
  “你不想当猴王、盟主、龙头老大?”
  “阿坤,别妄自菲薄,咱们的眼光应该更远,目标应该更大。”

相关热词搜索:廖添丁

下一篇:十二 杀人偿命 欠债还钱
上一篇:
十 避灾入狱 弱肉强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