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四章 间关万里赴塞外
2021-02-15 17:56:4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圣侠俞立忠道:“且慢,老夫还有话说……”
  武维宁闻言止步,转身拱手道:“盟主有何指教?”
  圣侠俞立忠举步走了过去,含笑端视他一番,问道:“你长大到现在,曾经离开过长白山么?”
  武维宁摇头道:“不曾,小可生于太平顶,长于太平顶从未走出长白山百里之外。”
  圣侠俞立忠轻叹一声道:“那么,你也许尚不知道这世界很大,而且世路是崎岖难行的,你如不懂得怎样走,会常常跌倒!”
  武维宁道:“没关系,小可跌倒了会爬起来的!”
  圣侠俞立忠道:“但是你如懂得走,就不会常常跌倒!”
  武维宁长拜道:“是的,小可愿聆受盟主教益!”
  圣侠俞立忠一手搭上他肩膀,正容缓缓道:“老夫只有几句格言赠给你——天下有二难:登天难,求人更难;天下有二苦:黄莲苦,贫穷更苦;人间有二险:山高险,人心更险;人间有二薄:春冰薄,人情更薄——知其难、守其苦、测其险、忍其薄,则可以处世矣!”
  武维宁如闻仙音,如悟禅机,豁然有茅塞顿开之感,乃再拜道:“谢盟主指教!”
  圣侠俞立忠轻轻将他推去,道:“去吧!”
  武维宁转身大步走去,一路越过许多僵硬的尸体,踏过一滩一滩的黑血,走出了正心牢的堡门……
  暮色苍茫时分,他徒步回到了山中的太平顶,他在昨天“无敌神拳解敬仁”——其实是三绝毒狐左丘谷——送别自己的村口路上停下脚步,探手入怀取出七十二个囚犯的名单来。
  第一名囚犯是三绝毒狐左丘谷!
  是的,自己所要追缉的第一个对象就是这个人,这个自己曾经视他为“恩师”的人,他此刻可能还在村中,他说要在村中等候自己,他会不会像那七十一个囚犯那样弃自己而去呢?
  不,他一定想象不到自己将对他不利,他极可能还躲藏在村中等候自己回来的!
  但是,见到他时,自己将怎样动手呢?
  他是武林首屈一指的大魔头,武功自是厉害异常,何况自己的武功是跟他练的,假如跟他摆明了再动手,只怕还没出手时,就已先死在他手下了。
  对了,自己可先回家去见奶奶,然后再去见他,假意跟他胡扯一番,乘他听得入神之际,出其不意的一掌将他打倒。
  主意一定,立即迈开大步往自己的家里奔去。
  临近家门,一眼瞥见有一簇人正围聚在茅屋门外议论纷纷,一个不祥的感觉倏然袭上心头,使他的心头猛烈一震,直沉了下去。
  “好了!好了!你们看,武维宁回来了!”
  人群中有人看见武维宁回来,便开声大叫了起来。
  武维宁一个箭步奔窜过去,急问道:“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梅嫂排众而出,嚷道:“维宁,你昨晚怎的没回来?”
  武维宁一看大家的神情,就知一定有事故发生在奶奶头上,不禁发颤道:“我昨天送煤去石家堡,忽然害起头痛来,因此在石家堡过了一夜——我……我奶奶怎么样了?”
  梅嫂一指紧闭的茅屋门道:“你看,今天一天,您奶奶都没开门出来,我喊了好几次,也没听见她回答,多半是出了事,你快进去看看!”
  武维宁听得胆战心惊,连忙上前推门,发现门闩着,于是真力突发,一掌震断门闩,直冲了进去。
  用掌力震断门闩,在普通人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大家一看素日以“没出息”闻泰于“太平顶”的武维宁居然有这么惊人的力气,一掌推出就将门闩震断,均不禁吓了一跳。
  武维宁冲入家中,一面大喊“奶奶”一面奔入奶奶房中,只见床上被褥零乱,而奶奶已不见踪影,登时惊得差点晕厥过去。
  “奶奶!奶奶!奶奶!”
  他一边呼唤一边到处搜索,把整个茅屋的每一个角落找遍,最后浑身发软的倒入一张木椅中,失声痛哭起来。
  这时站在门口张望的村民,听见武维宁的哭声都以为武大妈必是死在床上了,于是纷纷涌入茅屋,但是一看茅屋中并无武大妈的尸体,不觉个个发呆,面面相觑一阵后,才有人嚷道:“怪事!门反闩着,人怎么不在屋中呀?”
  “可不是,武大妈到底哪里去了呀?”
  “咦,这个窗子没上闩,大概武大妈是从这个窗子爬出去了!”
  “她由窗口爬出去干什么?”
  “是呀!她双目又失明,哪敢由窗口爬出去?”
  “再说,她要出去,大可走大门,何必爬窗子?”
  “我看……必是武大妈看见维宁没回来,心里很不安,想出去看看,又怕没人看家,所以把大门关着,由窗口爬了出去的!”
  “不错!不错!必是如此!维宁,你快去去找找看,别坐在那里哭啊!”
  “喂!你们听我说,武大妈双目失明,一定是在村外迷了路,咱们帮维宁一齐去找吧!”
  “好!大家分头找人——走!走!走!”
  “且慢,你们来看,这里有一张纸写着字!”
  武维宁跳了起来,抢过那人手中拿着的一张白笺,一看是“解大叔”——三绝毒狐左丘谷——的字体,心中已约略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维宁:为了安全起见,老夫决定将你祖母带往某地,以免遭受敌人伤害,你如能见到此信,可即来龙泉关附近的长城上,当可与你祖母团聚。
  知名不具”
  看完信,武维宁愤怒至极,当下将白笺撕得粉碎,咬牙切齿道:“哼!我为你‘三绝毒狐’闯下大祸,你居然还不肯放开我……”
  是的,他不相信三绝毒狐带走奶奶是一番好意,因为三绝毒狐必然也明白,当那七十一个武林魔头逃出正心牢后,他的狐狸尾巴便露出来了,而他当然更明白武维宁在发觉受欺骗和被利用后,会对他产生何种观感,换句话说,他和武维宁之间不仅已无“师徒”的感情,而且已经变为仇敌,既然如此,他带定奶奶自然是“不怀好意”的了!
  武维宁正恨不得一下将他们七十二个魔头擒回正心牢,以赎自己所闯下的罪过,但是现在,他知道如不先将奶奶救回,根本无法与他们放手一搏,然而他也知道,三绝毒狐绝不肯让自己轻轻易易的救回奶奶,他会把奶奶藏匿于一处很险秘的地方,然后胁迫自己听从他的指挥,继续替他为非作歹!
  想到这里,他浑身像似被怒火焚烧着,痛苦得几乎要发狂了。
  围聚在他身边的村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看见他满脸悲愤,忍不住发问道:“维宁,那信上怎么说?那是谁写的?”
  武维宁努力压抑满腔悲愤,沉声道:“是一个朋友写的,他要我跟他合伙去关内做生意,我不肯,说不能离开我奶奶,他就乘我不在时,偷偷把我奶奶带走,非要我跟他合伙不可……”
  “他把你奶奶带到何处去了?”
  “他说要在通化等我,不过我想他们还没走出多远,我大约可以追上他的。”
  “那你快去啊!”
  “是的,我收拾一下就走。”
  大家见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于是一哄而散,各自回家去了。
  武维宁立刻动手收拾了几件衣物,再打开一个衣箱,取出祖孙俩的全部财产——七十几两白银——包好塞入怀中,拿起包袱,便大步走出茅屋。
  梅嫂看见武维宁出来,扭着胖腰走过来,笑眯眯道:“维宁,你这就要去了?”
  武维宁答道:“是的,梅大嫂,万一我们祖孙没回来,这间屋子和屋里的一切都送给你好了!”
  梅嫂大感意外,瞪目惊诧道:“嘎,你不打算回太平顶?”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要是我奶奶不反对,我就跟那位朋友到关内去混混看也好……”
  梅嫂大喜道:“对极了!像你这么年轻的人,实在应该出去混—混,说不定会给你混出一个家当来呢!”
  说着忽然扯高嗓门道:“喂!左邻右居你们听见了没有?维宁说不打算再回太平顶,他要把这间房子和屋里的东西送给我们咧!”
  武维宁拔步便走,毫不迟疑的大步走向村外,走向那渐渐压到头上的黑暗……
  他默默的朝前走,不停的向前走,忘了疲惫,忘了饥饿,天亮之际,来到了临江县城。
  这临江县城,是他经常出售煤炭的地方,因此他在城中有不少熟人,他拖着沉重的一双脚走到街上的一家“长白”栈房,看见有个叫兴哥的小二正在门外打扫,便走上前招呼道:“兴哥,你早!"
  被称为“兴哥”的小二抬头一见是武维宁,略现惊奇的笑问道:“兄弟你这么早就入城了?”
  武维宁一屁股在门阶上坐下,说道:“小弟今天不是送煤来的……”
  兴哥道:“怪不得没看见你的车子,你今天入城来干什么?”
  武维宁道:“小弟要到很远的地方去,兴哥,有热茶给我一碗好么?”
  兴哥放下扫帚,立即转身进入栈房,很快端出一碗热茶递给武维宁,又问道:“你说要到哪地方去?”
  武维宁喝下一碗热茶,顿觉浑身温暖不少,他把空碗还给兴哥,答道:“那地方名叫‘龙泉关’你听说过么?”
  兴哥歪头沉思道:“龙泉关?唔……好像听人说过,一时倒记不起来了。”
  武维宁道:“据说是在长城附近。”
  兴哥失笑道:“在长城附近?哈!你可知道长城有多长么?”
  武维宁道:“人说‘万里长城’,那是说长城有一万里长,是不是?”
  兴哥道:“是呀!你说龙泉关在长城附近,在哪个地方的长城附近呢?”
  武维宁呆了呆道:“我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我还问你干么?”
  兴哥搔搔头,又问道:“你去龙泉关做什么?”
  武维宁道:“探亲,我奶奶说我有一位叔叔住在龙泉关,已有十年未通音讯,她要我去看看。”
  兴哥道:“你奶奶也没告诉你龙泉关在什么地方?”
  武维宁点头道:“正是,她只知是龙泉关,却不知在哪个地方。”
  兴哥皱眉道:“让我再想想看,龙泉关……龙泉关……啊,我想起来了!”
  武维宁急问道:“在哪里?”
  兴哥道:“在五台山的东南方!”
  武维宁再问道:“五台山又在哪里?”
  兴哥反问道:“你去过中原没有?”
  武维宁摇头道:“没有,我走得最远的地方就是这里——临江县城!”
  兴哥又搔头道:“咦,这叫我怎么说呢?”
  武维宁道:“此地距五台山有多远?”
  兴哥道:“远得一塌糊涂!只怕够你走两三个月——对了,你可以从山海关沿着长城走去,早晚就会走到龙泉关的!”
  武维宁道:“山海关在何处?”
  兴哥道:“由此而行,一路走一路打听,大约走个三四十天,就可到达山海关,那是个大地方,很容易打听出来的。”
  武维宁起身拱手道:“好,多谢兴哥指示,小弟告辞了。”
  兴哥表示怀疑道:“那么远的地方,你真有勇气走完么?”
  武维宁点头道:“有的,两三个月并非两三年,即使是两三年,小弟也要走!”
  兴哥道:“你最好买一匹健马,骑马又快又舒服。”
  武维宁心头一动,问道:“一匹马要多少钱?”
  兴哥道:“不一定,有些十几两银子就可买到。”
  武维宁道了谢,迈步便往街尾的一家马场走去。
  他曾在马场买过骡子,故与马场里的人也不陌生,来到马场时,一个灰衣汉子立刻迎上来道:“老弟,想换一匹骡子么?”
  武维宁道:“不!我要买一匹马。”
  灰衣汉子问道:“你那匹骡子怎样了?”
  武维宁道:“骡子很好,我今天是要买一匹马骑,你们最便宜的马一匹要好多钱?”
  灰子汉子道:“连带马鞍要二十两左右,你来看看吧!”
  他领着武维宁走进一间马厩,一指里面的三匹瘦马道:“就是这三匹,它们看起来瘦一些,但是都还不足五岁,很可以骑的。”
  武维宁仔细打量一番,手指其中一匹枣红色的道:“就是这一匹吧!”
  灰子汉子道:“好,你什么时候要?”
  武维宁道:“现在就要,你快给它配上马鞍。”
  付过银子,武维宁骑马出了马场,在街上买了一包干粮,随即乘马出城,一路往西而来。
  由于一连两夜不眠不休,这天他只走了四十余里,便在一间破庙里歇了下来。
  他先让坐骑吃饱喝足,将它牵入殿上拴好,自己再取出干粮吃了一些,然后倒头便睡。
  哪知神智刚刚进入朦胧,便被一阵叫嚷声吵醒,睁眼一看,只见一个瘸脚老叫化子一拐一拐的走进庙殿,口里连声骂道:“他奶奶的,前无客店,后无住家,这下把我这老要饭的饿坏啦!”
[page]  这老叫化年约六旬,面如夜叉,蓬乱的头发长长披在肩上,身上鹑衣又破又脏,左肩上挂着一只布袋,右手拄着一支木棒,走入庙殿后,旁若无人的在神案下坐倒,大声呻吟道:“啊哟!啊哟!他奶奶的这鬼地方,走了大半天也见不到一户人家,看来老要饭要饿死啦!”
  他又唠唠叨叨了一阵,忽然皱起鼻子四下乱嗅着,嚷道:“嘿!哪来的一股香味?”
  武维宁疲困欲眠,却被老叫化吵得无法入睡,心中颇为恼火,忍不住开口道:“老人家,你能不能小声一点?”
  老叫化眼睛一瞪道:“呸!老要饭在自言自语,干你小子什么事?”
  武维宁厌烦的轻哼一声,闭上眼睛,不想与他吵嘴。
  老叫化瞪视他半晌,忽然换上一副笑脸,道:“喂,小子,你可曾听过‘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句话么?”
  武维宁冷冷道:“听过,但是我这里没有酒肉!”
  老叫化笑嘻嘻道:“老要饭嗅到一股芝麻饼的香味,在这荒野破庙中,有个芝麻饼吃吃,那也是上等享受啊!”
  武维宁坐了起来,解开包袱,取出两个芝麻饼丢了过去,道:“拿去吧!”
  老叫化低头一看丢到身前的芝麻饼,突地面容一沉,怒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武维宁道:“你不是说要吃芝麻饼?”
  老叫化沉声道:“不错,但老要饭不吃嗟来之食!”
  武维宁一呆道:“你说什么?”
  老叫化提起一脚,将地上的两个芝麻饼踩得粉碎,怒冲冲道:“老要饭要了几十年的饭,还未曾碰到过像你这样无礼的小子,你若有诚意,为何把芝麻饼丢在地上?”
  武维宁本是个忠厚的少年,只因迭受打击,再加被对方吵得无法入睡,情绪极为恶劣,故做出了“无礼”的施舍,这时一听对方之言,顿觉自己确实太傲慢,心甚不安,当下再取出两个芝麻饼,起身走过去,双手递给他,说道:“对不起,你老人家吃这两个吧!”
  老叫化接过芝麻饼,老气横秋地道:“哼,这还差不多。”
  说罢,张口吃了起来。
  武维宁以为可以安安稳稳睡一觉了,不料刚刚回到原处躺下,老叫化又说话了,道:“小子,常言道‘一客不烦二主’,又所谓‘走三家不如坐一家’,你这两个芝麻饼只够老要饭吃个半饱,能不能再来两个?”
  武维宁便又拿了两个给他,问道:“吃下这两个,你老人家也该躺下来睡一觉了吧?”
  老叫化左手接下芝麻饼,右手递出一只破碗,笑道:“来,替老要饭去庙外弄一碗清水如何?”
  武维宁本想拒绝,但一看对方又老又瘸,不觉恻隐心起,于是接过他递出的破碗,转身出庙。在附近的河里盛了一碗水,端回庙殿拿给他,苦笑道:“你老人家还有没有别的吩咐?”
  老叫化摇头道:“没有了,没有了,你去睡吧!”
  武维宁暗暗透了一口气,便又走回原地躺下,哪知才把眼睛闭上,老叫化又叫了起来道:“不对!不对!小子,你快起来!”
  武维宁心头火起,睁目冷冷问道:“你老人家又有什么花样?”
  老叫化手指拴在殿上的马道:“你这匹马,今夜就拴在这殿上么?”
  武维宁道:“不错,有何不对?”
  老叫化嚷道:“不行!不行!你快把它牵出去!”
  武维宁缓缓问道:“为什么要把它牵出去?”
  老叫化道:“理由有二,第一:这是庙殿,你把马匹拴在殿上,对神明是个大不敬?”
  武维宁冷哼一声道:“你老人家请看清楚,这是一间破庙,久已断绝烟火的破庙!”
  老叫化沉声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庙不在大,有神则灵,你小子以为破庙就没有神么?”
  武维宁决定不理他,闭上眼睛淡淡道:“你的第二个理由是什么?”
  老叫化大声道:“第二:我老人家虽然是个要饭的,毕竟也是个人,所以老要饭不与禽兽为伍!”
  武维宁道:“它虽然是禽兽之一,可是它并不阴险,不机诈,不陷害人!”
  老叫化双目瞪如铜铃,凶唬唬地道:“你牵不牵出去?”
  武维宁心知再跟他吵下去,今晚准不能睡觉,当下只得忍气吞声的站起来,将坐骑牵出庙殿,拴上门外的一支庙柱,转目殿上时,只见老叫化又已换上一副笑脸,心中甚怒,轻哼一声道:“还有什么要小可效劳的么?”
  老叫化笑道:“没有了!没有了!老要饭知道你小子满肚子是火,不再找你麻烦了!”
  武维宁默默走回躺下,心里打定主意,不管对方再提出任何要求,不理就是不理。
  老叫化果然识趣,没再耍花样,身子一歪,就在神桌下睡倒了。
  武维宁一得到安静,不消多久,便已进入梦乡之中,但是或许因太悬念奶奶的安危,睡不多久,嘴里就发出喃喃的梦呓:“奶奶……奶奶……”
  老叫化悄悄爬起来,走到他身边,见他一面在发梦呓一面在淌眼泪,不禁摇头轻叹了一声,手中竹棒微抬,在他睡穴上点了一下,即返身走回神案下,由麻袋中取出一只烧鸡和一个酒壶,自得其乐的慢慢吃了起来。

×      ×      ×

  翌日早上,当武维宁在通体舒服的感觉中清醒过来时,他发觉昨晚同庙过夜的老叫化已然不知去向,由于老叫化在他的观感中不是一个好人,所以一个“不妙”的警觉立刻闪入他的脑际,他一骨碌爬了起来奔出庙殿一看,见自己的坐骑还好好拴在庙柱上,这才放心的透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还好没被他偷去……”
  他走去昨晚为老叫化舀水的小河里洗了一把脸,喝了几口水,便转回庙殿,伸手入包袱中打算拿出两个芝麻饼来吃,但是当他的右手由包袱里抽出时,手里拿着的却是一个白信封!
  白信封上,写着如下十个字:“赐尔三绝招,擒捕三绝狐”!
  武维宁呆住了,他吃惊的瞪望白信封好半天,然后转头四下张望,因为他已然猜出这个白信封必是昨晚那个一再找自己麻烦的老叫化留下的。
  他是谁?
  他怎知自己要擒捕三绝毒狐左丘谷?
  他为什么要赐“三绝招”帮助自己擒捕三绝毒狐左丘谷?
  这些疑问,武维宁自然求不出一个答案,他起身走出破庙,看看老叫化确已不在附近,于是重回庙内坐下,折开信封,由里面抽出三张信笺来。
  “三绝毒狐武功非凡,非你目前功力所能降伏,你如欲擒他,应乘其不备猝然下手方有胜望,长城之会,勿露敌意,俟其对你不加怀疑之后,于接近他身侧之际,以右掌袭击其幽门,若未得手,彼必用白鹤亮翅反击你右胸,你可偏身进步,发怀心腿踢其心口,彼若以怀中抱月迎拒,你即以灵猴摘桃攻其丹田,彼若以雁落沙滩切你右足,你即以单凤朝阳击其天灵;毒狐习性,余了若指掌,以此对付,谅可奏功,唯需快速施为,若稍迟滞,则反受其害矣。慎之!慎之!”
  看完信笺,武维宁闭目稍加思索,不禁喜得跳了起来,脱口道:“不错!这确是制胜三绝毒狐的三绝招!”
  原来,他和三绝毒狐左丘谷相处了三年,对他的习性亦颇了解,回想过去与他练习交手的情形,觉得老叫化指示的这三绝招攻击手法,确是“对症下药”的无二妙手,因此高兴得雀跃了起来。
  他虽然下定决心要将七十二个魔头一一擒回正心牢,却也知道自己的身手很难完成这个心愿,是以心情一直无法开朗,现在有了制胜之策,自是欣喜至极,当下无心取出干粮充饥,兴冲冲的背起包袱,快步走出破庙,飞身跨上坐骑,拍马便往道上疾驰。
  一路晓行夜宿,仲春的一天午后,武维宁终于来到了长城的起点——山海关!
  山海关,又名临榆关,乃临榆县之东门也,其东临海,北有复舟、兔耳二山,山势陡峻,东北有路,狭仅通车,长城东尽于此,自古视为要隘,有天下第一关之称。
  武维宁进入关内时,天已黄昏,故决定在城中过一夜,明天再起程赶路,他找到一家栈房,吃过自备的干粮,向店小二要了一桶脚汤,洗过手脚后,便上统铺躺下。
  离开长白山迄今,已走了一个多月的路,今天是他第一次投宿栈房,也是他生平第一次投宿栈房,由于不习惯,故久久无法入睡。
  想到距离龙泉关还有一段十分遥远的路程,想到三绝毒狐左丘谷不知在怎样处置奶奶,他不觉长吁短叹起来。
  睡在他身边的一个老人听他不断叹气,不禁开口问道:“小哥儿,干么老叹气啊?”
  武维宁向老人含歉苦笑一下道:“对不起,小可把老丈吵醒了?”
  老人道:“不,老汉还没睡着……”
  武维宁道:“小可头一次睡栈房,所以一时无法入眠,打扰老丈了。
  老人笑道:“不妨,小哥儿何方人氏?”
  武维宁道:“小可是长白山人。”
  老人惊诧的“噢”了一声道:“从长白山来到这里,只怕要走个把月的路吧?”
  武维宁道:“是的,小可走了三十三天才到达此地。”
  老人问道:“来山海关干什么?”
  武维宁道:“小可只在此过夜,要去的那地方还远着呢!”
  老人追问道:“哪里去?”
  武维宁道:“龙泉关!”
  老人吃惊道:“可是五台山附近那个龙泉关?”
  武维宁道:“正是,老丈可曾去过龙泉关?”
  老人道:“早年去过一次,那地方距此还有一千多里路程呀!”
  武维宁道:“听说是的……”
  老人道:“小哥儿去过那龙泉关么?”
  武维宁道:“没有,小可是头一次离开家门的。”
  老人注目问道:“那你可知怎么走?”
  武维宁道:“有个朋友指示小可,说沿着长城走就可找到。”
  老人不以为然地道:“不不,沿着长城走,那要多走几百里路,你只要一路向西南方向走,就可走到龙泉关,这样比走长城要近得多了。”
  武维宁道:“小可就怕走错!”
  老人笑道:“路在你嘴里,怎会走错?”
  武维宁一想有道理,便问道:“由此西南行,一路上都有人家么?”
  老人道:“有的,你先到天津府,再到保定,再向人探询去阜平的路线,龙泉关就在阜平西方五十里处。”
  武维宁牢记在心,道:“好,小可就照老丈的指示走走看,多谢您了。”
  老人道:“别客气,你到龙泉关干么?”
  武维宁道:“找一位亲戚。”
  老人问道:“可是打算投靠那位亲戚,不回长白山了?”
  武维宁道:“是的。”
  老人关心的又问道:“你那位亲戚肯收留你么?”
  武维宁道:“大概肯的,他是小可的叔叔。”
  老人一哦道:“若是亲叔叔,你可走走看,不过,这年头,世道炎凉,人情薄如纸,你心里最好有个准备,老汉以前在落魄的时候,也曾去投一门亲戚,结果,嘿嘿,连大门都进不去!”
  武维宁问道:“那是为什么?”
  老人冷笑道:“因为他又有钱又有势,不肯认老汉这个穷亲戚了!”
  武维宁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他这样不近人情,要是有一天——”
  一言未毕,忽听统铺上另一个宿客叫道:“喂喂!夜深了,别再穷聊啦!”
  武维宁吐了吐舌,不敢再开口,将身一翻,入“睡”了。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五章 惊讯动天下
上一篇:
第三章 误信人言铸大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