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奇香引路
2021-02-15 18:15:2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天晚上,二更刚过,圣侠俞立忠、夫人红小萍、一斗仙李泽、武维宁及俞冰媛,各人改变相貌,化装成走江湖卖艺的模样,带着两条狗,一只白猴和一只鹦鹉,悄悄的由峰后下山,离开了桓山。
  这,恰恰是武维宁入牢的第八十九天,只差一天便是“刑满”之期!
  第三天中午,老少五人同乘一辆马车,辘辘的朝东方前进。
  表面上,他们有着卖艺者的爽朗欢笑,但是内心却是沉重的,因为他们都知道此行任务之重大,关系着俞、戈、叶三位特使的生死,如果不能在一个月内找到敌人,追出致使三位特使发疯的解方,那么三位特使便死定了!
  所幸一下恒山时,两只狗便找到了当日三位特使施放的“十里香”,査出他们是一路向东走的,所以老少五人都相信,只要那些害使三位特使发疯的敌人尚在原处,必可找到他们。
  午后不久,马车驶抵保定城。
  保定是个大城市,故俞立忠决定在城中卖艺一番,五人在一家饭店吃饱后,便在城中的一座关帝庙前摆起场面来了。
  一斗仙李泽敲锣,俞冰媛打鼓,一阵锣鼓喧天之后,观众已然围聚了不少。
  俞立忠于是摆手止停锣鼓,重重的咳了一声,装腔作势的道:“嗳!我说老太婆!”
  红小萍应声道:“什么事啊?老头子!”
  俞立忠道:“咱们今天到保定来,你说是干什么的?”
  红小萍道:“当然是卖艺来的!”
  俞立忠一点头道:“不错,是卖艺来的,但是你要知道,保定这地方一向可是地灵人杰、卧虎藏龙之地,咱们的几手小玩艺儿,只怕会叫人看不上眼!”
  红小萍道:“玩得不好,要请诸位父老兄弟多多包涵指教!”
  俞立忠大声道:“对极了!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夫妇俩一唱一合,说得正起劲,俞冰媛齐槌一举,“咚!”的打了一响,俞立忠假装吓了一跳,掉头道:“嗳!丫头,你爹开场白还没说完,你打个什么劲?”
  俞冰媛举齐槌一指众人道:“爹!您瞧瞧,大家要看的是玩艺儿,谁耐烦听您唠唠叨叨?”
  俞立忠一搔头道:“说得是,我说义儿!”
  武维宁“嗨!”的应了一声,大步走到他身边站住。
  俞立忠一拍他肩胛道:“先玩一趟拳给大家欣赏欣赏,要卖力的玩,不然打你屁股!”
  语毕,退了下去。
  武维宁于是拉开架式,就地打出一路拳法,喝叱声中,拳出如雨,虎蹲猿跃,短打长击,鹞子翻身,果然打得十分卖力。
  不过,内行人一看就知,那是“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
  一路拳法使完,掌声四起!
  俞立忠大声问道:“好不好?”
  众人道:“好啊!”
  俞立忠摇头道:“不好!真正好的还在后头呢!”
  说着,向一斗仙李泽一招手道:“二弟,还是你的花样多,你上场吧!”
  一斗仙应声而出,抱拳向四下拱了拱,然后向蹲在一边的那两只狗叫道:“大花二花,过来!”
  那两只狗起身走了过去。
  一斗仙道:“除夕快到了,向大家拜个早年!”
  那两只狗立时人立而起,两只前脚拢在一起,向观众“拱手”不已。
  四下掌声又起,纷纷叫好起来。
  接着,一斗仙又命两只狗玩了几样“绝技”便鞠躬而退。
  随后,俞冰媛下场表演了一路剑法,玩的是最平凡的三才剑法,但因她人长得俏丽,故也博得不少掌声。
  轮到红小萍下场时,她把“伸手将军慕容松”豢养的鹦鹉捉出笼子,向观众笑道:“诸位,我这只鹦鹉是诗人投胎转世的,只因投胎前忘了喝阴阳水,因此刚刚破壳出世便会讲人话!”
  说到此,低头向棲立臂上的鹦鹉问道:“是不是!”
  那鹦鹉答道:“是!”
  红小萍笑道:“告诉大家,你前世的姓名好么?”
  那鹦鹉又答道:“我是李白转世的!”
  观众闻言之下,不禁哄然大笑起来。
  红小萍道:“你看,大家都不相信你是李白转世的,我看你得拿出证据来才行!”
  那鹦鹉道:“要我念诗么?”
  红小萍道:“正是,念得出来,大家才肯相信你是大诗人李白投胎转世的!”
  那鹦鹉道:“好!”
  红小萍便向众人笑道:“诸位,你们中读过李白的诗的人一定不少,哪一位随便出个李白生前所做的诗句考他一考吧!”
  观众中有个书生听了大感兴趣,脱口道:“叫它念‘蜀道难’来听听?”
  红小萍又低头向鹦鹉道:“听到没有?那位公子要你念‘蜀道难’,你快念吧!”
  那鹦鹉脖子一伸,念道:“噫,吁,哦!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乌,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始与秦寒通人烟……”
  一首蜀道难,长达三百多字,可是它竟念得一句不错,只是嗓门沙哑,很像小孩子牙牙学语罢了。
  饶是如此,念完最后一句“侧身西望长磋”时,四周登时掌声雷动,人人惊奇不已!
  有许多人纷纷把银子拋入场中,武维宁拿着一面铜锣,将地上的银子一一拾起,俞立忠连连拱手答谢,在观众的要求下,鹦鹉又念了几首诗,红小萍便带着它退下,之后,便轮到俞立忠上场。
  他表演了几样粗俗的气功,见观众兴趣不高,便向一斗仙李泽道:“二弟,现在轮到你家老爷了!”
  一斗仙李泽嘴上咬着一支旱烟筒,他把那只白猴牵出,说道:“老爷,打一趟拳给大家瞧瞧!”
  那白猴不理踩,只抬头瞅望着一斗仙嘴上的旱烟筒,似想抽一口哩。
  一斗仙笑骂道:“畜牲!我叫你老爷,你居然自以为是老爷么?”
  那白猴吱吱叫着,伸手要抢一斗仙的烟筒,一斗仙嚷道:“不成,先耍一趟拳再来!”
  白猴摇摇头,表示不肯。
  一斗仙无奈,只得把烟筒递给它,白猴接去烟筒后,摇摇摆摆的走去搬出一张小凳子,一屁股坐下,翘起二郎腿,这才吞云吐雾起来。
  “好!”
  “好!”
  “哈哈哈……”
  银子又如雪花也似的抛入场中!
  俞立忠的卖艺只是一个幌子,故不想耽搁太久,当下朝四下抱拳道:“谢谢!谢谢!今天到此为止,晚上他们还有几种新鲜玩艺儿贡献给诸位,敬请光临指教!”
  观众见他们要收场,只得一哄而散。
  老少五人把所有器具装上马车,正要开车出城的时候,突然来了三条大汉挡住去路。
  这三条大汉衣着褴褛,相貌强焊,一看就知不是武林人物,而是城中的地痞。
  一斗仙李泽知道他们的来意,上前拱手笑问道:“三位朋友有何指教么?”
  当中一条大汉两手叉腰,气势汹汹地道:“老子问你,你们拜过码头没有?”
  一斗仙陪笑道:“没有,原想拜的,却不知此地的地头蛇是谁?”
  那大汉凶睛一瞪道:“什么地头蛇,是老大哥!”
  一斗仙忙道:“是是,是老大哥,但不知你们的老大哥在哪儿?”
  那大汉一拍胸膛道:“老子便是!”
  一斗仙失声一噢道:“原来你就是老大哥,失敬失敬,今后还请老大哥多多帮忙。”
  那大汉道:“你们初来本地,老子也不怪你们,但规例却是不能免!”
  一斗仙道:“当然,我们应该孝敬孝敬老大哥的,但不知老大哥要多少?”
  那大汉道:“你们收入的一半!”
  一斗仙道:“好,没问题!”
  说着,转去马车后,向坐在车中的俞立忠道:“大哥,把银子分一半给我,让我们孝敬孝敬那位老大哥!”
  俞立忠果然把银子分一半给他,低声道:“不要作耍,给他就是了。”
  一斗仙微笑不语,接过银子,走回那三条大汉面前,含笑道:“老大哥,这是我们收入的一半,都是一些碎银子,你不嫌弃吧?”
  那大汉一见那些碎银合起来总有四五两,心中欢喜,伸手道:“不打紧,你给我!”
  一斗仙却不立刻给他,说道:“零零碎碎的不好拿,待老汉把它拼成一块吧!”
  说着,五指合拢,暗运真力一捏,本是零碎的银子登时被捏成一团!
  三条大汉一见之下,面色大变,哪敢再接银子,转身拔腿便跑,一溜烟似的逃去了。
  一斗仙笑了笑,随即登上车座,扬鞭一抖,驱动马车向城外驶去。
  俞立忠道:“李特使下次不要这样,否则消息传开,易为敌人所知。”
  一斗仙笑道:“好的,属下因觉三位特使出事地点尚在三百里外的地方,故玩弄他们一下……”
  马车驶出保定城,俞立忠取出一颗“十里香”让两只狗嗅了嗅,那两只狗“汪!”的吠了一声,跃下马车,向前奔去。
  俞立忠一看路线没有走错,立时喝令它们回来,因为他不愿让他们一路带头跑,那会使敌人看出来。
  这天入夜时分,车抵安新县城,老少五人进入饭馆吃过饭后,又在城中表演了一场,由于鹦鹉和白猴表演精彩,因此收入甚为可观,一场下来,竟得了十几两银子。
  一斗仙因此以诙谐的口气笑道:“早知卖艺的收入不坏,咱们早就该出来了!”
  俞立忠一笑道:“是啊!”
  红小萍问道:“咱们今晚在此过夜吧?”
  俞立忠点头道:“是的,咱们挺得住,马匹却非歇息不可!”
  红小萍道:“既然如此,夜尚未深,咱们再到别处去演一场如何?”
  俞立忠道:“好的,西城门那一带颇热闹,咱们就到那边去演。”
  收拾妥当,正要走的时候,又有一人挡住了去路。
  不过,这人不是地痞之辈,而是一个仆人装束的老人,他快步来到马车前,击掌喊道:“喂!卖艺的,慢点走!”
  一斗仙问道:“老兄有何见教?”
  那老仆人道:“我们老奶奶听说你们的玩艺儿好,要请你们到宅里去演一场!”
  一斗仙一哦,含笑道:“请问你们老奶奶是谁?”
  那老仆人道:“她是我们员外的母亲。”
  一斗仙又问道:“你们员外又是谁?”
  那老仆人道:“我们员外是本城知名之士,姓寇名维良,家财万贯,我们寇少爷刚于去年中了进士,你们竟然不知道么?”
  一斗仙笑道:“我们刚到贵地,如何能知道?”
  那老仆人愣了一下,接着讪讪一笑道:“说得是,你们想是从远地来的,不然周围百里之地,谁不知我们寇员外的大名!”
  一斗仙微微一笑道:“是,是……”
  那老仆人道:“如何,你们这就随老汉去吧?”
  一斗仙道:“我们表演一场,酬劳最少要二十两银子,你们员外出得起么?”
  那老仆人笑道:“别说是二十两银子,就是两千两银子,我们员外也出得起!”
  一斗仙掉头向车中的俞立忠问道:“大哥,咱们去不去?”
  俞立忠一想既打算再演一场,到人家私宅里去演也是一样,乃点头道:“也罢!”
  一斗仙便向那老仆人道:“好,请老管家带路!”
  那老仆人于是领着他们转入一条大街,行未百步,寇员外的宅第已到。
  那是一座规模极大的宅第,朱漆大门,石阶井然,两旁红墙无际,气派十分不凡。
  老仆人打开偏门,领着马车驶入,马车在庭院前停下,俞立忠下车问道:“就在这儿么?”
  老仆人道:“不,在后院的天井里,你们把器具搬下来,跟着老汉走吧。”
  于是,一斗仙一手牵狗一手牵猴,武维宁和俞冰媛搬锣鼓等物,一行人随着老仆人往后院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成败在一举
上一篇:
第二十章 连番遇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