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一章 冰清玉洁一少年
 
2021-01-10 13:20:39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时序轮转。
  春临大地。
  披着银衣的崇山峻岭,开始恢复本来面目,融化的雪水,如蛇行鼠窜,蜿蜒的往山下奔驰。
  这种情形,对于长白山来说,是表示一年当中的一段活跃的季节来临了。
  猎人、采参人、以及收割乌拉草的人,开始成群结队进入山中……
  是的,谁都知道,貂皮、人参、乌拉草是长白的三宝,而这三样名产中,尤以貂皮最为珍贵,因此居住在长白山中的人,也以猎户为最多,几乎凡是迈入“成人”的小伙子,莫不以打猎为生,只有老人和少数头脑迟钝的人才去收割乌拉草或挖煤过活。
  这是立春后不久的一天下午,一队由“太平顶”出发的猎人,经过几天的狩猎,终于满载而归了!
  一只花斑大虫和三只貂被抬进村落时,立刻使整个村落轰动了起来。
  貂皮之珍贵,不待言喻,但使整个村落轰动的,却是那只花斑大虫!
  老虎,是最凶猛的野兽,而且在长白山并不多见,它的皮虽不及貂皮可贵,然而老虎却需要猎人冒生命之险去猎取,因此其可贵处,自不能以价值计,是故猎获老虎是猎人最感光彩的事,凡是猎获老虎的人,立刻成了“太平顶”的英雄人物,如果他还没有成亲,也立刻有媒婆上门。
  今天,猎获老虎的,正是一个尚未成家的小伙子,因此许多村民纷纷上前道贺,并探询猎获经过。
  但是,在一片欣喜喧嚷声中,却有一个老媪独自坐在一间茅屋前默默的垂泪!
  这个老媪,年已古稀,且是个瞎子,她原在门口编织乌拉鞋,这时似乎受到某种感触,呆呆对着那户猎得老虎的人家,两行老泪沿着满是皱纹的面颊滴落!
  她的嘴唇在微微颤动着,仔细一听,原来在喃喃自语:“哼,猎到一只大虫算得了什么?当年宁儿他爹,才是真正的猎虎英雄,他一生猎得了九只大虫……”
  突然,一片尖细得刺耳的声音,由老媪左邻响了过来:“武大妈,怎么独个儿坐在哪里流泪呀?”
  发话的,是一个圆胖胖的老婆子,她一边发问一边扭着肥臀走过来,从她那张与脸庞极不相称的小嘴看来,可知是个喜欢饶舌的女人。
  被称为“武大妈”的老媪,一听胖老婆子走过来,连忙举袖拭去泪痕,强笑道:“没什么,梅嫂,你闲啦?”
  梅嫂搬过一张小圆凳在武大妈身边坐下,笑着答道:“闲啦!三义他们兄弟还没回来,没什么好忙的——我说武大妈,你怎么哭啦?”
  武大妈苦涩一笑道:“听说对面那小黑子猎到了大虫,就不禁想起我那短命的儿子……”
  梅嫂“哦”了一声,好像找到了一个话题,抢着道:“正是,那小黑子一向最是胆小,瞧不出今番倒能猎着大虫,这下他可不怕讨不到老婆了!”
  武大妈淡笑道:“小黑子人虽长得难看,心地倒是不坏,可惜咱们村里的姑娘都不肯嫁给他,如今猎着大虫,对他确是一大喜事。”
  梅嫂向对面小黑子家瞥了一眼,忽然声音一低,冷笑道:“说到小黑子讨不到老婆的事,我倒有些怀疑起来了!”
  武大妈一怔道:“哦,梅嫂怀疑什么?”
  梅嫂道:“我猜那只大虫只怕不是小黑子猎到的!”
  武大妈讶然道:“怎么不是他猎到的呢?”
  梅嫂道:“你想想看,小黑子一向是出名的不中用,每次出猎,总是跟在他爹和他三个哥哥的身后跑,听到猫叫都吓得牙齿打颤,如今忽然说他猎到了大虫,怎不叫人生疑?”
  武大妈默然半晌,说道:“狩猎大虫虽是需要胆量,但有时运气也很有关系,大约小黑子今番运气来了,所以叫他猎着了大虫。”
  梅嫂似不以为然,加重语气道:“不,我看准是他爹或他三个哥哥猎到的,他们为了想给小黑子讨个老婆,就骗人说是小黑子猎到的!”
  话锋略顿,急又接下道:“是不是?你想小黑子长得又小又黑,又长了个难看的朝天鼻,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若不如此,谁家的姑娘肯嫁给他呢?”
  武大妈又默然半晌,轻轻叹了口气道:“小黑子模样太难看,所以讨不到老婆,可是我家宁儿呢?人人都说他貌若潘安,又帅又棒,可是他今年也二十岁了,从来也没有一个媒婆肯替他说亲……”
  梅嫂忙道:“你家维宁虽然没有媒婆肯替他说亲,但是谁不知我们村里正有许多姑娘在偷偷喜欢他,只因那些姑娘的爹娘都说你家维宁——”
  说到此,倏地刹住,咧嘴“嘻嘻”笑了两声,似乎底下的话不好意思说出来。
  武大妈苦笑道:“没出息,不中用,不敢跟着他们上山打猎,是不是?”
  梅嫂略现尴尬的笑道:“可不是,他们还说维宁是银样镴枪头,年纪轻轻不去打猎,却去挖煤等等什么的,其实他们也不替人想想,维宁他娘早死,他爹又给大虫咬死,如今只剩下维宁来传宗接代,怎能再让他上山去打猎呀!”
  武大妈不禁又流泪道:“就因如此,我才不让他去打猎,不想因此招人耻笑,我们祖孙俩好命苦啊!”
  梅嫂连忙慰劝道:“快不要如此,维宁这孩子既诚实又勤奋,我看他迟早会飞黄腾达的!”
  武大妈拭了拭眼泪,道:“我家宁儿,诚如梅嫂所说,实在是乖孩子,有时我看他够辛苦,就叫他去城里玩玩,可是他硬是不去,说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里,唉……”
  梅嫂道:“你双目失明,维宁不放心你一人在家,这也是对的,唉!要是有那家姑娘肯嫁给维宁的话——”
  武大妈忽然破涕为笑道:“梅嫂若真可怜我们祖孙俩,何不把你家的小妞儿嫁给我们宁儿?”
  梅嫂一愣,继而笑嘻嘻道:“武大妈你说笑话,我们小妞儿早就有婆家啦!”
  武大妈微微一笑道:“每次你总说小妞儿已有婆家,但是她婆家是谁,你怎不说?”
  梅嫂笑道:“日子还没到,到了你自会知道,嘻嘻嘻……”
  武大妈伸手拾起地上一只尚未完成的乌拉鞋,继续编织起来,一面含笑道:“梅嫂,小黑子他家正热闹得紧,你何不过去看看?”
  梅嫂小嘴唇一撇,不屑地道:“哼,我才不去,上次小黑子他娘跟我吵嘴,我这会若去了,不被那老泼货讥笑才怪!”说到这里,似乎有点后悔不该跟小黑子的母亲吵嘴,默默坐着发闷起来。
  不,静坐不过一眨眼,她似乎又想到了新话题,开口问道:“武大妈,维宁可是又送煤到石家堡去了?”
  武大妈一面编织乌拉鞋,一面淡淡答道:“正是,大约快回来了。”
  梅嫂又问道:“他最近有没有再跟那个醉樵鬼混?”
  武大妈轻叹一声道:“怎么没有,我常常劝他不要跟那醉樵鬼混,他总是不听,还说那醉樵人很不错,只不过喜欢喝两杯罢了,哎!”
  梅嫂道:“岂止喝两杯,我每次看到他,总见他喝得烂醉如泥,躺在树下挺尸,十足是个好吃懒做的醉鬼,我看维宁这孩子若再跟他鬼混下去,不被他带坏才怪——”
  一语甫毕,忽听远处飘来了一片苍老而沙哑的歌声。
  “东吴市中逢醉樵,铁冠欹侧发飘萧,两肩矻矻何所负?青松一枝悬酒飘,自言华盖岭头住,足迹踏遍人间路,学剑学书总不成,惟有饮酒得真趣,管乐本是王霸才,松乔自有烟霞与,手持昆岡白玉斧,曾向月里斫桂树,月里仙人不我嗔,特令下饮洞庭春,性来一吸海水尽,却把珊瑚樵作薪,醒时邂逅逢王质,石上看棋黄鹄立,斧柯烂尽不成仙,不如一醉三千日,于今老去名空在,处处题诗偿酒债,淋漓醉器落人间,夜夜风雷起光怪!”
  歌声一落,歌者亦已来到近处!
  这人,年近七旬,有一张粗犷而豪迈的脸孔,头发蓬乱不整,身穿一件旧得发亮的老羊皮袄,脚系一双乌拉鞋,肩上荷着一支松枝,末端悬着一个酒葫芦,随着脚步的踉跄而摇晃不定,看来真像个醉鬼,但也像个豪放不羁的江湖异人!
  梅嫂一看老人走近,忙向武大妈低声道:“武大妈,醉樵又来了!”
  武大妈轻哼一声,脸上布满怒色,抓在手里的一双乌拉鞋在微微抖动。
  那醉樵却不识趣,摇摇摆摆的走到她跟前,咧嘴笑眯眯道:“武大妈,你家维宁回来了没有?”
  武大妈猛可将手里的乌拉鞋打出,骂道:“杀千刀的醉鬼!你又来找我家维宁干么?”
  醉樵乍不提防,脸上被乌拉鞋打个正着,他慌张的倒退了三步,抚着面颊惊叫道:“啊呀!武大妈,你怎么打人哪?”
  武大妈怒气冲冲的抓起搁在身边的一支竹棍子,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指着他破口大骂道:“打你?你这老不识羞的东西,我恨不得打死你呢?”
  醉樵似甚惊惑,眨着眼皮问道:“武大妈,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武大妈怒叱道:“没有得罪我?哼哼,我且问你,你做什么老是来找我家维宁?”
  醉樵抹了一把鼻涕,道:“我找你家维宁,是想跟他下一局棋,这有何不对?”
  武大妈一沉竹棍子,重重的在地上打了一下,怒道:“胡说!你找他去喝酒,以为我不知道!”
  醉樵听了急摇头道:“没有!没有!维宁他从不喝酒的,不信——”
  武大妈截口喝道:“住口!我告诉你,就算不是喝酒,我也不准你找他玩,从今天开始,你再敢找他玩我打断你的狗腿!”
  醉樵哭着脸央求道:“武大妈,你听我说,我找维宁,真的只跟他下棋解闷儿——”
  武大妈又截口道:“下棋也不行!”
  醉樵搔搔蓬乱的头发,叹道:“咳!我和维宁一同在山中辛辛苦苦的砍柴挖煤,天黑回来,没事下一局棋,这也不见得就会带坏他啊!”
  武大妈一扬竹棍子,向前迈上一步道:“你滚不滚?”
  醉樵吃了一惊,往后倒退了两步,看见她又凶呼呼的走了上来,赶忙将身子一转,抱头鼠窜而去。
  他一直摇摇颠颠的跑到村外一条山路上,方才刹住脚,在路旁的一块石头上坐下来。
  解下悬在松枝上的酒葫芦,拔去木塞,狠狠喝了一口酒,这才举臂遥指村落骂道:“呸!你这个不知好歹的瞎婆子,总有一天,老夫要叫你——”
  底下的话还没出口,他忽然一个跟斗翻过石头,滚入石后的一丛野草里面!
  须臾,一片辘辘车声,由来路响了过来!
  一辆双轮骡车,由远而近,驾车的是个年约二十,剑眉星目,面白唇红的青年。
  虽已入春,山中的天气仍极寒冷,但这个驾车飞驰的青年,身上只穿着一件无袖的虎脊,竟无一丝寒冷之色,两条赤裸的臂膀,肌肉丰满而结实,令人觉得他的身体是铁打铜铸的!
  当他挥动着长柄皮鞭,赶着空腊车即将由醉樵躲藏的草丛边驰过之际——
  “嗤!”
  一颗小石子,突由草丛里打出,直奔青年的太阳穴!
  距离不过六七尺,小石子的去势又快如电掣,照说这个驾车的青年是绝难避得开的,哪知眼看这石子即将打中他的太阳穴时,忽见那条皮鞭由他手中飞卷起来,势如巨蟒吐信,但听“啪!”的一声,打到的石子竟被他的鞭梢撞向空中?
  躲藏在草丛里的醉樵一见偷袭不成,怪叫一声,身形暴起,抡起手中松枝,使尽全身之力,猛然向青年的腰上横扫过去。
  招疾力猛,似乎恨不得一招便将青年击成肉酱!
  青年一声长笑,顿足纵离车座,于避过醉樵扫到的松枝后,手中皮鞭猛可一挥,飞快的卷向醉樵的双腕。
  醉樵喝了声采,腾身左飘,巧妙的避开了青年的一鞭,紧接着一扬松枝,挑向青年的丹田大穴。
  这一招,阴狠毒辣至极,青年身在空中,攻拒均难,眼看是难逃劫数了。
  不料,青年似已测知醉樵有此一手,他一鞭落空之后,立即双臂一振,悬空的身子突然一个旋转,倏然横飘出寻丈开外!
  他双脚再一着地,便张口哈哈笑道:“师父,够了吧?”
  醉樵飘落车座,勒住骡车,陡地面容一沉,道:“我一再关照你别喊我师父,你怎么又忘了!”
  青年面色一红,躬身道:“是的,岳大叔!”
  醉樵脸上笑容复现,说道:“这就对了,说真的,你刚才闪避老夫那一招‘棒打八戒’的身法,委实美妙至极,换上老夫,只怕也不过如此而已!”
  青年开心的笑道:“是么?岳大叔。”
  醉樵拍拍身边的车座道:“上来,老夫有话跟你讲!”
  青年依言上车坐下,问道:“什么事?岳大叔。”
  醉樵注目问道:“你今天又送煤去石家堡?”
  青年点头答道:“是的,他们烧得快,每隔三天总要送一车去。”
  醉樵一唔,沉默有顷,忽然展颜笑道:“刚才老夫去你家找你,被你奶奶臭骂一顿,还赶着要打呢!”
  青年含歉道:“我奶奶不懂事,您老别见怪才好。”
  岳大叔笑道:“不会,她怕老夫带坏你,哈哈,你说老夫会带坏你么?”
  青年笑道:“我奶奶若知道我在跟您老练功夫,就不会这么说了。”
  醉樵点了点头,忽然跳下车,拍拍青年的肩膀道:“今夜二更,咱们在老地方见面,老夫有很重要的事跟你商量!”
  青年微怔道:“商量什么?”
  醉樵道:“到时再谈,现在你先回家去吧!”
  语毕,摆摆手,荷着松枝摇摇摆摆而去。
  青年目送醉樵远去,随亦挥鞭驱车前进,骡车甫入村中,经过一株高大的老榕树下时,忽见树后站着一个少女,当即停车发问道:“是小妞儿么?”
  一个面貌颇为俏丽的少女,忽然由树后转了过来。
  青年怔了怔,问道:“小妞儿,你躲在树后干么?”
  这个名叫“小妞儿”的少女,低头羞涩的卷弄着衣角,轻声道:“等你!”
  青年讶然道:“等我干么?”
  小妞儿嗔目瞥了他一眼,又低下头道:“小黑子今天猎回一只大虫!”
  青年笑“哦”一声道:“小黑子猎到大虫,这跟你有什么相干?”
  小妞儿忧郁地道:“我奶奶打算把我嫁给他,刚才已叫媒婆去说了!”
  青年失笑道:“哈!这不很好么?”
  小妞儿大感意外,仰脸瞪目问道:“你说很好?”
  青年道:“是啊,小黑子成了猎虎英雄,你嫁给他不是很有光彩?”
  小妞儿咬着嘴唇再问道:“你这是真心话?”
  青年点头道:“是的,小黑子很老实,你嫁给他是不错的!”
  小妞儿登时流泪道:“这么说,你是自认连小黑子也比不上了?”
  青年眉头微微一皱,道:“你要这么说也可以,其实我早就说过,我不喜欢你!”
  说罢,扬鞭喝叱一声,驱车疾驰而去。
  小妞儿气得粉脸变青,顿足大骂道:“武维宁!你这没用的东西!我是可怜你才想嫁给你,你以为我真喜欢你么?呸!呸!呸!……”
  武维宁充耳不闻,他一直把骡车驶到自家门口,下车入屋,见奶奶正在灶旁淘米下锅,便开声喊道:“奶奶!我回来了。”
  武大妈笑应一声道:“宁儿,奶奶今天烧饭烧得迟,你肚子饿了吧?”
  武维宁一摇头道:“不饿,奶奶慢慢来,宁儿还要去上一车煤。”
  说着,拿起搁在门后的一柄铁锹,掉头便欲出去。
  武大妈忙道:“你累了一天,且歇歇吧!”
  武维宁一脚跨过门槛,答道:“不累,城里的‘鸿宾栈房’明天要一车煤,宁儿先去装上车。”
  武大妈道:“你回来,奶奶有话跟你讲!”
  武维宁只得转回屋内,问道:“什么事,奶奶?”
  武大妈道:“对门的小黑子,今天猎回了一只大虫!”
  武维宁淡淡一笑道:“宁儿听说了。”
  武大妈道:“刚才有人偷偷告诉奶奶,隔壁的梅嫂已经找媒婆去说亲了,她打算把小妞儿嫁给小黑子!”
  武维宁笑道:“梅大妈真有意思,这样也好,小黑子早就该成家了。”
  武大妈黯然道:“但是你呢?你不也一样早就该成家了?”
  武维宁笑了笑道:“奶奶,您别替我担心!”
  武大妈长叹一声道:“奶奶怎能不替你担心呢?奶奶已经想过了,从明天开始,你去跟他们打猎吧!”
  武维宁不加考虑的摇头道:“不,宁儿不喜欢打猎!”
  语毕,转身走了出去。

×      ×      ×

  夜幕,在武维宁的铲煤声中,悄悄的笼罩下来。
  山里的村落,没有消遣之处,因此大家都养成了早睡的习惯,吃过晚饭后,整个“太平顶”便相继熄灯,归于死寂。
  二更时分,武维宁悄悄闪出茅屋,身形一长,疾如狸猫的往村外奔来。
  转眼工夫,飞蹬上一座小山头,来到一面平坦的大岩石前。
  岩石上,此刻已有一人在座!
  这人,正是武维宁称其为“岳大叔”的醉樵,他静静的闭目端坐着,神态严肃,与日间醉醺醺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武维宁一见岳大叔已然先到,连忙趋前施礼道:“岳大叔,我来迟了。”
  醉樵双目徐睁,微微一笑道:“不妨,你奶奶睡着了吗?”
  武维宁答道:“是的,她听说小黑子猎回一只大虫,立刻就有媒婆上门说亲,心里不服气,竟改变初衷,要我跟着他们去打猎。”
  醉樵笑道:“小黑子一向最不中用,今番竟能猎到大虫,也难怪你奶奶不服气!”
  武维宁笑道:“岳大叔,小黑子猎到的那只大虫,是我打死的!”
  醉樵神色一愕道:“哦!你在帮小黑子的忙?”
  武维宁摇头道:“不是,我追一只野兔,不期碰上那只大虫,它向我扑来,我一拳击出,正中它头额,后来我听到人语声,便赶快离开那里……”
  醉樵不解道:“你为何要让给他们?”
  武维宁道:“我怕我奶奶担心,自从我爹被大虫咬死后,她就天天在提心吊胆,怕我再有意外,我不想让她知道上山挖煤一样会有危险。”
  醉樵笑道:“要是她知道你能赤手空拳打死大虫,就不会替你担心了。”
  武维宁道:“是的,可是大叔不是一再关照我不可让人知道我跟您练武的事吗?”
  醉樵点了点头,敛去笑容,正色道:“不错,你坐下来,我有话跟你讲!”
  武维宁便在他对面席地坐下,挺直上身,正襟危坐,等着对方开口。
  醉樵深深的注视他一阵,然后发问道:“维宁,你跟我练武,已经有几年了?”
  武维宁道:“三年了!”
  醉樵颔首一唔道:“不错,已经有三年了,这三年中,你的成就超出我的预料之外,不过你当真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么?”
  武维宁道:“是的,没有!”
  醉樵放心的笑道:“很好,现在我问你,你想不想出去闯江湖?”
  武维宁摇头道:“不,我不能离开我奶奶!”
  醉樵含笑沉吟半晌,又问道:“那么,你肯不肯替我老夫做一件事?”
  武维宁点头道:“肯!只要不离开我奶奶,赴汤蹈火,维宁绝不敢辞!”
  醉樵笑道:“假如老夫要你去杀人呢?”
  武维宁呆了一下,接着又点头道:“也肯!”
  醉樵目光一凝道:“真的么?”
  武维宁一本正经地道:“是的,我了解大叔的为人,所以也知道大叔要我去杀的人,必然是个十恶不赦之徒!”
  醉樵哈哈笑了起来,道:“维宁,你很聪明,真不枉我三年来对你的教导!”
  武维宁听到眼前这位素日最敬仰的异人的称赞,不禁也开心的笑了。
  哪知醉樵脸上的笑容倏地敛去,沉声道:“但是,严格说来,你还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
  武维宁为之一呆,惶然道:“哦,我说错了?”
  醉樵正色道:“是的,我这个人,好坏姑且不论,你说了解老夫的为人,实是肤浅之见!”
  武维宁目瞪口呆,一时不知如何接腔。
  醉樵道:“老夫问你,咱们相处三年,你对老夫这个人了解多少?”
  武维宁惑然道:“岳大叔,你今夜喊我来此,到底要跟我谈些什么?”
  醉樵道:“就谈这个——你知道老夫是谁?”
  武维宁顿了顿,困窘地道:“你是武林异人,姓岳名关山,三年前行脚到此,发现我是练武之材,就留下来传授我武功——岳大叔,你对我很好,我是知道的!”
  醉樵一哂道:“这就是你对老夫这个人的全部了解?”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大叔。”
  醉樵笑道:“可是今天老夫要据实吿诉你,老夫不姓岳,名字也不叫关山,三年前我说的一切,都是捏造的……”
  武维宁惊愕的站了起来,张目失声道:“大叔,您不是在说笑话吧?”
  醉樵摇头道:“不是,你坐下来,静静听我说吧!”
  武维宁满面惊疑的慢慢坐下,问道:“那么,您……您是谁?”
  “老夫姓解名敬仁,外号人称‘无敌神拳’,是‘四海同心盟’的金衣特使!”
  “什么叫‘四海同心盟的金衣特使’?”
  “四海同心盟,是武林中二帮三教九门派联合组成的一个盟会,目的在为武林排难解纷,消弭武林凶杀,而所谓‘金衣特使’,乃是同心盟礼聘执行各项事务的人物,目前同心盟共有十八位金衣特使,老夫便是其中之一!”
  “哦……”
  “老夫再说清楚一点,所谓二帮三教九门派,即是穷家帮、黄河帮、黑衣帮、白衣教、五通教、少林派、武当派、黄山派、终南派、青城派、崆峒派、峨眉派、昆仑派、长白派,这些帮派原先都各自为政,彼此相视为敌,因此常常发生冲突,后来有一位名号叫‘蓬莱仙翁葛怀侠’的武林奇人为消弭无休止的凶杀,乃倡议合组同心盟,每帮派各遴选两位代表常驻同心盟中,大家共同处理武林中所发生的一切是非,譬如少林派的门下如杀死武当派的门下,武当派便可向同心盟提出控诉,经同心盟盟主主持调査后,如证实少林派理亏,该派便应接受应得之处罚,而负责调査工作的,便是我们这些金衣特使,老夫这样说,你懂了吧!”
  “懂了,那么,同心盟的盟主就是那位‘蓬莱仙翁葛怀侠’了?”
  “不,蓬莱仙翁是同心盟的首任盟主,他已仙逝多年,现在的盟主是‘圣侠俞立忠’!”
  “能够就任盟主之职,他的武功想是天下无敌的了。”
  “当然,圣侠俞立忠的武功,已达前无古人之境,不过他能被推选为盟主,主要还是他的为人十分精明正直,其一言一行,均是为练武人之楷模!”
  “他今年多大年纪了?”
  “六七十岁,不过由于他有一身超凡入圣的神功,因此看上去只像个中年人。”
  “四海同心盟的会址在什么地方?”
  “以前在庐山五老峰,后因某种缘故,迁到北岳,到现在,同心盟已成立六十年之久了。”
  “大叔既是同心盟的金衣特使,因何这三年来,您老都住在这村落里?”
  “咳,说来真是一言难尽,六年前,同心盟交付老夫一件十分棘手的使命,当时有许多人认为老夫无力完成,老夫一时负气,夸下海口不达成任务绝不返回同心盟,结果事实证明,老夫的确无力达成任务,所以以后的这三年,老夫就一直待在这里了!”
  话至此,长长叹了一口气,似有无限惭愧之意。
  武维宁关心的问道:“大叔,同心盟交付您老的任务是什么?”
  醉樵黯然道:“找寻一位失踪的金衣特使!”
  武维宁诧异道:“哦,同心盟有一位金衣特使失踪了?”
  醉樵颔首道:“是的,那位金衣特使名号叫‘白侠俞玉龙’,是同心盟主的儿子,也是我们十八个金衣特使最了不起的一位,为人耿直豪爽,但嫉恶如仇,六年前,他向同心盟告假三个月,说要去探访一位老友,不料就此一去不返,没有一人知其下落,同心盟主见爱子逾期不归,因知他树敌太多,担心他已为人所害,便发出同心令,嘱二帮三教九门派的门下协助寻人,哪知经半年之搜索,仍找不到俞特使的下落,俞盟主因知老夫素日与俞特使最要好,便命老夫负责找寻,当时有许多代表都认为老夫一人之力必难寻着俞特使,老夫一时性起,发誓不寻获俞特使绝不返同心盟,乃于当日离开同心盟,开始到处寻访,但踏遍天涯海角,经三年的寻索,老夫不得不承认失败,伤心之余,只好隐居到这村落来……”
  武维宁静听至此,接口问道:“大叔今夜喊我来此,就是要我协助找寻俞特使么?”
  醉樵道:“不,老夫要你帮助解救俞特使!”
  武维宁一怔道:“啊!大叔莫非已知俞特使的下落了?”
  醉樵颔首道:“不错,前几天,老夫终于査出俞特使是落入一个武林魔君的手里,被那武林魔君关禁在一间坚固异常的地牢中!”
  武维宁大为兴奋,急问道:“那武林魔君住在何处?”
  醉樵面呈凝重答道:“住在你常去的那个地方——石家堡。”
  武维宁吓了一跳,失声道:“嘎,是石家堡?!”
  醉樵道:“不错,是石家堡!”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