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十九章 自请入牢去
2021-02-15 18:14:0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第二天早上,俞立忠命人来请他去共进早膳,席间,俞立忠说道:“昨天擒回的那三个假金衣特使,果然是七十二魔中的人物,他们的名号叫‘插翅虎郭江’、‘恨天翁余三甲’、‘三脚麒麟胡化龙’,等下你的名单可将这三人涂掉了。”
  武维宁问道:“他们此刻何在?”
  俞立忠道:“在正心牢。”
  武维宁又问道:“此处的正心牢设在何处?”
  俞立忠道:“就在这座同心盟的地下,有二十间牢房,可容纳六十人,但现在只有七间空房,其余的都已关着人……”
  武维宁道:“他们三人要不要再接受审判?”
  俞立忠摇头道:“无此必要。”
  武维宁道:“但是盟主应该拷问他们一下,也许可由他们嘴里了解‘复仇帮’的一些情形。”
  俞立忠道:“昨天已拷问过了,他们的供词都一样,只知‘无名魔’是‘五绝神魔濮阳鸿飞’的后人,别的一概不知。”
  武维宁道:“这不大合理吧?”
  俞立忠道:“也许,不过他们三人不是‘十二武煞星’的后人,且刚逃出正心牢不久,与‘无名魔’的关系不密切,不知无名魔的姓名来历或许也是实情。”
  武维宁道:“至少他们应该知道‘无名魔’躲藏的地点吧?”
  俞立忠点头道:“是的,他组织了一个复仇帮,必然有一个总坛,但他们三人的回答是:他们的复仇帮刚刚组成,尚未找到一处理想的总坛地点,故目前行无定址云云。”
  武维宁道:“给他们吃些苦头,也许就会说实话!”
  俞立忠笑道:“有的,昨夜老夫已请他们吃了几样刑具,结果供词仍然一样,所以老夫确定他们没有说谎。”
  武维宁道:“这么说,我们算是捉到了三块废料,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俞立忠道:“可不是,不过你放心,同心盟一定会把他们的行踪査出来的。”
  沉默有顷,抬目凝注武维宁道:“今天同心盟将审判你,老夫相信不致判你死罪,但一场牢狱之灾恐将难免,你心里最好有个准备。”
  武维宁淡淡一笑道:“小可早就准备好了,只要不判得太久,对小可倒是有好处的。”
  俞立忠笑道:“你是说打算利用被关禁的时间,潜研令师送给你的那部武学?”
  武维宁点头道:“正是!”
  俞立忠道:“很好,届时老夫会给予你许多方便,让你能够安心练武。”
  吃过早膳不久,钟鸣五响,同心盟开会的时间到了!
  于是,武维宁被带入议事厅,等候接受审判。
  议事厅中,十八位金衣特使及二帮三教九门派的代表全数在座,场面十分严肃。
  圣侠俞立忠登上盟主席位坐下,向身边一位文案要过议程表一看,见只有控诉武维宁放走七十一个囚犯一案,而没有提出如何对复仇帮的建议,心中颇为不满,当下起立说道:“诸位,老夫认为研究一个扑灭复仇帮的计划比审判武维宁更为重要,让我们先来商讨如何对抗复仇帮的挑畔如何?”
  少林派的首席代表无尘上人起立合掌道:“盟主所言极是,老衲等今天所以未提出有关如何扑灭复仇帮的建议,乃因盟主对复仇帮的了解比老衲等多,故老衲等愿先聆听盟主的意见。”
  俞立忠一想也是,便道:“昨夜,老夫已在正心牢中盘问过‘插翅虎郭江’、‘恨天翁余三甲’及‘三脚麒麟胡化龙’三人,他们供称不是‘十二武煞星’的后人,故尚不知那‘无名魔’的底细,而复仇帮刚刚成立不久,尚未找到一处建立总坛的地点,所以目前本盟也无法对该帮采取实际行动,不过,老夫有两点小意见想提出与诸位商量一下。”
  略停片刻,缓缓接下道:“第一,老夫觉得以目前同心盟的实力,仅可勉强抵御复仇帮的攻击,谈扑灭则力有未逮,故有补充人手的必要,记得数十年前,老夫接任盟主一职之时,因群魔均在牢中,武林呈现一片太平景象,故将每派常驻同心盟的代表由五位减为三位,如今魔乱又兴,老夫深觉有恢复原来人数之必要,不知诸位代表意下如何?”
  武当派的首席代表太乙真人起立发言道:“贫道十分赞成盟主的意见,请即日下令各派增加两位代表增援同心盟!”
  俞立忠环望众代表问道:“有没有人反对?”
  众代表齐声答道:“没有!”
  俞立忠道:“好,老夫的第二点意见是:再由本盟发出第二道‘同心令’,请各帮派再派出十名门下四出暗探‘复仇帮’的行踪,一但获得‘复仇帮’的总坛所在地,即来报吿,这样本盟才能争取主动,倾出全力将‘复仇帮’一网打尽!”
  “对,应当如此!”
  “赞成……”
  于是,俞立忠当场签发二十八道同心令,命十四个银衣特使持令下山,传给二帮三教九门派的掌门人。
  商讨对敌之策,至此告一段落。
  接下来便是审判武维宁了!
  同心盟的文案起立将武当派及白衣教的控诉宣读一遍之后,俞立忠接着起立说道:“在审判武维宁之前,老夫又有一点小意见,要是诸位代表不以为老夫是在偏袒他的话,就请诸位先给他一些时间,让他把自己的故事介绍给诸位听听如何?”
  全场一片静寂,没有人提出反对。
  俞立忠微微一笑,转对武维宁道:“孩子,由你的身世开始说起,把一切的遭遇经过老老实实说出来吧!”
  武维宁不大想为自己洗脱罪状,但听到了俞立忠这样吩咐,也不便拒绝,当下转对众代表行了一礼,朗声道:“诸位代表,小可现在遵命将一切说出,但要先声明的一点是,小可绝无求取诸位同情之意,要是诸位认为小可有罪,但凭处罚,小可绝不抱怨!”
  言词诚恳,态度不卑不亢,顿时贏得了不少代表的好感!
  武维宁接着道:“小可姓武,名维宁,先父武宗矩,母亲韩氏,生下小可即不幸见背,我们一家世居长白山太平顶,原以打猎为生,小可七岁时,先父于行猎中不慎惨遭大虫抓死,此后我们一家只剩家祖母及小可两人,家祖母含辛茹苦养育小可成人,只因怕小可再生意外,故不肯让小可入山打猎,小可便以挖煤为生,三年多前,一位雷姓大叔去到太平顶,向小可订购煤炭,要小可每隔三天送一车煤去石家堡,当时小可只有十七岁,对石家堡的—切设施虽感惊奇,却不甚了解,后来有一天,一位自称‘岳关山’的老樵夫去到了太平顶,他在太平顶住了下来,经常找小可聊天,后来还教小可识字,再后来他在小可面前露了几手惊人的武功,小可方知他不是平凡人物,他问小可愿不愿跟他练武,小可起初不感兴趣,后来经不住他的一再引诱,小可便开始跟他练武……”
  他详细的把结识“三绝毒狐左丘谷”的经过情形说出,接着便说到三绝毒狐左丘谷如何向他吐露“实情”,自称是同心盟的金衣特使,名号叫“无敌神拳解敬仁”,只因奉命找寻失踪的“白侠俞玉龙”未能达成使命,无颜返回同心盟,故在太平顶隐居下来,最近发现“白侠俞玉龙”被关禁在石家堡,说那石家堡的堡主是三绝毒狐左丘谷,是武林第一号大魔君,又说那石家堡高手如云,防范严密,无法潜入将“白侠俞玉龙”救出,是以要求他助其入堡救人等等,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说到他放走正心牢中的七十一个囚犯之时,圣侠俞立忠忽然起身说道:“好了,底下的,老夫曾亲眼目睹,让老夫来讲吧!”
  武维宁躬身应是,坐了下去。
  俞立忠道:“关于正心牢被破之事,诸位代表想必已听小儿概略说过,那天我们父子抵达正心牢时,堡中的九十七人已不幸惨遭杀害,这武维宁当时受伤倒在堡中的广场上,他是被云毓打伤的,老夫由垂死的云毓口中得知他是放走七十一魔之人,本擬擒他回盟问罪,后来老夫临时改变了主意,因为老夫发现他只是一个被人利用的无知少年,他竟误认老夫是三绝毒狐左丘谷,对老夫的盘问一直拒绝回答,及至明白老夫是谁,方知上了人家的恶当,哪时他便将一切始末说出,并表示愿受处罚,老夫觉得放他回去比擒他回盟治罪有用,便叫他滚蛋,他以为老夫瞧不起他,十分不高兴,便向老夫讨取一份七十二魔的名单,发誓要穷毕生之力将七十二魔擒回正心牢,之后即离堡返回太平顶,老夫见他出堡,立即化装成“伸手将军”暗中尾随,目的在査探他的真实底细及擒捕三绝毒狐,那知一到太平顶,却见他满脸悲忿的奔出太平顶,打听之下,始知三绝毒狐把他的祖母劫走了,于是老夫继续暗中尾随,在他投宿一家栈房时,曾化装另一面目与他同睡一间统铺,借机与他交谈,知道他对三绝毒狐确有满腹怨恨,便在另一个晚上他进入一间破庙过夜时,传给他三绝招……”
  他有条不紊的将一路上的见闻一一说出,一直说到昨天陷入复仇帮的埋伏,得千手剑客暗助而脱险为止,整整说了大半个时辰。
  整个议事厅的代表及十八位金衣特使都听得很入神,俞立忠叙述完毕之后,场面仍极静谧,没有人开口说话,但从每人的神情上看,显然大家对武维宁的敌意业已完全消失了!
  俞立忠面含笑容道:“现在,诸位代表对武维宁这个少年应该已有相当程度的认识,我们开始来判断他的罪吧!”
  武当派的太乙真人起立说道:“不,敝派愿撤回控诉,对于一个无知犯错而肯幡然弃邪归正的少年,我们应该给他一个自新的机会!”
  白衣教的芮代表跟着起立道:“太乙真人所言极是,敝教亦愿撤回控诉!”
  全场顿时掌声雷动,大家对武当派及白衣教不究既往的措施甚表赞佩,其中最高兴的是俞冰媛,她情不自禁的拍手叫好起来。
  静坐在她身边的盟主夫人红小萍看得暗暗而笑,她发觉自己的义女自从认识武维宁后,已由一个温婉娴静的千金小姐一变而为天真活泼热情奔放的少女了。
  然而,俞冰媛的欢喜,很快就被泼了一头冷水!
  俞立忠容得众人掌声停止后,忽然面呈严肃道:“武维宁,武当派及白衣教愿撤回对你的控诉,你服不服?”
  武维宁起身答道:“不服!”
  此语一出,全场代表尽皆愕然!
  俞立忠沉声道:“说出你的理由!”
  武维宁道:“小可放走七十一个囚犯,虽是无知犯错,但为小可所犯过失而死的人已有百人之多,小可对此不能无愧于心,所以小可愿自处罚,请盟主处小可以应得之罪!”
  听完了他的陈述,大家方知他“不服”的原因,不禁为之失笑!
  当然,失笑之外,大家对他勇于认错的行为,是十分钦佩的。
  俞立忠道:“罚你入牢三个月如何?”
  武维宁道:“小可遵命!”
  俞立忠道:“尉迟特使听令!”
  第一号金衣特使“万人敌尉迟宏”挺身起立,宏声答道:“属下在!”
  俞立忠道:“带这武维宁入第十八号牢房!”
  万人敌尉迟宏躬身道:“是!”
  于是,武维宁被带出议事厅,入牢去了。
  俞冰媛没想到武维宁在得到代表们的宽恕后,自己的父亲却主动处罚他,判他入牢三个月,一时大为愤慨,一张小嘴撅起老高,转望盟主夫人道:“娘,爹这是什么意思嘛?”
  盟主夫人微笑道:“你爹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用意……”
  俞冰媛愤愤不平道:“哼,有什么用意,人家武当派和白衣教都已明白表示不愿追究,爹却反而要处罚他,简直莫名其妙!”
  盟主夫人道:“你爹常常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可是一到后来,他的莫名其妙就变得十分有道理了。”
  说着,慢慢起身道:“来,咱们回房去吧。”

×      ×      ×

  从这天开始,武维宁成了第十八号牢房中的囚犯,牢房有两丈宽广,可关禁三个囚犯,现在由他一人独住,便有较多活动的地方,而且在他入牢不久,俞立忠还命人送来茶水和一柄长剑,此外他的伙食也比一般囚犯要好得多,总而言之,他不是正心牢中的囚犯,而是正心牢中的贵宾!
  他开始专心致志潜研师父千手剑客上官威录给他的一部武功。
  一晃过了三天,圣侠俞立忠首次下牢探望他,笑问道:“怎么样?”
  武维宁笑道:“很好。”
  俞立忠道:“令师武学以剑为主,他的剑法最大的特色是轻灵快捷,变化无穷,故得‘千手剑客’之誉,你当真都看得懂么?”
  武维宁道:“目前尚未遇到困难。”
  俞立忠道:“遇到深奥难解之处,你可告诉阎牢主,老夫马上会下来。”
  武维宁道:“好的,多谢盟主关照。”
  俞立忠道:“冰媛那丫头吵着要下来看你,老夫没有答应她,因为老夫觉得这短短的三个月对你非常重要。”
  武维宁道:“是的,盟主请代小可向令媛致歉,在这三个月中,除了盟主一人之外,小可不想见任何人。”
  俞立忠点头笑了笑,转身走了。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二十章 连番遇大变
上一篇:
第十八章 衣钵得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