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六章 临险越励志
2021-02-15 17:57:4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裘文通含笑道:“也好,但小心莫要了他的命,活的才值钱呢!”
  黑煞手刁明哈哈一笑,手握匕首慢慢向武维宁迫去,说道:“小子,你若怕吃刀子就乖乖俯首就擒吧!”
  武维宁看对方取出匕首,心中确有几分害怕,但当他想到自己未来的抱负时,胆气顿壮,他在心中激励自己:“不要害怕,武维宁,你发誓要擒回那七十二个武林魔头,他们中任何一个的身手都要比眼前这三人强出数十倍,如果你连这三个跳梁小丑都应付不了,那还谈什么擒回七十二个魔头呢?”
  于是,他的心中再无怯意,并且勇气大增,决定拿眼前这三人来试验自己的毅力。
  他凝神静立不动,对于渐渐迫近的黑煞手刁明视若未睹,但是任何人都看得出,他是在全神戒备着,等着对方发动攻势时,予对方以致命之一击。
  黑煞手刁明见他一副莫测高深之态,一时倒不敢再向前逼,就在相距五尺之处沉住马步,向对面的白煞手刁义使了一个眼色。
  白煞手刁义明白哥哥之意,猛然揉身直进,大喝一声,双掌齐扬,往武维宁腰上拍来。
  武维宁心知自己若出手迎拒白煞手刁义,黑煞手刁明必会乘势出击,当下将计就计,身形半转,正对白煞手刁义,双掌合十,以一招“童子拜观音”穿梭也似的向白煞手刁义当胸劈去。
  果然,黑煞手刁明一见他出手,立即悄然跨出一大步,手中匕首一招“追风赶船”直向武维宁臀部剌来。
  照说,这一瞬间,武维宁背部空门大露,他若要取武维宁的性命,是有几处致命要害可以攻击,但他只想提活的去同心盟领赏,只打算把武维宁刺伤,使其失去抵抗能力,故对准武维宁的臀部刺出。
  武维宁从三绝毒狐左丘谷学艺三年,虽然三绝毒狐并未将绝艺倾囊传授给他,但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此刻的武维宁亦非武林一般二流角色所能与抗,他也有“听风辨位”的本领,所以黑煞手刁明由背后刺来时,他故作不知,等到对方的匕首即将刺上他的臀部时,他才蓦然身形一转,飞脚疾踢而出!
  黑煞手刁明满以为“声东击西”之计可以成功,心中正在高兴,忽觉“目标”易位,不禁吃了一惊,才想退避,胯下业已“砰!”的挨了一脚!
  这一脚,踢中了他的命根子,因此他只惨叫一声,便即倒地不起!
  白煞手刁义没想到会有这种结果,方自一呆间,胸口也被武维宁一拳击中,登时打得他口喷鲜血,倒跌于庙壁之下。
  偷天换日裘文通面色大变,不敢再守庙门,慌忙一个倒纵跳到庙外。
  武维宁如影随形一闪而出,冷叱道:“老贼,你还想跑么?”
  裘文通竟似已吓破了胆,忽然双膝一屈,跪了下来,连连拱手求饶道:“武少侠高抬贵手,在下有眼无珠,冒犯虎威——”
  只说到这里,他忽又态度陡变,冷笑着站了起来。
  因为这时,武维宁突然像似喝醉了酒,身子摇晃了几下,砰然摔倒地上,昏迷不省人事了!
  裘文通望着武维宁倒地昏绝,嘴里发出一阵得意的“嘿嘿”冷笑,举步走到武维宁身边,伸手由武维宁胸部拔出一支细针,然后把他抱入庙中放下。
  白煞手刁义虽被武维宁一掌打得吐血,却未昏死过去,一看裘文通把武维宁抱进来,不禁大喜道:“啊,裘老前辈得手了!”
  裘文通干笑一声道:“不错,老夫想得到的东西,从来不会落空的!”
  白煞手刁义努力撑坐起来,问道:“裘老前辈是怎么捉住他的?”
  裘文通取出一支细针扬了扬,笑道:“就是这东西,老弟见过这东西么?”
  白煞手刁义面色微变,道:“那是毒针?”
  裘文通摇头道:“不是,这东西是老夫新近研创出来的,名之谓‘夺魂针”,任何人中了老夫这种都要昏迷一个时辰才能苏醒过来!”
  白煞手刁义道:“既能使人昏迷,不是毒针是什么?”
  裘文通笑道:“告诉你吧,老夫这种‘夺魂针’是用蒙汗药制成的,一经打中人身,针内的蒙汗药便会注入人的体内,一眨眼就会使人昏迷倒地!”
  白煞手刁义称赞道:“原来如此,今天若非裘老前辈的‘夺魂针’,咱们三人反要吃不了兜着走了,裘老前辈请快看看家兄,他的伤势好像很重吧?”
  裘文通瞥了地上的黑煞手刁明一眼,含着无情的笑容道:“不必要,令兄已经死了!”
  白煞手刁义惊啊一声,连忙爬行到黑煞手刁明的身边,推摇他的身子喊道:“哥哥!哥哥!”
  黑煞手刁明动也没动一下,一脸死相。
  裘文通干笑道:“他的瞳仁已散,你没看见么?”
  白煞手刁义仔细一看,果然发觉哥哥的瞳仁已散,不由垂头悲声道:“天!我哥哥只被踢了一脚,怎么就死了呢?”
  裘文通道:“令兄被踢中要害,不信你摸摸他胯下看看,已经碎啦!”
  白熬手刁义垂头滴下几滴眼泪后,突然挺身站起,满面杀气的向武维宁走去。
  裘文通横跨一步,张臂挡住他,笑道:“你想干么?”
  白煞手刁义悲愤地道:“我要为哥哥报仇!”
  裘文逋哈哈大笑道:“开玩笑,如今四海同心盟可能已发出悬赏缉捕这小子的告示,现在这小子的每一斤肉,就是一斤银子呢!”
  白煞手刁义断然道:“我不要那笔赏金,我要取这小子的性命!”
  裘文通冷冷一笑道:“老弟,你即使想要那笔赏金,那笔赏金也没有你的份了!”
  白煞手刁义神色大悟,骇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裘文通一字一字道:“意思就是说:这武维宁是老夫捉到的,不是你捉到的!”
  白煞手刁义惊怒交迸,嚷道:“可是你日间在酒褛上是怎么说的?”
  裘文通神色平静的笑道:“那时老夫说三人平分,但是老夫没想到你们兄弟竟是一对大饭桶,人家只一脚一掌,就把你们兄弟打得一死一伤,你想想看,若非老夫打出‘夺魂针’,只怕你现在也没有命了,你还想分一杯羹?”
  白煞手刁义气得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嗔目大喝道:“姓裘的,你可得讲点道义,我们兄弟虽然不济,却已拼掉了一条命,你居然过河拆桥,想独吞赏金?”
  裘文通阴阴一笑道:“是又怎么样?你有胆量就动手,打得死老夫,这个武维宁便是你的。”
  白煞手刁义身负内伤,站着都有些困难,哪还有力气动手,当下愤然道:“好,我到同心盟去告你!”
  语毕,转身便欲走出山神庙。
  裘文通右手一甩,将手中一支夺魂针向他背心打去,大笑一声道:“老弟慢走,听老夫一言吧!”
  白煞手刁义眼角瞥见他右手一动,情知他打出了“夺魂针”,但是才想闪避时,业已太迟,只觉背上一痛,登时眼前发黑,向前扑倒。
  裘文通捡起黑煞手刁明用以攻击武维宁的匕首,一刀刺入白煞手刁义的背心,耸耸肩笑道:“去同心盟告我?嘿嘿,还是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他说完这句话,走近武维宁身边,俯身笑望着武维宁又道:“活该老夫名利双收,以前同心盟悬赏缉捕一名采花贼,赏金是一千两纹银,你小子放走正心牢七十一个囚犯,罪状远较采花贼为大,同心盟若悬赏缉捕你,赏金最少也有三千两,嘿嘿嘿……”
  他得意的咧嘴恶笑了一阵后,便把武维宁揽了起来,举步向庙外走去。
  但是,他才走出一步,就陡地刹住脚步!
  因为这时的庙门口,静静地巍立着一个人!
  这个人非别,正是上次与武维宁同在破庙里过了一夜的老叫化!
  裘文通一见老叫化鬼魅般的出现于庙门口,不禁面色一变,矍然后退三步,喝问道:“你是谁?”
  老叫化神色一片冷峻,缓缓答道:“阁下没有眼睛么?”
  裘文通忽然换上一副笑脸,道:“在下是问老兄的贵姓大名啊!”
  老叫化冷冷道:“一个要饭的若还与人通名报姓,那就太对不起自己的祖宗了!”
  裘文通陪笑说道:“老兄不报姓名,报个外号总可以吧?”
  老叫化道:“可以,我的外号叫‘伸手将军’!”
  裘文通似未听过“伸手将军”这个名号,眼睛转了转,又笑道:“老兄必是丐帮高手,老夫与贵帮一向相处融洽……”
  伸手将军截口道:“不,老叫化不属丐帮中人!”
  裘文通话锋一顿,道尬的笑道:“那么,老兄现身相见,不知有何指教?”
  伸手将军道:“老叫化来分一杯羹!”
  裘文通嘎声笑道:“这个容易,常言道:‘路上之财,见者有份’,只是……嘿嘿,老兄总该露一手让在下拜识拜识吧?”
  伸手将军忽然微微一笑道:“你若有兴趣,不妨划下道儿来!”
  裘文通点头一嗯,俯身由白煞手刁义的尸身上抽出那把匕首,拭去鲜血,然后把武维宁放在神案,再由自己怀中掏出一张白纸,望空抛去。
  白纸才在空中飘动,旋见他右手一抬,刀光像闪电般闪了两下,便见那张白纸一分为四,雪花也似的翩翩飘落地上!
  四片白纸四四方方,大小相同,好像折过了再用剪刀剪开一般!
  这一手绝技,其难为处,不仅出手要快,而且要做到准确无差才行,如无一些真才实学,是无法办到的!
  裘文通面露得色道:“老兄只要能照这样玩一下,在下立刻把武维宁相让,否则就请去吧!”
  他这样做这样说,是一种八面玲珑的手段,不但可以不须冒险就观察出老叫化的武功的高低,而且一旦发觉老叫化的武功高过自己时,可以实现诺言把武维宁让给对方,在这种情形之下,老叫化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动手为难他的。
  伸手将军自然看得出他的意思,不由“嘿嘿”冷笑道:“阁下这一手果然了得,不知老叫化能不能办到……”
  说到此处,只见他右掌竖起一缩,地上的四片白纸竟然飘飞而起,一齐飞到他手上,然后,他学着裘文通把四片白纸往空拋去,再迅捷由怀中抽出一把——
  不,他的动作发展至此,已经快得使人看不清楚,只见空中白光连闪,那在空中飘飞的四片白纸,突然化为一群小白点,也像雪花般翩翩而落,其情景更美妙,更好看!
  原来,他已将四片白纸劈成十六片,而且也是四四方方,大小相同!
  裘文通面如土色,浑身一阵一阵发寒,连忙一揖到地道:“高明!高明!在下甘拜下风,这武维宁是老兄的了!”
  伸手将军收起手中一把短剑,举步入庙,说道:“那么,你走吧!”
  裘文通连连应是,忙不迭退开一旁,见老叫化一直向神案上的武维宁走去,才敢往庙外走出。
  那知他跨过庙门之后,忽然恶向胆边生,悄然掏出五支夺魂针,转身大声道:“对了,老兄可是……”
  他其实不知老叫化是谁,而是利用话声为掩护,将五支夺魂针一齐向老叫化背身打去。
  伸手将军显然未曾想到裘文通还敢出手偷袭,只见他浑身一震,往旁跨出两步,即扑倒地上!
  裘文通一见得手,大喜过望,一步跳入庙中,飞起一脚踢了过去,骂道:“臭花子!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夫是何许人,居然也想来黑吃黑!”
  话声中,伸手将军已被踢得直在地上翻滚!
  裘文通跟着又跳到他身边,伸手入他怀里掏摸,摸了半天,才摸出一把短剑和一些碎银子,心中一气,便把他拖到壁下,让他倚壁而坐,然后拾起短剑,退后数步,扬起短剑做投掷之势,狞笑道:“臭花子,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辰!”
  话落,短剑已如飞矢般向伸手将军的门面射去!
  只听“咔!”的一声,短剑竟不偏不倚射入伸手将军的嘴里!
  伸手将军中剑之后,双目陡睁,挺身站了起来。
  裘文通大吃一惊,方喊得一声“你”,只觉得眼前一花,胸襟已被伸手将军的左手紧紧抓住。
  伸手将军一把抓住他胸襟,一手取下咬在嘴里的短剑,寒脸冷冷道:“裘文通,像你这种武林败类,可谓死有余辜,不过老叫化仍愿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开始往外跑,老叫化让你跑出七步后,才向你发剑,你若躲得开,就饶你一条狗命!”
  说到此,抓住他胸襟的左手顺势将他推向庙外,喝道:“滚!”
  裘文通踉跄退出几步,满面惊恐的嗫嚅道:“你……你怎么不怕我的……夺……夺魂针?”
  伸手将军冷笑道:“哼,那种女人家的玩艺儿若能打倒老叫化,老叫化的一身护身罡气算是白练了!”
  裘文通这才知道碰上了盖世高人,心中惊骇欲绝,连忙跪下磕头道:“您老请饶在下一命,在下今番擒捕这个武维宁,是因这个少年是放走正心牢七十一个囚犯的歹徒,凡我武林正派侠士,都应为同心盟……”
  伸手将军听得大感恶心,猛然吐剑递到他咽喉上,冷叱道:“你滚不滚?”
  裘文通吓了一大跳,上身一仰,往后跌去,然后慌慌张张的爬起来,连连点头道:“是是,多谢您老开恩!多谢您老开恩!”
  伸手将军冷“哼”一声道:“别做梦,要老叫化饶你,仍须避过老叫化的一剑!”
  裘文通悄悄后退两步,哭丧脸问道:“您……您是说七步么?”
  伸手将军道:“你已后退两步,现在还有五步!”
  裘文通一面双手连摇,一面大步往后退去,哀声道:“不!不!在下一定逃不过您老的神剑您老不能这样——啊啊,您看那武维宁已经醒来了!”
  说到这里,已经退到第七步,只见他突地一个鹞子翻身,迅速往坡下翻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身躯快要翻落山坡下的一刹那,忽听“嗖!”的一声,一道白光由叫化手中飞出,疾如闪电一下射入他的体内!
  “啊唷!”
  裘文通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连人带剑滚向山坡下去了。
  伸手将军目注裘文通滚落之处,默立片刻,随即腾身而起,亦向山坡下掠去……
  过了大半个时辰,被放置于神案上的武维宁才悠悠醒转过来。
  他睁开眼睛,浑浑噩噩的瞪望着庙梁,过了半晌之后,才想起刚才的事情,不由惊“啊!”一声,急急由神案上翻落。
  立刻,他发现黑白双煞静静的僵卧在庙中地上,他一眼就看岀他们已经死了,因之不觉长长极了一口冷气。
  他记得自己曾一脚踢倒黑煞手刁明,也记得自己曾一掌打得白煞手刁义口吐鲜血,可是白煞手刁义背上那个刀伤是怎么形成的?那另一个“老贼”哪里去了呢?
  莫非那老贼杀了这白煞手刁义?
  可是他何处去了?
  唔,他一定是以为自己不会这么快就醒过来,有事到庙外去了,自己何不乘此时逃走?
  武维宁一想到此,立即一步跳到门侧,探头向庙外窥视,见裘文通不在近处,心念一定,连忙一闪出庙,急急解开拴在庙外的坐骑,一跃上鞍,催骑往山下疾驰。
  他以为裘文通必会闻声追来,但一直奔驰到山下的道路上,仍不见对方追来,这才心头大宽。
  他心里也有些奇怪裘文通何以没有追来,但这个疑问已被喜悦所掩没,他现在只高兴自己逃得了自由身,仍然能够前往龙泉关会见奶奶,此外的事情,没有兴趣去多想!
  三天之后,他来到了保定,在城中住宿一夜,次日打听得去阜平的路径,又继续起程上路。
  一路无事,又过了五天的行程后,终于来到距龙泉关只有数十里地的阜平了!
  这是黄昏时分,他在城中一家饭馆吃过晚饭,打听得去龙泉关尚有七十余里,心想若继续赶路,也要到半夜才能抵达龙泉关,三绝毒狐左丘谷不可能在半夜里站在长城上等候自己,而且坐骑也驰骋了一整天,需要歇息了,不若在此城中住宿下来,明天一早再出发为佳。
  主意一定,便牵着坐骑往附近一家客栈走来。
  客栈里的小二眼睛最尖,一看就知武维宁是来投宿的,当即含笑迎出,接去了武维宁的坐骑。
  武维宁不习惯与形形色色的人同睡在一张统铺上,故开了一间单房,他命店小二烧了一桶热水,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后,便上床躺下。
  “砰!砰!砰!”
  蓦地,有人在房门上敲了三下。
  武维宁已吩咐过店小二不要来吵,这时听到敲门声,不由眉头一皱,很不耐烦的开口问道:“干什么?”
  “砰!砰!砰!”
  回答的,又是三下敲门声。
  武维宁有点恼火,大声道:“我问你干什么?你没听见是不是?”
  “砰!砰!砰!”
  仍是三下敲门声!
  武维宁跳了起来,怒气冲冲的走去打开房门,可是正想开口怒斥之际,却见站在房门外的是一位文儒打扮的蓝衫老人,而不是店小二,不由神色一怔,呐呐地道:“您,您老找谁?”
  蓝衫老人年约六十七八岁,身材瘦长,面貌清癯,颇有风骨嶙峋之态,但双目精光奕奕,透着一股精明强悍之色,使人一眼就觉得他不是平凡人物!
  他面含蔼然微笑,轻声道:“老夫可以进去坐坐么?”
  武维宁只觉这老人有些面熟,一时却想不起在那里见过,当下又问道:“您老找小可?”
  蓝衫老人含笑点头答道:“是的,老夫找你!”
  武维宁道:“小可叫武维宁,您老认识小可么?”
  蓝衫老人又点头答道:“是的,老夫认识你!”
  武维宁拱手道:“恕小可眼拙,不知老丈贵姓大名?”
  蓝衫老人道:“入房再说如何?”
  武维宁略一踌躇,旋即侧身让客道:“好的,老丈请进来!”
  蓝衫老人跨入房中,反手把门关上,自行走去一张坐椅坐下,笑望武维宁问道:“你走了几天才到达此处的?”
  武维宁听得心头怦然一跳,凝目上上下下把对方打量一方,仍想不起对方是谁,乃又拱手问道:“老丈可否容许小可先请教大名?”
  蓝衫老人忽然笑了起来,道:“左丘老兄说你淳朴诚实,少不更事,但是看样子,由长白到此的一千多里路程,已把你磨练得成熟多了!”
[page]  武维宁一听之下,才猛然想起对方是谁,登时浑身血液沸腾起来了。
  不错,眼前这位蓝衫老人,正是当日逃出正心牢的七十一个魔头之一!
  想到了对方正是自己所欲追擒的七十二个囚犯之一时,武维宁冲动得直想扑上去,但是他没有真的扑上去,他知道这不是动手的时候,因为奶奶还在三绝毒狐左丘谷的手中!
  所以,他不但努力压抑胸中的熊熊怒火,而且立刻表现出一副欢欣之色,再拱手道:“原来您老是当日逃出石家堡的七十一位老前辈之一,小可一时没认出来,失敬之至!”
  蓝衫老人微微一笑道:“别客气,老夫能够重获自由,还得感谢你呢!”
  武维宁略作谦逊,接着恭声道:“请问老前辈大名如何称呼?”
  蓝衫老人道:“老夫褚锡麒,匪号‘怪手翻天’!”
  武维宁熟读七十二囚犯的名单,知这个“怪手翻天褚锡麒”是当年“十二武煞星”中业已故逝的“武怪褚一民”的侄儿,也是七十二囚犯中,武功最厉害的前十二人之一,当下装出钦敬之态道:“原来是褚老前辈,望褚老前辈今后多多指教!”
  怪手翻天褚锡麒笑道:“左丘老兄倒是有意继续造就你,只不知你是否真有诚意罢了!”
  武维宁佯装不懂问道:“谁是左丘老兄?”
  怪手翻天褚锡麒凝目道:“你真的不知左丘老兄是谁么?”
  武维宁由对方的眼光中,突然发觉到自己由长白山来到此处的一千多里路程中,自己的一举一动可能都在对方的暗中监视之下,故连忙答道:“小可数日前途经天津府,曾在一家名叫‘聚英楼’的酒楼上饮食,那天座上食客都是武林人,他们正在谈论老前辈等人逃出正心牢之事,其中有人说策划救人的是‘三绝毒狐左丘谷’和一个少年,那少年当然是小可,可是他们竟把解大叔误为‘三绝毒狐左丘谷’,如今褚老前辈所说的左丘老兄,莫非就是‘三绝毒狐左丘谷’其人?”
  怪手翻天褚锡麒颔首笑道:“不错,你的解大叔,真实的名号就叫‘三绝毒狐左丘谷’!”
  武维宁叹道:“解大叔也真是的,他老人家何必这样一再对小可隐瞒他的真姓名呢?”
  说到此,抬目问道:“他老人家来了没有?”
  怪手翻天褚锡麒摇头道:“没有!”
  武维宁道:“他老人家嘱小可前来龙泉关的长城上与他相见,今天小可赶到时,天色已晚,故打算明早再去——褚老前辈此番是从何处来的?”
  怪手翻天道:“老夫受托来此见你,并打算和你商谈一些事情?”
  武维宁问道:“左丘大叔不在龙泉关等候小可了?”
  怪手翻天道:“是的,他有事不能久等。”
  武维宁又问道:“他哪里去了?”
  怪手翻天道:“到某地去了。”
  武维宁心知对方还不肯把自己当作“自己人”!心中暗急,再问道:“那么,家祖母呢?”
  怪手翻天道:“她很好,我们一直把她保护得十分安全,你放心好了?”
  武维宁道:“小可几时可以见到她?”
  怪手翻天耸耸肩道:“快了,咳咳,你可否先把如何逃出正心牢以及一路来此的经过说给老夫听听?”
  武维宁搓搓手,故作焦躁地道:“小可一路来此,最迫切的就是想见见家祖母,褚老前辈能不能先让小可与家祖母见上一面?”
  怪手翻天道:“她不在这附近,你还是先把一路到此的经过情形吿诉老夫吧!”
  武维宁叹了口气道:“好吧,当日小可回到太平顶的寒舍,见到了左丘大叔留下的——”
  怪手翻天摇手打岔道:“不,由怎样离开正心牢开始说起!”
  武维宁顿了顿,点头道:“好的,那天晚上,在混战中,小可被那个云管家打中两掌,倒地不起,幸得左丘大叔即时发剑剌杀云管家,小可才逃得性命,不久之后,小可听说‘那正主儿回堡来了’,以为指的是石家堡主,心中正在高兴你们可以找他报仇,谁知……谁知……”
  怪手翻天接口笑道:“我们竟闻风而逃,是不是?”
  武维宁道:“可不是,小可看见大家在逃,心里也慌了起来,想跟着大家跑,但因内伤极重,连站都站不起来,就在那儿挣扎之际,突然发现眼前站着两个白衣人,一个年约五旬,一个年约三旬——嘿,褚老前辈您猜他们是谁?”
  怪手翻天含笑问道:“是谁?”
  武维宁道:“那个年纪大的白衣人,小可曾见过一次,他就是石家堡主,也就是‘解大叔’所说的‘三绝毒狐左丘谷’!”
  怪手翻天笑道:“左丘老兄尚不知你肯不肯终身追随他,故那样骗你——后来呢?”
  武维宁道:“当时小可当然以为他是‘三绝毒狐左丘谷’,故心中十分害怕,那圣侠俞立忠也认得小可,他看见小可受伤倒在地上,甚感惊奇,问小可因何也在堡中,小可一时答不上话,他接着又问小可有没有看见云管家,小可就指出云管家倒卧之处,他们找到云管家时,发觉云管家尚未断气,立刻替他输运真气,后来云管家真的苏醒过来,他只断断续续的告诉圣侠俞立忠说:正心牢的七十一个囚犯是小可放走的,就死了……”
  怪手翻天点点头,问道:“俞立忠听了后,有没有把你痛打一顿?”
  武维宁摇头道:“没有,他虽异常愤怒,却很沉得住气,问小可那七十一个囚犯中,何人是小可的父亲或师父,小可答以都不是,而是受一位恩人之托前来救人的……”
  怪手翻天道:“他当然又问你恩人是谁了,你怎么回答?”
  武维宁道:“小可明白告诉他,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他就说:‘那么,今夜九十七条人命,都要算是死在你手里的’,小可说:‘好的,小可人在这里’。”
  怪手翻天哈哈笑道:“回答得很好,但是你真的不怕死么?”
  武维宁苦道:“小可那有不怕死之理,只是在那种情形之下,小可自觉已难活命,故决定不供出‘解大叔’之名。”
  怪手翻天点头笑道:“很好,后来呢?”
  “后来,圣侠俞立忠吩咐那个白衣青年将小可抱入一间石屋中,小可以为要吃苦头了,哪知他竟吩咐那白衣青年给小可服食一颗保命神丹,并为小可接上肋骨,那白衣青年很不乐意,问圣侠俞立忠何必如此做,圣侠俞立忠很坚定的说:‘非如此不可,他必须接受同心盟的审判’,那青年说:‘爹是盟主,有权立刻处置这小子’……”
  “那时你才知道‘三绝毒狐左丘谷’原来竟另有其人,对方实在四海同心盟的盟主‘圣侠俞立忠’?"
  “是啊,也才知道那白衣青年是他的儿子——金衣特使俞玉龙!”
  “你一定很生气左丘老兄欺骗了你,是不是?”
  “是的,那时小可的确很生气,不过后来冷静的想了一阵后,就不再气愤了。”
  “为什么?”
  “理由有二,一是左大叔传授了小可一身武功,一向对小可爱护得无微不至,常言道:大丈夫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报答,所以左丘大叔虽然欺骗了小可,亦是情非得已之事,何况他并未强迫小可,他曾说如不愿意,可以不必答应,其次,小可觉得四海同心盟并非官府任命的,他们根本无权把褚老前辈等七十一人囚禁于地牢中,所以对于这件事,小可不但不后悔,而且自觉做了一件好事!”
  “不错!四海同心盟自诩是一个排难解纷、维护武林安宁的机构,其实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他们不但不是在排难解纷,而且是在制造纠纷,他们欺凌弱小,不准我们这些无门无派的人加入同心盟,更常常藉口捕杀我们这些人,所以我们迫得只好群起反抗,不幸的是我们的力量没有他们雄大,因此结果一一被他们捕入正心牢,今番我们重见天日,已准备与他们再周旋到底——你愿意参加我们的行列么?”
  “当然愿意!”
  “好!继续你的叙述!”
  “当时,小可明白他是同心盟主之后,因气愤‘解大叔’不该欺骗小可,故就将与‘解大叔’交往的经过说出,圣侠俞立忠听了后,认为小可受了欺骗,不知者不罪,便不想再把小可交给同心盟审判,第二天就把小可放了。”
  “然后你便赶回太平顶?”
  “是的,回到太平顶,见了左丘大叔留下的信,小可立刻收拾下山,走了五十余天才到达此地。”
  “路上没遭遇什么吗?”
  “有的,在临江县城附近碰见了一个奠明其妙的老叫化,……那天晚上,小可进入一间破庙打算过一夜,那知刚要睡着,就被一个人吵醒,睁眼一看,原来是个老叫化,他跛着一只脚,面貌丑如夜叉,进入庙中就连嚷肚子饿……”
  武维宁心知对方一再要自己把沿途的情形说出,必是在对证自己是否真心偏向他们,故一点也不敢隐瞒,老老实实的将当晚的一切说了出来。
  怪手翻天假装听得很惊奇,问道:“那老叫化一再找你麻烦,究是何意?”
  武维宁道:“当时小可也莫名其妙,第二天早上醒来,他已不在庙中,之后小可便在包袱中找到这一封信……”
  一面说,一面把老叫化写给自己的“赐尔三绝招,擒捉三绝狐”的信笺递了过去。
  怪手翻天接过读完,冷笑道:“现在你知道他是谁了吧?”
  武维宁道:“小可猜想他必是同心盟的人,只不知他是谁?”
  怪手翻天道:“他就是圣侠俞立忠。”
  武维宁吃了一惊,失声道:“啊,褚老前辈怎知他是圣侠俞立忠?”
  怪手翻天目注信笺冷笑道:“他这信上说:‘毒狐习性、余了若指掌’,试想普天之下,对左丘老兄的武功如此了解的人,除了他俞立忠之外,还会有谁呢?”
  武维宁心中惊奇不已,点点头道:“不错,那时小可尚未踏入中原,也只有他才知道小可是放走七十一个囚犯的人,但是他为什么要化装成老叫化呢?”
  怪手翻天微微一笑道:“大概是在暗中观察你的为人,因为那时你没有可疑的行动落入他的眼里,认为你会偏向同心盟,所以留给你这三绝招,希望你能替他捕获左丘老兄,嘿嘿,你认为这三招真能擒得住左丘老兄么?”
  武维宁摇头道:“小可没有这个打算,所以也没仔细去研究!”
  怪手翻天道:“告诉你,这是他借刀杀人之计!”
  武维宁佯装一惊道:“哦,怎说是借刀杀人之计?”
  怪手翻天道:“因为他指导你的这三绝招,其实毫无用处,左丘老兄绝对不会在这三招之下被你打倒,俞立忠这样做有两个目的,第一是你果能擒住左丘老兄,那时他自然很好,第二是你如失败,便会死在左丘老兄的掌下!”
  武维宁道:“但是他如欲置小可于死地,只须把小可交给同心盟审判不就行了么?”
  怪手翻天道:“不,他是个富于心机笑里藏刀的人,他从来不肯亲手杀人,他要让每个人都认为他是个心肠慈悲的侠客,老夫与他对敌十多年,他的为人老夫再清楚也没有了。”
  武维宁额手称庆道:“幸亏小可一直不曾打算照他的指示做,否则真要被他害死了。”
  怪手翻天凝目而笑道:“唔,你真未打算照他的话做么?”
  武维宁正色道:“当然,否则小可怎会把这‘三绝招’取出让褚老前辈观看?”
  怪手翻天点点头,把手上的信笺递还给他,笑问道:“之后,你有没有再遭遇什么事?”
  武维宁接过信笺,立刻将它撕成粉碎,说道:“后来走到天津府,小可一时口馋,登上一家名叫‘聚英楼’的酒馆吃饭,不想那家酒馆的座上食客竟然都是武林中人,小可正在进食之际,突然闯进一个名号叫‘双刀将顾良铭’的人,他向座中一位师叔辈报告七十一个囚犯逃出正心牢的消息,敢情座上食客大都是二帮三教九门派的人,他们听到消息后,都匆匆离开聚英楼,欲赶回本派准备应变,一刹那间,整个聚英楼上的食客走得只剩下小可和另外三人……”
  他又将偷天换日裘文通及黑白二煞看出自己就是放走七十一个囚犯的少年,跟踪自己到山神庙,欲擒下自己去同心盟领赏的经过情形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后来,小可苏醒了,竟发现那两个年轻的已死在庙中,而那个老人却不在庙中,小可猜测必是那老人杀了两个年轻的,打算独得赏银,但他不知小可那样快就醒来,故出庙去干些事,小可就趁他不在庙中的时候,偷偷溜出,此后未再遭遇什么事故,一直来到此处。”
  怪手翻天静听至此,含笑说道:“那两个年轻的叫‘黑白二煞’,那个老人叫‘偷天换日裘文通’,他们都是黑道上的二流脚色,那晚的情形,诚然如你所说,是裘文通杀了黑白二煞准备独得赏银,不过后来你醒转时,不见裘文通在庙中,并非他出庙去干什么事,而是他也被人杀死了!”
  武维宁确然不知裘文通已被老叫化杀死,闻言大为惊奇,急问道:“真的?褚老前辈怎知那裘文通是被人杀死的?”
  怪手翻天展现出一个神秘的微笑道:“因为那晚的情形,老夫全都看在眼里!”
  武维宁听了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说谎,当下又急问道:“啊啊,褚老前辈也在跟踪小可么?”
  怪手翻天点头笑道:“不错,我们七十一个囚犯逃出正心牢后,就在外面见到了左丘老兄,他有意收你为徒,再传授你更厉害的绝技,但因不知你是不是还肯跟随他,就托老夫暗中观察你的行动,所以你的一切行动,老夫全都看得清清楚楚!”
  武维宁假作困惑地道:“既然如此,褚老前辈何以还要小可把沿途的一切说出来?”
  怪手翻天笑了笑道:“是的,不过为安全起见,老夫希望你再用行动表白一下!”
  武维宁道:“小可放走褚老前辈等七十一人,同心盟的人绝不会对小可有好感,今后小可除了依靠左丘大叔之外,还有什么路好走呢?”
  怪手翻天道:“这话很对,俞立忠虽说不处罚你,但他也决不肯保护你的安全,所以你如不肯加入我们这一边,今后随时随地都会被二帮三教九门派的人杀害。”
  武维宁道:“褚老前辈说在暗中观察小可,那么那裘文通是老前辈下手除去的了?”
  怪手翻天摇头道:“不,裘文通是那老叫化——圣侠俞立忠杀死的!”
  武维宁一呆道:“哦,又是他?”
  怪手翻天笑道:“他一直希望你能替他擒住左丘老兄,所以当然不肯让裘文通破坏他的计划,不瞒你说,他现在也已到了本城呢!”
  武维宁吃惊道:“那老前辈怎敢来见小可?”
  怪手翻天轻哼一声道:“没关系,他并不在这家客栈中,而且他一定料不到我们会在此接见你,所以老夫不会被他发现的。”
  武维宁忙道:“那么,趁他现在不注意时,我们赶快离开这客栈吧?”
  怪手翻天摇头道:“不,今晚你仍在这家客栈住宿,明天你仍得赶去龙泉关的长城上会见左丘老兄!”
  武维宁发愕道:“老前辈刚才不是说左丘大叔已不在那儿了?”
  怪手翻天突然声音一低,笑道:“不错,你明天将在长城会见的左丘老兄,并非真正的三绝毒狐左丘谷!”
  武维宁更为惊愕,问道:“老前辈安排一个假的左丘大叔与小可相见有何用意?”
  怪手翻天低声道:“老夫刚才已说过,你若有诚意加入我们这一方,还得用行动表白一下,明天你见到那个假三绝毒狐左丘谷时,就照俞立忠的意思向他动手,那假三绝毒狐也准备将计就计被你打倒,嘿嘿,你猜那样一来,会有什么结果吗?”
  武维宁心中暗惊问道:“会有什么结果?”
  怪手翻天道:“俞立忠看见你擒住了三绝毒狐,必会现身与你相见,那时你就向假三绝毒狐逼问你祖母的下落,那假三绝毒狐起初当然不肯说,你就以杀死他为威胁,于是假三绝毒狐便会说出藏匿你祖母的地点,然后你便要求俞立忠帮你去救出你祖母,俞立忠一定不会拒绝,于是你们两人便押着假三绝毒狐到了那地点,在那里,我们设有一个陷阱等着他,你明白老夫的意思么?”
  武维宁立刻想到这是一个很难处理的局面,因为自己若依计行事,圣侠俞立忠必然难逃毒手,这是万万不可的事,但若不依计行事,奶奶也必然会被他们杀害,这也是万万不可的事,故听了对方的计策后,顿时忧急如焚,一时竟答不上话来。
  怪手翻天斜视着他冷笑道:“怎么样?你不肯做这件事么?”
  武维宁面呈难色道:“那……那圣侠俞立忠曾饶我一次死罪,后来又救我一次性命,我……我怎好反去陷害他?”
  怪手翻天面容一沉道:“假如你不愿干,就表示你无意加入我们这一方,这样的话……”
  武维宁胆战心惊道:“怎么样?”
  怪手翻天冷冷道:“你想和你祖母相见,只怕就非常困难了!”
  武维宁佯装为难的踱步搓手了好一会,才点头轻叹一声道:“好吧,小可答应您就是,但小可也有一个要求!”
  怪手翻天立刻换上一副亲切的笑容,说道:“你说说看,老夫能力所及,定不使你失望!”
  武维宁道:“当小可把圣侠俞立忠诱到那地点之时,小可就在那地点见到家祖母。”
  怪手翻天沉吟有顷,叮咛道:“记住,一切要表现得很自然,见到那假的‘三绝毒狐左丘谷’时,你要把他当作真的,下手不必留情,这样才能使俞立忠上钩,知道么?”
  武维宁点头道:“老前辈请放心,小可理会得!”
  怪手翻天一笑道:“好,老夫走了,咱们数日后再见!”
  语毕,开门而出,瞬即不见!
  武维宁走去闩好房门,胸中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面上登时起了强烈的抽搐,双手握拳抓爪,紧紧抵住门板,像似恨不得把整个世界击碎,竟把宽厚的门板压迫得“劈拍”作响,起了裂纹!
  他想不到人心竟是如此的险恶,如此的卑鄙,自己本是个与人无争的少年,可是三绝毒狐左丘谷偏偏找上了自己,以可耻的手段利用自己去帮助七十一个无恶不作的武林魔头逃出正心牢,使得正心牢中的九十七人为此丧生,使得整个武林因此陷入风号雪舞人心惶惶的境地中,可是他仍然不满足,如今又要利用自己去杀害一位维护武林安宁的同心盟主,三绝毒狐有什么理由要这样对待自己呢?
  自己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么?
  没有!
  他这样利用自己,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玩偶和一件达成其危害武林的工具而已!
  武维宁又一次感受到无比的悲伤和愤怒,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忍受下来,并且必须遵照对方的意思去做,否则他那可怜的奶奶就要遭受到他们的伤害了。
  他痛苦的咬牙切齿着,整个身心都像在受着煎熬,浑身为之发抖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七章 长城会
上一篇:
第五章 惊讯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