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最后决斗
2021-02-15 19:06:5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无名魔突然率领群魔抵达吕梁山尚未峻工的总坛中。
  随行的群魔中,有冒充三脚麒麟的“伸手将军慕容松”和冒充恨天翁的“北海渔翁盖天雄”二特使。
  无名魔一到,立刻召见在总坛督工的黑手魔沈丕达问道:“工程进展如何?”
  黑手魔沈丕达恭声答道:“较预期为快,已有一半完全装饰好了。”
  无名魔道:“有没有发生事故?”
  黑手魔又答道:“没有,一切均极顺利。”
  无名魔道:“长脚僵尸和恶张飞回来了没有?”
  黑手魔道:“没有,他们二位未跟随着帮主么?”
  无名魔道:“是的,我派他们去寿阳神风镖局伪装领取那三千斤黄金,引诱同心盟的人跟踪。”
  黑手魔道:“那么,他们二位可能发现有敌人跟踪,因此不敢立刻回来。”
  无名魔点了点头,又问道:“眼下在此做工的土木匠共有多少人?”
  黑手魔答道:“二十个,是第三批的二十个!”
  无名魔道:“第一、二批的四十个呢?”
  黑手魔道:“属下已遵帮主之嘱,将他们秘密除去。”
  无名魔道:“好,等下你再动手将眼下的二十个土木匠除去!”
  黑手魔一呆道:“可是,还没全部装修完成呀!”
  无名魔冷冷道:“剩下的,由我们自己来完成!”
  黑手魔一哦,问道:“帮主可是决定提早使用这座总坛?”
  无名魔点头道:“不错,最近同心盟侦骑四出,在寻找我们的踪迹,我们不能再在外面走动了。”
  黑手魔未再发问,躬身答道:“好的,他们此刻都已入睡,正是下手的时候!”
  语毕,转身进入地下。
  原来,他们兴建的这座总坛,是建在吕梁山的一座绝峰腹中,入口在一片大岩石之后,地势异常隐僻,由峰脚下往上望,是看不到一点痕迹的!而整个山腹中的建筑,形若一座巨堡,里面有许多房间和甬道,当然更有许多杀人的机关!
  黑手魔当先进入山腹中,点燃了一盏油灯,然后领着无名魔等一行人走入一间大客厅,低声道:“帮主等请在此歇歇,待属下去办事。”
  无名魔道:“要不要帮手?”
  黑手魔摇头道:“不要,人多了反而碍事。”
  他施礼退出大厅,抽出一柄短刀,提轻脚步,往一间房间走去。
  两个月来,他督导二十个土木匠工作的方法是把他们分成十组,每两个人负责装修一间房间,白天在房中工作,晚上就在那房中睡觉,从不让他们二十人睡在一起,所以他此刻要杀害二十个土木匠,可说是轻而易举之事。
  每间房间,都点有一盏油灯,而且由于是在山腹中,为了使空气流通,土木匠们夜间睡觉时,都未把房门关上。
  他走入一个房间,看见房中的两个土木匠正光着上身躺在地上大发鼾声,脸上不由升起一抹诡笑,暗在心中说道:“诸位,你们在此地做了两个月的工,每人也都领了六十两银子的工资,可是,抱歉得很,你们没有机会花掉身上的银子了!”
  他悄悄的在其中一个土木匠身边蹲下,伸出左手用力蒙住那土木匠的嘴,右手的短刀一沉,“噗”的一声,刺入那土木匠的心窝中!
  那土木匠嘴被蒙住的一瞬之间,心窝便挨了致命的一刀,因此实际上是尚未惊醒之际,就已死了。
  黑手魔等到他的手脚停止颤动时,才缩回左手,抽出短刀,再去杀另一个土木匠……
  他做得十分干净快捷,一连杀死了八个土木匠,都没弄出一点声响。
  但是,进入第五个房间,动手要杀第九个土木匠时,却发生了意外!
  第九名土木匠,姓白名三义,也即是武维宁!
  他本来也在睡眠中,但黑手魔一踏入房中,他就惊醒过来了。
  他发现入房的是黑手魔时,赶紧又闭上了眼睛,装出酣睡之状,他以为黑手魔是在做例行巡视,但当觉察出黑手魔在自己手边蹲下时,他心跳起来了,他虽然料不到对方要在今夜动手杀死所有的土木匠,却觉对方悄悄蹲到自己身边,决不会是好事情,因此连忙暗暗运功戒备。
  黑手魔毫未觉得眼前这个“白三义”有何与众不同,他仍像对付已除去的八个土木匠一样,左手用力蒙住武维宁的嘴,右手短刀猛沉,往他心窝刺落!
  武维宁行动却比他更快,一发觉对方的手掌按上自己的嘴,立时挥掌劈出!
  “蓬”的一声,正中黑手魔的胸口,登时打得黑手魔往后摔出,后脑撞上一堵铁壁,刹那间便昏死过去了。
  与他同房的杨二闻声惊醒,睁目一看,发现黑手魔口角溢血,倒在墙壁下,不由大吃一惊,武维宁怕他叫起来,疾忙伸手蒙住他的嘴,低声道:“别作声!你一开声叫嚷,咱们就没命了!”
  杨二完全弄不懂是怎么一回事,因之满脸流露震骇恐怖之色。
  武维宁仍紧紧掩住他的嘴,又低声道:“你听我说,这姓沈的雇主是杀人越货的大强盗,他雇咱们来建造这个地下室,却不让咱们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显然不怀好意,刚才他悄悄入房,拿刀子要杀死你我两人,还好被我发觉……”
  他花了一番口舌,看见杨二已听明白,才松开他的嘴,又道:“你先在此等着,我出去看看能不能逃出去。”
  杨二吓得浑身簌簌发抖,拉住他低声道:“不,咱们一起出去!”
  武维宁思忖有顷,点头道:“也罢,你跟在我身后,脚步要放轻,千万不能弄出一点声音,懂么?”
  杨二连连点头,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武维宁提轻脚步走到房门边,探头向外窥视,见甬道上阒无一人,才跨了出去,一步一步住出口方向走来。
  杨二紧随后面跟着,两人走过四间房间的门口,看见八个土木匠卧在血泊中,杨二更是惊得面色惨白,双脚发软,武维宁感觉他全身抖得很剧烈,怕他弄出声音,便住足低声道:“前面便是大厅,可能有许多强盗在那里,我先过去看看,你暂时到房里去躲一躲吧?”
  杨二吃着道:“咱们要是逃不出去,那……那可如何是好?”
  武维宁安慰道:“别怕,老汉懂得几手武功,可以跟他们拼一拼!”
  说罢,把杨二推回甬道上的第一间房里去。
  然后,他顺手拿起房中一支铁棒,转出甬道,又向大厅走来。
  来到靠近大厅之处,已听到大厅中有许多人在讲话,他凝神听了片刻,听出其中有无名魔、三绝毒狐、玉面花尸、毒娘子等人的声音,心中大为惊骇。
  他想不到无名魔等人会在总坛尚未竣工时就来了,怪不得黑手魔要提前杀人,敢情无名魔已决定提前使用这座总坛……现在,自己将如何逃脱呢?
  出口在大厅的前面,另一条退路尚未打通,任何人要想逃出去,就非经过大厅不可,而此刻大厅中却坐着五、六十个复仇帮的魔头!
  此外,假如冒充三脚麒麟和恨天翁的伸手将军和北海渔翁也在其中的话,他们已向无名魔报告杀死了“武维宁”,今夜自己若被擒住,岂不连累了他们两位特使?
  他正想得忧心如焚之际,忽听大厅中的无名魔说道:“不知沈丕达办好了没有,哪位进去看看如何?”
  旋听一人道:“待属下进去看看!”
  话落,便有个脚步声往甬道响来。
  武维宁闻听一惊,连忙转身飞奔,跑回杨二躲藏的第一间房中,向杨二低声急道:“快躺下,有人进来了!”
  杨二大惊道:“谁进来了?”
  武维宁道:“不知道,你快在胸口上抹些血,躺下装死!”
  杨二依言抹了一把血涂在胸上,急急躺下,伪装死亡之状。
  武维宁则一跃飞上房门上方,施展壁虎功,身子紧贴在铁壁上。
  他打算在可能的情形下擒住来人,利用来人为人质,逼迫无名魔让自己逃生。
  俄顷,来人脚步声近了!
  接着,一条人影停在房门口!
  来人站在房门口,似在打量房中的三具尸体,当他看见杨二在簌簌发抖时,口中发出一声轻咦,立时举步走入房中。
  杨二知道自己的发抖已被来人瞧出,心中害怕极了,不敢再装死,爬起来跪下,向来人连连磕头哀求道:“好汉饶命!小的不能死!小的家中还有……”
  武维宁乘机飞扑而下,手中铁棒直向对方背下命门穴点去!
  他出手虽快,但还是没逃过对方的一对耳朵,但见来人身躯猛转,右手顺势格出居然拍开了他点到的铁棒!
  而就在这一瞬间,武维宁已瞧清来人的面貌,心中大喜,传音急道:“是盖特使么?”
  原来,来人正是冒充恨天翁余三中的北海渔翁盖天雄!
  北海渔翁正想一掌拍出,一听传音立时撤掌,目露惊疑传音问道:“阁下何人?”
  他还不知道武维宁和俞冰媛奉盟主之命在探索复仇帮的总坛,更不知眼前这个老土木匠就是武维宁化装的,因此心中甚是惊疑。
  武维宁忙又传音道:“小可是武维宁!”
  北海渔翁十分惑奇,传音问道:“你是武维宁,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武维宁传音道:“此事容后奉告,现在先解脱困境要紧——盖特使可有办法带小可逃出去?”
  北海渔翁亦知情况危急,但却想不出帮助他脱逃之策,不由皱起眉头道:“这地下室有没有别的出口?”
  武维宁道:“有的,但还没打通。”
  北海渔翁走去房门边向外望了望,又问道:“那黑手魔沈丕达可是被你收拾了?”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他正倒在第五间房中。”
  北海渔翁道:“眼下无名魔等人都在大厅上,要硬闯出去只怕不可能……”
  武维宁道:“能不能骗他们离开这里?”
  北海渔翁灵机一动,忙道:“对!只有骗他们离开大厅一策,现在你们两人再躺下装死,老夫到第五间房中去大声呼叫,无名魔等人听到呼叫,一定会赶去五号房,你们等他们全通过后,再逃出去!”
  武维宁点头称善,当即由地上抹了一把鲜血涂在心口上,向杨二低声道:“杨二,这人是老汉的朋友,他要帮助咱们逃命,现在再躺下装死,这次你不能再发抖,否则死定了!”
  杨二连声应是,又躺了下去,但是由于惊惧过度,手脚仍不由自主的抖个不停。
  武维宁见他无法镇静,只得出手点了他的麻、哑二穴,自己才接着躺倒伪装死亡。
  北海渔翁于是闪身出房,奔到第五间房中,看过奄奄一息的黑手魔沈丕达之后,便转到房门口,大叫道:“不好了!帮主快来啊!”
  正在大厅上的无名魔等五、六十人一听“恨天翁余三甲”的呼叫,情知有变,立时一齐惊跳起来,乱哄哄的往甬道中奔进去。
  三绝毒狐左丘谷大喝道:“不要都进去,留几个守住大厅!”
  冒充三脚麒麟胡化龙的伸手将军慕容松立刻接口道:“好,在下负责守住这大厅!”
  他脑筋灵敏异常,知道甬道中不论发生何种变故,都是对复仇帮有害而对同心盟有利之事,所以决定留在厅上伺机行事。
  转眼间,无名魔等五十多人都奔入甬道中去了。
  大厅上,只剩下他和毒娘子墨明珠两人。
  伸手将军趋近甬道口张望,口里说道:“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毒娘子墨明珠道:“可能是有敌人侵入。”
  伸手将军道:“这座总坛是在极秘密的情形下建造的,怎会有敌人侵入呢?”
  毒娘子道:“也许有同心盟的人冒充土木匠混进来!”
  伸手将军摇头道:“老夫不相信会有这种事。”
  毒娘子笑了笑道:“不然,胡老认为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伸手将军道:“可能土木匠当中有某个人练有武功,沈丕达在动手时被他发觉……”
  毒娘子笑道:“因而沈丕达反被他打死了?”
  伸手将军点头道:“可能是如此。”
  他说到此处,已瞥见甬道中有个老土木匠手揽一人疾奔过来,心头一动,乃发出传音入密问道:“来者何人?”
  武维宁一看挡在甬道口的是“三脚麒麟胡化龙”,心中大喜,连忙传音答道:“慕容特使,小可是武维宁。”
  伸手将军大感意外,但他很快就知道自己应该采取何种手段,当即掉头向毒娘子低声道:“快过来,有人逃出来了!”
  毒娘子身形一闪而至,一边探头往甬道中张望,一边问道:“是谁?”
  她开口发问时,其实已看到甬道中有个老土木匠揽抱着一个中年人奔过来,但也就在这一瞬间,她腰间龙门穴被伸手将军一指点中!
  这当然使她大吃一惊,可是她才要张口叫嚷之际,伸手将军又一掌劈出,正中她的头额,只打得她脑门破裂,脑浆鲜血一齐往外飞溅,叫都没叫一声,就倒地气绝了!
  她倒下之时,武维宁正好揽着杨二由她身上跃过,跳入大厅中。
  伸手将军传音急问道:“还有谁没逃出来?”
  武维宁传音答道:“没有,只小可一人!”
  伸手将军又问道:“黑手魔被你杀了?”
  武维宁道:“是的……慕容特使杀了这毒娘子,已不能再在此存身,咱们一起逃吧!”
  伸手将军道:“不,老叫化自有办法交代过去,你快去吧!”
  武维宁道:“外面有无人把守?”
  伸手将军道:“好像没有。”
  武维宁不敢多停留,立时揽着杨二朝大厅外奔去。
  伸手将军忖度他已奔出山腹外面,才假装惊慌失措的大叫道:“啊呀!劳兄,你这是干什么?帮主快来!劳剑昌杀了墨明珠啦!”
  正在甬道中搜索敌人的群魔闻言大惊,纷纷奔回大厅,他们一见毒娘子惨死在厅上,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无名魔紧跟群魔之后奔回大厅,她俯身仔细察看毒娘子致命的伤处,然后缓缓抬头,凝注“三脚麒麟胡化龙”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伸手将军神情悲戚地道:“属下和她守在这甬道口时,忽然看见劳兄手揽一人由甬道中跑了出来……”
  无名魔打岔道:“你看清楚他当真是‘笑中刀劳剑昌’么?”
  伸手将军点头肯定地答道:“没错!”
  无名魔皱起眉头道:“自从那夜离开秘谷之后,劳老和南宫老即失去联络,他们两位极可能已落入同心盟之手,我想你刚才见到的那个,决不是真的!”
  伸手将军佯作惊愕道:“莫非是同心盟的人冒充的?”
  无名魔点头道:“一定是的!”
  伸手将军道:“可是,同心盟怎又知道本帮这座新建总坛呢?”
  无名魔道:“这是不解之一,另一不解之点是:劳老既然来到此处,刚才沈丕达何以不向我报告?”
  伸手将军道:“这一点可以问沈丕达!”
  无名魔道:“他已经死了!”
  伸手将军一惊道:“啊!那一定是被那假劳剑昌所杀,那家伙听说咱们来到总坛,自知无法再冒充下去,因此杀害了沈丕达。”
  三绝毒狐接口冷笑道:“他杀死沈丕达目的何在呢?”
  独目狂龚光庭道:“目的在便于逃走!”
  三绝毒狐一噢,转望他问道:“怎么说?”
  “他知道咱们发现沈丕达被杀后,必会进去察看,这样他便可以乘机冲逃出去。”
  三绝毒狐道:“那么,他救走的那人是谁?”
  独目狂转对伸手将军道:“这要问胡兄了,刚才的事,只有胡兄一人看见。”
  伸手将军道:“被他救走的那人是个中年汉子,好像是个土木匠。”
  三绝毒狐道:“他为什么要救一个无足轻重的土木匠呢?”
  伸手将军摇摇头,表示不明白。
  无名魔道:“这一点不难推想,他救走那中年土木匠的原因是想知道咱们这座总坛的建造情形!”
  独目狂龚光庭道:“若是如此,这座总坛又不能使用了?”
  无名魔断然道:“不,我决定利用这个据点和同心盟一决胜负!”
  三绝毒狐道:“但这里面的各处机关尚未完成,退路也尚未打通,只怕不容易克敌制胜吧?”
  无名魔道:“俞老贼获知咱们在此后,他最快也要半个月后才能赶到此处,而这儿的一切,再布置十天即可完成。”
  三绝毒狐似乎仍觉不妥,却没再开口。
  无名魔接着转望伸手将军道:“胡老请将墨、沈两位带出掩埋,其余诸人立刻开始动手——照我昨天指示的方法做!”
  冒充“恨天翁余天甲”的北海渔翁问道:“那十个土木匠如何处置?”
  无名魔道:“杀了!”
  北海渔翁道:“属下认为不必急着杀死他们,这儿的一切,能否在十天之内完成,尚在未知之数,故以暂时不杀死他们,命令他们继续工作为佳。”
  无名魔道:“你敢保证那十个土木匠中无同心盟的人?”
  北海渔翁道:“这一点很容易查出,只要仔细检查他们有无易容便可。”
  无名魔心情似甚恼躁,挥挥手道:“好吧,余老负责去查!”
  北海渔翁躬身应是,随即进入甬道而去。
  伸手将军亦跟着进入甬道,回头不见有人注意,乃赶上一步,与北海渔翁并肩而行,传音问道:“盖兄可知那老土木匠是武维宁化装的?”
  北海渔翁传音答道:“知道,老夫跟他讲了几句话。”
  伸手将军又问道:“他有没有说是怎么混进来的?”
  北海渔翁道:“没有,他没有时间详述……”
  伸手将军道:“他既在此出现,说不定盟主等人已来了。”
  北海渔翁道:“但愿如此,他们若能在一两天之内赶到,才有攻破这座总坛之望。”
  两人传音交谈至此,已走到第五间外,伸手将军入房抱出黑手魔沈丕达的尸体,便返回大厅。
  他回到大厅上,再揽起毒娘子墨明珠的尸体,随即出厅而来。
  再经过一条十几丈长的甬道,来到山腹出口,这时已是破晓光景,山中一片黑暗,他一手揽着一具尸体,寻径下峰,在峰脚下找到一块空地,放下了两具尸体,拔出长剑,挖掘了起来。
  他才挖了二三剑,就突然停手,直起腰杆,摆头四下打量着,面呈疑惑道:“奇怪,是人还是蛇?”
  因为,他听到四周响起一片轻微的“沙沙”之声,像是有许多夜行人由四面八方掩至,又像是有一群蛇游行了过来。
  是人还是蛇呢?
  是人!
  就在他自语方毕之际,蓦地里,四下人影幢幢出现,由树林中走出了十多个人!
  那是圣侠俞立忠、流浪天使卢仪南、俞冰媛、武维宁及第一号金衣特使万人敌尉迟宏、第二号金衣特使神驼子缑通、第三号金衣特使清溪老人徐介然、第六号金衣特使牧野奇客温之晏、第八号金衣特使铁杖翁莫贤平、第九号金衣特使黑公公宇文鼎、第十号金衣特使黑婆婆鱼知春、第十一号金衣特使飞龙爪韦威良、第十四号金衣特使一斗仙李泽、第十七号金衣特使火药王聂雨义!
  伸手将军睁大了眼睛,又惊又喜道:“你们……你们都来了!”
  圣侠俞立忠含笑轻声道:“慕容特使很感意外吧?”
  伸手将军兴奋地道:“是呀!真想不到你们来得如此之快——还有这位……”
  他转望流浪天使卢仪南,满面惊奇道:“可是流浪天使卢仪南卢老大哥?”
  流浪天使卢仪南点头笑道:“二十年不见,不想你老叫化一眼就认出了老朽。”
  圣侠俞立忠接口笑道:“卢兄是小女在清源遇上的,他和小女回到同心盟,得知我们十一人的行踪,才赶来与我们会合。”
  说到此,举手一指峰上问道:“现在情形怎样?”
  伸手将军道:“无名魔正在指挥群魔装设机关,她认为盟主会在半月后来到此处,故打算在十天之内赶建完成,准备以此为据点,与同心盟一拼。”
  俞立忠微微一笑道:“要是她知道我们已来到此地,不知将作何感想?”
  伸手将军问道:“盟主决定现在动手?”
  俞立忠点头道:“是的,你快去把盖特使喊出来!”
  伸手将军喜道:“好,据说这座总坛的退路尚未打通,如今咱们只须堵住入口,就可将他们一网打尽!”
  说罢,纳剑入鞘,做势便要飞纵上峰。
  火药王聂雨义道:“等一下,老叫化!”
  伸手将军刹住身子问道:“聂兄要老叫化带几颗‘霹雳弹’进去么?”
  火药王聂雨义笑道:“不是霹雳弹,是这东西……”
  一面说,一面掏出八颗圆形的东西,交到伸手将军的手里。
  伸手将军愕然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火药王聂雨义道:“是老夫新发明的东西,取名‘辣弹’,是辣椒、胡椒混合火药制成的,用力往地上一扔即能爆炸,对付藏匿在山洞或地下的鼠辈最为有效,等下你和盖兄退出时,就将这些‘辣弹’打出,必有一场好戏可看!”
  伸手将军笑道:“嘿,你老兄的花样真多,真不愧是当今无二的火药王啊!”
  火药王聂雨义笑道:“不用你夸奖,快去吧!”
  伸手将军把八颗辣弹收入怀中,立即一腾身子,往峰上纵登上去。
  圣侠俞立忠随即指挥众人分三路攀登上峰,各施绝顶轻功提纵术,悄无声息的往敌人总坛的入口处潜行过来。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四十八章 天使老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