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十二章 为取信服毒
2021-02-15 18:04:5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少女长得十分秀丽,柳眉,杏目,樱唇,体态婀娜,皮肤白如凝脂,身穿红罗襦,气质温和中带着几分天真,娉婷玉立的宛如一朵花。
  武维宁从未见过这样娇美的少女,乍见之下,不禁有些脸红心跳,手足无措。
  盟主夫人微笑道:“这是小女俞冰媛,她可以不必离开吧?”
  武维宁肃容拱手道:“当然,当然。”
  盟主夫人一指韦特使又道:“这一位是本盟第十位金衣特使‘飞龙爪韦威良’,他要不要出去?”
  武维宁对同心盟的金衣特使自然放心得下,便道:“不,韦特使也可以留下。”
  盟主夫人笑道:“韦特使请把房门关上,你可以开始说了!”
  武维宁等“飞龙爪韦威良”关上房门后,才说道:“事情最好从头说起,关于小可无知受三绝毒狐利用放走正心牢七十一魔的经过,盟主夫人大概已听俞特使说过了吧?”
  盟主夫人颔首道:“不错,听说你发誓要把三绝毒狐等七十二人擒回正心牢,是么?”
  武维宁惭愧的点了点头道:“是的,也许小可无力完成,但是小可已向俞盟主说过,如不幸失败,那是死,而不是半途而废。”
  盟主夫人笑道:“老身预祝你成功,现在你快说明来意吧!”
  武维宁道:“小可蒙俞盟主宽恕之后,本待立刻开始行动,可是回到家里时,却发现家祖母已被三绝毒狐带走了……”
  盟主夫人轻“哦”一声道:“他带走你奶奶干么?”
  武维宁恨声道:“他留下一信,说是怕我奶奶被同心盟的人杀害,故将她带往某地予以保护,其实他的真正目的是要控制小可,继续受他指挥利用!”
  盟主夫人道:“这一来你就缚手缚脚了?”
  武维宁道:“正是,他要小可赶去龙泉关和我奶奶相见,哪知小可到了阜平时,怪手翻天褚锡麒突然现身与小可见面……”
  当下,便将三绝毒狐设计欲捕圣侠俞立忠的阴谋说出,很详细的把真三绝毒狐“冒充”为假三绝毒狐被自己“擒获”的经过描述了出来,然后“假三绝毒狐”如何答应带自己去洪涛山见奶奶,自己如何将他的阴谋悄悄告诉俞盟主,途经五台山时,俞盟主如何请求百忍禅师协助,不料“假三绝毒狐”所说的洪涛山竟是假的,真正的下手地点就在五台山中的一幢废宅,俞盟主虽然发觉,可惜寡不敌众,终被半疯书生申屠骁、独日狂龚光庭、玉面花尸冷宝山、病郎中司徒星、狼心黑龙南宫梦、麻衣鬼师闻天笙的“六合奇阵”所擒……
  盟主夫人一听丈夫被擒,不禁面色遽变,陡地站起问道:“这么说,我丈夫现在是落在他们手里了?”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不过夫人请放心,盟主现时尚无生命危险。”
  飞龙爪韦威良对武维宁所说的一切半信半疑,这时冷“哼”一声道:“盟主武功绝世,他以一敌六虽不能胜,但要全身而退似非难事,怎会被他们擒住?”
  武维宁道:“他们研究了一门极厉害的‘六合奇阵’,俞盟主以是不敌被擒。”
  飞龙爪韦威良目如电炙的逼视着他,又问道:“何谓‘六合奇阵’?”
  武维宁道:“小可亦不甚了解,仅知那阵式是合六人之力出于一人之手,故发出的掌力使人无法抵挡,俞盟主只勉强避过了两次攻击,第三次就避不开,好像他曾出手硬接,结果被震倒地上,受伤吐血。”
  盟主夫人母女又惊又急,齐声问道:“伤势重不重?”
  武维宁道:“不轻,但无生命之虑。”
  盟主夫人接着又问道:“如今人在何处?”
  武维宁道:“在靠近阜平的山上秘洞中。”
  盟主夫人立刻转对飞龙爪韦威良说道:“韦特使,咱们马上出发救人,你去告诉无尘上人,请他下令每派派出一人,加上你们八位金衣特使在内,快!”
  武维宁忙道:“夫人若是这样明张旗鼓,只怕救不了俞盟主!”
  盟主夫人凜然道:“怎么说?”
  武维宁道:“大队人马一到那地方,必会被三绝毒狐等人发觉,那时对方只要把刀架在俞盟主的颈上,试问夫人如何动手救人?”
  盟主夫人似觉有理,不由点首沉吟道:“嗯,依你说,该怎么救才好?”
  武维宁道:“此番小可前来同心盟,是三绝毒狐命小可来的,他要小可诱俞特使去,因为俞盟主曾给三绝毒狐服下一颗散功毒药,目前三绝毒狐功力全失,而俞盟主在给他服下散功毒药后,已将解药扔掉,所以三绝毒狐要小可诱捕俞特使的目的,主要在获得解药或造解药之法,假如我们能将计就计行事,或许较有希望救出俞盟主。”
  盟主夫人问道:“如何将计就计?”
  武维宁道:“现时俞特使既然不在同心盟,只好请夫人单独跟小可去,到了那地方夫人可以假装屈服,把制造解药之法告诉三绝毒狐——”
  盟主夫人打岔道:“那不成,老身根本不知解药的药方,如何告诉他?”
  武维宁微笑道:“夫人即使知道那解药的药方,也不必当真说出!”
  盟主夫人道:“你要老身胡乱开个药方给他?”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而且那药方中最好要有一二味药十分难找!”
  盟主夫人道:“那又怎样?”
  武维宁道:“于是在三绝毒狐托人搜购药物期间,小可便可觅机放出盟主和夫人。”
  盟主夫人沉忖有顷,点了点头道:“这主意不坏,老身还可以派遣同心盟的人埋伏在山下接应,对不对?”
  武维宁摇头道:“不,除了夫人之外,千万不要再派人去!”
  盟主夫人注目问道:“你怕被他们发觉?”
  武维宁点头道:“那是一定会被发觉的,说不定同心盟的人一下山,他们就会知道了。”
  盟主夫人又想了片刻,问道:“你说除了三绝毒狐一人之外,还有几个魔头在那里?”
  武维宁道:“还有独目狂龚光庭、玉面花尸冷宝山、半疯书生申屠骁、病郎中司徒星、狼心黑龙南宫梦、麻衣鬼闻天笙、笑中刀劳剑昌七人。”
  盟主夫人道:“这就是了,他们有七个人,愚夫妇两人如何能敌?”
  武维宁道:“盟主和夫人逃出秘洞后,只要不落入他们的‘六合奇阵’中,要逃下山应该不难吧?”
  盟主夫人轻“嗯”一声,转望飞龙爪韦威良问道:“韦特使,你看如何?”
  飞龙爪韦威良冷冷一笑道:“计策固妙,只是夫人不能这样轻易信任此子!”
  盟主夫人回望武维宁道:“韦特使说得对,老身要如何信任你呢?”
  武维宁苦笑道:“这一点,小可在来此途中已考虑过了,假如夫人不敢信任小可,唯一的方法就是夫人也让小可吃一颗不会立刻发作的毒药,等盟主和夫人脱危之后,再设法送解药给小可解毒!”
  盟主夫人道:“这倒是个办法,可惜老身没有那种毒药。”
  飞龙爪韦威良道:“五通教的苗代表有,属下去讨一颗来!”
  说罢,开门而去。
  盟主夫人沉默了一会,抬目凝望武维宁问道:“你说令祖母尚在三绝毒狐的手中,那么你放走愚夫妇后,如何救她脱危?”
  武维宁苦笑道:“小可尚未想到如何救家祖母,小可只希望放出盟主和夫人时,不要被三绝毒狐看出来,那样家祖母和小可就暂时不会有危险了。”
  盟主夫人道:“如果情况许可,老身就顺便将令祖母救出,你看如何?”
  武维宁道:“那当然很好,不过那种机会恐怕不多……”
  一直默立在盟主夫人身后的俞冰媛,这时忽然开口道:“娘,您真的要去么?”
  盟主夫人道:“不去怎行?”
  俞冰媛道:“女儿可以替娘去!”
  盟主夫人摇首道:“不行,这件事不是你的能力所能胜任的!”
  俞冰媛道:“那么女儿跟娘一道去!”
  盟主夫人苦笑道:“这倒是三绝毒狐求之不得之事,万一救你爹不成,咱们一家人就全是三绝毒狐的客人了!”
  俞冰媛蹙眉道:“可是,女儿怎能放心让娘一个人去涉险?”
  盟主夫人道:“你放心,这些年来,为娘虽不常外出,但自信还不差到那里去。”
  说话间,飞龙爪韦威良和代盟主无尘上人已开门走了进来。
  盟主夫人起身道:“上人请坐!”
  无尘上人合十道:“阿弥陀佛,关于俞盟主蒙难之事,老衲已听韦特使说了,盟主夫人当真决定同这位小施主去么?”
  盟主夫人答道:“是的,上人可有什么指示?”
  无尘上人道:“不敢,只是刚才有许多代表纷纷请求老衲拿下这位小施主治罪。”
  盟主夫人讶然道:“治什么罪?”
  无尘上人道:“帮助七十一魔脱逃之罪。”
  盟主夫人道:“玉龙返回同心盟那天,不是已宣布了拙夫之意?”
  无尘上人道:“是的,可是他们认为俞盟主无权宽恕这位小施主……”
  盟主夫人冷笑道:“不错,那么上人就把他带去治罪便了!”
  无尘上人忙道:“如今解救俞盟主要紧,当然不能留下这位小施主,夫人请放心,老衲会向他们解释的。”
  盟主夫人冷“哼”一声,转对飞龙爪韦威良问道:“毒药讨来了没有?”
  飞龙爪韦威良取出一颗黑色药丸道:“讨来了,这颗毒药服下后,武功仍在,但一个月内如不服下苗代表的独门解药,必死无疑!”
  盟主夫人接过毒药,回望武维宁笑道:“孩子,这主意是你自己出的,一个月之内,你必须设法赶来同心盟向苗代表讨取解药,当然,你如认为毒发身死比被处斩好,不来也可以!”
  武维宁道:“小可会来的,死在同心盟,可使小可死而心安!”
  盟主夫人把毒药递给他,说道:“好,你服下,老身回房略作打点,立刻跟你下山!”
  武维宁接过毒药,毫不迟疑的吞食下去,盟主夫人随与女儿俞冰媛走出密室,回房打点去了。
  密室中,无尘上人,飞龙爪韦威良和武维宁相对沉默了片刻,无尘上人才向韦威良说道:“韦特使,你看此事应否立刻派人赶去洪涛山请俞特使他们回来?”
  飞龙爪韦威良颔首道:“当然,不过根据此子所言,俞特使等人返回同心盟后,似不宜前往接应,但俞特使若知其父蒙难,岂有呆在同心盟等侯之理?”
  无尘上人道:“是啊,这该如何是好?”
  武维宁插口道:“上人可以向俞特使解释,假如十天之内盟主夫妇尚未返回同心盟,即表示事情有了差错,那时俞特使便可率人赶去搭救。”
  飞龙爪韦威良道:“那秘洞究竟在何处?”
  武维宁便将三绝毒狐画出的另一张地图递给他看,飞龙爪韦威良仔细看了一遍,把秘洞地点默记在心,才将地图还给武维宁,道:“十天之后,老夫和俞特使赶去时,假如三绝毒狐等人已不在秘洞中,那却怎么办?”
  武维宁道:“对于小可这一番打算,韦特使怀疑不怀疑?”
  飞龙爪韦威良微微一笑道:“你已服下毒药,老夫还怀疑你什么?”
  武维宁道:“那好,假如小可不能在十天之内将盟主夫妇救出,而韦特使等人赶去时又不见我们在秘洞中,那就表示三绝毒狐已带着盟主夫妇移往别处,届时小可会在秘洞中留字说明去处,这样韦特使等就可追踪找到我们了。”
  飞龙爪韦威良道:“要是连你也不知三绝毒狐将把盟主夫妇掳往何处,你如何留字说明去处呢?”
  武维宁道:“那么小可就沿途留下一个箭形记号,韦特使可照箭形记号所指方向追踪。”
  飞龙爪韦威良探手入怀掏出一只装有东西的小布袋,笑道:“留记号不如使用这东西方便,你把这东西带去吧。”
  武维宁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飞龙爪韦威良道:“这是俞盟主创制的一种小药丸,只能闻不能吃,名之谓‘十里香’,专用来供人追踪之物,比如说同心盟中某一人奉派赴某地办事,忽然在途中遭遇强敌而被掳,他便可偷偷把‘十里香’一粒一粒丢在地上,这样同心盟发现他失踪时,便可根据‘十里香’而找到他了。”
  武维宁接过那一小袋十里香闻了闻,觉得香味并不浓厚,因问道:“这东西真能‘香闻十里’么?”
  飞龙爪韦威良笑道:“对于一只训练有素的狗来说,它的确是的!”
  武维宁恍然一哦道:“原来是利用狗追踪的,这就对了。”
  他把“十里香”收入怀中,接着问道:“每隔十里扔一粒么?”
  飞龙爪韦威良道:“是的,那袋中装有百粒‘十里香’,可用一千里路。”
  正说着,忽然那俞冰媛推门而入,说道:“武维宁,我娘改变主意了!”
  她已换了一身鲜丽的劲装,背上斜插一柄红穗宝剑,英姿焕发,由大家闺秀一变而为侠女了。
  无尘上人、飞龙爪韦威良和武维宁均为之愕然,齐声道:“你娘改变了主意?”
  俞冰媛笑道:“是的,我娘已答应由我去了!”
  飞龙爪韦威良惊讶道:“为什么?”
  俞冰媛道:“我告诉他,若不要我去,除非把我关禁起来,她没办法,只好答应由我去。”
  说到这里,转身便走,又道:“武维宁,咱们走吧!”
  武维宁虽感意外,但觉改由她去亦未尝不可,当即向无尘上人和韦威良拜别,举步跟出。
  俞冰媛领着他走出同心盟,急匆匆的往山下走,越走越快,到后来竟拔步飞奔,好像逃走似的。
  武维宁默默跟着她飞奔了一程,忽然心有所悟,连忙驻足叫道:“俞姑娘且住!”
  俞冰媛停步回首笑道:“怎么,你跑不动了?”
  武维宁道:“不是,你把令堂怎样了?”
  俞冰媛道:“没怎样,我娘此刻好好在房中呀!”
  武维宁道:“我不信!”
  俞冰媛忽然玉腕一翻,拔出宝剑抵住他心口,瞪目吓唬道:“你走不走?不走我宰了你!”
  武维宁不为所动,凝望着她又问道:“你点了令堂的穴道,是不是?”
  俞冰媛道:“是又怎样,快走!”
  武维宁道:“这不好,我知道你是一片孝心,但这事情还是由令堂去较好。”
  俞冰媛道:“不,我要去救我爹,这是我报答他们二老养育之恩的好机会!”
  武维宁道:“要是有了差错,那不但不是报答,而是增加他们二老的麻烦。”
  俞冰媛道:“你大概不知道,我并不是他们二老的亲生女儿!”
  武维宁一怔道:“哦,你不是俞盟主的亲生女儿?”
  俞冰媛点头道:“是的,我本是个弃婴,被他们二老捡到,他们养我育我,视我如己出,现在我爹有难了,你说我能坐视不动么?”
  武维宁大为感动,道:“好,我带你去,可是你点了令堂的穴道,那——”
  俞冰媛抢着道:“那不要紧,半个时辰后穴道即能自解!”
  武维宁不再开口,推开她的长剑,越前而行,俞冰媛纳剑入鞘,随后跟着,催促道:“走快一些,我娘穴道解开后,可能会赶上来呢。”
  武维宁一边走一边取出地图观看,说道:“那秘洞就在东方二百多里外的山中,你若怕被令堂追上,我们可以不走正路,一路越山而行,如何?”
  俞冰媛大喜道:“好,我最喜欢翻山越岭,正好!正好!”
  武维宁于是带着她望东越山前进,恒山绵延数百里,山中重峦叠嶂,到处都是原始森林,十分难行,他们一口气走了四五十里,天已渐渐黑下来了。
  俞冰媛道:“喂,咱们今晚怎么办?”
  武维宁道:“这山中看来没有人家,咱们只好找个山洞过夜了。”
  俞冰媛道:“吃的呢?”
  武维宁道:“没有!”
  俞冰媛发愁道:“那怎么办,我肚子饿了。”
  武维宁心中暗笑,忖道:“这姑娘嘴里说喜欢翻山越岭,其实是个没出过门的千金小姐,才走了半天的山路,就为吃住发愁起来了!”
  正思忖间,一眼瞥见左方树林间,一点灰影疾掠而过,心中一喜,笑道:“俞姑娘,你喜不喜欢吃烤兔肉?”
  俞冰媛道:“好呀!去年我爹带我去燕山府玩,在一家酒馆里吃了一次烤兔肉,那味道真好,可是这山中又无酒馆,到哪里去吃烤兔肉呢?”
  武维宁道:“这里虽无酒馆,却有野兔!”
  俞冰媛喜道:“真的?野兔在哪里?”
  武维宁一指左方树林中道:“在那林中,你悄悄绕到林后,我由这边赶过去,看能不能将它捉住。”
  俞冰媛说了声“好”,娇躯一腾,飞上树梢,像一只蝴蝶般飘飞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十三章 荒山遇宿老
上一篇:
第十一章 赤子孺慕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