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偷龙转凤
2021-02-15 18:56:09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船行九日,到了某处渡口,他们被抬下船,走过一段斜陡而又崎岖不平的山路。
  只听毒娘子说道:“帮主,这地方安全么?”
  旋闻无名魔答道:“大概不致出事,我的日期订的很紧,俞老贼根本没有时间来搜索我们的落脚之处。”
  毒娘子道:“还有半个月便是交换之期,俞老贼等人可能已在途中了。”
  无名魔道:“嗯……”
  毒娘子道:“属下想到一条偷龙转凤之计,也许可以一试……”
  躺在棺中的武维宁一听此言,心中一惊,但正想仔细听听毒娘子所谓的“偷龙转凤”之计如何时,却已听不到一点声音,敢情毒娘子也怕被他听去,故压低了声音,使他无法听到。
  不久,武维宁只觉棺底碰击了一下,旋即停止不动,好像已到达预定地点,被放落在地上了。
  果然不错,当他的棺盖被揭开时,他发现又已置身于一个山洞中!
  这个山洞,没有巫山那个山洞宽大,但四面均是岩壁,坚固无比。
  武维宁被拖出棺木时,甄玉娥也接着被拖了出来,无名魔亲自替武维宁拍开穴道,说道:“剩下的这半个月,你如想过得安适些,唯一的方法就是不要妄想逃走!”
  语毕,向群魔挥了挥手,举步走了出去。
  转眼间,洞中又只剩下武维宁和甄玉娥两个人了。武维宁已经有整整十天没和甄玉娥交谈一句话,这时立刻趋近甄玉娥身侧问道:“玉娥,你没事吧?”
  甄玉娥露出一个憔悴的苦笑道:“还没断气就是了!”
  武维宁黯然道:“我未能救你脱险,真是惭愧得很……”
  甄玉娥似甚疲倦,闭目不语。
  武维宁虽有千言万语,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当下轻轻叹了口气,靠上洞壁倚坐着,也把眼睛闭起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甄玉娥低悠地道。
  “大概是洞庭湖附近的某一座山上吧。”
  “刚才我听到毒娘子在向无名魔献计,说她想到一条偷龙转凤之计……”
  “是的,我也听到了。”
  “她后来又说了什么?”
  “她声音压得很低,我听不出来。”
  “你想什么叫偷龙转凤?”
  “笼统的讲,大概是一种欺骗手段。”
  “你想他们要欺骗的对象会是谁?”
  “当然是同心盟了。”
  “无名魔正准备利用你我两人交换病郎中等九人,如果无名魔老老实实的进行交换,便应该不算是一种欺骗手段吧?”
  “当然不是——”
  武维宁说到这里,陡地心头一震,坐直了身子,瞪大眼睛惊疑地道:“你是不是怀疑毒娘子的偷龙转凤之计是要找一个青年人和一个姑娘冒充你我去交换病郎中等人回来?”
  甄玉娥冷笑道:“若非如此,就没有什么‘偷龙转凤’的欺骗手段了!”
  武维宁顿时忧心如焚,连连搓手道:“无名魔果真采纳了毒娘子的计策,这可如何是好?”
  甄玉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再设法逃走,只要你能逃出去——”
  武维宁截口道:“不,上次若非我师父突然出现,你必然已经惨遭毒手了,这次无论如何我绝不单独逃走!”
  甄玉娥幽幽叹道:“那么,我们两人就准备死在这里算了!”
  武维宁默然良久,才道:“我想俞盟主也不见得那么容易上当,他一定会等到确定是我们两人的时候,才肯释放病郎中等人。”
  甄玉娥闭目不语。
  武维宁起身朝洞道上走去,打算看看无名魔这次怎样设防,哪知才走出数步,忽听黑暗中有人笑道:“好了!小子,你若再跨出一步,马上就有苦头吃了!”
  听声音,似是玉面花尸冷宝山。
  武维宁住足运目搜望,却因洞道中太黑暗而看不见玉面花尸的影子,当下便道:“告诉你们帮主,我们仍然需要一条毡子,一个尿桶和一些干草!”
  玉面花尸笑道:“别急,明天都会给你们送进来的!”
  武维宁因看不清洞中的情形,只得默默的转身走回,仍在甄玉娥的身边坐下。
  甄玉娥问道:“怎么样?”
  武维宁道:“没办法,他们防守极严……”
  甄玉娥道:“你不能打出去么?”
  武维宁一怔道:“打出去?”
  甄玉娥道:“你如突然硬闯出去,也许可以逃掉!”
  武维宁摇头道:“不,不论你怎么说,我绝不单独逃生,你不必再说了!”

×      ×      ×

  第二天,无名魔领着四个魔头入洞,他们带来了武维宁和甄玉娥所需要的东西——食物、衣服、一条毡子、一大捆干草、一个尿桶和两桶清水!
  无名魔笑道:“你们看,我的款待不错吧?我还替你们买了两套衣服,你们吃过饭后,可以把脏衣换下来,我会派人拿出去洗干净。”
  武维宁淡淡道:“十分感谢,你看来很像个心地善良的老妇人。”
  无名魔笑道:“只是很像而已么?”
  武维宁道:“是否当真善良,那就要问你自己了!”
  无名魔道:“我自觉很善良啊!”
  武维宁微微冷笑道:“所谓善良,除了对人忠厚诚实之外,还必须具有说一不二的美德,不知你有没有?”
  无名魔笑问道:“什么叫说一不二的美德?”
  武维宁道:“譬如你说要利用我们两人换回你的部下,到时就不可施展任何诡计欺骗人!”
  无名魔耸耸肩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武维宁道:“我在说毒娘子的‘偷龙转凤’之计!”
  无名魔面色微变,诡笑道:“原来你都听见了?”
  武维宁点头道:“不错,你是否采纳了她的计策?”
  无名魔笑道:“没有。”
  武维宁道:“但愿没有,你是一帮之主,行事应该正大光明一些,才不致遭人耻笑!”
  无名魔未再回答,随与那四个魔头退出洞室而去。
  转眼间,半月之期到了!
  这天早上,无名魔又领着四个魔头走进来,她向武维宁笑道:“小子,今天中午,你们就可恢复自由了!”
  武维宁问道:“俞盟主已把你的部下带到洞庭湖上了么?”
  无名魔点首道:“正是,他们昨夜在北岸雇船下河,此刻距离我指定的交换地点已经不远……”话声微顿,继道:“为安全起见,我必须把你们两人捆绑起来!”
  武维宁微微一笑道:“你是在征求我的同意?”
  无名魔一笑,掉头向那四个魔头挥手示意,那四个魔头立即走上前,分别出手点了武维宁和甄玉娥的麻穴,然后用绳子把他们五花大绑捆起来。
  捆绑一毕,其中两个魔头又取出两块黑布,将他们的眼睛蒙住。武维宁大为不满,忿然道:“岂有此理,你怕我们看见什么?”
  无名魔笑道:“怕你看出这地方,因为交换过后,我们也许还要回到这里来!”
  武维宁冷哼一声,没再开口,他心中仍然有些怀疑,但是他知道事情发展至此,纵使明知对方要把自己带去投海,也只有束手待毙一途。
  只听无名魔又道:“好了,带他们走吧!”
  武维宁只觉身子被人一把揽起,顿时耳边风声呼呼,犹如风行于云端上。
  俄顷,眼前光线一亮,显然已走出山洞,重见天日了。
  然后,他感觉被人揽着往山下飞奔,大约奔跑了一顿饭工夫之久,忽然身子被抛下,蓬然一响,身子接触到一块平坦的东西,摇晃了几下,接着又是蓬然一响,又摇晃了几下!
  他知道已到船上,心中稍宽,忍不住开口喊道:“玉娥!玉娥!”
  只听一个嗓门沉浊的声音狞笑道:“别鬼叫,她就在你身边!”
  武维宁还想再喊时,忽觉有一块厚重的蓬布盖上自己的全身,之后船身开始晃动,向不可测知的方向驶去了。
  船身行驶得十分平稳,因此他知道是在洞庭湖上,但是他心中的怀疑仍然没有减少,因为他听不到无名魔等人的声音!
  如果此行确是去和同心盟交换俘虏,无名魔一定会亲自随船指挥才对,可是现在不但听不到无名魔的声音,甚至听不到三绝毒狐等人的声音——船上竟似只有两个驶船的魔头!
  武维宁愈想愈觉不对劲,于是开始暗中运功冲穴,他猛吸了一口气,鼓气入腹,化为劲力,频频“攻”向被制住的麻穴。
  一次又一次,约摸过了半个时辰,麻穴终于被他运功冲开了!
  也就在这时候,船身忽然一顿而上,听船底摩擦的声音,就知已驶抵某处湖岸边。
  武维宁心中暗发冷笑,忖道:“无名魔原说要在湖面上进行交换,如今何以驶到岸边上来了?哼!看这情形,她一定是在进行其‘偷龙转凤’之计了!”
  他正想挣断身上的绳子,忽觉盖在身上的蓬布被人一下揭去,旋听那嗓门沉浊的人笑道:“小子,再走四五里路就到洞庭湖了。”
  武维宁冷冷道:“这里不就是洞庭湖么?”
  那魔头失笑道:“哈哈,你以为这里就是洞庭湖?”
  武维宁道:“难道不是?”
  那魔头笑道:“差得太远了!”
  武维宁道:“你们好像只有两个人来?”
  那魔头道:“我们帮主已由另一条水路上岸,等下就要在洞庭湖会合。”
  武维宁问道:“你说甄姑娘在我身边,我怎么听不见她的声音?”
  那魔头笑道:“大概她不喜欢你了,所以不愿意跟你交谈!”
  武维宁喊道:“玉娥!玉娥!你在么?”
  只听甄玉娥答道:“我在这里……”
  武维宁透了口气,道:“现在你可以解下我们眼睛上的黑布了吧?”
  那魔头道:“还不到时候!”
  说着,再度揽起武维宁,飞步上岸。
  武维宁突然发问道:“阁下大名如何称呼?”
  那魔头揽着他快步而行,一面答道:“老夫‘白额虎邢必光’——你问这干嘛?”
  武维宁道:“我怀中有一份你们七十二魔的名单,每当我除去一个或擒到一个,我便把名单上的姓名勾掉,这样我才记得自己擒杀了多少。”
  白额虎邢必光哈哈大笑道:“你现在打算擒杀老夫是不是?”
  武维宁道:“不错,现在正是下手的好时候!”
  一语甫毕,真力陡发,只听“拍!拍!拍!”数响,他身上的绳子已然寸断!
  白额虎邢必光没想到他已运功冲开麻穴,一时大惊失色,左手疾甩,打算将他抛开。
  但是,武维宁早已准备好了步骤,他一挣断绳子之后,另掌猛可往上劈出,只听“砰!”的一声,正中白额虎邢必光的胸口!
  邢必光像似被雷电击中,狂吼一声,口中喷出一缕血箭,脚下登登颠退数步,终于站立不住,一屁股跌坐下去。
  武维宁扯下眼上的黑布,飞身便向另外那个揽抱着甄玉娥的魔头猛扑过去。
  那魔头面色大变,纵身斜掠数丈,一掌按上甄玉娥的脑门,嗔目厉叱道:“别动,你一动,老夫就打死她。”
  武维宁刹住飞扑之势,冷冷一笑道:“如果你想死,你就打死她好了!”
  那魔头又惊又怒,两眼紧紧瞪视着他,恶声恶气地道:“你小子忍心见她死么?”
  武维宁寒脸冷冷道:“放下她,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那魔头怒笑道:“你别做梦!”
  武维宁举步走过去。
  那魔头连连倒退,喝道:“站住,否则老夫要动手了!”
  武维宁怕他当真动手杀死甄玉娥,当下停步道:“你是同心盟通令追缉的魔头之一,要是你肯放下甄姑娘,我可以负责保释你,请求俞盟主判你无罪,怎么样?”
  那魔头冷笑道:“不,同心盟即使宣判老夫无罪,无名魔也不肯放过老夫,老夫何必做这傻事!”
  武维宁道:“俞盟主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那魔头摇头道:“少废话!”
  武维宁剑眉一挑,目露杀气道:“你至死也不肯放过甄姑娘么?”
  那魔头忽然纵身疾起,大笑道:“不错,你有办法来抢好了!”
  武维宁大怒,发足疾追。
  那魔头身手竟亦十分高强,他虽然揽抱着甄玉娥,却跑得奇快无比,几个起落间,已被他跑近一片山麓的林边。
  武维宁与他的距离约有六、七丈,看见他要奔入林中,心中反而高兴,因为他觉得对方带着一个人在山林中奔逃,行动必然不及目己灵捷,自己只要紧紧看住他,迟早会被自己追上的。
  只见那魔头奔入树林中后,忽然转身站住,大笑道:“小子,我们帮主等人就在山上,你有种就追上来吧!”
  话声未了,身形倏起,纵上树梢,施展绝顶轻功,脚踏树梢朝山上奔去。
  武维宁大喝一声,也纵上树梢,衔尾猛追。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四十章 同命鸳鸯
上一篇:
第三十八章 徒劳无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