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十七章 断指惩魔头
2021-02-15 18:12:28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俞冰媛一怔道:“为什么呢?”
  俞立忠低头叹道:“可能与遇见你们有关,自从你大姨难产死了后,他就变得闷闷不乐,不喜与人相处,大概他怕有人再来打扰他,故另觅地方隐居去了。”
  俞冰媛慨然道:“他逐世而居,不是更难得到快乐么?”
  俞立忠道:“每个人个性不同,有的人喜欢游戏风尘以排遣痛苦,有的人却喜欢孤独,为情所苦,你上官姨丈便是属于后一类的人,他认为只有把自己陷于痛苦中才能表达对亡妻的爱意……”
  俞冰媛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对男女之情已能领会感受,故听得眼眶红了。
  俞立忠笑道:“好,别想你上官姨丈了,你们再去厨房找找看,要是能找到一些食物,赶快弄来吃,为父已有三天未进粒米,肚子正在唱歌哩!”
  武维宁也有一天一夜没吃饭,委实饿了,于是立即跟着俞冰媛进入厨房,两人在厨房里找到了几斤米,又在菜橱中找到一些卤味,便动手生火烧了起来。
  一顿简单的晚饭摆上桌时,天已全黑了!
  老少三人就在厅堂上吃饭,三绝毒狐、玉面花尸和病郎中则躺在地上干瞪眼,俞冰媛看得过意不去,说道:“爹,分一些给他们吃如何?”
  俞立忠笑道:“你有无耐性一口一口喂他们吃?”
  俞冰媛一撇嘴唇道:“我才不呢!”
  俞立忠道:“那么就只有解开他们麻穴,让他们自己动手吃。”
  俞冰媛摇首道:“那更不行!”
  俞立忠道:“所以,最安全的办法是让他们饿一两天,反正明天午后即可回到同心盟,到了同心盟,再让他们饱餐一顿吧。”
  武维宁道:“独目狂、半疯书生和狼心黑龙三魔今夜可能会伺机下手,咱们要小心一些才好。”
  俞立忠道:“不错,今夜咱们不要睡觉,就在这厅堂上看守这三魔——”
  一语甫毕,蓦闻附近树林中传来了一片惊惶的呼救之声:“强盗杀人!救命哪!救命哪!”
  听声音,是个老头子!
  武维宁心头一震,起身便欲奔出,俞立忠一把拉住他,含笑道:“你干什么?”
  武维宁惑然道:“盟主没听见有人在呼救?”
  俞立忠笑道:“听见了!”
  武维宁着急道:“那咱们快去救人呀!”
  俞立忠笑道:“不,别去理他,那是假的!”
  武维宁迷惑道:“怎会是假的呢?”
  俞立忠微笑道:“你的厚道,有时会蒙蔽了你的智慧,那是独目狂三人的‘调虎离山’计啊!”
  武维宁恍然大悟,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气,窘笑道:“原来如此,若非——”
  话未完,那呼救声又遥遥传来:“救命哪!救命哪!啊哎……”
  最后的一声惨叫,很像是已经挨了一刀!
  俞冰媛动容道:“听起来很逼真,只怕是真的吧?”
  俞立忠微微一哂道:“这种鬼域伎俩,为父见识多了,不信明早咱们到那树林里去看看,为父敢保证没有人被杀死在那里面!”
  说毕,起身走去门口,扬声道:“龚光庭,想在老夫面前耍花样,你们还差得很,趁早找个地方做梦去吧!”
  空山寂寂,无人响应,想是独目狂三魔见诡计被识破,知难而退了。
  俞立忠随手把厅门关上,入座继续吃食,三人吃罢晚饭,俞立忠生怕病郎中和玉面花尸运气冲开穴道,重新点了他们的麻哑二穴,找来一件破长衫盖住他们三人的眼睛,然后说道:“枯坐无聊,你们且将千手剑客传授的‘灵蛇剑法’演练几遍让我瞧瞧吧!”
  俞冰媛喜道:“好,让我先来!”
  翻腕撤出背上宝剑,就在厅堂上把“灵蛇剑法”一招一招施展出来。
  手法虽然尚未纯熟,但一经使开,那三尺利剑仍似一条银蛇,在空中灵捷的翻转游动着,悬空伏地,跳跃回环,左旋右转,捷如游鱼,正花反花,动似闪电,变招之巧,出招之快,就连以剑术冠绝天下的圣侠俞立忠,也看得眼花缭乱,神驰意荡!
  一路“灵蛇剑法”演完,俞立忠为之陷入沉思之中!
  俞冰媛收剑问道:“爹,您瞧怎样?”
  俞立忠久久不语,沉默了好半天之后,才以无限赞叹的语气道:“唉,想不到‘千手剑客上官威’到了晚年还能创出如此神奇莫测的剑法!”
  俞冰媛道:“上管姨丈的这路剑法,是参悟那条怪蟒的动作而来的,他说还没达到完美无瑕的阶段呢!”
  俞立忠面呈严肃道:“是的,最后的几招,确然有疵可寻,不过放眼天下,只怕已无人能把这路‘灵蛇剑法’全部接下来了!”语音微顿,继道:“武维宁,你也演练一遍让老夫瞧瞧!”
  武维宁应声而起,由俞冰媛的手里接过宝剑,动手演练起来。
  俞立忠聚精会神的看着,一直看到武维宁使完,然后闭目沉思了一阵,忽然一跃而起道:“来,最后的七招,让老夫演一遍看看!”
  他接过了武维宁递到的宝剑,略一凝神,左脚随之跨出一步招式,剑锋斜指而起,然后突然旋身一转,剑势猛可右挥,隔空劈向屋顶。
  “唰!”砰然一响,屋顶的茅草,应声袭开一个大口!
  “啊唷!”
  屋顶上有人发出一声痛呼,声音拉得很长,也去得很快,尾音落处,人似已在数丈之外!
  然后,几滴鲜血透过茅草,滴了下来!
  武维宁和俞冰媛都没发觉屋顶上来了敌人,更没想到俞立忠并非要演练那最后的七招灵蛇剑法,而是要乘机袭击敌人,一时均不禁惊呆了。
  俞立忠微微一笑,走去打开厅门,大声道:“申屠骁,今早老夫已说过,你们如跟踪老夫发现一次,老夫便要砍断他们一只手指,现在老夫要动手了!”
  说毕,又把厅门关上,走到三绝毒狐、病郎中、玉面花尸跟前,运剑挑出。
  但见剑光一连闪动三下,三绝毒狐等三人浑身微微一震,鼻孔“哼”出一声,三人右手食指已然断下一半,鲜血泉涌而出!
  三魔麻哑二穴受制,既不能动也不能叫,痛在心里,因此脸色异常难看。
  敢情躲藏在茅屋外面的独目狂、半疯书生、狼心黑龙三人已知三绝毒狐三人受到断指的处罚,心中着急,那半疯书生申屠骁不禁破口大骂道:“老匹夫,你又没看见我们,怎算得发现了我们?”
  俞立忠哈哈大笑道:“说的什么鬼话,老夫若没发现你,怎能在你腿上刺一剑!”
  半疯书生怒吼道:“你伤害无力抵抗之人,算得什么人物?”
  俞立忠笑道:“以你们七十二魔的罪行,砍断一指只算略施薄惩而已,你若不服,不妨前往同心盟提出控告!”
  半疯书生气得怪叫道:“放屁!有种滚出来,咱们决个死活!”
  俞立忠道:“你敢走进来,老夫陪你玩玩不妨!”
  半疯书生道:“这边地方宽阔,你过来吧!”
  俞立忠不再理他,转对武维宁吩咐道:“维宁,你替他们三人包扎伤口!”
  武维宁走去房中找来一些布条,替三绝毒狐三人包扎断指伤口,看见三绝毒狐连连眨眼,不禁冷笑道:“你有什么话要说么?”
  三绝毒狐又连连眨眼,表示有话要说。
  俞立忠也看见了,便道:“好,你解开他的哑穴!”
  武维宁于是拍开三绝毒狐的哑穴,说道:“说吧!看你还能施展什么诡计!”
  三绝毒狐哑穴一解,长长透了口气,然后大声道:“申屠兄,你们若没有把握就不要妄动,别反害了老夫!”
  俞立忠听了轻“哼”一声,讥笑道:“七十二魔中,要算你三绝毒狐最阴险最毒辣,但也最贪生怕死!”
  三绝毒狐假装没听到,又大声道:“申屠兄,你听见没有啊?”
  只听半疯书生遥答道:“听见了,左丘兄要小弟等放弃施救么?”
  三绝毒狐道:“不错,老夫绝不致被同心盟处死,你们还是找他去吧!”
  半疯书生道:“既如此,我们走了!”
  “了”字一落,人似已在远远而去。
  俞立忠冷笑道:“老夫不会因此而放松防备的,你放心好了!”
  三绝毒狐敛目冷冷道:“事情发展至此,老夫倒不想这样逃走了,你要如何防备,老夫都不在乎!”
  俞立忠道:“你不想逃走,难道甘心情愿再入正心牢了?”
  三绝毒狐道:“老夫也不想再入正心牢。”
  俞立忠哈哈笑道:“那你想怎样?”
  三绝毒狐道:“目前无可奉告。”
  俞立忠道:“你教他们去找他,他是谁?”
  三绝毒狐道:“无可奉告!”
  俞立忠一哂道:“老夫以为你闷了一天,一定有话要说,既是无可奉告,老夫要再点你穴道了!”
  三绝毒狐默然不语。
  武维宁突然插口道:“你所说的他,是不是你们的帮主?”
  俞立忠一怔道:“他们还有一位帮主?”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这是小可昨天假装发疯时,由他们嘴里听来的,好像那帮主还曾见过小可……”
  俞立忠举脚轻轻踢了三绝毒狐一下,问道:“是不是?你们七十二魔已然组成一个帮派,并选出一位帮主来了?”
  三绝毒狐诡然一笑道:“不错,你怕了么?”
  俞立忠笑道:“那要看你们那位帮主是谁,除非他有三头六臂,老夫自然不无忌惮。”
  三绝毒狐道:“他虽无三头六臂,却有能力制你于死命!”
  俞立忠道:“他是谁?”
  三绝毒狐道:“总有一天你会见到他,现在何必多问!”
  武维宁又插口问道:“他是不是无名魔?”
  三绝毒狐闭目不答。
  俞立忠微笑道:“大概不是那个无名魔,以前无名魔在正心牢中,老夫曾试探过,他的身手并不比我们这位老狐狸高强。”
  武维宁道:“那是假的,据他们说,真正的无名魔始终逍遥法外,未被同心盟擒住。”
  俞立忠呆了,张大双目惊诧道:“有这等事么?”
  武维宁一指三绝毒狐道:“是这老魔头亲口告诉小可的,他说‘无名魔’是当年领导群魔为害武林的大魔君‘武魔濮阳鸿飞’的后人……”
  俞立忠面色一变道:“武魔濮阳鸿飞的后人?濮阳鸿飞有四个徒弟,他们名叫乐少溪、史家典、袁镜如、毕安,当年曾化名为艾东村、艾南村、艾西村、艾北村,后来同襥阳鸿飞一起被同心盟处决,如今濮阳鸿飞哪还有什么后人?”
  说到此,伸手抓起三绝毒狐,沉声道:“说!上次由正心牢脱逃的‘无名魔’当真是假的么?”
  三绝毒狐双目徐睁,微一冷笑道:“由老夫嘴里说出的话,你俞大盟主如肯相信,那么老夫的回答是:不错,他是假的!”
  俞立忠追问道:“他是谁?”
  三绝毒狐道:“捉到他的时候,你再问他好了!”
  俞立忠寒脸一哼,又问道:“那真‘无名魔’当真是‘武魔濮阳鸿飞’的后人?”
  三绝毒狐道:“老夫的回答是:不错!”
  俞立忠道:“他是何许人?”
  三绝毒狐道:“仍是刚才那句话:总有一天,你会和他相见,现在何必多问!”
  俞立忠用力将他推倒地上,冷笑道:“好,到了同心盟,老夫再请刑具问你,那时你若能像现在这样硬朗,才算是好汉!”
  他仍用那件破长衫盖住三魔的眼睛,然后转对武维宁和俞冰媛笑道:“好了,暂时别管他什么有名魔无名魔,你们再继续练习‘灵蛇剑法’吧!”
  一个晚上,就在武维宁和俞冰媛的勤练灵蛇剑法中度过了。
  次日一早,老少三人带着三魔离开茅屋,起程遄返同心盟,走的是高山峻岭,深谷野林……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十八章 衣钵得传人
上一篇:
第十六章 交兵不厌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