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功败垂成
2021-02-15 18:39:17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她登上车座,掉头伸手撩开门帘,向武维宁打量了一眼,笑道:“仇如山,你若要解手,可以告诉我,可别尿在车上啊!”
  武维宁慢慢别脸瞪望她,喃喃道:“你说什么?”
  无名魔道:“我说你若要解手,可以告诉我,我便停车让你下去,可别尿在车厢里!”
  武维宁点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
  无名魔转望甄玉娥笑问道:“玉娥,你去不去?”
  甄玉娥忸怩了一下,羞笑道:“好,徒儿也去一下。”
  她下车进入树林中,解决了问题之后,便返回马车,于是无名魔再复驾车前进。
  晓行夜宿,到第八天的薄暮时分,马车驶入一个镇甸,无名魔原拟在镇上过夜,可是结果却买了一大包食物回来,说道:“玉娥,咱们不在此过夜了。”
  甄玉娥一连坐了八天马车,浑身骨头酸痛不堪,颇想投宿客栈好好睡一夜,闻言很是失望,问道:“为何不在此过夜?”
  无名魔道:“刚才为师已打听出来,左丘军师等人刚过去一个多时辰,为师猜想他们必会在前面的城镇歇息,咱们再赶一程就可赶上他们了。”
  甄玉娥“哦”了一声,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无名魔将一包食物递给她,随即上车再走,挥动马鞭,催马疾驰。
  甄玉娥解开纸包食物,放在武维宁面前,笑道:“仇如山,吃啊!”
  将近午夜之时,马车驰入一处大镇,无名魔看见前面街上有一家规模颇大的客栈,于是勒慢马车,在客栈门口停了下来。
  虽是半夜这家客栈仍是灯火通明,此刻靠门之处有两个店小二坐在长板凳上下象棋,他们听见有马车停在门口,知道又有客人上门,连忙一齐迎了出来,哈腰问道:“这位老爷,你要住店?”
  无名魔原是作老人打扮,是以两个店小二称呼她为老爷,她点了点头,沉声道:“先请问一事,晚间有无四辆马车十二个人投宿贵栈?”
  一名店小二连连点头笑道:“有的!有的!您老与他们是一路的么?”
  无名魔颔首一嗯,下车把缰索交给他,又问道:“他们在哪里?”
  店小二道:“就在后院,敝栈后院共有二十间上房,可是他们把整个后院包租了!”
  无名魔听了便转到车厢后,打开车厢门,道:“仇如山,你下来!”
  店小二“咦!”了一声,惊诧道:“怎么有这么多人都叫仇如山?”
  无名魔转头望他,神色冷峻地道:“小二,你要不要赏银?”
  那店小二充当店伙有年,已见过许多稀奇古怪之事,阅历极丰,一听就知客人不喜人过问私事,碰上这类客人,只要对他们的古怪行径睁一眼闭一眼,常常可得到不少赏银,当下连连哈腰陪笑道:“是!是!小的一时口快,您老请原谅!”
  无名魔一哼,回对武维宁又道:“仇如山,你下来,咱们要住店了!”
  武维宁精神一振道:“无尘上人在何处?”
  无名魔道:“他不在这儿,还要走几天才能找到他,你快下来吧!”
  武维宁愤怒的挥着拳头,道:“为什么他不在这儿?他杀死我的父母,我要找他报仇!我要食他的肉寝他的皮!我——”
  无名魔叱道:“快下来,否则我不带你去!”
  武维宁惶然一喊,急急的跳下车,甄玉娥随后跳下,无名魔吩咐另一名店小二好好照料马匹,接着向侍立身后的店小二道:“好了,带我们到后院去!”
  店小二毕恭毕敬的领着他们入栈,才踏入后院的天井,蓦然眼前人影一闪,一个贩夫装束的老人赫然挡住去路,冷冷道:“小二,你忘了我们已包下整个后院的客房?”
  随在店小二身后的无名魔接口笑道:“劳老,不是外人!”
  原来这个贩夫装束的老人正是笑中刀劳剑昌,他一听是帮主的声音,又瞥见走在最后的甄玉娥,登时大喜道:“啊!原来是——大哥来了!”
  他临时改称无名魔为“大哥”,自然是不愿让店小二知道他们是一个“帮”的人。
  无名魔点点头,向店小二挥挥手道:“你去弄些茶水来!”
  店小二恭喏一声,转身而去。
  无名魔回对笑中刀劳剑昌问道:“他们都睡了?”
  笑中刀劳剑昌答道:“是的,属下等轮流守夜,今天轮到属下。”
  无名魔又问道:“路上可曾发生事情?”
  笑中刀道:“没有,一路平安无事。”
  无名魔道:“他们四人呢?”
  笑中刀转身举手一指对面的一排上房,道:“红小萍和一斗仙李泽在这排上房最中间的两间房中,左右四间是墨、褚、南宫及属下的房子;俞立忠和俞冰媛在后一排的上房,左丘、龚、冷、司徒分睡于左右四间,现在这儿还有八间空房,等下帮主等可随意——”
  无名魔打岔道:“劳老请先带玉娥去歇息,然后喊醒左丘老等人,我有话向大家说!”
  笑中刀答应一声,转望甄玉娥问道:“甄姑娘喜欢睡哪一间?”
  甄玉娥确实疲倦欲睡,轻轻打了个呵欠道:“随便,睡哪一间都可以……”
  笑中刀道:“后排上房好些,咱们到后头去吧!”
  他领着大家走上前排上房的走廊,顺路先去把毒娘子墨明珠、怪手翻天褚锡鳞、狼心黑龙南宫梦喊醒,再往后进上房走来。
  来到后进上房,笑中刀打开一间上房让甄玉娥进去睡觉,接着又去喊三绝毒狐左丘谷、独目狂龚光庭、玉面花尸冷宝山、病郎中司徒星四人。
  他一直以为跟随在无名魔身后的武维宁(无名魔将他化装作老人)是麻衣鬼师闻天笙,故始终未向武维宁发问。
  无名魔进入一间空房坐下时,店小二已将茶水端到,她给了些赏银,挥手道:“好了,不必再来侍候!”
  店小二退出未几,三绝毒狐左丘谷等七人陆续入房来了。
  他们向无名魔施礼问候,病郎中司徒星首先向武维宁笑问道:“闻兄,你的腹痛痊愈了吧?”
  武维宁僵坐不动,听若未闻。
  病郎中微微一怔,回望无名魔问道:“帮主,闻兄怎么啦?”
  他也以为这个作老人打扮的人是麻衣鬼师闻天笙!
  无名魔格格发笑道:“他不是闻天笙!”
  八魔闻言均是一呆,一齐向武维宁望过来,不胜惊诧地道:“他不是闻天笙?那么他是谁?”
  无名魔笑道:“你们问他好了!”
  病郎中果真转向武维宁问道:“喂,你是谁?”
  武维宁木然道:“我是游魂秀士仇如山!”
  八魔听了又是一呆,个个睁大双目,病郎中忍不住又问道:“你家住何处?”
  武维宁道:“游魂山游魂洞!”
  “你要去何处?”
  “同心盟!”
  “干什么?”
  “找无尘上人报仇,他杀死了我的父母,我要吃他的肉寝他的皮!”
  八魔听到此处,已知这个“老人”也被“离魂换魄”,只不知他是何许人,当下一齐转对无名魔问道:“帮主!这人到底是谁?”
  无名魔道:“腹痛之前,他是与你们相处数日的麻衣鬼师闻天笙,腹痛之后,他是你们的救命恩人武维宁!”
  八魔神情大变,一齐跳了起来,惊叫道:“什么?他是武维宁?他冒充麻衣鬼师闻天笙!”
  无名魔点点头道:“他在安新县城漏网之后,杀害了闻老,从那天晚上开始,他就冒充闻老混入本帮之中——”
  三绝毒狐惊骇不置,忍不住插口问道:“帮主是怎样看出来的?”
  无名魔道:“这应归功于你,那天你告诉我闻老有些不对劲,提醒我注意,那时你当然没有想到他不是闻老,对不对?”
  三绝毒狐道:“是啊!属下只道他有什么心事,因此言语举止稍异往常,根本没想到他是冒牌货!”
  话声微顿,接着又道:“奇怪,这小子怎么有如此高明的易容术?”
  无名魔道:“当然是俞老贼传授给他的,俞老贼的易容术本是武林一绝……”
  略停片刻,缓缓继道:“由于你的提醒,我便暗中观察他的行动,可是这小子异当机警,除了你所说的言语举止稍有异状之外,实在看不出一些破绽,直到你们走后的第二天晚上,他进入我的房中,自称腹痛已愈,跟我扯东拉西,暗中默运‘摄魂大法’企图催我入眠,我才知道他不是闻老!”
  八魔相顾骇然,失声道:“嘿!这小子连‘摄魂大法’也学到了?”
  无名魔冷冷一笑道:“俞老贼可能已有意收这小子为乘龙快婿,所以把压箱底的本领都传给了他。”
  三绝毒狐问道:“他对帮主施行催眠,目的何在!”
  无名魔道:“为了骗取治疗‘离魂换魄’的药方啊!那‘摄魂大法’可使人入睡,也可使人陷于神智恍惚的半睡眠状态,他打算使我进入半睡眠状态,命令我说出治疗‘离魂换魄’的药方!”
  病郎中道:“他为何不乘机救走俞老贼四人而反要骗取药方?”
  无名魔道:“可能被我们‘离魂换魄’的俞、戈、叶三个特使尚未死亡,所以他才想骗取药方而不救人,因为只要拿到药方,俞老贼四人纵已被‘离魂换魄’,到时也可以一起施救!”
  病郎中愕然道:“被‘离魂换魄’之人见到‘仇人’后,都会奋战至脱力而死,俞、戈、叶三特使哪能活到现在?”
  无名魔道:“可以的,他们只要把俞、戈、叶三人打昏,再连续给他们服用迷药,使他们一直陷于昏睡中,即可不死。”
  病郎中道:“那也只能活个十来天,人不吃饭总要枯竭而死的呀!”
  无名魔道:“同心盟的金衣特使中,有一个‘一帖奇医欧阳尧天’,他可能有某种灵药可维持他们的生命,此外昏迷中的人虽不能吃饭,但如灌以羊奶之类的食物,仍可使他们苟延残喘。”
  病郎中拍手道:“对!那三个特使必是尚未死亡,所以这小子才放弃救人而想骗取解药——后来怎样?”
  无名魔道:“他运出‘摄魂大法’时,我已警觉,于是我假装被催入半睡眠状态,这小子以为得了手,就开始给我制造幻景,问我希望得到什么,我答称希望捉到武维宁……”
  她把当天夜里的情形说出,说到“捉住真正的武维宁”时,八魔听得哈哈大笑起来。
  三绝毒狐笑道:“之后,帮主便将他‘离魂换魄’?”
  无名魔点头道:“是的,为了赶上你们,我只灌输他一个仇人——无尘上人!”
  三绝毒狐道:“好极了,无尘上人曾代理过盟主职位,也是个不可忽视的人物,这小子若能将他杀死,四海同心盟就彻底崩溃啦!”
  玉面花尸接着问道:“这小子既是在安新县城就已开始冒充闻老,那么申屠老也是他下手的了?”
  无名魔道:“不错,可能‘无影脚’向连也是他的杰作!”
  玉面花尸又问道:“桑老呢?”
  无名魔道:“我忘了问他,很可能桑老也在途中被他杀害了!”
  玉面花尸目中迸射出残暴的寒光,沉声道:“这小子真有种,没几个月的时间,就杀害了我们四、五个人……”
  无名魔道:“那天晚上,我本想一掌将他击毙,可是后来一想,还是将他‘离魂换魄’,让他替本帮出力杀敌好些。”
  说到这里,转对笑中刀吩咐道:“劳老,带他去睡觉,我也想歇一会儿了……”
  群魔闻言立即起身施礼退出,笑中刀劳剑昌也带着武维宁进入另一间空房,命他上床睡觉。
  整个后院的上房,很快便恢复沉静。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三十四章 难挽狂澜
上一篇:
第三十二章 只为情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