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十六章 交兵不厌诈
2021-02-15 18:11:4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一步跳到武维宁身边,蹲身伸手去探武维宁鼻息,就在这一瞬间,武维宁突然翻身一掌劈出,砰然一声,正中他胸口!
  这一掌,武维宁蓄力而发,他自服食千年人参果后,一身功力已相当于一个修练六十年的武林高手,所以这一掌足有千斤之力,苦瘤子毫无防备,因此连一声惨叫也未能发出,便即倒地气绝,口中狂喷鲜血不止!
  武维宁一跃而起,搜出他身上的一串钥匙,向他投下一瞥,冷笑道:“你是第一个,不过你放心,等下会有人追随你走上黄泉路的!”
  语毕,大步而出。
  他走出洞室,将放在门边的油灯吹熄,随即提气蹑足往外摸索走来。
  昨天,他曾陪同苦瘤子把俞冰媛关入第三号洞室,还记得前往第三号洞室之路,故秘洞中的每一条洞道虽然十分黑暗,他仍不会走错,不久便已来到第三号洞室的铁门前。
  他靠近铁门低声喊道:“俞姑娘!”
  俞冰媛一夜未睡,心中不停的盘算着如何逃出去,这时忽听有人呼唤,不禁吓了一大跳,惶声道:“是谁?”
  武维宁低声道:“是我,我救你来了!”
  俞冰媛大出意外,失声道:“你……你不是……”
  武维宁轻“嘘”一声道:“小声一点,那魔头就在附近呢!”
  一面说,一面弄钥匙开锁,因在黑暗中,他一连试了几支钥匙才将门锁打开。
  刚拉开铁门,俞冰媛已情不自禁的奔上前,一把将他抱住,神情兴奋的低声道:“你……你没有疯?”
  武维宁道:“没有,我才不疯呢!”
  俞冰媛道:“可是三绝毒狐怎说你疯了,而且昨天我也听到你的哭叫声?”
  武维宁道:“那是我假装的,昨天三绝毒狐命苦瘤子带我去见我奶奶,岂知到了第四号洞室,他却把我关了起来,然后告诉我家祖母已死的消息,三绝毒狐说要把我关禁七天,等我冷静下来才放我出来,我一想七天之后便会发觉解药是假的,那一来咱们便都死定了,所以我假装发疯,使他们对我松懈防范,昨晚那苦瘤子点了我的睡穴,刚才他见我仍昏睡不醒,就开门进去探视,我出其不意给了他一掌……”
  俞冰媛急问道:“把他打死了?”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我已改变主意,从现在开始,能够活擒的就活擒,不能活擒的即予格杀!”
  俞冰媛道:“如今咱们如何逃出去?”
  武维宁道:“三绝毒狐说这秘洞中有不少人,姑不论其真否,至少洞外有半疯书生、独目狂、狼心黑龙、玉面花尸、病郎中等人在把守着,咱们要突围而逃,只怕不容易,所以我打算擒下那老魔头,迫他们让咱门离开,你看如何?”
  俞冰媛喜道:“好主意,你还记得三绝毒狐在哪间洞室么?”
  武维宁点头道:“记得,你跟我来!”
  语毕,转身先行。
  俞冰媛随后跟着,两人才走出第三号洞室的洞道,突然眼前灯光大亮,定睛一瞧,赫然发现三绝毒狐和病郎中站在对面的洞道上!
  突然相遇,双方均不禁一惊!
  三绝毒狐面色一变,又惊又怒道:“好小子,原来你装疯,你——”
  武维宁一见病郎中随在他身边,就知情况不妙,但情势发展至此,除了放手一拼之外,已别无良策,因此未容对方话完,立即猛扑而上,挥掌劈向病郎中。
  他攻向病郎中,自然是因为三绝毒狐功力未复,不足畏惧,只要先将病郎中打倒,就不难将三绝毒狐擒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他身形刚刚扑出,病郎中已拉起三绝毒狐暴退寻丈!
  武维宁岂肯放松,但就在他正欲再度扑上之际,忽见三绝毒狐闷哼一声,满脸惊疑的转望病郎中叫道:“司徒兄,你扣着老夫脉门干么?”
  病郎中一声轻笑,扣住三绝毒狐的右手突然往旁一拖,竟将三绝毒狐拖得向前颠出一步,接着左手骈指疾出,一下点中了三绝毒狐的哑穴!
  武维宁呆住了。
  俞冰媛也呆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病郎中司徒星居然临阵倒戈,反将三绝毒狐擒了下来?
  就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武维宁和俞冰媛目瞪口呆之余,几乎以为身在梦中?
  病郎中转头四顾,不见有人闻声赶来,于是面对武维宁和俞冰媛传音笑道:“别站着发呆,老夫‘伸手将军’是也!”
  原来竟是圣侠俞立忠!
  武维宁喜出望外,脱口而呼道:“是您!”
  俞冰媛纵身投入圣侠俞立忠的怀里,不胜欣喜的叫道:“爹爹!爹爹!原来是您呀!”
  圣侠俞立忠连忙伸手掩住她的嘴巴,低声道:“别叫,这洞中只怕还有人呢!”
  武维宁趋前低声问道:“俞盟主可是从同心盟赶来的?”
  圣侠俞立忠摇头道:“不,老夫尚未回到同心盟。”
  俞冰媛接口问道:“那爹爹怎知我们在这里?”
  圣侠俞立忠道:“为父逃出他们之手后,一直在这附近潜伏,你们来到此地,为父自然看到——闲话少说,咱们先离开这里要紧!”
  武维宁道:“半疯书生等人在洞外把守,俞盟主知道吧?”
  圣侠俞立忠颔首道:“知道,刚才老夫入洞时还同他们聊了几句,他们都藏身在洞外的树林中。”
  武维宁问道:“一共有几个?”
  圣侠俞立忠道:“老夫只见到四个,即是半疯书生、独目狂、狼心黑龙、玉面花尸四人,这洞中呢?”
  武维宁一指三绝毒狐道:“他说这秘洞中还有不少人,但小可只见到‘苦瘤子辜猛昌’一个,他已被小可打死了。”
  圣侠俞立忠道:“那么,冰媛挟持为父,你挟持这老狐狸,咱们出去!”
  他虽未详细解释,但武维宁和俞冰媛一听便已明白,因为这打算正与武维宁的打算不谋而合。
  于是,武维宁上前点了三绝毒狐的麻穴,将他拦腰抱起,由圣侠俞立忠领头,老少三人鱼贯朝洞外走来。
  敢情三绝毒狐并未在秘洞的前段设防,因此老少三人一路走出,并未遭遇一个敌人。
  转眼来到洞口,俞冰媛亦将父亲拦腰抱起,拨开洞口的古藤,当先跳了出去。
  武维宁抱着三绝毒狐随后跳出。
  他和俞冰媛在黑暗的秘洞中过了一天一夜,此刻突然置身于阳光之下,眼睛一时难以适应,几乎有些张不开。
  这时,预料的情形发生了!
  在洞外树林里守望的半疯书生、独目狂、狼心黑龙、玉面花尸四人一见武维宁和俞冰媛忽由秘洞中跳出,而且胁下分别挟着三绝毒狐和病郎中,不禁大吃一惊,同时发出一声怪叫,迅由树林里扑出,将武维宁和俞冰媛包围起来。
  武维宁右掌按上三绝毒狐的头上百会穴,面呈杀气冷冷道:“谁敢妄动,我先杀了他!”
  俞冰媛也将右掌按上父亲的额头,娇笑道:“你们不怕这两人被杀,就动手不妨!”
  半疯书生等四魔投鼠忌器,一时果然不敢动手,但仍紧紧包围着他们两人,半疯书生又惊又怒道:“好小子,原来你是假疯!”
  武维宁冷笑道:“真疯也罢,假疯也罢,现在你们让不让路?”
  半疯书生脸色一寒道:“不让怎么样?”
  武维宁道:“不让便请动手!”
  半疯书生嘿嘿诡笑道:“你杀了他们两位,你们两人也别想活了!”
  武维宁道:“小可早就不想活了!”
  他说话的神情冷漠而镇静,使人觉得他的确将生死置之度外。
  半疯书生呆了呆,一指俞冰媛道:“你不怕死,连她也不管了么?”
  武维宁道:“俞姑娘不傻,她看得很清楚!”
  俞冰媛接口笑道:“是呀!我想活,你们就肯让我活么?”
  半疯书生道:“放下他们两位,老夫让你们回去便了!”
  武维宁道:“不,我们要将这两个带回同心盟!”
  玉面花尸冷宝山桀桀怪笑道:“别做梦,武维宁,你永远无法将他们两位带回同心盟!”
  武维宁淡然道:“也许是的,小可已下定决心,不是将这两人带回同心盟,就是同这两人一起死,阁下既决定不让我们走,就请动手吧!”
  玉面花尸是个凶野成性的魔头,几曾受人要挟过,闻言不禁大怒,倏地欺前一步,扬掌欲劈。
  半疯书生急叫道:“冷兄且慢,咱们还是先听听左丘兄和司徒兄的意见吧!”
  待得玉面花尸收掌后退,乃又转对武维宁问道:“你可是点了他们两位的哑穴?”
  武维宁点头道:“不错!”
  半疯书生道:“那么你暂时解开他们的哑穴,让老夫问问,要是他们两位情愿被带去同心盟,老夫便让你们走路。”
  俞冰媛因挟持的“病郎中”是自己的父亲,觉得由父亲来回答才妙,故不待半疯书生话完,便扬掌在父亲的哑穴上拍了一下,笑问道:“司徒星,你说说看,你是要死在这里抑是愿接受同心盟的审判?”
  假病郎中泄气似的长吁一声,缓缓道:“接受同心盟的审判,老夫就能活命么?”
  俞冰媛道:“至少有一线生机,当年你们作恶多端,结果同心盟还不是只判了你们一个终生监禁!”
  假病郎中道:“终生监禁可比死还难过呢!”
  俞冰媛轻哼一声道:“那么你是决定死在这里了?”
  假病郎中叹道:“不,常言道‘好死不如恶活’,老夫还是选择接受审判的好!”
  俞冰媛噗哧一笑,转望半疯书生道:“听到没有?这位病郎中情愿接受同心盟的审判!”
  玉面花尸觉得病郎中太贪生怕死,不由冷笑一声道:“司徒兄,你也是纵横湖海的大人物,记得当年俞立忠的剑搁在你的脖子上,你都没改变一下颜色,如今怎的变得如此窝囊?”
  假病郎中登时瞪眼吹胡子,嚷道:“好呀!姓冷的,这个时候你居然讥讽起老夫来了!有道是‘蚂蚁尚且贪生,人岂不怕死’,你姓冷的只不过还没到时候,时候一到,只怕比老夫更窝囊呢!”
  玉面花尸面色一变,突然一声悍笑道:“好,冷某救你下来!”
  话声中,人已疾扑而出!
  半疯书生毕竟较为持重,一见大惊失色,急喝道:“冷兄使不得!”
  但是,玉面花尸这一扑之势,快如电射,半疯书生口才开,他已扑到俞冰媛面前!
  他当然不是出手攻击病郎中,只见他右手暴探,骈伸二指向俞冰媛的双目点去。
  出指之快,亦如电闪!
  可是他的二指点到距离俞冰媛的双目只有五寸之近时,俞冰媛仍是含笑不动!
  这种情形,看得半疯书生等三魔为之神色大愕!
  他们当然知道俞冰媛的能耐,如果她不是挟持着病郎中,他们四人中的任何一个都可很轻易的将她生擒下来,可是如今她一手挟持着病郎中,眼见玉面花尸发招攻出,居然含笑静立不动,如无制胜把握,岂敢如此托大?一向狂傲成性的独目狂龚光庭看到这种情形,也不禁心虚,急喝道:“冷兄小心!”
  喝声未了,忽见玉面花尸身形陡地刹住,一条右臂也突然停止进攻之势,慢慢的往下垂,接着整个身躯也慢慢的向前倾,最后“砰!”的一声,仆倒地上,动弹不得了。
  独目狂、半疯书生和狼心黑龙都没看见俞冰媛出手,而玉面花尸却突然倒地不起,这使他们简直傻了,一时之间,个个瞠目结舌,呆若木鸡!
  当然,他们都没想到被俞冰媛拦在腰间的“病郎中”已非真正的病郎中司徒星。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十七章 断指惩魔头
上一篇:
第十五章 欺人莫此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