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十八章 衣钵得传人
2021-02-15 18:13:1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俞立忠一见之下,不禁面色大变,他万想不到同心盟这一方也有四位金衣特使落入对方手中,这一来原有的一点优势——挟持三绝毒狐三人——已因此而完全抵消了。
  白衣蒙面人见他神色大变,不禁得意的“嘿嘿”冷笑道:“这四位金衣特使是本帮主在洪涛山擒到的,现在你希望本帮主如何处置他们?”
  俞立忠凝容沉声道:“人在你手里,你要如何处置,随便!”
  白衣蒙面人诡笑道:“你是同心盟主,对你的部下的生死竟是如此漠不关心?”
  俞立忠道:“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他们在担任金衣特使之初,就已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他们的生死,早已用不着老夫关心了!”
  白衣蒙面人道:“那么,本帮主要下令处决他们四人了!”
  俞立忠道:“请便!”
  白衣蒙面人笑了笑,道:“好吧,你大概已知道本帮主的心意,你虽不关心部下的生死,本帮主却很爱护自己的部下,我们来交换俘虏如何?”
  俞立忠心中自然十分愿意,但却不肯露出一点喜色,只冷冷答道:“可以,要怎么交换?”
  白衣蒙面人答道:“自然是一个换一个,你总不能叫本帮主吃亏吧?”
  俞立忠问道:“剩下的一位金衣特使,阁下打算怎么处置他?”
  白衣蒙面人道:“假如你愿意,再交换你一样东西。”
  俞立忠冷笑道:“老夫还有什么东西被你看中了?”
  白衣蒙面人道:“解药!恢复本帮军师三绝毒狐左丘谷一身功力的解药!”
  俞立忠道:“老夫身上已无解药。”
  白衣蒙面人道:“那么药方也可以!”
  俞立忠点了点头,再问道:“交换过后呢?”
  白衣蒙面人笑道:“那时我们双方再决个胜负!”
  俞立忠道:“我们七人迎战你们三十人?”
  白衣蒙面人颔首道:“不错,这对你们虽然不公平,但至少是给你们一线生机!”
  俞立忠心知七个人迎战他们三十人,生望仍是十分渺茫,但是无论如何,这总是一个机会,当下点头道:“好,但必须由你先放人!”
  白衣蒙面人道:“可以,不过关于那帖药方,你是堂堂的同心盟主,想来应不致在药方中做手脚吧?”
  俞立忠道:“放心!”
  白衣蒙面人点点头,转身对那四个挟持金衣特使的魔头道:‘‘先放‘花花剑客戈琦’!”
  那挟持第七号金衣特使“花花剑客戈琦”的魔头便挥掌拍开戈琦的麻哑二穴,随即将戈琦推向前。
  也许是穴道刚解,全身血气尚未畅通,花花剑客戈琦被那魔头一推之下,只勉强跨出两步,便自倾身摔倒地上。
  俞立忠急问道:“戈特使,你没有什么不对吧?”
  花花剑客戈琦摇摇头,慢慢站起身,步履蹒跚的走了过去。
  俞立忠于是也动手解开病郎中司徒星的穴道,将他放了过去。
  病郎中司徒星走回到白衣蒙面人的身后时,白衣蒙面人立即又示意放开第八号金衣特使铁杖翁莫贤平。
  等到铁杖翁莫贤平回到俞立忠这一边,俞冰媛接着也将玉面死尸冷宝山放了回去。
  双方一来一往的交换着,到了武维宁放走三绝毒狐后,复仇帮一方还有一个第十号金衣特使黑婆婆鱼知春。
  白衣蒙面人笑道:“好了,现在请将药方念出来!”
  俞立忠道:“不,你先放人!”
  白衣蒙面人道:“怕本帮主食言?”
  俞立忠颔首道:“正是!”
  白衣蒙面人嘿嘿笑道:“也罢,本帮主可不怕你不肯念出药方!”
  说着,又示意挟持黑婆婆鱼知春的那个魔头将鱼知春释放回去。
  于是,黑婆婆鱼知春也回到俞立忠这一边来了。
  俞立忠道:“听着,药方共有二十味,老夫只念一遍,你们若是不能全部记住,那是你们的事了!”
  白衣蒙面人道:“区区二十味药有何难记,你只管念出来便是!”
  俞立忠便将二十味药念出,最后道:“日服三帖,连续服用三日便可痊愈,服后切忌食生薄。”
  白衣蒙面人问道:“完了?”
  俞立忠道:“不错,可以开始了!”
  白衣蒙面人突然仰天大笑道:“哈哈哈,俞立忠,你上当了!”
  “了”字甫落,俞立忠忽然发觉麻穴被人一指点中!
  出手点他麻穴的人,竟然是站在他身边的第九号金衣特使黑公公宇文鼎!
  同一刹那,站在武维宁和俞冰媛身边的第七号金衣特使花花剑客戈琦及第八号金衣特使铁杖翁莫贤平,也同时出手,骈指对准武维宁和俞冰媛的麻穴疾点而落!
  由于变起仓卒,且又近在身边,因此老少三人根本来不及闪避,均被一点而中!
  但是,出人意外的事情,也在瞬息之间发生了!
  只听“砰!砰!砰!”三响,出手偷袭的黑公公宇文鼎、铁杖翁莫贤平、花花剑客戈琦三人,身上同时中掌,在惨叫声中,身子离地飞起,跌出两丈开外,落地之后,口中鲜血狂喷,爬不起来了!
  发掌击伤他们三人的是谁?
  不是别人,乃是被点中麻穴于先的俞立忠、武维宁及俞冰媛是也!
  老少三人竟有未卜先知之能?
  不,老少三人直到麻穴被点中,才知道四位金衣特使原来是假的!
  而他们所以未被点到,完全是一种意外的运气,原来俞立忠已知自己念出药方后,白衣蒙面人便将下令围攻,故在念药方的时候,已暗中运出“无相神功”布满全身,他的“无相神功”一经运出,浑身可以刀枪不入,因此假黑公公宇文鼎一指点落时,根本起不了作用,而武维宁和俞冰媛之所以也能逃过一指之危,乃是拜赐于穿在身上的蟒皮衣!千手剑客上官威赠送给他们两人的蟒皮衣,竟在今天救了他们一命!
  这些事情,说来费时,其实只是一瞬间之事,白衣蒙面人一见俞立忠三人被点中麻穴竟能不倒,而且还出手打伤了自己的部下,以为他们三人早已识破自己的诡计,不禁大吃一惊,浑身猛然一震!
  俞立忠立刻抓住机会,大叫道:“紧紧围住,莫被走脱了一个!”
  白衣蒙面人和围立于四周的群魔闻言更惊,只道反落入同心盟的埋伏之中,一时心慌意乱,纷纷掉头后望。
  这是突围的最佳良机,哪知老少三人正欲纵起之际,奇事又生,只听远处有人朗声大笑道:“盟主放心,十八位金衣特使及四十二位代表全数在此,一个也不会让他逃掉!”
  声如龙吟虎啸,震人耳鼓!
  噫,竟有这种巧事,同心盟的十八位金衣特使和四十二位代表当真赶到了!
  一时之间,连俞立忠也愣住了。
  他发出呼叫,只想扰乱群魔的心神,以便乘隙突围而逃,可做梦也没想到援兵果然已在四下,这不是太巧了么?
  好了,十八位金衣特使加上四十二位代表,再加上了老少三人,一共是六十三个,人数已比“复仇帮”多出一倍,这下反可以把群魔打个落花流水了!
  白衣蒙面人目中登时现出万分惊骇之色,急忙一把揽起三绝毒狐,挥臂大叫道:“兄弟们,咱们退!”
  话落人起,身如脱弓箭弩,朝深山中电射而去。
  群魔见帮主已走,竟不顾倒在地上的三个假金衣特使,纷纷掉头便跑,四散奔逃。
  也就在此时,一缕“传音入密”的蚊鸣细语,忽然钻入了俞立忠的耳中:“贤弟,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俞立忠闻言心头一动,立即向武维宁和俞冰媛打了个手势,然后跳前一步,俯身抱起假黑公公宇文鼎,低声道:“维宁,冰媛,快走!”
  武维宁和俞冰媛都弄不懂在如此压倒优势的情形之下,何以还要“快走”,但两人心中虽然疑惑,行动却未迟缓,闻言之下,各自跳去揽起假花花剑客和假铁杖翁,紧随俞立忠之后,拔步奔去。
  他们朝同心盟的方向跑,因此没撞着“复仇帮”的魔头,一路疾如流星越过一座山头,武维宁没看见同心盟的人现身接应,心中大为迷惑,忍不住发问道:“盟主,那十八位金衣特使和四十二位代表都在哪里?”
  俞立忠边跑边笑道:“都在同心盟!”
  俞冰媛诧声道:“什么?”
  俞立忠笑道:“哈哈,你以为真有十八位金衣特使和四十二位代表赶来解救我们么?”
  俞冰媛不胜惊诧地道:“不然,刚才回答爹爹之人是谁呀?”
  俞立忠道:“可能是你上官姨丈!”
  俞冰媛道:“啊,是上官姨丈?”
  俞立忠道:“是的,事情是这样的,刚才为父发出呼叫,其实意在扰乱敌人的心神,以便带着你们乘隙突围,却没想到居然有人回答过来,当时为父也以为真有同心盟的人赶到了,可是接着便有人传音为父快逃,他称呼为父为‘贤弟’,当今武林中,称呼为父为‘贤弟’的只有两人,一是‘流浪天使卢仪南’,一是‘千手剑客上官威’,所以为父猜想那人必是你上官姨丈。”
  武维宁插口道:“这么说,上官老前辈并未离开此山啊?”
  俞立忠道:“可能是的,他不在那茅屋中,大概是不想和我们相见——”
  一语方毕,蓦闻身后有人笑道:“谁说的,愚兄与贤弟有姻亲之谊,怎说不想和贤弟相见?”
  俞立忠转身大笑道:“哈哈哈,小弟若不这样说,只怕上官兄还不肯现身呢!”
  出现在老少三人身后的,正是千手剑客上官威!
  武维宁和俞冰媛闻声大喜,也连忙停步转身,一个喊姨丈,一个喊老前辈,一齐倒身下拜。
  千手剑客上官威笑吟吟道:“别多礼,大家坐下来谈谈吧!”
  俞立忠上前一把握住他双臂,目涌兴奋的泪光,欢声道:“上官兄,十多年没见面了,您想得小弟好苦啊!”
  千手剑客上官威笑道:“早想去看看你,总因人老了懒得走动……”
  俞立忠急问道:“见过卢兄没有?”
  千手剑客摇头道:“没有,自从辞去金衣特使之后,就没再见到他。”
  说着,就地坐下,说道:“来!来!咱们坐下来聊一聊!”
  俞立忠遂在他对面坐下,将手里的假黑公公宇文鼎放在一边,笑问道:“那群魔头都跑光了?”
  千手剑客点头笑道:“正是,邪不胜正,此为例证,若论实力,十八位金衣特使加上四十二位代表,只怕也奈何不了他们,可是他们一听同心盟的人到了,竟吓得抱头鼠窜,哈哈哈!”
  俞立忠道:“刚才若非上官兄那句呼应,小弟三人此刻只怕已变成三堆肉酱了。”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十九章 自请入牢去
上一篇:
第十七章 断指惩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