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十四章 情真始为难
2021-02-15 18:06:1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次日一早,武维宁起床出房一看,不见千手剑客在屋中,再到屋外张望,也不见老人的踪影心下诧异,便去敲俞冰媛的房门,喊道:“俞姑娘,你起来了没有?”
  俞冰媛还在酣睡,闻声惊醒,连忙下床答道:“起来了,你等一下,我马上出来。”
  她匆匆把散乱的秀发梳理一番,才开门走出,羞涩一笑道:“你起来多久了?”
  武维宁道:“刚起来,那位上官老前辈不在屋中,不知哪里去了呢?”
  俞冰媛一惊道:“哦,我姨丈走了?”
  “没有,我老人家在此!”
  千手剑客的声音,由屋外传了过来。
  两人才转过身子,千手剑客业已笑眯眯的站立在门槛之前!
  他手上拿着两件用蟒皮制成的内衣,似是刚洗过,还在滴水。
  俞冰媛欢笑道:“姨丈,您早啊!”
  千手剑客笑道:“还早,太阳快要晒屁股啦!”
  俞冰媛低首羞笑了一下,一指他手上的蟒皮内衣问道:“姨丈制那个干么?”
  千手剑客道:“送给你们两人穿的,为了做这两件蟒皮衣,我老人家一夜没睡觉呢!”
  俞冰媛一怔道:“送给我们穿的?我们穿它干么?”
  千手剑客提起蟒皮衣抖了抖,道:“这蟒皮坚固异常,刀枪不入,你们穿在身上等于比别人多了一条命,懂不懂?”
  俞冰媛大喜道:“哦,真有这么大的好处么?”
  千手剑客把其中一件拋给她,笑道:“不信你去穿起来,然后叫武维宁刺你一剑看看。”
  俞冰媛稚气未脱,听了自然想试试,当即拿着蟒皮衣奔入房里去。
  千手剑客把另一件递给武维宁,说道:“你也穿上吧!”
  武维宁道谢接过,脱下外衣,将蟒皮衣穿上,不久俞冰媛也穿好走出来了,她拔出宝剑递给武维宁道:“来,刺我一剑看看!”
  武维宁笑道:“我也穿了,还是你刺我吧。”
  俞冰媛说了声“好”,手中宝剑一缩一吐,向他左胸口刺去。
  武维宁只觉胸口微微一痛,登登倒退了两步,低头一看,但见外衣被刺破了一个洞,而里面的蟒皮衣果然毫无损伤,不禁大喜道:“你看,果然伤不了!”
  俞冰媛十分高兴,收剑入鞘,向千手剑客裣衽一福道:“姨丈,谢谢您啦!”
  千手剑客笑道:“厨房里已烧好一锅饭,你们吃了后立刻上路,我老人家要好好睡一觉,别再来吵我了。”
  说罢,转身入房。
  俞冰媛心知老人生性爽直,不喜客套,当下便与武维宁走入厨房,自取碗筷吃了起来。
  吃罢早饭,两人走到千手剑客的房外,只听房中鼾声大作,敢情老人已经睡觉,俞冰媛于是回房背起包袱,说道:“咱们走吧!”
  武维宁一指房门道:“不要向他告辞么?”
  俞冰媛道:“不要,他说过别吵他的嘛。”
  武维宁道:“我得了他许多好处,岂可如此一走了之,让我拜他三拜!”
  说着,朝房门长拜下去。
  然后,两人便离开了草庐,继续向山中前进,由于两人都服食了千年人参果,内力陡增,因此山中虽然无路可走,遍地荆棘,走起来也丝毫不觉吃力。
  这天中午,两人翻上一座峻险的峰脊,见群山尽在眼底,景色如画,美不胜收,俞冰媛为之心醉,便在一面平坦的岩石上坐下,说道:“喂,咱们就在这里吃中饭吧。”
  武维宁哑笑道:“哪来的中饭可吃?”
  俞冰媛一指他的包袱道:“你包袱中还有昨晚未吃完的半只野兔,不是么?”
  武维宁这才想起,笑哦一声,随即解下包袱取出野兔肉,切一半给她,两人便坐着吃起来。
  俞冰媛边吃边问道:“还有多远才能到达那秘洞呀?”
  武维宁取出地图观看,答道:“如我估计没错,大约明天中午可到。”
  “到了那秘洞,咱们要怎样救我爹?”
  “照原定计划行事,见到三绝毒狐时,你可以据实吿诉他令兄赶去洪涛山,不在同心盟,故由你前来,他若讨取解药,你就说没有现成的解药,只有药方——”
  “我可不懂那解药的药方呀!”
  “我家有一贴药方,能补血益气,舒筋活脉,也许可骗他一骗,只是这药方共有三十八味,不知你能不能记住。”
  “你念念看。”
  “乳香一钱半、红花一钱半、血珀二钱半、独活一钱半、桔梗一钱半、北辛二钱、牛银二钱、珍珠五分、末药一钱半、田七一钱半……”
  他把三十八味药反复念了数遍,俞冰媛方始全部记住,接着问道:“说出这药方之后呢?”
  武维宁道:“三绝毒狐在功力未复之前,定然不敢伤害你,他可能会把你关在秘洞中,也可能把你关在别处,我总会知道,等到时机成熟时,我自会偷偷把你和令尊放出来。”
  俞冰媛道:“要是你做不到呢?”
  武维宁毅然道:“我拼掉性命也要做到!”
  俞冰媛一笑道:“好,我信任你一次,如果这是你的阴谋,我们父女纵然难逃一死,你也一样活不成!”
  武维宁扔掉一块兔骨,站起身子道:“是的,咱们走吧!”
  第三天晌午时分,两人来到一处乱石遍布的峭壁下,武维宁仰望峭壁,见顶端有一株独立松,其上悬挂着一条白色腰带,不由精神一振,低声道:“俞姑娘,咱们距离秘洞已不远了!”
  俞冰媛也发现那株独立松上飘荡着一条白腰带,因问道:“那是三绝毒狐留下的记号?”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他说见到这株独立松便向右转,再问前走一里路就可见到他们!”
  俞冰媛转望峭壁右边,见是一片原始密林,远处则是几重不太高峭的山峦,不禁起疑道:“你看那边的山并不高,山中真会有什么秘洞么?
  武维宁道:“不管他,咱们按照他的指示走去,总会见到他的。”
  俞冰媛凝望着他不语,似乎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对他的怀疑也因之加深了。
  武维宁举目眺望,道:“三绝毒狐诡计多端,也许这地方并无什么秘洞,但无论如何,此事与他恢复功力有关,我想他是不会再耍什么花样的,咱们走一段看看吧?”
  俞冰媛突然探手一把抓住他右手脉门,含笑道:“好,咱们走!”
  武维宁神色一呆,但很快便明白她的意思,当下也不运力挣脱,只苦笑一下道:“这样很好!”
  俞冰媛一扬黛眉,略带讶异的笑问道:“很好?你说这样很好?”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你这样扣住我的脉门,更能使三绝毒狐相信我没有与同心盟暗中勾搭。”
  俞冰媛笑道:“既是如此,我要一直扣住你,等见到三绝毒狐才放手。”
  武维宁点了点头,举步向峭壁右边走去。
  进入森林,向前行约许里,忽听身后的一株大树上有人哈哈大笑道:“妙啊!武维宁,你怎么把俞立忠的女儿拐来了?”
  话声突然在死静的森林中响起,使得神情紧张的武维宁和俞冰媛均为之吓了一大跳。
  两人掉头一望,才发现坐在那大树上的乃是独目狂龚光庭!
  武维宁又惊又喜,叫道:“龚大叔,是您呀!”
  独目狂龚光庭盘膝坐在树上一枝细小的横桠上,可是那枝横桠却像未承受一点压力,丝毫未见下沉,这是轻功造诣登峰造极的表现,令人吃惊的是他在提气施展轻功之中,居然还能开口说话,只见他又哈哈大笑道:“多着呢!你摆头看看,大家都迎接你来啦!”
  武维宁摆头四望,这才发现四周的大树上还坐着半疯书生申屠骁、病郎中司徒星、狼心黑龙南宫梦、玉面花尸冷宝山四人,心中不禁暗暗惊懔,当下向他们一一点头为礼,面露苦笑道:“诸位大叔来得好,这位俞姑娘怕小可欺骗她,竟出手扣住了小可的脉门……”
  说到此,转对俞冰媛笑道:“俞姑娘请看,小可没有欺骗你呢?”
  俞冰媛却把他的脉门扣得更紧,冷冷问道:“哪一位是三绝毒狐左丘谷?”
  武维宁道:“家师功力未复,不在此处。”
  俞冰媛冷笑道:“哼,还说没有欺骗我,今天来到此处,你就改口称三绝毒狐为‘家师’了?”
  武维宁笑了笑道:“俞姑娘只要说出那解药的药方,总可救回令尊,其他的又何必计较?”
  说着,仰望树上的五魔问道:“诸位大师,家师还好么?”
  半疯书生屠骁笑道:“老样子,只是令师原是要你诱骗俞玉龙到此,如今怎么反把俞立忠的掌上明珠拐带来了啊?”
  武维宁道:“小可到达同心盟时,俞玉龙已与九位金衣特使赶去洪涛山,所以小可便把这位俞姑娘带来,好在这位俞姑娘也知道炼制解药之法……”
  五魔听到此处,同时由树上飘下,病郎中司徒星望着俞冰媛笑问道:“俞姑娘,你当真知道炼制解药之法?”
  俞冰媛点首道:“不错!”
  病郎中司徒星道:“那好,你把药方念出来给老夫听听。”
  俞冰媛道:“不,我要先见我爹爹!”
  病郎中司徒星道:“你把药方念出来,老夫认为可信,立刻释放令尊。”
  俞冰媛摇首道:“不,我要先见我爹爹!”
  病郎中司徒星望了其余四魔一眼,然后点头道:“好吧,老夫带你去见令尊。”
  说罢,转身便走。
  俞冰媛拉着武维宁随后跟去,独目狂、狼心黑龙、半疯书生、玉面花尸四人亦随后跟去,半疯书生边走边笑道:“俞姑娘,到了这地方,你还扣住武维宁的脉门干么?”
  就在这时,武维宁耳中忽然钻入一缕“传音入密”的细语:“武维宁,快将她点倒!”
  传话者,显然是半疯书生!
  武维宁听得一呆,讶然暗忖道:“将她点倒?她既然敢来这儿,在未救得她父亲之前,绝不会生出逃走之念,何必将她点倒呢?”
  一瞬间,他已猜想到事情一定有了某种变化!
  可是他不知那变化是什么,而且他还在犹豫不决之际,半疯书生又发出“传音”催促了:“听到没有?快动手将她点倒!”
  武维宁不敢不听从了,因为在这五魔环伺的情势之下,根本没有别的办法,他向俞冰媛靠近一步,骈伸二指向她麻穴疾点而落!
  俞冰媛做梦也没想到武维宁会在此时出手点她的穴道,是以直到武维宁的手指点中她的麻穴时,她才发觉受到袭击,但是已经太迟了,只见她娇躯陡地一僵,然后慢慢向前倾倒下去。
  武维宁及时出手抓住她的手臂,使她不致倒在地上,随即转对半疯书生问道:“申屠大叔,她并无逃走之意,为什么要小可点她穴道呀?”
  半疯书生开口笑道:“因为事情有了变化!”
  武维宁追问道:“什么变化?”
  半疯书生道:“等下再说吧,你把她抱起来,老夫带你去见令师。”
  武维宁满腹疑云,但想到马上见到三绝毒狐就可明白一切,故也不再发问,当下将俞冰媛抱了起来,随着五魔往森林中走去。
  俞冰媛麻穴虽然受制,却还能说话,她被点了穴道已是惊怒万分,现在被武维宁抱在怀中更是羞急交迸,她以为上了武维宁的恶当,因此气得直向他发狠,骂道:“武维宁!你这狼心狗肺的恶贼!今天本姑娘终于认清你了!你……”
  她想找一些更恶毒的字眼来骂他,但因她一向不曾骂过人,经验不丰,故骂了一句后,已不知如何接下去,只好连连向武维宁吐口水。
  武维宁一面摆头闪避她的口水,一面暗中用手指在她腰身上轻轻戮了几下,喝道:“鬼丫头,你再吐口水,我就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玉面花尸冷宝山“嘿嘿”怪笑道:“对!武维宁,如果你愿意,今夜可做探花郎!”
  武维宁一时没听懂,问道:“冷大叔说什么?”
  玉面花尸冷宝山奸笑道:“老夫是说,你可以成为俞立忠的乘龙快婿了!”
  武维宁面色一红道:“冷大叔说笑话,小可才不要呢!”
  狼心黑龙南宫梦接口笑道:“你没听懂冷老的意思,他是说如果你愿意可以玩她一下!”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十五章 欺人莫此甚
上一篇:
第十三章 荒山遇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