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七章 长城会
2021-02-15 17:58:1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次日一早,武维宁结账离店,依照怪手翻天的指示,策骑往龙泉关驰来。
  晌午时分,龙泉关到了!
  龙泉关有上下两关,相距二十里,关之南北,沿山曲折,长城岭其西二十里处,武维宁将坐骑寄存于附近人家,便步行往关上而来。
  如果昨晚没见过怪手翻天褚锡麒,今天来到此处,他心中一定是兴奋的,因为他认为可在此处见到奶奶,但是现在他已经明白奶奶不在这地方,所以神色怏怏,毫无快慰之情。
  他慢步走到关口,沿着长城走了一段,四顾无人,才将身一纵,施展轻功飞登长城之上。
  长城上是鲜有游人的,尤其是时当中午,更是人迹绝无,呈现一副雄伟而荒凉的景象。
  武维宁转头两边望了望,不见那假三绝毒狐左丘谷的影子,于是沿着城墙来回的走着,他现在已不着急,他知道那假三绝毒狐一定会来的。
  果然,没多久,北面的城头上出现一个人了!
  武维宁看到来人时,来人尚在三十几丈外,因此无法看清对方的面貌,但他相信对方必是假三绝毒狐左丘谷不错,故立即举步迎了上去。
  双方相距六七丈之际,武维宁已看清楚了对方的相貌,而也就在此时,他突然怔住了!
  来人不是假三绝毒狐左丘谷么?
  不,来人确是假三绝毒狐左丘谷,只是这个假三绝毒狐,看起来与真的三绝毒狐毫无分别,武维宁觉得他简直就是真的,因此不觉发起呆来。
  真的,此刻的这个三绝毒狐,和在长白山太平顶居住三年的“解大叔”完全一样,身上仍是穿着那件旧得发亮的老羊皮袄,脚上仍是系着一双乌拉鞋,肩上一样荷着那支松枝,末端一样悬着那个酒葫芦,头发也像往日那样蓬乱不整,甚至脸上的每一个毛细孔,都与真人毫无差异。
  好高明的易容术!
  武维宁不禁暗在心里称赞起来。
  四目相视,一个发呆,一个面带微笑,沉默片刻之后,假三绝毒狐首先开口笑道:“维宁,你不认得老夫了么?”
  武维宁生硬的点了点头,没有作声。
  假三绝毒狐眼睛向左右滚闪了两下,突然翕动嘴唇发出“千里传音”道:“别发呆,那俞立忠已在附近窥视,快照怪手翻天的吩咐做吧!”传音一毕,接着又开声笑道:“大概你很气愤老夫欺骗了你,是不是?”
  武维宁点头答道:“是的,左丘大叔,你为什么要那样欺骗我?”
  假三绝毒狐耸了耸肩,笑道:“老夫那样欺骗你确实十分不该,不过,那是不得已的,因为老夫怕你不肯答应帮助救人!”
  武维宁举步向他走去,一面问道:“我奶奶呢?”
  假三绝毒狐装出机警的样子,倏地往后退一大步,举手作挡架之势,悍笑道:“站住!咱们先谈清楚再走过来!”
  武维宁刹住脚步道:“谈什么呢?”
  假三绝毒狐徐徐摆着头,凝目含笑打量着他,问道:“你恨不恨老夫?”
  武维宁淡漠地道:“事情已经做出来了,恨有何益!”
  假三绝毒狐笑道:“说明白一点!”
  武维宁叹了口气道:“大叔,我想过了,你曾经待我很好,虽然你那一次的做法确使我伤心了一阵,但是我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假如你不要我,那叫我怎么办呢?”
  假三绝毒狐面露喜色道:“你真愿意继续跟随老夫?”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只求大叔以后把我当作你的徒弟,别再骗我就是了。”
  假三绝毒狐道:“这可以,但是在同心盟的心目中,老夫是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今后老夫将与他们周旋到底,你既愿意跟随老夫,就得跟着老夫去杀人,你狠得下心肠去杀人么?”
  武维宁道:“大叔除了要我杀人之外,难道没有别的事可让我去做?”
  假三绝毒狐笑道:“当然不是天天要你去杀人,老夫的意思是说:当老夫要你去杀人的时候,你就不许违抗!”
  武维宁道:“好的,记得大叔曾经说过:大丈夫不能留芳百世,就得遗臭万年,情势到了这地步,小可已别无选择的余地了!”
  假三绝毒狐哈哈笑道:“好!好!老夫原以为你是个纯洁的少年,看起来你也是个可造的坏胚子!”
  武维宁赧然一笑道:“大叔现在不怀疑我了吧?”
  假三绝毒狐点头道:“不错,老夫今天想正式收你为徒,不知你肯不肯?”
  武维宁欣喜地道:“这是小可梦想了三年多的希望!”
  假三绝毒狐笑道:“那么,此处是行拜师之礼的好地方!”
  武维宁踌躇着道:“大叔可否先让小可见见家祖母?”
  假三绝毒狐道:“你奶奶不在此处,你行过拜师礼后,老夫立刻带你去见她!”
  武维宁点点头,走上三步,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的向对方行起三跪九磕的大礼来了。
  假三绝毒狐等他磕完最后一个头时,立刻伸出双手将他扶起,笑嘻嘻道:“好徒弟,为师生受你的了!”
  武维宁挺身起立,身形顺势一转,右掌突发,呼的一声,直向对方左幽门拍去。
  变起仓卒,假三绝毒狐“啊!”的惊叫一声,上身本能的往右后方一倾,紧接着右肘一抬,以“白鹤亮翅”反向武维宁右胸击来。
  “长城之会,勿露敌意,俟其对你不加怀疑之后,于接近他身侧之际,以右掌袭击其左幽门,若未得手,彼必用白鹤亮翅反击你右胸,你可偏身进步,发怀心腿踢其心口,彼若以怀中抱月迎拒,你即以灵猴摘桃攻其丹田,彼若以雁落沙滩切你右足,你即以单凤朝阳击其天灵,毒狐习性,余了若指掌,以此对付,谅可奏功……”
  这是“伸手将军”赐给他的三绝招,现在情形果如所料,对方真的以“白鹤亮翅”反击过来了。
  武维宁立即偏身进步,于避开对方反击的一招的同时,右脚倏扬,发出“怀心腿”向对方的心口猛踢而出!
  假三绝毒狐闷哼一声,果然双脚一剪,以“怀中抱月”迎向武维宁踢到的右脚。
  这是一手临危应变的绝招,不仅可以化险为夷,而且可以抢回先机!
  武维宁心知对方打算在第三招下落败,故右脚疾缩,身形一沉,改用“灵猴摘桃”抓向他丹田大穴。
  假三绝毒狐佯作惊怒交迸之态,嘴里发出一声暴吼,身子一倾一转,左掌出如闪电,当真以“雁落沙滩”的招式切向武维宁的右脚。
  武维宁容得他手掌切近,突地挺身而起,右掌很自然而快速的收出“单凤朝阳”的绝招,往他天灵拍落——
  “砰!”然一响,假三绝毒狐的天灵盖被拍个正着,登时神色一呆,然后慢慢的倒了下去。
  双方的攻守,直到假三绝毒狐倒下为止,均是快速绝伦,一气呵成,表演得逼真极了!
  不过,假三绝毒狐的中掌倒地并非“假”的,他的的确确被武维宁一掌击昏,只差没有死而已!
  武维宁原是多么希望会有这种结果的,但是如今“三绝毒狐左丘谷”虽已倒在他面前,他却无一丝喜悦之情,因为即使眼前这个“三绝毒狐”是真的,这也只是一个圈套,一个诱杀圣侠俞立忠的圈套!
  他默默的注视地上的假三绝毒狐好一阵,正在不知如何“处理”之际,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再点他麻穴!”
  武维宁一听声音,就知是老叫化——圣侠俞立忠——来了,不由得心弦一紧,转身苦笑道:“老前辈,您来了!”
  出现在他身后的人,确是化装为老叫化的圣侠俞立忠,他歪头笑望着武维宁,道:“你知道老叫化会来?”
  武维宁淡淡一笑道:“老前辈既然赐我三绝招,当然也很想看我得手,不是么?”
  圣侠俞立忠哈哈大笑道:“不错,看你外表愚拙,敢情脑筋倒是蛮精灵的!”
  武维宁笑了笑,转身骈伸二指点了假三绝毒狐的麻穴,这才又回对圣侠俞立忠道:“那天在破庙中,小可不知您老是风尘异人,言语多有冒犯,请原谅。”
  圣侠俞立忠笑道:“得了,如果你当真冒犯了老叫化,老叫化才不赐你三绝招呢!”
  武维宁拱手道:“如今小可可以拜闻您老的名号了吧?”
  圣侠俞立忠摇摇头道:“不必,你只要认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这就够了,名号对一个人并不重要!”
  武维宁弄不懂对方因何不肯让自己知道他是同心盟主圣侠俞立忠,当下接口道:“名号对一个人如果不重要,为什么每个人都有他的名号呢?”
  圣侠俞立忠展现出一个滑稽的表情,笑道:“老叫化就没有,不过有人称我为‘伸手将军’,你以后就呼我为‘伸手将军’好了!”
  武维宁失笑道:“伸手将军的意思是——”
  圣侠俞立忠含笑道:“是说老叫化是‘伸手要钱一帮人’里的高手!”
  武维宁想不到堂堂一位同心盟主在摇身一变为“老叫化”的时候,竟然也表现得如此“妙趣横生”,不禁灿然一笑道:“好,伸手将军,请问您为何要帮助小可捕获这个三绝毒狐?”
  圣侠俞立忠道:“因为老叫化觉得你这孩子志气可嘉,故决定帮你完成心愿!”
  武维宁问道:“您老怎知小可是放走七十一个囚犯的人?”
  圣侠俞立忠似觉难以回答,搔搔头发苦笑道:“唉!为什么你这样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呢?”
  武维宁道:“小可必须先明白缘故,才敢接受您老的帮忙!”
  圣侠俞立忠想了想,说道:“老叫化是听一个人说的,那人告诉老叫化说,你因无知受人利用放走了正心牢中的七十一个囚犯——”
[page]  武维宁原想跟他胡扯一番,让那躲藏在附近监视的怪手翻天褚锡麒相信自己是在“依计行事”,这时一听对方要说出自己“发誓要把七十二个魔头擒回正心牢”之事,方始发觉自己问得不高明,心中暗吃一惊,忙摇手打断对方的话,大笑道:“好了,您老说的那人,可是同心盟主圣侠俞立忠?”
  圣侠俞立忠点头笑道:“正是,怎么样?”
  武维宁诡然一笑道:“您老真以为小可愿意替同心盟效命么?”
  圣侠俞立忠脸上笑容微敛,一指地上的三绝毒狐道:“不然,你为何要打倒他?”
  武维宁道:“小可要逼他释放家祖母!”
  圣侠俞立忠讶笑道:“他刚才不是说,你拜他为师后,立刻就带你去见令祖母?”
  武维宁道:“小可不愿拜他为师,换言之,小可不愿涉足武林,小可只想带家祖母返回长白山,过安安静静的日子。”
  圣侠俞立忠道:“可是你已经向他行过拜师之礼,你可知道一个男孩子是不能胡乱向人跪下磕头的?”
  武维宁沉声道:“不错,但为了救家祖母脱险,小可不惜遭受任何屈辱!”
  圣侠俞立忠笑“哦”一声道:“那么,等他告诉你令祖母的下落后,你如何处置他?”
  武维宁道:“他是罪魁,小可打算将他交给同心盟去处置!”
  圣侠俞立忠问道:“其余那七十个脱逃的囚犯你就不管了?”
  武维宁耸耸肩道:“小可自觉无此能力。”
  圣侠俞立忠颇为不悦地道:“好吧,看样子,那位同心盟主是看走眼了!”
  武维宁道:“小可救出家祖母后,打算立刻遄返长白山,这三绝毒狐就烦您老将之带去同心盟如何?”
  圣侠俞立忠微微点头道:“可以!可以!”
  这时,倒在地上的假三绝毒狐已渐苏醒,武维宁便转向他蹲下,喊道:“左丘大叔,你醒来!”
  假三绝毒狐徐徐睁开两眼,似是做势欲起,因发觉全身不能动弹,才冷“哼!”一声道:“小子,老夫还是你的‘左丘大叔’么?”
  武维宁道:“是的,只要大叔释放家祖母,小可也绝不为难你!”
  假三绝毒狐瞥见“老叫化”站在旁边,佯作一惊道:“啊!他是谁?”
  武维宁道:“他是丐帮中人,叫‘伸手将军’,是小可刚认识的。”
  假三绝毒狐怒道:“你和他合谋来算计老夫?”
  武维宁摇头道:“不,他已答应小可不过问我和大叔之间的事,大叔放心好了。”
  假三绝毒狐冷笑道:“放心?哼!你想将老夫擒去同心盟问罪,打谅老夫不知道?”
  武维宁道:“大叔肯不肯释放家祖母?”
  假三绝毒狐断然道:“不!”
  武维宁轻叹一声道:“小可和大叔无仇无恨,大叔劫持家祖母不放,究是何意?”
  假三绝毒狐道:“老夫将你奶奶带走,原是一番好意,不想你这小子竟然不分好歹,简直气死我了!”
  武维宁道:“也许大叔确是出于好意,但小可不想再涉足武林了,所以只要大叔肯让小可将家祖母带回长白山,小可也立刻释放大叔,怎么样?”
  假三绝毒狐“嘿嘿”冷笑道:“武维宁,老夫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你想老夫这样容易哄骗的么?”
  武维宁道:“要不,大叔要怎样才肯相信?”
  假三绝毒狐沉声道:“立刻解开老夫的穴道,老夫就带你去见你奶奶!”
  武维宁仰对圣侠俞立忠苦笑道:“您看,他倒是很顽强呢!”
  圣侠俞立忠笑道:“你若相信他的话,就替他解开穴道,若不相信他的话,就再点他一下,他功力深厚非凡,每隔两刻时就得重点一次,否则会被他运功冲开穴道的!”
  武维宁果真又骈指在假三绝毒狐麻穴上点了一下,说道:“大叔,你曾教我武功,所以我心中对你多少还有一些敬意,希望你别逼我侮辱你太甚!”
  假三绝毒狐双目一瞪,怒吼道:“你想怎样?”
  “请释放家祖母。”
  “做梦!”
  “大叔当真不肯?”
  “不错,要老夫的命容易,要你奶奶难!”
  武维宁站起来,向圣侠俞立忠道:“伸手将军,他和小可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您看小可应否逼他答应?”
  圣侠俞立忠笑道:“他传你武功,原在利用你,并无一丝怜才之意,不过你如不忍出手,由老叫化来代劳好了!”说着,由怀中摸出几支细如牛毛的银色小针,在假三绝毒狐身边蹲下,沉容笑道:“自古以来,只有真英雄真豪杰才不怕死,才不怕吃苦头,你若要充英雄,等下可不能嚎叫!”
  假三绝毒狐面色一变道:“你这臭叫化是何许人,居然也敢和老夫作对?”
  圣侠俞立忠一指武维宁笑道:“老叫化像他这个年纪时,已曾在你父亲‘武狐左丘龙’的屁股上刺了一刀,如今怎会不敢跟你这‘狐子’作对呢!”
  说到此,拉起假毒狐的右手,做势便要把银色小针刺入他的指甲茸。
  假三绝毒狐原是准备带他去上钩的,这时岂肯吃眼前亏,忙道:“且慢,武维宁的奶奶并不在此,要老夫如何放人?”
  圣侠俞立忠道:“只要你答应放人,再走几天路程倒也不妨。”
  假三绝毒狐悻悻然道:“好吧,老夫带你们去便了,但老夫释放她时,你们也得立刻释放老夫才行!”
  圣侠俞立忠不答,反问道:“你把他奶奶关禁于何处?”
  假三绝毒狐道:“在洪涛山中。”
  “那七十一个脱逃的囚犯也都在哪里?”
  “不,他们才不耐烦在那里看守一个老婆子,逃出正心牢后,他们就各奔前程了。”
  “不然,洪涛山中有谁在看守她?”
  “是老夫当年的一个部属,叫‘鬼驼子孙一非’,自从老夫被捕入正心牢后,他就遁入洪涛山当樵夫,后来又和老夫联络上,所以此番老夫就把她交给他看管。”
  武维宁插口问道:“洪涛山在哪里?”
  圣侠俞立忠答道:“在山西北方,距此约五百余里。”
  武维宁心中另有打算,故一听奶奶远在五百余里外,反倒暗暗高兴,当下又问道:“那么,我们要怎样带他去到那洪涛山?”
  圣侠俞立忠道:“这容易,老叫化有办法叫他老老实实带我们到那地方去!”
  语毕,收起银色小针,再由怀中掏出一颗用腊壳包装的药丸,用手指捏破腊壳,取出里面的一粒药丸,笑道:“吃下这颗药,他就不会捣鬼了!”
  假三绝毒狐神色微变,怒声道:“那是什么东西?”
  圣侠俞立忠道:“一种特制的灵药,服后会使人暂时失去功力,像一个普通人一样!”
  说着,不容假三绝毒狐再开口,伸手往他两腮一夹,逼他张开了口,便把白色药丸投入他口中,再取过他的酒葫芦,灌了他一些酒,让他和着药丸吞下去。
  假三绝毒狐心中虽然惊慌,但想到抵达洪涛山后,一切形势即可改观,也就不再咆哮。
  圣侠俞立忠随即转对武维宁道:“咱们由此过关,越界进入五台山,然后再乘车赶路,大约四五天后,即可到达洪涛山,现在你去把坐骑牵来吧!”
  武维宁于是转回关里,牵骑过关,只见圣侠俞立忠已带着假三绝毒狐等候在关外道上,敢情圣侠俞立忠已替假三绝毒狐解开了麻穴,但后者因服下了“散功”药丸,此刻虽已行动自如,却像一个年老体衰的老人一样,毫无反抗能力。
  武维宁灵机一动,便把坐骑牵给假三绝毒狐道:“来,大叔骑上去吧!”
  假三绝毒狐由于全身功力尽失,正在担心不堪跋涉之苦,一见武维宁肯将马匹让给自己,不觉大喜道:“很好!你这孩子虽然令老夫失望,毕竟还有一些情义!”
  说着,就跨上了马背。
  于是,假三绝毒狐在前,圣侠俞立忠和武维宁在后,三人动身往西前进。
  过了龙泉关后,眼前尽是崇山峻岭的五台山脉,山道崎岖难行,好在失去功力的假三绝毒狐有马匹代步,圣侠俞立忠和武维宁均非常人,更不会感到吃力,故前进的速度才未因而缓慢。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八章 古刹龙影
上一篇:
第六章 临险越励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