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变生肘腋
2021-02-15 18:21:08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武维宁右手一缩一吐,只听“砰”的一声,掌缘正切中他的咽喉!
  原来,半疯书生在武维宁走出饭馆再发现他一口牙齿与麻衣鬼师不同后,已知他不是麻衣鬼师,但他也是个极之狡黠的人物,当时便佯作不觉,打算出其不意下手将武维宁擒住,却不料武维宁已有准备,因而偷袭不成反为武维宁所乘。
  咽结为人身要害之一,武维宁又是蓄力而发,是以半疯书生叫都没叫一声,便即仰身栽倒!
  不过,他并未立时断气,挣扎着抬起头,两颗眼珠凸凸的,死命的瞪着武维宁,断断续续道:“你……你是……谁?”
  武维宁冷冷道:“武维宁!”
  半疯书生喉咙里发出“噢”的一声,面上现出一丝惨笑,道:“好……好……老夫……纵横……江湖数……数十年……想不到……今天……”
  他说到这里,已然无力再说下去,颓然躺倒,但是仍未断气,喉咙里不住发出“噢噢”声响!
  武维宁抽出匕首,说道:“我这样杀死你虽然不太光明,但是我认为解救俞盟主等人重于一切!”
  语毕,一刀往他心窝刺入!
  半疯书生浑身颤动一下,登时气绝而死。
  武维宁随即取出名单,把他的名字勾掉,然后抽出匕首,在自己的左臂上画了一道伤口,再把场里弄成似经搏斗之状,这才拔步往来路飞奔。
  转眼间,他已奔回到车队前,假作神色仓惶的大叫道:“帮主!我们中伏了,申屠老遭了毒手了!”
  第一辆马车中的复仇帮主无名魔闻言之下,立即喝令停车,神态镇静的由车厢走下,迎上“麻衣鬼师”问道:“怎么回事?”
  武维宁右手按住左臂上的伤口,佯作惭愧的低头道:“老夫与申屠老在前面道旁的一株大树下下马准备吃几个包子,突然由树上跳下一个白发老人,挥剑便攻,申屠老闪避不及,被对方一剑刺中心口,属下也被伤了左臂……”
  无名魔双目登时射出凌厉的寒芒,吟哼一声道:“申屠老死了?”
  武维宁点了点头。
  无名魔问道:“看清他是谁么?”
  武维宁摇头道:“那树下很黑暗,看不清楚,只看出对方有一头白发。”
  无名魔道:“会不会是‘千手剑客上官威’?”
  武维宁又摇头道:“属下不敢断定是他,不过对方剑术异常厉害,若非‘千手剑客上官威’,便是‘流浪天使卢仪南’!”
  无名魔颔首冷声道:“不错,只有这两个老贼才会击败你们——他还在那里么?”
  武维宁道:“不知道,属下忖度不敌,便跑了回来。”
  无名魔道:“你的伤要不要紧?”
  武维宁道:“无甚要紧,只伤了一点皮肉……”
  无名魔道:“好,你暂时到后面去歇歇,找司徒老替你裹伤。”
  武维宁躬身应是,低头向车队后面走去。
  他知道病郎中司徒星正在第二辆或第三辆马车中看守俞盟主四人,但他不敢找司徒星裹伤去,怕被对方看出自己的手臂与麻衣鬼师的手臂不一样。
  病郎中司徒星果然在第三辆马车中看守一斗仙李泽和俞冰媛,他看见“麻衣鬼师”走近,便道:“闻兄,上来,老夫给你瞧瞧!”
  这正是一个救人的好机会,但武维宁不愿被他看到自己的手臂,当下摇头道:“不必了,只是一点皮肉之伤,老夫自己会裹!”
  说着,继续向车队后面走去。
  走到最后一辆马车,见车厢里满装着行李,但还可容纳一个人,于是跳了上去,取出汗巾把伤口包扎起来。
  只听无名魔在车队前开声喊道:“褚、桑二老请过来一下!”
  怪手翻天褚锡麒和三手丐桑元应声驱骑驰至无名魔面前,下马拱手道:“帮主有何指示?”
  无名魔道:“两位再上第二、三辆车中,协助龚老和司徒老看守敌人,如有意外无法看守时,就下手将他们杀死!”
  “是!”
  怪手翻天和三手丐于是勒马后退,将马匹交给别人,分别登上了第二、三辆车中。
  无名魔随亦上车,举手一挥,车队随即辘辘前进,走了五六里,来到大树下,无名魔又喝令停车,下车走去察看半疯书生的尸体,见他心口一片血渍,不疑有他,即命人就地掩埋,然后又上车前进。
  由于半疯书生之死,大家的心情均极沉重,因此除了车队行进的“辚辚”之声外,没有一人开口说话,个个黯然神伤,如丧考妣。
  与无名魔同车的毒娘子墨明珠见帮主久久默坐不语,便开口轻声道:“帮主,您认为那人是谁?”
  无名魔道:“同心盟的金衣特使没有一人能在一个照面之下便杀了申屠老并伤了闻老,我看准是那两个老贼中的一个无疑!”
  毒娘子墨明珠道:“如是那两个老贼中的一个,那一定是千手剑客上官威!”
  无名魔点点头。
  毒娘子道:“可是,奇怪的是:他突然出手杀害申屠老,目的何在呢?”
  无名魔道:“当然目的在救人,但因我们人数很多,他不敢公然现身,故打算把我们各个击破,消灭我们的实力!”
  毒娘子道:“这么说,走在车队后面的冷老和南宫老只怕也有危险。”
  无名魔又点点头,探头出车外,喊道:“杨老,你过来一下!”
  一名“老仆人”应声驰近车旁,恭声问道:“帮主有何吩咐?”
  无名魔道:“你去通知冷老和南宫老,告诉他们申屠老遇害之事,叫他们路上小心,提防敌人突袭。”
  老仆人领命而去后,毒娘子又道:“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是:敌人已知道了我们的行迹,要是我们再往洛阳去,那——”
  无名魔打岔道:“不错,我正在考虑这个问题,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让敌人发现‘鸿宾客栈’那个据点!”
  “可是若不能擒到那杀死申屠老之人,我们走到哪里,他就会跟踪到哪里啊!”
  “嗯,至少到目前为止,那人只知我们在搬迁,并不知我们将去何处,是不是?”
  “是的。”
  “那么,我想到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语不传六耳,附耳过来……”
  这是半夜里,车队在途中停歇了半个时辰,为马匹上料后,即继续前进。
  天亮时,车队抵达安国县城,在城中又停歇了半个时辰,再继续起程……
  第二天,黄昏时分,车至晋城,无名魔下令投入一家大客栈。
  接着,被装在麻袋中的俞立忠、红小萍、李泽及俞冰媛四人,被悄悄的带入后院的一间上房。
  客栈里的小二虽然看出那四只麻袋装的是人,却都因无名魔出手阔绰,每人赏了他们五两银子,而假装不知,没有去报官。
  人夜前,无名魔仍命狂目狂龚光庭、病郎中司徒星、怪手翻天褚锡麒、三手丐桑元四人负责彻夜看守俞立忠四人,并派了几个人在后院四周布防,即命其余众人各自回房安歇。
  武维宁忖度在四魔联合看守之下,自己要入房救人绝难得逞,故仍决定等过几天再在路上下手,决定如此后,他便以养伤的姿态,上床蒙头大睡。
  大家以为他因遭遇挫折,心情沮丧,故也没有一人来找他兜搭。
  这一夜,众人均认定会有敌人出现,结果却是“平静无波”而过!
  翌日早晨,被装在麻袋中的俞立忠四人,又被抬出装入马车,再度出发。
  一切看来都很自然,可是车队驶出晋城之后,无名魔突然下令车队转向西行!
  随车护送的那些“老仆人”一见领头的马车转向西进,均感不解,但他们不敢发问,只在私下窃窃私议。
  “咦,这不是去洛阳之路呀!”
  “正是,帮主大概改变主意,不想去洛阳了。”
  “不去洛阳,那要去何处?”
  “谁知道……”
  武维宁初入中原,别说路径不熟,有时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是以听了大家的窃窃私议之后,才知道无名魔改变了主意,所行的方向,已非去洛阳之路。
  他不禁暗暗发笑,忖道:“不管你如何改变主意,不管你走到哪里,我始终会在你们身边的……”
  不过,他觉得以他“麻衣鬼师”的地位,对无名魔的这一改变路径,应有探询一下的必要,故立即驰马靠近第三辆马车,向车厢中的病郎中司徒星发问道:“司徒兄,这是怎么回事?”
  病郎中司徒星一耸肩,笑道:“我也不明白!”
  武维宁道:“帮主没说么?”
  病郎中道:“没有!”
  武维宁道:“看这情形,帮主好像不打算去洛阳了,但他应该把去处告诉我们呀!”
  病郎中微笑道:“帮主行事一向诡谲莫测,闻兄怎知帮主不打算去洛阳了?”
  武维宁道:“但这分明不是去洛阳的路啊!”
  病郎中道:“嗯,不错……”
  武维宁道:“让老夫去问问帮主!”
  说罢,便欲催马前驰。
  病郎中笑道:“闻兄,你又不是不知帮主的脾气,何必去碰钉子?”
  武维宁听了便打消探询之意,道:“可是,老夫总觉得,他有某种决定时,应该通知咱们才对……”
  病郎中道:“闻兄别性急,也许中午停车休息时,帮主就会告诉我们的。”
  同车的三手丐桑元接口笑道:“闻兄若是忍耐不住,何不去问问本帮军师?老叫化相信他会知道我们帮主的意向!”
  原来,三绝毒狐左丘谷一直乘坐于第四辆马车中,似在保护车中某些重要的东西,武维宁素知他目力犀利,机警过人,故不敢去与他兜搭,但这时听了三手丐桑元的话,却觉得可以去问一下,当下放慢坐骑,容得第四辆马车驰近时,便开声喊道:“左丘兄!”
  只见车厢紧闭,车中的三绝毒狐没有回答。
  武维宁又喊道:“左丘兄,你不是在睡觉吧?”
  车中仍无人回答!
  武维宁起疑,伸手拉开车厢旁的小窗一看,只见车厢里载着三个大木箱,而一路都在车厢里的三绝毒狐却已失去踪迹!
  咦,他哪里去了?
  武维宁顿时满腹疑云,又驰近第三辆马车道:“桑元,你开什么玩笑?”
  三手丐桑元笑眯眯道:“怎么啦?”
  武维宁道:“左丘兄何处去了?”
  三手丐桑元有意同他开玩笑,假作一呆道:“怎的,左丘兄不在车中么?”
  武维宁道:“正是。”
  三手丐桑元道:“那一定是失踪了,快去报告帮主!”
  武维宁轻哼一声道:“别跟老夫耍滑头,老夫知道左丘兄必是奉命去办理某一件事……”
  三手丐笑道:“闻兄是聪明人,既然知道,又何必多问!”
  武维宁听他那样说,倒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当下微微一笑,勒慢坐骑,跟随在最后一辆马车之后。
  对于三绝毒狐之神秘离开车队,他虽感惊奇,却觉得他的离开对自己有利,因为自己的目的是在抢救俞盟主四人,只要俞盟主四人在车中,魔头们少掉一个,成功的希望就增加一分!
  令他深感困恼的是:现在看守俞盟主四人的魔头,已因半疯书生之死而由两个增加为四个,自己要进入车中救人,实在不是一椿简单之事。
  怎么办呢?
  好吧,反正不管无名魔将去何处,总还有几天的路可走,只要自己不露出马脚,总会有救人的机会的!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小人之情
上一篇:
第二十二章 成败在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