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十五章 欺人莫此甚
2021-02-15 18:10:5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现在,洞中似乎只剩下三绝毒狐一人了,如果独目狂、半疯书生、狼心黑龙、玉面花尸四魔没有在洞外把守,这正是擒下三绝毒狐的好机会,但是对于武维宁来说,却还有一层顾虑,那就是他还没见到奶奶,而即使见到奶奶,在出手制服三绝毒狐之后,他觉得要带着奶奶逃出把守在洞外的四魔之手,也几乎是不可能之事,所以他不打算在这个时候冒险发难。
  为了探测虚实,他假装关怀的问道:“师父,劳大叔的伤势好了没有?”
  三绝毒狐道:“大概快好了。”
  “他不在这密洞中养伤?”
  “嗯,他在别处养伤。”
  “那么这洞中只有师父和龚、冷、申屠、南宫、司徒五位大叔了?”
  “不,还有几个人。”
  “谁?”
  “都是由正心牢逃出的。”
  “弟子怎没看见?”
  “他们正守在洞中几条重要的洞道上……”
  “这秘洞有别的出口?”
  “没有!”
  “刚才弟子听司徒大叔说,这秘洞是几年前无名魔开采金矿的矿穴?”
  “不错。”
  “无名魔也在这洞中?”
  “不。”
  “师父,俞立忠是怎么逃走的?”
  “哼,不提也罢!”
  “那……弟子现在可以去和家祖母见面了吧!”
  “可以,为师叫个人带你去。”
  三绝毒狐说到这里,举手拍击三声,旋见一个老人由对面一条洞道口出现,向三绝毒狐抱拳道:“左丘兄有何指示?”
  这老人生相极怪,且右颊下长着一颗拳头大的肉瘤,故武维宁一眼就认出他正是当日由正心牢逃出的七十一魔之一,只不知他的姓名字号罢了。
  三绝毒狐一指老人,笑望武维宁道:“维宁,认得这位大叔么?”
  武维宁点头一笑道:“当然认得,只不知这位大叔贵姓大名?”
  三绝毒狐道:“他姓辜,名猛昌,绰号‘苦瘤子’,当年是北五省第一高手。”
  武维宁立刻想起名单中确有这个人,当下向“苦瘤子辜猛昌”一揖道:“辜大叔以后请多指教。”
  苦瘤子辜猛昌笑道:“不敢,令师学究天人,不出三五年,老弟成就一定会远远超过老朽,所以这‘指教’两字应该由老朽来说才对!”
  三绝毒狐笑道:“辜兄,请你将这俞丫头带入三号洞内,然后带小徒去与他祖母相见。”
  苦瘤子辜猛昌躬身应是,俯身抱起俞冰媛,说道:“武老弟请随我来。”
  于是,武维宁随着苦瘤子走入一条黑暗的洞道。
  转弯抹角,来到洞道尽头,苦瘤子把俞冰媛放下,点起一盏油灯,才见洞道尽头原来是一扇铁门。
  铁门看去极厚,但上方开有一个半尺见方的小窗口,似是递送食物和通风用的。
  苦瘤子打开铁门,把俞冰媛拉了进去,替她解开了麻穴,然后迅速退出,下了门上铁锁,笑道:“好了,老朽带你去见令祖母。”
  武维宁望着业已紧闭的洞室问道:“这铁门看来很坚固,但没有人看守,只怕不大妥当吧?”
  苦瘤子笑道:“有人看守!”
  武维宁道:“谁?”
  苦瘤子道:“老朽!”
  武维宁一笑道:“原来如此,这就不怕她飞掉了!好,我们走吧!”
  苦瘤子带着他转入另一条洞道,说道:“武老弟等下见了不要生气,令祖母吵闹不休,故老朽奉令师之命将她关禁在四号洞室中。”
  武维宁道:“没关系,家祖母想是想念小可,所以才吵闹的,等下见了小可,她就不会再吵了。”
  苦瘤子问道:“老弟打算如何安置她?”
  武维宁道:“小可尚未决定,要看家祖母的意向如何而定。”
  说话间,又已走到洞道尽头,像三号洞室一样,洞道尽头也是一扇铁门。
  苦瘤子把拿在手里的一盏油灯放落地上,取出钥匙开了锁,拉开铁门道:“令祖母就在里面,老弟请进吧!”
  油灯被铁门隔着,因此洞室中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是武维宁却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大叫道:“奶奶!奶奶!宁儿来了!”
  “砰!”
  回答的,是身后铁门突然关闭及下锁之声!
  武维宁顿感不妙,迅即转身扑上铁门,大喝道:“辜大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已经迟了一步,铁门业已锁上了!
  苦瘤子把油灯举到铁门上的小窗口,面露诡笑道:“武维宁,你回头看看!”
  武维宁回头看看,只见洞室中空空如也,哪有奶奶在内,一时惊怒交迸,差点昏死过去。
  原来奶奶并未被带到这秘洞中来!
  三绝毒狐又一次欺骗了自己!
  不,这一次已不仅是欺骗,他既然暗中下令苦瘤子把自己关起来,就表示奶奶已经遇害,他要露出他的狰狞面目了!
  自己死不足惜,但是俞冰媛的生路全寄托在自己身上,如今自己也成了俘虏,她岂不等于死在自己手里?
  这个问题,像一把刀在挖着他的心,顿使他痛苦得几乎要发狂,他像一头愤怒的猛虎,拼命撞击着铁门,嘶声吼叫道:“魔鬼!魔鬼!你们这群魔鬼!我与你们有何仇恨?你们凭什么要一再地害我?你们凭什么要杀害我奶奶?”
  苦瘤子嘿嘿怪笑道:“冷静一点,武维宁,你怎可骂令师是魔鬼啊!”
  武维宁猛踢打着铁门,怒吼道:“叫那老魔头来!我要问问他!我要问问他!”
  苦瘤子忽然退去,随之出现在小窗口外的是三绝毒狐左丘谷,他脸上挂着一丝微笑,缓缓道:“别激动,维宁,为师没有杀害你奶奶!”
  武维宁突地一呆,抬头瞪望着他,强忍怒火问道:“那么,你为何不让我们祖孙相见?又为何把我关起来?”
  三绝毒狐敛去笑容,轻叹一声道:“并非为师不让你们祖孙相见,而是因为你奶奶已经死了!”
  武维宁心头大震,颤声道:“死了?”
  三绝毒狐点头道:“是的,她是病死的!”
  武维宁顿时泪如雨下,厉声道:“胡说!一定是被你杀死的!”
  三绝毒狐神色冷漠地道:“为师既肯将她带来中原,岂有再杀害她之理,她确实是病死的,当然,她的病是起于太思念你之故。”
  话声微顿,又道:“为师知道你听了一定会大吵大闹,故先把你关起来,让你有冷静思考的机会。”
  武维宁悲愤地瞪望着他,问道:“逝世多久了?”
  三绝毒狐道:“十一天,那天在五台山废宅,为师不是说要派个人去娘子关接她来此么?那人到达娘子关时,才知道她已死了五天……”
  武维宁又问道:“如今我奶奶的遗体呢?”
  三绝毒狐道:“已就地厚葬了。”
  他轻轻一叹,继道:“这是为师意想不到之事,所以为师对令祖母之死,心中亦甚悲疚……”
  武维宁叫道:“放我出去!我要去看看!”
  三绝毒狐道:“你当然应该去看看,但不是今天!”
  武维宁怒道:“为什么?”
  三绝毒狐道:“你现在正在悲伤头上,如果为师让你去,你一定不肯再回来,为师不希望我们师徒关系就此结束!”
  武维宁道:“这不是理由!”
  三绝毒狐正色道:“再说明白一点,为师过去的作为的确有些对不起你,为了减轻为师的内疚,为师决定把本身绝艺倾囊传授给你,使你成为一个非凡人物,而在这个时候,要使你对为师回心转意,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你关起来,让你冷静的思考几天,平平火气!”
  武维宁断然道:“不,我要现在就去,你放我出去!”
  三绝毒狐淡淡一笑道:“忍耐些,咱们七天后再相见吧!”
  语毕,退离窗口,旋听脚步声渐渐远去。
  七天后再相见?
  听到最后这句话,武维宁突然明白了。
  原来他把自己关禁起来,并非真要自己冷静的思考什么,而是要等着试验解药的真假,因为俞冰媛曾说那帖解药要连续服用七天才能恢复功力,如今他说七天后相见,其真正心意便是:如果七天后他的功力恢复了,他便会放自己去看奶奶的坟墓,否则便要下手杀死自己!
  哼,好个狡猾毒辣的三绝毒狐,敢情到现在他还没真心信任我啊!
  怎么办?
  那帖药根本不是恢复功力的解药,要是七天之内自己不能离开这洞室,没法救走俞冰媛,她和自己只有束手待毙了!
  哼,自己非设法逃出这洞室不可!
  他想到这里,不觉举目四望,但洞室中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趋近小窗口一看,室外洞道亦是漆黑一团,敢情苦瘤子走的时候,一起将油灯拿走了。
  救人和复仇的意志,使他抑制满腔悲痛,开始在洞室四周摸索起来。
  他想找到一条出路,可是摸索了半天,发现除了铁门一条出路之外,其余均是坚硬无比的岩石!
  而铁门,刚才匆匆一瞥,已看出它有一寸厚,如无利器,根本不是人的一双肉掌所能突破的。
  现在,看情形只有期望外来的救援了。
  是的,圣侠俞立忠既已逃出魔掌,他当然会率众来救,可是以目前的情势看,同心盟获胜的机会似乎不大,因为这座秘洞的位置同心盟已经知悉,而三绝毒狐却无撤走之意,显然他已有了万全的应付之策,可以预见的策略至少有两种,一是以俞冰媛为人质,迫使圣侠俞立忠就范,一是以这座秘洞做为陷敌之地,这秘洞的洞道错综复杂,假如三绝毒狐已在各处布下机关,同心盟的人即使能够冲进来,只怕也只徒遭重大的伤亡……
  左思右想,忧心如焚,他不禁仰头长叹一声,浑身瘫痪的跌坐于地,低头垂泪不止……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十六章 交兵不厌诈
上一篇:
第十四章 情真始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