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十三章 荒山遇宿老
2021-02-15 18:05:43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俞冰媛早就看出对方剑法极高,自己断非其敌,但因想到武维宁若死了,解救父亲将增加许多困难,故决心与对方一拼,一见对方挥剑扫到,竟然不退,只跳起躲避,同时又一剑直刺而出。
  黑衣老人哈哈大笑,下挥的长剑陡地往上一扬,只听“铮”的一声,已将俞冰媛的宝剑架开,就在这时,他的长剑突然化简为繁,倏忽之间,向俞冰媛攻出五剑!
  这五剑,就像是五个人同时出手,又像是五把飞刀同时打出,攻取俞冰媛前身五处大穴,快得令人瞧不清!
  不过,他似乎无意杀死俞冰媛,每一剑递到她身上穴道近处,便自撤回,但饶是如此,俞冰媛也已吓得花容失色,遍体生寒,慌忙顿足纵退。
  黑衣老人未趁势追击,站着笑道:“丫头,你的剑法相当不错,是谁教的呀?”
  俞冰媛的剑法乃是得自其父圣侠俞立忠的亲传,成就虽不及乃兄白侠俞玉龙,却也非泛泛之流,但是眼下碰到的这个黑衣老人,却是用剑的老祖宗,因此交手一两招就被迫得手忙脚乱,这本是“正常”的现象,但她却羞愧难当,听了老人语带讥诮的话,更是恼羞成怒,娇叱一声,再度运剑攻出。
  这次,黑衣老人竟不反击,只守不攻,把俞冰媛的来剑一一化解,数招之后,他似乎已看出俞冰媛的师承,故脸上升起了惊喜之色。
  又过了数招,黑衣老人忽然倒纵出寻丈开外,朗笑道:“好啦!丫头,圣侠俞立忠是你什么人?”
  俞冰媛怒道:“是我爹爹,怎么样?”
  黑衣老人哈哈大笑道:“有趣!有趣!才十多年没见面,不想俞立忠又生了你这么如花似玉的女儿!”
  俞冰媛微微一怔道:“你认识我爹?”
  黑衣老人点头笑道:“当然,你丫头还不知在哪里的时候,我老人家就认识他了!”
  俞冰媛问道:“你是谁?”
  黑衣老人不答,捻须笑望她良久,反问道:“丫头,你名叫什么?”
  俞冰媛道:“我叫冰媛。”
  黑衣老人又问道:“你爹近来可好?”
  俞冰媛尚摸不清他是敌是友,不愿把实情告诉他,扯谎道:“我爹很好!”
  黑衣老人目中现出喜悦之光,道:“你娘呢?”
  俞冰媛道:“我娘也很好!”
  黑衣老人欣喜的点了点头道:“故人无恙,令人欣慰,这个叫武维宁的少年是你什么人?”
  俞冰媛道:“你既不愿救他,何必多问!”
  黑衣老人笑道:“你说明白,我老人家就动手救他!”
  俞冰媛心想要说得他明白,需费一番唇舌,便道:“他是我的朋友……”
  说到这里,不觉玉脸飞红,娇羞不堪。
  黑衣老人哈哈笑道:“很好,此子骨格清奇,相貌淳厚,日后必成大器,你丫头的眼光不错哇!”
  俞冰媛更羞,跺脚道:“你别瞎说,他只是我的朋友,没有别的!”
  黑衣老人笑道:“得了,你丫头不用分辨,你们今夜来到此处,看来是天意的安排,我老人家索性把苦守三年的心血一发成全他便了!”
  说罢,走去拉开怪蟒的尸身,一指岩石下一株小树道:“丫头,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株奇异的小树,高仅一尺,叶如磅蟹脚,其上结着一颗果实,形如柿子,呈深红色,十分玲珑可爱!
  俞冰媛看不懂,摇头道:“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呀?”
  黑衣老人道:“这是千年人参果!”
  俞冰媛惊讶道:“千年人参果?”
  黑衣老人凝容沉声道:“不错,是百世罕见的千年人参果!”
  俞冰媛道:“我也曾听说过世上有什么灵芝果一类的东西,却未听说过人参也会长出果子来。”
  黑衣老人道:“此物千年结果一次,乃是极为稀奇之物,你自然不知道。告诉你吧,凡是人参长在地下经过数十年而未被人采出,便会老死而慢慢烂去,之后它的元气便会破土而出,这时候地上不管有什么样的花草,当吸了它的元气后,即慢慢改变形状,经千年而结果,这种果子,凡人食之可以延年益寿,长命百岁,练武之人食之更能脱胎换骨,增进十倍以上的功力!”
  俞冰媛听得怦然心动,注目问道:“你就是为了这颗‘千年人参果’才和怪蟒缠斗的?”
  黑衣老人摇头道:“不,这条怪蟒守住这颗‘千年人参果’已有数年之久,只因‘千年人参果’尚未完全成熟,故我老人家不想杀死它,只拿它来研究一门剑法。”
  俞冰媛道:“这颗‘千年人参果’尚未成熟?”
  黑衣老人道:“是的,还差二三年,不过也可以吃了,其功效仍远在一般灵芝果之上。”
  俞冰媛道:“你打算摘它来吃?”
  黑衣老人道:“是的,但是现在改变主意了,看在你父母的面上,我老人家把这颗‘千年人参果’送给你们两人吃吧!”
  语毕,俯身摘下那颗千年人参果,欲待用剑将之剖开。
  俞冰媛摇头道:“你别剖,我不要吃!”
  黑衣老人一怔道:“为什么?”
  俞冰媛道:“第一,我不认识你;第二,这是你苦守数年之物,在情在理,都该由你自己去享用!”
  黑衣老人笑哦一声道:“丫头,你可知道你有两个姨丈,都曾是当年四海同心盟的金衣特使?”
  俞冰媛点头道:“知道,他们是‘流浪天使卢仪南’和‘千手剑客上官威’,不过他们离开同心盟已有二十年之久,我没见过他们。”
  黑衣老人含笑道:“你现在见到其中之一了!”
  俞冰媛两眼大睁,惊诧道:“你——你是‘千手剑客上官威’!”
  黑衣老人颔首笑道:“不错!”
  俞冰媛惊喜的一拜道:“真想不到您老就是上官姨丈,您……您老怎么都不去同心盟走走?我爹我娘好想念您啊!”
  千手剑客上官威微笑道:“我老人家隐迹山林已久,很想与草木同朽,不愿再涉……是非之地,故有时虽然很想去看看你父母,总因……唉,丫头,别提这件事了!”
  俞冰媛道:“我知道!我听我娘说过!您老是因二姨难产死于同心盟,伤心之余,故辞去金衣特使离开同心盟的,所以您不愿再去那使您伤心的地方,是不是?”
  千手剑客上官威苦笑了一下,点点头道:“是的,离开同心盟后,我老人家就一直在此隐居,这地方风景极美,当年我和你二姨曾到此同游过,你二姨说将来年老了要到此定居……”
  俞冰媛大受感动道:“因此您就不想离开这里了?”
  千手剑客笑了笑,忽然将手中的千年人参果拋了起来,朗笑道:“好啦!丫头,现在你愿意吃下这半颗千年人参果了吧!”
  俞冰媛知他不愿多谈当年的伤心事,便也笑道:“不,还是您吃吧!”
  千手剑客道:“我老人家来日无多,吃了这颗人参果顶多只能增寿十岁,此外毫无益处,倒是你们年轻人应该吃,你们功力增进了,就可为同心盟出力。”
  俞冰媛不觉移目望向倒在地上的武维宁,道:“真正需要增强功力的是他,只是……”
  千手剑客大笑道:“哈哈,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好了,我老人家阅人已多,自信不致看走眼,此子五官端正,神气清朗,生性耿直而淳厚,托为终生眷侣绝对不错!”
  语至此,趋至武维宁身边蹲下,伸手往武维宁的两边牙根一捏,然后捏破千年人参果,让果汁流入武维宁的嘴里。
  俞冰媛原想把武维宁的情形告诉他,可是千手剑客一再误会武维宁是她的意中人,却使她羞得一时说不出话来,看见千手剑客已在给武维宁喂食人参果,芳心又喜又忧,喜的是如果武维宁确是个正直的青年,他将因此而能达成擒回七十二魔的愿望,忧的是如果武维宁的弃邪归正只是一项阴谋,那么给他服食人参果,不啻是为虎添翼,后患无穷……
  她想得忧心忡忡,不禁轻叹一声道:“姨丈,您为何不先听我说明白,他是个犯下弥天大罪的人呢?”
  千手剑客继续把人参果汁挤入武维宁的嘴里,一面笑道:“不管他犯了什么罪,我老人家自信不会看错人的!”
  俞冰媛道:“他放走了正心牢中七十一个魔头!”
  千手剑客这才吃了一惊,抬头愕然道:“你说什么?这少年放走了关禁在正心牢的七十一个魔头?”
  俞冰媛点头道:“是的,虽然我爹认为他是无知受人利用而铸下大错的,可是在我爹尚未脱险之前,我实在不敢太信任他……”
  千手剑客越听越惊,站起身问道:“脱险?你爹怎么样了?”
  俞冰媛道:“我爹被三绝毒狐左丘谷等几个魔头擒去了!”
  千手剑客色变道:“你刚才不是说他很好?”
  俞冰媛道:“刚才我不知道您是上官姨丈,所以不敢实说……”
  千手剑客急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你爹怎会被他们擒去?这少年与三绝毒狐左丘谷有何关系?”
  俞冰媛幽幽一叹道:“事情说来话长,三绝毒狐左丘谷于三年前使计逃出了正心牢,他大概野心不死,还想和同心盟争斗一番,故改名换姓隐居于长白山中的一个小村中,这武维宁是该村的一个少年,每日以挖煤为生,正心牢一向用他的煤,三绝毒狐就看中他可以自由出入正心牢,便传授他武功……”
  接着,将武维宁放走七十一魔的经过,及后来所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出来。
  千手剑客听得直皱眉,目注武维宁良久,才长叹一声道:“原来竟有这许多曲折,可是你刚才说他服下了五通敎苗代表的毒药,这难道不够表明他确是个正直纯洁的少年么?”
  俞冰媛道:“是的,可是人心隔肚皮,在我爹未脱险之前,谁能相信他呢!”
  千手剑客道:“如今千年人参果已给他吃下了,这却如何是好?”
  俞冰媛道:“只好希望他是个好青年了。”
  千手剑客一拍手道:“有了,你们这次去救你爹,若是真能得手,便表示他确已向善,否则我老人家便把他除去,他虽然服下了千年人参果,功力可达到修练一甲子的程度,但我老人家仍有能力将他杀死!”
  说到这里才发觉手上还拿着那颗尚未挤干的千年人参果,当即递给俞冰媛道:“来,你把这些吃下,这颗人参果的果汁虽然给他吃下了八成,剩下的这些,仍可使你陡增一倍以上的功力!”
  俞冰媛羞笑道:“还是姨丈吃吧,我真的不大想吃……”
  千手剑客不悦道:“为什么,你怕中毒是不是?”
  俞冰媛只是害羞,并非真的不想吃,听老人那么说,便伸手把人参果接过,羞答答地道:“好,我吃便了。”
  千手剑客见她扭扭怩怩不像个走江湖的侠女,不由失笑道:“丫头,你好像从没出过家门,是吧?”
  俞冰媛道:“出过几次,都是跟我爹出去的。”
  千手剑客笑道:“怪不得还不脱闺秀之气,哈哈,你爹你娘当年都是纵横湖海的人物,想不到竟生了你这个怕羞的女儿!”
  俞冰媛低首羞笑道:“我……我不是他们亲生的……”
  千手剑客神色一愣道:“哦?你是他们收养的义女?”
  俞冰媛点头道:“是的,我是个被亲生父母丢弃的女婴,他们捡到我,收养了我……”
  千手剑客见她面有感伤之色,忙岔开话题道:“好了,你快吃下人参果,我老人家带你回草庐过夜!”
  说着,转身将武维宁抱了起来。
  俞冰媛咬了一口人参果,立觉有一股浓郁的异香直沁心脾,越吃越觉味道无穷,不觉便将整个人参果全吃了下去。
  千手剑客举步便走,说道:“跟我来,我的草庐就在前面不远。”
  俞冰媛随后跟去,一面问道:“姨丈,您说他中了怪蟒之毒,这么久不服解药,不要紧么?”
  千手剑客哈哈笑道:“刚才我老人家是说着吓唬你的,其实他并未中什么毒!”
  俞冰媛一哦,笑道:“姨丈干么要吓唬我?”
  千手剑客笑道:“第一,我老人家的‘灵蛇剑法’尚未研究成功,看见怪蟒被杀,自然生气;第二,当时我不知道你是俞盟主的女儿。”
  俞冰媛道:“他既未受毒,何以晕厥不醒?”
  千手剑客道:“他撞上大树,受到重击,是以昏迷不醒,不过没关系,他现在服下了千年人参果,等下我老人家再替他推拿一番就可苏醒了……”
  老少俩边走边谈,不觉已来到一间草庐之前,这间草庐颇为不小,屋中布置洁静高雅,屋外花木扶疏,确为高人逸士隐居之所。
  千手剑客将武维宁抱入屋中,放到自己的床榻上,立刻动手为他推拿起来。
  俞冰媛一旁佇观,见老人的十指像弹琴一般在武维宁的全身跳动,由快而慢,再由慢而快,知老人有意为武维宁打通任督二脉,不禁吃惊道:“姨丈,您打算打通他的任督二脉?”
  千手剑客点头笑道:“是的,这是一块很好的璞玉,我老人家想把他雕琢成器!”
  俞冰媛道:“万一他心术不正,岂非将为患武林?”
  千手剑客道:“不错,但如果他能学好,却可造福天下武林,所以这是一项赌博!”
  俞冰媛幽幽一叹,未再开口。
  千手剑客也收敛了笑容,以无比严肃的心情,将本身的真气输入武维宁的体内,为他打通任督二脉。
  这是一场辛苦的工作,千手剑客一直全神凝注的施为了半个时辰,方始大功告成,而他全身的衣衫也为汗水湿透了!
  他慢慢挺直身,轻轻舒了一口气,回对俞冰媛笑道:“他等下就可醒来,你且照顾他一会,我老人家有事要出去一下,马上就可以回来。”
  语毕,转身出房而去。
  不久,武维宁果然苏醒了。
  他像酣睡了一觉,心旷神怡的向站在床前的俞冰媛笑了一下,之后才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房子里,不禁惊“啊”一声,豁然坐起道:“我怎么躺在这儿?”
  俞冰媛微徽一笑道:“躺在这儿,不比露宿野外舒服么?”
  武维宁如堕五里雾中,摸着头叫道:“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当俞冰媛将一切经过说出之后,千手剑客也回到草庐来了。
  他手上提着一大卷蛇皮,原来他把怪蟒的一身皮剥下来,打算做某种用途。
  武维宁知道自己得了他许多好处,见他回来,哪敢轻慢,连忙跪下叩谢,千手剑客一把将他拉起,冷然道:“不必道谢,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许有一天,我老人家会杀了你!”
  武维宁不明老人之意,一时为之目瞪口呆。
  俞冰媛微微一笑道:“你服食了千年人参果,又打通了任督二脉,如今功力已不在一位金衣特使之下,假如你没有真心弃暗投明,我姨丈当然要杀你!”
  武维宁这才明白,乃向千手剑客肃容长揖道:“老前辈请放心,小可虽是边僻草野,尚能明辨是非,今后纵不能完成心愿,也绝不会为虎作伥!”
  千手剑客把蟒皮拋在屋角中,转身走出屋外,说道:“好,你出来一下。”
  武维宁跟着他走出草庐,恭声问道:“老前辈有何指教?”
  千手剑客含笑道:“你小子以前能跳多高?”
  武维宁答道:“大约有一丈七八。”
  千手剑客道:“现在你跳一下看看!”
  武维宁依言双足一顿,纵身跳起,只觉并未特别费力,一跳竟已三丈多高,不觉大吃一惊,失声道:“啊呀!要摔死了!”
  由于事出意外,一时大感手足无措,以为必会摔伤,不料跌落地时,只是“蓬”的一声,浑身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痛楚!
  原来,他服食了千年人参果,又被打通任督二脉,等于臻达了一般人修练四五十年的内功境界,而一个身怀深厚内功之人,在遇到外来的变故时,总会自然而然的运功抵抗,这就是他由空中跌下,不但没有受伤,而且毫无痛楚的原因。
  干手剑客哈哈笑道:“好极了,如今改试掌力,你身后有一株柳树,你打它一掌看看!”
  武维宁一夜间陡增功力数倍,不觉欣喜若狂,托地跳了起来,转身一掌向那株柳树劈去。
  只听“咔嚓”一响,那株比碗口还粗的柳树竟应声而断,哗啦倒了下去!
  这实在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事,一时之间,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俞冰媛惊得咋舌道:“我的天哪!想不到一颗千年人参果竟有这么大的功效!”
  千手剑客淡淡一笑,突然撤出佩剑道:“来,我老人家一发成全你们,你们仔细看着!”
  话声中,身形已然开始左右扭动,手中长剑也开始左右摆动,然后徐缩徐吐,忽上忽下,时而如波浪起伏而出,时而如燕子盘旋飞舞,每一招式均诡谲绝伦,也美妙至极!
  俞冰媛一看就知那是他参悟怪蟒的动作研究而成的“灵蛇剑法”,她的功力以剑术为主,故十分识货,只觉老人发出的每一招式均怪异得出人意料之外,不禁怦然心喜,当下努力默记着。
  武维宁神情痴呆,好像越看越糊涂。
  千手剑客用慢动作将一路剑法演完,含笑道:“这就是我老人家所说的‘灵蛇剑法’,虽然尚未达于完美无瑕的阶段,但不是我老人家吹牛,当今武林任何一位高手第一次碰到这路剑法时,都只有挨打的份儿,现在我老人家再演两遍给你们看,你们若是不能全部记住,那是你们太笨,我老人家不再演第四遍了!”
  说着,又从头演练起来。
  演完一遍又一遍,然后也不问武维宁和俞冰媛记住了多少,收剑入鞘,挥手道:“好了,入屋去睡,武维宁你睡我的床铺,俞丫头睡左边的一间,快去!快去!我老人家还有事要做,不陪你们聊天了!”
  武维宁和俞冰媛不敢违拗,向他行了一礼,双双转身入屋,依老人的指示各自上床睡觉。
  当然,两人都没有立刻入睡,因为两人都在脑中演练灵蛇剑法……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十四章 情真始为难
上一篇:
第十二章 为取信服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