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天使老侠
2021-02-15 19:06:2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俞冰媛一连使出几种身法才躲过了劲风的袭击,在长脚僵尸劈出第八掌之后,才获得发招的机会,只听她一声娇叱,手中盘龙金剑交错一舞,继之倏缩倏吐,再度使用灵蛇剑法,绵绵攻出。长脚僵尸又落下风了。
  他只勉强躲过了三剑,再想闪避时,已不可能,只觉腰上一痛,被俞冰媛一剑刺中,登时狂吼一声,砰然摔倒地上。血,像喷泉般的涌了出来。
  恶张飞厉杰大惊失色,正待扑出抢救,蓦觉眼前一花,自称“流浪叟”的老人业已挡立在他面前,老人笑眯眯道:“别慌,还没完了呢?”
  但见长脚僵尸一手按住伤口,挣扎站起,双目睁如铜铃的瞪视着俞冰媛,惨笑道:“你是谁?”
  俞冰媛冷冷答道:“俞冰媛!”
  长脚僵尸呆了一下,面上抽搐着,不胜惊异地道:“你……怎么会是俞冰媛?”
  原来,他和厉杰奉命前往神风镖局领取假镖银时,武维宁和俞冰媛还被无名魔困禁在洞庭湖附近的山洞中,现在他一听眼前这个姑娘竟是俞冰媛时,自是惊骇不置了。
  俞冰媛举手往脸上一抹,抹掉易容膏,恢复本来面目,冷笑道:“为了让你死得明白,本姑娘让你瞧个清楚!”
  长脚僵尸一见她果然是俞冰媛,面上的惊骇困惑仍未消失,颤声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俞冰媛道:“你还有时间听我细说么?”
  长脚僵尸脚下踉跄了两下,慢慢垂下头道:“那么,你可否……告诉老夫,你这一门剑法是……是从何人学来的?”
  俞冰媛冷冷一笑道:“你好像败得很不服气?”
  长脚僵尸头垂得更低,但仍努力站立着,道:“是的!你这丫头若非仗着这一门古怪剑法……再来一个俞冰媛……老夫也……也不怕!”
  俞冰媛道:“你死到临头还吹什么!”
  长脚僵尸慢慢抬起头,满脸苦笑道:“你……不肯说出来?”
  俞冰媛道:“告诉你也不妨,这门剑法名叫‘灵蛇’,是千手剑客上官威模拟怪蟒的动作创造出来的。”
  长脚僵尸长叹一声道:“原来是……千手剑客上官威的绝学,老夫……”
  神色陡呈迷茫,身躯摇晃着向前颠出三步,右手向前一扬,打出三支丧门钉,然后砰然仆倒地上,气绝了!
  他临死打出的三支丧门钉,劲道竟是极其强猛,快逾奔电!
  俞冰媛想都没想到他会在临死前发出暗器伤人,待得警觉时,三支丧门钉已分别上中下临袭身前,一时大吃一惊,疾忙侧身闪避,挥剑磕出。
  “叮!叮!”两响,打到她面门和胸口的两支丧门钉,被她的软剑磕飞开去,但袭击她下盘的一支丧门钉,却擦伤了她的左脚!
  她低头一看,见一缕鲜血已透出裤管,但却不觉疼痛,当下也不在意,抬头向恶张飞冷笑道:“厉杰,现在轮到你了!”
  厉杰竟无逃走之意,两眼盯着她受伤的左脚看了片刻,脸上升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嘿嘿怪笑道:“丫头,你还想杀死老夫么?”
  俞冰媛道:“不错,我非杀死你不可!”
  厉杰又嘿嘿怪笑着,说道:“只怕没有这么容易吧?”
  俞冰媛道:“你并不比沃谷风高明,我杀得了他,也就杀得了你!”
  自称“流浪叟”的老人忽然开口道:“俞姑娘,上天有好生之德,人有慈悲之心,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死他呢?”
  俞冰媛道:“这事您老别管!”
  老人笑道:“老朽听说同心盟擒到了歹徒,都要先经审判才决定他的死活啊!”
  俞冰媛道:“这次事情不同!”
  老人道:“什么原因?”
  俞冰媛看了他一眼,道:“简单的说,如果我不杀死他,同心盟将有三个金衣特使会死在他们复仇帮的手里!”
  老人“啊”了一声道:“既然如此!你快动手,否则来不及啦!”
  俞冰媛一怔道:“什么意思?”
  老人一指掉在地上的丧门钉道:“那丧门钉淬有剧毒,你左脚受伤,只怕已经中毒了。”
  俞冰媛仔细一看地上的丧门钉,果见针头上有一小段是黑色的,不由心头大震,抬头怒望厉杰问道:“沃谷风的丧门钉当真淬有剧毒么?”
  厉杰点点头狞笑道:“不错,所以你想杀死老夫,只好等来世了!”
  俞冰媛又惊又怒,怒叱一声,立即挥剑扑了过去。
  哪知才扑到厉杰身前,双足着地之际,竟也站立不住,咕咚一声,倒下去了!
  原来,她的左脚早已中毒麻痹,只因初次单独对敌,心情紧张,是以毫未觉察,现在纵身一扑,落地之后,才知整条右腿已不听使唤了。
  厉杰看见她倒在自己身前,心中大喜,怪笑一声,立时挥掌对准她后脑猛劈下去。
  千钧一发间,突有一股排山倒海似的掌风袭临他身前,将他撞得“蹬蹬蹬”退出了好几步!
  厉杰面色一变,目注老人厉声道:“朋友,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人若无其事的笑道:“意思是:你不能乘人之危!”
  厉杰面上杀气大盛,嘿嘿狞笑道:“原来老兄是帮着她来的!很好,老夫就先宰了你!”话声中,猛扑而上,一掌拍出。
  他刚才被老人的掌风震退数步,那虽是在全无防备之下的失误,但他也因此看出老人武功高深莫测,是个难惹的劲敌,故此刻拍出的一掌,运足了十成功力,带出的掌风,锐不可当!
  哪知老人竟似不把他攻到的一掌放在眼里,双脚仍钉在原地,动也不动一下,脸上笑眯眯的!
  不过,他并非不出手迎击,看见厉杰的右掌拍近,他也抬掌迎出,轻轻推了过去。
  “波!”的一声,双掌接实了。
  老人浑然不动!
  厉杰身形一晃,又退出数步,他才知道自己的功力远逊老人多多,心中大为震骇,不禁脱口道:“你到底是谁?”
  老人微微一笑道:“老朽说过隐姓埋名已久,还问什么?”
  厉杰满面惊疑地道:“当今武林,有老兄如此功力者屈指可数,你……你莫非就是‘流浪天使’卢仪南?”
  老人皱了皱眉道:“既然被你猜对了,老朽亦不便否认——不错,老朽正是‘流浪天使’卢仪南!”
  流浪天使卢仪南和千手剑客上官威,当年同属同心盟的金衣特使,也是已退休的金衣特使中,硕果仅存的两位,与圣侠俞立忠有连襟之亲,是俞冰媛的姨丈。
  但俞冰媛听了并未高兴得跳起来,因为她已经跳不起来了。
  厉杰面色一阵苍白,不觉后退两步,吸了一口冷气道:“卢仪南辞卸金衣特使已久,不想还健在人间……”
  流浪天使卢仪南道:“老朽也早就认定自己该死了,可是寿数天定,未到时候,总是死不了的。”
  厉杰和复仇帮的每一个魔头一样,最怕碰上俞立忠、上官威和眼前这位卢仪南,因为这三人的一身修为都已达到超凡入圣之地,任何人碰上这三人中的一个,都别想得到还手的机会,所以,他斗志全消,两眼阴晴不定的滚动一阵之后,决定走为上策,抱拳一拱道:“卢特使是前辈高人,老夫今日甘拜下风,他日再见,再领教高招!”
  语毕,走去抱起长脚僵尸的尸体,拔步便走。
  流浪天使冷静的道:“等一下!”
  厉杰浑身微微一震,住足回头问道:“卢特使尚有何指教?”
  流浪天使一指长脚僵尸的尸体,缓缓道:“他身上想必有解毒的药吧!”
  厉杰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有勇气反抗,轻轻放下长脚僵尸,由其身上摸出一只小瓷瓶,抛给流浪天使,说道:“白色的内服,黄色的外敷,每隔一个时辰服敷一次,一日可愈。”
  流浪天使接住药瓶,立刻拔开瓶塞,倒出一颗白色药丸和一颗黄色药丸,走去俞冰媛身边蹲下,把白色药丸塞入俞冰媛嘴里,再捏碎黄色药丸,敷上她脚上的伤口。
  厉杰再度抱起长脚僵尸的尸体时,流浪天使又道:“别慌,老朽还没叫你走呢!”一面说,一面站了起来。
  厉杰面色变了变道:“还有什么事?”
  流浪天使双目陡然射出威凛无比的寒芒,冷冷道:“老朽虽然已有许多年未过问同心盟之事,对同心盟的近况不大清楚,但是老朽相信这位俞姑娘说的话一定不错……”
  厉杰机警的退出两步,问道:“她什么话说的不错?”
  流浪天使道:“她刚才说如果不杀死你,同心盟将有三位金衣特使会死在你们什么复仇帮的手里。”
  厉杰道:“她这话不知何所据而言?”
  流浪天使微笑道:“你不知道什么?”
  厉杰摇头道:“不知道!”
  流浪天使沉吟一声道:“也许你是真的不知道,但老朽相信她所言必有根据,因此你不能走!”
  厉杰又退出一步,强笑道:“老夫已一再相让,卢特使还嫌不够么?”
  流浪天使道:“老朽倒无意为难你,但是想到如果放你走后,当真有三位特使因此而惨遭杀害,那就是老朽的过失了。”
  厉杰放下长脚僵尸的尸体,准备迎战或夺路而逃。
  流浪天使脸色一沉道:“你如愿乖乖留下来,等老朽问明详情后,不论情形怎样,老朽都可保证你不死,但你如妄想逃走,那老朽只好再开一次杀戒了!”
  厉杰道:“依了卢特使之言,老夫虽可不死,却免不了重入囹圄之苦……老夫在正心牢中受苦了十多年,今番难得重见天日,若要再入正心牢,那还是死了的好!”
  流浪天使微诧道:“哦!你觉得被关禁于正心牢中,比死更痛苦?”
  厉杰道:“是的。”
  流浪天使不解道:“何苦之有?”
  厉杰道:“说也说不尽,总之是苦不堪言就是了。”
  流浪天使道:“据老朽所知,同心盟对已判刑入牢之人,除按刑期禁闭之外,伙食十分不错,你只要把正心牢视为修心养性之处,便不觉痛苦。”
  厉杰道:“失去了自由,伙食再好,亦味同嚼蜡啊!”
  流浪天使道:“说来说去,你是决定宁死不再入正心牢的了?”
  厉杰点头道:“正是!”
  流浪天使仰天朗笑一声道:“那好,久闻你恶张飞掌上功夫十分了得,今天老朽就跟你走几招掌法,三十招之内你若能保持不败,老朽便任你离去!”
  厉杰摇头道:“老夫不跟卢特使动手!”
  流浪天使一怔道:“为什么?”
  厉杰道:“卢特使一身修为当世无匹,别说三十招?就是十招,老夫也接不下。”
  流浪天使哈哈笑道:“好啊!原来你是嫌三十招太多,也罢,就十招好了,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厉杰自觉要接下他十招并不困难,当下欣然点头道:“好,老夫若接不下卢特使十招,任凭处置便了。”
  流浪天使回头看看俞冰媛,见她已坐起来,心知她已没有大碍,便向厉杰走去,道:“准备好了没有?”
  厉杰身躯微挫,聚精会神地道:“请!”
  流浪天使猛可猱身直欺,倏忽欺近到厉杰跟前,掌如飞花,直向他左肩拍去。
  招式极是平凡,但速度之快,无以伦比!
  厉杰移步偏身,左掌迎切来掌,右掌一式“风卷残雪”,反向流浪天使的腰上打去。
  流浪天使喝声“来得好!”撤掌偏身,背向敌人,右足向前倒踩一步,右肘猛抬,以“白鹤展翅”之式,撞其胸下幽门穴。
  这是近身搏斗中一手很厉害的招术,但一般武林高手均不大喜欢使用,原因是使出这一招“白鹤展翅”时,须以背身对着敌人,稍有不当,极易反为敌人所趁。
  厉杰浸淫掌法数十年,对各门各派的掌法均有研究,所以一见流浪天使撤掌偏身,把背部露给自己时,就猜出他下一招是“白鹤展翅”,是以他不但以巧妙的身法让过,而且对症下药,适时打出一手小天星掌,击向流浪天使的志堂穴。
  “砰”的一声,击中流浪天使的志堂穴了!
  志堂穴位在大椎下第十四节傍开三寸之处,属肾经,凡被掌力击中,三日发笑而亡。
  流浪天使中掌之后,全身一震,继之果然“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厉杰倒没想到自己反而先得了手,一时欣喜若狂,可是正当他想向流浪天使再加一刀之际,蓦觉麻穴痛了一下,接着麻痹迅速蔓延全身,立时推金山倒玉树般的倒了下去。
  这一下,只吓得他魂飞魄散,失声惊骇叫道:“老天!你……你没有受伤?”
  他认为自己打中对方的那一掌,力足断碑碎石,按理流浪天使是不可能分毫无伤的,而他这时已看出流浪天使没有受伤,因而惊骇疑惑不置。
  流浪天使的确没有受伤,他笑嘻嘻的答道:“很抱歉,老朽若不略施诡计,实在很难在十招之内打倒你。”
  厉杰面如土色,颤声道:“你……你莫非也练成了无相神功?”
  流浪天使颔首笑道:“是的,所以你刚才那一掌,等于是在给老朽抓痒!”
  厉杰长叹一声,闭目不再开口。
  流浪天使也没兴趣与他多谈,他把长脚僵尸的尸体拖离道上,弃置于附近的草丛中,然后在俞冰媛身边坐下,露出慈祥的笑靥问道:“好一点没有?”
  俞冰媛坐起身子,兴奋的把老人打量一阵,反问道:“您老当真是流浪天使卢仪南?”
  流浪天使笑道:“是的,老朽虽然隐姓埋名已久,但若有人认出老朽,也只好承认。”
  俞冰媛高兴极了,道:“那么,我该喊您姨丈,我叫俞冰媛,是圣侠俞立忠的女儿!”
  流浪天使道:“刚才若非听到你自称是俞冰媛,老朽才不会出手帮你哩!”
  俞冰媛喜孜孜的问道:“姨丈今天怎会在此出现?”
  流浪天使道:“今日路过清源,看见长脚僵尸和恶张飞跟在你马后跑,心中起疑,所以跟来看看,不想你竟是俞盟主的女儿……咳!刚才你说若不杀死这两人,同心盟的金衣特使便将有三位会遭杀害,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俞冰媛笑道:“刚才我说错了,是两位,不是三位……”
  流浪天使道:“是哪两位?”
  俞冰媛道:“伸手将军慕容松和北海渔翁盖天雄,他们冒充三脚麒麟胡化龙和恨天翁余三甲混入复仇帮中。”
  流浪天使道:“被这两人知道了。”
  俞冰媛摇首道:“不是,他们还不知道,不过若让他们回到他们帮中,就会知道待在帮中的三脚麒麟和恨天翁是假的了。”
  流浪天使不解道:“这话怎么说?”
  俞冰媛道:“要解释这一件事情,话得从头说。”
  流浪天使道:“老朽离开同心盟已将近二十年,正想知道同心盟的近况,你就详细说给老朽听听吧。”
  于是,俞冰媛便将三绝毒狐设计救出七十一魔,由化名无名魔的史菁领导群魔组成复仇帮,企图打垮同心盟的一切经过详细说出,足足说了半个时辰之久,才把所有已发生的事故说完。
  流浪天使听完后,嗟叹不已,道:“真想不到昔日的史菁如今竟变成一个为害武林的女魔头,这是为什么呢?”
  俞冰媛道:“据说是因为我爹没有娶她为妻,由爱生恨之故。”
  流浪天使叹道:“你爹若娶她为妻,她就能得到快乐么?”
  俞冰媛呆了呆道:“姨丈是说,当年我爹若娶她为妻,她也一样得不到快乐?”
  流浪天使颔首道:“是的,除非当时同心盟释放她父亲史家典,那她嫁给令尊才有快乐可言,但是同心盟是不会释放他父亲的。”
  俞冰媛点点头道:“她若能想明白这一点,也许就不会这样胡作胡为了。”
  流浪天使淡淡一笑,岔开话题道:“你刚才一再提到那个武维宁,他现在正假冒木匠混在复仇帮的总坛中做工?”
  俞冰媛道:“正是,他们那总坛就建在吕梁山中,我正想赶去通知我爹,不想今日竟在清源城中碰到这两个魔头……”
  流浪天使目光转注到厉杰身上,说道:“如此说来,这恶张飞是不能放走他的了。”
  俞冰媛道:“当然不能放他走,他一逃回帮中,武维宁和盖、慕容两位特使就完了。”
  流浪天使道:“如今你打算怎样处置此魔?”
  俞冰媛道:“只好带他回同心盟,但是我一个女孩子带着他赶路,实在很不方便。”
  流浪天使道:“老朽带他如何?”
  俞冰媛大喜道:“好啊!侄女正想求您老人家同走一趟呢!”
  流浪天使起身道:“那就走吧!这事情迟缓不得……”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四十九章 最后决斗
上一篇:
第四十七章 欲归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