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2021-03-20 17:24:1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救命!”
  “救命!”
  “救命呀!”

×      ×      ×

  三伏天,暑气逼人,柳千瑜正在房中午睡,忽然被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惊醒,立刻抓起身边的长剑从床上跳了下来。
  他是个二十刚出头的青年,有一张端正而朴拙的面孔,任何人见到他都不会认为他是个怎样杰出的青年人,但是他却有一副适合于练武的体格,身高体壮,赤裸着的上半身有着非常结实的肌肉,这也就是名满武林的“抱剑老人翁同春”之所以愿意收他为门下的主要原因。
  自古以来,名师难求,而名徒更难求;翁同春是享誉数十年的一位剑术名家,他原已收了四个徒弟,后来见到柳千瑜,发现他是习武之材,便欣然收他为第五个徒弟,传授他绝世剑术。
  这已是两年前的事,柳千瑜自入“抱剑山庄”之后,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在练剑;他每天天未亮便起床练剑,然后在吃早饭之前去向师父“抱剑老人”请安,饭后又继续练剑,一直练到中午,才于饭后回房小睡片刻……两年来一直如此,少有变化,甚至往往一连两三个月也没走出大门一步,也由于如此,他的造诣已堪堪追上早他几年投入“抱剑老人”门下的四位师兄了。
  今天,他像已过去的七百多个日子一样,于饭后回房小睡,藉以恢复元气以便继续下半天的练剑,不料突然被一片喊“救命”的声音惊醒。
  ——救命?谁在喊救命?
  他抓剑翻身跳下床,举目四望,一颗心怦怦狂跳,因为居然有人在“抱剑山庄”喊救命,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等到视线落到窗口上,看到了那个喊救命的“人”时,他才为之哑然失笑,一颗绷得紧紧的心也才放松了下来。
  窗口上歇着一只八哥,喊救命的就是它!
  那是他师父“抱剑老人”饲养多年的一只八哥,羽毛瑰丽,能学人语,已成为整个“抱剑山庄”的宠物。
  柳千瑜不禁指着它笑骂道:“小畜牲,你居然也会开我玩笑!”
  那只八哥在窗口上昂首阔步,又一边叫着:“救命!救命!救命呀!”
  柳千瑜哈哈笑道:“告诉我,是谁想杀你呀?”
  一边问着,一边向它走过去。
  八哥不等他走近,便“噗!”的一声振翼飞去了。
  柳千瑜靠上窗口,看着它飞上一株大树,忽然心头一动,暗忖道:“这只八哥一向都在笼中,今天师父他老人家为何把它放出来了?”
  这样一想,一股不祥之感顿时席上心头,当即仗剑冲出卧室,向师父“抱剑老人”的书房奔去。
  抱剑老人翁同春手建的这座“抱剑山庄”座落在罗浮山的北面山腰上,罗浮山乃岭南第一名山,山势高峻,景色奇丽,为道家胜地,尊为第七洞天。
  十多年前,翁同春喜爱此山白云隐现,四百三十二峰如浮游海上,便在北麓建庄定居,庄内有房舍数十间,练武场一座,他自己则住在一间靠近庄后的单独的书房中,名曰:“抱剑斋”。
  他嗜爱剑术,书房中搜集有许多古时流传下来的剑谱和宝剑;他从古代的剑谱中提炼出一路震惊天下的剑法,名叫“万象十二式”,每一式剑法中藏二十九至三十的变化,合起来共为三百六十五招,恰为一年之数,而成为称雄天下的一门无敌奇学。
  多年来,他就以这门剑法好不藏私的传授给五个徒弟——柯俊良、施奋书、滕智峰、云九鸣、柳千瑜——而且还鼓励他们取阅潜研他书房中的剑谱,唯一的限制是每天午后的一个时辰内不得进入书房,因为他要睡午觉。
  柳千瑜赶到“抱剑斋”时,正是翁同春限制其门下不得进入书房打扰的时刻,因此“抱剑斋”的里里外外一片沉静,不见一个人影。
  柳千瑜在书门口犹豫了一下,才开声道:“师父,弟子千瑜求见。”
  书房中,静寂无声!
  柳千瑜有些不安,略略提高嗓门道:“师父,弟子千瑜求见!”
  但是,仍不闻抱剑老人回答!
  柳千瑜更感不安,当即仗剑而入,一脚跨入书房中时,他就惊得大叫起来了。
  抱剑老人翁同春俯卧于榻前地上,地上流了一大滩的血!
  “师父,您怎么了?!”
  柳千瑜扔下长剑,上前抱起老人的身体,赫然发现老人的心窝有个伤口,血还在汩汩流出,但人已气绝了!
  “师父!师父!”
  他震骇欲绝的大叫着,然后放下老人的遗体,转身冲出书房,大叫道:“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快来!师父被人杀害了!”
  未几,他的大师兄柯俊良、二师兄施奋书、三师兄滕智峰闻声赶到,只有四师兄云九鸣未到,云九鸣已于半个月前因事赴中原去了。
  “什么事?”
  “师父被人杀死了!”
  “什么?!”
  柯俊良、施奋书、滕智峰三人大惊失色,一齐冲入书房,一见老人倒卧在血泊中,三人吓得呆了;然后柯俊良才上前将老人抱入怀中,失声痛哭道:“师父!师父!是谁杀了您?!是谁杀了您啊?!”
  施奋书突然转身一掌抓住柳千瑜的胸襟,瞋目厉声道:“快说,是谁杀了师父?!”
  柳千瑜冷不防吓了一跳,一时结结巴巴道:“我……我不知道啊!”
  投入抱剑山庄已有两年之久,可是他一直无法和柯、施、滕、云四位师兄相处得很融洽,他不只一次企图去接近他们,和他们打成一片,结果得到的是他们的白眼相向;后来他才明白他们“敌视”自己的原因——原因是他们四人经常挨师父的责骂,而自己常常受到师父的夸奖——了解了他们四人的心态之后,他只好尽量的抱朴守拙,曲谨言行,平时除去应有的礼貌之外,绝不多说一句话,然而抱持这种态度的结果,却是与他们四人更增加一层隔阂了。
  现在施奋书抓住他胸襟的这种举动,便是长期隔阂而没有深厚的师兄弟之情的一种表现;施奋书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用力的摇撼了他一下,又厉声道:“你怎说不知道?难道你没看见?”
  柳千瑜惶然道:“是的……是的……小弟没看见那凶手,小弟进入书房时,就见师父倒在血泊中!”
  施奋书目中忽有怀疑之色,喝问道:“这个时候是师父午睡的时间,你到书房来干什么?”
  柳千瑜举手指着悬挂在书房窗口上的那个空鸟笼,说道:“是那只八哥,它飞到小弟的卧房窗口,对着小弟连叫救命,小弟觉得奇怪,赶来看,才发现师父已遇害……”
  他说到这里,眼泪掉了下来,又道:“二师兄,你可不能怀疑小弟!”
  这时,抱剑山庄的老管家翁长福和几个仆人也已闻声赶到,他们看见老庄主被人杀害,又见施奋书抓着柳千瑜的胸襟,便以为凶手是柳千瑜,老管家翁长福便指着柳千瑜痛骂道:“柳千瑜,你这个狼心狗肺禽兽不如的东西!老庄主爱你如子,你为什么要杀他?你有没有良心呀?”
  说着,上前张口“呸!”的就是一口痰吐到柳千瑜的脸上。
  柳千瑜气得顿足道:“你们弄错了!你们弄错了!我怎么会杀害师父?他老人家是被外人杀害的——大师兄,杀害师父的凶手一定尚未逃远,咱们应该快出庄追缉凶手才是啊!”
  柯俊良听了这话,先将老人的遗体移上床,然后才走到柳千瑜面前,寒着脸冷冷说道:“你再说一遍,你是怎么发现师父被杀的?”
  柳千瑜流泪道:“小弟正在午睡,忽然听到有人喊救命,醒来一看,只见师父那只八哥停在窗口上,喊救命的就是它!起初小弟也不在意,后来一想不对,那只八哥一直是关在笼中的,怎么会让它飞出来呢?因此小弟就赶快过来 一看,就见师父倒在血泊中,这就是全般经过情形!”
  柯俊良闻言转去察看那个悬挂在窗上的鸟笼,发现鸟笼破了个洞,似是来人匆匆越窗而出撞破的,于是又转回问道:“现在那只八哥呢?”
  柳千瑜道:“刚才小弟来此之前,它还在房外那株老榕树上。”
  柯俊良便命一个仆人去看那只八哥还在不在那树上,接着从地上拾起那柄长剑,问道:“这是你使用的剑吧?”
  柳千瑜道:“是啊。”
  柯俊良追问道:“为何带剑前来书房?”
  柳千瑜道:“因为那只八哥喊救命,小弟觉得情况有异,所以带剑过来。”
  回答了这句话后,他忽然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平的侮辱,心中愤慨已极,很激动地道:“大师兄,您认为小弟有杀害师父的理由么?”
  柯俊良抽出长剑察看着,一面冷冷答道:“愚兄也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要杀害师父,不过他老人家显然是被熟人所杀害的!”
  柳千瑜一怔道:“大师兄怎知师父是被熟人杀害的?”
  柯俊良目光炯炯的逼视着他,道:“师父功力之深厚当世无双,他老人家虽在午睡,但如有人走近书房,他一定会惊醒,是不是?”
  柳千瑜点头道:“是。”
  柯俊良道:“所以,凶手进入书房时,师父既已惊醒,来人若是外人或是不相识的陌生人,他老人家会这么轻易被杀么?”
  柳千瑜一想不错,不禁面色大变道:“大师兄说得极是,这样说来,凶手必是师父熟识之人,因此他老人家才在全无防备之下被杀……可是,那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杀害师父?”
  柯俊良没有回答这句话,而转对施奋书和滕智峰下令道:“二弟三弟,你们仔细彻查一下,看这书房中有没有丢了什么东西!”
  “是!”
  于是,施奋书和滕智峰开始检查书房中的东西,他们知道师父的书房中最有价值的只有两样东西,一是剑谱,二十五十多把古剑,是故他们先从剑谱和古剑开始清点。
  就在此时,奉命去找那只八哥的仆人回书房里来了,他向柯俊良报告道:“柯爷,那只八哥不在树上,不知飞去何处了。”
  柯俊良沉声道:“附近各处都找过了么?”
  仆人答道:“是的,都找过了。”
  柯俊良道:“那只八哥从小就养在笼中,不可能立刻飞出庄去,你们四人再去仔细的找一找——全庄每一处地方都要看!”
  “是!”
  在书房中的四个仆人应声而去。
  柳千瑜移步想去看看那个鸟笼,柯俊良阻止他道:“你站着别动!”
  他目中杀气隐隐闪动,看得出柳千瑜若有一点不寻常的举动,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攻击。
  柳千瑜伤心欲绝,泪如雨下道:“大师兄,您不能怀疑小弟,师父他老人家对小弟恩重如山,小弟报答犹恐不及,怎么反会去杀害他老人家呢?”
  柯俊良冷笑道:“人心隔肚皮,你练剑已练到发狂发痴的地步;前些日子,你不是要求师父赶快传授你‘万象十二式’的最后二式么?”
  言外之意,竟是怀疑柳千瑜要求传授“最后的二式”不遂,愤而刺杀师父,取走了“万象十二式”的剑谱——抱剑老人一向允许他们五个师兄弟前来书房取阅各家剑谱,唯独不准取阅“万象十二式”,理由是“万象十二式”这门剑法变化无穷,包罗万象,练习者必须由他亲自指点,循序渐进才能有成,若是自行按照剑谱研习,一个不慎练差了,便会造成“走火入魔”的严重后果。
  柳千瑜当然听出大师兄的言外之意,不禁长叹一声道:“大师兄,小弟练剑确是太急进了一些,但只要师父怎么说,小弟一定服从,师父他老人家也曾说小弟只要再过半年便可联系最后二式,小弟有什么理由等不得半年的时间呢?”
  柯俊良冷冷一笑道:“你别急,只要‘万象十二式’剑谱未失,只要那只八哥尚在庄中,我便不再怀疑你!”
  一语方毕,那正在清点书架上数十册剑谱的滕智峰接口道:“大师兄,师父手录的‘万象十二式’不在这书架上,小弟记得师父的所有剑谱都在这上面……”
  柯俊良眉头微皱,沉声道:“再仔细找一找!”
  这时,施奋书已清点过了挂在壁上的五十多把古剑,走过来道:“大师兄,师父那柄最名贵的‘百里宝剑’不见了。”
  柯俊良面色大变。
  柳千瑜也为之骇然失色。
  百里宝剑不仅是抱剑老人所收藏的五十多把古剑中最珍贵的一把,也是天下身价最高的一把,它是数千年前吴帝的六把宝剑之一!
  古代名剑,最著名的约有湛卢、纯刚、胜邪、鱼肠、巨阙、含光、承影、宵练、龙渊、太阿、工布、掩日、断水、转魄、悬剪、惊鲵、灭魂、郤邪、真刚、白虹、紫电、辟邪、流星、青冥、百里等二十余把,而能流传至今者,唯百里而已。
  所以,抱剑老人对“百里宝剑”珍逾拱璧,视如自己的生命,曾有商人出价十万两银子要他割爱,他的回答是:“等我死了再来吧!”
  现在,这把宝剑竟告失窃了!
  至此,情况已渐趋明朗,凶手杀害抱剑老人,目的即在“百里宝剑”和“万象十二式”剑谱。
  但是,凶手究系何人?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
上一篇:
第一页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