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二十一
2021-03-20 17:53:59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钟文麟曾经暗中调查过,得知此寺共有和尚一百二十多个,数日前他还曾到此走了一趟,对全寺和尚逐一打量过,却看不出哪个和尚可疑,但是他仍然断定“花花僧”极可能藏身此寺,理由是他访问过十几个被害姑娘的家属,发现其中有五个姑娘于被害之前曾到此寺烧香。
  所以,他今天便把“陆玉凤”这个“鱼饵”带来亮相。
  现在是中午,游客不多,整个灵林禅院看来特别的宁静,他们在一名知客僧的招呼之下跨入大雄宝殿,抹手烧香膜拜之后,钟文麟奉献一些香火钱,然后向知客僧要求在寺中吃斋。
  知客僧见他出手大方,自是十分高兴,便领他们去一间饭堂,吩咐供膳。
  饭堂上有十几张桌子,许多和尚也正在吃饭,一名中年和尚在知客僧的指示下,安排钟文麟和陆玉凤在一张桌子坐下,很快的端上四菜一汤,接着又端上两碗大白饭。
  钟文麟连连称谢,问道:“大师父法号如何称呼?”
  中年和尚合十答道:“小僧法明,招待不周,施主多多原谅。”
  这和尚不高不矮,个子颇为健壮,颇似桑八郎口中所形容的花花僧,只不过这和尚眉目清秀,如非光头,必甚英俊,绝非传说中“相貌平平,毫无特征”的花花僧。
  钟文麟欠身道:“大师父太客气了。小可陆鸣宇,这是舍妹,我们刚从长安搬来金陵居住,闻说灵林禅院的菩萨很灵,今日特来烧香膜拜。”
  法明和尚含着和善的笑容道:“是的,是的,二位施主请用膳,小僧告退。”
  语毕,合十一礼,就走开了。
  于是,钟文麟和陆玉凤对坐进食,钟文麟不愿错过这个好机会,故一边吃食一边偷眼打量那些和尚,一个一个的端详他们的身材相貌……
  结果,仍未找到一个疑似“花花僧”的人物,心中甚为怏怏。
  陆玉凤本是花院中的姑娘,天天与生张熟李酬酢,早已养成不畏生人、落落大方的态度,今天虽然以淑女的姿态出现,在众和尚面前吃饭,仍与钟文麟有说有笑(当然不是大声喧笑),故颇引众僧侧目,而对她窃窃私议起来。
  钟文麟觉得她的表现不妥,暗中使眼色示意她端庄娴静一些,陆玉凤倒也理会,乃低首吃食,不再开口。
  不久,两人食毕,那法明和尚适时而至道:“二位施主请到前面奉茶。”
  钟文麟忙道:“大师父不用客气,小可与舍妹四处走走,便要回家去了。”
  之后,两人便在寺前寺后浏览游赏,差不多把全寺每个角落都踏遍了,钟文麟才说道:“妹妹,你大概累了,咱们回家去吧!”
  一天的活动,便在回到别庄后结束。
  钟文麟回到自己房中,倒头便睡,打算先睡一觉,于今夜初更才起来守株待兔……
  不料刚躺下不久,便听到有人在外面敲门。
  “谁?”
  “哥哥,是我。”
  钟文麟只得下床开门,问道:“你怎么不歇歇?”
  陆玉凤穿身入房,笑道:“我刚刚洗了个澡,现在不累了。”
  她见钟文麟面有睡意,微诧道:“你在睡觉?”
  钟文麟道:“嗯,想睡一觉。”
  陆玉凤笑道:“太阳都还没下山,这个时候就上床,要睡到什么时候才天亮呀?”
  钟文麟道:“只想小睡一下。”
  陆玉凤兴致勃勃地道:“不要睡了,我们……对了,我为你抚琴一曲如何?”
  钟文麟摇头道:“不了。”
  陆玉凤道:“或者下一局围棋?”
  钟文麟摇摇头。
  陆玉凤道:“那么,你喜欢什么,我们就玩什么好了。”
  这话一出口,她自己倒先“一朵红云飞上脸”,而赧然垂下螓首。
  钟文麟笑笑道:“我什么都不想,只想睡一觉,养养精神。”
  陆玉凤忽然放起刁来,走去床边坐下,赌气道:“我偏不让你睡觉!”
  钟文麟一怔,继而心中陪笑道:“你这个姑娘对我钟文麟看走眼了,我开始逛妓院的时候,你可能还在流鼻涕,居然想‘欺负老实人’么?”
  美色当前,他并非完全不动心,只因他心中只有一个小艳,而且此番前来金陵,为的是那笔优厚的赏银,心不在玩,没有想到那事上去,这时见她大发娇嗔,不禁怦然心动,暗忖道:“我绝不会爱上这个姑娘,不过逢场作戏倒也未尝不可……”
  这样一想,他便举步走过去,笑道:“妹妹,你生气了?”
  陆玉凤一扭身子道:“什么妹妹,我不爱听!”
  钟文麟在她身边坐下,扮个鬼脸道:“那么,你喜欢我叫你什么?”
  陆玉凤故意绷着脸不理睬。
  钟文麟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哈哈笑道:“好妹妹,快不要使性子,你高兴玩什么,我就跟你玩什么便了!”
  陆玉凤噗嗤一笑,往他怀中直钻,于是两人都倒在床上……

×      ×      ×

  两人相拥而卧,睡了个甜蜜的觉,醒来的时候,窗外已是一片漆黑。
  钟文麟连忙推她起床道:“快起来,天黑啦!”
  陆玉凤赖着不起,娇慵慵道:“不要,我还要再睡,睡到天亮。”
  钟文麟道:“不成!”
  陆玉凤听出他口气严肃,吃了一惊,抬目望他道:“你怎么啦?”
  钟文麟正色道:“咱们去吃晚饭,然后你回你的房中歇息。”
  陆玉凤满脸迷茫道:“为什么?”
  钟文麟道:“不要多问,听我的话就是了。”
  陆玉凤嘟嘟嘴唇道:“你不喜欢我了?”
  钟文麟道:“不是这个意思。”
  陆玉凤此刻身上仍是一丝不挂,她知道自己的身材对男人有着很强烈的诱惑力,现在只要自己伸出手去,便可使他英雄气短,百炼钢成绕指柔;于是她伸出了自己的柔指,欲将他的上身扳下,凝眸斜乜道:“我不管,我要跟你睡在一起!”
  钟文麟没有被她扳倒,反而下床站起,愠然道:“西门九爷怎么吩咐你的?”
  陆玉凤一呆道:“什么?”
  钟文麟眉头一皱道:“西门九爷难道没有嘱咐你一切要听我的么?”
  陆玉凤色变道:“他……是的,九爷是嘱咐过我,可是……既然你看上我,为什么……唉,你到底怎么啦?”
  钟文麟冷冷道:“你别多问,我叫你怎样,你就怎样。”
  陆玉凤神色一黯,只得坐起穿衣,嘴里嘀嘀咕咕道:“我不明白……我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怪事!难道你真要我做你妹妹?这可是笑话了……真是……真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呀?”
  钟文麟等她穿好衣裳,才又换上和气的笑容道:“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过几天你也许会明白,现在我们吃饭去。”
  别庄中的二仆二婢,也都受到西门九爷的嘱咐,除了将钟、陆二人当作主人服侍之外,别的一概不过问,因此当钟、陆二人同时从房中走出来时,明知他们干了什么事,也只当不知,殷勤招待侍候。
  吃过晚膳,钟文麟心知陆玉凤尚无睡意,便同她在花厅上下围棋,一口气连杀她三盘,陆玉凤甚觉没趣,提议道:“我们去花园走走吧?”
  钟文麟道:“夜已深,何不回房安歇?”
  陆玉凤道:“我还不想睡,现在也还不到深夜,去走走何妨?”
  钟文麟只得陪她来到花园,两人在园中散步一会,便进入一座凉亭坐下来。
  今夜,正是上弦月的时候,那弯弯的眉月斜挂在深蓝的夜空中,再加上凉风习习,确是一个令人心旷神怡的晚上。
  “哥哥,你看那上弦月多美啊!”
  “唔。”
  “那像什么?”
  “像你的眉毛。”
  “团圆明月映琼楼,处处晶簇画上钩,千里离人劳极目,一轮皓魄正当头;玉兰倚处花怜瘦,冰镜澄时云乍收,底事素娥太多事,清辉偏照十分愁。”
  “好诗。”
  “哥……”
  “嗯?”
  “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还有几天?”
  “你问这干么?”
  “我怕……”
  “怕什么?”
  “怕失去你。”
  “不要胡思乱想,你是我妹妹。”
  “少来了!我……我这几天过得很快乐,是有生以来最快乐的几天!”
  “哎,那天上的上弦月使我想起一件事……”
  “想起什么?”
  “花花僧!”
  “嘎,花花僧?”
  “听说他经常在这样的夜里出现,手上拿一把明晃晃的戒刀——”
  “不要说了!”
  “哈,你怕么?”
  “正是,那个花花和尚,据说他强奸妇女之后,总是一刀砍下那女人的头……哎呀!我们回房去吧!”
  钟文麟心中暗笑,当下陪她回房。但陆玉凤脑子里塞满花花僧可怕的影子,一直不肯单独睡一间房子,钟文麟只得又陪她在房中坐了很久,跟她大谈风花雪月,直到初更时分,陆玉凤才在疲困中慢慢睡去……
  钟文麟悄悄退出她房间,轻轻的带上房门,仰望廊外的上弦月,吸了一口长气,暗自说道:“花花僧啊!你看今夜上弦月高高挂在天山,我这个‘妹妹’又是天姿国色风情万种,如此良夜,这般美女,你来呀!”
  他回到自己房中,换上一身黑色劲装,把剑背好,吹熄了房中的灯……

×      ×      ×

  初更、二更过去了。
  没动静。
  三更、四更也过去了。
  一切仍平静无事。
  到了五更天的时候——
  “哎呀!”
  蓦地,房中的陆玉凤发出一声惊叫!
  钟文麟大吃一惊,他藏身于别庄最高处的二楼檐下,对陆玉凤的卧房一览无遗,不论花花僧从前门或后门进入,绝对逃不过他的视线,何以既不见花花僧入房,而陆玉凤却发出了惊叫?
  莫非花花僧练就邪术,会隐身?
  他这样一想,心头大大一凛,当即拔剑在手,长身向那卧房飞扑过去。
  一掠而至卧房门口,伸手一推房门,冲了进去,大喝道:“淫僧哪里跑?”
  但一瞬间,他脚下一刹,呆住了。
  因为,房中根本没有花花僧其人,陆玉凤也没遭受到攻击,只见她脸上微露惊愕的倚躺在床上!
  她突然见一个黑衣人仗剑冲入房中,一时没看清是钟文麟,登时吓得缩成一团,大叫救命。
  钟文麟连忙上前道:“别怕,我是陆鸣宇!”
  陆玉凤一见是他,大大透出一口气,抚着心口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你……三更半夜带刀入我房中干什么呀?”
  钟文麟把剑放下,坐在床缘,笑道:“什么三更半夜?天都快亮了!我正在天井上练功,听到你惊叫,以为出了什么事,所以赶紧跑进来……你为何惊叫?”
  陆玉凤面有余悸道:“我……我做了一场噩梦,梦见花花僧入我房中……哎呀!好可怕!我一惊而醒,方知是梦。”
  钟文麟哑然道:“真是的,我以为……吓了我一跳呢!”
  陆玉凤吃惊的打量着他,问道:“你怎么穿这种衣服?”
  钟文麟笑道:“这是练功穿的。”
  陆玉凤道:“你会武功?”
  钟文麟道:“懂得一些,锻炼身体罢了!每天天未亮之前,我都固定起来练一趟剑法。”
  陆玉凤对他的解释没有怀疑,当下用手梳梳散发,问道:“练过了么?”
  钟文麟道:“练过了。”
  陆玉凤拍拍身边的软床道:“那么,躺下来歇歇吧。”
  钟文麟道:“不,我回房去歇,你也再睡一觉,天还没有亮呢。”
  陆玉凤不容他起身走开,张开双手将他紧紧抱住,笑道:“不要,我要你在这里睡觉!”
  钟文麟一夜未眠,精神已有些困顿,哪有兴趣与她勾缠,故正色道:“你又不听话了?”
  陆玉凤撇撇嘴道:“不听!”
  钟文麟道:“不听话,等下天亮,我叫他们送你回去。”
  陆玉凤一听这话,只得慢慢松手,满脸不悦道:“你这个人真奇怪,叫人捉摸不定……”
  钟文麟一笑起身,道:“你再瞧一会,今天我要带你去游另一间寺庙。”
  这天,他又带她乘车游佛光寺,仍在寺中吃午斋,由于昨夜未睡,故于吃过午斋之后,即行返回,上床睡觉……
  一觉醒来,已是掌灯时分,他和陆玉凤一起吃晚饭,然后又在厅上下围棋,玩得深夜,便送她回房。
  陆玉凤走到房门口,不肯进去,在他耳边吹气如兰道:“在我房中?还是在你房中?”
  钟文麟低声道:“都不要,你瞧你的房间,我睡我的房间!”
  陆玉凤含嗔道:“你到底怎么了?”
  钟文麟耸耸肩道:“我今天心情不好,改天再来吧。”
  陆玉凤生气了,一跺足,转身入房,用力的关上房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钟文麟笑了笑,也转回自己房中。
  看看子夜将至,他又换上黑色劲衣,背上宝剑,悄然出房,飞上附近一栋二楼,藏身檐下……
  钓鱼,是要有耐心的,所以他很有耐心,而且充满了信心!
  他的看法是:除非花花僧不在境内寺院中,否则这几天他带着陆玉凤四处游玩,应该已被花花僧瞧见,而以陆玉凤这样的容貌,他不相信花花僧看了不会动心,因此对今夜的“狩猎”,他仍抱着很大的信心。
  他蜷卧在檐下的梁木上,眼睛一直盯着数丈外陆玉凤的卧房……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二十二
上一篇:
二十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