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2021-03-20 17:25:5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三天后——
  柳千瑜才从号称四百三十二峰的罗浮山西面悄悄的溜出,沿着一条山涧向西潜行逃奔。
  他在罗浮山中的一个隐蔽的野猪洞中躲藏了三天雨夜,一直未食未睡,而且由于他逃出抱剑山庄时只穿着一条裤子,上半身完全赤裸,故每到深夜气温下降时,其寒彻骨,实在不能再忍受下去,是以决定逃出罗浮山,另觅去处。
  这是天刚破晓的时刻,山上山下均笼罩在雾海之中,视界只可达两三丈远,他选择于此时逃离罗浮山的理由是:一则可以看清附近的景物;二则可以逃过人的耳目,是最好的脱身时机。
  他一路沿着山涧矮身奔驰,约莫半个时辰后,晨雾已被阳光驱尽,他也到了一条江水之前,此江名为增江,源出龙门系东北,江上也有舟楫往来,不过他如今抵达之处是增江最荒凉的一段,四周看不见一点人烟。
  经过这一番奔跑,他已又饥又累疲惫不堪,便在江边坐下歇息。
  不料刚坐下不久,忽听身后传来一片脚步声,他心中一惊,连忙倒身一翻滚,溜入江中,潜伏于岸边的水中,只露出一颗头。
  俄顷,步声已近,只见数丈外的江岸上出现了一个容貌俏丽无比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衣着朴素,手腕上挽着一只篮子,里面放着一堆衣服,看情形是到江边来洗衣服的。
  柳千瑜这才放心,但仍不敢现身,怕消息落入三位师哥的耳中,当下仍静静的泡在水里,打算等那小姑娘洗好衣服离去之后,再动身他遁。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情景,却使他看得目瞪口呆,心头怦怦狂跳!
  原来,那小姑娘并不先洗衣服,而是先要下水洗澡,她四顾无人,要放下篮子,然后开始宽衣解带起来。
  她的衣裳一件一件的脱下,洁白如玉的肌肤一段一段的显露出来,一个年仅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再加上她有一张美丽的脸庞和一副绝妙的身材,此刻完全暴露在空旷的大地之上,这情景所带给柳千瑜的震撼之大是可想而知了。
  柳千瑜看到她脱到只剩一件贴身亵衣时,便不敢再看,而将头转向别处,心中暗忖道:“我得赶快离开此处才行,否则等下她下水的时候,一定会发现我,那时双方可就尴尬煞人了!”
  思忖一闪,正想潜水遁走之际,只听“扑通!”一声水响,那小姑娘已跳入水中来了!
  相距只有三四丈远,又是阳光灿烂的大白天,因此那小姑娘很快就发现了柳千瑜,她“啊哎!”惊叫一声,却不上岸躲避,反而很大方的向柳千瑜游过来,含怒责问道:“喂,你是谁?你躲在这里想偷看我洗澡是不是?”
  敢情她并未脱光全身衣服,身上仍穿着那件贴身亵衣,但虽然如此,那白如羊脂的胸脯和修长的两条玉腿却是赤裸裸的暴露着的!
  柳千瑜面红耳赤,十分的困窘,嗫嗫嚅嚅的答道:“不……不……不……是的!”
  小姑娘见他手忙脚乱,反而“噗哧”一声笑了,道:“那你在此干么?”
  柳千瑜觉得好像有一团火逼上自己的身子,呼吸有些困难,仍是结结巴巴的答道:“我……我在这地方洗……洗澡。没……没想到姑娘也来了!真……真是失礼!”
  小姑娘听他说话的样子,已知他不是歹徒,故不生气,笑问道:“你怎么老远跑到这里来洗澡?这地方距城里有几十里远啊!”
  柳千瑜道:“我……我是路过此处的。”
  小姑娘又笑问道:“你叫什么?”
  柳千瑜道:“我叫……我叫……”
  小姑娘道:“不准说谎!”
  柳千瑜道:“是,我叫柳千瑜。”
  小姑娘道:“哪三个字?”
  柳千瑜道:“柳条儿的柳,千百的千,周瑜的瑜。”
  小姑娘笑道:“我叫玄小蝉。”
  柳千瑜点头为礼道:“是,小蝉姑娘。”
  玄小蝉上下打量他一眼,又问道:“你是哪地方人?要上何处去?”
  柳千瑜呐呐地道:“我……我是……我是……”
  玄小蝉道:“不准说谎,要说实话!”
  柳千瑜道:“是,我住在抱剑山庄,你知道抱剑山庄吧?”
  玄小蝉吃了一惊道:“哦……你是抱剑山庄的人?你和抱剑老人是什么关系?”
  柳千瑜道:“他是我恩师。”
  玄小蝉听了更为惊异,道:“原来你是抱剑老人的徒弟……一点也不像嘛!”
  柳千瑜一怔道:“不像?”
  玄小蝉道:“是啊!抱剑老人是武林中最了不起的高手,他的徒弟应该像生龙活虎一般,可是我看你畏畏怯怯的,实在叫人不敢相信。”
  柳千瑜苦笑不语。
  玄小蝉再问道:“抱剑山庄距此很远,你是要返回抱剑山庄呢?或是离开抱剑山庄?”
  柳千瑜顾左右而言他道:“时间不早了,在下得快动身才行……”
  说着,便要爬上岸去。
  玄小蝉道:“你最好据实回答。”
  柳千瑜道:“要是不呢?”
  玄小蝉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道:“要是不回答,你就别想离开此地!”
  柳千瑜觉得这小姑娘与一般人家的姑娘完全不一样,登时心生疑窦,目光一凝道:“小蝉姑娘,你家在何处?”
  玄小蝉道:“附近。”
  柳千瑜道:“这附近很荒凉,你们一家人怎会居住在这样荒凉的地方?”
  玄小蝉笑道:“我们一家人跟别人不一样,愈是荒凉的地方,对我们愈方便。”
  柳千瑜问道:“什么意思?”
  玄小蝉道:“不告诉你。”
  柳千瑜笑了笑道:“好,你不说无妨,在下要赶路去了,再见!”
  语毕,一跃上岸。
  玄小蝉跟着一跃上岸,身法极之轻灵,敢情竟是练过功夫的!
  柳千瑜心弦一紧,不敢去看她玲珑毕露的娇躯,转头他顾道:“小蝉姑娘,你伸手不弱,令尊是谁?”
  玄小蝉含笑道:“要知我爹是谁,随我回家一看便知!”
  话声甫落,突然骈指点出!
  柳千瑜毫无江湖经验,也料不到她会猝然出手,只觉软麻穴上一痛,全身立告瘫痪无力,不禁大惊失色道:“你……你这是干什么?!”
  玄小蝉嘻嘻笑道:“带你去见我爹啊!”
  柳千瑜挣扎了片刻,终于无力的摔倒在地。
  玄小蝉原始到江边来洗衣的,她从篮子里取出一件干净的亵衣,说道:“我要换衣服,你可不准偷看。”
  她跳落一处江岸下,快速的脱下湿了的亵衣,再穿上干净的亵衣,然后又上岸取衣穿好,才又向柳千瑜说道:“你等一等,等我洗好了衣服,再带你去我家见我爹。”
  说罢,提起那一篮脏衣,再跳下江岸水边,那里有一块平坦的石板,她就蹲在那石板上捣衣洗涤起来。
  柳千瑜躺在岸上又气又急,心想自己废寝忘食苦练了几年武功,自认已有相当成就,不料今天竟莫名其妙的栽在一个小姑娘手里,这也罢了,如今自己背了个弑师罪名,三位师兄一定正在四处搜索自己的踪迹,而自己现在却全身瘫痪的躺在这江岸上,万一三位师兄任何一个适于此时经过此处,自己会有命在么?
  恩师的被杀,万象十二式和百里宝剑的失窃,以及那一轴“幻城喻品图”的出现在自己的卧房中,这两天他经过冷静的思考之后,已确定这是一项阴谋,而阴谋的策划者必是抱剑山庄里的人,只有抱剑山庄里的人才有机会进入恩师的书房窃取“幻城喻品图”,也才有机会将它偷偷放在自己的卧房中!
  阴谋杀害恩师和嫁祸自己的凶手是谁呢?
  他的判断是三位师兄和老管家翁长福都是凶手,是他们四人狼狈为奸的杰作!
  所以,他逃离抱剑山庄是对的,他觉得自己若以一死来表白自己的无辜,那是愚蠢的行为,徒使恩师的惨死冤沉海底罢了。
  可是现在,自己却在距离抱剑山庄只有几十里地的地方落入一个小姑娘手里,万一三位师兄赶到,或者玄小蝉已知道自己涉嫌弑师而将自己带去抱剑山庄交给三位师兄发落,那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因此,他心中悲愤已极,忿然道:“小蝉姑娘,你为什么不放我走?你想害死我是不是?”
  玄小蝉一边洗衣服一边笑道:“瞎说,我干么要害死你?”
  柳千瑜道:“你不想还是我,就赶快解开我的穴道,不要把我留在这里!”
  玄小蝉道:“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是不是抱剑老人的徒弟?”
  柳千瑜道:“我是啊!”
  玄小蝉道:“那好,等下我带你去见见我爹。”
  柳千瑜道:“见你爹干么?”
  玄小蝉道:“我爹病得很重,他一定很高兴能见到你……”
  柳千瑜道:“我不是大夫,不能替你爹治病,还要我去见你爹干么?”
  玄小蝉道:“也许……也许你有能力协助我们父女脱离困境……我爹名叫‘岭南隐豹玄镛’,你应该听说过吧?”
  柳千瑜道:“没有,武林中的人物,我所知甚少,只知道什么‘东方明灯南方剑,西方三刀北方五霸’少数几个人而已。”
  玄小蝉道:“我爹的名气当然比不上你说的这十位武林高人,但是在南方武林中,除去令师之外,再下来就是我爹了。只不过……唉!我实跟你说了吧,我爹是南方绿林道上的总瓢把子!”
  柳千瑜一惊道:“哦!原来令尊是强盗头子?”
  玄小蝉不悦道:“什么强盗头子?别说得这样难听好不好?我爹是一位人人称颂的侠盗呢!”
  柳千瑜道:“他生了什么病?”
  玄小蝉道:“我爹去年因事赴野人山走了一趟,不幸身染瘴毒,医药无效,眼看……”
  她忽然沉默了下来,但是动作很快,不就已将几件衣服洗涤干净,放入篮子里,一跳上岸,这才问道:“你的衣服呢?”
  柳千瑜道:“我没衣服。”
  玄小蝉一呆道:“你没衣服跑到这里来?”
  柳千瑜道:“是……”
  玄小蝉诧异道:“为什么呢?”
  柳千瑜道:“这是我个人的私事,我不想说出来,你不用再追问了。”
  玄小蝉深深的注视他好一会儿,才又问道:“愿不愿意随我去见见我爹?”
  柳千瑜道:“你解开我的穴道,我便跟你去。”
  玄小蝉上前一掌拍落,接着又为他推拿一番,然后起身道:“行了,起来吧!”
  柳千瑜忽然感觉全身气血已经畅通,于是站了起来,问道:“你家在何处?”
  玄小蝉一指东方的罗浮山道:“就在那边,走几步路就到了。”
  柳千瑜实在没心情去管别人的事,当下摇摇头道:“对不起,我不能去见令尊,异日有机会再来拜望便了。”
  说毕,拔步便走。
  玄小蝉没有追上,只微微一笑道:“原来你是个骗子!”
  柳千瑜面上一阵热辣,脚步不觉放慢下来,最后便在数十步外停下,暗忖道:“师父生前常说‘人无信不立’的话,我既已答应随她去见她父亲,怎可食言反悔?”
  这样一想,他才毅然转身走回,笑道:“好吧,我随你去见令尊,但我实在不知道我能帮你什么忙,你可以先告诉我么?”
  玄小蝉见他转回,甜然一笑道:“咱们一边走一边谈好么?”
  柳千瑜道:“好,不过我先问你一件事,过去三天之中,有没有人去你家打听我的行踪?”
  玄小蝉道:“没有,你问这件事是什么意思?”
  柳千瑜不答,当先向东方走去,说道:“走吧!”
  于是,他和她并肩走向东方的罗浮山巅,玄小蝉便在路上说出了她家中的情形——
  原来,她父亲“岭南隐豹玄镛”确是统治南七省三十六寨的绿林总瓢把子,他手下有三个拜弟名叫“十三飞刀符辅”、“南海鬼蛇边常发”、“铁扇秀士诸葛不疑”,亦即是三十六寨的副总瓢把子,他们四人已结义十多年,一向形影不离,遥控着南方绿林的三十六寨,本来相安无事,不料玄镛身染瘴毒,卧病在床已七八个月,于是危机便隐隐约约的显露出来了。
  “什么样的危机?”
  “他们三人都希望继承我爹成为总瓢把子,自我爹病倒之后便开始明争暗斗……”
  “这好像是自然现象吧?”
  “是啊!果真我爹一病不起,我才不管他们三人谁会登上总瓢把子的宝座,叫我担心的是,他们三人也在觊觎我爹的一批财宝!”
  “令尊有很多财宝?”
  “是的,我爹干了十多年的总瓢把子,三十六寨的兄弟凡是劫得珍贵异宝,都拿来孝敬我爹,如今大大小小的珍奇宝物已不下千件,我爹分别将那些宝物装箱藏放于某处,共有十八箱之多。”
  “十三飞刀符辅、南海鬼蛇边常发、铁扇秀士诸葛不疑三人知不知道藏宝地点?”
  “不知道,所以他们看见我爹病倒,更是寸步不离的守着我爹,表面上是在照顾我爹,实则是想从我爹口中得知藏宝的地点。”
  “令尊的意思怎样?”
  “我爹希望我得到那批宝贝,但是又怕他们三人不肯放过我,所以一直为此忧心忡忡,不知如何是好。”
  “你知不知道藏宝地点?”
  “不知道,我爹很想告诉我,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因为他们三人日夜轮流守在我爹榻前,不让我爹有单独和我谈话的机会。”
  “你想要那批财宝?”
  “你看我该不该要?”
  “有一句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了解这个意思么?”
  “我了解。”
  “那么,何不放弃?”
  “问题是,我纵然放弃不要也是死路一条!”
  “为什么?”
  “他们三人都想登上总瓢把子的宝座,不愿被人知道他们夺取了我爹的财产,而若要人不知,唯一的方法便是杀人灭口!”
  “你确知他们会杀死你?”
  “是的,我从他们的眼神看出来,我爹一旦咽了气,我也活不成了!”
  “我能帮你什么忙?”
  “我们父女没有一个亲友……刚才你说你是抱剑老人的徒弟,如果这是真的,我希望你能保护我,不要让我被他们杀害,好么?”
  柳千瑜沉默了下来。
  他心情很沉重,也觉得有些可笑,自己如今是泥菩萨过江,不想眼前这个萍水相逢的小姑娘却向自己提出这个要求——绿林强盗争夺财物,狗咬狗一嘴毛,自己干么要淌这浑水?
  这样一想,他便停步不再向前走了。
  玄小蝉对他投以央求之色,道:“你不愿意帮我这个忙么?”
  柳千瑜沉吟道:“小蝉姑娘,你的处境我很同情,不过……你我萍水相逢,你为什么要向我提出这个要求?”
  玄小蝉道:“有两个理由:一个理由是,你是抱剑老人的徒弟,你一定有能力帮助我。第二个理由,你是我数月来所遇见的唯一的外人,要是你不肯帮助我,我就死定了。”
  柳千瑜沉思良久,问道:“你要我怎么保护你不被他们杀害呢?”
  玄小蝉道:“我爹卧病在床,我不能离他而去,万一他死了,我这个做女儿的当然要为他办丧葬之事,所以……我希望你能在我家暂住,一直到……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柳千瑜点头道:“我明白,问题是符辅、边常发、诸葛不疑三人肯让我留下么?”
  玄小蝉道:“我爹说我有个表兄叫李玉勃,你可以冒充是我表兄,这样你就有理由在我家住下了。”
  柳千瑜问道:“你家中尚有何人?”
  玄小蝉道:“没有了,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便离开我爹,我没有兄弟姊妹……”
  说到这里,她的眼眶红了,泪水在眼眶里闪动。
  柳千瑜心软了,说道:“好吧!我随你回去,但我要事先声明,我毫无江湖阅历,不一定能对付得了那三个老江湖。”
  玄小蝉大喜道:“不要紧,你到了我家,先不要有任何表示,该怎么办,我会随时告诉你。”
  柳千瑜道:“还有一点,令尊当然知道我不是你的表兄李玉勃,等下见面时——”
  玄小蝉接口道:“这个你别担心,我爹心里有数,他会配合得很好的。”
  柳千瑜看看自己赤裸的上半身,苦笑一下道:“你的表兄会这么衣衫不整前去探望他的姨丈么?”
  玄小蝉取出洗好的一件衣服递给他,说道:“这是我爹的衣服,你先穿上去,等下到了我家,我再找一套给你。”
  两人谈定之后,柳千瑜便穿上衣服,然后两人又一起向罗浮山走去,不久走到山麓,进入一片茂密的树林,入林行约半里,远远看见山腰上有一户人家,玄小蝉手一指那户人家道:“那就是我家。”
  柳千瑜见那房舍很普通,就如一般樵家或猎虎一般,颇感意外道:“令尊是南方绿林三十六寨的总瓢把子,为何住在这样的地方?”
  玄小蝉道:“这是我爹不为人所知的一个住处,出了符辅、边常发、诸葛不疑三人之外,再无一人知道这个地方——这样不是很安全么?”
  柳千瑜暗忖道:“不错,全天下的武林人都知道恩师抱剑老人居住在罗浮山,而身为三十六寨的绿林总瓢把子就在罗浮山的西麓定居,自是最安全不过了。”
  未几,两人已走到山腰上的房舍外面。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