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2021-03-20 17:27:3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桌酒菜摆在厨房里。
  柳千瑜跟着符辅、边常发、诸葛不疑进入厨房,在入座之际,诸葛不疑忽然在柳千瑜的肩上拍了一掌,笑道:“老弟,你酒量如何?”
  这拍上柳千瑜肩上的掌,表面看来力道不重,但其实暗蓄内家真力,除非是练过功夫之人,否则绝对承受不起。
  “不——啊哎!”
  柳千瑜登时一跤跌坐地上。
  诸葛不疑正是在试探他是否身怀武功,一见他跌倒地上,连忙伸手去拉他,哈哈笑道:“抱歉,抱歉,地面太滑了。”
  柳千瑜站了起来,手抚肩上,露出一个难为情的笑容道:“四叔,你的力气好大,好像一座山压上了我的肩头呢!”
  诸葛不疑打哈哈含混过去,笑道:“请坐,请坐,你表妹烧的菜很好吃,你快坐下尝一尝看!”
  四人围着桌子坐下,符辅要为他斟酒,柳千瑜连忙推辞,说明自己不会喝酒,就先端饭吃了起来。
  他已三日未曾吃食,早已饥火中烧,故一口气吃了三大碗饭,才感通体舒服。
  符辅三人对他的身份仍有一些怀疑,一面喝酒一面向他盘问——
  “老弟,你娘和小蝉的母亲是亲姊妹么?”
  “是的。”
  “你见过小蝉的母亲没有?”
  “小时候见过几次。”
  “她是不是叫王凤珠?”
  “不,她娘家姓甘,甘泉的甘。”
  “你家在何处?”
  “鄱阳。”
  “你爹是……”
  “家父李东山。”
  “干哪一行业的?”
  “经商。”
  “你可知道你姨丈是干什么的?”
  “知道一些。”
  “说说看。”
  “听说我姨丈是南方绿林三十六寨的总瓢把子,不过我娘说我这位姨丈人很好……”
  “你喜不喜欢小蝉?”
  “这个……嘻嘻,要是不喜欢,我也不会老远赶到这里来了!”
  “你姨丈病势沉重,可能不会好了,你看得出来吧?”
  “嗯,小蝉表妹说我姨丈染上瘴毒,究竟瘴毒是什么病症啊?”
  “瘴毒就是瘴气,在我们南方一带的山林中常有这东西,它是各种草木腐烂再经湿气蒸发而成的一种疠气,轻则生病,重则死亡。我们大哥去年听说野人山发现一株万年灵芝,大如一把雨伞,价值连城,便只身前往探究,不幸染上瘴毒,回来就病倒了。”
  “有没有找到那株万年灵芝?”
  “没有。”
  “这真冤枉,我姨丈的病当真治不好么?”
  “是的,他中了最厉害的桃花瘴,能拖到今天已算很——”
  底下的话还没出口,忽听玄小蝉再房中大呼大叫道:“爹!爹!您怎么了?!二叔!三叔!玉勃表哥!你们快来!我爹不行啦!”
  四人一听,面色一变,立即丢下碗筷,冲出厨房,冲入岭南隐豹玄镛的房间——
  一看,玄镛两眼上翻,眼泪直流,口中则吐出刚刚吃下的热粥,正在死去!
  符辅上前摇撼他,叫道:“大哥!大哥!”
  然而玄镛已无任何反应,没气息了。
  玄小蝉一恸昏厥倒地。
  柳千瑜上前叫了几声“姨丈”,看见玄小蝉昏倒在地,又忙去扶起她,大家忙成一团……

×      ×      ×

  此后数日,大家忙着为玄镛办丧事,符辅三人先从城里买回一口上好棺木,然后便要发讣闻给三十六寨的寨主,小蝉对此坚决反对,反对的理由是:其父虽是三十六寨的总瓢把子,其实与三十六位寨主并无深厚的友谊,她希望父亲的丧礼能在简单而严肃的气氛下进行,若是邀请三十六位寨主到来,那便成了赶集凑热闹了。
  符辅三人见她反对,倒是正中下怀,因为他们也担心三十六寨主在丧礼之后提起十八箱珍宝之事,他们宁可放弃总瓢把子之位,绝不愿放弃既得的利益。
  因此,他们找来几个尼姑诵经,便于三日后将玄镛安葬于屋后的山上。
  柳千瑜不敢久留,怕被三位师兄侦悉自己的形踪,于葬后的次日便私下与玄小蝉商量,表示愿意护送她去鄱阳投奔其大姨,希望能早日动身。
  玄小蝉倒是很拿得起放得下,立刻点头道:“好,咱们今天就走!”
  她回房打点好了行装,便去向符辅、边常发、诸葛不疑三人辞行,说明要与表哥李玉勃前往鄱阳。
  “别急,过几天再去吧。”
  “不,我表哥还有事情要处理,他希望早日动身,我已答应今天跟他上路。”
  诸葛不疑笑了笑道:“可是我和你大叔二叔商量的结果是:你不能马上离开我们三人!”
  玄小蝉道:“为什么?”
  诸葛不疑轻咳一声道:“是这样的:你爹虽一再说明只准你和你表哥各带走五百两银子,但是我们觉得过意不去。人都要有良心,你爹生前待我们三人不坏,如今他不幸过世,而且留下你孤单单一个女儿,我们三人怎好拿走他全部的财宝?所以我们三人仍决定将十八箱宝物分一些给你,好让你过一辈子舒舒服服的日子。”
  玄小蝉摇头道:“不,我不要。”
  诸葛不疑好像没有听见她的话,接着道:“根据你爹地图所标示,那十八箱珍宝埋藏于十万大山之中,明天你和你表哥就随我们一起去十万大山寻宝。”
  玄小蝉道:“二叔,我说过了,我不要!”
  边常发笑道:“小蝉,这是我们做叔叔的一点心意,你怎好拒绝?”
  玄小蝉道:“我不能违背我爹的安排,如果我分取了那批珍宝,我爹一定会生气,所以我不要!”
  符辅也笑道:“你爹那样安排是不对的,当时因为他在病中,我们不便与他分辩,总之你一定要接受,否则我们三人于心不安。”
  玄小蝉诚恳地道:“大叔,我真不要那些东西,我爹说得对,财宝不会带给我幸福快乐;再说我要去投靠的姨丈,他是鄱阳的首富,他就是养我一辈子也没问题,我要那么多财物干么?”
  诸葛不疑道:“你不必再说了,我们三人的决定是不能更改的!”
  玄小蝉一听此言,再看看他脸上的表情,忽然明白了,道:“三叔,你怕那藏宝图是假的,因此不肯让我走是么?”
  诸葛不疑嘿嘿笑道:“不是,你别多心。”
  玄小蝉却已肯定如此,心中愤慨已极,忍不住冲口而出道:“大叔、二叔、三叔,咱们把话说明白了吧!我爹就是怕我继承了他的财产后日子不好过,所以才要我放弃那十八箱珍宝,如今你们已得到了藏宝图,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边常发听了哈哈大笑道:“小蝉,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们不妨坦白说一说。你爹给我们的只是一张地图而不是那十八箱珍宝,我们能不能根据这张地图找到那批财宝,可说难说得很,如果你真的放弃不要,那也得跟我们一起去十万大山一趟,等我们寻得那批东西之后,你再走不迟!”
  玄小蝉冷笑道:“说来说去,你们还是怕那地图是假的,怀疑我爹在欺骗你们,是不是?”
  边常发点头道:“是!”
  玄小蝉大怒道:“难怪我爹一直很后悔交了你们三人,你们太可恶了!”
  她顿足转入耳房,向在房中的柳千瑜说道:“表哥,咱们走!”
  柳千瑜已在房中将他们四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料定符辅三人绝不肯就此让她和自己离去,便说道:“小蝉,我看你三位叔叔既然不放心,那就随他们去一趟十万大山也好,免得加深误会——”
  小蝉截口道:“不,我要马上离开这里!我不要再跟他们在一起了!”
  语毕,背起包袱,再从壁上取下一口长剑,准备走了。
  柳千瑜趋近她身边低声道:“小蝉,这样不行的,闹翻了很不好呢。”
  玄小蝉横他一眼道:“你怕事,那你就留下来好了!”
  说完了这句话,便举步向外走去。
  柳千瑜当然没有单独留下之理,连忙也背起包袱,随后出房。
  符辅、边常发、诸葛不疑三人果然不放行,三人挡在堂屋外的空地上,看见玄小蝉走出,符辅立刻开口道:“小蝉,你不能走,无论如何你得跟我们去十万大山,只要寻获宝藏,我们绝不留难你。”
  玄小蝉冷冷一笑道:“要是我不答应呢?”
  符辅脸色阴沉了下来,道:“要是你不答应随我们去十万大山,便表示地图是假的,真正的藏宝地点在你脑中!”
  玄小蝉满面憎恶道:“那便怎样?”
  符辅嘿嘿冷笑道:“那你就走不成了!”
  玄小蝉一向就不太瞧得起他们三人,今天更加憎恶,当下玉脸一扳,扭头便走。
  “小蝉,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
  铁扇秀士诸葛不疑张开双臂挡住去路,面上挂着无情的悍笑,情况显示玄小蝉若要硬闯,他便要动手了!
  玄小蝉气得粉脸变青,立即拔剑出鞘,厉声道:“你让不让路?!”
  诸葛不疑哼哼冷笑两声,说道:“二哥三哥,看样子我们拿到的地图只是一张废纸,大哥他一生辛劳,怎可能将他一生积聚的财产拱手让给我们呢?”
  玄小蝉怒叱道:“满嘴胡言,看剑!”
  长剑猛吐,向诸葛不疑刺去。
  诸葛不疑一声长笑,身形略偏,手中的铁扇向上一格,架开了玄小蝉刺到的一剑,紧接着左掌暴探,五指如钩向玄小蝉腰上抓去,动作奇快无比!
  玄小蝉一身武功得自父亲的传授,论功力自非三位叔叔之敌,但若论招数之演变,却不在他们三人之下,一见长剑被架开,她就料到诸葛不疑会出掌,故很快的退开一步,长剑倏缩倏吐,迎刺其手掌。
  “好!”
  诸葛不疑手掌化抓为拍,掌势偏拍而出,正好拍中玄小蝉的长剑,再度将其长剑推开。
  不料玄小蝉心思慎密,她平日常见他们练武,深知其家数和习性,预料他会来这一手,故突然的将剑板由“竖”变为“横”,这样一来,诸葛不疑的手掌虽然推开了她的长剑,却被剑口划伤了掌心,登时白肉现红,血流如注。
  诸葛不疑一时情敌,认定只要两三下便可将这个“看着她长大”的侄女制服,没想到竟然阴沟里翻船,掌心割伤是很痛的,他不禁“哎呀!”一声,急退两三步,一张白脸登时胀得通红了。
  南海鬼蛇边常发见他受伤,立刻一抖那条古怪的长蛇鞭,在空中发出“叭!”的一声脆响,喝到:“老四,让我来收拾她!”
  “不!”
  诸葛不疑已是老羞成怒,两颗眼睛因愤怒而尽赤,他为了挽回颜面,索性将那柄铁扇往地上一扔,不顾掌心冒血,双拳一拍道:“今天我不擒下这个野丫头,我就不是人!”
  话声一落,随即欺身发动攻势。
  敢情他的掌法也很厉害,这时挟怒出手,攻势凌厉已极,没几个照面便将玄小蝉逼得节节后退……
  柳千瑜自到此处,一直掩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已成功的给了他们自己不会武功的形象,这时看着玄小蝉和诸葛不疑的恶斗,他仍暂作旁观,若见玄小蝉不敌才要出手。
  但是,十三飞刀符辅却已有不同的打算,他已决定押着玄小蝉去十万大山寻宝,如今既已与玄小蝉翻了脸,他觉得让“李玉勃”跟在玄小蝉左右实在碍手碍脚,杀了干净,这时便向边常发使了个眼色,要他去收拾柳千瑜。
  边常发明白其意,当即向柳千瑜欺去,笑嘻嘻道:“李少爷,这次你来探望你姨丈,是在来得不是时候——”
  “叭!”
  长蛇鞭突如飞蛇卷出,很准确的卷上了柳千瑜的脖子,打算将柳千瑜勒毙!
  他浸淫长蛇鞭十多年,手法非常厉害,尤其是蛇鞭末端力道无穷,一经被他卷中脖子的人,少有人能活命,何况是个“不会武功”的楞小子!
  可惜他完全弄错了,长蛇鞭卷上了柳千瑜的脖子后,柳千瑜并没有一点痛苦之状,他只是微微一怔道:“你干什么?”
  说着,一手握上长蛇鞭。
  边常发只道自己一时失手,卷上柳千瑜的长蛇鞭已没有多大力道,正想用力一扯之际,突然全身一震,一股突如其来的大力一下便将他整个人扯得离地飞起——飞向柳千瑜!
  柳千瑜从来不曾杀过人,也从来没有杀人的念头,但是今天的情形使他觉得如不下重手的话,玄小蝉就不可能安全离开此处,而且今后将永无宁日,因此当他将边常发扯过来时,随即拍出相当有力的一掌——
  “砰!”然一响,这一掌便拍中了边常发的胸口,拍得很结实!
  边常发顿时从空中直坠而下,落到地上时,嘴角已涌现血丝,人也不动了。
  十三飞刀符辅大吃一惊,一阵短暂的傻眼之后,才怒吼一声,纵身向柳千瑜猛扑过去。
  柳千瑜站着不动。
  一瞬间,符辅已扑到他跟前,双掌齐扬,倾力拍向柳千瑜胸口!
  一般武术名家,在对敌之前首先要求心平气和是有其深远的道理的,在对敌之前如果不能冷静,而全凭一股蛮牛般的冲动,一旦遇上出乎意料之外的变化,他就无法应付变局。
  符辅能成为玄镛最有力的助手,他的一身武功是可以被认定的,可惜的是他已失去了冷静,这也许是他突然发现柳千瑜竟是个武林高手,以及看见边常发在柳千瑜一掌之下惨败,一时惊怒交迸之下有以致之吧?
  他向柳千瑜猛扑过去,并倾力拍出双掌就是一种不够冷静的表现,结果是——
  柳千瑜猛可身形一伏,双手上扬,顿时反击他的腹部!
  符辅的飞扑之势,连想煞住都不行,本来腹部已受到相当重的掌伤,这时经柳千瑜一拍一送之下,身子继续向前飞去,一头撞上堂屋的墙壁。
  堂房的墙壁都是坚实的木头,这一撞的力道又非常之强,只听一声脑壳破裂之声,柳千瑜不用看就已知道他完了。
  他一出手便击垮了边常发,再一出手又杀死了符辅,这一段经过情形看在诸葛不疑的眼里,叫他如何能够不为之胆战心惊?
  诸葛不疑打死也不敢再停留片刻,立即纵身疾起,飞也似的逃命去了。
  玄小蝉没有追上去,她的打算只想赶快离开这三个人,故见诸葛不疑逃去,只对他投去不屑的一瞥,随即纳剑入鞘,转对柳千瑜笑道:“柳千瑜,你好厉害,跟初次见面时完全不一样啊。”
  柳千瑜淡淡一笑道:“没什么。”
  玄小蝉走去看看十三飞刀符辅,见他已死亡,再转去看看边常发,发现他还有一丝气息,说道:“这一个还有气息,怎么处置他才好?”
  柳千瑜第一次杀了人,心中很是不安,摇摇头道:“让他去吧!”
  玄小蝉扑哧一笑道:“他已动弹不得,怎么让他去呢?”
  柳千瑜道:“我是说……我是说……唉,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玄小蝉道:“再补他一掌如何?”
  柳千瑜摇头道:“不,我不想再杀人了!”
  玄小蝉伸手入边常发怀中摸出那张地图,又去符辅的身上摸出另一张,收入自己怀中,笑道:“人真奇怪,我爹诚心诚意要将全部财产赠给他们,而他们却疑神疑鬼,结果落到这般下场,怪谁呢?”
  柳千瑜很想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便道:“小蝉咱们这就走吧?”
  玄小蝉道:“别急,屋内尚有不少财物,如今他们三人已是一死一伤一逃,我觉得没有理由放弃不要,等我再进去收拾一些,然后便上路。”
  她进入屋中,将一些黄金白银和一些珍贵的东西收拾打成一包,才与柳千瑜一起离开木屋,取道下山。
  他们没有补边常发一掌,是所谓一念之仁,那知这一念之仁却带给柳千瑜无穷的后患,因为就在他们离去不久,有个人来到了木屋门口,这个人正是柳千瑜的二师兄施奋书!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