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2021-03-20 17:38:3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野店是一对老夫妇开的,他们很亲切的请柳千瑜和玄小蝉入内坐下,先端上两杯茶,然后问道:“二位要吃些什么?”
  玄小蝉反问道:“有什么吃的?”
  老人道:“有面条、包子、白斩鸡,还有金门高粱。”
  玄小蝉道:“来两碗面条,一盘白斩鸡。”
  老人道:“要酒么?”
  玄小蝉道:“不要。”
  老人转向柳千瑜问道:“这位客官,你不想喝一些么?”
  柳千瑜道:“谢谢,小可不喝酒。”
  老人听了便不再兜揽,走去下面去了。
  玄小蝉便向柳千瑜低声道:“柳千瑜,待会吃面时要小心,这是一家黑店!”
  柳千瑜吓了一跳道:“真的?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玄小蝉道:“我认得那老婆子,她叫‘大脚婆阴桂英’,有一年诸葛不疑曾经带她去见我爹,干什么我不知道,时隔多年,她大概已不记得我了。”
  柳千瑜偷眼一看那个正在挥刀斩鸡的老妇人,见她果然生得一双大脚,又见她手劲甚是有力,心中不觉有些发慌,压低声音道:“你知道她是开黑店的?”
  玄小蝉道:“八成错不了。”
  柳千瑜道:“那老头子呢?”
  玄小蝉道:“我不认识,可能是她的丈夫。”
  柳千瑜道:“你猜他们会在面里下药?”
  玄小蝉道:“有此可能。”
  柳千瑜道:“咱们吃不吃?”
  玄小蝉抿唇一笑道:“江湖上的鬼门道我还懂得一些,他们若在面里下药,我尝一口便知道。”
  柳千瑜道:“希望他们不要在食物中下药,我肚子饿了。”
  玄小蝉道:“鸡肉可吃,他们不会在鸡肉里渗药的。”
  这时候,老妇人端上一盘白斩鸡,笑嘻嘻道:“二位先吃鸡肉,面条待会就来。”
  玄小蝉闻了一下鸡肉,说道:“这是昨天以前的鸡吧?”
  老妇人笑道:“这位姑娘好厉害的眼光,这只鸡正是昨天宰的。”
  玄小蝉道:“白斩鸡要新鲜的才好吃。”
  老妇人道:“是的,我们这地方生意不好,昨天一整天每一个客人上门,不过老身已抹上盐巴,吃起来有风鸡的味道哩!”
  玄小蝉挟一块鸡肉送入嘴里,咀嚼了几下,点头笑道:“不错,有风鸡味道。”
  说着,招呼柳千瑜吃鸡。
  老妇人一旁搭讪道:“你们是表兄妹?哎呀!可真是郎才女貌!上哪里去呀?”
  玄小蝉边吃边答道:“杭州。”
  老妇人道:“杭州游西湖?哎呀!那可是神仙般的享受!老身年轻的时候,也曾去过一趟杭州,可惜没坐过西湖画舫,什么‘三潭印月’、‘柳浪闻莺’、‘花港观鱼’、还有‘苏堤春晓’、‘雷峰夕照’等等,哎呀!真是道不尽的无限风光……”
  正说着,老人已端出两碗热呼呼的面条,分别放在他们两人面前。
  老妇人道:“老头子,他们是一对表兄妹,要去杭州西湖游玩呢!”
  老人笑道:“这干你什么事?”
  老妇人白他一眼道:“你看,我说你这个人俗不可耐,可真一点没说错!你想想看,打从我嫁到你们胡家,你可曾带我出去玩过一次?你呀!我看你必是劳碌鬼投胎转世的,一辈子只知守着这爿小店,你那里知道这个世界之大,你……”
  老人截口道:“好了!好了!莫在客人面前唠叨个没完,你想游西湖,改天我带你去便了,只有一层:你要舍得花钱才行,不要花不到几十钱就杀猪般的大叫‘贵呀!贵呀!’的,烦不烦?”
  玄小蝉喝了一口面汤,忽然噗哧一声笑吐在地,说道:“老人家,这面汤好像有一股怪味!”
  老人面色一变道:“怪味?怎么会呢?这面条是今早擀的,不可能馊了呀!”
  老妇人赶紧接口道:“正是,馊是不会馊的,只怕是渗了一些辣油之故,这样不是更好吃么?”
  玄小蝉含笑道:“阴大娘,我和我表哥肚子饿了,麻烦你再去下两碗面,不要放蒙汗药,我们吃了给钱走路,如何?”
  老妇人呆了,道:“你叫老身什么?”
  玄小蝉道:“阴大娘。”
  老妇人面孔一阵收缩,不胜骇异道:“你……你怎知老身姓阴?”
  玄小蝉笑道:“几年前我曾经见过你,只是你已不记得我罢了。”
  老妇人惊问道:“你在何处见到老身?”
  玄小蝉道:“有一年诸葛不疑带你去见我爹,我还端茶敬你,你曾对我爹大加夸奖,说:‘哎呀玄总瓢把子,您这个女儿真可爱,将来长大了必是个大美人……’是也不是?”
  老妇人脸色大变,发呆了片刻,忽然桀桀狞笑道:“好个鬼丫头,那么多年的事,你居然还记得老身这个人!”
  玄小蝉道:“我爹很少在家接见客人,所以凡是曾去拜访我爹的客人,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大脚婆阴桂英笑着退开几步,大声道:“表弟,你表姊露出马脚来了,你索性出来跟他们见见面吧!”
  玄小蝉起立笑问道:“你的表弟莫不成就是‘铁扇秀士’诸葛不疑?”
  大脚婆阴桂英道:“不错!”
  玄小蝉四望一眼道:“他在哪里?”
  大脚婆不答,又扯起破锣般的嗓子道:“表弟,你表姊这一招不成了,你赶快出来,咱们真刀真枪跟他们干一干看!”
  在她呼唤诸葛不疑的时候,那老头子已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鬼头刀,准备放手干了。
  但是,诸葛不疑却没现身,也没听他回答,大脚婆大感奇怪道:“我说表弟,你耳朵聋了不是?干么不声不响的?”
  玄小蝉笑道:“别叫了,我敢跟你大脚婆打赌,你表弟已跑了。”
  大脚婆一怔道:“跑了?”
  玄小蝉道:“不错,他已吓破胆,不敢在跟我们动手了。”
  大脚婆对她眯眯眼睛道:“你这小丫头的功夫难道会高过我表弟不成?”
  玄小蝉点头道:“高过一点点,但是他已经受不了啦。”
  大脚婆不信诸葛不疑已经逃去,又大呼大叫道:“表弟!你放胆出来便是,天塌下来,有你表姊和表姊夫顶着。”
  可惜她的呼唤犹如石沉大海,诸葛不疑因见她计补的售,自知动手过招不是柳千瑜和玄小蝉之敌,故早已远飏矣!
  那老头子掂了掂手中的鬼头刀,开口道:“别叫了,他不敢动手,咱们两个老的来吧!”
  大脚婆听了这话,走去角落取出一把菜刀,向玄小蝉桀桀怪笑道:“丫头,我表弟说你身怀巨宝,这话可真?”
  玄小蝉含笑道:“不假,我身上有两张藏宝图,要是再把诸葛不疑身上那一张拿来,三图合一,便可找到我爹埋藏于某处的十八箱金银财宝。”
  大脚婆眼睛一亮道:“十八箱金银财宝?”
  玄小蝉道:“不错。”
  大脚婆身手道:“拿来!”
  玄小蝉笑道:“对不起,要我身上的藏宝图,得看看你手上的那把菜刀够不够厉害!”
  大脚婆立刻转对丈夫道:“贼汉子,你对付那小子,我来收拾这丫头片子!”
  说毕,举起菜刀,向玄小蝉杀奔过去。
  玄小蝉一脚踢翻桌子,拔剑迎战,一老一少便在店中大打出手,刀来剑往的抖成一团……
  柳千瑜看了一下,知大脚婆武功虽然不俗,玄小蝉还不至于输给她,当下向那老头子招招手道:“你老,咱们到外面去放对吧!”
  老头子跟着他走出野店,一语不发,举刀便砍,一口气便是连环七刀,招稳力猛,分明是浸淫刀法数十年之久的武林高手!
  柳千瑜则以灵巧的身法闪躲他的攻击,身形忽起忽伏,时左时右,似穿花蝴蝶的在他的倒下穿梭飞旋,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使得老头子的连环七刀一齐落空,成了捕风捉影的招式。
  老头子这才对他刮目相看起来,拖到跃退一大步,喝道:“小子,你身法不错,看样子是名家之徒,令师是谁?”
  柳千瑜淡淡一笑道:“那诸葛不疑没有说明我的来历么?”
  老头子道:“他直说你是那丫头的表哥,叫什么李玉勃……”
  柳千瑜笑道:“你老上当了。”
  老头子微怔道:“怎么说?”
  柳千瑜道:“我不是什么李玉勃,不过诸葛不疑既未说明我是谁,我也没有告诉你的必要,如今我只有一句话要说……”
  老头子眨眨眼睛道:“你要说什么?”
  柳千瑜道:“好好煮两碗面给我们吃,我们吃了后付账走路,两不侵犯。”
  老头子不禁冷笑道:“你这小子好天真,到现在还想吃面啊?”
  柳千瑜点头道:“是,我们肚子饿了。”
  老头子道:“你先报上名来。”
  柳千瑜道:“这太不合理了吧?你是开馆子的老板,我是上门吃喝的顾客,那有顾客上门吃喝要先报名之理?”
  老头子眼睛一瞪道:“你少跟我老人家耍嘴皮子,我是怕误伤好人,所以要你报上姓名,说你要是不识好歹,可别怪我老人家放手干了!”
  柳千瑜笑道:“你老贵姓大名?”
  老头子道:“我叫——呸!你小子动不动礼貌?我先问你的姓名来历,你要先回答我才是!”
  柳千瑜道:“好,我先回答你,我姓吴,单名一个铭字。”
  老头子道:“吴铭?”
  柳千瑜点头道:“是。”
  老头子又问道:“令师何人?”
  柳千瑜胡诌道:“家师九天飞龙龙在天。”
  老头子发怔道:“九天飞龙龙在天?这名号陌生得很,我老人家没听说过呀!”
  柳千瑜道:“世上有千千万万的人呢,你老如何能够一一识得?”
  老头子道:“我老人家混迹江湖四十余年,大江南北,五湖四海的武林著名人物无一不识,却没听过九天飞龙龙在天这个人。”
  柳千瑜含笑道:“家师不是著名人物,你老当然不认识了。”
  老头子道:“不对!”
  柳千瑜道:“何事不对?”
  老头子道:“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你小子的身法相当不俗,不是名家绝对教不出你这样的徒弟。”
  他双眉一顿,很不高兴道:“哼,你小子一定没有一句实话,你莫非活得不耐烦了?”
  柳千瑜笑道:“我已回答了你老的问话,信不信只好由你了。”
  老头子看看老妻与玄小蝉搏斗的情形,发现老妻没占上一丝上风,双眉锁得更紧,忍不住大声道:“我说老伴,咱们别打了!”
  大脚婆手中的菜刀不停的砍出,尖声道:“干么别打了?”
  老头子道:“你那表弟不老实,他没有详细说明这两人的来历,我看他只想利用咱们两个老的,咱们何必替他拼命呢?”
  大脚婆生气道:“你混蛋!我表弟怎么不老实?他不是告诉咱们这丫头是玄镛的女儿么?你少婆婆妈妈,赶快下手把那小子宰了吧!”
  老头子因看出柳千瑜的身法神妙,自觉没有把握获胜,故不大乐意打这一仗,乃又大声道:“老伴,你听我说,你那表弟实在不是好东西,过去十多年他混得不错,几时尊敬过你这个老表姊?依我看他此次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咱们可不能被他利用了呀!”
  大脚婆听了大怒,喝道:“板刀老蔡!你今天是怎么搞的?打发一个小子也这样畏首畏尾,你板刀老蔡几十年的威风哪里去啦?”
  玄小蝉听到“板刀老蔡”四个字,心中一惊,立刻开口道:“表哥小心,他是‘板刀老蔡’,杀人不眨眼的黑道魔头!”
  柳千瑜倒不觉得眼前的老人有何可怕,闻言笑了笑道:“你放心,我对付得了。”
  原来,这个名叫“板刀老蔡”的老头子的确有其“显赫”的过去;十多年前他是南方绿林数一数二的人物,一度成为南方绿林的总瓢把子,死在他倒下的人多得数不清,当时大家一听到“板刀老蔡”四个字莫不为之色变,后来不知何故突然销声匿迹;岭南隐豹玄镛曾对女儿玄小蝉提起此人,说他的刀法极其厉害,是个可怕的劲敌,故玄小蝉一听他是当年扬威绿林的“板刀老蔡”,便赶紧警告柳千瑜要小心。
  按说,这种警告听在板刀老蔡的耳里应该很受用才对,但是板刀老蔡却无一丝喜色,面上反而有一丝苦涩,明显的给人一种英雄老去无复当年神勇的印象。
  柳千瑜见他迟迟不要动手,觉得此老不算太坏,便道:“我刚才的建议,你老要是愿意接受,你我还可化敌为友,不知你老意下如何?”
  板刀老蔡一怔道:“你建议什么?”
  柳千瑜道:“好好煮两碗面给我们吃,我们吃了付账上路。”
  板刀老蔡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柳千瑜道:“你老笑什么?”
  板刀老蔡大笑道:“小子,你太瞧不起我了,我板刀老蔡虽然沦为开野店的小毛贼,但你还不配吃我的面,要吃就吃板刀面吧!”
  话声一落,抢步欺上,再度发动攻击。
  这一次,他的刀法更见凌厉,刀刀往柳千瑜的致命要害招呼,似已恢复当年的剽悍凶狠!
  柳千瑜仍以巧妙的身法躲避他的攻击,再觅隙递出一两招,企图夺下他的鬼头刀。
  一老一少,就在野店外面各展绝技搏斗起来。
  这时候,玄小蝉和大脚婆已经打了百多招,依然难分高下;玄小蝉家传剑法虽然极为出色,但大脚婆的菜刀却也是独门之艺,双方各有长短,故形成了势均力敌的局面。
  大脚婆久战不下,心中焦躁起来,大叫道:“板刀老蔡,把你当年杀人的绝技使出来呀!宰了那小子,快来帮我收拾这丫头!”
  玄小蝉一边运剑出击,一边咭咭脆笑道:“大脚婆,我看你丈夫已老了,不是当年的‘板刀老蔡’啦!”
  大脚婆怒吼道:“你胡说!”
  突然菜刀一推,快速的斜削玄小蝉的左肩,招式颇为诡奇!
  玄小蝉一个抛肩斜开三尺,身子顺势一伏一盘旋,手中长剑“呼!”的扫向她下盘……
  双方各出奇招,但仍是平手的局面,看情形必须久战之后才能分出胜负。
  柳千瑜怕她落败受伤,故一边与板刀老蔡游斗一边注意她的情况,由于一心二用,未能发挥一身所学,反被板刀老蔡逼得节节后退。
  大脚婆一见老伴占了上风,大喜道:“对了,这才是我的板刀——”
  不料“老蔡”二字尚未出口,板刀老蔡忽然惨叫一声,一连后退七八步,然后仰身栽倒!
  大脚婆大吃一惊道:“老伴,你怎么了?!”
  等到看清板刀老蔡的情况时,她不禁脸色大变,慌忙顿足暴退,大哭道:“小子,你……你杀了我丈夫,你好狠啊!”
  柳千瑜一脸错愕,呆立不动。
  玄小蝉见板刀老蔡胸口直冒血,分明是被利器击中要害,她知道柳千瑜手无寸铁,身上也未携带任何暗器,故大为惊奇道:“表哥,你……”
  柳千瑜摇头道:“不是我。”
  玄小蝉一听便知有人暗中出手相助,打出某种暗器杀了板刀老蔡,可是举目四望,却不见那发出暗器之人,不禁发呆道:“是谁?”
  柳千瑜皱着眉头道:“我不知道。”
  这时,大脚婆已抱着丈夫的尸体痛哭流涕,柳千瑜和玄小蝉趋前一看,才看出板刀老蔡的心中了一支星镖。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