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2021-03-20 17:29:0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玄小蝉和柳千瑜快驴加鞭的从一条秘径翻过九莲山,看看离开九莲寨已远,两人才有心情说话。
  柳千瑜道:“小蝉,那诸葛不疑老是跟着咱们,这样不是办法……”
  玄小蝉道:“你看怎么办好呢?”
  柳千瑜皱眉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很机警,想杀死他都不成……”
  玄小蝉道:“你猜他这时候人在哪里?”
  柳千瑜道:“一定又在咱们后面跟踪,真是阴魂不散!”
  玄小蝉道:“不,我猜他此刻正在九莲寨。”
  柳千瑜一怔道:“是么?”
  玄小蝉道:“他已孤掌难鸣,若不多争取几个朋友,就无法从我身上夺取藏宝图了。”
  柳千瑜道:“朱九哥会听他的么?”
  玄小蝉道:“刚才我在他面前胡说八道,其实我爹死亡已是事实,诸葛不疑只要好好解释,再加油添醋一番,他当然会相信了。”
  柳千瑜道:“不错,不过不管朱九哥信不信,对你都已无所谓了,是不是?”
  玄小蝉道:“怎说无所谓?”
  柳千瑜道:“从此以后,你将脱离与三十六寨的联系,做个规规矩矩的大姑娘——”
  “慢着!”
  “不是么?”
  “柳千瑜,你的善意我十分了解,但是除非我献出藏宝图,否则我永远也摆不脱的。”
  “那么你就把藏宝图献出好了。”
  “献给谁?”
  “这个……若是交给诸葛不疑,似乎有些不合理……”
  “是啊!本来我爹是要给他们三人平分的,但事情发展至此,已没有理由要白白送给诸葛不疑一个人,但若是送给三十六寨去平分,那也很难,且不说三分之一的地图还在诸葛不疑手上,就算咱们把整批珍宝交给三十六寨的人去平分,那也会出问题,常言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些寨主没一个是好东西,一旦见到大批财宝,那不等于一群饿狗见到骨头,不抢得头破血流你死我活才怪!”
  “不错,不能送给他们三十六寨的人,要送就送给……”
  “谁?”
  “那是令尊的遗产,由你自己作主好了。”
  “可是,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才好,总不能把它去掉吧?”
  “当然没有丢掉之理,我看不如拿去救济贫困,或者作为赈灾之用,你看如何?”
  “嗯,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现在谈这些没用,因为另一张地图仍在诸葛不疑身上。”
  “对,此事以后再说。”
  “喂,柳千瑜,你帮我一个忙好么?”
  “什么事?”
  “咱们去骑田岭上会会那‘猎豹圣手’!”
  柳千瑜沉默不语。
  玄小蝉道:“你不敢?”
  柳千瑜摇头道:“不,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令尊已不幸死亡,我认为你大可不必跟那些绿林人物斗气,再说我现在背了个弑师的罪名,必得赶快追查出杀害家师的真凶还我清白,我没有心情再去过问别的了。”
  玄小蝉叹道:“可是我实在忍不下这口气!”
  柳千瑜道:“我认为你应该把一切忘掉,从现在开始做个规矩纯洁的姑娘,永远不要再跟绿林人物纠缠不清,这样对你才有好处。”
  玄小蝉耸耸肩:“这个我恐怕办不到。”
  柳千瑜道:“为什么?”
  玄小蝉道:“我没爹没娘,从今以后江湖是我家,我怎么可能做个规矩纯洁的姑娘呢!”
  柳千瑜道:“我还是希望你去投靠你大姨,将来找个——”
  玄小蝉大叫道:“我不要!”
  柳千瑜一呆道:“你干么这么大声?”
  玄小蝉对他瞪眼睛道:“柳千瑜,我问你,你要不要我跟你在一起?”
  柳千瑜点头道:“要啊!”
  玄小蝉这才展颜一笑道:“那么,别的都不要再说了,我陪你去杭州,陪你去任何地方,有欢乐咱们共享,有苦难咱们同当,让老天爷来安排一切!”

×      ×      ×

  数日后,他们走到闽南境地,由于连日餐风露宿,没有时间换洗衣服,玄小蝉浑身不舒服,便要求投宿客栈,好好清洗一下,柳千瑜觉得离开罗浮山已远,大概不会出事,也就同意了。
  于是,他们投入一家客栈,开了两间上房,准备好好歇息整理一番。
  一切平安无事。
  不过,这天入夜时分,他们在街上一家馆子吃饭的时候,却听到几个人在谈论柳千瑜弑师及盗走“万象十二式”和百里宝剑之事——
  “他妈的,世上竟有这种狼心狗肺的小子,抱剑老人这么样一位举世闻名的剑术大师就这样死在自己徒弟的手里,你们说冤枉不冤枉?”
  “咳,真是世风日下,如今的年轻人好像不知道什么叫尊师重道,实在可怕啊!”
  “据说抱剑老人共收下了五个徒弟,大弟子叫柯俊良,二弟子叫施奋书,三弟子叫滕智峰,四弟子叫云九鸣,他们肯放过柳千瑜这小子么?”
  “当然不会放过他,他们除了发出英雄帖,要求各方武林同道协助缉捕柳千瑜之外,还悬出重赏,谁要能擒得柳千瑜,不论死活,重赏五千两银子!”
  “有没消息?”
  “没有,不过我听说眼下黑白两道的人都在四出搜捕柳千瑜;白道人士是要协助抱剑老人的门下诛杀弑师之徒,黑道人士则看上那笔赏银,还有人则在觊觎那部剑谱和那柄百里宝剑。”
  “那柳千瑜生的什么模样?”
  “二十出头,五官端正,身体很结实,下巴有一条小小的疤痕……”
  柳千瑜愈听愈害怕,不敢再待下去,便向玄小蝉使了个眼色,示意:“咱们快走吧!”
  玄小蝉知道他怕被人认出,当即与他一起会账走出馆子,返回客栈。
  回到客栈房间,柳千瑜一颗吊得高高的心才稍稍定了下来,但是焦虑的心情却比以前更甚,感觉全身紧张,一刻也不得安宁。
  玄小蝉安慰道:“别怕,你说过的,此事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柳千瑜忧心忡忡道:“可是,我现在成了过街老鼠,只怕还没查出真相时已经死在乱刀之下了!”
  玄小蝉靠近他跟前,细视他下巴的一道小疤痕,问道:“这个疤痕是怎么弄出来的?”
  柳千瑜道:“小时候在家乡放牛,不小心被牛角触伤的。”
  玄小蝉道:“这个疤要想办法掩遮起来,否则会被人认出来。”
  柳千瑜满面忧愁道:“怎么掩遮呢?”
  玄小蝉笑道:“我有办法。”
  柳千瑜问道:“什么办法?”
  玄小蝉道:“你呆在房中不要出去,我去街上买些东西,一会就回来。”
  语毕,出房而去。
  柳千瑜依言枯坐房中,约莫等候了半个时辰,才见她提着一个小包袱回来,他不禁抱怨道:“你说一会就回来,怎么去了这么久?”
  玄小蝉笑道:“东西难买啊。”
  她将房门上了闩,才在床上解开包袱,只见里面有两套粗布衣裤,一个小磁瓶,一束胡须。
  柳千瑜恍然道:“你要我改变容貌?”
  玄小蝉道:“不错,改变了容貌,今后就可以不必躲躲藏藏了。”
  柳千瑜也知道江湖上有所谓的易容术,记得有一次,四师兄云九鸣要求师父传授,抱剑老人则严词训说:“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正大光明的在江湖上行走,只要行止无亏,何必易容?”因此他们师兄弟均不懂易容术,因说道:“我不会易容。”
  玄小蝉道:“你不会,我会啊。”
  就开始为柳千瑜贴上假眉毛和假胡子,将下巴的疤痕掩去。
  易容完毕,柳千瑜对镜一看,果然与本来面目大不相同,不禁笑道:“这样很好,可是明早离开客栈时,帐房先生不会吓一大跳么?”
  玄小蝉笑道:“你若怕他们起疑,咱们半夜悄悄溜走。”
  柳千瑜摇头道:“不成,住客栈要给钱,悄悄溜走,万一被逮住了,岂不丢人现眼?”
  玄小蝉道:“你这个人脑筋太死板,咱们离开时,可以把钱留在房中呀!”
  柳千瑜一想不错,欣然道:“就这么办——小蝉姑娘,你真聪明!”
  玄小蝉道:“得了,别恭维我了,你只要不逼我去投靠我大姨,咱们可以变成好朋友,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抓出那个杀害令师的凶手。”
  柳千瑜很高兴道:“对了,你是旁观者清,依你判断,杀害家师的凶手会是谁?”
  玄小蝉道:“当今天下,能够杀死令师的人只有十二个人!”
  柳千瑜急问道:“哪十二个?”
  玄小蝉道:“你一个,你大师兄一个,二师兄一个,三师兄一个,四师兄一个;还有老管家”一个,以及四个家仆两个老妈!
  柳千瑜发怔道:“你也认定家师是死于我们自己人手里?”
  玄小蝉道:“不错。”
  柳千瑜道:“根据什么做此判断?”
  玄小蝉道:“第一:只有令师经常见面的人,才会使令师疏于防患。第二:只有住在你们抱剑山庄的人才有机会将那幅什么图偷偷放在你房中的樑上,进行其栽赃的阴谋。”
  柳千瑜点点头,叹道:“你说的不错,可是我实在想不出他们中有谁会干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
  玄小蝉道:“也许是你那大师兄二师兄和三师兄合谋干下的勾当。”
  柳千瑜道:“若是如此,那老管家翁长福也脱不了关系了。”
  玄小蝉道:“当然。”
  柳千瑜道:“我四师兄云九鸣呢?”
  玄小蝉道:“他当然也有嫌疑,你这次去杭州不就是要查明他的行踪?”
  柳千瑜道:“正是,一旦证明我四师兄没嫌疑,我便可将追查的重点摆在三位师兄的头上。”
  玄小蝉道:“时间不早了,我要回房睡觉,你也好好安歇,今夜三更过后,咱们悄悄溜出。”
  她走去打开房门,回眸一笑道:“以后不要叫我小蝉姑娘。”
  柳千瑜道:“叫你什么?”
  “小蝉。”
  语毕,闪了出去。
  柳千瑜不禁发痴起来。

×      ×      ×

  三更过后——
  玄小蝉和柳千瑜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客栈,踏上北上之路。
  夏夜凉爽无比,他们骑驴并进,走在静谧而凉爽的路上,心情非常愉快。
  但是,离城不久,他们忽然感觉不对劲了。
  因为,他们听到了一片隐隐约约的马蹄声,有从左右两个方向传来的,也有从后面传来的,时有时无,十分怪异!
  玄小蝉表情凝重地道:“柳千瑜,咱们好像被人盯上了!”
  柳千瑜左右望望,又掉头眺望,却看不见什么,便说道:“听声音,似在半里之外,不一定是冲着咱们两人来的吧?”
  玄小蝉冷笑道:“怎么不是?咱们已经被包围住了!”
  柳千瑜停驴凝神一听,神情也凝重起来,道:“左方二骑,右方二骑,后面也有二骑,一共是六个人。”
  玄小蝉道:“咱们停着别走,看他们耍什么鬼花样!”
  于是,两人在道旁停骑静候,那知他们一停之后,左右二方和后面路上的马蹄声也同时静止了。
  柳千瑜为之忐忑不安,说道:“看情形真是冲着咱们来的了,但不知是何方人马?”
  玄小蝉道:“八成是那诸葛不疑找帮手追上来了,这狗贼真是阴魂不散!”
  柳千瑜道:“你看怎么办?”
  玄小蝉道:“只好跟他们拼一拼了,等下他们现身之后,你出手不必客气,能杀几个就杀几个!”
  柳千瑜听到杀人就浑身不自在,但又不好明白拒绝她,便道:“我看……咱们还是上路吧!他们不现身,咱们就不要理睬他们。”
  说着催驴前进。
  玄小蝉只好跟上,不料他们一动身,那三方向的马蹄声又跟着响了过来!
  柳千瑜不解道:“奇怪,若是冲着咱们来的,他们在等待什么呢?”
  玄小蝉冷冷一笑道:“此处距离县城不远,也许他们要到较为荒僻的地方才下手。”
  柳千瑜忽然笑道:“那诸葛不疑的身手我已领教过,没什么可怕的,我想他招来的帮手未必就是什么了不起的武林高手吧?”
  玄小蝉道:“那狗贼诡计多端,你千万大意不得,咱们俩万一失手,必死无生。”
  柳千瑜道:“是。”
  两人继续前进,而从三方面传来的马蹄声仍是隐隐约约时有时无,诡秘极了!
  约莫前进一里路,眼前来到一处山坡路上,路的两旁有夹道树林,玄小蝉刚刚有一种预感对方可能在此下手之际——
  蓦然间,四下灯光一亮!
  前后左右同时亮起数十盏灯,刹那间将山坡路上照得如同白昼!
  几十个灯笼形成一个大圆圈,有半数在前后路上,另有半数在左右树林中,刚好将柳千瑜和玄小蝉“围困”在中间。
  两人一看这情形,心知对方要在这山坡上下手了,当即勒住坐驴,静候正点子出现。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