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十一
2021-03-20 17:43:0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天晚上,初更时分,摩天岭上的山寨里灯火通明,尤其是聚义堂上更是亮如白昼,因为聚义堂上有一群绿林好汉在开会。
  聚义堂正中主座上,是那个一身黑衣的神秘人物——猎豹圣手!
  在他身边,是两个绝色美女,一个皮肤很白,一个皮肤很黑,显然就是毛毛太郎说的“白凤”和“黑凤”,她们梳着又高又大的发髻,身穿鲜丽花衣,交上是白櫗拖鞋,一看打扮即知不是中原女子。
  他们一男二女并排坐在正中的位置上,接下来便是两边雁翅般排排坐的十六个人。
  这两排十六个人中,右边的八个是东洋人,腰上各悬着一长一短的两柄剑,模样均是冷峻严肃,杀气腾腾!
  左边一排八人,为首一人是云九鸣,余者均是浓眉大眼的彪形大汉。
  猎豹圣手目光如电一扫在座众人,开口缓缓说道:“九鸣,你将经过情形详细说一遍给我听听。”
  “是。”
  云九鸣站了起来,表情沮丧地道:“事情是这样的,前天玄小蝉那鬼丫头回到抱剑山庄,告诉柳千瑜某地小村上有个老妇人会牵亡魂,怂恿柳千瑜去牵他师父的亡魂,以明白是谁杀害了抱剑老人,柳千瑜接受了她的建议,便与南宫霈和属下四人一起去那小村上,不想抱剑老人的亡魂一出现,果然就指斥下属是杀害他的凶手,属下只好逃了回来。”
  猎豹圣手听了哈哈笑道:“你上当了,所谓牵亡魂,其实是骗人的玩意儿啊!”
  云九鸣锤头嗒然道:“属下一时不查,因此才暴露了身份,未能完成使命,愿受处罚。”
  猎豹圣手笑道:“不要紧,虽然柳千瑜成了漏网之鱼,但那小子成不了气候,对我们不会造成什么重大的威胁。”
  云九鸣道:“可是那玄小蝉精灵刁钻,柳千瑜得其协助,只怕……”
  猎豹圣手摆手打断他的话,说道:“不妨,这些人迟早都不免一死,我比较担心的倒是你!”
  云九鸣面色发白道:“属下有何不对?”
  猎豹圣手道:“有人向我报告,自你杀了抱剑老人后,心神很不稳定,据说睡觉经常发恶梦,情绪十分低落……”
  云九鸣默默无言。
  猎豹圣手道:“由此可知你对此事负疚甚深,是么?”
  云九鸣低头道:“属下既然干了就不后悔……”
  猎豹圣手道:“确实不后悔?”
  云九鸣道:“是的,抱剑老人虽然收了我这个徒弟,但他一直不肯将‘万象十二式’传授给我,还常常对我严词斥责,我们师徒之情早已很淡了。”
  猎豹圣手笑道:“他不喜欢你,可能另有原因吧?你常常下山吃喝嫖赌,说不定他已知道你的品行,因此不愿传授你更高深的武功。”
  云九鸣耸耸肩道:“可能是吧。”
  猎豹圣手道:“今年初,你一场豪赌输了三万两银子,要不是我们替你还了这一笔赌债,你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云九鸣道:“是的,这件事属下一直感激在心,不过……”
  猎豹圣手道:“不过什么?”
  云九鸣道:“当初你曾经保证,只要我能窃得‘万象十二式’和‘百里宝剑’这两件宝物,愿以十万两银子购买,如今这两件宝物已在你手上,而我该得的十万两银子却尚未到手。”
  猎豹圣手哈哈大笑道:“不是十万两银子,而是七万两银子!”
  云九鸣道:“好,扣掉你替我还债的三万两赌债,那么其余的七万两……”
  猎豹圣手笑道:“你已投入我麾下,还要向我要七万两银子?”
  云九鸣道:“这是两回事。”
  猎豹圣手语气渐渐冷下来,道:“我问你,一条命值多少钱?”
  云九鸣道:“人命无价。”
  猎豹圣手道:“对,人命无价,它的价值绝不止七万两银子,你如今投入我麾下受我保护,要是没有我的保护,你的小命一定不保,所以你若还想要那七万两银子,未免太无知了吧?”
  云九鸣面色一阵发红,看似要发作,但终于忍耐下来,道:“我云九鸣甘冒大逆不道之罪杀害了业师,而且‘万象十二式’和‘百里宝剑’已在你手里,结果我却落得两手空空,这实在太冤枉了。”
  猎豹圣手目光一注,笑问道:“你的意思是一定要那七万两银子?”
  云九鸣沉默有顷,忽然耸肩一笑道:“算了,钱财乃身外之物,性命才是要紧,这件事就此一笔勾消,但望你将来事成之后,不要把我云九鸣忘了,给我一个官儿干干,属下也就满足了。”
  猎豹圣手道:“我很高兴听到你这句话,既然你决心投效于我,那么从今以后须得打起精神好好为我办事,将来事成之后,我当然会论功行赏,绝不叫你吃亏就是。”
  云九鸣躬身一礼道:“谢谢。”
  猎豹圣手道:“眼下我要派你一件任务,希望你能圆满达成。”
  “请吩咐。”
  “你知道西方三刀么?”
  “听说过。”
  “中原武林以抱剑老人为第一,如今他已死亡,再下来就要数到东方明灯、西方三刀和北方五霸这些人了,前一阵子我派去解决西方三刀的几个人受到挫折,无功而返,所以我想派你去对付他们三人,不知你有没有把握?”
  “属下愿尽力一试。”
  “好,你即可打点,明早起程,若能将西方三刀的首级带回来,便是大功一件。”
  “是。”
  猎豹圣手挥挥手道:“你这就回房去打点打点,然后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明早动身。”
  云九鸣应是退出了聚义堂。
  这时候,二更将至,他走出聚义堂,仰望夜空深深吸了一口气,便向山寨中一排房舍走去,来到一间房舍,推门而入,开声道:“小樱花,你还没睡吧?”
  房舍中有一厅一房,布置颇为精美,只听从房中传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是,我还没睡,正在等着你呢!”
  随着话声,一个千娇百媚的东洋女子从房中走了出来。
  这个女子的衣饰与聚义堂上那两个相同,但年纪更轻,容貌更娇美。
  云九鸣像个饥渴已久的人,一把将她搂入怀中,笑道:“小樱花,你可知道我有多想念你!”
  说着,嘴唇如雨而下。
  小樱花既温柔又热情,任他亲了个够,才挽着他的手进入房中,双双倒在一张床上。
  不过,当云九鸣不克自制时,小樱花并没有答应他的要求,反而将他推开。
  云九鸣愕然道:“你不喜欢我?”
  小樱花坐起梳着散乱的头发,吃吃脆笑道:“不是……”
  “那为什么……”
  “咱们还没拜堂完婚,不可乱来。”
  “可是,猎豹圣手已将你送给我了呀!”
  “他只是将我许配给你,你要我做你的妻子,须得正式迎娶才行。”
  “唉,这要等到什么时候?”
  “快了,我家主人奉命消灭中原武林的几位杰出高手,如今抱剑老人和北方五霸已死,只剩下东方明灯和西方三刀四个,你只要协助他完成使命,咱们便可结成恩爱夫妻,这个日子已经不远了,是不?”
  云九鸣听了这话,好像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整个人顿时冷却下来。
  小樱花发觉他不痛快,便又小鸟依人也似的偎入他怀中,甜甜的笑道:“怎么,你不高兴?”
  云九鸣表情僵硬,道:“不,我只是觉得,你家主人不应该如此。”
  小樱花笑问道:“不应该怎样?”
  云九鸣道:“我愿意为他出力办事,但最好不要拿你做为条件。”
  小樱花噗哧一笑道:“你太多心了,他并无此意呀!”
  云九鸣道:“刚才他给了我一项任务,要我去杀西方三刀。”
  小樱花轻哦一声道:“什么时候动身?”
  云九鸣道:“明日一早。”
  小樱花不悦道:“他也真是的,你刚刚回来不过两天,怎么这样快又派给你任务?”
  云九鸣见她同情自己,不禁大为欣喜,又开始对她毛手毛脚起来,一面笑道:“小樱花,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你愿意告诉我一件事么?”
  “什么事?”
  “关于你家主人猎豹圣手的事。”
  “哪一点?”
  “他的身世来历。”
  “这个……”
  “不能透露?”
  “嗯,我悄悄透露一些给你知道,不过你可千万不要讲给第二人听啊!”
  “这个当然。”
  “他是你们中原之人,不过从小就随父母遁去东瀛居住,被我国一位剑术名家看中收为传人,练得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
  “还有呢?”
  “没有了,我不能多说。”
  “他回到中原,不到半年之间便收服了南方绿林三十六寨,取代岭南隐豹玄镛的地位,而且计划铲除中原武林的几位著名到手,我知道他的目的是要征服中原武林,但是我也知道这件事还有一个幕后主使人,你知道他是谁么?”
  “不知道。”
  “你家主人曾经暗示我,只要我好好替他办事,将来他会给我一个官儿干干,因此我猜这是一个庞大的计划,而幕后主使人必是一位大人物……”
  “你猜他是谁?”
  “我不知道,只知……只知他要造化,因此先派你家主人来杀害中原侠义人士,同时网罗绿林黑道准备将来起事之用。”
  小樱花吃吃轻笑道:“你很聪明,那么你对这件事的看法如何?”
  云九鸣道:“我的弑师行为已被侦破,今后除了效忠你家主人之外,你以为我还有第二条路可走么?”
  小樱花笑道:“你的确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因此我劝你不要多问,猎豹圣手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好了。”
  她双手扳住他的后颈,热情洋溢的在他面颊上亲了几下,又说道:“我这样说,不只是为你好,也是为我们两个好,你了解么?”
  云九鸣点点头道:“我了解。”
  小樱花道:“他要你明早动身,你最好回房去睡一觉,好好养足精神。”
  云九鸣道:“不,我等一会就走。”
  小樱花道:“为什么?”
  云九鸣道:“我师弟柳千瑜可能会追到摩天山寨来,所以我打算连夜离开——”
  语至此,突然面色一变,抬头向房梁上望去,同时身手抓起搁下一边的长剑。
  小樱花愕然道:“怎么了?”
  云九鸣示意她勿开口说话,然后轻轻的拔剑出鞘,轻轻的走到窗下,慢慢的推开窗户,突然以最快的动作一掠出窗,翻上屋顶。
  但是,目光一扫之下,但见屋顶上空荡荡的,并无任何异状。
  他微微一怔,暗忖道:“奇怪,我明明听到有夜行人来到屋上,怎么一下就不见了呢?”
  他再举目四望一眼,随即跳回地面,仍由窗口进入小樱花的房间。
  小樱花惊问道:“你听到什么?”
  云九鸣难为情的笑了笑,收剑入鞘,说道:“刚才我听见屋上有一声轻响,以为有夜行人侵入山寨,不过可能是一只猫,我弄错了。”
  小樱花轻轻透了口气道:“害我心房怦怦跳,这座山寨如今已布下重重关卡,外人不太可能侵入,你必是担心柳千瑜会找上此处,心情太紧张之故吧?”
  云九鸣已无心情再与她温存,耸耸肩道:“我回房去打点行装,然后就走。”
  小樱花道:“路上小心,我等着你完成使命,安全归来。”
  云九鸣“嗯”了一声,随即开门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十二
上一篇: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