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十六
2021-03-20 17:48:1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蓬蓬蓬!”
  有人在敲门。
  小艳连忙整衣而起,问道:“谁呀?”
  潘妈妈在房门外答道:“小艳,是妈!”
  小艳“哦”了一声,走去打开房门,问道:“妈,什么事?”
  潘妈妈附耳向她说了一句话。
  小艳蛾眉一颦道:“妈去告诉他,我今天身子不舒服,不想见客。”
  潘妈妈表情很着急,低声道:“不行呀!什么人都可以得罪,这一位可是万万怠慢不得,你非见见他不可!”
  小艳颦眉不语,似甚为难。
  潘妈妈拉拉她道:“走吧!去见见他再回来,钟公子是老客人,他不会怪你的。”
  小艳沉思半晌,轻叹一声道:“好吧,不过妈妈要先跟他说个明白,女儿是卖面不卖身的,我瞧他这个人邪气得紧,一双眼睛总是色溜溜的。”
  潘妈妈笑道:“好的,妈会跟他说的,说句老实话,他再花大钱,妈才不会让他碰你一下哩!”
  小艳道:“妈先去,女儿待会就来。”
  潘妈妈道:“快点,可别让人家等得不耐烦啊。”
  说罢,笑眯眯的走了。
  小艳掩上房门,回到钟文麟面前。
  钟文麟问道:“是谁?”
  小艳道:“来了个不能不见的客人,他自称姓阴,家住京师,来无锡已有一个多月,三两天就来找我一次,很肯花钱……”
  钟文麟道:“多大年纪?”
  小艳道:“跟你差不多,只是很邪气,身上还佩带着一把剑呢!”
  钟文麟心头一震道:“是武林人物?”
  小艳摇首道:“谁知道!”
  钟文麟道:“你见不见他?”
  小艳道:“他花在我身上的银子已有上千两,若不去见他,妈妈会骂我的。”
  钟文麟道:“那就出去见他一见好了,你只要不太假以辞色,以后他就不会常来了。”
  小艳道:“你不生气么?”
  钟文麟摇头道:“不,我知道你是个纯洁的姑娘,我喜欢你的也就是这些,其余的我不在乎。”
  小艳道:“那么,你在此坐坐,我走了。”
  她俯首亲了他一下,即开门而去。

×      ×      ×

  钟文麟斜躺在小艳的软榻上,双脚伸在地上,眼睛痴痴的望着绣着鹰凤的罗帐,思潮起伏:“已经去了半个时辰,怎么还不回来呢?”
  他渐渐焦躁起来。
  他倒不是担心今晚小艳会被那姓阴的青年“吃掉”,他对小艳十分了解,知道她是一个最能坚守贞操的姑娘,他只是觉得有姓阴的这样一个青年迷恋小艳,长久下去,对自己十分不利。
  因为,自己即将离开无锡了。
  而她,纵有坚定的意志,毕竟是个弱女子,对外来的种种压力,是很难一一招架得住的,要是那姓阴的青年一直来纠缠,对潘妈妈施展金钱攻势,只怕……
  他不敢想下去,突地翻身坐起,脸上现出一片无比坚毅之色,自言自语道:“我一定得赶快赚足三千两银子,快些替她赎身,不然夜长梦多,万一……”
  一语未了,忽听房外有人敲门!
  他知道一定不实小艳回来,因为她是不必敲门的,当下闻声道:“什么人?”
  “钟兄,是我。”
  原来是柳千瑜。
  钟文麟过去拉开房门,笑问道:“怎么样?”
  柳千瑜耸耸肩笑道:“逢场作戏可以,若是常来,一定会被气死!”
  钟文麟请他入房,然后问道:“怎么啦?”
  柳千瑜道:“谈不到三句话,就见别的客人去了,一去便是半天。”
  钟文麟笑道:“这是无可奈何之事,我的小艳也一样,她已去了半个时辰之久了。”
  柳千瑜道:“去见别的客人?”
  钟文麟道:“是的。”
  柳千瑜道:“这样看来,她对钟兄好像并不太重视,否则怎会如此冷落你呢?”
  钟文麟笑道:“不对,她若不重视我,便不会让我入房。我告诉你,直到今天,我仍然是她独一无二可以‘登堂入室’的客人哩!”
  声音一低,又道:“方才,她听我说要离开无锡去闯天下,立刻就拿出五两金子要送给我。”
  柳千瑜问道:“你接受了?”
  钟文麟摇头道:“没有。”
  柳千瑜道:“这才对。”
  钟文麟道:“由此可知她对我真情真意。是我不放心的是,慕名而来追求她的人很多,我怕鸨母会受不住金钱的诱惑,强迫她嫁人。”
  柳千瑜道:“不会吧?”
  钟文麟道:“靠不住!譬如眼下来的一个姓阴的青年,据说到无锡不过一月,而花在她身上的银子已在一千两以上。”
  柳千瑜道:“哦……”
  钟文麟道:“所以,我非得赶快赚足三千两银子不可,若不火速为她赎身,久必生变。”
  柳千瑜点点头。
  钟文麟搓搓手,不安的道:“奇怪,她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
  柳千瑜问道:“她在哪里?”
  钟文麟道:“大概在一间小客厅里,除我之外,她是不会把客人请入房里来的。”
  柳千瑜笑道:“那你还担心什么?”
  钟文麟道:“我是奇怪她为何去了这么久,一般情形,见个面,谈几句话,顶多两刻时就该走了。”
  柳千瑜道:“会不会是那姓阴的客人不放她回来?”
  钟文麟“嗯”了一声道:“很可能。小艳说那家伙邪气得紧,似是色中饿鬼,而且身上还佩带着剑呢!”
  柳千瑜道:“要不要去看一看?”
  钟文麟道:“好。”
  于是,两人走出小艳的闺房,在院中寻找起来。
  潘妈妈忽然笑眯眯的出现,问道:“两位怎么不在房中坐坐呀?”
  钟文麟问道:“小艳在何处?”
  潘妈妈陪笑道:“她正在见客呢。”
  钟文麟道:“我知道,可是她出来已经半个多时辰了——她在何处?”
  潘妈妈道:“唉唉,我说钟公子,您是小艳的老相好,难道——”
  钟文麟面容一沉,截口道:“快说,她在何处?”
  潘妈妈见他发火,不敢再隐瞒,指指里面一间小客厅,低声道:“她正在里面陪一位姓阴的公子,那位公子不让她走,唉……”
  钟文麟立时举步向那间小客厅走去。
  走到小客厅外,便听小艳在苦苦央求道:“阴公子,你饶了奴家吧?”
  “饶你?哈哈……”一个嗓门尖细,不带一丝人味的声音大笑道:“你又不是什么良家妇女,为什么要我饶你?”
  “阴公子……”
  “嘿,别跑!”
  “阴公子!您……您放尊重一点!”
  “怎叫放尊重一点?难道亲一亲都不可以吗?”
  “您——”
  声音忽然中断,就好像小艳的嘴唇突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
  钟文麟忍不住了,突然撩簾走了进去。
  一眼望去,正见小艳被一个青年搂在怀中,那青年正在用强亲她的嘴。
  钟文麟大怒,厉声道:“朋友,你这是干什么?”
  那姓阴的青年一看突然闯进一人,对自己厉声喝叱,不觉一呆,但神情很快变为阴沉,目中闪动着凶暴寒芒,冷冷问道:“你是何人?”
  钟文麟喝道:“你别管我是谁,快放开她!”
  阴姓青年面上“跳”齐了一抹冷酷的诡笑,嘿嘿一笑道:“这可玄了,我自己花钱玩姑娘,干你小子什么事?”
  钟文麟怒道:“你对姑娘太无礼,我就是要管!”
  阴姓青年笑“噢”一声,指指怀中的小艳道:“她是你亲妹妹么?”
  钟文麟一时不知如何接腔,唯有怒目而视。
  阴姓青年恍然一笑道:“我明白了,你小子原来在吃醋!哈哈,我告诉你,大爷还没玩够,等玩够了再让给你小子,现在你给我滚开!”
  说毕,又似肆无忌惮的低头去狂吻小艳的香唇。
  小艳一边挣扎,一边惊叫。
  钟文麟气的七窍生烟,右手一握剑柄,大喝道:“你放不放手?”
  阴姓青年又继续把小艳痛吻一阵,才突然将小艳推倒地上,再一脚踢倒面前的一张桌子,同时右手也握上剑柄,大笑道:“来啊!咱们斗一斗,谁胜了谁就得到小艳!”
  钟文麟面色大变。
  这时,已有许多人围聚到门口看热闹,大家都不齿阴姓青年之行为,因此就有几个姑娘轻轻推了钟文麟几下,轻声道:“去!钟公子,上去教训教训他!”
  钟文麟却站着没动。
  阴姓青年见他不动,面上立现轻蔑之色,扬扬眉毛悍笑道:“来呀!拔出你的剑来!胜得我一招半式,这个婊子让给你!”
  钟文麟还是没动。
  站在他身后的柳千瑜感到不解了,他觉得钟文麟应该接受对方的挑战,不要说是为了心上人,就算与小艳不认识,既然已插手过问,就该立刻接受挑战,还是男子汉应有的气概。
  但钟文麟为何迟迟不出手呢?
  胆怯么?
  不,他是“太湖大侠钟灿”的儿子,即使他学到的武功仅及父亲的一半,也足够收拾对方而有余,他迟迟不动手,一定另有原因,绝对不是害怕!
  “钟公子,您上去教训他呀!”
  又有一个姑娘在他身后“鼓励”了。
  但钟文麟却好像突然变成泥人似的,依然没有上前动手之意。
  阴姓青年对他更加轻视了,仰头狂笑道:“快拔剑呀!你若不敢动手,便是没种!”
  对于身怀武功的人来说,这句话骂的很重,任何人听了这句话,即使明知自己的武功万万不及对方,也会豁出生命与对方一拼。
  但是,钟文麟仍然呆若木鸡。
  围观众人大感意外,就连小艳也满脸疑惑,她抬目望着他,目中充满求救之意,悲伤地道:“钟公子,您……”
  钟文麟忽然垂下了头,面有痛苦之色。
  柳千瑜低声问道:“钟兄,你怎么啦?”
  钟文麟垂头未答。
  柳千瑜皱了皱眉,他真想代替钟文麟去战,但他知道自己万万不能越俎代庖,因为这件事有关钟文麟的面子,自己若要代他去战,今后他在小艳面前将永远抬不起头来。
  阴姓青年已看出钟文麟不敢动手,神态更加狂桀跋扈,哈哈大笑道:“我道是个什么打抱不平的英雄人物,原来是个懦夫!哈哈!是个顶尖的懦夫!”
  挥挥手,又笑道:“滚!滚!少惹大爷生气!”
  钟文麟慢慢的转身,低头要走了。
  柳千瑜拉住了他,沉声道:“钟兄,你不能走,你应该接受他的挑战!”
  钟文麟摇摇头,苦然一笑,挣脱他的手,排开众人,往外冲了出去。
  围观众人均为之愕然,个个都露出不满和轻视之色,因为他们还不曾见过像钟文麟这样懦弱的男人。
  一个姑娘撅唇道:“他还说深爱小艳姊姊,他若爱她,为何不敢动手?”
  在厅中的小艳满脸通红,也满脸惭愧和失望,安然垂下螓首。
  柳千瑜也感浑身不自在,只站了片刻,随即移步跟着钟文麟走出醉仙院……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十七
上一篇:
十五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