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十九
2021-03-20 17:51:5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严必高在一块岩石上坐下来。
  他把手探入钱囊里,摸出几锭银子,自言自语的笑道:“今天手气不错,一吃三,哈哈……”
  忽然,他脸上的笑容一瞬敛去,换上一付冷酷和机警的表情,轻轻的把银子放回钱囊中,轻轻的把手握上挂在腰间的一把钢刀的刀柄!
  因为,他听到了身后走来了一人!
  来人的脚步声很重,似非武林人物,但他不敢掉以轻心,自从获知官府悬赏缉捕他的消息后,他就时时刻刻警戒着,一些也不敢大意。
  “沙,沙,沙……”
  脚步声越来越近!
  严必高坐着没动,只掉头向后望去。
  来者,正是侨称敖东海的钟文麟!
  他的宝剑已悬在腰上,此刻正以散步的姿态,负手施施然朝江边上走来。
  严必高脸色微变,但立刻装作不在意的回头眺望江上,仍然保持原来的姿式静坐不动,只暗暗蓄力戒备着。
  他自然不知来者正是化名“敖东海”而要找他的人,但他目前是被通缉的人物,故很不喜欢有陌生的武林人接近。
  “沙、沙、沙……”
  钟文麟走到江边了。
  他在距离严必高三丈之处站住,负手眺望江上的景色。
  这时,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也是江上景色最美的一段时候。
  严必高见对方面江而立,似非冲着自己来的,紧张的心弦略略宽松,但仍觉十分不自在,当即挺身站起,掉头欲去。
  钟文麟忽然转头笑道:“人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句话不论写景或寓意,都很有道理,老兄你说是不是呢?”
  严必高挺住身子,静静听他说完,摇了摇头,迈步行去。
  钟文麟笑道:“老兄慢着!”
  严必高刹住脚步,却不转身,只开口冷冷道:“有何指教?”
  钟文麟道:“在下觉得老兄很面善,好像曾在何处见过面似的……”
  严必高冷然道:“没有!”
  答毕,复举步行去。
  钟文麟一拍手道:“对了,我想起来了,老兄是绿林英豪严必高对不对?”
  严必高倏地转过身来,面现浓烈杀机道:“你是何人?”
  钟文麟拱手一揖,哈哈笑道:“这真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在下敖东海,正在到处寻找严兄,不期在此遇上,真是太巧啦!”
  严必高色变道:“啊,你就是敖东海?”
  钟文麟道:“是啊!在下正托地灵鬼何三寻找严兄的下落,严兄可曾见到他?”
  严必高满怀敌意地瞅着他,冷冷笑道:“他刚刚还在此地!”
  钟文麟佯喜道:“那么?他已经把一切告诉严兄了么?”
  严必高点点头,狞笑道:“不错,但真人面前莫说假话,阁下究竟是谁?”
  钟文麟道:“在下姓敖,草字东海,是江浦乔员外家的西席,此番因私事来此,顺便接受令堂之央托,要找严兄回去继承周吾福的财产。”
  严必高扬眉一笑道:“一位西席居然身佩宝剑,这倒真少有啊!”
  钟文麟低头看看自己的宝剑,笑道:“这是驱邪用的,人说宝剑可以驱邪,所以——”
  严必高突然截口厉喝道:“住口!你少在老子面前耍花腔。”
  钟文麟假作一呆道:“唉,严兄莫非不相信在下?在下真是受令堂之托来找你的呀!”
  严必高沉哼一声道:“那么,你为何跟踪地灵鬼何三?”
  钟文麟道:“在下没有跟踪他呀!”
  严必高冷笑道:“老子可不相信世上有这么巧的事,你小子若要性命,快给我滚!”
  钟文麟装出惊骇之色,皱皱眉道:“怪了,在下替你带来了好消息,你怎可反以这种态度对待我?”
  严必高嘿嘿一笑道:“你小子以为我像三岁小孩可任人欺骗?”
  钟文麟道:“你若是不信,跟我返回江浦见见令堂便知真假!”
  严必高振臂一指道:“快给我滚!”
  钟文麟摇头道:“你不跟我回去,我决不走!”
  严必高踏前一步,“呛”的拔出钢刀,恶狠狠地道:“你滚不滚?”
  钟文麟又故作失惊的退了两步,叫道:“咦,你这不是恩将仇报么?”
  严必高过上两步,狞容一字一字道:“你这小子想诱捕老子去领赏,以为老子不知道么?”
  钟文麟双手连摇道:“绝无此事,绝无此事!”
  严必高倏地欺上一大步,手中钢刀“呼!”的横挥而出,悍笑道:“看老子先逼出你的狐狸尾巴来!”
  出招沉猛有力,确非泛泛之辈!
  钟文麟身形一掠避开,哈哈大笑道:“严必高!你真是一颗顽石,但我终会叫你点头的!”
  严必高一看他闪避的身法,就知自己料得不错,登时杀气大盛,暴笑道:“为了区区五百两银子,你小子竟甘以性命作赌法,老子真替你可惜!”
  话声中,又一刀劈到钟文麟肩前。
  钟文麟仍不拔剑迎战,身形一拧,错步让开,一面笑道:“一举手之劳,五百两银子也不算少呀!”
  严必高招法一变,一柄钢刀顿如狂风骤雨,一连攻出七八刀,看见对方都能一一避开,心中暗惊,喝道:“你是谁?报上万儿来!”
  钟文麟朗笑道:“无名小卒,钟文麟!”
  武林中姓钟的并不多,严必高立刻想到了“太湖大侠钟灿”和“四海游侠钟辉”,心中更惊,不觉住手问道:“四海游侠钟辉是你何人?”
  钟文麟含笑道:“他是我叔叔。”
  严必高面色一变道:“那么,你是太湖大侠钟灿的儿子了?”
  钟文麟点头道:“正是。”
  严必高心怯了,再问道:“你找上我严必高,究竟所为何事?”
  钟文麟道:“为民除害,同时领取赏银。”
  严必高干笑一声道:“嘿!想不到我严必高会招来你这样一位名家的后人,你真是太瞧得起我了!”
  钟文麟道:“可不是,所以你该乖乖随我回去,你让我钟文麟逮住,虽死犹荣。”
  严必高道:“如果你是为了想得到那笔赏银,咱们不妨商量商量。”
  钟文麟微笑道:“如何商量?”
  严必高道:“我会给你五百两银子,你则网开一面,如何?”
  钟文麟摇头道:“不行!”
  严必高抬抬提在左手的那只钱囊,道:“这里有现成的三百多两银子,只要你点个头,我就先把这个送给你。”
  钟文麟又摇头道:“不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不能接受你的收买。”
  严必高脸色变得很难看,道:“钟公子,得饶人处且饶人,我虽作恶多端,但一向对令尊及令叔也是十分崇敬的。”
  钟文麟道:“别攀交情,今天你只有一条路可走——跟我去官府投案。”
  严必高道:“既然如此,没第二条路,你就带我的尸体去投案吧!”
  “吧”字一出,刀光复现,一招“釜底抽薪”猛然向钟文麟双足砍去!
  钟文麟“哼!”的一笑,双足微顿,飘起三尺,避开了他砍到另一刀,同时“呛!”的抽出宝剑,闪电般向前杀去,大喝道:“放手!”
  “当”然一响,严必高的钢刀应声落地!
  严必高面色大变,扔下钱囊,握住右腕,仓皇连退十几步。
  原来,他的右腕已被钟文麟一剑刺中,鲜血正一滴一滴掉下来。
  钟文麟俯身拾起他的钱囊,迅捷欺上,一剑抵上他心口,沉笑道:“怎么样?如果你不愿被活擒,我也可以把你的尸体带去,反正不论死活,我都有五百两银子可得!”
  严必高面如土色,喘着气道:“我愿给你一千两银子,如何?”
  钟文麟道:“不要!”
  严必高道:“一千五百两如何?”
  钟文麟道:“不要!”
  严必高汗如雨下,道:“那么,两千两好了,这已经比赏银多出三倍——”
  钟文麟冷喝道:“住口!你给我两万两我也不要。我已说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要的是干干净净的银子!”
  严必高叹了口气,颓丧的低下头去,问道:“你打算把我押去何处?”
  钟文麟道:“最近的官府是嘉定,我要送你去嘉定县领赏!”
  严必高道:“那也要走一天半才能到达……”
  钟文麟道:“不要紧,现在把身子转过去!”
  严必高道:“干什么?”
  钟文麟道:“我要把你双手绑起来。”
  严必高伸出双手道:“你绑好了!”
  钟文麟道:“不,你转过身子去,把双手转到后面来。”
  严必高苦笑道:“何必如此?”
  钟文麟星目一瞪,喝叱道:“快!”
  严必高没再开腔,默默的转身,把双手伸到背后,才又说道:“你能不能先替我扎一扎腕上的伤口?”
  钟文麟道:“可以。”
  他取出一条牛筋绳,先把对方的双手紧紧绑妥,然后才用一条汗巾给予包扎伤口。
  严必高问道:“坐车还是骑马?”
  钟文麟道:“步行。”
  严必高道:“这不是存心要我好看吗?这一路去嘉定县要经过多少村镇市集,你要带着我游行示众?”
  钟文麟笑道:“我很穷,买不起马匹,也坐不起车子,只好辛苦你了。”
  严必高道:“我有银子,你去雇一辆马车来吧。”
  钟文麟摇头道:“不,我不能用你的银子,那太不道德了。”
  严必高道:“那么走小路如何?”
  钟文麟道:“你知道有小路可通嘉定?”
  严必高道:“是的。”
  钟文麟道:“好是好,但万一碰上你的同党,那岂不麻烦?”
  严必高道:“我没有同党,我干了几十年的买卖,一直都是独来独往。”
  钟文麟耸耸肩道:“也罢,咱们就走小路,你的钢刀还要不要?”
  严必高道:“不要了,还要它干么?”
  钟文麟笑道:“那么,咱们上路吧!”
  严必高低着头向上流江边走去,说道:“由此一直走,过了码头转向西行,是一片荒僻无人之地,可以一直走到嘉定县。”
  钟文麟跟在他身后,笑道:“但愿你不要骗我,否则我的剑会刺穿你的心!”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二十
上一篇:
十八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