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十五
2021-03-20 17:47:16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连续服了六七天的药,柳千瑜已大有起色,可以下床走动了。
  可是,钟文麟的银子也用完了!
  不但已无钱继续为柳千瑜抓药,连买食物的钱也无着落,眼看再过一天,两人都要挨饿了。
  钟文麟忧心如焚。
  他已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送入当铺,真正已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了。
  “唉,叔叔说要来,为什么至今毫无消息?莫非他老人家变卦不来太湖了?”
  他不停的踱步,搓手,唉声叹气。
  柳千瑜看在眼里,安慰道:“别着急。钟兄,我们还有一样东西可当,至少可再度数日。”
  钟文麟面容一动道:“哦,还有什么东西可当?”
  柳千瑜把自己的长剑抛出,笑道:“就是这个!”
  钟文麟怔了怔,随即摇头道:“不行,那是柳兄的防身兵器,不能当。”
  柳千瑜笑道:“诚如钟兄所说,它现在对小弟已毫无用处了,钟兄拿去吧!”
  钟文麟道:“你经常在江湖上走动,难免与人结仇,不带着怎么行?”
  柳千瑜道:“小弟宁愿让仇家杀死,也不愿饿死,被杀一下就死了,饿死可最难过。”
  钟文麟沉吟道:“我想,今天晚上,我也许可以再去醉仙院找小艳,她会……”
  柳千瑜打断他的话道:“不行!我们男子汉大丈夫,不可老是依靠女人!”
  钟文麟面色一红,低下了头。
  柳千瑜道:“小弟这把剑,当个六七两银子一定有,而小弟的病,看情形再服三五帖药即可痊愈,小弟病一好,咱们立刻离开此地!”
  钟文麟微愕道:“离开此地?”
  柳千瑜道:“不错,只要离开此地,你我才有办法,最不济我们也可以找朋友求助。小弟在金陵有个好朋友,他可以帮助我们解决目前的困难。”
  钟文麟怔怔地道:“可是我从来也没想到要离开此地……”
  柳千瑜斩钉截铁地道:“钟兄非离开此地不可!男儿志在四方,你不出去闯一闯,就永远没有发迹的一天,也别想娶小艳为妻!”
  钟文麟道:“可是……”
  柳千瑜截口道:“别说了,钟兄快拿它去当吧!得了银子后,别忘了买些鱼肉回来,小弟已一个多月不知肉味,现在大概可吃一些了。”
  钟文麟见他说得坚决爽快,也就不再推辞了,拿起他那把剑,掉头便向房外走去。
  但才跨过门槛,他突然停住脚步,整个人好似在一瞬间呆住了。
  原来,房门外静静站着一位老人!
  老人年约六旬,修眉朗目,骨骼清奇,身穿儒衫,腰悬长剑,神态威严中带着几分慈祥。
  他含笑望着钟文麟。
  钟文麟发呆片刻之后,才惊喜的跳了起来,大叫道:“叔叔!叔叔!您老人家终于来了!”
  来者,正是他的叔叔“四海游侠钟辉”!
  四海游侠钟辉微微一笑道:“文麟,你接到叔叔的信没有?”
  钟文麟雀跃道:“早接到了!这些天侄儿天天在盼着叔叔来,您老人家为何今天才到?”
  四海游侠钟辉道:“叔叔在路上遇上一桩事,故迟了几天才到,咱们入房去说话把。”
  钟文麟连忙退入房中,倒身下拜道:“叔叔,请进来。”
  四海游侠钟辉举步入房,一指床上的柳千瑜问道:“这位老弟是谁?”
  钟文麟兴冲冲道:“叔叔,他就是名满武林的青年奇侠‘闪电剑柳千瑜’!”
  四海游侠钟辉面上立时露出惊讶之色,道:“噢,原来老弟便是‘闪电剑柳千瑜’……”
  柳千瑜连忙下床施礼道:“久仰老前辈大名,晚辈有幸识荆,衷心欣快之至!”
  四海游侠钟辉抱拳道:“老弟别客气,老夫也很高兴能与你这武林后起之秀相识。”
  他随在一张椅上坐下,望望钟文麟又望望柳千瑜,含笑问道:“你们是怎么结识的?”
  钟文麟道:“回叔叔的话,这位柳兄上月到太湖游玩,所携银两为宵小窃去,后来投宿太湖客栈,祸不单行,又因染痢疾而病倒,在客栈中住了一月,因无钱付店帐,被客栈赶了出来,侄儿见他病重无处投宿,便把他带回家中医治,如今已快要好了。”
  四海游侠点点头,甚表赞许道:“应该如此!噢!方才你们说要上当铺,又是怎么回事?”
  钟文麟赧然道:“因为……因为侄儿已没有钱为他抓药,他便要侄儿拿他这把剑去上当……”
  四海游侠举目望望房中的一切,叹息道:“你真不成材,才三四年,就将你父亲的遗产花光!”
  钟文麟低头道:“侄儿该死,愿受叔叔责罚。”
  四海游侠掏出一小包银子,递给他说道:“这里是五十两银子,你先拿去为柳老弟抓药,同时买些食物回来。叔叔此次只能在此停留一天,咱们不要上馆子,就在家里聚一聚。”
  钟文麟答应一声,只手接过银子,欢天喜地的去了。
  四海游侠待他走了后,才长叹一声道:“这孩子不成器,真叫老夫惭愧。”
  柳千瑜道:“晚辈觉得他很好,老前辈有这样一位侄儿,应该引以为荣。”
  四海游侠道:“老夫听人说他学会了吃喝嫖赌,把家产挥霍殆尽,今天到此一看,果然不错,若非他做了这件事,老夫真想教训他一顿。”
  柳千瑜道:“每个人总有一段荒唐的时候,现在他已经完全觉醒了。”
  四海游侠道:“老夫无妻无子,只有这么一个侄儿,原想把他带在身边。可是,唉……老弟是闯荡江湖的人,大概知道江湖上的凶险……”
  柳千瑜道:“老前辈的顾虑,晚辈能够了解,不过晚辈仍觉应该让他出去外面闯闯,让一个青年困居于一地,对他的前途有害无益。”
  四海游侠点点头,道:“家兄的意思是希望他做个平平凡凡的人,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但照目前的情形看……唉,老夫也不知怎么办才好?”
  柳千瑜道:“晚辈打算带他出去闯闯,见见世面,不知老前辈意下如何?”
  四海游侠沉吟道:“这个……老夫倒有另外一个打算,此次老夫带来了千两银子,想在本城替他买一间店铺,再替他娶一房妻室,让他有个根,也许他就会安定下来。”
  柳千瑜道:“请恕晚辈说话坦率,老前辈这个打算怕不大好。”
  四海游侠一怔道:“为何不大好?”
  柳千瑜道:“第一,令侄这几年来受尽了本地人的歧视侮辱,他的尊严已荡然无存,现在让他恢复自尊心是最重要;而若要使他恢复自尊心,应以离开此地为宜。第二,令侄现在已憬悟以前的堕落荒唐,现在已有上进之心,所以老前辈此时要帮助他的,应以精神的鼓励为重,金钱则其次,因为您老若给他太多的金钱,会养成他依赖的惰性,这对他也是有害无益。”
  四海游侠深觉有理,不由频频点头,赞道:“老弟年纪轻轻,却懂得这许多道理,倒叫老夫这把年纪的人感到惭愧了。”
  柳千瑜道:“不敢,这是晚辈的一点愚见。总归一句话,趁着他现在有向上之心的时候,应该多多鼓励他,不要让他不劳而获。”
  四海游侠点头道:“好!老夫就让他跟随老弟出外见见世面也好。但他是我们钟家的唯一后嗣,希望老弟好好照顾他,不要让他受到伤害才好。”
  柳千瑜道:“老前辈请放心,晚辈一定尽力而为,使他成为一位顶天立地的好青年。”
  四海游侠欣喜道:“如此,老夫感激不尽,本来这件事应该由老夫来做,但老夫行道江湖数十年,得罪的武林人物不在少数,带着他在身边实在太危险。”
  柳千瑜道:“老前辈方才说只能在此停留一日?”
  四海游侠道:“是的,老夫正在找一个人,故决定明早就走,等找到了那人,再回来看看文麟。”
  柳千瑜道:“那么,明早老前辈离此之前,顶多在给他一百两银子就够了。”
  四海游侠道:“好!文麟能交到老弟这样的朋友,真令老夫高兴,但不知老弟打算带他去何处?”
  柳千瑜道:“晚辈现在尚未做决定,不过老前辈今后若想见他,每年清明之日,可请移驾光临五台山舍下,晚辈至少每年清明节一定回家一趟。”
  四海游侠颔首道:“好。”
  柳千瑜道:“方才老前辈说在找一个人,敢问是在找什么人?”
  四海游侠道:“夜猫王卜天雁。”
  柳千瑜一惊道:“啊!老前辈找那采花淫贼干啥?”
  四海游侠面呈严肃道:“那淫贼最近又在金陵一地连续奸杀了十个良家女子,老夫听说他逃到南方去了,故想去找找看,这个万恶的淫贼非除去不可!”
  柳千瑜道:“晚辈也常常听武林朋友提起此贼,可惜未能遇上,没有机会为民除害。”
  四海游侠道:“今后老弟不妨多留意一下。目前金陵官府已悬赏缉捕他,据说谁能活捉他到案的,赏银三千两,死的则一千五百两。”
  话声稍软,微笑道:“不过,老夫找他可不是为了要得赏银,老夫只想为民除害,若能逮到他,绝不去领赏!”
  柳千瑜点头道:“好极了,若去领赏,便算不得侠义行为。晚辈若能遇上,左手抓住,右手打杀,也绝不去领取赏银。”
  正说着,只见钟文麟提着许多东西走入房中,笑道:“叔叔,侄儿回来了。”
  他买回来的东西,有柳千瑜的药,一只鸡,一条大白鱼,几斤牛肉及几样蔬菜。
  而最使柳千瑜看了高兴的是另一样东西——剑!
  钟文麟腰上悬着的一口宝剑。
  他把宝剑赎回来了!
  四海游侠还不知道他当掉那口宝剑,一看他出去时未带剑,回来时却多了一口剑,不由诧异道:“文麟,你带剑干么?”
  钟文麟低头看看自己的剑,笑道:“叔叔您知道,这口剑是我爹爹之物,侄儿带着它,可以时时想到我爹,想到我是‘太湖大侠’的儿子。”
  四海游侠听了甚喜,点头道:“很好,你能不忘记自己是‘太湖大侠’的儿子,这样就对了。”
  钟文麟笑嘻嘻道:“叔叔和柳兄在此谈谈,待侄儿去弄吃的来。”

×      ×      ×

  次日,四海游侠留下一百两银子给钟文麟,勉训他一番,即飘然自去。
  钟文麟茫然若有所失,怏怏回到房中,向柳千瑜道:“我叔叔来去匆匆,多年不见,也不多住几天,真叫人难过……”
  柳千瑜笑道:“钟兄是否打算一直依靠令叔?”
  钟文麟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希望他多住几天,这些年来,难得有位亲人来看我……”
  柳千瑜道:“令叔号称‘四海游侠’,可知他是以为待不住的人,再说他此次欲去缉捕一个采花淫贼,确也不能多停留。”
  钟文麟一怔道:“哦,我叔叔要去缉捕一个采花淫贼?”
  柳千瑜道:“是的,钟兄听过‘夜猫王卜天雁’这个人没有?”
  钟文麟道:“没听说过。”
  柳千瑜道:“他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个淫贼,身手十分不弱,到处奸淫妇女,令叔说他最近又在金陵连续奸杀了十个女子,故打算找到他,将他除掉。”
  钟文麟轻轻吁一声道:“原来如此,但我叔叔怎知他在何处?”
  柳千瑜道:“听说他逃往南方,故令叔欲往南方找一找,以令叔的江湖经验和高深莫测的武功,要除掉‘夜猫王卜天雁’自是不难。”
  钟文麟高兴地道:“我叔叔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一生行侠仗义,做过的好事不知多少,有时我真想同他老人家一道去闯闯江湖。”
  柳千瑜笑道:“过几天,我们一道去闯,怎么样?”
  钟文麟面露一丝难色道:“好是好,不过……”
  柳千瑜道:“不要犹豫不决,只有离开此地才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钟文麟道:“可是……说真的,我有些舍不得离开小艳。”
  柳千瑜道:“钟兄一直留在此地,难道就能娶她为妻么?”
  钟文麟默然不语。
  柳千瑜道:“只有暂时离开,到外面去创一番事业,才有娶她为妻的希望,钟兄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钟文麟道:“我知道,只是……”
  柳千瑜微笑道:“有道是:‘两情若在长久好,尤其在朝朝暮暮?’”
  钟文麟摇头道:“也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怕一旦离开之后,会生变化。”
  柳千瑜道:“怕她变心?”
  钟文麟道:“也怕鸨母逼她嫁给别人。”
  柳千瑜含笑道:“这两点,钟兄其实大可放心,她不是不知钟兄穷困潦倒,既然知道仍然深爱着你,就表示她的爱不是虚情假意,因此也可知道她不会变心,相反的,她若知道你将离开此地出外创事业,她一定非常高兴,也一定会等着你回来!”
  语声一顿,续道:“其次,说到鸨母逼她嫁给别人的顾虑,依我看,那更是不致于,既然她是醉仙院里的花魁,鸨母只会利用她招徕客人,利用她作摇钱树,绝不肯轻易将她嫁出去。”
  钟文麟道:“话虽不错,但出得起三千两银子的人不是没有啊!”
  柳千瑜道:“当然,对那些富贵人家的子弟,三千两银子只是区区之数,但你要知道,对于那些院子里的姑娘,他们宁愿一掷千金以求一欢,若要他们花三千两银子将她赎出,他们却不一定愿意。”
  钟文麟道:“为什么?”
  柳千瑜道:“因为名誉要紧,大多数的人都不愿娶妓女为妻妾,怕人讥笑!”
  钟文麟脸上一红,注目问道:“柳兄,假如我有一天娶她为妻,你会讥笑我吗?”
  柳千瑜摇头道:“不会!这些日子钟兄一再提起她,小弟已知她是一位可敬可佩的风尘女子,假如换了小弟,小弟也会排除一切困难娶她回来!小弟又怎会因此讥笑钟兄呢?”
  钟文麟喃喃说道:“有一句话说:‘可以娶婊为妻,不可以娶妻为婊。’所以我也不在乎旁人的讥笑,因为我知道她确是一个好姑娘,这就够了!”
  柳千瑜道:“对!”
  钟文麟目中发出光彩,道:“离开此地之前,我带柳兄去看看她,好么?”
  柳千瑜点点头道:“好!”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十六
上一篇:
十四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