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二十八
2021-03-20 18:03:49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翌日早晨——
  一个头戴范阳毡笠,身穿淡黄一口钟,手执一条齐眉棍,年约四十的汉子,来到了钟文麟的家门口。
  这人上前敲敲门环,便退下一步,立在那里等候。
  大门“呀”的一响开了,仆人一脸惺忪,打着哈欠道:“怎么这么早,你找谁啊?”
  中年汉子道:“你主人钟文麟可在家?”
  仆人定睛打量他一遍,不答反问道:“尊驾贵姓大名,找我主人有何贵事?”
  中年汉子眉头一皱道:“我找你主人自然有事,没事还来找他干么,快进去通报吧!”
  仆人道:“你贵姓大名?”
  中年汉子粗鲁地道:“你只告诉他有江湖朋友来找他就是了!”
  仆人见他态度不客气,便道:“对不起,我家主人还在睡觉,你等一会再来吧!”
  说毕,转身欲入。
  中年汉子大怒,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举起齐眉棍作势欲打,沉声道:“再说一遍,你主人还在睡觉么?”
  仆人本是欺软怕硬的,今天碰到凶汉,登时吓坏,忙道:“起来了,起来了,你放手,待小的为你进去通报便了!”
  中年汉子这才将他推去,嘿嘿笑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居然想狗仗人势!”
  仆人狼狈的奔入宅内,通报去了。
  不久,钟文麟出来了。
  他向来人一拱手,客气的问道:“在下便是钟文麟,敢问朋友高姓大名,有何见教?”
  中年汉子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道:“在下姓乔,有件事要和阁下商量商量,可愿请在下入屋坐么?”
  钟文麟窒了窒,接着侧身肃客,笑道:“乔朋友请!”
  中年汉子大模大样的举步而入。
  钟文麟请他入厅坐下,命仆人献过茶后,便拱手道:“乔朋友何事欲见小可,就请明教!”
  中年汉子却好整以暇的,慢慢的啜着热茶,等喝完了一碗热茶之后,才笑道:“阁下不记得在下了么?”
  钟文麟道:“抱歉,素昧平生。”
  中年汉子道:“在下姓乔,贱名武家,诨号‘铁棍镇江西’。”
  钟文麟欠身道:“久仰。”
  铁棍镇江西乔武家干笑两声,道:“阁下再仔细想想,咱们俩曾在某处见过面!”
  钟文麟想不起,摇摇头,含歉一笑道:“很抱歉,小可确是记不得了。”
  乔武家道:“那么,在下就说出来吧。十三天前,在下曾在飞龙大马场买马!”
  钟文麟面色微微一变,但假作迷惑道:“那又怎样?”
  乔武家诡笑道:“有幸得见阁下高明剑术,不胜敬佩之至!”
  钟文麟剑眉一皱道:“小可听不懂朋友的意思!”
  乔武家笑得更诡谲,道:“光棍眼里不揉沙子,钟文麟你少装蒜了!”
  钟文麟至此亦作色道:“朋友请把话说明白如何?”
  乔武家道:“好!在下那天在飞龙大马场买马,适遇天龙刀谭有龙去马场向林国镛寻仇,你阁下便挺身而出——”
  钟文麟虎然站起,道:“朋友弄错了,小可没去过飞龙大马场!”
  乔武家摇手笑道:“阁下稍安勿躁,听在下说下去吧……你阁下当时改变面貌,在下也没看出来,不过,在下曾在场看见你和谭有龙的那场搏斗——”
  钟文麟厉声道:“你胡说!”
  乔武家听若未闻,继续说道:“后来你乘谭有龙转身之际,出手偷袭,终于砍断了谭有龙的一只手……”
  钟文麟顿足怒吼道:“完全莫名其妙!你给我滚!快滚出去!”
  乔武家笑道:“之后,闪电剑柳千瑜突然来了,你阁下一见他,抽身便走。而我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一看就知你必是林国镛收买的凶手,于是立刻随后跟踪你,我想你一定没发现……”
  钟文麟一听他曾跟踪自己离开马场,不禁面色连变,忽然一改暴躁之态,不再插嘴,冷静地听他说下去。乔武家道:“在下跟踪你,原只是基于好奇,谁知却有惊人的发现。而最出我意料之外的是你阁下为了掩盖罪行,居然在当夜悄悄返回马场,将林国镛夫妇和他的五位武师一起杀了!嘿嘿嘿!这真是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钟文麟冷冰冰地道:“后来呢?”
  乔武家耸耸肩,道:“老实说,当时我还不明了你们之间的关系,后来一打听,方才得知一切真相,不过你别急,我还没敢把你的秘密泄露出去。”
  钟文麟冷冷问道:“你打算怎样?”
  乔武家道:“我决定和你交个朋友,为你保守秘密;不过最近欠了一大笔赌债,被人逼得很紧,希望你阁下能帮帮忙。”
  钟文麟道:“要多少?”
  乔武家道:“在我说出数目之前,我要先告诉你阁下一件事。”
  钟文麟道:“你说吧!”
  乔武家笑道:“这次我来找你阁下之前,已先写了一封遗书交给敝友收存,告诉他我五天之内若未回去,便可将那封遗书拆阅来看,所以希望你阁下放明白一些,不要对我动武。”
  钟文麟好像被人扼住了脖子,面上起了抽搐,愤然道:“朋友真够厉害!”
  乔武家道:“好说。我是穷得眼红,事非得已,还望阁下海涵。”
  钟文麟道:“说吧,你要多少?”
  乔武家举出了三个手指头,道:“我需要这个数目才混得过去。”
  钟文麟道:“三百两?”
  乔武家哈哈笑道:“阁下莫开玩笑,三百两银子能做何用途呢?”
  钟文麟变色道:“三千两?”
  乔武家点点头道:“正是!”
  钟文麟神色冷了冷,沉思片刻,才点头道:“好,我给你。不过我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银子,你须宽容我数日,让我去张罗。”
  乔武家道:“几天?”
  钟文麟道:“三天吧。”
  乔武家道:“好,三日之后,我来取银。”
  说到这里,站了起来。
  钟文麟道:“不,你不要来,咱们另约一个地点,湖中有个马迹山你知道么?”
  乔武家道:“知道。”
  钟文麟道:“大后天初更时分,你在那里等我,我会把银子送到那里。”
  乔武家道:“好,一言为定。”
  说毕,举步向厅外走去。
  但才走到厅门口,忽又住足转身笑道:“对了,我忘了关照阁下一句话,希望阁下不要耍什么手段,否则我会将你杀害谭有龙的秘密告诉闪电剑柳千瑜。我想阁下一定不愿意柳千瑜也知道这件事吧?”
  钟文麟恨恨地道:“少啰嗦,你滚吧!”
  乔武家一笑而去。
  钟文麟跟出到大门口,见他走远,立刻喊出仆人悄悄吩咐道:“你快尾随上去,看他在何处落脚,立刻回来告诉我!”
  仆人应了一声,当即跟踪下去。
  钟文麟回到厅上时,只见小艳已立在厅中,正在流眼泪,便上前安慰道:“别哭,小艳,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小艳伤心的抽泣着,道:“方才来的那个人是谁?”
  钟文麟道:“不知道,他自称是‘铁棍镇江西’……”
  小艳道:“他向你勒索银两?”
  钟文麟道:“唔。”
  小艳道:“你答应了?”
  钟文麟道:“唔。”
  小艳抬起泪眼,痛心的望着他,道:“由此便亦可知,你确曾在飞龙大马场杀伤谭有龙,对不对?”
  钟文麟耸耸肩道:“好吧,我据实告诉你,我确曾在飞龙大马场伤了谭有龙,不过……”
  小艳突然转身奔去,痛哭失声道:“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她一直奔回房中,“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钟文麟站着未动,神情变得很冷峻怨恨,但也掩不住几分惭愧感伤之色。
  他默默的伫立着,宛如一个木头人,呆立好半天,听见有脚步声传过来,才转身望去。
  是仆人回来了。
  仆人趋前低声道:“老爷,小人回来了。”
  钟文麟道:“怎么样?”
  仆人道:“小人见那人投宿在北大街口的双福客栈。”
  钟文麟道:“几号房?”
  仆人道:“这个……小人没进去问,不知道……”
  钟文麟道:“再去打听!”
  仆人恭应一声,转身急急而去。

×      ×      ×

  “咚!咚!咚!”
  三声更鼓,又打破了夜之沉静。
  一条黑影,悄无声息飘落到双福客栈的八号上房的房脊上!
  这人脸蒙黑巾,浑身黑色紧身密门纽扣,足上蓝布缠腿,穿一双布底快鞋,左手握着一柄宝剑;飘落瓦上之后,随将双足勾住屋檐,做倒挂金钩之势,向下面的八号客房偷窥。
  八号客房中,鼾声如雷!
  来人窥伺良久,忽地飘身落地,紧靠上一个窗户,又留神谛听了片刻,才轻轻抽出长剑,慢慢的插入窗缝中……
  俄顷,窗内的闩木被他的利剑切断了!
  来人轻轻推开窗子,又探头窥望几眼,见房中人没有惊醒,于是跨脚一越而入。
  房中一灯如豆,光线阴暗,仅能勉强看清房中的若干陈设。
  这是一间一等上房,布置颇为华丽,但来人对房中的器具看都不看一眼,他的一对眼睛,紧紧的投注在床上。
  床上此时挂着一袭蚊帐,故无法一眼看到床上的人。
  来人蹑手蹑足的一步一步走近床前,用剑挑起蚊帐,但见床上之人身上盖着一床棉被,全身上下都蒙在棉被之中,看不见身躯。
  来人一见床上未有丝毫警觉,胆气更壮,乃跨前一步,左手撩住蚊帐,右手的长剑一挑棉被,迅速的把剑架在床上人的脖子上。
  但是,定睛一看,才看清棉被底下不是人,而是另一床卷成人形的棉被!
  来人吃了一惊,情知中计,正想抽身退出之际——
  “别动!”
  一柄尖刀已抵上他背心!
  来人呆住了。
  “把剑放下!”
  来人迟疑了一下,只得把剑扔在床上。
  背后人嘿嘿冷笑,道:“钟文麟,我说过你不能耍手段,你怎么不听?”
  来人正是钟文麟,他僵立半晌,才开口道:“小可今夜来此,并无杀害朋友之意……”
  背后人是“铁棍镇江西乔武家”,他手上尖刀紧紧抵住钟文麟的背心,沉声道:“不然,你来干什么?”
  钟文麟道:“只想和朋友谈谈。”
  乔武家冷哼一声道:“和我谈谈,哼!半夜三更,带着家伙偷偷进入我房中,竟是只想和我谈谈么?”
  钟文麟道:“是的,如果小可有杀你之意,方才就用不着挑开棉被,而直接一剑刺进去就成了。”
  乔武家道:“你想和我谈什么?”
  钟文麟没有作答,他实在答不出来。
  乔武家冷冷一笑道:“我知道了,你想知道我把遗书交给何人收存,对不对?你打算强迫我说出那位朋友的姓名地址,然后把我干掉,再接着赶去杀死我那位朋友,将我那封遗书销毁,对不对?”
  钟文麟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乔武家道:“不然,你想谈什么?”
  钟文麟感到全身冒着冷汗,期期艾艾道:“小可是想……想要求朋友……少要一些,因为……因为小可交不出三千两银子。”
  乔武家道:“满嘴胡说!”
  钟文麟道:“是真的!”
  乔武家道:“我只要你三千两,实在已经太客气了,你从林国镛手上得到的银子一定不止这个数目。”
  钟文麟道:“把刀拿开吧,咱们好好来谈一谈。”
  乔武家道:“没什么可谈的。”
  钟文麟道:“那么,你想怎样?”
  乔武家阴沉沉一笑道:“这倒要让我想一想……”
  钟文麟道:“你若是一刀杀了我,就得不到银子了。”
  乔武家道:“唔,这话倒不错……”
  钟文麟道:“你放我回去,后天我如数送去马迹山便了。”
  乔武家道:“哼!我看你这小子口是心非,靠不住!”
  钟文麟道:“决不骗你。”
  乔武家道:“若是骗我呢?”
  钟文麟道:“天叫我死无葬身之地。”
  乔武家笑道:“我对你的誓言不感兴趣。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再不规规矩矩交出三千两银子,你就再也别想见到你的娇妻了。”
  钟文麟心头一震,忙道:“是,你不能伤害拙荆,小可一定给你!一定给你!”
  乔武家突地收刀退后一步,冷叱道:“你现在滚吧!”
  钟文麟暗暗透了一口大气,伸手欲去取回宝剑,乔武家又迅速把尖刀抵上他腰部,冷冷道:“你此刻不能拿走那把剑,等交出银子之后,再还给你!”
  钟文麟无奈,只得走到窗下,一跳而出,狼狈的逃向家去……
  回到家中。
  他悄悄脱下劲衣,换上睡服,才轻步进入房内,他怕惊动小艳,因为他早先是乘小艳睡熟之后才离开的。
  撩开沙帐,他陡然僵住了。
  小艳已不在床上。
  床上放着一张白笺:“后天初更,三千两银子如数送到马迹山上后,便还你妻子!”

×      ×      ×

  他瘫痪的跌入椅上,眼泪如雨而下。
  他不能没有小艳。在这世上,他真心真意爱的只有小艳一人,而现在小艳却被劫走了,他感到一颗心像被利刀割切着,痛苦得要发狂了!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二十七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