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错有错着
2022-01-10 20:25:42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得得得,蹄声慢了下来,马背上的方立青打了一个寒噤,悠悠醒了过来。
  他摇了摇头颅,觉得浑浑然,什么也想不起来,抬起头来,阳光刺照着他的双目,才猛然想起半个时辰前的事来——
  他“哎呀”叫了一声,四目环顾,一片陌生的景色,不禁又叫出声来:“啊,我跑到什么地方来了呀?”
  抬头一看,高山入云,林木萧萧,那一片光滑的石壁上刻着一行草字:“峨嵋天下秀。”
  “啊,我竟跑到峨嵋附近的山区来了,听韩叔叔说,这里离家起码该有三百里了……”
  一想到韩叔叔,那血淋淋的苦战情景又浮上立青的脑海,他失声叫了一声,连忙勒马向原路跑回。
  马儿跑得已经疲乏不堪了,他仍是不住地催着。到了后来,他愈催马愈慢,甚至改变成步行了,立青心中焦急,索性跳下马,拍了马背一掌,心里喝声:“马儿,去你的!”
  他施展开十成轻功,飞快地向回奔去,也不知到底奔了多久,最后,他又回到先前他和韩叔叔被狙击的地方。
  但是此刻那儿已是冷清清的一片,不见半个人影,他大叫了几声“韩叔叔”,也没有人回答,他的心猛可向下一沉,猛一抬头,只见一缕黑烟无力地缓缓上升,立青纵身跃上一棵高树,眺望之下,不禁失声叫道:“火,是我家……”
  他跳下村来,拔腿飞奔,一口气奔回村庄,已是累得气喘如牛,老远进入眼帘的是一片焦土,不但方家的宅子被毁了,连两边隔壁的简家、梅家也都被烧得只瓦不存。
  他觉得一阵昏眩,扶着一棵树枝,定神仔细望去,只见火已是熄灭了,但仍有不少乡民在提水往半红的残梁上浇,发出“滋滋”的声音,立青鼓足勇气,向着家走去。
  乡民们立刻发现立青的出现,霎时一片纷乱变为寂静,立青没有说话,快步向那碎瓦颓垣中走去。
  立青什么也没有找着,甚至在简、梅二家中也寻不着什么,他木然地走了出来,那些好心而好奇的乡民都围了上来,纷纷问询,立青心乱如麻,忽然一个念头升上他的心田:“莫非爹爹到那土地庙去等我了?他不是约定到那里去见面的么?”
  “对,还有韩叔叔也必在那边!”
  他猛然大喜,忘记了一切,纵身一跃,竟然施展全副轻功疾奔而前。这一来引得乡民大为哗然,又惊又骇,但是立青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忘记了疲累,像一阵旋风般飞跃而去。

×      ×      ×

  穿过了一片橘子林,那土地庙在望了,立青心中又紧张了起来,他放慢了脚步,那两扇木门半开半闭地随风闪动着,立青试探着叫了一声:“爹爹——”
  没有回答。
  “韩叔叔——”
  也没有回答。
  立青呼地一掌推开了大门,庙内空空如也,哪有半个人影?
  立青登时好像掉入了冰窖之中,他呆呆地站在庙中,茫然不知所措。他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一条计策来,真想大哭一场,但是当他一抬头,那地藏菩萨像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那模样儿真叫立青“欲哭无泪”。
  也不知过了多久,立青就躺在神像前的供桌上睡着了,在睡梦里,他一会儿梦见爹爹,一会儿又梦见韩叔叔,一会儿梦见追魂钢羽,一会儿又梦见艾老八和金老儿……梦中也不知流了多少次惊骇之泪。
  当他一觉醒来,精神恢复了许多,他把这一日一夜所发生的事故一件一件想了一遍,他觉得爹爹和韩叔叔可能并无危险。
  立青原是一个十分洒脱的少年,什么事他都不放在心上,遇到想不通的事,便索性不去想它,只朝圆满的地方去想,是以他终日欢欢乐乐,不识人间愁味。
  这时他如此一想,顿时愈想愈放心,便好像已经确知爹爹和韩叔叔无恙一般,最后他盘坐起来,拍了拍手,耸了耸肩,自言自语道:“吉人天相,他们不会遇难的。”
  于是他想到下一步他该怎么办?
  他摸了摸衣袋,还有十几两银子,于是他又耸了耸肩,躺了下来。

×      ×      ×

  天上白云悠悠,衬在那蔚蓝的天上,就如一朵朵棉花球一般,凉风带着些野花的气息,令人心神俱爽。
  立青踱出了土地庙,该向哪里走呢?
  管他哩,信步走走便了。
  走着走着,天黑了,他胡乱地在路边人家投宿一夜。
  天亮的时候,他又走上了路,眼看峨嵋山又出现在远处的晴空里。
  他走着走着,只因为贪看林中一只白鹤与一条长达丈余的大青蛇搏斗,不觉耽搁了时刻,待他想起还有十几里山路才有小村投宿时,天色已是全黑。
  他心想总不能宿在野外,便砍了几根松枝,点了一把火,继续前进,犹自不舍地回头对那战胜的白鹤看了一眼。只见那白鹤长鸣一声,从树上又飞下一只大小差不多的白鹤,两只白鹤用爪子一抓,立刻将青蛇抓断,大嚼起来,立青心想:“原来树上还有埋伏,如果我能收服这对鸟儿,走山路穿林子可就不怕毒虫了。”
  他边想边走,也不知走了多久。
  那林子愈来愈密,都是参天古松,月光从树梢照进来,惨淡地洒在地上,夜风吹过,松涛似海,立青看看前面黑业业的一大块,似乎没有一个尽头,不觉十分烦躁。
  又行了一个时辰,还是没有走出那林子,他赶了一天路,感到十分疲倦,眼看前途遥遥,不知何时才能走到,心中非常颓丧。
  正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再走,忽闻一阵悠然的钟声顺风传来,似乎就在不远处,立青精神大振,快步疾走,转了几个弯,忽见天色一亮,明月高悬,前面不远处,峨嵋高耸,钟声就是从山上传来。
  立青心内一凉,暗忖今夜只有睡在野外了,他再无气力爬山,就坐在一块大石后休息。
  忽闻一阵凄切的哭声从身旁不远处发出,他一惊之下,立刻侧耳倾听,听出是一个女子的声音。立青武功虽然不高,人倒是胆大得紧,而且心肠甚热,当下也不思索,便循声找去,哭声愈来愈近,而且夹杂着愤恨的诅咒,立青听了一会,翻来覆去总是那几句话:“白儿,你好好去吧!我如不把那些贼和尚杀光,那些庙宇烧掉,也就不用活啦!”
  立青心想定是这位女子的儿子被山上庙里和尚杀了,所以她如此悲痛。
  他自幼丧母,对于母亲的音容都是一片模糊,可是他心中充满了对母亲的倾慕,常常把母亲想象为世间最完美的人。
  这时他听见那母亲失了爱子,不觉大表同情,快步走前,想去安慰几句,突然吼声大吼,从山石后窜出一个绝大黑虎,虎目炯炯发光,瞪着立青,似乎阻拦他的去路。
  立青大吃一惊,倒退了几步,拔出剑来,那黑虎也不追赶,低吼了两声,从石后又跳出两只毛色斑斓的小虎。
  立青见老虎并未袭击,心中盘算等老虎走开了再去看看那痛哭的女子,便闪到一块山石后,借着月光,偷偷伸出头来观察动静。
  忽然一声长啸,又尖又是悦耳,那三只老虎也一齐抬头低吼了一声,便转身跑去。
  立青大奇,忽然身后风声大起,回头一看,原来栖息林中之禽鸟,都为那啸声惊醒,振翼飞起。
  又过了一会儿,方立青估量虎已走远,便又向前走去,此时哭声已止,他还是照原来方向去寻。
  片刻之后,只见一个长发女子,背着他弓身正在用手指划来划去,方立青仔细一瞧,惊得几乎叫了起来。
  原来那女子正挥手在一块岩石上写字,立青心想这岩石坚逾钢铁,就是用凿子去凿,也要费好大一番力量,这人竟然能以手指在上面刻画,真是功力绝高了。
  半晌,那女子似乎写完了字,头也不回冷冷地道:“躲在树后的小子快出来,不然,哼,可要你的小命。”
  声音又脆又嫩,分明是一个少女,立青心想自己走来时并无半点声息,这女子又没有回头,怎会发觉自己藏身树后,他正自犹豫,那女子又道:“你当真敢不听我说么?待会把你杀死,去喂老虎吃。”
  她声音甚是悦耳,语气虽是极重,可是听起来倒像恐哧小孩似的。立青心中不乐,暗忖自己一个男子汉,难道真怕你不成,当下一窜身,走向那女子身旁。

×      ×      ×

  方立青赌气走到那女子身后,呐呐然不知说什么是好,那女子突然一转身道:“你鬼鬼祟祟躲在那里当我不知么,走起路来重得像一头牛,还想偷偷摸摸做坏事,哼!”
  立青被她一阵抢白,激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如若是像他这般年龄的少年,早该回口相讥了。可是这人天性开朗,一转念暗忖自己终不能和一个女子争强斗胜,这一想只觉心平气和,耸耸肩便欲走开。
  那女子见立青被自己骂了一大顿,连一句话也没回,而且脸上并无怒气,不觉有些不好意思,偏着头道:“喂,你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我不认得那鬼草字。”
  立青瞧了她一眼,这才看清那女子年龄不过只有十六、七岁,月光照在她又红又白的小脸上,肌肤真好像透明似的,实在明艳极了,不由多看了一眼,那少女却不高兴了,嘟着嘴道:“喂,叫你看那石上的字,又不是叫你……看人啦!”
  立青甚是羞愧,那少女也不深责,他赶快转身去看石上的字,只见上面写五个草字,笔走龙蛇,气势万千,确是高匠所凿,正是日前他见过的,便轻声念道:“峨嵋天下秀。”
  那少女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几个鬼字,我还道是害死我白儿的人所留下来的。”
  立青见她不过十六、七岁,心想这等年轻怎的就会有什么“白儿”,那少女又一指她身前一个土堆道:“你看我写的字怎样?”
  立青只见那少女身前有一块岩石,四周刻得方方正正,上面歪歪斜斜写着“白儿之墓”四个字,字字深入石内寸余,心知是少女适才用指所刻。
  他沉吟了一会儿,不好意思批评少女笔法恶劣,那少女甚是灵巧,微微笑道:“我也知道写得太差,我最不喜欢练字读书。”
  立青呐呐道:“刚才……刚才哭的……哭的人是你么?”
  少女揉揉眼嗔道:“你又不是瞎子,我眼睛这样红又肿,你难道瞧不见的么?”
  立青只觉这少女傲气凌人,不由又看了她一眼,只见她美目流波,周围果然红红的。
  那少女见立青不语,气道:“你听到我哭声就想走过来看热闹是不是?我伤心你觉得很痛快是不是?哼!你别得意,像你这种人再多几个也不及我一根指头。”
  立青心想这姑娘真是不可理喻,他想了想道:“你……你的指头的确……的确了不起,这么坚硬的石头也可划得动。”
  他本想称她“小姐”或“姑娘”,可是再怎样也说不出口。
  那少女闻言甚是得意道:“这有什么了不起,我如果教你,包管你不到一刻也可以办得到。”
  她这一欢喜,声音更显得悦耳,就如春日枝头黄莺儿啼叫一般好听,立青忖道:“如果她永不发怒,成天这样笑语如珠的说着,那可有多好。”
  那少女从怀中取出一物,用小手按在那刻着“峨嵋天下秀”的石上,不住揉着,等了片刻道:“喂,你用指头去划划看,啊!我忘了,你工夫差得远,这石头虽然软了,你也划不动的,你用剑划划看,便知我说的不假了。”
  她说话一味天真,并不知替人留下面子,立青满不在乎,好奇的用手一摸,那坚逾钢铁的石头,果然变得润滑柔软。
  立青好奇之心大起,拔出剑来依言划去,那石头果然有如朽木一般,剑剑深入,石屑横飞。

×      ×      ×

  他刻得兴起,不觉写完一首“兵车行”,还待写下去,那少女文学素养好像甚差,很多字认不得,可是偏偏要念,念了半天也念不出一个所以然,她见立青还要写下去,便不耐地挥手道:“算了算了,就算你字写得好,也不必这么神气。”
  立青笑笑住手道:“你真有办法,你……你手中拿的是什么呀?”
  少女笑道:“化石丹,你听过吗?我想你一定没有听到过,天下能够配制此丹的人不过寥寥几人而已。”
  立青道:“你……你一定也是其中一个。我刚才听到有人哭,想来劝说几句,现在你既然不哭了,我还得赶路投宿哩!”
  那少女道:“这周围几十里全是大山,你到哪里去投宿?像你这样路都认不得便到处乱走,不要迷在山中,给野兽吃了。”
  立青心想自己明明依照路人指引之方向行走,怎会走错了,便向少女告别。那少女也不留他,立青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一事,回身对少女道:“你刚才讲到野兽,我才想起适才来时,果然见到一只大虎两只小虎,你……你武功很高自然是不用怕,可是如果睡着了,可要小心点儿。”
  那少女笑生两靥,立青只觉眼前一亮,心想这少女怕是下凡的仙女,又美丽又本事高,少女道:“你瞧见的可是一只大黑虎,两只小花虎?”
  立青点点道:“正是,你怎么知道?”
  少女笑得弯下身子,半晌道:“那是我养的呀,大乖小乖本来和白儿是顶好的朋友,不然如果是山里的野虎,不把你吃了才怪。”
  立青觉得那少女好像很瞧自己不起,他虽则毫不介意,可也不乐意老是受人奚落,但他心中奇怪,忍不住问了一句道:“白儿……白儿是你的儿子么?”
  那少女闻言,羞得脸色通红,怒道:“喂,你再胡说八道试试看。”
  立青怔然不知所措,那少女轻叹一口气,柔声道:“这也怪不得你,白儿是一只顶乖顶乖的小猴子,它比人还懂事一点,昨晚给山上的和尚打死了。”
  她说至此,眼圈又红了,立青安慰道:“一只猴子算不得什么,我有空捉一只给你。”
  他一向住在乡下,是以对猴子丝毫不觉新奇可爱,那少女怒道:“哼!你说白儿算不了什么,比你这头笨东西可要聪明得多了。”
  立青耸耸肩道:“猴儿鬼灵精有时真的比人还聪明些,你本事真大,养了这许多野兽,那黑虎你是当作坐骑吧!”
  少女听立青赞她,果然回嗔作喜道:“这回给你这笨……笨人猜中了,大乖真会走哩,比最快的马还走得快,我骑着它到处耍子。”
  立青看看天色道:“我得走了,赶到山上庙里投宿去。”
  少女冷冷地道:“那些和尚个个都是杀胚,你被他们害了,休想我来救你。”
  立青奇道:“和尚干么要害我?”
  少女道:“你真没有见识,看你也练过几年武功的样子,怎么你师父就没告诉你,这峨嵋山的野和尚都是黑道中隐身佛门避仇的,暗地里还是干着杀人劫客的勾当。”
  其实她也从没有听别人说过峨嵋僧人的恶行,只是她心恨爱猴被杀,是以加油添酱的把峨嵋山僧人形容得万恶滔天。
  立青怪道:“别人都说峨嵋派戒律精严,有许多得道之士,你听谁说的啦?”
  少女脸一红,似乎羞惭谎言被拆穿,立青并没注意,少女装得生气道:“我也懒得和你啰嗦,你要进鬼门关也由得你去。”
  立青江湖经验毫无,他见少女认真,心中不禁又有些犹豫,暗忖如果真的像少女所说,自己白赔上一条命可不划算。正自沉吟之间,少女见他回意,便柔声道:“你要到哪里去?”
  立青随口答道:“天南地北,东飘西荡,也没有一定的去处。”
  那少女道:“那就这样好了,等我把这群和尚全部杀光,你便可以安安稳稳过峨嵋山了。”
  立青心想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女孩,怎么开口闭口都是杀人,其实那少女只是一个人寂寞,想要找个人陪她聊天,是以用计困住立青。
  立青见那少女以企求的眼光看他,他又习惯的耸耸肩,正想要答应不走,那少女蓦然一回转,身形如箭,窜进林里,立青连看也没有看清,便消失在黑暗中。

×      ×      ×

  他等了半晌,夜风吹得很疾,风声中夹杂着山上各寺院悠扬的钟声,此起彼落,令人感到宁静无比。
  立青心想:“久闻峨嵋是天下第一佛门胜地,高僧如云,听这钟声就透着无限平和,怎会像那少女所说?看来多半是女子量窄,心爱之小猿被杀了,因此横加毁谤。”
  他愈想愈觉有理,事实上却也被他猜中,他见少女还不回来,便迈开大步走了。
  立青才走得两步,背后一个像仙乐般的声音叫道:“喂,别走,我有话跟你说。”
  立青只得又转回来,只见那少女俏生生地站在不远树上,她轻跃而下,就如柳絮坠地了无声息。
  少女道:“我老远见你要走了,所以来不及只有从树梢上跳来跳去,找近路赶来,你瞧我倒像小猿子了。”
  立青惊异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少女想道:“刚才我跟你说话时,背后有一个人偷听,等我发觉追去,竟然追不到了。这人武功不错,只怕就是杀我白儿的和尚。”
  立青道:“我面对他怎么没有看到?”
  他话一出口,立刻感到甚是羞惭,那少女抿嘴笑了笑,还好没有出言相讥。
  立青又道:“你找我要我帮什么忙?”
  少女笑意更深,说道:“你……你脾气真好,心地也好的,我要你帮忙的时候,一定会来找你的,我……我脾气很大……很大是不是?”
  立青还没有回答,少女又道:“好,咱们再见了,你从这条路上山去,只需半个时辰便可到达一庙,我还有要事要办哩!哦,你对化石丹很感到惊奇是不是?我……我给你一粒。”
  她说完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递给立青,便飞身离去。立青愕然不知所措,连道谢也忘记了,耳畔传来少女的娇唤声:“那些和尚也没有这样凶恶,我刚刚是骗你的,你只管放心投宿就是,要走……要走半个时辰……时辰哩!”
  她说到最后,人已走到老远,是以断断续续,立青只觉一阵茫然。
  那少女先前对他很凶且蛮不讲理,他却满不在乎,温和地应付那骄纵女孩,最后少女竟然对他客气关心起来。
  一种未有的滋味从他胸中澎湃起来,立青不知如何是好。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七章 惊天一搏
上一篇:
第五章 荒林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