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一章 龙腾虎跃
2021-05-06 14:45:41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唐泉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怔住了,他缓缓地转过身来,只见十步之外站着一个身披黄色袈裟的老僧。
  唐泉冷冷地道:“空明,你到底还是来了。”
  黄袍老僧道:“唐泉,做人总要留三分余地!”
  唐泉道:“空明,是你逼我的。”
  黄袍老僧仰天大笑道:“是老衲逼你?你……”
  唐泉道:“空明,咱们是老交情了,是不是?”
  老和尚道:“不错,既是老交情,又何必耍出这一套来?”
  唐泉道:“我知道你的性子最清楚不过,不这样逼你,你怎肯出来见我?”
  空明和尚怒道:“你拿无辜的人命作逼老衲的工具么?”
  唐泉冷笑道:“你知道我,唐泉行事一向是不择手段的。”
  空明大师怒道:“你明知我出家人慈悲为怀,为什么要用杀人来增加老衲的罪孽?”
  唐泉道:“人是我杀的,又不是你杀的,怎会增加你什么罪孽?”
  空明大师道:“伯仁虽非我杀,却是为我而死,唐泉你这杀人魔头懂得什么!”
  唐泉忽然笑了起来,他指着空明大师道:“克珪,你没当和尚以前便没杀过人么?”
  空明大师听到“克珪”这两个字,心头忽然震了一下,这年轻时候俗家的名字,几十年来不曾听人喊过了,霎时之间,他仿佛回到了一个逝去的世界中,一些像是已经被完全遗忘了的影子忽然重现在他的眼前,他茫然望着对面的唐泉,昔年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好友。向前走了一步,喃喃地道:“唐泉,咱们变得好陌生了……”
  唐泉低声道:“自从你当了这捞什子的和尚,咱们就像活在两个世界里了。”
  空明大师的声音充满着感情,他喃喃地道:“可是咱们过去曾是好朋友啊……”
  唐泉用一种悲叹的声调:“我这样做,完全是不得已啊……”
  他话尚未说完,空明大师忽然像是被刺了一针般跳了起来,他指着唐泉喝道:“什么不得已,唐泉,没有人比老衲更认识你了,你不要想花言巧语,老衲和你的交情老早就一刀两断了。”
  他一面喝着,一面暗自警惕,忖道:“这唐泉阴险无比,什么花样全耍得出来,老衲一上来便险些被他动之以情,对付他可得特别小心,老衲也要不择手段了。”
  唐泉冷笑一声道:“空明和尚,你先别发火,咱们这笔生意慢慢谈总能谈得拢的。”
  空明和尚道:“咱们没什么可谈的,老衲问你,慧因师叔他们呢?”
  唐泉冷笑一声,指着那边的乱石堆道:“唐某请他们进入那石堆中,试试最近参悟的新阵法究竟威力如何。”
  空明大师吃了一惊,他怒喝道:“你施什么鬼计?”
  唐泉满不在乎地道:“施什么鬼计,你不信便自己去看看。”
  空明大师长袖一拂,忽然淡淡地道:“你想用这个来威胁老衲么?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唐泉道:“怎么?”
  空明大师道:“慧元师叔奇门阵法天下无双,你这点鬼门道,谅来最多半天时间便被他老人家识破,你有何神气?”
  唐泉呵呵大笑。空明大师道:“笑什么?”
  唐泉道:“我笑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莫说半天,你若是不肯依我之言,只是举手之间,便可叫四位大师圆寂升天……”
  他说着指了指身边一块巨石,然后低声道:“这石下我埋了强烈炸药,只要我把引线一拉,嘿嘿,四位大师就被活埋在石阵里了。”
  空明大师白眉一掀,仔细打量了一下形势,这才发现那石阵布置得巧妙无比,若是这一块大石炸落下去,正好将石穴封得死死,再也无法出得来,空明大师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颔下的长髯籁然抖动,他指着唐泉,怒极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唐泉嘿然冷笑一声,向后退了一步,空明大师长吸了一口气,缓缓吐了出来,然后道:“你要怎样,说吧!”
  唐泉道:“空明,你已是一个出家人了,出家人与世无争,何苦不把那东西给了我?”
  空明双眉一扬,朗声道:“不错,那东西对老衲没有任何价值,可是你又要它为何?”
  唐泉道:“空明,你何必明知故问?”
  空明大师道:“不是明知故问,老衲委实想不通。”
  唐泉一字一字地道:“唐泉从幼至今,念念不忘独霸武林!”
  空明大师道:“那你更用不着了,你如今不是已经独霸武林了么?”
  唐泉冷笑一声道:“你不用捧我,天下各大宗派高手如云,唐某虽然不放在眼内,可是尚不敢称‘独霸武林’四字,便是你老和尚,也是唐某一个劲敌。”
  空明大师哈哈笑道:“贫僧出家之人还提什么争雄夺霸?只要你唐泉称一声天下第二,武林中人还有谁敢称第一?”
  唐泉道:“你不必花言巧语,长白山上那个姓郭的,你我都晓得他的厉害。”
  空明大师道:“郭以昂的先天气功固然世所无双,但是他也赢不了你呀……”
  唐泉怒吼一声:“废话!我的目的是要能赢过郭以昂!”
  空明大师被他一声怒吼,心中的火气也冒了上来,但是他立刻想到尚有人质落在他的手中,便硬生生把一口怒气咽了下去。
  唐泉冷冷地道:“空明,废话少说一点,现在只问你究竟怎么说?”
  空明大师默然不答,他在心中努力盘算,但是没有一个妥善的办法,他在心中暗叹道:“只怪三位师叔不肯听我之言忍下一口气,以致私自下山来代替我赴约,唐泉这等阴毒天下第一的人,三位师叔如何搞得过他?唉,如今真不知如何是好……”
  唐泉见他沉吟,便逼迫道:“空明你听着,只要我一触引发,少林寺的三大高僧与一位百世难见的后起奇才便要葬身石中,这是少林寺的精华所在呵,空明你要三思。”
  空明大师想了三四条计策,却没有一条计策能行,他在心中又换了两条计策,依然是死路一条,这位老和尚忽然冒起火来,他大喝道:“唐泉,你欺人太甚了!”
  唐泉冷笑一声道:“空明你怎么说?”
  空明大师抬目一望那石阵的形势,不觉又气馁了,他几乎要说:“好吧,就依了你。”
  但是他再举目碰上唐泉双目中露出的得意光芒,他心中忽然打了一个寒噤,于是一张苍白的脸孔,又浮现在他的眼前,耳边似乎又听到了那垂死的声音:“大师,普天之下,除了你没有人能保得住这东西,我只求你保住它,千万不能落到我那师弟的手中……”
  于是他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
  唐泉紧张地逼问道:“你是不答应了?”
  空明大师道:“老衲只是想不通,做师兄的毕生心血,既非得自师门,又与你做师弟的毫无关系,做师弟的干么要想尽方法窃取?唐泉,你就那么没有出息么?”
  唐泉冷笑一声道:“空明,若是换了你,你也会如此的。”
  空明和尚道:“没有考虑的余地了么?”
  唐泉道:“当然没有,你到底打算如何……”
  他话尚未说完,空明和尚忽然已到了唐泉的身边上的那块巨石下,相距十余步。也没有看到他作势起步,忽然就到了那石下,这是缩地成寸的神功,只是在空明大师施展之下,已到了炉火纯青无迹可寻的地步。
  空明大师一到石下,伸手就一阵乱摸,唐泉呵呵大笑道:“你想我埋了炸药,会把引线放在这石边上么?我唐泉就那么头脑简单么?空明,空明,你也太幼稚了。”
  空明大师被他一阵嘲骂,不禁怒火难忍,猛然举起手中的禅杖——
  唐泉脸色骤变,一个跃身倒退了半丈,双目圆睁地凝注着空明大师,然后狠狠地喝道:“你敢?”
  空明大师强忍住一口气,缓缓放下了禅杖,他再抬起头来时,脸上又恢复了一片平静。
  他在心中暗忖道:“如今说不得要用一次诡计了。”
  他抬起头来,对唐泉望了一眼,唐泉一字一字地道:“唐某最后问你一次,你究竟答不答应?”
  空明大师道:“你胜得过老衲,便依你!”
  唐泉一怔,道:“你要与唐某比划?”
  空明大师摇了摇头道:“老衲要和你赌一局棋——”
  唐泉呵呵大笑起来,他指着空明大师道:“我看你还是免了吧,论棋道,唐某倒是敢不折不扣地称一声天下第一,你想想看,从小时起,你几时赢过我一局?”
  空明大师在心中暗暗地道:“这一次怕要赢你一局了!”
  他表面上却是丝毫不动声色,淡淡地道:“记得咱们最后一次对奕的那一局棋么?”
  唐泉道:“你刚上少林,我追上山去找你的那一次?”
  空明大师道:“不错,那一局棋咱们下到第九十六手就没有下完,今日咱们就把它下完了吧。”
  唐泉道:“不怕你使什么缓兵之计,若是唐某赢了呢?”
  空明大师道:“一切依你。”
  唐泉伸手拾起一段枯枝,竟用那枯枝在石地上划将起来,只见他运枝如飞,石屑如遇斧凿一般纷飞,空明大师道:“若是老衲赢了呢?”
  唐泉一挥手划完最后一根直线,大声答道:“唐某立刻认输告退。”
  空明大师追问一句:“石阵里的四人呢?”
  唐泉道:“保证还交你面前点收无误!”
  空明大师从怀中掏出一盒棋子来,落子如飞地在棋盘上布下了九十六手,然后道:“上次下到这里,对不对?”
  唐泉道:“不错,该你先——”
  空明大师暗道:“这盘棋老衲整整研究了数十年,在第一百二十八手时,唐泉必然下出那一手绝妙杀着,殊不知这正是中了老衲的陷阱,到二百手后他便一败涂地,任你盖世国手,也绝不能看破老衲之计,唐泉啊……你是输定了。”
  他一面想着,一面下了一子,唐泉飞快地应了一子,两人都是落子如飞,空明大师早把这一盘棋的各种可能态势研究得滚瓜烂熟,唐泉每一着虽然都是绝妙之着,然而着着皆在空明大师预料之中。
  唐泉一面落子,一面暗暗冷笑道:“你若施什么拖刀之计,我唐泉随时翻脸。”
  空明大师胸有成竹,只等那一百二十八手出现,下到第一百二十七手时,唐泉忽然冷笑一声,不假思索地落下了第一百二十八手,落子的位置却并非空明大师所料。
  空明大师大吃一惊,再一看棋势,霎时之间有如焦雷轰顶,只见唐泉一子所落,竟是他数十年工夫未曾料到的好棋,不仅自己的预谋无法实现,而且自己先前布下的棋子全成了废棋。
  他惊骇地站了起来,指着唐泉道:“你……你……”
  唐泉也呼的一声站了起来,他冷笑道:“这盘残棋,只有你研究了很多次,难道唐某便没有研究过么?哈哈,你白费心机了!”
  空明大师面如死灰,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唐泉厉声喝道:“空明,你快交出来吧!”
  空明大师脑中一片空白,他倒退了两步,只是软弱地回答道:“不……不……”
  唐泉逼进一步,大喝道:“空明,你快交出来。”
  空明大师又退了两步,他胡乱地搪塞着,道:“不……不……”
  唐泉忽然大喝一声,猛一伸手,指着空明大师,喝道:“我数三下,限你立刻交出!”
  空明大师只觉条条都是死路,他无法想到其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字:“赖!”
  于是他忽然大喝道:“不,唐泉你休想!”
  唐泉倒没有料到少林寺的方丈大师会当面混赖,他愣了一愣,这才勃然大怒地叫道:“空明大师你说话不算话么?”
  空明大师已经横了心,他顽强地道:“不行就是不行!”
  唐泉戟指骂道:“你堂堂少林掌门,武林正派宗师,说话当放屁么?
  空明大师自知理屈,退了一步,没有答话。
  唐泉骂道:“你要想把少林寺列祖列宗的脸丢光么?”
  空明被他骂得无名火起,但是他还是忍着。唐泉继续骂道:“亏你也活了几十岁了,说话连个三岁娃儿也不如,就算今日唐某放过了你,你的老脸往哪里放?”
  空明大师一腔怒气已经塞满胸腹,他再也忍不住,猛地一声佛门狮子吼,震得四周山岳岩石摇摇欲坠,籍着这一声吼,才把胸中怒气吼了出来。
  唐泉忽一伸手,对着那巨大无比的石仲翁忽然一声大喝,单掌平伸而起,一股刺耳欲裂的尖啸声从他那一挥掌中发出,一股无形的奇劲从他掌缘飞去,竟然把那万斤石像凌空抬了起来,呜的一声移了十步之遥,轰然落在空明大师的脚前。
  唐泉双目尽赤,截铁断钉地道:“唐泉向你挑战,有种的把这石仲翁移回原地,没有种,就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给我自尽了事!”
  空明大师一脉之长,一代宗师,如何受过这等侮辱,他气得长髯倒竖,猛可举起手中禅杖,但是忽然之间双目圆睁,脸上冷汗直流,他大喝一声,道:“我不能打,我不能打!”
  这一声大喝更是骇人之极,四周山石上震落了不少碎石,然而空明大师却如泄气之球,盘膝坐在地上,闭目不发一言。
  唐泉怔了一怔,厉声道:“空明,你装死么?”
  空明大师理也不理,唐泉正要发作,忽然那石阵中传来一阵震天的狂笑声。
  唐泉一怔,只听得石阵中有人道:“唐泉,你这点鬼门道虽然花了一点心血,却也算不了什么!”
  唐泉吃了一惊,但他立刻冷笑道:“慧元老和尚,算不了什么你为什么不出来?”
  阵中慧元老僧道:“这鬼门阵乍看复杂得紧,其实看穿了却是一文不值。”
  唐泉道:“镇住你们几条秃驴原也用不着什么值钱的东西。”
  慧元大师道:“唐泉你什么时候把诸葛武侯的八卦阵偷来加一点旁门左道的妖仙阵,你唬得倒别人,还唬得住老衲么?”
  唐泉大大吃了一惊,但他口头上却装硬道:“有本事便试着出来看看吧。”
  慧元大师也不理他,只听得阵内传来一阵指挥行动的声音:
  “……慧通你去坤门外转……无尘走震门左转入内……”
  唐泉听到了两三句,脸色立刻大变,他暗思道:“这慧元大师果真厉害,我要快——”
  他一个箭步跃到石阵前,飞快地运用内功移动了几块巨石,然后哈哈笑道:“如今阵法又变,大概又够你想几个时辰了吧。”
  这时忽然在小径上传来一阵足步之声,空明方丈和那唐泉正僵持不下,那足步声传了过来,两人不约而同的一齐侧过头来。
  只见那条小径远处,慢慢走来一个人影,那人一身青衫,头顶上斜斜遮着一顶竹帽,行动之间十分潇洒,袍角随风微微扬起,走得近了,原来是一个年约二十左右的少年。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二章 再世华佗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