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一章 龙腾虎跃
2021-05-06 14:45:41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少年生得好不英挺,一身长衫打扮,更衬出他的气宇不凡,只是他双眉微锁,似乎怀有什么心事一般。
  那少年走上山坡,看见空明大师与唐泉对面而立,微微一怔,他细目打量了一刻,那唐泉和空明大师四道眼神也在他面上注视不已,但双方都觉得从未见过面,唐泉微微冷哼了一声。那少年瞧了一会,缓缓移开目光,忽然他发现左侧那一座乱石堆集,石块重重叠叠,其中端端盘坐着四个僧人。
  那少年似乎吃了一惊,他望了少林主持空明大师一眼,然后缓缓向那乱石堆行走而去。他一转过身来,只见他青衫后背背着一个长方布包,一眼便知其中包有兵刃,原来这少年也是武林中人。
  唐泉与空明大师互相望了一眼,这时那少年已走到石堆边缘,他看了一会,忽然面上显出极为迷惑的表情。
  唐泉与那空明大师都心中一动,只见这时那少年忽然双膝一曲,盘坐在地上,那唐泉再也忍耐不住,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沉声道:“喂,小朋友——”
  少年满面苦思之色,唐泉一直走到他身后不及三步之处,他仍然是不知不觉。
  那少林空明大师这时也缓缓走了进来,他双目注视着少年的侧影,似乎在极力搜索什么似的,却又露出一脸茫然之色。
  那少年目不瞬睛盯视着迎面一块硕大无比的巨石,不知不觉之间,他右手伸在地上横一条直一条轻轻地划线,唐泉怔了一怔,一个箭步来到少年身边,低下头来细细注视那地上所划的线条。
  只见那些线条横横直直,交错夹杂,那少年出力甚轻,随手划了,有时又拂袖抹去重新勾划,唐泉面上神色却是愈看愈是惊异,这时那少年划了一长条直线,右手忽然停止了下来。
  只见他仰面向天,满面不可置信的神色,沉思了片刻,忽然一直身形站了起来。
  这时那空明大师及唐泉两人距少年不过三丈之外,那少年望了望空明大师一眼,忽然抱拳一礼道:“大师请了。”
  空明大师微微合什道:“这位施主,不知尊姓大名?”
  那少年道:“区区姓杜,贱名杜天林。”
  空明大师正待答话,那少年又道:“如果区区没看走眼,那四位僧人可是被困于此?”
  空明大师双眉一轩,却是不答反问道:“不知杜施主来此荒僻山野有何贵干?”
  姓杜的少年微一拱手道:“区区来此,纯系途经此地。”
  他话声停了一停,也不管空明大师满面不相信神色,低声接着说道:“区区斗胆相问,这一乱石阵集,究竟是那一位前辈所设?”
  空明大师心中一震,正待答话,唐泉却抢先冷冷说道:“小朋友,你问此作甚?”
  杜天林转过头来,望了唐泉一眼道:“在下有一疑问想请教那设排此阵的人。”
  唐泉双眉微皱道:“小朋友,你方才坐地苦思,我曾留意,瞧来你虽小小年龄,对奇门阵法的造诣却是颇深,只是此乱石堆阵却绝非寻常……”
  “正因如此,在下一见之下,只觉全部心神俱为之所夺,情不自禁坐地思索,以致有失常态——”
  唐泉微微哼了一声道:“你瞧出什么端倪了么?”
  那杜天林面上神色陡然一变,变得神采飞扬,似乎十分得意的模样。他说道:“在下已瞧出全阵症结所在,只是感到大大出乎意料之外,是以想请教布下此阵的前辈高人!”
  唐泉面色微微变动,他冷傲一笑道:“但据老夫所见,小朋友,方才你的思路虽是去繁存简,精密无比,但若自认识破此阵关键,老夫则以为尚须再加努力。”
  杜天林双目一转,恍然道:“原来你——老前辈便是布下此阵之人!”
  唐泉冷笑一声,杜天林望望空明大师,又望了望那正被困在石堆中的四个僧人,似乎已将经过事情了解了一部分,他对唐泉微微一笑道:“前辈怎知在下不识此阵关键?”
  唐泉说道:“你方才以指划地,最后一道横线由浅而深,分明……”
  他尚未说完,杜天林微微一笑道:“在下方才乍见此阵,便隐隐感到此阵必有一特殊之处,万难以常理推测之,是以在下遍试三十六种基本门道,虽无所成,但由旁触而得中,此阵在在下目中,现已有如康庄大道矣!”
  空明大师长长宣了一声佛号,唐泉双目一瞪,冷冷一笑道:“小朋友,你倒会说大话。”
  杜天林笑而不答,微微一沉吟道:“在下既已探得奥秘,内心欣喜不可言喻,只因布下此阵之人,实非千古奇才不能念及,决非墨守成规,亦非自走偏道,但见石堆重叠,密疏分明,门道层次全为正宗,正宗之内又有诡秘,在下能一见布阵之人,真是自觉生平一大乐事!”
  唐泉呆在当地,忽然双目之中精光暴射而出,冷冷说道:“小朋友,你的师承是何人?”
  杜天林似乎未听见他所说话,又似乎有意说给在一边的空明大师听,只听他朗朗接道:“这石阵复奥千万,但那复奥到极致时,便又回至简朴,全阵门户所在,即为迎阵那块巨大石柱——”
  他说到这里,突然那唐泉大吼一声道:“杜天林,老夫是问你师承,你说是不说!”
  这一声吼得好不宏亮,真力贯注之下,声音直可裂石穿云,杜天林面上神色陡然一变,似乎他万万想不到他竟有这等雄厚声音。
  他缓缓侧过脸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唐泉寒似冰霜的面孔,一字一字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唐泉缓缓跨前一步,冰冷地道:“杜天林,你不说出你师承何人么?”
  杜天林这时面上神色严肃之极,一股超人的气质似乎要飞跃而出,他斜目睨视着唐泉那君临天下一般的气度,冷然说道:“前辈的姓名难道是见不得人么?”
  唐泉怒极而笑,他右掌陡然一扬而起,霎时一道白烟自其指尖直冒而出。
  杜天林蓦然俊面失色,他一连后退三步,急切之间那遮阳竹笠也掉落在地,他呆呆望着那上升的白烟,口中喃喃说道:“白骨烟,白骨烟!‘灰衣狼骨’,你——你是唐泉?”
  唐泉陡然一怔,冷冷道:“小子,你知道的事可还不少,今日若不将师承从实招来,老夫掌下绝不留情!”
  杜天林正待答话,忽然一旁的空明大师道:“唐施主岂可向一个年及弱冠的少年骤展杀手?”
  唐泉心念一转,冷然道:“老和尚,那么你问他的师承吧,唐某相信他决非等闲人物!”
  空明大师转过头来,微微向杜天林打了一个眼色,口中沉声说道:“这白骨烟奇门功夫,杜施主年纪轻轻,竟能一目识出,令人万难置信,老僧敢问杜施主师出何人?”
  杜天林沉声答道:“家师久退江湖,再三吩咐在下不可提及名讳,还望大师见谅!”
  空明大师摇摇头道:“老僧忖度,能一眼识出唐施主白骨奇功者,天下不会多过三脉人氏,但老僧与此三氏均为故交,杜施主自称姓杜,只怕是虚假相告——”
  杜天林双眉微皱,却是一言不发,这时唐泉一步步走上前来,冷冷一笑,蓦然右掌一扬,口中沉声道:“留神了!”
  他右掌自上向下一沉,杜天林只觉一股寒风滚滚直传而来,他不但身形不退,长长吸了一口真气,左手一斜,也自缓缓推出。
  两股力道在半空一触,唐泉面上神色微微一变,冷然道:“大和尚,这小子少林拳术已臻一流——”
  他话声未落,蓦然内力急发而出,那冰冷的寒风滚滚而去,不但不因他开口说话有所影响,去势之猛无与伦比,空明大师神色大变,大吼一声道:“唐施主留情!”
  但他话声才响,那股力道已然袭及杜天林身前不及半尺之处,杜天林只觉全身一寒,一口真气竟然立刻散开。
  他不由大吃一惊,只觉全身上下寒不可耐,唐泉双目如电,满面冰霜,心中只觉一股怒火激升而起,斗志陡然大作,他大吼一声,右手一扬,左掌陡然一砍而出。
  只听丝一声空气激裂而开,杜天林强提真气,反攻而出。
  他这一砍击出,只觉得掌声之间威猛飘忽兼而有之,手臂自腕及指尖不住颤动,颤动到了极端迅速时,破空之声竟然成了嗡嗡雄浑一片。
  唐泉面上神色一变,这时他与杜天林相距不及五尺,杜天林掌势才出,已袭击到他身前,他右手一拂,左掌直荡而起,但只觉杜天林左掌攻出,上下左右吞吐不绝,一时竟然看不出攻击到底所在。
  急切间,唐泉右掌斜扬而起,当胸而立,左掌直袭而出,不退反迎,对着杜天林的掌势发出。
  在一边的空明大师忍不住惊呼出声,只因他眼见唐泉竟然在尚未攻击之前,一手当胸采取防势,分明他并无绝对把握可以封开杜天林的攻势。
  唐泉的功夫空明方丈是知之甚深,武林之中列为三大奇人,简直有如陆地神仙之流,竟然在一个年仅弱冠少年攻势之下,被迫采取守势,此事若非空明大师亲目所见,万万不敢相信。
  说时迟,那时快,两只手掌在半空交接,只听啪啪之声响起,蓦然那杜天林吐气开声,身形却是不进反退,呼地一连退后五步,几乎在他退后的同时,唐泉当胸的手掌急吐而出,一股劲风猛袭,却被杜天林退后避了过去,整个击在三丈之外,扬起漫天的灰沙。
  唐泉面如冰霜,左右双掌齐扬,闪电般一连发了七掌,只觉掌掌连环,掌影重重,一股奇寒的气流笼罩足足有三四丈方圆。
  杜天林身形尚未立定,只觉寒气砭肤而生,那唐泉内力深厚,杜天林连提两口真气,只觉寒意越浓,心头一阵难过,喉头一甜,一口鲜血直喷而出。
  唐泉双掌一收,一言不发,杜天林颤抖着手将嘴角鲜血抹去,这时他只觉心中有一股强烈不服的感觉,有如决岸大水,再也忍耐不住。
  他暗暗聚集全身功力,只觉心口一阵巨疼,但此时也顾不了如此,那一股真力渐渐冲入右臂之中,他嘶声对那唐泉一字一字说道:“你——你也接我一招!”
  霎时只见他面孔之上冲起一层血红异彩,右臂猛可一平,食指疾疾遥点而出。
  只听一声极响的锐啸应指而生,好比电击一般,直袭五步之外的唐泉,霎时那唐泉面如死灰,大吼一声,全身猛烈一震,陡然在原地绕身转了一圈!
  唐泉身法之快,简直已如模糊一片,再也难辨,但那指风所过,威势太强,有如有形之物,这一霎时之间,唐泉已转了第三个圈子,但见那锐响之声陡止,唐泉身形好比被木棍打了一记,那转得极快的身形陡然停了下来,一连倒退三步,右掌拂在左肩之上,大大喘气不止。
  空明大师呆得再也说不出话来,杜天林背倚在大石上,双目微闭,似乎再无余力,那唐泉口中喃喃道:“一指禅,一指禅——”
  蓦然,他的目光和空明大师的目光接触,两人都发现对方双目中都是一片急切,震骇的神色,几乎在同一时刻,两人一齐脱口大吼道:“是他!是他!他没有死!……”
  两人似乎神情激昂无比,这几句话竟然鼓足真气叫出,震得整个山野嗡嗡不止,声势威猛之极,简直有如晴空一个霹雳直罩下来。
  杜天林被震惊得呆住了,突然之间,唐泉身形陡然一起,右掌离开左肩受创的地方,猛力一掌劈出,一股巨大力道遥遥击在杜天林身旁那迎阵而立的巨大石柱上,霎时一阵隆隆之声大作,那巨大石柱缓缓向右偏倒下去,杜天林只觉足下一股巨大不可思议的力道将自己整个身躯生生移向阵内,只听见耳边一声巨响,眼前昏昏暗暗一片,再也瞧不见事物。
  那空明大师似乎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呆了一呆,他转目一瞧,却见那一堆石阵之中,这一下有如千军万马奔驰其间,隆隆之声骇人心弦,到处尘土高扬,昏暗不见天日,与阵外日光磊磊,比较起来真是奇观了,那四个高僧以及杜天林的身影,哪里还看得出一点来。
  空明大师只觉心中一寒,侧过身来,冷冷说道:“唐泉,你这是——”
  忽然,他的话声戛然而止,只见四周空空荡荡,哪还有唐泉的身影,想是乘方才一阵惊乱,竟然一走了之。
  空明大师呆呆地站在当地,脑海之中只觉思潮起伏不已,那杜天林方才拼命发出“一指禅”神功的一幕又自脑海之中现出,霎时他明白唐泉为何要一走了之了,只觉失望、泄气、灰心、愤怒兼而有之,却是茫茫然不知所措。
  他踏着沉重的足步,缓缓走到那石堆的正面入口,这时那根石柱已然隐入阵内,一片昏暗,根本瞧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空明大师提了一口真气,沉声道:“慧因师权,你听见我么?”
  他乃是提气所发,只觉那声浪平平稳稳一直传送过去,就是在数十丈外,也应该清晰听明,但是阵内一片死寂,毫无反应。
  空明大师沉吟了一会,缓缓走前数步,走到那石阵边缘,右手抬起缓缓一掌推出,一股柔劲直吐向前,只听“啪”地一声,分明是击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上。
  他又换动方位,一连发出好几掌相试,却是掌掌击在石壁之上,心中不由一怔,看来这阵内在在好像变成了一座密密的石壁,那五人关闭在其中,的确是万难逃生了。
  空明大师仰天长叹一声道:“今日乃是少林大劫所至,老僧无力回天!”
  这句话说到后来,只觉心情凄凄惨惨,话声忍不住颤抖不已,他四下望了一阵,缓缓一步一步走向下山的道路。
  他转到小径之上,忽然一个黑影当面而立,抬头一看,只见那一座巨大无比的石翁仲端正地当路而立,空明大师只觉那石仲翁面上一片冷漠不屑的神色,他想到唐泉用功将之移到此处的种种情景,只觉心中一股无名怒火直冲上来,仰天大喊一声,瞧着那石翁仲一瞬不瞬,然后他双手缓缓提起少林掌门禅杖。
  他长杖当胸一立,然后缓缓向外扫去,那长杖移动之势甚慢,但似乎隐隐含有巨大无比的潜力,杖梢隐约挟着一股风雷之声。
  杖身扫至距那石翁仲不及三尺之处,陡然长杖一滞,那石翁仲被那杖风遥推竟然一阵激烈摆动,然后,那石翁仲开始向左方缓缓移动,长杖每近一寸,那石翁仲却移动近尺,长杖始终和石翁仲遥遥不相接触,到了后来,长杖摆动加速,那石翁仲竟然被力道带得离地飞起,空明大师长杖扫完一个大圆弧,那石翁仲加速离地平平飞动,那一股力道一直维持到石翁仲飞出足足有五丈远,“轰”地一声,万斤巨石端端又落回原来的位置,只震得山谷齐鸣,有如山崩地裂,好不惊人!
  此时若有武林中人在旁观看,那怕就是唐泉本人在场,也不得不骇然心折了!
  空明大师仰天长啸一声,倒提禅杖,一步一步走向山下,登时山上广场之中又是一片寂静!
  ※※※
  一弯新月斜斜挂在天空,偶而有一两颗星星闪烁着,不疾不徐的夜风吹动树叶枝丫,发出阵阵声响。
  广场上仍旧是一片寂静,淡淡的月光照在任何一件事物身上,投下斜长斜长的影像,大树的影像却随着夜风,在地面上好像张牙舞爪的模样不停地摇动着。
  蓦然间,只听得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似乎在死一般的寂静之中带来了生气,那悉悉嗦嗦之声发自那一堆杂乱无比的石块之中,忽然有一点些微喘咳之声传出,分明在那一大堆石块之中,隐伏有人。
  那呛咳之声微微歇止了一会,悉悉嗦嗦之声又再继续响起,好像那人正在石堆之中行动着。
  那人摸索着行动了好一会,忽然一个沉沉的声音自石堆右方传出:“什么人?”
  一个轻微喘息的声音自悉嗦之声发出的方向回答道:“在下杜天林,可是四位高僧么?”
  那左方突然一阵沉默,好一会才传出一声:“咦,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
  那杜天林不待他说完,插口说道:“在下途经此处,正逢一位老年僧人与一文士僵持不下,并瞧见几位被困于此——”
  那左方的人急急问道:“请问——请问杜施主,那阵外现在情形如何了?”
  杜天林微微咳了一声道:“在下也不得而知,在下为那文士所伤,并关入此阵,只觉昏天黑地,再也走不出去哪!”
  左方僧人又道:“咱们被困入阵内,不得看见阵外之事,但阵外之人,如杜施主之言,可以瞧见咱们行动,那么——”
  杜天林插口说道:“以在下愚见,现在阵外之人也瞧不见阵内情形了。而且阵内阵外的声响都不能互相传达!”
  那左方僧人啊了一声说道:“原来杜施主娴熟奇门阵甲——”
  杜天林叹了一口气道:“诸位是如何被那文士关入阵内?”
  四个僧人由不得互相对望了一眼,想起与唐泉交手的情形,四人一齐齐默默不语。
  杜天林的声音又道:“在下正在阵外研推此阵法,那文士好不凶恶,一掌便将在下击入阵内,诸位大师可知此人是谁么?”
  那四个僧人一齐哼了一声道:“那文士么?可是天下鼎鼎大名的魔头,杜施主未被他一掌要了性命,已算不错的了。”
  杜天林啊了一声,继续装傻道:“在下以常理相判,四位高僧与阵外那名老年僧人可是一路的?”
  左方沉默了好一会,一个僧人沉声道:“不错!”
  杜天林啊了一声,正待再说,那边僧人突然说道:“杜施主在那阵外研究阵法,不知有无所得?”
  杜天林嗯了一声道:“不是在下大言不惭,在下方才研究此阵,已将所得记之于胸——”
  那四个僧人一齐呼道:“果真如此?”
  杜天林嗯了一声道:“只是——现在在下混身无力,被那凶文士击了一掌,混身肌肉酸寒交迫……”
  那四个僧人一齐叹了一口气,均默然不语。
  杜天林问道:“诸位大师何故叹息?”
  那四个僧人沉默不语,好一会有一个人低沉声音说道:“施主说起全身肌肉酸寒交集,老僧所见,必为那人‘寒蚀’掌力所伤,这寒蚀掌力极为恶毒,伤人之后五个时辰就发作,极难救治!”
  杜天林叹了一口气道:“果真如此,咱们时间不多了!”
  那四个僧人都是默然不语,杜天林微一沉思道:“敢问诸位大师,现在诸位所在之地,左方的石堆可是均为柱形?”
  那四个僧人似乎都怔了一怔,连忙望去,只见果是如此,心中不由齐齐欢喜,忙答道:“正是如此!”
  杜天林嗯了一声道:“那么诸位是困在‘离’门之中了,以在下观之,目前在下所困之处为‘乾’门,离阵中门户所在,比诸位所在之处为近,是以诸位最好能到此处。”
  那四个僧人之中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恕老僧相问,各派奇门阵势之中,凡有‘离’、‘乾’门道的,总是‘离’门在前,‘乾’门殿后,杜施主——”
  杜天林插口说道:“这文士乃是千古大奇人,所布之阵确系他本人独树一帜,若以常理相推,必然徒劳无功!此阵之中共有六门,三正三反,交杂相辅,‘离’、‘乾’两门正好互为相反!”
  那僧人呆了一呆,恍然大悟道:“施主高见,施主高见,老僧茅塞顿开!”
  杜天林心知这僧人原来也是奇门阵法中的内行,于是说道:“那么有烦大师引导同行一道先过来再说。”
  那慧因大师经此一点,再无疑问,立刻便将三人一齐引导过来。
  这时阵中光线黑暗,四人虽面对而立,却是极难辨清眉目。
  杜天林沉吟了一会又道:“如此咱们下一步须到达‘合门’再说。”
  一行五人来到“合”门,杜天林道:“这里又有一点难题,以在下之见,那文士乃是利用阵中之阵,这方圆小小一块,好像是武侯八卦阵中的一部分,咱们若是先要行至门户所在,必先破去此八卦阵势。”
  他四下张望了一回,然后说道:“咱们先落到那边一块平地,然后向左方横跃,再向前方,如此连续三次,若是在下所料不错,到时咱们便已到达全阵门户所在了!”
  他说完伸足入石堆之中,只觉四周景象陡然大变,一时天昏地暗,飞砂走石,声势威猛无与伦比,心中不由暗暗吃惊,勉力提了一口真气,观准落足之地,一跃而至。
  四人鱼贯跟随而行,一连三步腾挪,只觉跟前景色一变,一扇石门当道而立。
  杜天林长长嘘了一口气道:“门户所在果然在此!”
  这时那少林四僧对他已有百分之百的信心,那慧因老僧开口说道:“不知下一步当应如何?”
  杜天林微一思索道:“那文士最后发狠将此全阵门户封死,此最后一道门户已不是什么巧妙的机关了,只不过是普通的一道石门,挡住出口封死,是以咱们所能只是设法将此大石移开。”
  四僧面面相觑,只因那一块大石看来至少在万斤以上,要想移开此石,的确大大不易。
  杜天林叹了一口气道:“咱们只此一途,别无他法!”
  四个僧人默默各自提了一口真气,八只手掌一齐抵住那块巨大无比的石块,一齐默运玄功。
  这四个少林高僧乃是少林寺一寺精华所在,内力造诣都已达至登峰造极的境界,八掌齐出,真是可谓移山之威,那块大石果然一阵摇晃。
  杜天林沉声道:“诸位大师快将体内真力收发调至均匀,听在下所发口号——”
  四位僧人此时只觉手臂之上好比举了半座山一般,但他们内力收发早已臻自如,杜天林大吼一声道:“收劲!”
  四个僧人身形一齐向后一仰,那大石外力一去,立刻摇向四人,就在它摆动的幅度最大的时候,杜天林吼道:“请快发掌!”
  说时迟那时快,四个僧人内力齐吐,这可是他们拼力一掷,掌势才出,呜呜之声大作,那大石随着掌势,加上原有摇动之力,猛然向外急摆而出。
  那大石摆到极大的幅度,却是不再向下倒落,陡然一声锐啸,有若爆炸一般,那块大石突然受另一股外力一推,下摇之势再增,正好超过直立的限度,轰然向后直倒而下。
  四个僧人只觉手中猛然一轻,全力发出的内力收止不易,身形一齐向前猛冲。
  他们一时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齐回过头来,只见杜天林倚石而坐,口中喘息不止,四人对望了一眼,一时惊疑交集,半晌说不出话来。
  杜天林缓缓站起身来,拱了拱手道:“多谢诸位大师合力突围。”
  那四个僧人一齐合什道:“杜施主那里的话,咱们若非杜施主指点,必然重重困死阵内。”
  杜天林吸了一口气,四下张望了一下道:“看来那老僧人与文士都离去已久了!”
  四僧一齐颔首不语,杜天林想了一想说道:“如此,在下别过诸位大师——”
  慧因大师叹了一口气道:“施主身受寒蚀掌力……”
  杜天林不待他说完,摇摇手道:“在下有要事在身,不能多停。”
  说着微一拱手,反身疾行而去。
  四个僧人一齐怔在当地,却是不便再言。
  杜天林匆匆转过身来,四个少林高僧忽然瞥见他背上斜斜背着一个长布包,这时因在乱石堆中摸索磨擦,布包四角多已损烂,现出布包之内原来是一柄长刀!
  新月淡淡照耀之下,只见那柄长刀刀身发出浑厚的黄光,分明是纯金打造。
  霎时那四个少林高僧面色灰败,一齐忍不住惊呼出声,杜天林回过头,却是一脸茫然之色。
  那四个僧人呆呆地注视着杜天林,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杜天林微微一拱手,身形起落之间,已然隐入重重黑幕之中。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二章 再世华佗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