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十五章 身陷重围
2021-05-06 15:11:01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渐向东行,西疆的景色已逐渐消失了,再也看不见黄土遍地,莽原千里,一望无垠的地势。
  杜天林在西疆行走,发觉沿途村落甚是稀疏,往往走上半天,还碰不到一个可以打尖落足之处,这时道上逐渐热闹起来,行人商旅络绎不绝。
  两人正行之间,忽然背后一阵马蹄之声大作,两匹高大的骏马急驰而过,马上的骑士似乎甚是心焦,低头在马匹上疾疾驰骋。
  杜、贺两人将马匹带到路边让过,那两匹骏马一刹时便去远了,贺云的嘴角上忽然挂上一丝冷笑。
  杜天林心中暗暗奇异,开口问道:“这两人来路又有什么可疑之处么?”
  贺云点了点头道:“你有没有留神,那两人都是腰扎蓝色布带?”
  杜天林听她一提,仿佛忆起方才那两人的确是扎系着蓝色布带,不由嗯了一声道:“那蓝色布带又如何?”
  贺云道:“青衫、蓝带、白袍,在江南于公子手下,他们已是上二流的人物了!”
  杜天林啊了一声道:“贺兄对那于公子一脉似乎甚为熟悉呢!”
  贺云忽然面露得色,轻轻一笑道:“非但如此,我连他们行走时的暗记都知道呢。”
  杜天林又啊了一声,开口问道:“那青衫、蓝带、白袍究竟如何分别?”
  贺云道:“那青衫么?于公子手下有十八名青衫剑手,倒多半跟随他本人行动,是以很少出没江湖之中。但据闻个个武艺高强,联手剑阵尤为威猛……”
  杜天林对那于公子手下人才济济之事早已有亲目所睹的经验,那贺云如此说,他心中倒也不敢稍存大意之心,略一沉吟,接口说道:“想来那‘蓝带’便是在武林中走动联络信息之人了。”
  贺云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当日‘长钩于’的名头初露武林之时,江南到处都是这些‘蓝带’人物,那时候他们放手行动,的是威风八面,轰动一时呢!”
  杜天林想了一想道:“那杨氏兄弟,不知是属哪一类人物?”
  贺云道:“他们四人均是‘蓝带’人物,是以在武林之中经常出现往来的。”
  杜天林想起那杨氏长兄与自己对了一掌,对方外门力道已能融会于内家真力之中,出掌之中有刚有柔,已是少有的好手了。
  贺云微微顿了一顿才道:“至于那‘白袍’身份最高,据说有些是前辈高人,就是于公子本人也尊敬得紧。只因绝少在武林之中出现过,究竟有几人从来也不为人所知。”
  杜天林听她一一道来,心中不由也暗暗震惊,若是照她如此说法,于公子的势力委实难以轻测,那大旗帮既然与之齐名,力量一定也是极大,想不到武林之中一霎时形成了这许多强大的势力,还有那神秘的金蛇帮,其组织之密,能人之多,更是不可思议的了。
  想到金蛇帮,杜天林心中立时一阵难抑的不畅,他曾与那青巾蒙面的帮主对阵,那人的功力之强实是令人不寒而栗,而且他手下人人都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各方绝学无一不备,别说那帮主,便是手下数人与自己相对,自己也未必便能全身而退,上次天幸借他们自己布下的毒雾奔逃,至今想起仍不免自心惊胆寒。
  他想着想着,只觉方才平静下来的心中又开始乱起来,思维飘荡,直到耳边传来贺云轻脆的口音说道:“杜兄,前面已到镇集了。”
  杜天林抬头一看,果见路前不远之处有一镇集,看来相当热闹。
  杜天林望了望天色,侧头对贺云道:“咱们不如就此打尖歇息如何?”
  贺云点了点头道:“在下正有此意。”
  两人驰到镇中,找了一间较大的客栈,刚一走过店门,便瞥见那客栈门边系着两匹高大的骏马,分明便是方才那两个“蓝带”汉子的坐骑。
  杜天林与贺云对望了一眼,贺云低声道:“那两人与在下向未对面,咱们不会被他认出。”
  杜天林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进入店中。
  只见那两个汉子端坐在左侧座中,那面向门口的一人满面怒容,似乎正在生气似的。
  杜天林故意向左边走去,只听那人虽压低了嗓子,但他原本口音宏亮,仍可听得清清楚楚:“他妈的,老子活了恁大岁数,从来就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若依老子性子,一把烧它个精光。”
  另外一人低沉地道:“老弟,你那狗熊脾气慢点发成不成?”
  那粗宏的嗓子道:“罗兄,这种气你居然忍得下,还硬生生把我拖出那家酒楼,一旁这许多人将我看成是什么草包了……”
  他还要说下去,那低沉的声音哼了一声打断他的话头,杜天林心中暗忖道:“原来这两人方才在另一家酒楼出了事才来到这家客栈来。”
  那低沉的声音这时又道:“那酒楼的掌柜的你可知道他是谁么?”
  那面向门外的人一拍桌子,宏声道:“管他是谁,老子也要碰他一碰。”
  那背面的人低沉地道:“老弟,这个脾气可容不得你要发便发!那掌柜的乃是——”
  他说到这里,陡然一顿,声调登时便减弱下,杜天林连忙运足耳力,只听他道:“那掌柜的分明是铁笔大旗门中之人,咱们现下有事在身,你和他翻了脸,如何善得其后?”
  那“老弟”怔了一怔,似是不再有话好说,他对那“罗兄”似乎相当信赖,当下不再出言相辩。
  杜天林和贺云两人走到后进,故意拣了一张较为接近的坐位面对而坐,杜天林背向这两个汉子,却注意倾听不已。
  那两人喝了一会闷酒,忽然那“老弟”的声音又响起道:“咱们这事拖拖拉拉,哪一日才能了结?”
  那“罗兄”道:“这可说不一定了。不过越拖长久,便越是古怪。”
  那“老弟”咦了一声道:“如何古怪法?”
  “罗兄”道:“你想那杨氏兄弟做事一向的作风,可曾像如此拖拖拉拉地么?若是我猜得不错,他们可能出了什么岔子。”
  那“杨氏四兄弟”传入杜天林耳中,心中不由猛可一震,更加留神倾听。
  那“老弟”嗯了一声道:“若是那杨氏兄弟会出什么岔子,那对方一定来头不小了。”
  杜天林望了贺云一眼,此时贺云也正自凝神聆听,她听到“来头不小”这一句时,忍不住对杜天林得意地微微一笑。
  那“罗兄”的声音更降低下去,杜天林只能听得断断续续的话声:“……那事物到手后……公子此番不惜全力动员……只怕敌手太多……所以叫你不要惹翻那大旗帮中人物……”
  他们说了一阵,开始吃喝起来,杜天林向贺云打了一个眼色,匆匆吃了点东西,这时那两个汉子一齐起身走了出来。
  杜天林低声对贺云说道:“看来这两人也是为了贺兄的事而来,他们大约尚未与杨氏兄弟取得联络,咱们一时尚不会露出身份。”
  贺云嗯了一声道:“依杜兄之意如何?”
  杜天林道:“咱们不如且先跟随他们走上一程。”
  贺云点头称善,这时那两个汉子已然跨上马背,杜天林和贺云两人又等了一会,也结账而去。
  才出得店门,忽然一阵飞禽之声自半空传来。
  杜天林抬头一望,只见一对白鸽振翼一直向前飞去,杜天林心中一震,低声道:“飞鸽传书,那前面两人一接到信息,咱们的身份便要泄底了。”
  贺云却似有恃无恐,丝毫也不紧张,她想了一想道:“那么咱们快赶上前去,乘他们两人尚未弄清楚真象之前,走远了他们想追也是不及……”
  杜天林想了一想,虽知事情绝非如此单纯,但目下之计只得再奔过去也省得一场纠纷,于是点了点头道:“那么咱们快走吧!”
  两人一夹马腹,马匹急奔而去。奔了有半盏茶的功夫,果然见前面两匹骏马正停在道旁,那左首一人骑在马上,肩上落着一只白鸽,他正低头察看。
  杜天林低声说道:“快走!”
  马匹急驰而过,那两个汉子倒并没有如何留意。
  杜、贺两人奔出好远,杜天林道:“只怕前面还有麻烦。”
  贺云点了点头道:“方才两只白鸽,只有一只停在那两人身边,还有一只不用说一定是传讯于下一站的人了,那于公子果然兴师动众,一路上都派出手下人员。”
  杜天林本想借机接口问道:“由此看来你那布包的确重要万分了,不知其中究竟是何事物?”
  但他想了一想,还是忍住没有开口,不过这时他心中好奇之心又自加强不小。
  杜天林沉吟了一会,缓缓说道:“咱们得小心一些了。”
  贺云道:“若是他们沿途拦阻那倒也罢了,只怕前后夹击,陷入包围之中,是以咱们等会遇有拦阻,非得立下杀手,不可为其拖延困陷……”
  杜天林见她说得认真,心中暗道:“对方要拦的是你可不是我,我凭什么要为你下杀手伤人?顶多制住对方便了。”
  但他仍未说出口来,只因他已知那贺云乃是少女身份,内心便先有三分容让之心,再加上她生得灵巧美貌,稍硬一点的话便说不出口来,其实这也是人之天性,便是再凶再恶之人,面对十七、八岁的美貌少女,只怕也说不出什么恶劣狠毒的话来。
  贺云说到一半,扭头只见杜天林望了自己一眼,心中不由一虚,立刻住下口来,冷冷说道:“你欲言又止,何不直接说出来听听?”
  杜天林心中暗暗好笑,面上却装得一本正经地道:“那于公子及其手下与在下无怨无仇,下杀手相对倒也不必。”
  贺云哼了一声,忽然她心中想起一事:“糟了,我虽是男装打扮,但对他言语之间已忘记做作,总是依我平日说话的态度相对,他却对我一再容让,难不成他已知我的身份?不好,他若知我为女身,却并不指破,不知究竟存了什么险恶之心……”
  她越想越觉不错,心中禁不住又羞又急又恨,一时间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她城府本浅,心中有事,脸上神色立变,杜天林瞧她突然不说了,面上神色变动,但他岂能意识到这等麻烦的心理,只道她心中对情势渐感紧张,于是开口说道:“贺兄不必紧张,咱们见机行事便是。”
  贺云心中暗骂一声,抬起头来看了杜天林一眼,却见他神色洋洋自若,落落大方,心中不由一动忖道:“不过……瞧他这般模样,又不像是心中有鬼,也许他并未察觉,我虽说话之间语气忘了掩饰,但他初入江湖,未必便能感觉得出,倒是我多心了。”
  她心中思虑一反一覆,自己也感到不知今日为何东思西想不能心平气定。
  杜天林见她不答,又开口说道:“等会若是遇上相阻之人,问贺兄在下是何身份,贺兄打算如何相答?”
  贺云怔了一怔,一时真不知如何相答,她想了一想,忽然又忖道:“难道他这一句话是故意来问我么?”
  想到这里,脸上不由微微一红,杜天林见她仍不作答,不由微皱双眉道:“贺兄便说在道上遇见在下如何?”
  贺云点了点头道:“只是他们未必会相信。”
  杜天林道:“这个到时候再说吧,前面那一座林子地势较险,咱们要留神一些——”
  他话未说完,两人马匹才一偏转向林子而去,忽然一声大吼响自林中。
  贺云望了杜天林一眼,心想果然来了,只见两条人影一左一右飞掠而出,两人一齐勒住马缰,同时翻身飘下地来。
  只见那两人站在马前不及十丈之处,入目识得,竟是那杨氏兄弟两人。
  杜天林望了那杨氏兄弟一眼,那两人的目光倒并没有注视着自己,只是盯视着身侧的贺云。
  杜天林察觉得出,那人目光之中充满了仇恨,四道目光好比要燃烧起来,他心知那贺云杀害他们其余两个兄弟,这一股仇恨一直存在心上,到今日像是爆炸开来,再也难以忍受。
  那杨老大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像在抑止住激动无比的心情,他望着贺云一字一字说道:“以往杨某人看在他老人家面上,对你可说是一再容忍,你却骤下毒手不加思虑,今日杨某倒要见识见识你除了依仗老头子的名荫之外,到底有几分真才实学得以如此强行霸道!”
  他这几句话乃是含悲而说,气势之上便占住一个理字,贺云哼了一声,本想反拨他几句,一时却是答不上话来。
  杨老二突然仰天一呼道:“大哥,我可忍耐够了,今日兄弟是豁将出去,非要这小子性命不可,否则怎对得住三弟四弟在天之灵?”
  他说到这里双目之中已是泪光闪动,想必是激慨已极,杜天林只觉形势甚为难堪,他侧目望了那贺云一眼,只见她一脸都是冷哂之容,却掩不住些微惊恐神色。
  那杨老大忽然一转脸,冲着杜天林一揖,沉声说道:“这位兄台,杨某与你素不相识,也不知你与姓贺的是何关连,但既是行走江湖,那日姓贺的骤下毒手之事想来你必亲目所睹,杨某在此相请,敝兄弟与姓贺的事,你便作旁观之人如何?”
  他如此明言直语说出,杜天林心中不由一震,暗思据事凭理,贺云实是说之不过,尤其对方既言明武林规条,他到底江湖经验犹浅,一时之间再也想不出如何应对才是。
  他见那杨氏兄弟目光炯炯然注视着自己,若是硬要插手相阻,自己实是有违常规,他心中纷乱,目光不由一偏,竟不能正目与杨氏兄弟相对。
  杨氏兄弟见他久久不能作答,面上已露出焦急激怒之色,尤其那杨老二,杀机密布面孔,神态好不惊人,杜天林侧过脸来望了那贺云一眼,这时贺云似乎意识到情势的险恶,她看见杜天林面上带有无可奈何的神色,心中大震,不由自主伸出手来紧紧握住杜天林的手掌。
  杜天林只觉她手掌微微颤抖,心知这少女此刻心中甚是恐惧,转念想到自己当时亲口对她说过一路护送她回江南的话,立刻一股强烈同情之心升起,心中暗暗忖道:“我就装一次不懂道理的人吧!”
  他双目一转,故意岔开话题道:“这位贺兄与阁下两人的事,在下并不清楚,阁下劈头如此说来,倒教在下一时弄糊涂了。”
  他心知自己于理不正,只得先赖说自己根本不知道此事,如此一来下面的强言硬语便好开口一些。
  那杨老大一直等他发话,却不料他说出这一番话来,不由怔了一怔,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那一日阁下曾与杨某对了一掌……”
  杜天林不待他说完已自插口道:“只因当时在下适逢路过,忽见你对一个已然昏迷在地之人骤下杀手,看不过眼便接了一掌,但在下迄今仍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杨老大顿时怔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杜天林心中暗暗感叹,自己在江湖中才混了不到半年,这些假话已自脱口可出,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了。
  杨老二忽然大吼一声道:“大哥,咱们找的是姓贺的,你管这人作甚,他若是要强行伸手,咱们先宰了姓贺的再教训教训他便是——”
  那杨老大上次和杜天林接了一掌,心知杜天林内力造诣极为高强,他迟迟不敢动手便是对杜天林有所顾忌,这时他兄弟想是急怒攻心,口出恶言,他连忙施了一个眼色,但话已说出。
  杜天林忽然哈哈一笑道:“这一位兄台说得好,在下倒要瞧瞧如何教训法?”
  他这一句话便将重心转在自己身上,那杨氏兄弟如是要和贺云交手,他便抢先挑战,果然那杨老大面色一变,杨老二却大吼道:“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你要为那姓贺的先替死,可怪不得我杨某——”
  杨老大低吼了一声:“老二——”
  他忽然转念一想这少年八成是故意如此,自己即便再如何说,他插手相拦已是势所难免,是以只听了一声“老二”又住下口来,心中忖道:“既是免不了与他一战,这少年功力奇高,我不妨和老二联手出击,突下杀手也许尚能凑功——”
  他为人心计较深,心念已定,侧过脸来望了兄弟一眼,作了一个眼色,一步跨至二弟左侧,低沉着声音一字一字说道:“阁下既是如此,咱们虽有话说也是多余——”
  他说到这里一顿,陡然之间双目中精光暴长,口中大吼一声道:“二弟,‘举火烧天’!”
  他兄弟两人心意已通,话才出口,那杨老二陡然一腾身跃在空中,双拳向下一按,斜地里一路打下,对准杜天林右肩右腰一带。
  杨老大身形好快,他二弟身形呼地一声才自腾空,他陡然一蹲双足,右掌一探,猛可平平拍出,同时间左掌一翻猛可凌空虚抓一下,只听“嘶”地一声急响,那右掌运的是“铁沙”掌劲,左手抓出却纯系阴柔力道,一刚一柔相辅而起,威力顿时暴增。
  他这两人出手的确太快,人影一闪,杜天林只觉劲风已然袭体而生,而且力道刚柔交融,威力极猛,他意识到杨氏兄弟在这一式偷袭中已用尽了全力,但求一击中敌,只因那杨老大心中有数,若是一式不成,要想占得上风希望甚是渺茫。
  这一刹时杜天林右手一松,身形跨在贺云前身,以身相护,同时间右手急沉,紧沿着右侧一拍而出,他知杨老大这一掌已尽全力,实是非同小可,是以丝毫不敢大意,右掌拍出已运足真力。
  那杨老二此时已然凌空,但一时间杜天林分不出力来相抗,他准备一掌震退杨老大再倒拍直上。
  他掌劲一挥,只觉手中一重,连忙吐出内力。
  杜天林这一掌力道极强,杨老大顿时抵抗不住,哪知他忽然大吼一声,蹲立着的身形猛可向后一侧,杜天林只觉一股缠劲直袭而来,自己的内力竟然被对方硬生生托住了,进退两难。
  这一刹时间他也来不及思想,杨老大这一掌力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已明白杨老大叫兄弟以“举火烧天”之式由上而下袭击,便是存心将自己力道困在一侧。
  杜天林只觉此刻形势危急,忽然只听一声“轰”然巨震,紧接着杜天林的身形疾飞而起,在空中一连跨出三步,到最后一步踏出时,左掌陡然反手拍出,刹时呼地一声,人影全收!
  只见那杨老大露出又惊又骇的神色来,他迷迷糊糊地也弄不清自己究竟如何被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道将整个人抛在半空,那力道虽大而不强,自己落在地上似乎并未负伤,他急看二弟,只见他在五丈之外,右手抚着左肩,反倒像是吃了亏。
  杜天林暗自大大喘了两口气,面上的青气逐渐归于平淡。贺云站在一边目睹这一幕,心中不由突突跳动,她万万不料这姓杜的少年内功居然已到这等高强之境,方才在极端劣势之下,只见他猛一挥手,杨老大那等全力以赴的力道,顿时被反震得飞在半空。贺云看得不由呆住了,半晌也喘不过气来。
  杜天林望着杨氏兄弟两人一言不发,面上神色莫测高深,杨老大呆了一呆开口道:“阁下功力之高,敝兄弟自认不如,理当甘拜下风无颜再见,怎奈此事乃是生死之仇……”
  他说到这里,忽然只觉气血不畅,心中吃了一惊,知对方方才力道虽是柔劲,但到底太过强大,自己全力发出的劲道悉遭封回,这一会已渐渐感到气穴被压制得有些不能通畅,一时之间话也说不出来。
  杨老二见大哥面色忽然苍白起来,只道他受了严重内伤,喘息着说道:“大哥,你——怎么啦?”
  杜天林侧过头来,对贺云低声道:“咱们快走吧!”
  话起身动,轻轻一闪已落在马背,贺云自然也连忙跳上马背。
  杨老大抬起头来,一句话也说不出,他眼见两人上马欲行,却是无力相阻,不由急怒攻心,大吼道:“姓贺的小杂种,你走不掉的……”
  贺云面色陡然一变,忽然伸手向怀中一探,猛可一撤而出,霎时杨老大身前陡地散开一层白色的云雾。
  杜天林陡然大吼一声道:“贺云,你住手——”
  但那白雾已散,杜天林心中一急,一口真气直冲而上,他在马背上猛可一掌推出,只闻“呜”的一声疾嘶,巨大的掌力顿时将白雾吹向左侧,他一松马缰,马匹向前一冲,伸手搭在杨老大肩上一推,杨老大身形被推得向右一连跌出五步,脱离那白雾的笼罩。
  杨老大惊怔甫定,立刻意识到原来那贺云竟然再度施出毒雾相害,错非那少年突施援手,自己又将与两位兄弟一样立刻横尸当地。
  这时那贺云马匹已向前冲出五六丈之远,杜天林一拍马臀急追而去,杨老大望着杜天林的背影,心中也不明白这少年究竟是何门路,但他施救自己却是再也不容怀疑,耳边响起杨老二惊惶的声音:“大哥,他……他救了你一命……”
  马匹一冲而过,两人两骑已到林深密叶之中。
  杜天林坐在马背上,心中充满了难抑的怒火,他沉声向贺云说道:“贺云,你的手段太不像话了——”
  他一连两次怒叱贺云,贺云一生何曾受过这等喝叱,一时反倒震惊得呆住了,只觉心中一阵惨然,泪水立刻涌入眼眶,这时她根本无心思想如何用言语去反驳杜天林,只觉满心委屈,坐在马背之中痴痴发呆。
  杜天林这时丝毫没有将她想作一个女子,那三番四次对她施毒,欺骗的容忍之心这时均爆发而出,非要说出口来方才通畅。
  他说了两句,侧过头来只见贺云满眼泪光,心中一震,但仍是不能释然,虽止住继续说下去的话句,却暗暗忖道:“你对别人骤下毒手,连杀别人兄弟两人,就没有想到别人的痛苦,我才说不到两句,你就是一副伤心欲绝的面孔,哼哼,我才不理会……”
  他正思索之间,忽然前方林木之中响起一声大锣,人影连闪处,五六个人一字形散开站在道前十丈之处。
  杜天林一策马缰止下马来,扫目一望,只见左右林中枝叶晃动,分明尚有多人埋伏四周,自己和贺云已是身陷敌人重重包围之中了。
  杜天林四下打量了一下,心中暗暗吃惊,他知那于公子手下力量甚为强硬,这时分明对方志在必得,自己若是一人在此尚可逃离,但有贺云在身边,逃离的机会又要打一个折扣。
  他心中思索不停,低声对贺云道:“贺兄,咱们得速战速决才是。”
  贺云这时心中又是气恼又是心惊,她虽在江湖上行走了不少时候,但对这种真刀真枪杀人流血的大场面尚未见过,是以心中对杜天林立刻生出强烈的依赖之心,但又想到他方才开口叱骂自己,这时杜天林低声说话,她反倒偏开头理也不理。
  杜天林暗暗忖道:“到底是女子心窄,这等关头还计较方才小事,要知我是为你之事,你若不急关我啥事?”
  他虽是如此想,但贺云沉着脸的颜色,仍使他心中微微不安,他四下环顾一眼,这时那迎面五人居中的忽然沉声发话道:“两位少侠请了,在下侯文泰在待候侠驾……”
  杜天林在马上拱了拱手,暗中吸了一口气,用“传音入密”的功夫低低说道:“贺兄,咱们先下马上前,等到双方距离接近,我骤起发难,你千万紧紧跟随,不可出手,如能一举冲出尚有机会远扬。那五人功力个个不弱,侯文泰之名我曾听过,是有名的北派太极门人,气功悠长惊人,我若一冲不过,咱们立即退回原地,你可要牢记清了。”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也不管贺云理不理自己,缓缓跨下马来。
  贺云微一迟疑,也自落马下地,杜天林侧过头来望了她一眼,只见她面上怒容已消,禁不住心中一放,他自己也弄不清为何这等注意贺云的心情,这当儿也无暇由他多思,他向右靠了两步,站在贺云身体微前的方位。
  两人缓步向前,一直走到距那五人不及三丈之处,杜天林缓缓停下足步,仔细打量那五人。
  只见那五人均是四旬左右年纪,身穿黑衣,腰间扎着显明的蓝色腰带。
  杜天林心中暗忖:“那侯文泰在于公子手下仍只能担当‘蓝带’身份,想来那‘白袍’的人必定均是一方名主了。”
  他微微一拱手道:“五位请了,在下不明白方才这位侯先生所说在此地等候在下两人的话……”
  侯文泰微微哼了一声道:“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干脆直截了当地说了,要等的是这位姓贺的,你若有事前行,咱们也不强留,自行请便吧。”
  杜天林又向前走了两步,这时距侯文泰仅有三丈多的跑离,他摇摇头道:“在下与这位贺兄萍水相逢,一见如故,是以同道而行,侯先生找贺兄有什么事,在下听听或可有效劳之处——”
  他口中一面胡扯,一面四下观察倾听,那侯文泰听他如此说法,忽然仰天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这位少侠贵姓大名可否见告?”
  杜天林缓缓伸出手来,搭住贺云的手掌,暗以“传音”之术道:“贺兄,我助你一臂之力。”
  他感到贺云的手掌轻轻捏了自己一下,知道她已有所准备,于是他长吸一口真气,口中冷冷道:“各位若是不放行,在下也不必多说了。”
  他大步向前而行,侯文泰似乎不料他如此强横,身形向后微微一闪,这时杜天林已走到五人身前。
  侯文泰冷笑一声道:“朋友,这可是你自找的——打!”
  他“打”字才一出口,一左一右两人陡然闷声不响地齐齐推拳而出,只闻那拳才挥出,拳风已自霍霍而至,分明都是成名的好手。
  杜天林依然前行,只见他微一晃身,真如凭虚御风一般,竟生生从两股强劲的拳风之中穿越而过。
  那两人拳势不知不觉之间已自落空,一时收之不及,险些互相击中,拳风侧击相撞,轰然声起。
  杜天林这一手端的漂亮已极,那林木四周埋伏的个个都是武林人物,只差没有叫出好来。
  侯文泰怔了一怔,大步向前一跨,冷冷地道:“朋友,你不要欺人太甚。”
  杜天林并不答话,继续前行,他看似目不旁视,其实此时全身有如拉满的弓弦,一触即发。
  忽然“呼”的一声,最右方的一个大汉一把向杜天林抓来,杜天林一瞧那攻势强而不猛,便知攻击决不止此,只见他身体向左一倒,右肘宛如钢锤猛然飞出,左腿却横里飞起一脚直踢而出——
  果然那人一抓乃是配合左方一人,正待出拳,却被杜天林飞起一脚先行攻到,只得倒退一步!
  杜天林自开始上前到此刻,没有一个动作不是既攻且守,虽然招式点到便收,并未发出内家真力,但实是巧妙之极,只见他单个一翻,又向前行了三步。
  这时那五人不由自主一起向后缓缓退着,贺云立身之处又已在五丈之外。
  侯文泰面上神色一紧,蓦然他顶门之中微微泛出白烟,杜天林看在眼中,知道此人太极门心法已到极高境界,太极门的内劲纯系“柔”路,最难破解应付,一旦被他缠上,功力再高也得耽搁许久。
  侯文泰低吼了一声,猛可一晃身形,已到了杜天林的身边。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十六章 奇毒难当
上一篇:
第十四章 欲语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