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十六章 奇毒难当
2021-05-06 15:13:2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杜天林与贺云走了约有半盏茶功夫,早已远离现场,贺云摘下黑巾道:“今日局势好生危险,总算咱们运道不差,否则如何收场实难预料……”
  杜天林微笑道:“只是于公子一定派人在尾随咱们,他与金蛇帮的事一了,又会追赶过来。”
  贺云也想到这一点,默默无语,过了一会她忽然开口问道:“距那一条捷径已没有多远了吧?”
  杜天林点点头道:“咱们如能抢先利用黑夜掩护赶它一程,只要到了那捷径之后,便不虑于公子手下的人尾随了。”
  杜天林顿了一顿,忽然想起一事问道:“贺兄弟,方才你坚持以黑巾覆面,究意是何原因?”
  贺云沉吟说道:“我不愿被人识破身份。”
  杜天林啊了一声道:“那于公子手下早就见过你了,你不愿被人所识破,难道是指金蛇帮中之人而言么?”
  贺云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
  杜天林忍不住说道:“倒未意料得到,那金蛇帮中你认识何人?”
  贺云又沉吟了一会才道:“那彭老爷子我认识的。”
  杜天林吃了一惊道:“那彭老爷子虚实难测,便是于公子似乎也不知他的底细,不知究竟是何人物?”
  贺云想了一想说道:“他绝少行走江湖,而且从不出手,我只知他在金蛇帮中地位甚高,功力究竟如何我也不得而知。”
  杜天林道:“原来有这号人物,那金沙门中林南飞功夫实是强绝一时,便是于公子本人也未必能强过他,彭老爷子既然指名索战,必有几分把握,由此观之,彭老爷子的功力已是武林罕见的一流身手了。”
  贺云道:“他从不出手,金蛇帮中可能有多人尚不知他是身怀武技之人。”
  杜天林见她说得奇怪,接口便问道:“那他在金蛇帮中的身份岂能居高?”
  贺云道:“他乃是献计谋划人物,金蛇帮中一切大权几乎俱皆落于其手。”
  杜天林吃了一惊,他料不到彭老爷子竟是金蛇帮中这样一位核心人物,突然他转念问道:“贺兄弟对金蛇帮中情形知道不少,可否告诉我几件事?”
  贺云摇摇头道:“杜大哥,那金蛇帮乃是当今武林最为神秘的一脉,我有什么方法知道此中奥秘,只是识得这姓彭的,对他的身份略知一二而已,其余便一无所知了。”
  杜天林啊了一声,但想起那神秘的金蛇帮主,恐怕连他近身的几人均未见过他的面目,这金蛇帮果是秘不透风,究竟是怎么一个组织,实是难以打探。
  贺云侧过脸来,见杜天林一脸沉思之色,只道他怀疑自己故意不愿相答,心中暗暗忖道:“他要打听这金蛇帮作甚?”
  杜天林想了一会,突然想道:“那于公子与金蛇帮有了这次冲突,至少他们的注意力便得分散,若有机会能再与金蛇帮接触一下,说不定便可打探出一些蛛丝马迹。”
  他心中思想,暗中下定决心随时留意,贺云见他久久不言,忍不住轻轻问道:“杜大哥,你在想什么?”
  杜天林想了一想道:“我在想那于公子的事……”
  贺云接口说道:“还有那柳青青是么?”
  她不说柳青青,杜天林一时倒未想起,她如此一提,杜天林嗯了一声道:“嗯,对了,那柳姑娘为何与于公子在一路,可惜方才情势太急,没有机会细问她一下。”
  贺云低低哼了一声道:“你问她她未必便肯回答。”
  杜天林想了一想道:“那倒未必,除非有什么特别秘密在内。”
  他话方说出口,立刻想到贺云方才的态度,连忙补上一句说道:“不过这也是我一人的想法,其实柳姑娘还认不认识我都是问题。”
  这一句话连他自己也觉得太过勉强,不由尴尬一笑,那贺云却似乎相信了一般,啊了一声,面上神色立时开朗起来。
  大凡一个人对某件事十分关心,而心中又切望此事不会发生之时,若有他人随口告知此事不会发生,则必会有一种放心的感觉,事前越是费心思望,这放心之感觉越是殷切,虽则事后可能再细想此话的真确可靠性,但当时立即的反应便是深信不疑。这本是人之常情,杜天林随口之言,贺云却不再多说。
  杜天林不知这许多道理,只以为贺云究竟年青纯真,自己随口之言便可使她相信。
  贺云顿了一顿,忽然嗯了一声道:“杜大哥你说的不错,只怕那柳姑娘真的将你忘了呢。方才你忽然现身,她并未出口招呼,若是她还记着,必不会有这种态度。”
  杜天林知道自己暗施“传音入密”之术并未被贺云发觉,这时听她如此说,只好含糊地嗯了一声。
  贺云接着又道:“据我看来,她对那于公子的交情倒似不凡。”
  杜天林点了点头,岔开话题道:“估计那于公子就算派出手下尾随咱们,也未必有这么快的速度,咱们且全力奔驰一阵,照理说便可将他们抛远,只待突入捷径之后,便再也休想追着咱们了。”
  贺云点点头,两人加快身形,在山道上疾驰而过,杜天林发觉贺云轻身功夫极是不凡,奔走起来有如行云流水,自己虽放足而行,贺云仍能稳稳相随,毫不落后。
  奔了足足有大半个时辰,前面山丘起伏,这时天色甚是黑暗,杜天林收下足步,四下仔细打量了一阵。
  只见靠左一方有一堆丛林,杜天林看清楚了,低下身来向身后细细望了一阵,确知无人追随,这才低声道:“过了这丛林,翻过山丘便是江南大道了。”
  贺云点了点头,轻轻问道:“杜大哥,你去终南山由何处去?”
  杜天林道:“我便仍沿此山道而去,过几天便到了。”
  贺云道:“那么咱们要分道而行了?”
  杜天林听出她声调中充满了依恋,心中一震,他想到终南山六指老人之约,一时怔然说不出话来。
  贺云见他不作声,只道他有心与自己同行,不由心中大喜,忙说道:“我有一个建议。”
  杜天林怔了一怔道:“什么建议?”
  贺云道:“我此去江南原是要回家一趟的,可是突然想起家中此时无人,回去一个人冷冷清清,倒不如在江湖之中行走行走。”
  杜天林奇道:“你怎知此刻家中无人?”
  贺云心中一惊,暗暗忖道:“我一时口快说漏了口。”
  口中忙道:“只因家父经年外出,这时节正是交接生意的旺季,他老人家多半不在家中。”
  杜天林噢了一声,贺云斜目望了他一眼,见他并未留意,便接口说道:“所以我有一个建议,你暂时也别去那终南山了。”
  杜天林啊了一声道:“可是我到终南山有约……”
  贺云顿时怔了一怔,她原以为杜天林是不愿与自己分道而行,沉吟难言,是以自己便先行开口,岂知杜天林并无此意,由此可知她只自己误会而已,但此时话已出口,不禁大羞,心中有一种委屈的感觉。
  杜天林只说到一半,便发觉贺云的神色有异,他虽在此方面没有经验,但头脑到底灵活,立刻想通了原因,慌忙住下口来心中暗暗忖道:“这女子心胸狭窄,我如此说大是失当,此时她心中一定十分气恼,我且赶快见风转舵。”
  他心中转急,口中忙道:“其实那终南山之约并无时间上的限制,早去迟去并无多大分别,贺兄弟既说一时不回江南,在下也不去终南山,咱们再同道而行如何?”
  他情急说出这一番说,才说出口,心中暗暗后悔如果贺云答应下来,自己又得与这女扮男装的少女一起行动了。
  他心中不由暗暗感到奇怪,怎生自己对这女子的心意一再如此牵就。她才说出叫自己不去终南山的话,自己便立刻联想到与她同行的念头,虽说这是自己临时所说,却说得如此顺理成章,难道自己心中早已有这个打算了么?杜天林不承认,但他看见贺云的面上开朗起来,心中便有一种说不出的轻快感觉这点却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贺云听杜天林如此说,心中不由大悦,她连连点头道:“兄弟正是这个意思。杜大哥一再护着兄弟,兄弟内心甚是感激的。”
  杜天林微微一笑道:“贺兄弟哪里的话,只是咱们须要有一个目的地,否则在江湖中东漂西荡也是沉闷无聊。”
  贺云点了点头道:“我有一个地方,咱们可以一去。”
  杜天林噢了一声道:“哪里?”
  贺云道:“咱们去探探这地图上的秘密如何?”
  杜天林吃了一惊道:“那秦岭四侠所留的地图么?”
  贺云点点头道:“正是,这地图既然关系如此重大,于公子、金蛇帮两方面均穷追不舍,咱们去看个究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杜天林沉吟道:“贺兄弟这个建议极是有趣,只是有两处……”
  贺云不待他说完,便抢着说道:“你且说出来看看。”
  杜天林微微一笑道:“这地图乃是秦岭四侠遗赠贺兄弟,看来这地图既是如此要紧,我与贺兄弟究竟是新交,贺兄弟如此公开告诉我,也许并非秦岭四侠的本意呢——贺兄弟以为如何?”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贺云嗯了一声道:“你先说那第二处为何?”
  杜天林顿了一顿缓缓说道:“这一行动十分危险,恐怕难免会被他人发觉,看这地图的重要性,咱们便有得应付的了。”
  贺云一直等他说完,微微一笑道:“便是这两个原因么?”
  杜天林点点头道:“不错,你的意见如何?”
  贺云说道:“第一个原因,那地图既然是送我的,我便有权处置它,要公开于你这是我的意思,又有何不可?”
  杜天林见她如此说,笑着摇摇头道:“贺兄弟既是如此说,这第一个原因便不成立。”
  贺云得意地一笑道:“至于第二原因,咱们只要尽量小心谨慎行事,便未必会泄露消息出去。”
  杜天林嗯了一声道:“可是那金蛇帮以及于公子的势力极为可观,行动江湖之中,往往到处都是他们的眼线,现下咱们两人已成了标的,他们传下命去,只要咱们一出现江湖,保管不出一两日功夫,立刻将再被围困。”
  他说得严重,但贺云转念想想的确属实,她沉吟了半响道:“那么咱们便不能行动了么?”
  杜天林倒未想到这个问题,这时被贺云一言提醒,只要两人同行,虽非向那地图记载之地进行,无论一旦遇上哪方面的人,结果仍是一样。
  杜天林想了一会说道:“那么咱们只得尽量走荒山小径,昼伏夜出了。”
  贺云嗯了一声道:“现下于公子等人决未料到咱们会到江南,他们一路沿官道追踪,发觉失去咱们的行踪,便会以为咱们中途转道,所以暂时咱们到了江南,短时间内不会为人发现。”
  杜天林略一沉吟道:“贺兄弟说得有道理,只是咱们到江南干什么事情?”
  贺云道:“在江南我识得一个博学之士,他说不定会将这地图上的密记解决清楚。”
  杜天林见她如此说,倒不好再讲,其实他心中此刻暗暗忖道:“这地图秘密极大,你却随意示之于人,倘若有人要存心下手相夺,你只怕要防不胜防了。”
  贺云却似乎看出杜天林心中所思,微微一笑道:“那个博学之士并非武林中人,杜大哥放心吧。”
  杜天林啊了一声,贺云又道:“既是要去江南,咱们仍走这条捷径,咱们行动要快,再耽搁一阵,身后追来的人也要跟到了。”
  杜天林点点头,当先便走入小径,那地势委实隐密,连翻过两座石堆,便毫无路迹可寻。
  杜天林在头前带路,两人走了约有一盏茶功夫,只见后面地势一变,密密的生长着树林。
  杜天林转过头来道:“过了这树林便快到了。”
  贺云点点头,杜天林便踏入林中,微风掠过,树叶沙沙作响,两人一前一后默默地行走着。
  这一片树林延绵也不知多远,这时天色早黑,紫云密布天空,树叶严密,使四周益发显得昏暗。
  杜天林低声对贺云道:“这一片树林可真是终年绝无人踪,这些树木不知生长了多少年代,瞧这地面上落叶成层,真是原始的景象。”
  贺云四下望了一下,轻声道:“咱们要走多少时间才能穿过这森林?”
  杜天林道:“大约要一个时辰左右。”
  贺云心生寒意,忍不住道:“这里黑暗如此,杜大哥,咱们可得小心啊。”
  杜天林望了她一眼,见她目中神色不定,心知她心中害怕,连忙安慰道:“这里虽是黑暗,可是决无外物,咱们只须小心不要迷失方向便是了。”
  说着当先走进森林,贺云连忙紧紧跟随,一步也不敢落后。
  林中早已经黑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杜天林与贺云走在厚厚的落叶堆上,脚下不断地发出沙沙之声。
  杜天林仰首看上去,高耸入云的大树一棵棵矗立,仿佛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两个渺小的人,他们缓缓走着,忽然银白色的光芒透过树隙洒在地上,原来是月光钻出了紫色的厚云。
  贺云见着了洁白的月光,心中较为安定,她究竟年小,心中稍安,立刻四下东张西望,忽然她脚步骤停,尖呼一声。
  杜天林吃了一惊,慌忙反过身来道:“贺兄弟怎么啦?”
  贺云满面惊骇之色,指着左前方一棵合围的大树,带着微颤的声音道:“蛇!”
  杜天林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大树上倒挂着一条黑黑长长的带形怪物,他定目仔细一看,那带状之物动也不动,原来是条死蛇。
  那条死蛇长有丈余,倒挂在树上,只有尾巴还卷着树枝是以不曾掉下,碗大的蛇首部分却不知被什么物体击得粉碎。
  杜天林吃了一惊,这种怪蛇他见都未曾见过,蛇头至少有茶碗粗细,皮厚鳞坚,只是蛇首被击碎了,杜天林走上前去,仔细看了一着,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贺云怯怯地站在二丈之外,见杜天林半晌也不出声,忍不住开口道:“杜大哥,那蛇死了么?”
  杜天林缓缓转过头来,满面凝重之色道:“这蛇是被人打死的。”
  贺云呆了一呆道:“这林中有人?”
  杜天林点了点头道:“那人用劈空掌力打碎蛇首,这蛇除首部外全身别无丝毫伤痕,这人的功夫的是不可思议的了。”
  一阵微风掠过,贺云心头一寒,不由自主地走到杜天林身边,杜天林指着那蛇首道:“那人力道控制已臻绝境,试想能打碎蛇首之力,隔空击来,却仅施在蛇身,那蛇身之后的树干竟然丝毫无损,这等功力说出去只怕无人相信。”
  贺云听他说得严重,她根本不敢细看那蛇尸,杜天林吸了一口真气,四下搜索地注视着,但除了这死蛇之外,只是死寂的一片,什么也没有发现。
  他吐出真气,低声道:“这附近有一个绝顶的大高手,只不知他是什么身份,也正因为如此,咱们的处境更加惊险——”
  他话声未完,忽然之间一种古怪的嘘嘘之声传了过来,杜天林一把抓着贺云的手臂,低声道:“小心。”
  贺云只觉心中一紧,只见左前方嘘嘘之声大作,两点碧绿的寒光此刻正急速地迎面而来。
  杜天林只觉心中一寒,强大的真气顿时冲入右臂之中,只见那两点绿光渐近,淡淡的月光下依稀可以分辨出是一条长近两丈的怪蛇,自形状与色泽上看来显然与那条死蛇是一窝的。
  杜天林定了定神,只觉腥风扑鼻,那蛇已游到不及一丈之外,忽然停下身来,昂起首来不断地吐信嘘气,那模样可怖之极。
  杜天林心想人畏蛇三分,蛇亦畏人七分,若是不动,也许那巨蛇未必便会行动。
  哪知他虽静立不动,忽然一阵腥风卷起,那巨蛇动作居然比脱弦之箭还要疾速地向杜天林射来。
  杜天林向左猛然一闪,那巨蛇如旋风般一个扭身,尾巴如一条巨鞭扫了过来,轰的一声扫在一棵碗口粗细的树干之上,哗然一声,那树干竟被它一尾扫断。
  杜天林又惊又骇,这时那巨蛇一窜落空,射到一丈之外,尾部甫一沾地,居然凭空一转身,反身又自窜到。
  它这种虚空扭身反窜之势极为迅速,好在杜天林早存戒心,观定巨蛇来势,右掌猛可一劈而出。
  强大的内家真力在半空中“嘶”的一声划过,那巨蛇在半空好比受了巨锤一击,全身一抖,砰地摔在地上,却是一昂首,丝毫没有损伤。
  杜天林大吃一惊,他这一掌内力雄厚之极,端端正正击在蛇腰之上,巨蛇居然丝毫不在乎,那全身真是有如精钢打造的了。
  那巨蛇落在地上,杜天林猛地一步跨前,右掌又是一砍而出,这一掌发出距离仅有半丈,砰地击在蛇尾,打得地上裂开好大一块,那巨蛇翻了一个身,依然丝毫无损。
  杜天林忽然灵光一闪,暗暗忖道:“看来这蛇除了蛇首可以击碎之外,全身真是无懈可击的了。”
  心念一动,飞快地拾起一段枯枝,用姆、中两指一送弹出,“嘶”的一声好比强弓所射。
  他这段枯枝对准巨蛇蛇首射出,果然那蛇一偏碗口大小的蛇首,竟然闪过枯枝,那枯枝打在巨蛇背上,弹到一边丝毫伤它不得。
  杜天林一试之下,知道那巨蛇全身果然只有蛇首可攻,这时那巨蛇对准杜天林又是一窜而至。
  杜天林身形猛可向空一拔,哪知那巨蛇一声怪啸,尾部点地,整条笨大的躯体像一只箭一般射向天空,竟然直追杜天林足迹。
  杜天林升势已尽,只好尽量向左方一斜而落,那蛇似已通灵,身体在空中一盘一绞,尾巴划过半圆,竟然调首对准呆呆站在右方的贺云直冲而去。
  杜天林身在空中,偶一侧首,看见巨蛇竟舍己而扑向贺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双目。
  贺云一怔之下,那巨蛇已接近不及五尺之境,杜天林大吼一声道:“贺兄弟快躲!”
  贺云的轻功原本不弱,但此在猝不及防之下,加上她天生对蛇类存了极大的畏惧之心,这时竟然吓得呆了一呆,眼看巨蛇便要袭到身上,一时间真是吓得要昏了过去。
  杜天林一见情势,心中大急,只见他身形在半空中生生一顿,那向左去的趋势暴然停止,全身一弓再长,竟在空中毫不借力之下拼命窜了回来。
  他这急切间的变身,虽是狼狈已极,但若让武林中人看到了,包管令他立刻口呆目眩,不敢相信有这样的轻身功夫。
  杜天林情急之下,右肩“格格”一响,右臂暴长,但仍慢了一点,指尖只及那巨蛇蛇尾!
  眼见那巨蛇已及贺云身前,杜天林咬咬牙,干脆一把抓住巨蛇尾部,猛可向后一撤。
  那巨蛇受此巨力一抽,自是反过头来,杜天林突觉右肩一麻,一股又阴又冷的感觉立即传入心中,顿时真气一散,他此刻神智尚清,知道巨蛇尚未受损,大吼一声,一口真气勉强又回复而至,左手闪电般一砍而出,他右手握住蛇尾,这一掌正砍在蛇首之上,内力自掌缘一发而出,顿时击在蛇首之上,只闻一股腥味直冲而上,那蛇首已碎,蛇身立刻落下,杜天林只觉心中一松,阴冷之感顿时大增,一跤跌在地上。
  贺云目睹这一切变化,真是惊得呆了,半响也说不出话来,直到杜天林跌在地上,她这才有如触电一般飞奔而至,扶起杜天林。
  只见杜天林面上泛起黑气,迅速延伸,那巨蛇毒性之强真是见所未见的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十七章 海南乌鞭
上一篇:
第十五章 身陷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