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烟尘往事
2021-05-06 15:41:21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夜色已渐褪去,杜天林闪身入内,站在庭院之中仰头一望,只见东边自己房中黑忽忽的一片,窗户关闭得十分严密,丝毫瞧不出动静。
  杜天林为人生性谨慎,他略一考虑,这时反倒平下心来,丝毫也不焦急,慢慢调匀真气,只觉除了仍有一些疲倦的感觉之外,似乎已无大碍,于是身形一轻,纵身上了栏杆之上。
  落足之时极为谨慎,是以没有发出半点声息,他缓缓伸出右手,在窗架上微微一扣,房屋之中毫无动静,杜天林等了一会,忍不住右手轻伸,拍在架上,格的一声那扇窗户应手向内分开。
  屋中较之屋外尤为漆黑,一时目光不能及远,杜天林不敢轻易进屋,只怕事情忽起变化。
  他略一沉吟,正待出言相问,忽然只觉身前一寒,一股冷风袭体而生。
  杜天林随时戒备留神,才一察觉,呼地一口真气直冲而上,不但不向后退,反倒迎着那股掌风急急拍出。
  他心中思料对方只要和自己内力一抵,自己立刻运用“云手”绵劲将之化向左侧,借力一步便可进入室中。
  哪知自己掌力才发,陡觉对方力道古怪无比,不但不向外崩,反而具有强大吸引之力,自己送出的掌力被对方借势一吸,产生极大力量,整个身形支撑不稳,呼地向前冲了两步,正好进入室内。
  这时忽然杜天林忽觉吸力一轻,霎时之间变化成推送之劲,紧贴着自己身侧,呼的一声将户门密密掩上。
  杜天林心中大大震惊,黑屋之内居然隐藏着这等人物,单从这一收一发之间,此人内力不只奇奥古怪大异寻常,而且造诣已极为深厚,收发自如。
  杜天林被逼进入屋中,立刻全神戒备,足下无声无息之间已一连移动了几个方位,他现在目光仍然不能明辨黑暗中事物,只能从那掌风袭过的方位大略估计对方所在之处,一连变动几次方位便是要想占据有利角度。
  他足下闪动之际,陡然一个低沉无比的声音道:“年青人,你不要再移动了。”
  杜天林心中暗暗一震,从那声音看来,发话之人显然乃是一个老者,他略一沉吟,开口答道:“在下姓杜,这间房屋乃是在下所住,阁下是何人三更半夜私入房中……”
  他话未说完,那老者的声音再度响起打断他的话道:“你若真是姓杜,那么老夫便来得不错了。”
  杜天林接口道:“在下与丐帮叶七侠曾相约会见于此,叶七侠可在么?”
  其实他此时心中疑念大生,若这老者果然便是六指老人,那么叶七侠便当与他同在屋中,自己话音出口,叶七侠立可辨清说明,但至今却始终未听到他的声调。
  那老者顿了一顿,对杜天林的问话默不作答,也不知他是在考虑如何回答,还是作什么别的打算。
  过了一会,沉默依旧,杜天林等待老者回答,久久未见回音,心中不由泛起些许紧张的感觉,缓缓吸了一口真气流入四肢百骸。
  忽然一道火光一闪,摇摇曳曳,映得人影左右不住晃动,杜天林骤觉眼前一亮,原来不知何时那老者已摸出火种点起室中油灯。
  杜天林定了定神,细望过去,只见室中木椅上坐着一人,年约六旬,身着黑色布袍,颔下银须清晰可辨,但却没有那叶七侠的踪迹。
  那老者双手始终拢在宽大的袖袍之中,丝毫看不出一点端倪,杜天林略一沉吟,缓缓说道:“老先生可是与那丐帮叶七侠一同来此的么?”
  那老者却仍是一言不发,只注视着杜天林一瞬也是不瞬,杜天林想不出他为何始终不愿回答自己这一句问话,只觉他目光之中森然有威,被他注视着心中不由产生了一种忐忑难安之感。
  过了足足有半盏茶的功夫,杜天林感到沉默难耐,正待再度开口,突然那老者面上显露出激动的神情,长长叹了一口气。
  杜天林吃了一惊,那老者双目一垂,口中低声喃喃地念道:“明月楼高寒山碎。”
  杜天林只觉心头大大一震,脱口说道:“残灯明灭晓云轻!”
  那老者双目一张,缓缓说道:“杜小朋友,回龙先生别来无恙么?”
  杜天林这时再也不怀疑这老者的身份,只因方才那两句话乃是刻划在师父随手所带的那本经书之上,平时极少示之于人,这老者既然能知,可见他与师父的关系一定极为深厚了。
  这时见他如此一问,连忙双手一揖,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家师隐逸山林之中,晚辈奉师命寻找六指老前辈,幸而今日终能得见一面。”
  那老者微微一笑,忽然右手一翻,自宽大的长袖中伸出,只见掌生六指,十分古怪。
  老者望了杜天林一眼道:“杜小友,你为人倒是十分谨慎呢。”
  杜天林面上微微一红道:“晚辈初入江湖,经验粗浅,再加以这数日以来,发觉除晚辈之外,尚有好几人找寻前辈,是以在行动之间有些紧张失常。”
  六指老人一听此言,倒有几分出乎意料的神情,微微惊道:“愿闻其详?”
  杜天林点了点头道:“除晚辈之外,至少尚有三批人——”
  六指老人面上现出更加惊诧的神色道:“竟有三批之多?”
  杜天林点点头道:“其中一人大约与前辈有约,便是一位少林方丈大师。”
  他不说出自己知道那少林方丈便是“灰衣”,六指老人大概料想不到杜天林为何知道少林方丈与自己有约之事,啊了一声说道:“你与那少林方丈见了面么?”
  杜天林点头答道:“他与前辈有约之事乃是他亲口所说。”
  六指老人噢了一声,心中暗暗忖道:“这姓杜的孩子遭遇倒是十分神奇,想必是他到终南山找寻我时正好遇上老和尚……”
  他一念及此,心中疑惑之念大生,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为何想起要到终南山区来找寻老夫?”
  杜天林微微一怔,随即领悟他问此话的原因,微微一笑说道:“晚辈乃是受盖世金刀所指使,得知前辈这几年来隐居终南山区。”
  那“盖世金刀”四字说出,六指老人陡然大惊失色,露出万万难以置信的表情。
  杜天林吐了一口气,心知自己到西疆所经历的一连串遭遇委实太过于神奇,难怪对方不能相信,一时也不知要如何解说方才简明适当。
  那六指老人顿了一顿,带着微微颤抖的口音对杜天林说道:“你见着那金刀谷三木了?”
  杜天林点点头道:“晚辈在西疆一处绝谷之中见过金刀,他指使晚辈来终南山区找寻前辈,问明昔年的事。”
  六指老人呆了一呆,突然仰天大笑说道:“痛快痛快,二十年光阴总算熬到头了,小友,金刀向你说了些什么?”
  杜天林略一沉吟,缓缓说道:“金刀似乎处处均有难言之隐,并未向晚辈说明任何事实,只与晚辈定下后会之期,要晚辈先找寻六指老前辈。”
  六指老人啊了一声,喃喃自念道:“原来他仍认为未至说明时机!”
  杜天林也不明白他此语何意,接口说道:“金刀叫晚辈见着前辈时,代他问一句话。”
  六指老人目中一亮,连忙接口问道:“什么话你快说出来?”
  杜天林顿了一顿道:“他要晚辈问问,那二十年前的事六指前辈曾否想出结果来!”
  六指老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忽然面上流露出忧伤悲悯的神色,低声说道:“白云苍狗,沧海桑田,老友你还记挂在心牢牢不放,可惜即便结局大明,老友已不复往日英姿雄风,再也无力挽回……”
  他喃喃说到这里,满面忧愁,杜天林心中一动,原本想说出那金刀已然神功尽复,重具擎天之威,但转念思及金刀当日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什么事也不愿为人所知的模样,自己还是不说为宜。
  沉吟之间,那人指老人缓缓抬起头来说道:“除了金刀之外,你在西疆一行还见过什么人么?”
  杜天林点点头道:“尚有西域大忍禅师。”
  六指老人忧伤的神色又是一变,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样,但终于忍住没有说话。
  杜天林看在眼内,心中暗暗称奇。
  六指老人歇了一口气,又开口问道:“方才你说共有三批人在找寻老夫行踪,除了少林僧人之外,还有另外两批,又是什么来路?”
  杜天林点点头道:“有一批乃是新近崛起江南武林的神秘帮会,唤作金蛇帮的……”
  他说着便简略的将金蛇帮的情形述说一遍,六指老人听后双眉紧紧皱起,那金蛇帮东参西涉,似乎每一件秘密都有他们的份,奇怪的是这一帮人从何处得来这许多消息!
  杜天林见六指老人面上微露茫然之色,知他尚不明了金蛇帮的究竟,遑论想出金蛇帮为何也找到他头上的原因了。
  杜天林念头一转,忽然想起贺云与六指老人的关系,当下连忙说道:“那贺云姑娘,前辈可还记得么?”
  六指老人怔了一怔,陡然呼道:“贺云么?老夫怎会不知,你认识她么?”
  杜天林点点头,顺便略提一两句自己与她的关系,然后说道:“那贺云之姐便是金蛇帮一帮之主!”
  六指老人陡然间呆怔住了,面上忽然闪过恍然大悟的神色,低声说道:“难怪他们要找寻老夫了,老夫倒未想到这几年功夫他们的势力竟已发展到此等地步!”
  他说到这里,面上神色甚为凝重,杜天林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前辈此言何解?”
  六指老人沉声说道:“老夫曾在贺云家中任教数载,早就发现他们一家人心怀叵测,却未想到竟能发展如此,这一家人甚为神秘,来龙去脉难以摸清……”
  杜天林忍不住插口说道:“他们一家人乃是来自海南一脉。”
  六指老人呆了一呆,似乎难以置信的模样,继而则是既惊又震,更且夹有几分恍然大悟的神情。
  杜天林说出贺云等人来自海南一脉,用意便在看这六指老人有何反应,有何回答,这时见他露出此种神态来,连忙又道:“那金蛇帮主——也就是贺云的姐姐,一身功夫神奇无方,内力造诣也高强无比,看来海南一脉武学方面委实不可轻视。”
  这时六指老人面上露出沉思之色,好一会才抬起头来对杜天林说道:“这姓贺的一家人竟是来自南海,老夫倒未想到,这么说来他们处心积虑已有多年功夫,为的便是那二十年前的事……”
  他说到这里忽又停下口来,杜天林忍不住开口道:“敢问老前辈,那二十年前的往事究竟为何?”
  六指老人望了他一眼,缓缓说道:“这个迟早你总会知道。”
  杜天林心想既已与他见面,于是再追了一句道:“晚辈此次奉师命下山,在江湖之中东奔西走,仿佛接触之事多与二十年前之事有所关连,此事牵涉各方宗主,前辈可否说给晚辈一听?”
  六指老人默然不语,沉吟了好一会,缓缓说道:“回龙先生既然遣你下山,你又遭遇许多与此有关人士,我便告诉你也无妨。”
  杜天林心中一震,却听六指老人接口又道:“你先说说看还有那三批打听老夫行踪的人,又是什么来路?”
  杜天林顿了一顿说道:“那第三路人便是许多年来一直未入江湖的西域禅宗大师。”
  六指老人又大大吃了一惊,露出目瞪口呆的模样,好一会才道:“便是禅宗一人么?”
  杜天林摇摇头道:“尚有好几个门下,个个身怀绝技。”
  六指老人点了点头,面上露出沉思之色,再不说话,足足过了有一盏茶的时分,他缓缓吁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望着杜天林说道:“既然那禅宗也重入中原,那二十年前的事已到真相大白之时,你既要得知,老夫便说与你听,只是——”
  他说到这里,忽然语气一顿,杜天林略一思考,仍然忍不住开口问道:“只是如何?”
  六指老人双目一闪,缓缓说道:“只是老夫对你所说的故事,纯为老夫所知,二十年来老夫日夜思索,总觉得其中难免有许多误会的地方,甚至遭人瞒骗,所以说与你听之后,切不可有先入为主之观念,进而失去许多探索途经,换句话说,便要你不可轻信老夫的故事……”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杜天林心中直感迷惑,六指老人顿了一顿,接口说道:“老夫这许多年来便是犯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太过于深固,以至不能细想漏洞,明知有许多地方不对劲,却始终想不出什么道理来。你等会在听老夫说故事时,任何发生微细疑问之处,均不妨查问至底,如此一来也许触动老夫灵思,进而有所收获……”
  他说得一本正经,杜天林吁了一口气道:“前辈既有此意,晚辈实是求之不得。”
  六指老人点了点头道:“这件事牵涉甚广,几乎包括中原所有武林精华,以及西疆各门各宗,再加上海南一脉,可谓天下武林一网打尽,而且中心人物均是前无古人的英豪俊杰……”
  杜天林疑神倾听,一种难以自抑的紧张感觉迅速攫住他的心胸!
  六指老人顿了一顿继续说道:“那件事过去之后,武林中立刻形成一次空前的寂静,几乎各门派精英尽隐,十余年来江湖中好比一潭死水,再无脍灸人口之事。”
  杜天林想到这十余年来自己在深山中苦练武学,也不知江湖中究竟是何种情形,但自己一下山来,就处处看见武林之中一片动荡,高手名人层出不穷,难道自己正是适逢其会么?
  他心中思索,耳边只听六指老人继续说道:“这几年来老夫隐居终南山中,不知世外如何,不过从你口中听来,似乎又是招兵买马,门派齐兴,昔日高人,新出奇材,集一时之盛,回想二十年前,也正是如此一般的景象……
  那时武林中各派高手如云,除了少林、武当等名门大宗之外,江湖上有名震大江南北的‘青旗’帮,势力之大真可谓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南方‘苗疆血魔’方始出道不久,那一股锐气真是直通上天,行走南疆与人交手从未超出十招,对手则非死即伤,由于他手段毒辣,这血魔的‘魔’字方才加之于他。
  西方则有柴达木的赵氏家传绝学,代代不衰,到了这一代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绝学发展到了极致,不过赵氏极少涉足中原,他的功夫究竟高到什么一个境界,仅只传闻,而少有实见者。
  中原一带,则盛传‘灰衣狼骨,盖世金刀’之语。
  其中‘灰衣’、‘狼骨’两人行踪万分神秘,武林中均仅在传闻之中有此两人,以及两人出奇的事迹,根据这些事迹估计,此两人的功夫已到陆地神仙之境,只可惜无人能有眼福亲眼目睹一次。
  那盖世金刀则大不相同,经常行走江湖,见过谷三木真实面目的人不在少数,对于他那一柄金刀,打遍天下无敌手,尊称‘盖世’两字,实是当之无愧。
  由于众人对金刀的神秘感觉远不如‘灰衣’、‘狼骨’两人,是以在排名之上,乃成为殿尾之人。
  盖世金刀谷三木侠名显著,遍及南北,又有‘仁义金刀’之称,凡是金刀到处,不论黑道白道,再大的梁子过节,亦是一笔勾消,谷三木连动手都不需要。
  那盖世金刀名声如日之中天,威遍大地,自然引起各方高人的不服,但金刀为人高明,事事仁义为先,并且一向深藏不露,非至必要关头万难一挥金刀,但只要金刀出鞘,必定得到满意的结果,所以中原武林之中虽有高人于心不服,却均不好表露出来。”
  六指老人一口气说到这里,杜天林忽然插口说道:“前辈所说的高手之中,中原一带可有一人称为天下第一庄庄主的?”
  六指老人连连点头:“不错不错,有此一人,此人武功自成一路,绝学极多,名声相当显赫。”
  他顿了一顿问杜天林道:“你怎会知道此人?”
  杜天林微微一笑道:“晚辈在两月以前曾遇见他与金蛇帮中人发生冲突,目睹他出手,威风八面,功力极深。”
  六指老人啊了一声道:“原来他也重入江湖,看来武林又陷入一场风暴的前夕了……”
  他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那一年风暴来临,全靠金刀一人支撑渡过,如今壮士英风不再,有谁能担当如此重责大任?……”
  杜天林在一旁听了,似懂非懂,六指老人唏嘘了一阵,缓缓接口道:“方才咱们说到什么地方了。”
  杜天林应了一声连忙答道:“前辈说到那金刀事事均以仁义为先,所以中原武林虽有不少高人对他不服,都不好表露出来。”
  六指老人点了点头道:“不错,可是那南疆西域两大高手却怀有不服之心。”
  杜天林脱口说道:“必是苗疆血魔以及青海柴达木赵氏!”
  六指老人嗯了一声道:“那血魔倒还罢了,一向行为任性而为,骄狂得紧,他既闻金刀如此名声,心生不服尚可说得过去,那西域赵氏可就令人费解了。
  想他世传绝学,久隐青海自成宗派,已成为武林之中公开的秘密,但他绝少踏入中原,依据常理推断,这一次远来中原与金刀一争锋芒委实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正在此时,西疆武林之中突然发生了极大的变动,有一个自称神龙的人物崛起,公开在西疆各地指名挑战当时有名高人。
  西疆武学源流深长,几百年来一直都是人才辈出,始终能与中原武林分庭抗礼,在武学上,由于西疆地域较小,各宗各派间相互关系较之中原密切得多,是以有许多远古绝学在中原失传,却仍保留在西疆一带。
  在这种局势之下,居然有人甫始出道,就敢向全西疆武林指名索战,分明是未将这卧虎藏龙之地,放在眼内了。
  这个消息传扬开来,不仅是西疆武林大起震动,便是中原也有不少人注目相待。
  结果短短半年之中,神龙横扫西域未逢敌手,最后竟向古老最神秘的飞龙寺下了战书。
  西域飞龙寺便是红衣喇嘛起源之处,在西疆地位一如少林寺之于中原武林,历史悠长,门户渊博,武学之深浩翰难测!
  神龙居然找上飞龙古寺,单是这一份豪气,已足以震动古今天下,须知飞龙寺十八僧所排的‘古禅大阵’,变化奇幻,据传较之少林‘大罗汉阵’尤为厉害,数百年来还未听说有人能闯过这两种阵法的,若是神龙这次一击成功,其威势之盛,恐可凌驾‘灰衣狼骨盖世金刀’之上了。
  飞龙寺对此事的反应甚为冷淡,原因便是飞龙寺自古相传下来的规矩,除了对其他寺院外,绝对不与任何武林宗派有所来往。
  是以神龙虽然下了战书,却始终未能得到飞龙寺的回音。
  正在此事欲了未了之际,神龙忽然又有惊人之举,自称出身寺庙,乃是带发修行,在回龙古寺中渡过十数年光阴。
  这句话传出来,益发表明了神龙坚定的决心,回龙古寺的主持禅师也默默无言,看来神龙的确是出自回龙寺庙不会错的了。
  飞龙寺这回才表明立场,堂堂正正,不卑不亢,说既是佛门不静,同源之中突出强徒,飞龙寺上下群僧岂可坐视?其次才提及为了维持古寺盛威不衰,决定予来犯强徒以最大打击。
  如此一来,箭拔弓张,已到最后阶段,神龙果然单人匹马,来到飞龙寺前。
  进入飞龙大殿,只见厅中无人,却是灯火辉煌,四周巨大的石柱上处处雕刻着盘绕着的飞龙,气魄十分宏伟。
  神龙一言不发,走到侧厢廊檐下,抓起钟锤,在古钟下连连敲击,发出声嘹亮钟音。
  那居住在飞龙寺前后甚远的人都能清晰的听见钟声,知道一件罕见的争夺,在近乎奇迹之下立刻就要展开。
  神龙敲完钟,回到大殿,只见无声息之下,左右甬道之中出来了黑压压一片人,全是一身红袍,众僧默然而立,一言不发,却于人心头上有沉重压迫的感觉。
  神龙到了此时,禁不住也有些紧张,但他仍强压心情,说出一串令人赫然震动的话。
  他当时对飞龙寺主持说:‘在下一再强硬相犯,并非疯狂失礼。而是心怀原因,各位大师要请明察。’
  飞龙寺主持听他如此说来,心中暗暗生奇,忍不住便说道:‘什么原因可否相告?’
  其实他追问这一句话,便有些示弱之意了,但主持大师佛法甚高,嗔念早除,除非不到最后关头,断然不愿引起争斗。
  神龙笑了一笑道:‘在下这个原因,在于凭一己之力,打遍天下武林,进军中原,南疆塞北关东,这飞龙寺一战,便是行程的起始站了……’
  群僧亲耳听到如此狂言,一起微起骚动,主持大师摇摇头道:‘既是如此,老衲在内堂相候,施主通得过大殿便来找我!’
  说罢大袍一挥,缓缓退入后殿,那群僧有一半都自左右退去,剩下的人陡然身形晃动,只见大厅之中红影闪闪,霎时各就各位,已布就了‘古禅阵’。
  神龙知道必须闯过此阵,方能见着主持大师,他微微一笑,在一个时辰之中,闯过了自古迄今为人视为绝题的‘古禅大阵’,这一段战斗却始终没有传出来,除了飞龙寺参加大战的十八僧人外,恐怕再也无人知晓其中的究竟!”
  六指老人一直说到这里,面上露出甚为激动的神情,杜天林正听得出神,忽然间停下来,见六指老人如此表情,心中不由诧异,忍不住问道:“前辈言下之意,这闯过‘古禅大阵’之事其中另有曲折是么?”
  六指老人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
  杜天林奇道:“前辈可否明言生出疑念的原因何在?”
  六指老人道:“那一年盖世金刀谷三木见过一次‘古禅阵’,曾对老夫说那‘古禅阵’较之少林‘大罗汉阵’尤为奇奥,处于阵中,对方每发一掌,便是集合一十八位高僧内力之和,配合之妙,取位之熟,非是亲身经历,万难想象。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嵩山之行
上一篇:
第二十二章 调虎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