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贺府之秘
2021-05-06 16:03:31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远远地一道七彩霓虹划过半空,黄昏的阳光将四周的云层染上了一片金光绚烂,正雨过天晴,天色向晚时分,它似乎是故意在黑幕降临之前,眩耀那夺目光彩。
  一片广大的原野,在这里看起来所有景物都是金黄色,草原到了尽头,方才见得到几座起伏的小山。一条羊肠小径,弯曲盘旋在整片原野之中,若隐若现。
  这时,在这万籁无声的荒野中,忽然传来一阵足步之声。寂静的大地,似乎有了一丝动的气息。
  只见那条小径远处,慢慢走来一个人影,那人一袭青衫,头顶上斜斜遮着一顶竹帽,背后背着一个长方布包,行动之间十分潇洒,袍角微微随风扬起,渐渐走得近了,原来是个年约二十左右的少年。
  那少年生得好不英挺,一身长衫打扮,更显出他气宇不凡,只是他双眉紧锁,只顾低头踽踽而行,对四周的景色根本无心一顾,似乎怀着极大的心事一般。
  杜天林一边在道上行走,心中的思维却是纷纭难抑。
  首先想到自己从拜别恩师下山后的种种遭遇,真像是做了一场大梦,连番遭逢强敌,尽是武林一流人物,甚而归隐数十年的前辈高人,亦纷纷再入江湖。自己对本身武功,几乎失去了信心。
  孰知鬼使神差,那武林中人梦寐难求的达摩真谜解竟会经由空明大师的传授,而落到自己身上。
  上次与神龙交手之际,不知不觉中使出了达摩真谜解上的功夫,一举而惊退神龙,想来那真谜解上的功夫确已牢牢印入脑际,是以与人交手而不用真谜解的功夫也是不成。
  想西疆神龙一身武学深不可测,自入中原以来,除了在少林寺曾为长白郭以昂冒金刀之名将之一掌震退外,尚未闻逢过任何对手,那么自己与神龙分庭抗礼,包管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了,这样看来,现下自己一身功力与天下任何高人亦可放手一搏了!
  想到这里,杜天林豪气顿发,只觉得体内真气充沛,呼之欲出,忍不住仰天一声长啸,声音凝聚,久久不散,枝头鸟群被震得纷纷飞窜,所幸四下无人,否则难免惊世骇俗之极。
  与神龙一战之后,不知贺氏姐妹到哪里去了,此时一人独行,不知如何,首先想起的竟是她们。
  真令人难以想象的,贺云的姐姐竟是金蛇帮一帮之主,撇开女儿之情不谈,她以一个女子身份,年纪轻轻,一身功力已臻上上之境,便和灰衣狼骨之流放对,亦不致逊色几许,想那海南一脉,武学实在是深不可测了。
  海南派,那一日在西疆绝谷深涧之中,神密玄衣人吃盖世金刀神勇击退之后,谷三木曾说过那玄衣人艺出海南,功力奇高,只不知他与这金蛇帮主究竟有何关系,只知二人都与金刀有所关联是不会错了。
  说起昔年之事,杜天林忽又想到那日得遇西疆绝顶高手——禅宗一门之主,当自己告之以海南一派与此事关系极大时,禅宗亦掩不住一脸又惊又震之色。
  当时禅宗若有所思,似已豁然想通,但却不肯因此便与自己深谈,后来金刀突现,亦无从再由禅宗口中探索到一点消息。
  日前那百花谷中神秘老人,也就是丐帮帮主,终于得见盖世金刀,两人各就二十年苦思所得,相互印证,二十年前种种事情,也就是自己身世之谜,几乎已到了水落石出的时机。
  金刀与丐帮帮主分析往事的结果,也对禅宗与海南一脉之参与此事,百思不得其解。究竟禅宗门与海南一脉之间有何深切关系,双双参与此事之目的何在?
  也不知为了什么,以前每当念及自己身世之谜时,心中只是兴起一种渴望能得知的念头,却从来没有像今日一般紧张,也许因为事情的揭露太过于突兀,愈是接近真象大白之际,愈有迫不及待的感觉。
  当日因为自己与金蛇帮主有过数面之缘,至少是知晓她真面目之人,乃向金刀及丐帮帮主自告奋勇,追寻海南一脉与禅宗门之秘密。
  一念及此,杜天林心中不由微觉轻松,这件事暂且不去管它,等到寻着贺氏姐妹之后再作打算吧。
  情不自禁的,杜天林脑际此刻又浮起了这对姐妹的影子。不可否认,连日里一再相逢,患难与共,贺氏姐妹已经占据了杜天林整个的心灵。
  先遇贺云女扮男装,自己一开头便发觉了她的身份,但始终未敢说明。
  贺云只道她在杜天林心目中仍为男子身份,一味使出她那顽皮,刁蛮的天性,一切行动完全发乎自然,毫无做作。
  奇怪的是自己有时对她的胡闹并不赞同,却莫名其妙的护着她,甚至三番四次冒着生命危险,毫不考虑地挽救贺云于危难之中,是自己生性具有极浓的侠义之心,抑或是她竟然在自己内心之中占了很重的份量?
  杜天林想到这里,嘴角不自觉地浮出了笑容,自己和她在一起的种种情形又陆续在心中闪过。
  那日在丛林溪边,无意中听见了贺云的自言自语,她还满地写上自己的名字,数日之隔,她竟对自己思念得如此之紧么。
  一念方兴,忽然觉得心中有一股甜甜的味道,十分安慰,又带有一股无名的兴奋与惆怅。
  自己与她的相处可说是最久的了,一路同行,共患数难,别后再见,虽见她已恢复女儿之身,但她对自己仍然习蛮、真诚之外,又加上无限关怀与思念。
  和她在一起,自己从无不自然的感觉,交谈行动之间,处处随心所欲,不必花费心机,思前顾后。
  贺云对自己的感情是真诚可靠的,这一点杜天林从她言语行动之间便可判断出来,而相处越久,贺云对自己越有依靠之心,有自己在身旁,她便产生一切信心与力量,对于这一点,杜天林确实感到非常乐意。
  想到这里杜天林不禁双颊升起了红晕,不可否认的,若是自己有了这么一位终身伴侣,实是衷心情愿之事。
  可是自从与神龙一战之后,杜天林发觉了贺云姐姐的闯入,竟引起了自己内心极其难料的失据。
  起初自己对于贺云姐姐,金蛇帮一帮之主,只是敬畏她那出奇的美貌,夺人的气质,和年纪轻轻一身已臻上上之境的功力。
  及至两人雨中疗伤,共渡难关,仿佛两人之间的关系骤然拉近了一步。
  想起疗伤完毕,雨中起立时,她那满脸柔和,感激的神色,不禁如醉如痴,心中顿时再也难以平伏。
  但自己与她,好像样样比不上她,便是随口说话,也要思虑半晌,生怕冒犯了她,在这情形下,不用说自己的感觉是十分勉强的了。
  谈话之间处处有着一种高攀难为的心理,杜天林发现当时对于她,自己的淡泊、随和均消失无踪。
  自己一听到她与神龙约战,身处危境之时,不觉大为着急,立时催促贺云带路赶去,迫不及待的神色,便是连贺云也看出自己对她姐姐无限的关怀。
  依稀记得贺云说过,分明她姐姐亦未忘怀自己,当时只因太以突兀,不及细想,现今仔细回想,心中十分受用。
  尤以当自己与神龙交手之际,一眼瞥见她那流露出无限感激、柔和与关注的神情,心中便感到舒适起来,刹时豪情激发,似乎保护她是自己莫大的责任。
  其实杜天林尚未发觉此刻贺云姐姐在自己心中已留下了何等深刻重要的地位。
  贺氏姐妹二人,一个刁顽、坦诚,而毫无心机。一个丽质天生,富思想,而武功高强。
  两人对自己同样的关切,同样的深情……
  杜天林左思右想,实在没有办法分出两姐妹在自己心中到底孰重。
  杜天林抬起头来,长叹一声,猛地发现不知何时夜幕早已低垂,自己沿着小径,边思边走,不觉已走至尽头,横在眼前的是一条通向南方的官道。
  隐约之中似乎贺云曾对自己提及与那江南出名的“贺府”有关,想来贺氏姐妹定是富豪江南的贺家小姐了。
  家师曾对自己提起,江南贺家与他老人家有旧,并云贺氏一家并非武林中人,世代业商,在江南提起贺府,真是无人不晓,确是大大的有名呢。
  想与神龙一战之后,贺氏姐妹与自己失散,亦未曾相约日后何处相见,看来江南贺府是唯一可以追寻她们的线索了。
  现下天色已黑,不如先行投宿一夜,明日一早动身往江南寻找姐妹两人便了。
  想江南地方人多物富,沿此官道必然有镇集。
  主意已定,便不再多作思虑,杜天林在道上全力行进,所幸天色已黑,道上四下无人,乃放心提气急向前赶。

×      ×      ×

  清晨,天际低挂着层层薄云,一朵朵地向四下伸展,东方的晨曦,将整个半边天染得一片鲜红,淡淡的金光不住从云层的隙缝中钻出来。
  阵阵清风拂来,带起了一股泥土和青葱混杂的芳香,紧贴着草地,刻划着一条灰黄色的道路,路的左边是一片望不尽的湖水,微风拂过,湖面掀起了片片涟漪,路径绕着湖向左边转去,然后岔为二道。
  这时辰,官道上已经三三两两的看得到行人了,步履匆忙,似乎今天是个赶集的日子。
  远方微微响起一阵得得马蹄声,只见一人一骑缓缓驰来,那马儿精神抖擞,轻松地放动足步,一蹄一蹄清脆地敲在石道上,马上的骑士,不住左顾右盼,独自在欣赏着湖光山色,江南景致。渐渐地来得近了,只见那马上原来是一个少年,一袭青衣布衫,更衬托出他那眉宇之间掩不住的英气。
  杜天林驰至湖边,缓缓一勒缰绳,马儿轻放足步停了下来。杜天林四下张望,只见湖面平静无波,偶尔一两只方舟荡过,船尾激起片片浪花,在湖面上划下一道白痕,久久方散。
  杜天林望了一会,微微吁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杜天林自别师下山,浪迹江湖以来,这江南地方还是初次来到,闻说江南地方山明水秀,百姓温文有礼,这几日所见所遇,倒也不讹,就以眼前风光来说,若是长居此处,哪里还会有什么争强好胜之念。”
  转念又自忖道:“那‘贺府’确是大大有名,一路上提起‘贺府’,真是鲜有不知,而且词色之间俱都露出一副恭敬与爱护的样子,我毫不费功夫就找到此处,那贺府主人不知是何等人,倒要好生结识结识。”
  他望着左弯的道路,心中转念道:“那贺府就在这湖西边,现下时光尚早,我且流连一阵风景,慢慢行去便了。”
  杜天林心中想到不久即可见到贺氏姐妹,面上不禁浮起向往的笑容,但却透着点紧张的神色。
  他缓缓带起马头,仍然沿着湖边,潇洒自若地一路驰去。
  行了约莫有半个时辰,杜天林放眼望去,只见右首青葱的半山腰上,密布着重重屋舍,俱是宫殿式的建筑,依山势而建,廊腰缦回气势相当雄伟。
  又行了一程,已然来至山脚下,进门之处两座如意石狮,口中含珠,雕塑得栩栩如生,再向前走则是两根合抱的大理石柱,支撑着一方巨幅横牌,上书“贺兰院”三字。
  杜天林仔细端详了横牌上的三个大字,眉宇之间倏现惊容,再看下款署名“彭天武”,一时想不起究系何人。
  原来这三字气势雄劲,真个有如龙飞凤舞,奇怪的是落笔之处滑圆自如,分明像是有人用手指直接刻划上去一般。
  能在坚硬的石板上运指如飞,潇洒自如地写下这样几个大字,这个人指上功夫实已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杜天林正自思量间,石柱之后有两个人慢慢走了出来,一边对杜天林行了一礼道:“敢问公子可是来访我家主人?”
  杜天林嗯了一声,未置是否,这时其中一人赶上前接过杜天林手里的马缰,正欲接下杜天林手中提着的包袱时,杜天林犹豫了一下道:“这个——我自己来。”
  只因为这包袱内正是那把金刀,份量极重,寻常的人还不容易提得动,为了免于大惊小怪,杜天林乃决定自己带着较为妥当。
  杜天林接着说道:“在下姓杜,与你家贺云公子识得,特来造访,烦请两位代为通报一声。”
  那两人似乎微感诧异,啊了一声立刻恭声答道:“原来是杜公子,请随小的来。”
  方才杜天林心中飞快转念,自己单身一个男子,似乎不宜径自前来探访别家小姐,想那贺云总喜女扮男装,不如自己就装做不知,称她贺公子好了。
  杜天林随着二人向里走去,只见两旁草木花卉有的是天然生成的,有的经人工细心培植的,无不巧夺天工,院内屋子都是倚后山而建,有一半是建在山坡之上,层层加高。
  走着走着,杜天林突然想起一事,停住脚步回头向两人道:“两位请了,在下先前见那横匾之上三个大字写得真是龙飞凤舞、气势万钧,好不赞叹,两位可知那彭天武是谁么?”
  那两人听杜天林问起,似乎也颇意气昂扬,其中年纪较长的一个答道:“说起这三个大字,可真是大大的有来头呢!”
  杜天林哦了一声,也不答话。
  他继续说道:“三年以前,这彭天武是我家小姐——教师,一身武功可真高得很哪。”
  杜天林见他情不自禁说出“小姐”二字,立时想收口亦不及,不由心中暗笑,也不说破。
  “说来你也许不会相信,公子,你可看得出这几个字都是硬生生用手指头刻划上去的吗,自从立了这块横匾之后,江湖上有许多绿林好汉想找我家主人,到了门口都径自转身离去——”
  杜天林打断他的话问道:“那位老前辈是否两只手上都有六根指头?”
  那人不由一惊,道:“正是,公子,您认得他么?”
  杜天林点了点头,心中忖道:“原来彭天武就是六指老前辈,师父他老人家就是心中觉得这贺府透着有点儿古怪,方才请六指老前辈前来府中借教师之名打探打探,可是——”
  杜天林忆及那日见着六指老人时他曾说过贺府确与海南有关,但却无从再探出个所以然来。
  心中转念,不知不觉已走到正厅之前,只见屋舍巍峨,屋角及柱子上雕刻着龙凤,栩栩如生,一级级的石阶,真有皇宫般的气派。
  忽然,杜天林耳中听到一个极熟悉的声音唤道:“杜大哥,杜大哥!”
  杜天林入耳识得,四面一望,只见贺云身着素衣,像只蝴蝶一般从花丛中如飞奔来,口中直唤着杜大哥。
  杜天林骤然见到贺云,心中真是百感交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道:“云儿,你——”
  贺云仍是那般天真无邪,一路奔来,长发随风飘舞,脸上掩不住满心喜悦,拉着杜天林手道:“杜大哥,你毕竟来了,有多久啦?”
  她情不自禁一把拉起杜天林的手,也不见旁边还有两个人在,此时一眼瞥见,不好意思地放开杜天林双手,回头一瞪两人道:“你们还在这儿干吗?”
  贺云一向刁蛮惯了,家人都有点儿怕这位二小姐,闻言慌不迭的走了。
  杜天林见贺云望着自己,红红的脸儿张着小口,眼眶中显然有些儿泪影闪动,那模样真是惹人怜爱极了,不由轻声说道:“云儿,这些日来你可好么?”
  贺云原本已是泪珠盈眶欲滴,闻言更是眼圈一红,眼看就要掉下泪来。
  杜天林怔了一怔,不知她到底受了什么委屈,还是乍一见面忍不住表现出女子天性,慌忙上前一步道:“云儿别哭,云儿别哭,有什么事你慢慢告诉我可好?”
  他情急之下,脱口仍用两人当日单独相处时的称谓,贺云听他叫得亲切,一眶泪水更是忍耐不住,扑籁籁地如断线珍珠般流个不停。
  杜天林这下更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口中呐呐地道:“你……你怎么啦?你别哭了,给别人家看到了多不好意思。”
  贺云一边还在哭着,一边说道:“那日一别,我一个人奔了数里,姐姐才赶来,我一见杜大哥你不在,正想问她,她就劈头把我骂了一顿,说我不该把你带去,不知你能不能脱出神龙手掌,我听了大急,可是,还不是因为你关心姐姐,非要去的。”
  说到这里,她更加上了抽泣之声,看来再过一会便要哭出声音来了。
  杜天林不知如何才能使她停止哭泣,随口说道:“那你姐姐就太不该了,这事也不能怪到你头上来啊。”
  贺云继续道:“一路上我也不愿跟姐姐说话,她似乎心事重重,恐怕她也一直在惦记着你的安危,回家后,我想一人再出去找你,每次我都能找到你的,可是姐姐和父亲商量了许久,父亲就说我经验不足,不准我再出门——”
  杜天林听她楚楚说来,心中大是感动,轻轻伸过手去,自然而然地紧紧握住她的小手,阵阵轻风拂来,吹动贺云一头秀发,拂在杜天林脸上,只觉一股幽香扑鼻,贺云也不再说下去了。
  忽然,杜天林松开贺云两手,正色说道:“我来你家,早已有人通报令尊,我现在应立刻去拜见他老人家才对。”
  贺云一想也是,掏出一方手绢拭去面上泪痕,抬头望着杜天林道:“我带你去。”
  杜天林随着贺云走向正厅,心中一直想问她姐姐在哪里,却是始终不敢开口相问,只有作罢。
  一会儿二人步上层层石阶,走入厅中,只见一个老者依案而坐,年约六旬,颔下长髯银光闪闪,穿一身藏青长袍,并不似想象中那些富商大贾之貌,慈祥之中透出无比威严。
  他见贺云带着一个风度翩翩的英俊男子入来,便自站起身来,这时贺云已自叫道:“爸爸,这就是姐姐上次提到的杜公子——咦,她不在这儿么?”
  杜天林恭身一揖道:“晚辈杜天林拜见老伯。”
  贺老先生哈哈一笑道:“杜公子快别多礼,小女再三提起杜公子如何了得,今日老夫一见,真是人品一如武功,当今青年之中只怕再难找到杜公子这样一表人材了。”
  说罢连连请坐,双目炯炯地不断打量着杜天林。
  杜天林选了下首一张大理石圆凳坐下,口中谦道:“老伯真是过奖了。”
  老先生转头对贺云道:“云儿,快去请你姐姐来,她大约在西厢房里操琴。”
  贺云应声去了,杜天林又与贺老先生寒喧数语,心中忖道:“这贺云父亲看来不像大富之人,穿着举止之间仍是异常朴实,双目浑浑然想来绝非武林中人,然则如何会有两个女儿武功如是之高,而且竟能结交如师父及六指老人这般武林中一等人物呢?我且慢慢找机会试他一试。”
  想到这里,只听贺老先生说道:“老夫对武林中事极感兴趣,也颇知晓一点,听贺玲回来说,那二十年前声震武林的盖世金刀谷三木,他所使用的那柄宝刀,竟然落在杜公子手中,不知杜公子与那谷大侠有何渊源?”
  杜天林一听不由一怔,一时呐呐不知如何回答。
  贺老先生见杜天林为难,即道:“杜公子不必为难,老夫只是对武林中事向感趣味,可恨自小罹疾,未能习武,两个女儿对武艺也极喜好,所以老夫费尽功夫结交武林侠客,同时让小女习武,若是有何隐情,杜公子不必勉强。”
  说罢只见他提起长袍,杜天林一看他左腿膝盖以下俱皆断去,装的一具木质削成的假腿,心中顿觉歉然,当下说道:“老伯不要误会,家师白回龙曾向晚辈提起与老伯还有过一面之缘。”
  老先生啊了一声道:“原来杜公子是白大侠门下,难怪一身武功如此了得,白大侠二十年前曾来此小住数日,不知他现在可好?”
  杜天林道:“家师云游天下,却隐迹江湖,目下到了何处,晚辈也说不出来,这柄金刀,晚辈乃得自家师处,只知与晚辈身世有极大关连,但究有何关连,晚辈至今尚未查访出个所以然来。”
  杜天林心想千万不能将任何线索告诉他,现在连他真实底细如何尚且不知,既然他已问起金刀之事,我必须利用机会探他一探。
  杜天林正转念间,忽见贺云跟在她姐姐之后一起从门口走了进来,只见贺玲这回刻意打扮了一下,真是国色天香,美若天仙,杜天林从来未见她如此装扮,不由看得呆了。
  贺玲已自说道:“杜兄别来无恙,前次承蒙援助,感激不尽,尚未有机会言谢呢!”
  杜天林知她性子内向,同时带着几分傲气,但感觉得出来她双眸之中充满了感激与关注之情,自己对她虽然有十分好感,但每次见面时都因为双方都生具这种性格而说不出口,当下也规规矩矩笑道:“玲姑娘别来可好,在下亦曾身受姑娘恩惠,区区小事何足言谢?”
  贺云见他们两人文来文去,不由心中暗自好笑,但有老父在场,也不敢放肆。
  这时贺老先生继续对杜天林说道:“杜公子不知有否携金刀在身,能让老夫开开眼界么?”
  杜天林点了点头,缓缓解开那白包袱,贺氏姐妹心中奇怪,不知方才父亲与杜天林谈些什么,只是两人也不曾见过这柄传闻已久的金刀,当下也围上去观看。
  白布包慢慢打开,一片金光灿烂,几人都未注意到这时贺老先生脸上闪过一种古怪的表情——
  他面上的表情似乎是一种压抑不住而透出来的激动,隐隐之中还带着一丝对往事的感慨。
  忽然之间,他突生警觉,这激动的心情决不能让他人见到,顿时面上又表现出赞叹之色,啊了一声,道:“就是这把宝刀,就是这把宝刀啊——”
  贺云看了一阵,顽皮地抬起头来向着杜天林道:“杜大哥,我可不可以拿在手里把玩一会儿?”
  杜天林笑了笑,点头道:“云妹只管赏玩。”
  贺云右手一反,握住刀把,拇指微压咔簧,只听“叮”地一声轻响,一道昏黄的金光冲天而起,她顺手一连劈了两个花式,便又轻轻将刀插回鞘中。
  贺老先生在一旁面色十分凝重,似乎心事重重,半晌不发一言。
  贺云一面将金刀放回桌上用白布很小心地包起来,一面自言自语道:“想不到这把刀竟然会这样重么!”
  杜天林乘贺云弄刀之际,已将贺老先生反常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转念忖道:“师父与六指老人都未曾看出这贺老先生是何来路,若非这把金刀,也决不会使他面现惊疑之色,只是丝毫看不出他会武功的样子,难不成已达返璞归真之境了么?”
  杜天林心中正自思索,只听贺老先生道:“杜公子一路仆仆风尘,一直都尚未歇息,玲儿云儿你们带杜公子到东方客房去休息吧——”
  杜天林颔首称是,行了一礼,挟起金刀转身随贺氏姐妹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三十六章 金蛇帮之秘
上一篇:
第三十四章 单刀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