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三十六章 金蛇帮之秘
2021-05-06 16:04:18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四十年前,中原武林正值低落之际,西域脉流之中却屡现奇才,各家各派都培植了不少青年精英。
  那时禅宗门正领导着西域各派,除了飞龙寺似乎是举世无争而外,禅宗一脉俨然是西疆武林之主。
  当时禅宗第十六代掌门高僧,年龄已然百岁开外,终日闭关参禅,西域武林中人见到过他的人简直寥若晨星,都知道他是神仙中人,武功之高更是无人敢予置论。
  老僧到了晚年,才收了两名弟子,似是极具用意地,他自小便加以调教,从不愿借其他门人之手,因此禅宗门人都谓老僧必定要自二人中选一继承之人。
  两人之中,较年长的一个姓贺,一生嗜武,而对武学上领悟能力之高,实是百世仅见。
  年及弱冠之时,他已尽得老僧真传,胸中武学已然十分深厚,一身功力也出奇地高强,加之生性好动,经常在外走动,因此在西疆人人都晓得这样一位武功高强的少年。
  另一位师弟,年纪较轻,但却显得一副老成之相,即对武学亦然,他总喜习稳健之学,因而同门之人总觉他的武功要比师兄差得很多。
  奇怪的是,他对佛理深感兴趣,练武之暇,他会自动找师父讨教佛学,老僧亦常赞他是具有慧根之人。
  师兄外出往往连月不归,师弟却寸步未离寺院,渐渐地,师弟在内力与武学修为上早已高出师兄不少,而师兄却浑然不知,师弟因为天性纯朴,从来没有和师兄发生过丝毫争执,所以师兄始终对这师弟瞧不上眼,自信将来继承禅宗一脉者非我莫属。
  匆匆又是十个年头过去了,两人依然故我,只是对武学上过人的天份硬生生地带着他们一步一步跨向武学极顶。
  贺师兄已是三十开外的人了,他收了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做徒弟,这徒弟名叫齐骥,聪明伶俐,极得师父欢心,便是老僧亦有时被他逗得高兴起来,破格指点几招。
  齐骥与他师父个性极其相像,武学也喜走偏奇路子,年纪轻轻已练就一身武功,尤喜善使一对飞钹,与师父的一条乌鞭,堪称禅宗门双绝。
  就在这时候,一切事情忽然接二连三的发生,整个起影响了禅宗一门及西疆武林!
  有一日,老僧将两个徒弟召到厅中。
  两人垂立跟前,一言不发,不知师父有甚么话要说,只觉有点异乎寻常的气氛。
  老僧将两人仔细端详了一阵,忽然长叹一声,低下头来再不言语,似乎在决定一件非常重大的事。
  过了好半晌,老僧才开口道:“仪儿,你近来自觉功力已达何等境地?”
  原来那师兄名叫贺天仪,只见他恭声答道:“禀告师父,徒儿苦练本门武学已有二十五载,总觉对本门秘学尚未窥全貌,尤以内力修为方面似乎仍有许多疑虑之处,故而始未能达到归真反璞之境。”
  老僧点点头道:“你生性好动,故而在根基上要比羽儿弱些,但你自小伶俐聪慧,对武功招式一点便透,这又是你的长处,望你好自为之,平时刻意思静,对你会大有帮助。”
  贺天仪点头称是,老僧又问年轻的一个道:“羽儿,你呢?”
  羽儿姓陆,自小便无父母,有一次老僧云游中原,见他根骨超人,乃将之收在身边,对他异常疼爱。
  陆羽这时亦答道:“羽儿素来对武功不十分感觉兴趣,只是对能强身益体的打坐功夫始终不曾松懈,近来更觉体气愈畅,心境亦自然跟着宁静无比。”
  他顿了一顿,看师父似乎仍在倾听,于是大胆说道:“禀告师父,羽儿研究本门佛理已然甚久,直到最近方始发现道理之中,似乎与师父所授功夫竟然暗合,难道其中真有些道理么?”
  老僧听到此处,面上陡现惊喜之色,急急问道:“羽儿,你这……这是真的么?”
  陆羽点了点头,道:“徒儿尚未窥门径,只是略有所感罢了。”
  老僧呵呵一笑,道:“便是师父我也是五、六年前才略知其中奥妙啊!羽儿,你真是生具夙慧,生具夙慧。”
  接着他又吁了口气,道:“仪儿,羽儿,你们可知当年达摩一苇东渡,乃是我门祖师,他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便是自佛学之中领悟到的,再加上他运心独创,著有一部‘达摩真谜解’,相传后来传入中原,故而中原武学一度驾凌我西方之上,这部书共分剑、拳、内功三笈,及是学武之人梦寐难求的宝典。”
  “羽儿,这部宝典可能已失去踪迹,可是只要你潜心研究,很可能会再度光耀我禅宗一门,发扬西疆武学!”
  老僧说到这里,似是极含深意地望着两人。
  “达摩真谜解,达摩真谜解……”
  而陆羽听见师父话后不住点头称是,心中暗自忖道:“陆羽啊!自今而后,你的责任可更大了呵!”
  老僧见两人各自思索不已,隔了一会儿,他面上微微现过一丝悲怆之色,唤两人道:“徒儿听着,为师今年已自百有十九了,不久自当归依我佛……”
  两人抬头仰望师父面有悲色,急忙上前一步跪下道:“师父,你——”
  “唉——”
  老僧长叹了一口气,道:“为你两人,为师乃不免着相,快快莫再如此!”
  说罢,大袖一挥,两人身不由己地被一阵无可抗拒的力量,柔和地托了起来。
  老僧接着说道:“人生难免一别,生即如死,死亦如生,为师对身后一切都有安排,已制成一个锦囊交给你师叔,到时你二人可同往拆阅,现在你们走罢!”
  两人自小便由老僧抚养长大,慈恩胜似师恩,闻言眼角俱现泪光,但见老僧已然阖眼入定,只得轻轻含泪退出。
  谁都没有听见老僧嘴中喃喃说道:“天数,天数,谁也没法挽回这一场浩劫!”
  到了第十天上午,老僧果然圆寂升天,安祥地留下躯壳走了。
  令人惊奇的是,他竟令陆羽继承他为第十七代禅宗一门之主!
  陆羽本人从未想到,这时心中只感到万分惶恐与不安!
  师兄贺天仪对于师父所作的决定也是出乎自己意料之外,表面自是极力赞扬师父明智之择,但内心深处却老大不自在。
  一般门人对老僧的决定,不会有任何意见,并且是绝对的服从。
  由师叔主持仪式后,陆羽正式接掌了禅宗门。
  他一切借重师叔与师兄的意见,所有事情一如从前,平平安安地过了一个年头。
  这一年中,贺天仪始终闷闷不乐,甚而有时师弟来请教问题都显出不耐之状,当然陆羽都将这些情形看在眼里,但一时也想不出如何解决之法。
  终于,贺天仪再也耐不住了。
  这一日,贺天仪将徒弟唤至密室窃窃私语,只听贺天仪道:“骥儿,为师想往中原一走,你可愿去么?”
  齐骥恭声答道:“徒儿自当随侍恩师左右。”
  贺天仪皱眉思索不已,半晌才缓缓说道:“骥儿听着,为师此去恐将永不返回,你若留此,陆师叔不致亏待于你,愿去愿留,但在你一念之间。”
  齐骥年纪虽小,却甚精灵,一年来早已看出师父心中不满之色,闻言说道:“陆师叔对徒儿时而不满,徒儿不愿留此,只是——”
  齐骥略一沉吟,贺天仪道:“有什么话但说不妨!”
  “只是师父此去不再回来,难道便空手而去么?”
  贺天仪嗯了一声,转而言道:“那么你准备好,今晚我们走!”

×      ×      ×

  这时夜色深沉,寺院之中万籁俱寂,忽然右首藏经室墙角下窜起两条人影,似乎是不愿人知,行动之间隐秘异常。
  这两人对寺中地形好似十分熟悉,登楼入室如入无人之境,倏而已入楼中。
  远处似乎又见黑影一闪,却无人看得真切。
  过了大约盏茶时分,两人又自房中闪出,年轻的一个背上多了个包袱,只见他自栏杆上纵身一跃,在楼下屋角上微一借力已自到了地面,轻身功夫委实高明之至。
  年长的一个以布巾掩面,看不出到底有多大年纪,他站在栏杆边上,见另一人已然着地,也不见他作势,便自凌虚而下,落地无声,更可怕的是:他竟能缓缓地下降,若非亲见,有谁会相信世上竟有如此惊人的轻功。
  朦胧中只见两人微一点首,一前一后向院后奔去。
  禅宗寺院建筑在半山之上,向后必须通过一带树林方能出得后山而去,地势十分险要,若非门中人真还摸不清如何走法。
  却说两人走到林中,双双将面上布巾取下,只听年轻的开口说道:“师父,我们现在往哪儿去?”
  年长的道:“尚未一定,不过为师有意往江南一行。”
  他顿了一顿,又轻声道:“骥儿,现在莫要多言,赶紧先出得此林再说!”
  话声未落,已自呼地一声向前掠去,那徒儿亦紧紧地随在身后。
  方一出得林来,两人不由惊得呆住了。
  只因林外一方大石上端端正正坐了一人,身着灰衣僧袍,却背对着两人而坐,只觉身形是如此之熟悉。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激动地一字一字道:“师兄,我在此候你多时了。”
  那两人正是贺天仪与他徒儿齐骥,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竟会在此遇见禅宗!
  只见贺天仪脸上晴阴不定,胸口亦不断起伏,似是在努力思索着什么,但却难以下定决心。
  过了半晌,他终于迫出口道:“陆羽,我在此实是难以立足,就算我心胸狭窄吧,望你看在昔日同门份上,放我师徒过去,他日必有所报。”
  禅宗见他如此说法,心想实已无法劝他回头,口中却仍说道:“师兄,你这一去,形同背叛师门,武林道上必无你容身之处,何况——何况我禅宗数百年来从无门人如此弃绝而去,你将何以对我禅宗一门浩瀚之恩啊!”
  贺天仪长长叹了口气,仍然摇了摇头道:“陆师弟,并非我不顾师门之恩,实是——实是——”
  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说穿了仍是自己心胸窄小,不满师父传位于师弟罢了。
  只见他猛一抬头,似已下定决心道:“无论如何今日我非离此不可,只望你别再管这件事。”
  禅宗大师摇摇头道:“贫僧再求师兄谅解我一番苦心。”
  贺天仪在西疆武林乃是跺跺脚可震动山河之人,哪曾如此一再低声下气相求于人,心中逐渐不耐,心中暗暗忖道:“看来今日难以善了,若想离去则非闯过这关不可,还是避免动手,出其不意一走了之。”
  心中一面转念,却回头向骥儿使了一个眼色。
  突地他两眼向禅宗身后猛盯,双目之中精光四射,同时身形一侧,呼的一声飞向侧方树林之中。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身旁灰影后发先至,刷地一声竟自挡在自己身前。
  贺天仪又惊又怒,但他一身功力亦已臻化境,看也不看呼地一个翻身,右拳斜冲而起,左掌直劈而出,口中叫道:“接招。”
  他右拳才出,内力尚未吐实,左掌又自打出,霎时一阵掌风拳影,禅宗急忙斜近一步,大袖袍呼地飞起,双掌当胸一立,只见一股内力封在身前,贺天仪感到双掌一窒,直觉地了解他师弟的内力竟为世所罕见。
  禅宗大师此时叫道:“慢着——”
  贺天仪呼地撤回双掌,向后倒退两步道:“什么?”
  禅宗缓缓地道:“既然师兄去意已决,小弟也不便强留,但望师兄能将本门秘笈交还,由我带回。”
  贺天仪冷冷道:“废话少说,若是这一场拼斗我贺天仪不敌,则任由你带走秘笈,决心退出武林毫无反悔,但若侥幸获胜又当如何?”
  禅宗大师此时亦不由怒道:“只怪我自作聪明,还道我们之间尚有一段同门之谊,既你立意如此,这段交情早已失去存在价值。贺天仪,你今日只要能闯过贫僧,天涯海角任由你去。”
  贺天仪此时深知这师弟功力深不可测,自己对他可说是毫无半分制胜把握,心中不由微感紧张。
  于是他长吸一口真气,陡然大吼一声,双拳猛捣而出,拳式一攻突收,同时开声吐气,右拳疾振而下。
  他深知师弟内力雄浑,必须以精湛招式将之逼住,于最短时间内收奇袭之功,否则后果将不堪想象。
  于是只见他一招紧似一招,一连直冲五拳,身形逼到禅宗身前不到三尺之处,内力在掌缘迅速疾发,呜呜锐响。
  陡然之间只听禅宗大师一声大吼,双拳挥动倏地向外一崩而出,化内力为外家硬功之劲,这一式有若少林长拳中的基本招式,但似乎又有些不同,经禅宗猛力施出,威力之强,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这一下他乃是用出了十成真力,贺天仪只觉劲力袭体而生,面色陡然一变,但却一言不发,右足向后斜跨半步,双拳急变为掌,顺势向后一纳,不知何故,只听帛帛之声大作,那股外家强硬之劲硬生生地被引偏一侧,打在旁边一株大树之上,轰地一声,大树竟然齐根断去。
  齐骥在一旁看师父与师叔大打出手,不禁为两人的骇世神功惊得呆了。
  禅宗眼见贺天仪竟然用借力引虚之功,硬将自己全力一击化为乌有,心中不由暗暗佩服不已。
  贺天仪此时也顾不得许多,只见他右手猛招,左手疾封而出,这一招完全是正宗法门,禅宗大师陡然面目一寒,急切间身形一侧猛退半步,那衣袍由于身体剧烈移动,发出一阵裂裂之声,显得有几分狼狈之状。
  贺天仪一掌取得主动之势,立即右掌一缩,左拳化为削砍之势,沿着右臂向外猛划而去。
  这一式“金翅单展”才一比划,禅宗又是一惊,整个身形一个急转,再退了半步,那宽大僧袍划过空中呼呼作响。
  禅宗大师心中暗惊师兄招式厉害,足下却又只退不进,表面上看来似是先机尽失,但实际上已立于安全之地。
  贺天仪身形一侧,左掌掌心向上一扬,右掌不待招式用老,陡然一翻,徐徐向下一拍而下,正好将禅宗下三路整个封死,同时随时可以遥吐掌力立即伤人。
  禅宗一退再退,心中苦思破解之术,脑中飞快地运转不停,霎眼工夫已接了贺天仪三十余招。
  禅宗平素对武学固然颇感兴趣,但对招式之钻研却不如师兄深刻,而且甚少与人过招,运用之间略欠自如,于是处处为师兄所制。
  忽然之间,他只觉胸中灵光一闪,陡地思及新近从佛理之中领悟到的不正是破解奇招异式的不二法门么!
  原来平时武林中许多高手都将武学道理想得太过复杂,其实越是复杂,真气的运换自然也越是不灵,若是能去芜留菁,则许多费力的运气功夫都可转变为内力外发,威力自然便要大得多了。
  心中飞快转念,只见他身形一缩,左手一分,横架当胸,右拳先回再张,规规矩矩平击而出,这一招极其古怪的招式,毫无精妙之处,使人看来有如初学武者平日演练的基本架式。
  只见这一拳捣出,拳式未张,拳风已然发出刺耳锐响,猛烈之极,贺天仪只觉对方内力如山而至,只得收拳后退。
  禅宗以极普通的一式拳招硬行夺回主势,贺天仪做梦也想象不到,他倒退一步,面上满布又惊又怔的神色,禅宗亦收拳不再乘胜追击。
  隔了半晌,贺天仪方自开口问道:“你——方才使的是什么功夫?”
  他语调中充满了又惧又怒的声音,一心以为师父背地里授了师弟什么秘功,只因要是本门的功夫即使他不会的也能一看便识。
  禅宗缓缓地道:“师兄,你记得那日在师父房中,我曾提及对佛理与武学之间的关系有所领悟么?方才那招便是形随意动,随手使出的招式。”
  禅宗见贺天仪不答话,脸上神色一片冰然,于是冷冷道:“师兄,请你留下本门秘笈。”
  他说到这里,只见贺天仪面色变动,陡然仰天大笑道:“陆羽,今日只怕不能让你如愿了。”
  禅宗闻言面色陡然一变,尚未及开口,只听见贺天仪又自吼道:“你有神功,难道我便没有么?我还要在内力方面领教一二。”
  贺天仪一语至此,面上杀机毕露,那白皙的面容上,似乎抹上了一层古怪的面具,霎时叫人看了感到可怕之极。
  禅宗再不说话,面上神色微微露出紧张的神情,显然在他心目之中对这位师兄也是丝毫不敢大意。
  这时那贺天仪双足缓缓下弯,两掌一高一低横在胸前做势欲推。
  只见他面色由白转灰,继而转成青色,上下两掌掌心向外,竟是极不相称的赤红之色。
  禅宗一见他这姿势,不由大惊失色,双目圆睁一声大吼道:“你——你竟敢偷学这‘劫魔神功’!”
  原来这“劫魔神功”为禅宗门第九代主人所创,只因此功夫极为霸道,不但练功之时要以乌血浸淫,练至五成功力出手便得伤人,到练成之时,当者披靡,无不脏腑遭其震碎而死,因此后来便为禅宗一门所禁练,而此神功却在秘笈中记载得十分详细,不知何时贺天仪竟将之偷偷练成。
  说时迟那时快,贺天仪一上一下两掌已然疾推而出。
  这一式发出一半,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道已然应手而生,登时四周空气好像被硬行撕裂开来一般,发出阵阵尖锐的尖啸。
  禅宗深知此种功夫一发对方必无藏身之处,心想不如拼全力与之一搏,看看究竟自己浸淫了三十年的佛门正宗心法能否抵敌这“劫魔神功”。
  只见他左掌直立,掌缘向外有如刀形,右拳齐腰抬起,他双目圆圆睁起,口中低吼一声,借此吐气开声之势,一拳平平冲出。
  两股力道在半空一触,隐隐有一种凝聚之态,霎时禅宗面上紧张万分,只见他面色骤然大红,左掌猛收入怀,然后斜斜向右前方空档之处虚虚一按。
  他这一按既非攻敌,又无自保之效,却见他面色愈来愈凝重,一按之际,两股力道在空中再也不是相聚不散,而是硬生生被他抵消了部分威势。
  禅宗发出全身功力,左掌一按之时,右掌又自收入怀中,待左掌一按之势将竭,右掌再度向左前方虚虚按去,他每掌按出,身形便欺入敌前一步,而那威势绝伦的“劫魔神功”在他身上形成的压力便自减少一分,到了第九掌挥出,两股力道在空中交击数次终于散去,禅宗只觉心胸压力一松,长长吁了口气,此时两人相对而立,只不过三步之遥。
  贺天仪面上露出极为震骇极迷惑之色,齐骥呆呆地站在当地,似乎都想象不到会有这等事情发生,只觉面前站着的禅宗功力已达神化之境,贺天仪拼力发出的“劫魔神功”竟然被他用内家真力消卸,较之硬拼得胜又自高了一等。
  其实贺天仪此时已如强弩之末,而按理禅宗在消解他这“劫魔神功”之后,绰有余力可以一掌将之震伤,但他却没有这样做!
  贺天仪双目怔怔地注视着禅宗,只见他面上一片肃穆,真令人有一种难测深浅的感觉。
  他因为方才使出神功真力消耗甚巨,暗中调息自觉真力已复,于是缓缓说道:“我行遍各方,尽访高人,今日总算开了一次眼界,世上内力竟有能持续如此长久者,师弟真令我心服口服了。”
  他此时面上神色十分和缓,语声之中透出真诚佩服之意。
  禅宗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望着远方,似是有无限感慨。
  忽然之间,变生肘腋,只听齐骥在禅宗身后轻轻地唤了一声:“师叔。”
  禅宗方一回身,但见齐骥早已解下腰际铜钹,握在手中,此时呼地一声,陡然间发出一阵刺耳锥心的尖锐声响,霎时一片光影笼罩四周,他竟然脱手将铜钹猛然向禅宗掷去。
  只听禅宗怒喝一声道:“鼠子敢尔。”
  这一下变化太过快捷,禅宗直觉地向左方猛可一撤身,同时以十二分功力化为一股空前强劲的力道,“当”地一声将铜钹击偏数分,只听铜钹呼地一声削过,劲风过处,犹自将禅宗身上灰袍划裂半尺,真是千钧一发。
  蓦然之间禅宗感到身后几乎是同时之间有股千钧之力向自己袭来,这力量发得极为巧妙,正值自己全力抵挡飞钹之时。
  他只有聚集全身功力于背上,硬生生接实了身后这一掌,只感到胸口一阵剧痛,喉头一甜,竟然喷出一口鲜血,顿时跌倒地上。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三十七章 往事如烟
上一篇:
第三十五章 贺府之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