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波再起
2022-01-01 15:38:20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另一边,那夜杜良笠和庄玲小姐化险为夷,杜良笠见多识广,是个老江湖,他知道江湖上谣言最是可惧,自己被人传说藏有宝藏地图,此后只怕一批批江湖中人寻上门来,他暗自盘算,不走是不行的了,次晨乘着庄玲到河边去散步之时,悄悄地将行囊收拾好,前往小镇中雇了一辆马车。
  庄玲散完步回来,正准备进屋吃早饭,只见杜公公走了出来,和蔼问道:“小姐,你身体复原了么?”
  庄玲一想到昨天自己竟被那个毛贼用迷魂香迷倒,真气愤得很,她嘟着嘴道:“杜公公,那迷香是什么东西做的,昨天我昏昏沉沉,一天都难过得紧,今天才觉得好了些。”
  杜良笠道:“谁知道那些江湖下三滥配的什么迷香,小姐你身子还弱,还是多多休息,别满处乱跑。”
  他言语中充满了亲切的关怀,庄玲见他白发苍苍,就像一个老祖父向他顽皮的小孙女说话一般,已非一个仆人的态度,她父母双丧,这世上就只有一个杜公公陪伴着她,听了这话心中十分感动。庄玲笑道:“杜公公,你别把我当作弱不禁风成不成?”
  杜良笠道:“小姐,咱们先吃饭再说。”
  庄玲走进屋中,忽然发现墙角捆好一大堆行李,她奇道:“杜公公,你要远行么?你留下我一个人住在这种荒凉野地,我可不答应。”
  杜公公呵呵笑道:“小姐,老奴几时离开过小姐……”
  庄玲插口道:“你总是跟在我身后,就是我散步你也是这样,杜公公,你把我当作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
  杜公公慈祥的笑笑道:“本来准备今天就动身搬家,小姐还未复原,那么就再等上几天再说。”
  庄玲喜道:“我们要搬家了,那真好,这鬼地方住得人都快闷死了,杜公公,咱们吃完早饭就走。”
  杜公公道:“昨晚那事好险,如非马回回和那少年仗义出手,结局真令人不敢想象哩!”
  庄玲被他一提起,不由又想到那少年的模样,她心中对那少年甚有好感,漫声应道:“对啊,那人本事真高强。”
  杜公公微微一笑,便请庄玲吃饭,庄玲叫道:“杜公公,你也一起来吃。”
  杜公公道:“小姐吃完我再吃,这也是一样的。”
  庄玲本对这位老家人相处甚是亲切,最近又发现他一身功夫高强,是以不愿以仆人视他,杜公公见小姐又嘟起了嘴,忙道:“多谢小姐,老奴遵命!”
  庄玲道:“杜公公,这世上除了你以外,我还有亲人么?还有别人疼我么?”
  杜公公见她眼圈微红,知道她又在感怀身世,他连忙替庄玲夹了一口酱菜,口中说道:“小姐快吃,粥都快凉了。”
  庄玲道:“我爹爹根本不疼我,我妈又忍心舍下了我,杜公公,你对我好我心里知道,以后别什么小姐、老奴的叫了。”
  杜公公只要骗得她去悲回喜,什么都不成问题,连连道:“一切都依小姐,老奴……”
  他见庄玲白了他一眼,便住口不说了,两人吃完早饭,忽然窗外车声辘辘,一辆套篷马车驰近茅屋。
  杜公公望了望庄玲,庄玲道:“我们马上便走,杜公公,我们到哪去?”
  杜公公道:“目下先避开这是非之地再说,老奴……我也没有想到一定的去处。”
  庄玲心一动,想起那少年说要到张家口外去,她故作思索想了想说道:“既然江湖上人都怀疑杜公公你藏了地图,咱们现在住的地方也算隐密的了,别人都能跟踪得到,我看……我……”
  杜公公道:“小姐有何高见?”
  庄玲道:“咱们不如远走高飞到关外或口北去。”
  杜公公道:“对!对!小姐真好见识,咱们就到张家口去。”
  他说完神秘一笑,庄玲俊脸一红,心中七上八下,竟然一句也没听了进去。
  杜良笠盘算已定,便将行李搬到车上,打扮成一老儒生模样,庄玲忽发奇想对杜公公道:“我们避免别人耳目,杜公公,你看我也着男装可好?”
  杜公公对庄玲从来都是百依百顺,当下笑眯眯道:“这个……这个小姐如改扮男装,天下哪有如此俊美的少年郎君?”
  庄玲啐了一口,心中却甚是欢喜,马车走到市镇,庄玲果然买了一袭白衫,戴冠束襟,一派少年书生模样,杜公公瞧着又娇又俊的美丽小姐,一刻变成了潇洒风流少年,不由老怀大开,心中直乐。
  鞭声尘影中,马车飞快向西而去,杜公公坐在车中,捧着一本《史记》,聚精会神的看着,有时口中不自禁的吟着,此刻他哪里还像一个仆人,直如一个饱学的老儒。
  庄玲从蓬车窗口外眺,只见原野上青苗初茁,生意盎然,两路旁树木不断后退,渐渐地离开那居住两年多的小茅屋和清澈见底的小溪,她不觉又有些怀念起来。
  她远眺了良久,不觉烦倦了,她推推正在看书的杜公公,想要找他东西南北的聊聊打发时间,杜公公正看得入神,竟然没有感觉。
  庄玲听他口中吟道:“假令晏子而在,余虽为之执鞭,所折慕焉。”他摇头晃脑的念着,似乎心仪已极,庄玲天生聪明,小时背书极多,知道这是史记中司马迁盛赞晏子之评语,她心中忽有所悟,忖道:“杜公公文武均佳,为什么甘愿屈居人下,做一名仆人管家呢?难道父亲那么令你钦佩,虽为执鞭,所折慕焉。”
  她对父亲并无太深认识,自从她懂事以来,就觉父亲一年到头忙碌不已,而且甚是神秘,她忍不住向杜公公问道:“杜公公,你答应讲你的秘密给我听,现在旅途寂寞,正好解闷。”
  杜良笠一惊收起书本道:“小姐,日后时间还多哩,路上灰尘大,小姐你不宜多开口,闭目养养神,前面就到市镇了。”
  庄玲知他不肯讲,她心想总有办法磨得你这老头儿乖乖说出,那前面赶车的人敢情是饿坏了,连连催马疾行,快若飞驰。
  两人一路西行,地势愈来愈是雄伟,这回投宿一家小客栈中,接近张家口不过是一日路程,杜良笠心中暗暗高兴,此行他时时刻刻留意,并未发觉可疑之人跟踪,至少可以安心住上一段时间,等庄玲再大得懂事一点,自己再潜回昔日庄上,定要将那藏宝之图寻得,只须找到宝藏,以庄玲小姐之敏悟,定可造就成一代女侠来。
  庄玲一路上风尘仆仆的赶路,半月来已是心神交瘁,也顾不得客栈好不好,吃完饭便睡。
  杜良笠在四周转了一阵,正待回房睡觉,忽然客栈门口争吵之声大起,那掌柜不断说着好话,杜良笠上前一瞧,只见门外立着两个少年,正跋扈不可一世的在找掌柜闹着。
  一个少年道:“铁二弟,咱们看得起他,才到这破客栈来住,他竟将上房留给别人,我看干脆一把火烧了,咱们就住在野外,也挣一口气!”
  那被称为姓铁的少年阴森森道:“丘大哥,小弟正有此意。”
  他两人一吹一唱,那掌柜也像是动气了,铁青着脸道:“你两位客人真的如此不讲道理?什么事总有一个先到,别人也是花钱来投宿的,难道就该让你么?”
  那姓丘的少年一言不发,劈面就是一个耳光,那掌柜被打得倒在地上,口喷鲜血不已,杜良笠实在忍耐不下,闪身出来道:“少年人怎可如此暴躁凶恶……”
  他语未说完,那姓丘的照样又是劈面一掌,杜良笠两手一封,只觉来势飘忽不已,竟然封之不住,他连退数步,对方掌势如附骨之魅,直往门面而来,杜良笠大骇,足跟运劲,倒窜数丈,这才脱出掌影范围。
  那姓铁的少年冷冷道:“丘大哥,这老家伙仗着几手三脚猫,还想来管咱们闲事,大哥率性成全他吧!”
  杜良笠又惊又怒,不住打量这两人路数,心中暗暗忖道:“这世界真反了不成,董其心小小年纪,竟然一掌击毙庄主,上次夜里那少年一出手就打倒天山一鹰云若冰,目下这两人高不可测,根本看不出他用的是什么身法。”
  那姓丘的少年道:“好说!好说!”
  上前便欲打发杜良笠,杜良笠运功布住全身,正在此时,一个老年儒生轻咳了一声,闪了出来。
  他两人见有人出现身旁,竟然未有感觉,心中不由大惊,只见那老年儒生脸上寒森的不带一丝表情。
  杜良笠心道:“此人身法有若鬼魅,脸上罩着面具,分明是不愿别人识破原来面目。”
  那老年儒生道:“两个小子,快替我滚。”
  姓铁的冷冷道:“大哥,他叫咱们走开,你看怎样?”
  姓丘的怒道:“老鬼是什么东西,二弟你瞧我的。”
  姓铁的为人阴沉,他见那老儒适才宛若凌空而来,心知此人不大好惹,便激姓丘的去试探老儒深浅。
  姓丘的果然受激,他一掌直击老儒,那老儒轻描淡写一振衣袖,便将他攻击转了回去,老儒冷冷道:“你一个不行,两个人一起上。”
  姓丘的恼羞成怒,一招又攻了过来,姓铁的见老儒身法太奇,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应付的方法,正待招呼姓丘的溜走,忽见老儒一抖手,姓丘的倒退三步,身子转了两个圈,这才定住不倒。
  老儒哈哈一笑道:“天下能挡住老夫一掌不倒的人倒不多见,冲着这点,你两个快替我滚。”
  姓铁的一拖姓丘的,如飞而去,那老儒振振衣袖,神色洒脱已极,也不理会杜良笠,踏着平步而去,也不见他起身势子,半刻消失在黑暗中,杜良笠心中狂呼道:“缩地成寸,缩地成寸,这老者是谁,这两个少年又是谁?”
  他呆呆想了半天,此时月正中天,寒光洒地,杜良笠心中无限感慨,他虽练武数十年,在江湖上已属高手之列,可是方才一幕,不要说是那老儒,就是那两个少年,自己竟也递不进招,江湖之大,奇人异士真是层出不穷了。
  他嗟叹了一会,想起那掌柜的还倒在地上,他上前待要救醒他,一摸身体冰凉,原来早已气绝多时,杜良笠心中甚是气愤,忖道:“那小子对一个不会武功的平常人,竟也下此辣手,唉!天一亮闹起人命官司,我们是远来之客,难免脱不了关系,还是一走了之。”
  他将掌柜的拖在一旁隐暗之处,自己再无心思睡觉,此地离张家口已近,数日之前他已打发那马车回去,等到天尚未明,便隔窗弹了几下,庄玲警觉爬起身来,只见杜公公神色凛重,叫她赶快起身一同施展轻功而去。
  庄玲跟着杜良笠一阵狂赶,走了数十里路,这时天方破晓,天上云影变幻无方,太阳尚未出来,杜公公这才将昨夜之事说出。
  庄玲忽问道:“那两个小子可有上次救我们那少年功力深么?”
  杜良笠想了想道:“只怕还比不上那少年。”
  庄玲道:“照你说那老人岂不成神仙了?”
  杜良笠道:“正是如此,江湖上盛传天下高手首推天座三星和地煞董无公,依我看来,那老者只怕就是这几位之一。”
  庄玲正想答腔,忽然前面蹄声一起,两骑缓缓而来,杜良笠身在暗处,是以对迎面来的两人看得很是清楚,杜良笠只觉一震,悄悄拖着庄玲闪身树丛之中。
  庄玲满脸惊疑之色,睁着大眼睛望着杜公公,杜良笠低声道:“那人是丐帮蓝帮主和……”
  庄玲问道:“和谁?”
  杜良笠叹口气道:“蓝文侯帮主和……和咱们……咱们以前庄上的小厮董其心。”
  庄玲只觉身体发颤,几乎支持不住,这杀死父亲的小魔,自己哪天不把他咒上几遍,想不到天涯虽大,自己和杜公公远去口外,竟又会和他碰上,真是冤家路窄了,她胸中思潮如涛,汹涌无比,也分不清倒是恨他还是宽恕了他,杜公公柔声道:“小姐,咱们先别露面为妙,那小子功力怪不可测,咱们要报仇也不急于一时。”
  这时董其心和蓝文侯已经渐渐走近,晨光曦微,庄玲只见董其心长高了不少,脸上仍是那种满不在乎和高深莫测的神情,就是这神情,庄玲曾经如痴如狂地想念过。
  董其心道:“蓝大哥,你这样一年到头马不停蹄的为民仗义,小弟好生钦佩。”
  蓝文侯哈哈笑道:“小兄弟,你我可不来这一套,那三个蛮子入了中原,可是中原武林之劫数,我们赶快回去召集丐帮昔日兄弟,好歹也要和他们一拼。”
  董其心道:“蓝大哥,只要用得到小弟之处,就是千里之外,也必星夜赶到。”
  两人谈着谈着,渐渐走远了,杜公公长吁一口气道:“想不到蓝文侯这老叫化子竟然没有死去,庄主安排巧计结果棋差一着,满局皆败,人算又岂能胜过天意?”
  庄玲心中不住叫道:“他是我的仇人,我以后再怎样也不能想他。”
  然而岂又是容易办到的么?
  两人匆匆赶到张家口,才一进城只见一家大宅,大门全是整块大理石磨成,门口安立着两座石狮,门上金字招牌“胡记皮毛老店”,斗大之字,笔力有如龙飞凤舞,十分雄壮,门前立着十几个短衣仆役。
  杜良笠道:“在内地曾听人说过,这胡家老店,是天下皮货中心集散之处,上万两银子的珍贵皮裘,此店到处可见,姓胡的家传武功高强,人又富甲天下,是漠南一霸。”
  庄玲道:“这姓胡的一个臭商人,杜公公,你瞧他气派可真不小,比咱们庄里还阔气些。”
  杜良笠道:“胡君璞为富不仁,他又勾结官府,鱼肉良民,早已恶名远传,只是他为人机智,遇上江湖上比他强的高手必是盛礼交加,使别人不好意思和他翻脸,怪就怪在蓝文侯那老叫化嫉恶如仇,既然到了此地,怎会容得了他。”
  这日正是胡家老店开集市之日,偌大一处庄院挤满了各处跑来办皮货的商人,庄玲身上穿得单薄,这塞北之地,虽是暮春时分,犹是春寒不胜,杜公公也发觉了,便笑着道:“小姐,咱们先将行李放到客栈,回头来逛逛这皮毛市场,小姐也好选件合身的皮裘。”
  庄玲点点头,这张家口是塞外第一大城,两人一路行来,这才第一次找到雅致客店,庄玲独自包了一个小院,只见亭台花谢,居然布置得甚是恰当,心中不由大喜,她是少女心性,心中想到什么便做,她想身到全国闻名的皮货城,她急忙催促杜公公快去,杜公公连声应好。
  两人走进胡家皮货老店,只见遍地都是皮裘,各种皮货陈列,真是美不胜收,那院子又深又阔,根本看不出到底多大,到处都在议价,十分热闹有趣。
  庄玲看了半天,却无一件入目,她昂首问杜良笠道:“杜公公,有一种发银色淡淡光茫的狐皮裘,这里怎么没有看到有卖?”
  杜良笠道:“狐色发银,已是千年以上老狐,这银色狐裘,端的一尺万金,原是大内珍品,这胡家老店虽是名满天下,只怕也无如此贵重货色。”
  他话才一说完,一个冷冷的声音道:“咱们胡家老店从来没有缺过顾客所须要之货色,只是银色狐裘,价钱可大得吓人,阁下可别吓着了。”
  庄玲回头一看,原来是个獐头鼠目汉子,她怒目而视,骂道:“你是什么东西,你管别人闲事。”
  她发怒之下,露出又尖又娇的嗓声,那汉子不但不气,反向身旁一个伙伴淫亵笑道:“好俊的小相公,不知是哪个班子里的。”
  杜良笠大怒,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他伸手轻轻一拍那猥亵汉子道:“朋友,讲话留点口德。”
  那汉子只觉后心一麻,张大口竟说不出话来,庄玲见杜公公制住那人,心中一喜,忽然人丛中起了一阵扰动,一个少年昂首阔步而来,他行走得又快又疾,根本不管面前人,明明瞧着他要撞到人,不知怎的他身形一滑又闪了开去,众人不由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杜良笠见银光闪闪,那少年已走近院中大厅,杜良笠悄悄对庄玲道:“你所说的银色狐裘这便是了,此人一来,此地只怕又有好戏看了。”
  原来那少年正是齐天心,庄玲早就瞧清,她心中不悦,暗自忖道:“他怎么没瞧见我?还是故意装的?”
  她转念一想,又不觉失笑:“我扮了男装,他怎会认出是我?这人粗心大意,不像董其心满腹阴险,我倒喜欢这种开朗性子。”
  那汉子伙伴原想找杜公公麻烦,这时见那少年来得奇特,注意力分散,也忘了寻杜公公霉气。
  齐天心横冲直闯,一会儿便闯进大厅之内,庄玲忍不住好奇之心,拖着杜公公也跟了进去,那些皮货商人只道齐天心不是皇室宗亲,便是巨宦名门公子来购皮货,这事在胡家老店也是常有之事,过了一会,大家又在斤斤计较价格。
  杜公公才一进厅,只见大厅门口四个衣着整齐的汉子,神情痴呆立在那里,连眼睛也不眨一下,杜公公低声道:“这少年好快身法,咱们并未曾听到半点搏斗之声,这四人都被点了穴道。”
  庄玲正待举手去推那内厅之门,杜公公忽道:“小姐且慢!”
  正在此时,里面已传出齐天心朗声叱责道:“哪一个是胡君璞,快出来答话。”
  一个苍劲的声音道:“在下胡君璞,不知公子寻在下有何见教?”
  齐天心哼了一声道:“你为富不仁,附近百姓就没有不骂你的,再说你每次大集贩卖皮货,却又在家中设下赌局,将那些远道而来的小商人,赢得血本无归,走头无路。”
  那胡家老店老板胡君璞是个极精的人物,他心想这少年直入厅中,门外的人竟未发出半点暗号,知道已被人作了手脚,他知道齐天心不好惹,当下赔笑道:“小老儿闲着无事,和朋友们玩玩牌,这个……这个……”
  齐天心怒道:“赌原是碰运气,你却不该骗赌受诈,昨天那老实商人,被你骗去订货银两,要不是本公子出手相救,老早就投河自尽了。来来来,本公子和你赌上一局。”
  胡君璞赔笑道:“小老儿怎敢和公子赌。”
  齐天心冷冷道:“本公子不耐和你啰嗦,现在一切现成,我就和你赌一副牌,你赢了本公子身上这件狐裘给你,如果你输了,哼哼,可要关门大吉,替本公子滚出张家口。”
  庄玲忍不住轻轻拉开一丝门缝,杜良笠一瞧,只见厅中高高矮矮围满了人,原来正在赌牌九,那胡老板坐在上方,显然是在推庄。
  那胡君璞爱财如命,他一打量齐天心身上所穿皮裘,心中狂跳不已,他买卖皮货几十年经验,所见名贵皮货何止万千,可从来没有见过如斯宝裘,他心中估量:“这件银狐裘乃是千年老狐集腋而成,相传妙用无穷,我老胡送上门来生意如何不做。”
  他明知对手善者不来,可是重宝当前,不觉迷失了本性,他对赌是十拿九稳,当下正色道:“一切就依公子,咱们赌一副牌。”
  齐天心冷冷道:“你砌牌吧,我可不怕你弄鬼。”
  其实他对赌乃是门外汉,根本一窍不通,就连牌的大小都不懂,他心中另有计较,是以悠闲的斜睨胡君璞,只见他熟练的砌好脾,一撒骰子,口中叫道:“七天门。”
  伸手便欲去拿牌,齐天心也一伸手装作拿错了牌,轻轻一按,胡君璞手来牌上,竟然拿牌不动,原来那牌子已让齐天心运内劲陷入桌中,那张大桌乃紫檀木所制,坚逾钢铁,胡君璞心中一寒,齐天心一拂袖子,众赌徒还没看清楚,齐天心已取了那对牌,砰的一声翻在桌上。
  众赌徒一齐叫道:“至尊!至尊!”原来那副牌正是一个三配上一个六是牌九中最尊的一道。
  胡君璞脸色灰败,齐天心装作内行道:“你这局输了,就请快快收拾行李,替本公子离开此地。”
  胡君璞站起身来一言不发,齐天心又道:“如果下次在别的地方再遇到你欺压良民,可就没有这样便宜了。”
  胡君璞问道:“请教阁下万儿?”
  齐天心道:“我叫齐天心,你向江湖上打听打听!”
  胡君璞心中一惊,面若死灰跄踉而出,杜公公一拉庄玲,闪身门后。
  齐天心追赶三个异服青年,追失了目标,又跑回来闲荡,不知天高地厚地替本地除了一个大害,心中不由得意洋洋,心想又可大出风头了,他大步走出厅来,到了门边一停,冷冷道:“门后的人出来,不然在下可要无礼了。”
  杜良笠无奈,只有和庄玲走了出来,齐天心一瞧庄玲,他心中大惊,脱口道:“你……你真像一个……一个人。”
  他上次黑夜出手解了庄玲及杜公公之危,他心志高傲,为人又是粗放,对杜良笠并未留心注意,此时杜良笠换了一身衣襟,竟然识不出来。
  庄玲心中一甜,忖道:“原来他没有忘记我,这人真傻,他真以为我是男人。”
  庄玲向他笑,齐天心只觉如盛开鲜花,明艳不可方物,他结结巴巴道:“小……小兄弟,可是……可是姓庄?”
  庄玲心中暗笑,她少女心性,最爱逗人,就是对仰慕之人,却也不能例外,她摇摇头道:“小可姓张,不敢请教兄台大号。”
  其实她方才已听见齐天心自己报名,齐天心见他不姓庄,心中怅然若失,他支吾两句,跨出门外。
  杜公公嘴角含笑,庄玲嗔道:“杜公公,这又有什么好笑?”
  杜公公道:“小姐,这少年神采飞扬,什么人都不会放在他眼中,也真难为他,居然记住小姐姓氏。”
  庄玲大羞,忽然外面一阵欢呼,有若雷鸣,庄玲、杜良笠走出一看,只见院中秩序大乱,拥进一大批百姓,将齐天心抬得高高就往外走,经过之处,众人纷纷恭身行礼,就如天子王公巨侯巡行民间疾苦一般气势,那齐天心微微向众人点头示意,那银色狐裘在阳光下更显得高贵华丽。
  杜公公悄悄地道:“胡老头作恶多端,这姓齐的少年替民除害,难怪老百姓欢欣欲狂了。”
  庄玲默然,她心里在想:“我巴巴赶到张家口来,不知他是否又要离开此地,我何不上前问问。”
  但她毕竟害羞,眼见众百姓将齐天心抬出院子,渐渐地愈走愈远,她心中无限怅然,杜公公如何不知她心意,嘴角含笑,心中老早便有计较。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十二章 悠悠众口
上一篇:
第十章 翩翩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