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狼血毒草
2022-01-01 15:50:49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夜,林子里静静的,偶而几声夜鸠的咕咕叫声,更显得凄厉可怕。
  其心又潜回林中,他心中虽是认定此乃敌人阴谋,可是想到上乘内功能使人返老还童,又不禁悚然心惊,因为那石旁之人实在太像董无公了。
  其心换了一双鹿皮靴,戴了一双鹿皮手套,怕敌人在路上下毒,他走一步停一下,端的目观四方,耳听八面,渐渐地又走进日间那块大山石旁。
  那尸体仍然靠在石上,其心打量四周,却不敢上前,忽然一声暴响,两条黑影穿林而来。
  其心连忙闪身树后,只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喃喃道:“那小子又被他逃脱了,我病姑还有何面子?”
  她劈枝砍草,似乎极是恼怒,其心对自己所料更有信心,他心想:“这五毒病姑果然是诈死骗我。”
  五毒病姑又接着道:“那小子原来是董无公的儿子,你这计谋本不错,可是……可是……”
  她忽然吞吞吐吐起来,其心心中紧张得紧,他就是要听后面的话,另一个男子的声音道:“这……这本是天衣无缝,不知怎样,那小子对他老子好像并无半点情感。”
  其心热血上冲,那两人愈说愈低,其心倾耳全神听去,不知不觉,竟松懈了戒备。
  那五毒病姑低声道:“难道……这……死人……死人……不像么?”
  她声音低沉无比,其心只听清楚“死人”两字,他屏除一切杂念,聚精会神听去。
  那男子的声音道:“这面具和董无公惟妙惟肖,决无半点漏洞,只要见过地煞的,都绝认不出,怪就怪在那小子,竟好像没事儿一般。”
  他声音粗壮,虽是低声说话,但是其心却听了个真切,他疑云一消,心中狂喜不禁,忽然鼻间一缕异香,只觉眼前金花直冒,一口真气再也提不起来。
  其心心中恍然忖道:“这两人知道我来,故意说给我听,我处处小心,然仍着了他们道儿。”
  那五毒病姑不愧是施毒神圣,其心只吸进半丝异香,竟然闭气不住,全身一软,倒在地下,只觉右手一痛,臂上中了五枚金针,排成梅花形状,根根深入于骨。
  其心闭目待毙,他中毒之下,功力已是全消,可是灵台之间却极是清静,那五毒病姑满脸得色走上前来,突然有人一声暴吼,一个蒙面人从天而降,只见他双手一挥,狂飙大起,竟将五毒病姑一个身子震飞数丈,就如断线风筝一般,跌倒地上,其心只觉腰间一紧,已被来人抱起。
  耳旁忽闻一声巨响,其心回头一看,原来一颗碗口粗细大树,已然吃五毒病姑身子撞断,来人掌力之强,可见一斑了。
  那人抱着其心飞奔而去,其心只觉那人身法如行云流水,并无半点凝滞,耳畔风声飒飒,也不知到底走了多远,身上所中金针,毒素渐渐上升,胁胸之间,难过无比。
  那人又走了一阵,忽然脚步放慢,在一颗大树旁站定,他轻轻将其心放下,右手中指食指微微一合,有如鸟啄,他长吸一口真气,一股热气慢慢从指尖发出,他眼帘低垂,右手略略颤动,出指如飞,已然点中其心三十六大脉道,其心胸中一畅,头脑昏迷,沉沉睡去。
  那人轻轻拉开脸上蒙巾,嘴角露出一丝浅笑,月光下,只见他凤目挺鼻,真是少见的好相貌,正是日间和五毒病姑谈话那人。
  他沉吟一会,又抱起其心前行,心中却暗暗忖道:“这天罡三十六指的闭目打穴,却正是少林百步神拳的克星,不死秃头倒好对付,金南道加上天禽就足够了,可怕的就是天剑地煞董氏兄弟,这两人真是神乎其技,以我所学之博,却也无从捉摸。”
  他转念又想道:“好歹要从这小子身上骗出一些底细来。”
  他心中盘算,不由又走了两个时辰,他轻功高妙,手上抱着一个人,并无一点影响,身形如风掠过,如果此时有江湖汉子在旁,定然以为是天座三星,或是地煞董无公莅临了。
  过了很久,其心悠悠醒转,他知觉一恢复,立刻运气调息,这是一般内家高手自然养成之习惯,只要血脉畅通,就是一息尚存,也可运功疗治,其心只觉真气焕散,心知毒素已散入体内,自己再无能力逼聚出来,目下焦急也是无用,先看看所处之环境再说。
  其心放目瞧去,只见屋中雕龙漆凤,金碧辉煌,布置得十分气派,那屋角四只巨梁,粗可数人合抱,却是结头突生,仍为原来生长本色模样,未加修饰,可是表皮光滑晶莹,竟可立见倒影。
  其心只觉一阵阵轻香扑鼻,他瞧四周并无香花兰草,何处放出这等怡人之香,他心中忖道:“这甘兰道中除却草原绿洲,便是一片牛羊,何处见到过这等华屋大厦,这倒是奇了,难道我昏迷了几天,被人救回中原来了。”
  他心思细密,立刻想到:“如果我昏迷了数日,一定饥饿难当,此刻并无觉得,难不成是梦中幻景。”
  他睁眼再瞧,四只巨梁蟠龙似的耸立,端的古意盎然,那阵阵香气,竟是从木中发出,其心一惊忖道:“听人说这种檀香木乃是极名贵之物,寻常以斤两计之,这四只巨梁,少说也有十几万斤,以檀木为梁,主人真是富可敌国了。”
  他胡思乱想一阵,只觉仍无头绪,目下功夫尽失,如果主人是救自己,那就是命不该绝,如是落于五毒病姑或是天禽之手,那么也只有听由摆布了。
  四周静悄悄的只闻风动窗棂,其心心中虽是如此想,可是仍免不了暗暗好奇着急,要走是绝不可能的,瞧瞧主人的底细再说,那恢复功力之事,他连想都不想,只有到一步走一步了。
  忽然脚步声一响,其心正想循声瞧去,忽然心念一动,眼睛闭上装作昏迷未醒,他心中暗暗忖道:“我目下手无缚鸡之力,就是发觉敌人有害我之心,却又能怎的,倒不如装昏妥当。”
  脚步声愈走愈近,其心忽觉一只手温柔的按在他的额角,一个低沉的声音道:“此子中了五毒妖女的挪魂香,又着了百毒金针,幸亏遇上了爹爹我,不然岂有生路?”
  另一个人声音尖嫩,显然是个女子的说道:“爹爹你花了这么大心机,这人还是半死半活不见醒转,我看咱们心力已尽,妈妈还在病中急等着爹爹所炼的丹药服用哩!”
  那低沉的声音叹气道:“孩子,你娘素来体质薄弱,她产你之际身受毒瘴阴毒,已是深入骨髓,她这病拖拖延延,也不在乎这几天,只要你大哥捕到那雪山玉蝉,这剂主药一到,才能开炉炼丹。”
  那女子声音道:“爹爹,雪山玉蝉捉到,你炼的丹药稳能治好娘的病么?”
  她声音极是焦急,其心想来这女子母亲之病,一定缠绵已久,用尽法子却是无效。
  那低沉的声音道:“筱儿,爹爹一生精研医药,对于内功也有所窥臻,只是……只是……”
  那女子急道:“爹爹,难道娘亲的病就……就……没有痊愈的法子。”
  那低沉的声音道:“玉蝉乃天地间至阴之物,以阴制阴,原犯医家大忌,可是却能收毒毒相克之效,虽则不能拔除你娘体内阴毒,但延个三、五年倒是不成问题,唉!你娘命薄如此,我做爹爹的夫复何言?”
  他说到后来,已带哽咽之声,其心听这父女一口江南语声,心中更觉不解,这西北边陲荒僻之地,竟有江南人士居住,真是奇事了。
  那女子呜呜地哭了,半晌才道:“爹爹,你既无法医好娘,咱们何不遍求天下良医,出重酬以求良方,说不定还有希望。”
  她又急又快的说着,其心十句中倒有三句不懂,她爹爹沉声道:“筱儿,这世上再无比你爹爹医道高强的人。”
  他一个字一个字说着,声音飘扬在空中,甚是自豪肯定,可是却含着一种说不出沉重的悲哀,其心心忖道:“此人医道想是极为高明,可是对于妻子之病却束手无策,这心情够人难受的。”
  那女子又道:“爹爹,常言道众志成城,咱们广取天下良医,说不定能出奇迹。”
  她爹爹怒道:“筱儿,你怎么如此幼稚,爹爹自信医术已达……已达……贯古通今地步,华陀先师再生,也未必强过你爹爹。”
  那女子不敢再说,其心想这人如此自负,看样子他是成心医治自己,说不定有几分希望。
  那医者喃喃道:“这孩子已经昏迷四天四夜了,应该醒转过来啦!”
  其心心中一懔:“四天四夜,我怎么好像犹在昨日,看来我此时已远离甘兰,来到中原了。”
  那女子插口道:“爹爹,此人四天四夜滴米未进,饿也会饿死啦!”
  那医者道:“已灌了他一杯碧芝液,十天半月之内,元气不会散失,只等他一醒转,便好着手治疗了。”
  那女子惊道:“碧芝液?爹爹……你……这人和咱们非亲非故,碧芝液何等珍贵……你……”
  她言语间充满了不满,那医者柔声道:“筱儿,你年纪太小,懂得的事实在太少,唉!说来你也不懂。”
  筱儿气道:“好!好!爹爹,我是什么都不懂,可是我却知道,那碧芝液是大哥拼命取得,他……他上次几乎死在那赤练毒蛇之口,不是为了这碧芝液么?”
  那医者道:“筱儿,一个人要是能够无酬无求去帮助别人,那种快乐岂可形容,爹爹一生最大的快乐就是爱瞧看病人痊愈时的笑容,但求自得其乐,唉!从前你祖父家中穷无立锥之地,祖母有一年又染了时疫,那时爹爹年纪还小得很,小得很……”
  他悠然说着,神色甚是神往,他女儿虽是气愤,可是听到爹爹忽说起故事,也便住口凝听。
  那医者道:“爹爹眼见祖母一天到晚又吐又泻,只消两天人已瘦得只剩骨头架儿,却只有哀哀痛哭,束手无策,第三天,忽然来了一个游方道士,他替你祖母摸了手脉,笑笑开了一张方子,一言不说飘然而去,我和你祖父爹儿俩抱着一线希望,照方抓了药,一剂服下,你祖母呕吐立止,一口气悠然轻过,第二天便能下床了。”
  筱儿道:“那游方道士真好本事。”
  医者道:“爹爹当时眼见祖母从死返生,心中真是百感交集,就如做梦一般,筱儿,当爹爹看到你祖母重新睁开眼睛那一剎那,那感激是多么深沉,孩子,尽管是金山银河,珠落玉盘,取之可得,可是那喜悦比起眼前亲人死中得生可就差远了,唉!你年纪太小,这话你也许根本不曾理会得了。”
  他恳挚的说着,就如已参大道的高僧现身说法,那声音平淡得出奇,没有一点高潮,可是却有无比重量,其心只觉一阵激动,传过胸中,作声不得。
  筱儿插口道:“爹爹,我已经十九岁,你别老把我当孩子。”
  医者又道:“孩子,世人谁无父母兄弟亲人,我治好一人,说不定是能安慰一家人,这种多利的生意,岂不是好做么?”
  筱儿黯然道:“爹爹你治好天下人也是枉然,却治不好娘的病。”
  医者叹口气道:“生死有命,如果世事皆如人愿,人间岂有伤心之人?你娘的病并非无法可治,只是此法已然失传多年,举目世间,再难相求。”
  那筱儿急道:“爹爹你快说,只要有法子使娘病好,就是上天下地,筱儿也要办到。”
  那医者缓缓道:“此事说也无益,此法绝传已达百年之久,筱儿,你好生看护这娃儿,他一醒来,就立刻告诉爹爹。”
  筱儿如何肯依,她不断缠着父亲说出,那医者微一沉吟,迈步入了内屋,其心只听见筱儿喃喃道:“爹爹明明知道治娘病的法子,可是却不肯说,一定是绝无希望,我可不管上天下地,一定总得套出那治病方子。”
  她转身瞧着其心,只见其心双目紧闭,面若金纸,心中有说不出的厌恶,她瞧瞧四下无人,伸手取了一根竹杖,将其心翻来拨去,就像搬弄行李一般,她心中只道如此可催使病人醒转。
  其心心中气恼,心想眼前处境真是行尸走肉,任人摆布了,那筱儿见他仍不醒转,气道:“分明已是死了,爹爹还要我守住这死尸,真是倒足了八辈子霉,如依我性子,早就丢到野外去喂野狗了。”
  她低声自言自语,声调冰凉没有一丝同情之意,其心虽未瞧见她面孔,可是眼前却憧憬着一个血盆大口,黄牙森森,甚至塌鼻竖眉的女子。
  其心心想:“这女子心地怎的如此凉薄,真是虎父犬女,他父亲那种悲天悯人的性子,她怎没有遗传到一点点儿?”
  筱儿又喃喃道:“这人身中病姑两毒,听爹爹口气,他竟还有生还的希望,看来定是内家高手了,其实武功好又怎样,现在不是像死猪一般死相。”
  其心听她愈说愈不像话,心中不与她一般见识,只当撞着了瘟神一般,忽然转念一想,大惊忖道:“这女子一副挑战模样,难道她瞧出了我是在装昏?”
  其心等了半晌,不见筱儿动静,他听脚步声筱儿已经走到窗边背向着他,他偷偷睁开眼睛一瞧,只见那筱儿体态轻盈,婷婷玉立,如从背影来说,分明是个姣好少女,其心无聊的想道:“如果这女子脸孔像背影一般好看,那就真的可怕,常人道面若春花,心若蛇蝎,只怕就是指的是这类女子吧,我倒希望她丑陋不堪。”
  那女子伫立不动,一袭轻风,室间香意更浓,其心心中想起他所相识的女子,那女扮男装的总督千金,她布衣荆裙,仍是掩不住天生高贵,世间之人但知争名逐利,女子爱虚荣乃是天生性子,此女却安贫乐业,虽不见得是真的如此,但可爱得紧,还有那青梅竹马的朋友小萍,上次见面时宛若陌路人,世事真是多坎坷难以逆料,最后他又想到庄玲。
  其心愈想愈昏,眼前似乎又瞧到了齐天心潇洒的携着庄玲,漫步在长长的大道,其心只觉眼前一花,臂上剧痛,他侧目一瞧,原来那五根金针仍然深深插在臂上,并未拔去。
  其心一痛之下,立刻屏除杂思,对于刚才胡思乱想,甚是愧惭,目前难关重重,自己一向临事不乱,怎么在这当儿还会生出杂念?过了半晌,他心中一片空白,杂念尽除,然而他心中却暗暗警惕,为什么每当自己真正感到寂寞无依时,便会油然想起那庄玲小姐来,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那少女转过身来伸手探探其心鼻息,其心只觉额间一凉,一只又滑又凉的小手拂过颊边,晨风生寒,那女子显然在窗前凝立了很久。其心装作蓦然醒来,睁开眼睛,只见一个美艳似花的脸孔就在眼前。
  筱儿高声道:“爹爹,那人醒来了。”
  其心定眼瞧去,只见内室走出一个老者,那老者笑容满面,似乎极是喜悦,其心只觉老者目中有一种慑人之威,虽是白眉苍然,步履之间却是龙行虎步,气势威而不猛。
  其心心中暗暗称奇,这屋中布置贵比公侯,这老者更是高华照人,他正想开口,那老者摇摇手道:“小哥子不必多言,你此时中毒未除,气血两亏,既然遇到老夫,好歹也将你治好!”
  其心道:“老丈仁心如此,小可感激不尽。”
  那老者只是微笑,神情极是亲切,其心呆呆瞧着他,老者和睦可靠,好像是极其亲近之人,那满头苍苍白发,令人油然生亲,眼神中也没有那种慑人的神色了。
  那老者道:“筱儿,你将这位大哥扶到内室去,此处夜风凛寒,不适病体居留。”
  那筱儿鼓起嘴儿,极不愿意,其心下得床来,竟是举步维艰,这时这足智多谋的少年,才从心底泛出一丝寒意,那一身武学就如此轻易的离开他了么?
  其心走进内室,只见四壁均是绘花的薄纱,室中自然是淡蓝色,案头养着一对白鹦鹉,正在呱呱学语。
  那老者待其心睡下,又伸手替其心探了脉,柔声安慰道:“小兄弟,如非老夫眼花,你一定身负上乘内功。”
  其心点点头,那老者又道:“那五毒病姑性子狂癫,谁撞着她都要倒霉,她号称世间施毒大王,老夫虽不善施毒,但自信对这疯女所施之毒,倒能药到毒去。”
  其心点头正待附和几句捧场之话,那老者又道:“所以小兄弟不用担心,老夫包管还你一身武功来。”
  其心问道:“老伯原也是身负绝技之人,如非晚辈瞧错,老伯功力之深厚,已臻于高手之列。”
  那老者见其心改口叫他老伯,心中微微一笑,知道其心戒意已除,自然和他亲近,他缓缓道:“老夫为救小哥,这才不得已和五毒病姑交手,老夫偷袭于她,她正踌躇满志,自易着了道儿,我原以为小哥昏迷不醒,不意仍被小哥子瞧见,此事还望小哥子代为守密为好。”
  其心点头应允,老者道:“如果别人得知老夫会武,老夫便不能如此安逸了,小兄弟稍忍痛苦,明日老夫等一个人回来,那时再来替小兄弟疗毒。”
  其心道:“这五枚金针可否请老伯先拔除。”
  那老者摇头道:“五毒病姑的金针乃是云南大山风磨钢所制,附骨而沾,如果运劲拔除,那在肉内半截一定折断随血流入心脉,老夫迟不下手便是此故,老夫已差人去一友人处借吸星石,只须此石一到,立可吸出金针。”
  其心道:“这百毒金针之毒想必被老伯用药逼住,不然小可先前数日已感心胸之间毒气上溢,这数日反而畅然无觉。”
  老者哈哈笑道:“小哥子真是料事如神,她五毒病姑能炼就百毒草,我老儿便能炼成解除百毒之药丸。”
  他沾沾自喜,极是得意,又扣其心把了一阵,这才走了出去,其心只见四壁虽是轻纱,但却瞧不到外面的情景,他心中惦念老者之话,见那老者沉着,不由对老者信心大增。
  他安安稳稳睡去,一觉醒来,已是月残星稀,长夜将尽,室中蓝色阴沉,一种阴森之色,忽然一个轻轻的脚步走到床前,一个青年男子的口声道:“妹子,就是此人么?”
  另一个女声正是那年轻女子筱儿,她轻轻耳语道:“大哥,乘他尚未醒来,咱们出手毙了他,爹爹知道了,也是木已成舟,他总不能和咱们反目。”
  那青年男子道:“听爹爹口气,好像要将玉蝉给他服用,解五毒病姑所下挪魂香,那么妈妈的病岂不是又成泡影,只是爹爹脾气你也是知道的,说不定当真不能谅解我们,那就失了咱们儿女一番心意了。”
  那筱儿道:“一切都由我承担,大哥你只管下手便了。”
  两人沉吟半晌,其心只觉掌声一起,一只手掌迎头击下,他面临生死关头,在这千钧一发当儿,脑中转过许多念头,却是一无管用,他乃是机灵沉着之人,从不受激,为虚名而吃亏,在这无奈之际,只有高呼求救了。
  其心正待呼叫,忽然那只手缓缓收回,筱儿低声说道:“大哥,你真没出息,你瞧我的。”
  她虽说得很低,可是却句句清晰进入其心之耳,其心蓦然一震忖道:“她既怕我醒来张声,可是她说话之声却足以惊醒我,难道是要故意说给我听的?”
  他此念一生,只觉背脊发寒,一生之中,从无此时感到如此恐怖的了。
  他尚不及细思,那筱儿掌起掌落,已然临近太阳穴,蓦然一声轻轻破空之声,筱儿低哼了半声,脚步一阵零乱,其心偷眼望去,那老者脸色铁青,立在门边,那青年男子和筱儿双双垂手而立。
  老者压低嗓子怒道:“逆儿你好生胆大,你既未将我这为父的当父亲看,你就滚出家门,我姓凌的不要你这等畜牲现眼。”
  那青年男子吓得跪下不断求饶,筱儿倒还义气,也跟着跪下认罪,那老者似乎疼爱小女儿,叹口气低声道:“你替为父的好好看待病人,如有差错,咱们父子恩义立断。”
  那老者说完便走,他步行轻轻地怕惊醒其心,那一对兄妹气呼呼地退出室外。
  其心这才舒了一口气,他运神思索,只觉脑子昏乱,无法凝神会思,那老者凛然正气,而且心地柔慈,再怎样也难说他是个坏人,可是那筱儿和青年竟欲加害自己,虽说是怕老者用玉蝉来救自己,误了他们母亲之病,但其中令人起疑之点颇多,那兄妹俩要暗害自己,又丝毫不小心分明要惊醒自己,难不成是要自己和他们搏斗,再装作失手杀害自己?
  其心虽参悟不透其中关键,但总觉得此事大有可能,这时天色渐明,其心不知是祸是福,只得闭目养神。
  直到日已高起,室内纱影蓝光柔和已极,那老者含笑而来,手中捧了一大包东西,说道:“小哥子真是运道好,不但吸星石借到,小儿还捕到专解迷药的至宝——雪山玉蝉。”
  其心连忙称谢,忽然门外击掌声响,那老者神色不悦回头叫道:“叫你们不要打扰为父行医,你却偏要如此,有什么事快说。”
  室外青年男子道:“爹爹,真有急事,请快出来。”
  那老者无奈,向其心歉意望了一眼,步出室来,只见那青年男子唰的一声拔出长剑,横在脖子上,那老者又急又气道:“逆子,你这是干什么?”
  其心见又生枝节,他身子坐起,从半掩门中,只能看见三人品字似的站着,那老者神色激动,不断呼喝着。
  那青年悲声道:“父亲在上,如果您要以玉蝉救那小子,孩儿只有一死以抗。”
  那筱儿也尖声道:“爹爹你虽是观音菩萨心肠,普救世人,可是姆妈跟你受苦一辈子,到头来你却不管她,反倒去救外人,这算什么好汉英雄?”
  她急不择言,竟然对父亲顶撞起来,其心知她心意是要自己听见,不能损人利己,那老者似乎怕其心难堪,连忙将二人拖开,他边走边说道:“这玉蝉并不能治好你妈的病,只不过是拖延罢了,就是不用玉蝉,你妈也可拖下去,只须得到那失传的法子,你妈保管会好,唉,这玉蝉对那孩子倒是对症下药,你……你们……”
  他愈走愈远,渐不可闻,其心一挺身虽是身子软弱,但这一夜休息,精神已大见好转,他悄步下床,装作入厕的样子,闪身在廊中暗处,凝听那三人谈话,他虽凝神听去,可是相隔甚远,有些竟听不真切,如是他功力犹在,便是再远数倍,也是字字可闻,忽然砰的一声,那青年剑子被老者打落,老者沉声道:“为父决定之事,永不更改。”
  其心一阵激动,几乎自持不住,要现身劝解,老者忽又低声说了一大段,其心已听不清楚了。
  那青年忽断断续续道:“父亲大人,你……你此话当真?”
  筱儿道:“爹爹你真答应告诉我们医治妈的法子?”
  那老者喟然道:“为父岂会失言于你们,培儿是愈长愈不成器了,你动不动以死相胁,这是对父亲的态度么?”
  那年轻男子立刻跪下请罪,那老者长叹一声道:“医者有割股之心,你两个小冤家岂能理会。”
  他迈步走回,其心早已躺在床上,那老者一言未发,从怀中取出一块黑乌乌非金非玉的东西,他用起内劲,一托其心胁下,只听见嘶嘶之声一作,五枚金针已连根吸在石上,半截都已发黑。
  其心只觉臂上一轻,老者右手不断运气,其心手臂愈来愈粗,雪红中透着一股黑乌,那老者取出小刀一划,一股黑血如箭激射,滴在地上,立刻焦黄一片。
  其心暗暗吐舌,心想如非这老者医道高明,自己这次只怕有死无生了,他抬眼一看老者,那老者冲着他微微一笑,目光中包含了无比信心和安慰。
  其心心内一热,他见老者悉心医治,为了救自己,父子几乎反目,江湖上人心险恶,能碰到这等热心人,也真是自己造化了。
  他这时胸有感激之情,一切疑念都化为乌有,只觉这老人是世间少有好人,倒觉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忖度君子,甚是卑鄙。
  老者又从怀中取出一只晶莹透明蝉儿,他向其心道:“小哥子,你别看这小小玩意儿,端的是解毒圣品,天下无双。”
  他说罢从包中取出一个小瓶,那瓶中装满墨色汁液,那老者倒了数滴到小碟之中,出外摘了一大把野草,顺手一沾,只须沾上半滴液体,便立即枯萎死去,老者缓缓说道:“这是蛇中之王赤炼之毒,任何生物触之即烂,只有这玉蝉是它克星。”
  他说完将蝉翼撕下一片,投入那小瓶中,只见瓶中泡沫大起,不一会颜色越变越淡,最后变成白色,那老者举瓶一饮而尽道:“任是天下至毒,如果碰上玉蝉,都化而为水。”
  其心心道:“这老者适才一番表演,是怕我心疑不肯服用玉蝉,天下岂有如此医者,以灵药相赠,还怕病人生疑?”
  他沉吟片刻,心想玉蝉并无异状,便接过服用,这玉蝉确是人间至宝,其心服用半刻,胸中一股真气暖洋洋的到处乱窜,其心微一运气,已然引气归窍,全身筋脉畅通,内功尽复。
  其心欢喜欲狂,再也按不住喜意满面,他这种感觉就如死里逃生,重到安全之地,他心中明白,武功就是他生命最贴切实在的保障。
  其心功力恢复,他对老者称谢,半晌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只因心中过分感激,竟不知从何说起,适才生的一些疑念,又都抛之九霄云外。
  那老者见其心喜不自胜,他点点头走出屋子,脸上挂着一副高深莫测的神色,心中忖道:“这孩子千伶百巧,真如行走江湖数十年的老油条,却是年轻若斯,适才我一时过分小心,怕他心疑不肯服食玉蝉,反而露了马脚,幸亏他在狂喜之下,无暇细细深究。”
  其心盘坐又调息了一周,体内毒已除尽,老者又走进来道:“小哥子毒虽除尽,尚须服食清血泻毒之剂数日,不然腹肺之间难免受伤,减了异日寿岁。”
  其心此时对他已是言听计从,当下忙道:“如此打扰老伯了。”
  老者呵呵笑道:“好说,好说!”
  其心道:“那五毒病姑下毒窍门真是五花八门,防不胜防,小可自认尚称得上机智,却仍着了道儿,现在想起,真是胆寒不已。”
  那老者道:“漫说小哥你,就是江湖上行走一世的人,只要招惹这个瘟神,也是绝无幸免的。”
  其心道:“如果五毒病姑知道老伯救了小可,老伯岂不是烦不胜烦么?”
  老者傲然一笑道:“这个她五毒病姑虽是横行猖狂,要惹到老夫头上,她倒也要考虑一下后果。”
  其心套了一句话道:“想老伯当年一定也是大大有名的人物啦,小可出道太晚,对于一般前辈英风侠行真是仰慕得紧,就只无缘参拜,真是生平恨事。”
  那老者暗暗一笑忖道:“老夫当然是大大有名之人,如果武林中人知道老夫行踪,只怕要天翻地覆哩,你这小子倒想盘老夫海底来了。”
  老者道:“老夫平生只是精研岐黄,何曾在江湖上混过。”
  其心知他信口胡扯,也不便追问,老者聊了一阵便走了,其心推开窗子,只见满院花开如织,彩蝶飞翔穿梭来往,好一片春日艳阳,心怀大畅。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凌月国主
上一篇:
第十九章 世外之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