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世外之谷
2022-01-01 15:49:20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色又渐渐亮了,又是一天的开始。
  齐天心从大树上的“床”上睁开了眼睛,天空看不见骄阳,只是海水一般的深蓝,偶然一朵白云轻轻地飘过去,激起一种乘风而去的欲望。
  齐天心坐在树枝上运气调息了一翻,他的真气依然一点进展也没有,只是僵硬得如被冻住了,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清晨的冷气使他打了一个寒噤,他伸手把身上那件破了多处的薄皮衣拉了拉紧,轻轻地从树上跳了下来。
  抬头看上去,那树上临时的“床”实在有些不像样子,齐天心暗暗想着,自己看来是得在这个幽谷中久住的了,首先得先把生活的问题解决才行。
  他低头望了望身上的衣服,那件扯破数处的皮衣虽然不厚,可是应付着目下的气候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往下日子一天天暖和起来,穿的事倒是不用耽心的了。
  住的问题也是重要的,齐天心现在已经失去一身上乘武功,荒野里露宿下去,碰上什么毒蛇咬一口,那就要糟了,齐天心暗暗道:“看来我得先搭一间屋子来住了。”
  他既没有弄过木匠的那一套,又没有看见过人家搭屋子是怎么搭的,只道是搭个小屋子又有何难,向昨夜栖身的大树上瞧了一会儿,喃喃道:“我就把小屋子搭在这树上岂不是好?”
  于是他转身走入林子里,寻那较细的树干,弄断了捆成一扎一扎,一直弄到日正当中的时候,他才弄了两捆木棍,他抬起头来望了望太阳光,脸上的汗水滴了下来。
  齐天心想道:“又是要解决吃的问题的时候了。”
  他把皮外衣脱了下来,走到林子外面,心中想道:“昨天我能挖到野薯,我不相信,就只有那么孤零零的两个。”
  他走到那片沙土上,开始用一根木棍在土中挖掘,果然一会儿就让他挖出十多个又肥又大的地薯来。
  他叹了口气道:“天无绝人之路,这些地薯不知哪一年开始有一粒种子被风吹了进来,落在这里生根发芽,繁植了这一大片,却成了我齐天心的救命粮食了。”
  他吃饱以后,把袋里的小刀掏了出来,开始爬到大树上去割取山藤。
  山藤割得差不多了,他就开始在大树上搭起屋子来,没有钉子,每根木棍都得用山藤捆结起来,那些木棍不过是粗粗细细的树干罢了,又不一般长短,捆到天黑,齐天心才捆起了一条七尺长的“木棍墙”。
  齐天心不禁挥汗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想不到这么难!”
  他揉了揉手指,手上被藤条勒伤的地方还没有好,这时更又流出血来,胸前的掌伤也在隐隐作痛,天又黑了,这座小木屋眼看是不可能搭好的了。
  他想再露宿一夜,但是他想到露宿的危险,昨夜他是死里逃生,全身累得一丝力气也没有,无法不顾一切地爬上了树倒头就睡,但是现在既已保全了生命,他的顾虑就多了,他喃喃地道:“齐天心再不济也得死在刀剑拳脚之下,难不成爹娘养我一场,结果葬身野兽毒蛇之口?”
  他长吁了一口气,停止了毫无头绪的工作,躺在地上,伸手摸出一个地薯来,用小刀缓缓地削着。
  天空由灰暗渐渐变黑了,闪烁的星光也出现了,齐天心耳中听着那荒野原始的声音,浑厚中夹着粗犷的弦律,就如大漠上的狂风横扫一般,高耸的山壁如擎天立地的巨人,齐天心感到自己的渺小了。
  这里的每一块山石怕不都历经过千百万年了吧!每一块泥土也许在齐天心的祖父还没有诞生前就已存在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它们还要继续存在下去,比起来数十年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人又算得什么?齐天心又算得了什么?
  齐天心的脑中闪电般地飘过昔时那些一掷万金的豪气狂态,也飘过洛阳的温馨漪涟,但是那些不久的往事对这个少年像是忽然不再有吸引力了,他的心重重地垂落下去——
  天空的月光渐渐亮了起来,虽然看不见月亮,但是可以感到它的光,远处一点昏黄的灯光也亮了起来,齐天心知道是那个尼姑庵的灯光,他像是突然回到了现实,三两口地啃完了地薯,爬上树继续工作起来。
  他拼命地工作着,忘了疲倦和痛苦,一直到天色微明的时候,他才歇下手来,一座简陋难看的四方木屋居然在大树上搭成了。
  齐天心钻了进去,躺在柴堆似的“木棍地板”上,一点也不觉背脊难安地熟睡了过去。
  他醒来的时候,已是正午以后了,他推开了用藤索捆起来的“门”,伸出头来,从树上俯视下来,这昨夜被他认为是死地的谷底,在阳光照射下,又显出一片光明的生气,齐天心望了望透空的“屋顶”,喃喃道:“去找些大树叶来盖住,住的问题就解决了。”
  他跨下树来,忽然,他发现树根上有一个雪白的布巾包裹——
  齐天心走过去,打开包裹一看,只见里面包着四个大馒头,馒头下面还有一柄锋利的短剑。
  齐天心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在这时候没有别的东西比一柄剑对齐天心更重要更有用的了,他心头上一个灵感闪过,他不禁叫道:“一定是她……一定是她……一定是那个好心的小尼姑!”
  齐天心捧着那小布包,望着远远的那一点灯火,从那昏黄微弱的光圈中,他似乎看见了那叫做“兰儿”的小尼姑,那一双无邪善良的大眼睛。
  他缓缓咬了一口馒头,觉得说不出的香甜有味,在嘴中嚼着就像是无比珍馐一般,他暗暗想道:“她们怎会有面粉来做馒头的?”
  他想了想,心道必然是尼姑们自己在庵后种有麦田,不然在这死谷中哪来的面粉?
  他吃了两个馒头,把短剑插在腰上,在树林里找一些大张的树叶,铺盖在他的小木屋顶上,现在他不怕风霜雨露,而且毒蛇也咬不到他了。
  他望着自己的心血堆砌成的小木屋,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欣赏的心情来,那每一根木棍上,每一个藤结中,都渗透着齐天心的血汗。
  他轻嘘了一口气,暗暗地道:“目下第一个问题,便是如何恢复我的功力了。”
  于是他坐在树边,努力地提气修练起来,一次又一次地,用最大的忍耐与毅力,一点一点地苦练着。
  然而整整练了三个时辰,齐天心发觉自己一丝进展也没有,他不得不叹息了:“唉!也许那尼姑说得对,中了那西域怪掌,这一生不要想恢复了。唉!齐天心啊齐天心,你这一生自命不凡,想不到辉煌的日子只有那么几年,剩下来几十年的日子难道就要在这树枝上的小屋中消磨过去?”
  想到这里,他不禁悲哀起来,他坚毅地对自己说:“放心去憩息一下吧!今天不行还有明天,明天不行还有后天呢!”
  他站起身来,身上感到汗涔涔的,他想想已经整整三天没有洗澡了,身上又是血又是汗,泥沙更不用说了,他想道:“那边的河水清得可爱,我何不去洗个澡。”
  他把外衣脱下挂在树枝上,向那林子外的河边走去,他向上游走了几十丈,那河水向左面大大地一弯,水流得特别湍急,哗哗的声音响得悦耳,雪白的浪花溅得点点飞花,齐天心见那水蓝得有如靛染,便把衣服脱了,扑通一声跳了下去。
  那河水清凉得紧,齐天心在水中不停地乱翻乱滚了好半天,方才适应冷水,他把身上的血垢洗个干净,索性潜钻到水底去,顺便把头发也洗了一洗。
  当他从水中钻出头来的时候,他听到一声轻微的惊呼,他睁眼一看,只瞥见一张充满惊讶羞涩的秀丽的脸,他不及想第二个念头,连忙一头又钻入了水中。
  当他钻入了水中,他才想到,方才那张美丽的俏脸不就是那庵子里的“兰儿”么?她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齐天心不敢浮出去,一直等到一口气实在闭不住了,只好悄悄浮上来,伸头露出水面,睁眼一看,那兰儿已经不在了,他抓着岸边的石头,露出上半身来朝岸上望去,只见不远处兰儿挑着两桶水,正匆匆地向上走去。
  齐天心呆呆望着她的背影消失,才爬上岸来,匆匆穿好衣服,这时已天快黑了。
  黑暗降临的时候,齐天心躺在小木屋里,他默默回忆着这几日的经历,他想到那日在“集粹堂”中的老太婆,她竟然认识齐天心家传的绝招,又叫出齐天心的姓氏,他糊里糊涂地为她大战一场,落到这幽谷中来几乎送了命,现在那老婆婆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齐天心想着想着,又昏昏地睡着了。
  在没有时间观念的幽谷中,只是天黑天亮,从齐天心入谷中,已经四天了。
  齐天心每天依然苦练着内功,他发现烤熟的地薯有意想不到的可口,食衣住都暂时不成了问题,惟一的问题就是内功依然没有起色。
  他沿着河流再上去,一片密林接着一片,真不知这个谷中怎会有那么多的树木,忽然之间,齐天心听到熟悉的声音——
  “喂,三师姐,你瞧我这一剑练得怎样?”是那小尼姑兰儿的声音。
  “嘿,么妹,像你这般模样就成了么?让师父瞧见了准要重重骂你几句,这几招都是师父她老人家的精心绝学,你怎么老是不用心练呀!”
  那“兰儿”的声音:“哟哟哟,三姐倒教训起人来啦!你练得也强不到哪里去呀!”
  齐天心忍不住止住了步,从树隙中瞧过去,只见两个年轻女尼正在舞弄着一柄竹剑,看上去是在练习剑法,左面的一个是那“云海庵”中最小的“兰儿”,右面的一个身着黄衣,齐天心却没有见过。
  那兰儿练了两招便收剑坐在石上休息起来,过了片刻,那黄衣女尼也停下手,坐在兰儿的身边。
  兰儿道:“喂,三姐——”
  三姐嗯了一声,兰儿道:“那个从山上掉下来的人……”
  三姐道:“他怎么?”
  兰儿道:“他,他在树上搭了一个小木屋。”
  三姐道:“你怎么知道的?”
  兰儿道:“我亲眼看见的,就在那边哩。”
  那三姐道:“那个少年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只怕吃不了几天苦就要完蛋了。”
  兰儿没有说话,齐天心听她们在谈论自己,不觉听得十分尴尬,他暗自摇了摇头。
  那三姐忽然站起身来道:“呀!我要先回去了,师父要叫我了,师妹你再多练一练啊!”
  她很快地从林子中走了出来,齐天心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直等她去得远了,再伸出头来看时,只见那兰儿提起剑来又练了起来,练了几路,忽地把竹剑一丢,叹道:“唉!这几招真难,练来练去练不好。”
  齐天心虽然失去了功力,但是他胸中的武学仍是世上罕见的高明,他略一过目,已知毛病所在,兰儿那柄竹剑正好丢到他的脚前,他弯身把竹剑拾了起来,走出去道:“左边转身的时候,如果右脚尖向后蹬一下,那就够快啦!”
  兰儿吓了一大跳,她一定眼,只见齐天心正微笑着把竹剑递了过来,她红着脸接着竹剑,一双大眼仍然盯在齐天心的脸上。
  齐天心笑着道:“你再试一次看看。”
  兰儿一挥竹剑,一扭身形,刷的一剑配合得天衣无缝,她练了半天总是不得要领,被齐天心一句话提醒,就轻而易举地成功了,她不禁惊得呆住了。
  过了好半天,她才轻声道:“唉!我真笨——”
  齐天心笑道:“不是你笨,是你师父教得太笨了。”
  兰儿心目中的师父好比神人一般,她听齐天心满不在乎地说她师父的长短,不禁嗔目瞪了齐天心一眼。
  齐天心道:“我谢谢你的短剑和馒头。”
  兰儿的脸一红,扭转头去,齐天心想问她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做尼姑,但是却找不到措辞启口,就在这时,忽然一阵悠扬的钟声传了过来。
  兰儿叫道:“呀!我得回去了。”
  她收起竹剑,急急忙忙地跑回去,齐天心道了一声再见,她没有理他,但是已经跑出了好几丈,却又回过头来深深望了齐天心一眼,然后转首飞奔而去了。
  齐天心耸耸肩,摇头暗道:“我真奇怪这么小的年纪怎会愿意跑到这里来做尼姑?”
  他沿着来路又走了回去,他想:“又该试试看真气运行的情形有没有进步了。”

×      ×      ×

  这些日子以来,齐天心在谷中四处游走,差不多的地方都走到了。这一天,一个人沿着山道走着,心中胡思乱想,走着走着,不觉已忘路之远近。
  这时正是早晨,山谷下还只有微薄的日光,清风微拂,枝叶轻摇,山径两边鸟语花香,好一片清新的气息,齐天心微垂着头,负手而行,只觉清风拂过通体生凉,渐渐浑身舒爽,满腔忧虑倒消了大半。
  他抬起头来,只见自己糊里糊涂走了这许久,已沿着山道转了好几个弯,眼前一片翠绿,竟是一丛密林,不再有通路。
  这个地方他倒是从未到过,心中不由一喜,侧耳一听,只闻密林后一阵流水淙淙之声,齐天心眼前浮起一片流水青草的美景,反正他闲着无聊,心念一动便上前打算穿过树林去瞧瞧那边的景色。
  穿过那丛密林并不困难,只要弯弯腰,绕过大權桠就行了,齐天心缓缓行过丛林,果然一条小溪横在面前,一片青葱绿草蔓延出去,山影模糊地散布在遥远地头,齐天心只觉双目一亮,目光好似比丛林后面强烈得多。
  齐天心深深吸了两口气,天空一片蔚蓝,偶尔一朵白云轻飘而过,他跑到小溪边用双手捧了清凉的流水冲在脸上,心里却是一片凉爽。
  他俯下身来,借着水中的倒影将散乱的头发用水弄湿了整理好,站起身来,忽然不远处一声低啸破空传了过来。
  齐天心心中一怔,眼角一扫,只见一道黄光一闪,急定目瞧时,原来是一只相当大的黄鼠狼。
  那黄鼠狼一跃落地,立即全身伏地,似乎在戒备着什么,一动也不动。
  齐天心心中好奇,慢慢移动脚步,转到左方一看,只见一团白影在那黄鼠狼前不及一丈之处。
  齐天心穷目力一望,原来那白影是一只白兔,此刻不知死活,在地上也是一动也不动。
  齐天心心中更奇忖道:“那黄鼠狼方才急窜而出,分明有什么强敌在后,难不成那小白兔竟有这等厉害?”
  过了一会,那黄鼠狼慢慢直起身来,猛可向前一冲又止,似乎在试探虚实。
  那白兔动都不动,好像已死去一般。
  齐天心不自觉间移动足步,已离那黄鼠狼不及五六丈,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又过了一会,那黄鼠狼到底是忍耐不住了,全身一低,呼地窜了起来。
  那白兔仍然不动,黄鼠狼在空中身体陡然一折,呼地又落在原地!
  齐天心心中不由一惊,这种黄鼠狼身轻敏捷,腰间力量可说是各种动物之冠,是以能在空中折腰,不进反退。
  那只黄鼠狼十分险恶,连试了两次,没有动静,这才比较放心,缓缓上前。
  黄鼠狼走两步停一停,又走前两步,一直到距离白兔身前不及一尺时,停下身来。
  齐天心不由暗叹这黄鼠狼的细心,那黄鼠狼似乎想了一想,呼地一声,两只前脚紧紧捉住那白兔。
  那白兔被它一捉,翻了一个身,齐天心只见白兔腹下一片血渍,原来早就被这黄鼠狼弄毙,这倒更令人奇异,黄鼠狼已弄死了白兔,怎么还这等紧张,难道附近还有什么别的动物?
  说时迟,那时快,黄鼠狼才捉住那已死的白兔,一条灰影如鬼魅般站在黄鼠狼身后。
  它才一动,身后那灰影一声低啸,一掠而前,刹时已和黄鼠狼追得首尾相衔。
  齐天心大吃一惊,只见那灰影闪电般一挥,那白兔已自黄鼠狼双臂间飞开落在地上,呼呼两声,一黄一灰两条影子一齐落在地上,那灰影端端已追过黄鼠狼,正拦着它的去路。
  齐天心这时定目一看,原来那灰影是一只不太大的猿猴,正虎视眈眈地瞪视那只黄鼠狼,口中还不时发出适才听见的那种低啸。
  那黄鼠狼似乎自知不敌,全身低伏,陡然猛向上空一跳,竟跳起好几尺高。
  那灰猿身形立刻一长,两只猿臂一扣,分击而出。
  黄鼠狼身在空中,看看似无可逃,但它陡然故技重施,腰间一折,呼地意生生在空中转了一个大弯,向左后方疾窜而去。
  齐天心一叹,却见那猿猴双足一蹬,呼地一掠,双臂一上一下,端端拦在黄鼠狼胸腹之前。
  只见一黄一灰一合即分,黄鼠狼一声闷哼,砰地跌在一丈以外,在地上挣了几挣便不再动了。
  齐天心陡然惊得张大嘴巴合不起来,方才那灰猿那一上一下双臂交错,分明是他家传“云手”密学,而且那灰猿双臂特长,施出益加威力,难怪那黄鼠狼这等迅速身法仍被一击而毙。
  齐天心满腔疑云不得解,这时那灰猿上前几步,俯首查看那黄鼠狼,他心中一动,轻轻俯身拾起两块拳大石头,振腕击出。
  呼一声,那石头对准灰猿背心飞去,那灰猿直到那石块离体不及半丈方才一侧转身来,齐天心观得亲切,右手一抬,又是一石打去。
  这一石好快的手法,那灰猿才一转身,有块已破空飞到,眼看灰猿无法再行闪避。
  哪知那灰色大猿右臂陡然一举,迎空向石头一抓,抓个正着,将那块石头捏在手掌之内。
  齐天心脱口惊呼道:“探花手!它——它竟会探花手?”
  方才那灰猿一抓的手法齐天心入眼识得,正又是家传绝学探花手,这时他再也忍不住惊呼出声来了。
  灰猿遭人连击两块石头,似乎也是惊疑不已,它大约是没料到这附近还藏有别的动物,低首瞧瞧手中的石块,向石块飞来的方向瞪了几眼。
  齐天心缓缓站起身来,他满腔疑云,打算仔细探索个清楚,那灰猿见有人站起,却并不惊异,只用戒备的眼神注视着齐天心。
  齐天心心中疑念大起,他深知家传绝学一向武林绝传,这一只猿猴竟会探花手,云手等心法,难道这猴儿和自己一门有关?
  他一步步走上前去,怕走快了惊跑了那灰猿,心中忖道:“这山谷中分明人烟绝迹,这猴儿难道是有人所饲养?”
  走近十几步,那灰猿身体微曲,一副张弦待发的模样。
  齐天心微微吸一口真气叫道:“喂!灰猿儿——”
  那灰猿竟似听得懂人言,猿首一扬,双目眨眨不语,齐天心瞧它那模样倒蛮可爱,便又上前两步低声道:“灰猿,你可有主人么?”
  这一回那灰猿却又好像不能了解,呆呆站住不知所措。
  齐天心又上前了两步,忽然瞧见那灰猿一抬双臂时,肋下似乎有一截破布。
  他心中一动,忙叫道:“灰猿儿——”
  他话未说完,身形陡然一腾而起,灰猿似乎大吃一惊,双臂闪电般一错上封,这一瞬时齐天心已瞧清灰猿肋下的一截破布敢情是一条破剩的衣边。
  他心中暗暗忖道:“看来这灰猿是有主之物了,奇怪,这山谷中还有什么人,而且和我一门武学有关?”
  他心中疑念不定,那灰猿似乎也是对他怀疑万分,戒备之色益深。
  齐天心呆想了一会,想不出什么头绪来,于是又上前一步和声道:“猿儿,你带我走回去——”说着指指山谷左方,正是灰猿出来的方向。
  那灰猿双目之中陡然凶光一闪而灭,双臂缓缓直举伸直身来。
  看它那模样分明是要和齐天心拼斗,齐天心心中一怔,猜不透为何它陡然之间改变态度。
  灰猿站起身子,齐天心退了一步,口中说道:“你——你干什么?”
  那灰猿陡然低啸一声,齐天心心中一动,右手一横,当胸而立,右手握拳一沉,缓缓翻出胁力,一击而出。
  “嗤”地一声轻响,衣袂带着长空,这一个架式正是父传的“石破天惊”。
  “石破天惊”这一式乃是家传十路“奔雷拳”中之起手式,齐天心虽无内力,但举止之间,仍隐隐有刚猛之气流露。
  那灰猿一怔,不自觉后退一步,口中吱吱低叫不止。
  齐天心左手一圈,右拳向后一拉,斜地里右腿一抬而出,却只踢出一半而止。
  这一式正是第二路的“流星赶月”,只是齐天心故意使了一半停下来。
  果然那灰猿低叫一声,左臂照样一圈,右臂一拉,右足猛踢而出,呼地带起一股劲风。
  齐天心微笑道:“咱们是自己人。”
  那灰猿似懂非懂地一叫,齐天心又笑道:“灰猿儿,你带我到你主人那里去。”
  这回灰猿似乎懂了,双臂乱摇,满面悲怆之色。
  齐天心一怔,不解地问道:“你——你做什么?”
  那灰猿忽然跳起来拉着齐天心的衣袖,口中吱吱叫个不休。
  齐天心猜道:“你,你叫我跟你走?”
  灰猿点点首,一回身,手足并用向山道左方转了过去。
  齐天心思索了一会,立刻跟在灰猿身后向山侧行去。
  一路上灰猿不时反首看看齐天心,似乎怕齐天心不跟着自己似的,齐天心也不懂它要带路到哪里,只是跟着它走。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二十章 狼血毒草
上一篇:
第十八章 青龙山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