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六回 得相助太湖除恶
2021-03-11 15:36:2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客厅里落了座,奉上茶,范力仁又躬身见礼了:“属下参见特使。”
  麦小云匆促站起,抬着手臂说:“范老少礼。”
  范力仁在一旁坐了下来,他迫不及待地说:“最近太湖闹得乌烟瘴气,属下上报无门,正在庙中发愁,幸好特使翩然降临。”
  麦小云心有所动,他立即接口说:“地狱门事故范老知晓了?”
  范力仁脸色一黯说:“知晓了。”
  “那太湖可是‘洞庭四恶’在兴风作浪?”
  “是的,正是他们。”范力仁继续地说:“‘洞庭四恶’重作冯妇,这次更是变本加厉,召集了昔日部众,苛虐渔民,为害地方
  “这等恶人,务必除之之!”麦小云愠然地说;‘范老可知他们巢穴所在?”
  “属下知道。水寨筑在西洞庭山。”
  “那就麻烦了。”麦小云沉吟一下说:“西洞庭山岛立太湖,欲上非船莫办。”
  “是的,非船莫办。”范力仁不知对方‘麻烦’所指,只有漫口地应了一句。
  “在下生长北国,不谙水性如之奈何?”
  范力仁恍然了,他昂然地说:“属卜识得!”
  “你的意思是伴我同去?”
  范为仁毅然地说:“是的!”
  “敌众我寡,我明放暗,范老必须考虑后果……”
  “就仁赴义,我辈本色。”范力仁瞄了麦小云一眼,然后又笑笑说:“再说有特使同行,泰山在侧,磐石在旁,属卜又有何所惧?”
  麦小云也笑笑说:“范老把我捧得太高了。”
  范力仁一本正经地说:“这绝不是属下有意阿谀,如今在江湖上一提起特使之名,谁不钦敬,谁不景仰?”
  “范老越说越神,我腼腆呢!”
  “特使谦逊了。”范力仁说:“我们何时出发?”
  “说走就走。”
  “好,属下这就去准备船只……”
  “到哪里去?我也去!”正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撞进了一个人来。
  这个人‘而立’之年,生得黝黑,生得结实,他双眼含光,显然也是武林中人。
  “喔!你回来厂。”范力仁一眼瞥见,立即指着麦小云说:“光辉,快来参见特使!”
  那个叫光辉的人听了眸子中光芒一阵闪烁,他凝视麦小云一会,然后喜上脸庞,纳头就拜了下去!
  他霍然起身,右手猛抬,气流回转,顿时把对方拦在当地:“范大哥礼重了。”
  这个人十是范力仁的儿子范光辉。
  范光辉怔住了,这等手法,这等功力,别说是没有见过,连听也难得听到,如今竟然展演在自己眼前,自己身上,他当然要怔住了。
  “光辉!”范力仁咳了一声道:“你这次探听到什么没有?”
  “哦!有。”范光辉一定心神,忽然忿愤地说:““洞庭四恶”横征暴敛,予求予取,他叫南泽一带渔民,每人每大须交纹银一两,否则断橹撕网,逐出本乡广!”
  “好个霸道的强梁,看你还能横行到几时?”范力仁也是忿愤地说:“光辉,你快去准备船只。”
  范光辉愕然地说:“备船去哪里广
  “我们父子陪特使去西洞庭除掉那些恶贼!”
  范光辉欣然地说:“好,孩儿这就去!”
  他还没落座,又转身走了,连茶水也未喝上一口呢!
  一艘舲形的蓬船由埠头边解缆出发了。
  范光辉在船尾摇着撸,范力仁在船首撑着篙,麦小云则昂然地站立在横档搁板之上欣赏着太湖风光。
  太湖浩瀚,舳舻千里,舴艋余皇,应有尽有,当然,最多的还是那些打鱼网虾的渔船了。
  果然,正如麦小云所说:“敌众我寡,我明敌暗。”
  前一句双方寡众悬殊,这乃是不争的事实,后一句嘛!说得也颇妥切。
  因为,他们这一出湖,目标显著,而“洞庭四恶”的帮众散布各方,虽然也在太阳底下,但是,无人识得,故属暗处。
  还有,若是渔船出湖,数目繁多,班次频仍,大都无人注意,无人理会,但蓬船乃列画舫之类,多为旅客游湖之用,当然是万众瞩目,因此早为对方所发觉了。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幸亏麦无铭当年心存慈念,以仁待人,以德报怨,播下了数颗善因,不然的话,麦小云此行恐怕将将会尸沉湖底,葬身鱼腹了。
  “难船北马”其语不欺,范光辉摇橹的技艺果真是堪称一绝。
  只见水花轻溅,但却觉船行似箭,半个时辰不到,他们已经置身在云水苍茫中了。
  莫怪仁者乐水,莫怪雅人深致,此时此地,此情此景,能不尘襟尽涤,能不心旷神怡?
  鸥鸟点点,风帆片片,金色的阳光捣碎在碧翠的湖水中。
  在闪烁,在炫耀,说它们羁脱了,说它们自由了……
  祸事来了,难道范光辉买来的船是纸糊的?
  这里“买”字乃是贳的意思——是竹扎的?银样蜡枪头!看起来很风光,很体面,曾几何时?前舱在漏水了,后舱也在漏水厂。
  而且,船底的洞还大得很,湖水像喷泉般地涌进来了。
  麦小云感到惊奇,范光辉感到迷惘,范力仁乃是在水中浸了半辈子的老姜,他心地陡地一动,立刻采取了行动。
  “光辉,有问题,快下去看看!”
  “喔!”一言惊醒梦中人,范光辉一点即透,他意会了,摇橹一搁,随即纵身而卜。
  霎时,隐没有在湖水之中。
  这样一来,大鱼出动了,忽见船旁边形影穿梭,水波翻滚。
  范力仁满脸慎重地说:“特使,有人在下面做手脚,你且稍,待属下下去处理。”
  “范老小心。”
  “属下晓得。”
  又是一条鱼在水中回游了。
  麦小云早有顾虑,也正是当时令他迟疑、烦心的缘由。
  万一船只不保,他有登萍渡水的功力,他有借物使力的本领,可以拍碎桨橹,逐一地丢掷水面,依次地点足而行,受此于近傍渔船。
  但是,太湖渺茫,一碧万倾,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喔!这里应该说是前不着岸,后不着坞,桨橹有限,木块一尽,他将如何?
  是以,麦小云仍将全部的希望寄托于范力仁父子二人的身上,他对这双父子颇具信心;
  不是么?一盅茶的时间一过,船底的水不再冒了!
  再等等。一炷香的时间不到,二位“浪里白条”,分别地在湖中探首吐气了。
  范为仁父子双双地翻上了船。
  略经抹拭,披上了外衣,脸上不禁展露出胜利的微笑,还带着一股神秘之色!
  真是他们父子二人的功劳么?不妨听听他们的对话。
  麦小云关切地说:“范老,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心中早就了然,但不得不这样问。
  “不出属下所臆料,‘洞庭四恶’派出了卜儿个善水的帮众,在水中撬开了船板。”
  “多亏二位了……”
  “不!”范力仁说;“那是吉人天相,贵人相助,连属下也分沾特使的光哩!”
  这下去麦小云困惑了。他说:“此话怎讲?”
  范力仁解释着说:“属下跳入湖中,见有十几个团团的圈着光辉扭斗之中,虽经加入了战围,分散了对方一半的实力,但还是双拳抵不过四手,仍非人家敌手。
  “穷则变,变则通,立即改变了战略,采取游斗方式,总算勉强喘出了一口气,可是,忽见一边又涌来了七八个人,这下不就更惨了么?”
  “正欲感叹“我命休矣”的时候,谁知那七八个人的对象乃是“洞庭叫恶”的帮众而不是我们,如此才杀退了对方,解除了危机。”
  “哦!有这等事么!”
  “一点不假,特使不见湖水已经不漏了么?”
  “我看了。”
  “特使不见船只正在朝前进行么?”
  麦小云怔了一怔说:“不错,船自动地在前进呢!”
  “这就对了,那七八个人乃在水中推动着船。”
  “那会是谁?”
  范力仁歉然地笑笑,说;‘属下也是一头露水。”
  “怎不见他们上来换气歇力了。”
  “他们换气了,也歇力了。”
  麦小云疑惑地说;‘我怎么没有看见?”
  “凡水性练得出神入化的时候,在水中随时都能歇息,随时皆能换气。”
  麦小云有一身过人的技艺,但那是在陆上的,在水中就变成酒瓶一只,半筹莫展了。
  是以,他不禁惊奇地说;‘有这么回事?那这些人不同鱼一样么?”
  范力仁认真地说:“相差无几,有时候鱼还比不上他们快捷利落呢!”
  “范老也能?”
  范力仁生硬地笑笑,说:“属下还未到那种境界。”
  这种论调,简直是不可思议,走小云睿智聪慧,他确难相信,人长肺,鱼长腮,连乌龟,连青虾尚且无法长期地潜伏在水底,人怎么能?
  他疑云满腹地说:“他们真能在水底下呼吸?”
  “那倒不能。”
  麦小云终于得理了,他吐出了一口气说:“这就是了,人不呼吸,岂不闷死?”
  “他们呼吸了,只是像泥潭中的鱼一样,身在水内,仰面露嘴,瞬息又没,特使没有注意和发觉罢了!”
  麦小云释然地说。‘哦!原来如此。”
  一经提醒,一经说明,麦小云凝目而视了。
  果然、在船尾不远处,不时的见有二片嘴唇一开一闭,接着一个漩涡,又失去了踪迹,旁人个察,以为是鱼,真是神于其技啊!
  日薄崦嵫,渔唱声声。
  麦小云他们的船只也靠上了西洞庭山的一个埠头。
  上了岸,系好缆,水底下也及时地钻出了一个身穿紧水衣靠的人来!
  那个人脸含浅笑,双手朝麦小云一拱说:“麦少侠,别来无恙!”
  麦小云心中怔了一怔,动了一动,他了然了,也立即双掌当胸说:“阁下大义,多承相助,尊姓大名……”
  “在卜韩健行……”
  “啊!是你。韩壮士近来可好?”
  对方这一报姓名,麦小云心中的结解开了,但是,那不是他,乃是胞弟麦无铭在桑头渚义释的另一帮太湖水寇,如今这些人以打渔为生,自食其力了。
  “托麦少侠的福,我们现在也大多成家立业了。”
  麦小云再次地说:“真多谢韩壮上你们的相助。”
  “说哪里的话,当年若不是麦少侠的仁心和金玉良言,我们兄弟焉有今日?”
  麦小云个予点破,将错就错,反正他们兄弟一体,无分彼此,遂笑笑说;‘韩壮士太谦了,那是韩壮士有一颗冰心,有一腔正气,勇却淤泥,涅不淄污,兼而领导有方所使然,麦某人焉敢居功?”
  “不管麦少侠怎么说,我们弟兄都是铭感于心。”韩健行略一迟疑说:“你们可是来找“洞庭四恶”?”
  “不错。”
  “此地正是“洞庭四恶”的大本营。”韩健行回目看了范力仁父子一眼说:“尚未请教二位大名?”
  “哦!老朽范力仁。”范力仁指指他儿子说:“他叫范光辉。”
  “哦!原来是“太湖双帆”,晚辈失敬了。”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七回 夫子避债寻短见
上一篇:
第五回 父丧子寻敌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