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六回 得相助太湖除恶
2021-03-11 15:36:2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范力仁是南浔当地人,因他姓范,是以江湖上称之为‘长帆’,范光辉荫承乃父,人你‘快帆’!
  “湖底神鲇’客气了。”
  范力仁普承对方援手,耿于心怀。昔才一见韩健行钻出水面,他就十分地注意,再听他报出姓名,更是动之于衷了。
  这“湖底神鲇”既强又韧,名不虚传。
  “以麦少侠的功力造诣,在卜焉敢妄言人手单薄?个过,只有你们二人,对付‘洞庭四恶’的上百帮众,恐们肯些……”
  “多谢韩壮十关心。”麦小云微微地笑了一笑说:“任它龙潭,任它虎穴,为了道义,为了本分,在卜就是舍去了仕命,也得要闯它一闯!”
  韩健行听了神色一肃,他毅然地说:“那在下马上召集弟兄手下,必要时也可以呐呐喊助助威!”
  “贵弟兄今在何处?”
  “东洞庭山一带。”
  “远水救个了近火,韩壮士的盛情在下心领了。”
  “既然时不与我,那水底下尚有七个入在,总可以派卜用场,待在下即时唤他们上来。”
  韩健行正待行动,范力仁却突然没头没脑地插上一句。
  他说“韩壮士,你冷下冷?”
  韩健行听了不由一怔,然后迟疑地说:“时值腊月,身绷水靠,哪有不冷之理?”
  “这就对了。”范力仁缓缓地说:“水中暧和,水面严寒,贵弟兄若没有韩壮士这附功力,一旦上了岸,那不冻死他们才怪!”
  ’这……”
  “韩壮士请回吧!”麦小云又接过了口说:“贼巢人伙,但在下相信还应付得了,该个致会有生命之险。”
  “那韩某告辞了,三位珍重,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噗通”一声,韩健行又跳入了湖水之中。
  这个埠头很大,它三面环水,全部可以泊船,应该称作码头,乃是“洞庭四恶”特造而专用。
  可是现在,非但无人守望,连上下进出的人、船也难得见到。
  “败军之将,未敢言勇。”这大概是“洞庭四恶”自知不敌,因此来个相应不理。
  西洞庭岛幅员厂阔,渔户又多,如对方存心躲避,那外来之人刚尽一己之力,找几个人果真是个太容易。
  麦小云望望摇摇欲坠的大阳,说:“走!找他们去!”
  走上了十几级宽阔的石阶道路旁搭有一所木屋。
  这所木屋中有桌有椅,必是对方联系之用,接待所用,但如今也渺无人踪。
  麦小云看了范力仁一眼说:“范老对此地可熟?”
  范力仁不安地笑笑说:“来过几次,但时隔数年,是以并不太熟。”
  “没有安插十地?”
  “没有,此地也有城隍庙,也肯土地祠,世外人打不进来,无法在此立足。”
  “可有村落?”
  “有,数个村落星布四处,他们全是土生土长的渔民,奈何近朱者赤,那些渔民不是被对方所利用,就是被对方给同化了。”
  一路行来,沿途竟然见不到一个人影。
  大寨到了,但大寨里也是空空如也,这何异是在实施焦上政策?
  别的没有什么、“洞庭同恶”的帮众传递消息速度倒是不慢!
  麦小云心有所疑,他说:“此地的大寨怎么与一般的营寨不尽相同?他们百把个的帮众都到哪里去了?”
  范力仁笑笑说:“回家了呀!他们的帮众有家有眷,全是村落中的渔民,只要‘洞房四恶’下令疏开,你哪里也找不到他们。”
  “那我们又该如何?”
  “且到附近的村落中去碰碰运气。”
  “好,也只有如此了。”
  他们走到临近的一个村落,总算见到人了。
  村子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当还还有襁褓里的婴儿。
  范力仁示意范光辉前去探问查访,结果是一问三不知。
  村民又不是哑吧,却是“金人”,“金人”三缄其口!
  再到另一个村落,所见大同小异,情况也是大同小异。
  麦小云他们又能怎么样?因为对方的脸上并没有刻上他是水患,他是“洞房四恶”手下的帮众!
  大阳挥过了手,夜幕张开了嘴,麦小云三人非但是粒米未进,连水也没喝上一口,三个人彼此地对望着,苦笑着,这叫做束手无策!
  冬天的夜,光临得特别的早,特别的快,酉牌未尽,周围已经是黑蒙蒙一片了。
  想投宿,一无旅店,二无客栈,民房么?哈!谁敢收留?
  范光辉脸含隐忧,他怯怯地说:“我们怎么办?”
  范力仁说:“到城隍庙去歇歇足再作道理。”
  “好吧!”麦小云无可奈何地说:“我们也去瞻仰瞻仰此地的城隍庙!”
  这里的城隍庙与别处并无二样,神是对,鬼是鬼,香炉烛台无一或缺。
  二个人步入厂大殿,分别地在拜凳或蒲团上坐了下来。
  刚刚放下屁股,范光辉又站起来说:“属下去四周看看。”
  麦小云关心地说:“可别走得太远。”
  “属下晓得。”
  来几,范光辉捧着一大瓢的水进来,这是从庙后井中打上来的,三个人分别地喝了几口,精神随之大振了。
  真是“山穷水尽”了么?
  应该不是,因为成语上还有下一句“柳暗花明”。不然,古人不是欺人了么?
  果然,麦小云已有所闻,已有所见,他沉声地喝问道:“什么人?”
  庙门口适时地有一个手提箪篮的人走了进来。
  那个人只是随意地瞄了麦小云三人一眼,然后就自顾自的上香点烛,拜起了菩萨。
  瞎子喝冰水,点滴在心头。麦小云心中有数,那必定是对方派来盯梢的人,跟踪的人。
  但是,他不只要作瞎子,还得作哑巴呢!
  过了一会,庙门口又有人影在闪动了。
  麦小云做得理会,可是,出奇的,那个人影竟然抬手在招呼着他。
  麦小云站了起来,他背着双手踱了出去。
  而那个人也审慎的走了过来。
  “老汉见过麦少侠。”他拱拱手,弯弯腰,十分庄重地说着。
  “阁下是……”麦小云感到意外,因为他觉得陌生。
  “老汉卓大川。”
  “毒蝎!”麦小云不由出声地叫了起来。
  他略一迟疑,再次地说:“你找我有事?”
  他没有见过卓大川,卓大川却认错了麦小云。
  这当然又是麦无铭留下的“锅子”,不过,这只锅子不是黑的,乃是红的一如刚刚离开的韩健行。
  卓大川一阵畏缩,一阵嗫嚅,他前看看,后看看,最后呐呐地说:“麦少侠可是在找‘洞庭四杰’?”
  “不错,在下正在找‘洞房四恶’。”
  “他们四人现正在一家民房中喝酒。”
  “你……”麦小云虽有所疑,这当然是疑心恐仍是对方使出的诡计、但他却未说出口来。
  “老汉和吴世武曾蒙麦少侠相救之德,不杀之恩,是以特来告知。”
  “吴世武今在何处?”
  “他正守在那间民房的外面监视着。”
  这时,范力仁父子正感到纳闷,他们来了半天,无人与之交口,而如今,竟然有人与麦小云在说话,是以也走了出来。
  “哦!二位。”麦小云说:“我们要找的人已经有了下落,现在就跟这位姓卓的老丈走吧!”
  他艺高人胆大,也不管对方是真是伪,来此的目的,原为找寻“洞庭四恶”,如今既然有了线索,哪有轻易地放弃之理?
  卓大川又朝四周探视了一会,经肯定确实无人,这才转身领头走了。
  四个人转弯抹角,回到了适才曾经来过的村子里。
  在一处山岩之下,这时又闪出了一条人影来,那条人影朝麦小云躬下身子说:“吴世武见过麦少侠。”
  “哦!吴壮士多礼了。”
  范力仁刚才因时间急促行动匆忙,也无暇去想那个姓卓的老人是何许人!
  如今听吴世武这一报名,他立时体会过来这一时竟是“洞庭四恶”手下,平日焦不离孟的“毒蝎”和“水龟”!
  卓大川立即接口说:“老吴,他们怎么样了?”
  “还在里面喝酒取乐。”
  卓大川用手指一指一间商子中透出灯火的屋子说:“就是那家、但老汉却不便进去。”
  “多谢二位了。”
  麦小云纵身掠了过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踢开了房门。
  屋子里正中有一张台子,台子上杯盘狼藉,“洞庭四恶”果然是各踞一方,正在饮酒作乐。
  他们骤见闯进来的麦小云,不由悚然而惊。
  第一个念头,就是窜身想逃,可是麦小云哪里还容对方进去,一上手就施出了“迷踪步”,运上了“千佛手”。
  只听“劈啪”连声响起“洞庭四恶”顿时面色灰黯了。
  老鼠见了猫当然是走为上策,可是,他们这一走,却加速其死亡,若作困兽之斗,至少还可以同上一次一样,彼此会打上好一阵子。
  恶老人哭丧着脸说:“麦小云,你想怎么样?这次要把我们送去哪里?”
  “不怎么样?”麦小云淡淡地说:“这次也不送你们去哪里,只要安安分分地守在此地就行了。”
  雷大雨小,虎头蛇尾,麦小云原以为会大打一场,混战一阵却想个到竟然这么轻松地了事了,结束了。
  他本拟痛下杀手,但是,受了乃弟麦无铭的感应和启示,若不是韩健行,若不是卓大川和吴世武,事情哪有这么顺利?这么快速?
  因此,他也只是废去了对方的功力,使其不再为害地方,使其不再造孽作恶,如此而已。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七回 夫子避债寻短见
上一篇:
第五回 父丧子寻敌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