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十四回 前辈高人
2021-03-09 12:54:1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林煌哦了一声,没有话说,似乎受到极大的惊骇,郑君武反倒很快镇定下来。
  葛仙童正是所谓的初生之犊不怕虎,根本没有一丝畏惧,仰首问道:“大舅爷,那些人都是剑仙啊?”
  天昊道长定了下神,道:“那在下棋的两个是极乐真人和北海魔尊罗岳!”
  林煌倒吸一口凉气,惊道:“北海魔尊?大舅爷,你没有弄错吧?”
  天昊道长神色凝重地道:“贫道在五十年前,曾随先师在北海璇玑宫见过魔尊一面,当年他便是那个样子,五十年来,他的面貌丝毫未改,可见他已炼成魔道中无上秘技,青春永驻,不受岁月的侵蚀……”
  郑君武骇然道:“乖乖隆的咚,这些老家伙都是七八十年前的名人,活到现在,怕不都有百岁开外了?”
  天昊道长颔首道:“北海魔尊罗岳为魔教大宗师红云老祖之徒,论辈份来说,要比目前白氏家族的家长白仪方高出两辈,先师当年谒见他时是执弟子礼的……”
  他说到这里,话声一顿道:“林蓖主,我们得快走,阿贵既然得到他们的庇护,别说是我们,就算是贵门修罗大帝加上武林十大门派的掌门人一起来,也无法将他带走……”
  林煌面色凝重地道:“我知道!”
  他伸出那只仅剩的右手,在晶壁上四下抚摸,目光仔细地察看观测,似乎想要从那整块巨大的晶壁上找出一条隙缝来。
  天昊道长皱起灰眉,唤道:“林施主……”
  林煌漫应一声,继续他那奇怪的动作。
  天昊道长苦笑道:“林施主,你就算找到了通路又能怎样?凭我们这几人,当人家一根手指头都不如,别再想……”
  郑君武附和道:“对,大舅爷说的不错,三哥,我们快走吧!”
  林煌道:“急什么?反正已经到了这里,我们不把事情弄个清楚怎么回去向帝君交待?”
  郑君武道;“可是!”
  林煌道:“我们人在暗处,他们都在明处,绝不会发现我们的。”
  郑君武苦笑了下,道:“等到我们被发现了,想逃也逃不掉……”
  赵恨地一直默默地望着晶壁上映现的那些人,没有作声,此时突然开口问道:“大舅,那丐仙邹武真的已经成为剑仙了?”
  天昊道长一愣道:“这个……”稍稍一顿,道:“这些人都是武林中的前辈高人,传说的,他们已到了瞬息百里,驭剑飞行的境界,可是我却没有见过……”
  葛仙童问道:“大舅爷,他们是不是能够手指一指,便会放出飞剑杀人?”
  天吴道人肃然道:“内力的修为到了一种特殊的境界,的确可以以气驭剑,意念所至,劲道便已到达该处,修为深的,并且还可灵通幻化……”
  葛仙童伸了下舌头,侧首对赵恨地道:“二哥,我们对阿贵说的那些话,看来他会更相信了。”
  赵恨地哦了一声,一时还没有会意过来。
  葛仙童道:“我们在那庙里对阿贵说的话啊,你忘记了?”
  赵恨地这才想起自己和葛仙童两人,用林煌安排的一番谎话欺骗李金贵,说他是青城子弟转世,前世系困在北海魔尊的玄阴七绝阵中,遭致兵解……
  那时赵恨地只是照林煌所教给他的话,配合葛仙童和耿武扬两人,绘声绘影的说了个故事,来欺骗李金贵,目的便是取得阿贵的信任,将来可命他进入白氏大院,为修罗门效力。
  赵恨地真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实地看到北海魔尊,虽说隔了一层不知有多厚的晶壁,可是那罗岳的的确确的出现在他面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神话中的人物……
  赵恨地苦笑了下,真有些处身幻境的感觉,的确,他们处身在这个深入山窟数十丈的洞里,竟会看到眼前那片恍如仙境的景象,以及传说中的前辈高人,若非是有李金贵在里面,他还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昊道长见到赵恨地发愣,他真想要问一问,当时赵恨地和葛仙童两人在庙里对阿贵说了些什么,可是他一想,这事绝不能当着林煌之前问,否则会对赵恨地产生不利的影响。
  目光一闪,他自晶壁上看到了一个高大的巨人远远自草坡上的白石小径行走过来,向着水榭而去。
  那个大汉身高足有一丈开外,身穿灰黑短襟衣服,足登多耳麻鞋,手里提着一个高达三层的食盒,看来是为水榭中下棋的那些人送饭的。
  葛仙童没等天昊道长说话,已首先嚷了出来,道:“哇!那个人好高啊!”
  天昊道长道:“那便是六丁神斧丁中齐,他身高丈二,手中使的一柄板斧,足重一百四十八斤,是昔年武林第一巨人,当年黄河九曲被他一夜之间,全都砍了,常人只要听到他一声如雷大喝,恐怕更会吓得破胆裂肝,无法站立……”
  葛仙童的舌头伸出好长,久久都无法缩回去。
  赵恨地道:“体形巨大的人,行动多半不太方便,对付这种人,只要以快制慢,便可以……”
  郑君武冷笑道:“老二,你说的可简单,那丁中齐的金钟罩横练的功夫,已练至第十二层上,浑身上下,除了两眼之外,刀枪不入,当年少林达摩院法空天师不信他的护身功夫要比少林的金刚不动身法,还要超出一成,曾以百步神拳在五尺之外,连续发出三拳,结果丁中齐毫无损伤的承受下来,所以他被目为硬功夫天下第一……”
  天昊道长颔首道:“所谓大巧若拙,至拙则巧,那六丁神斧丁中齐早年以一柄寒铁神斧名腾于世,后来他练成了金钟罩之后,他已不用武器,仅用一只铁掌,便已无人能敌了。”
  葛仙童笑道:“这当然啦,只有他打人的份,别人打他,就等于跟他抓痒一样……”眼珠一转,问道:“大舅爷,你老人家的天元指能入石三分,不知能不能破去金钟罩?”
  天昊道长一愣,道:“这个……我可没有碰到过丁中齐!”
  赵恨地唯恐天昊道长难堪,忙问道:“大舅,那水榭中,除了下棋的极乐真人和北海魔尊之外,我们只认得一个丐仙邹武,另外两个人又是谁?”
  天昊道长道:“那两人贫道也没见过,不过依据他们的特征,可以推测出,那靠窗观色的平凡老者可能是棋仙抱云子,另一个曲肘而卧的好像是海外七十二岛的总岛主,昔年横行东南海的巨剑神君程无忌。”
  郑君武道:“大舅爷,不对吧,那个高颧勾鼻,长跟短眉的长髯老者是海外七仙中的酒仙张古老!”
  天昊道长灰眉一杨,道:“郑施主,酒仙张古老虽然面貌跟巨剑神君程无忌有些相似,可是他们两人最大的不同,乃是那一嘴胡子,程无忌极为爱惜他的一嘴美髯,而张古老则因嗜好杯中物,以致长髯凌乱……”
  郑君武辩道:“大舅爷……”
  那一直在默默观察晶壁的林煌,突然出声打断了郑君武的话,道:“老六,你不要争辩了,大舅爷说的对,那人正是巨剑神君程无忌。”
  郑君武道:“三哥,你忘了师父当年曾请名匠画出中原以及南荒、海外各地的绝顶高手绘像?那时我花的时间最多……”
  林煌道:“你花的时间多是没错,但你忘了那两个最大的不同,他们两人俨似孪生兄弟,面貌极像,并因为此而结为好友,但他们有个极为不同的嗜好,酒仙好酒,且是特长,那巨剑神君程无忌则嗜好睡觉,无论何时,只要能睡,他便闭眼养神……”
  郑君武颔首道:“我记得了,那幅画上还记载着程无忌的一句‘格言’……”
  葛仙童极为好奇,抢着问道:“六叔,是什么格言?”
  郑君武道:“只要能坐下、绝不站着,能够躺下,绝不坐着。”
  赵恨地和葛仙童两人闻得此言,忍不住笑了出来。葛仙童道:“六叔,这算是什么格言嘛!完全是懒人的借口。”
  郑君武嘿嘿笑道:“你别说他是懒人,巨剑神君程无忌昔年统率三只船队,横行东南海面任何船只只要桅杆上挂着巨剑三角旗,便是接受保护,就能通行无阻,连那么残暴的倭寇,都不敢侵犯,否则,航行在东南海上,可说是毫无保障……”
  葛仙童咋舌道:“哇,这也是个厉害人物!”
  郑君武冷笑道:“若不是这些厉害人物,当年本门有十大神魔,八大长老,弟子千人,早就进入中原了,又怎会在塞外呆了三十年,一直等到这些人归隐之后,才进中原……”
  林煌长叹一声,道:“可惜我们还是碰上了白氏家族,弄成这个结果……”
  一想起这近二十年来蛰居地底的岁月,林煌不禁感慨万千,长叹不已。
  天昊道长听到他们这一番话,更是心惊不已,忖思道:“敢情修罗门远在七八十年前,便已蓄意要入犯中原,将势力扩展至关内。幸好那时这些前辈高人仍在江湖活动,所以他们蛰居塞外,不敢踏入关内,直到后来这些剑仙们都携手远至海外归隐,修罗门才敢进入中原,不料当时中原的七大门派没能拦阻他们,反而在对付白氏家族时,受到重创!”
  他想到这里,只听得郑君武问道:“这些久无讯息的前辈高人,据说是归隐海外神山,为何又一齐聚集在这山区里面呢?”
  郑君武这句话也不知道是问林煌,还是在问天昊道长,以致他们两人一时之间都没回答。
  事实上,这个问题也无法回答,谁能晓得这些七八十年前已名杨武林的顶尖高人,会在归隐海外数十年后,又重新回到中原,并且聚集一起?
  洞室之中有了一阵短暂的静寂。
  赵恨地和葛仙童根本没有去想郑君武所问的问题,他们凝视着晶壁,只见那六丁神斧丁中齐提着食盒,越过横加在鱼池上的一座拱桥,踏入水榭之中。
  他的身躯实在是大高了,进入水榭时,非弯着腰不可,那靠在桌旁观棋的李金贵,连忙站起,要帮忙丁中齐抬食盒,可是他的身躯又太矮了,那个食盒几乎有他一个人高,他也无法帮得上忙。
  那水榭中的棋局,由于丁中齐的出现,而被打断,似乎北海魔尊罗岳是占了劣势,因此他大袖一卷,已把棋盘上的黑白子一齐卷起。放在罐中。
  极乐真人脸上带笑,指着罗岳,不知说些什么,可是在洞中的数人都可以想象他所说的话。
  葛仙童心中不禁对李金贵极为羡慕,忖道:“没想到阿贵这小子,福像如此深厚,竟然无意中闯到这里面,遇到这么多的武林高人、前辈剑仙,我想用不着多久,他便会学成一身惊世骇俗的好功夫……”
  赵恨地的情绪跟他完全相反,可说对李金贵能跻身在那些前辈高人中,感到万分的妒恨。
  尤其是他一想到,就是因为李金贵,他才会在玄妙观的地室中,遭致那一场风流劫数,以致真元大伤,在武功的修为上再也无法进窥上乘堂奥,这一切的不幸遭遇,都是因为李金贵而引起的……
  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全神望着晶壁之上,只见丁中齐放下饭盒,从里面取出好些盘碗菜肴,那原先仰卧柱边的丐仙邹武早就跳了起来,抢着从食盒中取出菜肴,一手抓着酒葫芦,一手已抓了一条不知是狗腿,还是鹿腿在啃起来了……
  洞中诸人见到他那副样子,顿时都感到有些饿了。
  就在这时,他们又见到两个小道自坡上如飞的奔了下来。
  林煌突然啊了一声,道:“我知道了。”
  郑君武问道:“三哥,什么事啊?”
  林煌道:“我们可以根据已有的线索推论出,这座洞府和外面那个谷地是抱玉真人与丁中齐开辟出来的,抱玉真人仙去之后,留给师弟极乐真人,大概这几天正是极乐真人的生日,所以海外的那些前辈高人,以及北海魔尊,全都赶来道贺……”
  郑君武拊掌道:“对!三哥说的不错,一定是这种情形!”
  天昊道长略一忖思,也觉得林煌的推论极为正确,道:“这么说,极乐真人是居住远山上那座宫殿里了?”
  林煌道:“不错,那个地方一定处于群山之中,无路可通,所以要丁中齐开出这条秘道,并且还布起九九归元阵……”
  他一说到这里,不禁发现自己话中的破绽,话声一顿,停了下来。
  天昊道长没有出言指正,反倒是郑君武问道:“三哥,他们既然为了防备有人进入,而依照九九归元阵法,开辟出这个洞府,为何此刻又不布起禁制,而任由它敞着呢?”
  林煌道:“这个……”略一忖思,道:“这可能是极乐真人为了方便他那些道贺的好友进出的缘故吧!”
  他也知道自己这个解释不合理,可是目下实在没有别的解释。
  天昊道长道:“这块晶壁便是整个门户,不过开启之法我们不知道而已……”
  他敲了敲晶壁,这个门户是整块水晶雕琢成的,可能有机关操纵。
  郑君武道:“可惜老么没有来,不然他一定能找出开启之法来……”
  他所指的是神机天魔孙坚石,举凡机关消息,埋伏建筑之法,孙坚石可说是无—不精,无一不晓,有他在此,自然不畏机关布置了……
  葛仙童问道:“六叔,要不要我们回去把么叔找来?”
  郑君武敲了他的脑袋一下,道:“傻小子,现在那些人在这里,谁还敢在虎口拔牙,找出机关进入极乐真人的秘修洞府?”
  赵恨地道:“对,我们先退出去,等到以后再来……”
  天昊道长道:“林兄,千万不可,须知极乐真人的道行极高……”
  林煌道:“这个我知道!”
  他顿了顿,道:“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在此,帝君加上我们两人,或者可以对付得了,可是加上六丁神斧,我们就没有法子了……”
  郑君武道:“这么说,我们是没有办法开辟这儿,挖掘那些水晶矿了!”
  他的面上露出失望之色,林煌等人也感到极为失望,反倒是天昊道长有些幸灾乐祸。
  他轻叹口气,道:“唉,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谁又能跟这些前辈剑仙争斗……”
  说话之际,他突然发现眼前一黯,只听得林煌道:“你们看……”
  众人朝晶壁上望去,只见那座水榭,那些人物,渐渐地淡化,终而消失,晶壁上只剩下一片阴暗。
  郑君武忍不住嚷道:“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洞中众人未见过这等奇怪之事,一切景物,一切的人物,会在极短的时间消失,仿佛他们方才所看到的不是真实的物体,而是虚幻的影子……
  天昊道长骇然退了半步,单掌一立,垂眉低诵道:“无量寿佛!”
  葛仙童看看天昊道长,又看看林煌,问道:“三叔,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林煌面色疑重,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事太奇怪了……”
  他凝目望着那一片空白,一片清彻暗蓝的晶壁,略一沉吟,道:“不过天下的事物,一切的变化,都是有理可循的,这件事也一定可以解释……”
  室内一片静寂,林煌的这句话说来格外有力,仿佛掷地有金石之声,可是他却无法继续说下去。
  因为他一时也无法解释那些人和景突然消失的原因,那种奇特怪异的情形,毕竟是他经历中从未有过的……
  洞中有了一阵短暂的寂静,天昊道长突然道:“无量寿佛,林施主,我们还是快走吧!”
  林煌遭:“不,我还要再等一等。”
  天昊道长问道:“等什么呢?”
  林煌道:“我要等着看那画面再度出现与否。”
  天昊道长暗暗冷笑一下,问道:“如果这画面一日不现呢?”
  林煌道:“我想不致于那么久吧?”
  天吴道长道:“为什么?难道林施主已经发现了这个奥秘?”
  郑君武也问道:“三哥,你晓得是什么原因了?”
  林煌颔首道:“我想到了一个道理,不过也不知道确不确实。”
  郑君武望了那晶壁一眼,只见上面仍然是暗蓝一片,没有任何景象出现,道:“三哥,你想到什么道理,说说看。”
  林煌道:“大舅爷,沙漠你走过没有?”
  天昊道长不知道为何林煌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微微一愣,道:“贫道年轻时到过塞外,也曾走过一趟大戈壁沙漠……”
  郑君武似是有些不耐烦,插嘴道:“三哥,你别把话岔开了好吧?”
  林煌瞪了他一眼,道:“大舅爷,你既然到过大戈壁,自然见过沙漠里出现的异相。”
  天昊道长道:“林施主的意思是指……”
  林煌道:“我第一次度过沙漠,是在十七岁那年,是跟着骆驼商队到武威去,有一天上午,我远远的看到天边出现一座闹市,不但有栉比鳞次的房舍,而且人群熙熙攘攘,热闹非常,当然我非常奇怪……”
  他在突然之间,提起他在十七岁那年度过沙漠的事情,不禁使洞中数人都感到非常奇异,尤其是赵恨地和葛仙童两人,更是凝神谛听,不敢分神。
  林煌话声一顿,目光借着阴暗的光线,在每一个人面上扫过,继续道:“那时我们已经在一望无垠,黄沙漫漫的沙漠里走了两天,一路上只看到漫天的风沙,可说是枯燥无聊之极,所以当我看到那远处出现的闹市,禁不住叫了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十五回 六丁神斧
上一篇:
第十三回 人间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