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十四回 前辈高人
2021-03-09 12:54:1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说到这里,郑君武已截断他的话,道;“海市蜃楼,你看到的是海市蜃楼!”
  林煌双眉一皱,道:“不错,那是海市蜃楼!”
  葛仙童问道:“三叔,什么叫海市蜃楼?”
  林煌道:“在沙漠里,或者是海上航行时,经常看到一些虚幻的景象,比如说我看到的那个闹市,当时还以为就在眼前,距离不到一里,事实上那座闹市是在三百里之外……”
  葛仙童不解地道:“为什么呢?”
  他摇了摇头,道:“三百里外的真实情景,竟会突然到了一里之外……这真奇怪……”
  林煌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不过一定是由于气候的变化,以及光线的折射所致,这才能将三百里之外的实物,化成幻影,移到数里外……”
  葛仙童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这样的,那些看来真实的情景,仅是幻影而已。”
  林煌颔首道:“在沙漠中迷途的旅客,很多都被这种海市蜃楼的幻景所惑,就拼命前进,想要找寻歇息之所,结果力竭渴死在沙漠之中……”
  郑君武忍不住道:“三哥,你是说,我们方才在这块晶壁上所见到的景像是幻影,并非实像了?”
  林煌颔首道:“不错,也只有这样解释,才是合情合理的。”
  郑君武道:“怎么会呢?”
  林煌指着暗蓝的晶壁道:“你们看这块晶壁的颜色,是不是比刚才要暗?”
  郑君武点头道;“对呀!怎么啦?”
  林煌道:“这可以证明我的推理正确。”
  他略一沉吟,似是整理一下思绪,然后缓声道:“据我的推测,那个水榭,那座宫殿,可能是在距此百里之外的一个山谷中,并且地势要比这儿要高得多。”
  顿了顿,道:“由于光线的照射,将山谷中的景象,映在一块平滑的石块上,当然,很可能也是一块巨大的水晶壁,事实上这儿水晶矿非常丰富,很可能那儿也有一块同样、甚而更为巨大的水晶壁,当谷中的景象,映在那块水晶壁后,又由于光线的折射,所以把—切的形象投射在这块晶壁上。”
  他吁了口气,道:“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在这块晶壁上看到那些情景的原因了。”
  葛仙童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道:“三叔,既是如此,那为什么刚才那些景象会突然的消失呢?”
  林煌道:“这可能是光线的缘故。”
  郑君武一愣,道:“三哥,你是说外面已经天黑了?”
  林煌摇头道:“那些景象既是由于光线折射而传来,若是光线不够,自然不能将象像反射到此地,所以我判断此刻很可能那个谷中上空有云,只要那些云移走了,景象就会重新出现。”
  郑君武恍然道:“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听起来实在很简单……”
  林煌哈哈笑道:“听来简单,我若未说出来,你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道理来。”
  天昊道长道:“林施主博学多才,贫道是万分的佩服。”
  林煌谦虚地道:“哪里,所谓格物致知,万事必有其理,只要我们能彻底的追究,自然能找出答案来。”
  葛仙童突然问道:“三叔,既然天下事都有其道理,那么我们人为什么要生下来?为什么又会老?为什么老了以后又会死?”
  他这连续问了三个问题,都是历代以来,无数的宗教家,无数的哲人学士,所苦苦思索的问题,一时之间,林煌根本无法回答。
  葛仙童见他没回答,又追问一句,道:“我们死了以后,又到哪里去?是不是真有地狱,坏人都下地狱呢?“
  他这问题更是如同利剑,直逼林煌的心穴要害,使得林煌无法招架。
  敢情这有关人类生死的问题,只要稍为有点头脑的人都会在偶尔想起,而苦思不得结果的。
  自古以来,无数哲人,无数宗教家,都将生死作了许多不同的阐释,但是生死的真相,并没有被人真正的摸索出来。
  因为并没有一个人曾经死去之后,重又活过来,将死之后的境界。向世人述说一番。如果说有,也是一些喜爱出风头的人的故作惊人之语,并不真实的表示他确实到过“阴间地府”……
  不但林煌没想到葛仙童会问出这种问题,连天昊道长也意想不到。
  他自幼便进入道观修行,道家对于生死自有一番解释,所以当他见到林煌怔在那儿,不知该如何是好之际,干咳一声,“仙童,这种有关生死的问题,各家的解释都不一样,我们道家是……”
  他说到这里,突然见到眼前一亮,那块晶壁上又渐渐闪现起花树鱼池,绿瓦红墙……
  天昊道长话声一顿,急道:“你们看,这儿的景物又出现了。”
  众人凝目望去,只见晶壁上重又出现原先所见到的景象,只不过此刻画面上的情景,跟方才不同了。
  那身高体粗的巨人丁中齐跟从山上奔下的两个道童,此刻都已不在。
  仔细望去,不仅是他们,水榭当中的五个剑仙和李金贵都已离开了,只剩空空的一座水榭……
  郑君武啊了一声道:“他们走了!”
  天昊道长道:“奇怪,怎么这样快,他们才吃饭,又怎会……”
  林煌换了个角度望去,道:“你们从这儿望过去!”
  众人一齐靠在林煌之旁,自另一个角度望去,只见晶壁上浮现的是那条白石小径。
  此刻,路上有五六个人在缓缓而行,李金贵赫然在内,而且还是丐仙邹武牵着他的手。
  方才所看到的那些人中,只有丁中齐和那两个后来的道童不在其内,其他的五个剑仙都与李金贵一道。
  林煌道:“他们大概是要回屋里去,也许……”
  话声一顿,道:“君武,如果我没料错,抱玉真人可能没有仙去,他们可能是去见抱玉真人的!”
  郑君武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天昊道长问道:“林施主,何以你有此一意念,莫非你……”
  林煌道:“大舅爷,你发现没有,刚才是那个小道童从山上奔下来,好像很急的样子,然后我们便没有看到什幺东西,隔了一盏茶光景,我们重又看到的情形是他们已经走了,这不是明白表示,他们是被两个小道童叫走的?”
  天昊道长颔首道:“嗯,林施主的推论不错,很可能便是如此……”
  林煌道:“大舅爷,你想想,天下还有谁能使这些海外剑仙聚集在此,并且将他们一招便走?”
  天昊道长拊掌道:“除了抱玉真人之外,没有别人了。”
  林煌正要说话,只听洞中有人应道:“不错,正是抱玉真人。”
  这句话本来极为平常,完全是附和天昊道长意见,然而洞中的五个人,立刻发现说这句话的人,却不是他们五人当中的任何一人。
  他们全都怔了一下,循声回首望去,只见丈许开外,站着两个年约十三四岁的道僮。
  那两个道僮也不知道是从何而来,行动宛如鬼魅,一点声息都没有,连林煌和天昊道长这等高手的耳目都被蒙蔽了。
  林煌骇然道:“你们……”
  葛仙童到底还是个孩子,一看清那两个道憧的面貌,脱口道:“三叔,他们便是从山上跑下来的那两个小道士。”
  那两个小道僮本来满面正经的站在那儿,一见葛仙童那副可爱活泼的模样,禁不住面上露出来一丝微笑,左首那个道僮道:“小施主,你在聚影屏上见着我们了?”
  葛仙童道:“是啊!我看到你们从山上跑下来,然后就……”
  他说到这里,突然见到林煌和郑君武身形一动,迅疾如风的扑了过去,不由得心中一惊,失声道:“三叔,你们要做什么?”
  敢情林煌一发现那两个道僮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洞中,起先着实吓了一跳,但他立刻便想到,从这个洞室通往那个美丽的山谷里,必然有一条秘道。
  他只要擒住了那两个小道僮,就可以从他们嘴里问出许多秘密,当然也包括那条秘道在内。
  只要把所有的情况了解之后,林煌自信可以找到机会把李金贵抓起来。
  他在刹那之间,心中盘算再三,终于决定将这两个道僮擒住,不仅是利多于弊,并且还可在万一被谷中剑仙们发现后,据以脱险的人质。
  他慑于抱玉真人的名头,唯恐自己一人出手,力有不逮,只要让其中一人逃走,便会引起不良的后果,所以暗中给郑君武一个眼色,示意立刻行动。
  他们是数十年的老兄弟了,一个手势,一个暗号便可以互通心意,郑君武虽然不明白林煌为何要如此做,但他一向对林煌的机智非常服气,不及深思,立刻便配合林煌的行动,向那两个道僮扑去。
  他们身为修罗门的十大天魔,武功修为之高,放眼江湖,已是罕有敌手了,这一蓄势扑去,真个迅如电掣,转眼便已到了那两个道僮之前。
  那两个道僮正在跟葛仙童说话之际,根本没有料想到林煌和郑君武会对他们出手,眼前一花,两人的手臂已被扣住。
  林煌本来还以为会遭遇到一番抵抗,哪知手到擒来,已将那右侧的道僮脉门扣住,不由得一呆。
  郑君武更是将这一行动,视为面对大敌,右手一把擒住那左侧的道僮之后,右手五指连飞,已在眨眼间,点了他七八个穴道。这才松了口气。
  那两个道僮被擒之后,面上的笑容一敛,可是却也并没露出惊慌之色。
  他们互相望了一眼,右边那个道僮嘴角一撇,似笑非笑地转过头去,望着林煌,道:
  “喂,你这样是做什么?”
  林煌道:“小道长,我是想要问你几句话,希望你们能跟我合作……”
  “合作?”那道僮冷冷一笑,道:“你是准备逼供?姓林的,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点!”
  林煌骇然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姓林?”
  那道僮一撇嘴,道:“我当然知道罗。”
  林煌道:“是不是李金贵告诉你的……”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道:“不!阿贵也不知道我!”
  天昊道长见到林煌和郑君武两人贸然出手,将那个道僮擒住,心中颇不以为然,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了。
  他在刹那之间,想了许多事情,幼时在茅山听到有关于抱玉真人许多神奇的事迹,使得他心中隐隐有种畏惧之感,晓得若是得罪了两个道僮,很可能便有不良的后果。
  他犹疑了一下,趋着林煌惊骇之际,急步上前,道:“林施主,有话好说,何必要对两位小道长如此……”
  林煌侧首道:“大舅爷,这儿的一切由我处理,你如果害怕,尽管离开……”
  天昊道长一愣,灰眉斜扬,道:“林施主,贫道我实在……”
  那小道僮打断了他的话,道:“天昊道兄,你快回茅山吧!修罗门的劫数将至,任何人都无法解救得了,你涉身其中,只有玉石俱焚……”
  林煌惊骇地道:“小道士,你说什么?”
  那小道僮冷笑道:“你们修罗门若不趁早退出关外,还想跟白氏家族为敌,不出一年便会灭亡……”
  林煌眼中神光暴射,逼视在那小道僮脸上,沉声道:“你……你怎么知道我是修罗门!”
  那小道僮道:“你是修罗门十大天魔中的神算天魔,他是巧手天魔,对不对?”
  他这话一出,不仅林煌和郑君武为之大骇,其他三人也都大惊失色。
  那小道僮继续道;“姓林的,修罗门中就数你鬼主意最多了,你以为擒住我们,便可以据以脱身?嘿,这回你是打错算盘了。”
  林煌在听到那道僮语气不善后,已疑功于指,紧紧扣住对方脉门,准备在对方一有异动时,立刻便催功力循着对方脉门而入,直逼内腑,务必使对方就范不可。
  岂知当他手指一用劲,突然觉得扣在手里的那条瘦瘦的手臂,仿佛变成一根铁棒。
  就在那小道僮说完话后,一股强劲的力道汹涌澎湃地从他臂上传出,似是一道激流,撞向林煌而去。
  若非是林煌经验丰富,一觉情形不对,立即缩手退回,这股巨大力量撞来,非将他的虎口震裂不可。
  林煌退了两步,心中却是不甘,左边空袖一拂,用来扰乱对方眼目,右手五指箕张,施出修罗神抓,往那道僮身上抓去。
  这修罗神抓一共十三手,虚实不定,奇正互生,比之鹰瓜功、龙爪手还要厉害,只要对方一有空隙,立刻便能趁机而入,端的是裂石成粉,镂铁留痕。
  那个小道士冷笑道:“姓林的,你还不死心?”
  说话之际,也没见他如何作势,右手一把抓住那拂到面上的袍袖,左掌缓缓拍去。
  天昊道长等人看得清楚,林煌发出的修罗神抓奇幻神奥,而那小道僮轻飘飘拍出的一掌却是那么平实普通,看来好像一点力气都没用似的。
  可是不知道什么缘故,林煌右手五指连变数招,竭尽幻奇之能事,依然无法截住那迎面拍到的一只小手掌,手臂硬是被那小道僮的左臂拦住外门。
  那个小道僮一探掌,已在林煌双脸之上各击了一掌,“拍”“拍”两声轻响中,林煌奋力往后一跃,已跃后数尺。
  不过他这用力一挣,那只空袖已被齐肩撕下一截,露出那断去的左臂臂桩,光秃秃的一小截,极是难看。
  他们这交手的数招,有如电光石火,却使人看得眼花缭乱,那赵恨地和葛仙童更是连看都没看清楚,就发现林煌已退了回来,心中全都是莫名其妙,不知何以如此神奥的修罗神抓,竟会连那么简单的一掌也无法挡住。
  他们眼看着平常受他们尊敬而又畏惧的林煌,竟然挨了两记清脆的耳光,真是意外得使他们不敢相信,一时之间都怔在那儿。
  就在这时,那个被郑君武点了七八个穴道,又被扣住脉门的小道僮,笑着道:“我也懒得跟你闹着玩了,你回去吧!”
  他右臂一振,郑君武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巨掌推了开去,一直退了六七步,才立定了脚跟。
  林煌的跃回和郑君武的退回,相差了大约眨眼的功夫,可是这两个修罗门的高手心中所受的震撼,却是同样的巨大,震得他们两人全都呆住了。
  洞内有了一刹那的寂静,突然天昊道长宣了声道号:“无量寿佛,贫道今日有幸,得见道家‘太清神罡’和‘天罗掌’,真是不愧此生。”
  那被点了七八个穴道,却宛如没事样的小道僮,闻言笑道:“天昊,你倒是真识货,不愧是茅山的长者,希望你也能见机,听我师兄的话,早早返回茅山,否则你跟他们同流合污,早晚难逃劫数。”
  右首那个道僮,将手中的半截袖于扔在地上,道:“天昊,这是我师父见你身为道家弟子,平常又没犯什么恶行,所以叫我们来传话,使你能趋吉避凶,逃脱这场劫难……”
  天昊道长立字稽首道:“无量寿佛,多劳两位道友费心,贫道在此谢过……”
  他话声—顿,瞥下下林煌和郑君武一眼,只见他们默然而立,面上的表情都是极为难看。
  他不由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忖道:“看来我们这一回进洞来,便已落入抱玉真人的眼中,他只是不愿跟我们计较而已,否则,就这两个道僮出手,我们五个人用不着几招,便都会丧命……”
  鉴于那两个道僮年纪虽小,却是抱玉真人的随侍弟子,论起辈份来,比天昊道长也不会低,并且此刻有求于对方,是以天昊道长的神态极为恭谨,缓声道:“至于这两位施主,方才的冒犯行动,尚祈两位道长原宥。”
  右侧那个道僮撇了下嘴,道:“我才不会跟他们计较呢!”
  天昊道长暗暗吁了口大气,道:“这就好了,多谢两位宽容……”顿了顿,问道:“贫道尚未请问两位道长道号如何称呼,多有失礼。”
  右侧那道僮微微一笑,道:“我叫天一,他是我师弟天虚,我们三个今天碰上了,可就是三天大会!”
  天虚笑着道:“只可惜这堂堂的三天大会,竟然在这个破洞里,实在大不光彩了。”
  葛仙童见他表情滑稽言语有趣,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十五回 六丁神斧
上一篇:
第十三回 人间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