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十八回 无相神尼
2021-03-09 13:13:2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老远,他们便已听到一片嘈杂的声音,这一走近,便见到观前人头钻动,围绕了许多看热闹的人,不但将观前的那块广场挤满,甚至半条街都堵住了。
  因为在南阳府,玄妙观算得是香火鼎盛的观院,观里的道士经常被附近镇请去做法事,并且极受民众的敬畏。
  这回观中失火,自然引起附近所有的民众赶来围看,年轻的拿起工具帮忙救火,妇人则牵着孩子站在旁边看热闹。
  他们议论纷纷,所谈的话题都是有关玄妙观失火之事,有些人还故意编造一些谣言,引人注意。
  到最后这些谣言经过了渲染,变得更加荒诞不堪,怪异绝伦。
  李金贵首先便听到一个像痞棍样的中年汉子道:“昨晚二更刘老三跟我打这儿经过,便听到观里面有人在大声喝叫,我们抬头一看,乖乖,屋顶上站着一个手拄拐杖的胡子老头,正跟大观主在斗法呢!”
  那个中年汉子捋起衣袖,说得口沫四溅:“你们猜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前些日子后村何老爹的媳妇被狐仙迷住了,何老爹请到了观里的道爷去捉妖,结果那位道爷施出五雷正法,把狐仙打死了。”
  四周传来一阵惊讶的叫声,那中年汉子继续地道:“那个狐仙一缕冤魂就这么悠悠荡荡的飘回了家,向他的祖父老狐仙哭诉,嗨,你们可晓得那老狐仙已经修成了道法,成了地仙,原本可以脱离六道轮回,再修十五百年,便成仙,岂知他因—念之怒.便动身来玄妙观为他孙子报仇,你们想想,玄妙观里的道爷都是江西龙虎山天师爷的传人,还会怕得了老狐仙吗?于是双方就斗起来了……”
  四周又是—片哄然,有人间道:“顾老四,结果怎么啦?为什么玄妙观又烧起来呢?莫非正不胜邪,观里的老道爷斗法被打败了?”
  那被称顾老四的中年汉子得意洋洋地道:“怎么会呢!老道爷是张天师的嫡传弟子,捉妖拿鬼是跟我们顾老四赌钱喝酒同样的熟练,岂会败在那老狐仙的手里?”
  他顿了顿,道:“当时,我跟刘老三就藏在这个大石墩后抬头看去,只见两道剑光飞来飞去,那老狐仙虽然修成了地仙,可是到底是异类修行,并且所炼的剑也不行,只听‘喀嚓’一声,他的飞剑便被斩断了……”
  那些挤在他身边听他鬼扯的人,齐都“啊”地—声,兴奋地七嘴八舌的追问结果。
  李金贵虽然知道玄妙观的失火,乃是由于修罗门侵袭,烈火尊者秦炎施放火器反击所致,却仍然禁不住为那顾老四活灵活现的述说,而听得津津有味。
  那顾老四脸上的表情极为丰富,指手画脚的述说着,仿佛他便是施放飞剑的玄真道人一般。
  只见他抹了把脸上的汗,道:“那个老狐仙见到飞剑被斩断,连忙喝叱,将手中的拐杖往空中一扔,刹时之间,只见那条拐杖已化为一条青龙,乖乖我的妈,那条龙好长好长,头在这边,尾巴一直拖街那头,少说也有百来丈……”
  “那老道爷没防到老孤仙这—着,正要将老狐仙的脑袋砍下来,却见到飞龙出现,张牙舞爪,他还没来得及收回飞剑,只见那青龙右爪一抓,便将老道爷的飞剑抓住,老道爷大叱一声,掐了个诀印,只听天鼓隆,一个金甲天灵巨神霍然出现在云端……”
  他在比手画脚的说到这里,头一抬,突然见到丁中齐就站在面前不远处,不山一愣。
  丁中齐身高丈二开外,虎背熊腰,站在那儿就跟半截塔似的,普通的人站在他的身边,还没到他的胸口,像这样的人,走到外面,任何时候都令行人侧目的。
  只不过此刻由于大家都关心着玄妙观的失火,又有一些像顾老四痞棍在造谣吹牛,所以全注意力集中在听他吹牛。
  所以丁中齐随在李金贵身后走近来,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顾老四正说到那尊天灵巨神出现云端,猛一见到丁中齐,全身如遇电殛,当场愣在那儿。
  站在他旁边的一个瘦削年轻人,似乎听得正在过瘾,见到顾老四住口,忙嚷道:“顾大哥,后来怎么啦,你倒是快点说下去呀!”
  顾老四咽了口口水,伸手指着丁中齐,结结巴巴地道:“天……神……”
  那些围绕在顾老四身边听故事的老百姓,一齐往丁中齐这边望来。
  这时,阳光自云端洒下,斜斜的照在丁中齐黝黑的脸上,泛起一层油光,使得他那炯炯的眼神,更加的烁亮,更加的慑人。
  那些老百姓自幼及长,都一直留在南阳,有的人足迹都没踏出方圆百里,何时曾见过这样的巨人?
  顿时一阵骚动,以为天灵巨神白日显灵,有那虔诚的老太婆,顿时口诵佛号,跪了下来。
  群众是盲目的,这时大家的情绪几乎都受到了顾老四的催眠,一见有人跪下,顿时全都跪了下来。
  丁中齐一愣之下,马上便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心中没有一丝喜悦,反而极难过。
  因为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却被人视之为神。
  而这些将他当作天神的人,则是在中国的大地上,到处可以见到的善良的老百姓。
  近二十年来,他一直待在山上,难得下山一次,便是因为他每一次来到人群之中,更会使人侧目。
  那些人不是将他视为异物,便是将他当作山魑鬼魅,全都以奇异而畏惧的目光望着他,离着他远远的,不敢靠近他。
  如今可好了,在这时候,他竟然升格成为“天神”,而且还使得这些乡民都向他下跪。
  他为这些乡民而难过。
  反而站在他身前的李金贵倒是愣住了。
  李金贵活到这么大,一直是朝别人下跪,从没见过有人向他下跪,这一下,面前那一大片黑压压的人,全都跪了下来,使他如遭雷殛,整个人都震呆了。
  他还没会过意来,丁中齐已像拎小鸡样的把他拎了起来。
  丁中齐知道面对这些无知而又善良的老百姓,是绝对无法解释清楚的,是以一把挟住李金贵,便放足飞奔而去。
  就在他放足飞奔之际,李金贵只听得在那一片寂静,伏于地的人群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惊呼:“阿贵,是阿贵!”
  李金贵侧首望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袭灰布衣裳的少年人,自黑压压跪倒一片的人群中站了起来。
  那个少年人虽然换了衣服,虽然距离不近,但是李金贵在一眼之下,仍旧将他认了出来。
  他惊喜交集,脱口道:“是清海小道士。”
  丁中齐的脚步一跨便是七尺以上,奔行的速度又很快,李金贵才刚认出清海小道士,便已被挟着走出了数丈开外。
  他连忙嚷道:“大师兄,快放我下来,那是清海小道士。
  丁中齐脚下一顿,立刻便应声停下下来。
  他凝目望去,见到那一片黑色的后脑勺,浓眉立刻为之一皱。
  如果眼前这些人,全都是为非作歹的恶徒,丁中齐毫不考虑的迎上前去,但,那些人都是善良的百姓,叫他如何进入人群中?
  他低声道:“阿贵,你也看到了,这种情形下,我们怎么能进去,让你跟清海叙旧?”
  李金贵听他这么说,只见清海似乎要过来,却被一片跪倒于地的人群挡住了,无法挥动脚步。
  他也知道此刻再继续停留下去,实在会惹来更多的麻烦,可是一想到这些日子来,跟清海小道士相聚的那些情形,使得他不忍就此随丁中齐而去。
  他用力一挣,道:“大师哥,你让我下来嘛!”
  丁中齐浓眉一皱,道:“阿贵,你要怎么样,现在怎能胡闹……”
  李金贵道:“大师哥,清海救过我,是我最好朋友,我不能让他留在这里,等他被玄妙观的道士害了!”
  丁中齐沉吟道:“那你准备要怎样?”
  李金贵道:“我带他上山去。”
  丁中齐道:“不行。”
  李金贵道:“山里面师伯师叔那么多,随便那一个都可以收他为徒……。”
  丁中齐朗笑道:“哈!你以为那些师叔们闲得没事做?他们都已经归隐武林,这次是应师父之请,来此有重大之事要做,岂是来找徒弟的?”
  李金贵朝人群中走去,只见清海小道士挥动着手,朝这边挪行过来。
  只不过他在一大片跪倒的人群里行走,几乎没有空隙可以让他落脚,行走之际,极为困难。
  李金贵拉着丁中齐的衣衫,道:“大师兄,我求求你好吧!你快想个办法。”
  丁中齐只见那些跪倒的人群,有些大胆的,已经抬起头来观看,如果他们再逗留下来,那么便只有两个结果;一是被人群困住,向他膜拜祈求赐予。
  另外一个结果则是群众发现他不是天神,认为受到了欺骗,转而攻击他。
  当然,这些无勇的群众,就是再多一倍来,丁中齐也不畏惧。
  可是他能够出手吗?面对这些善良的乡民,他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勇气都没有。
  心中的意念有如电光闪过,丁中齐的目光一动只见路边有一捆麻绳。
  他将李金贵放了下来,跺脚道:“唉!都是你给我找麻烦!”
  李金贵涎着脸,道:“大师兄,就此一次嘛,请你帮帮忙,清海是我的朋友,我总不能置朋友于不顾吧!”
  了中齐也不答话,一把抓起那捆麻绳,手持绳尾,振臂一挪。
  那捆麻绳有如一条黄色飞蛇,急速地飞了出去,—直伸展到四丈多长,然后搭在清海的腰际,圈卷了几箍。
  清海啊的一声,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身子已被麻绳带得腾空飞起。
  丁中齐把全身的力道都贯注在那根麻绳之上,等到绳头—卷上清海的腰际,用力一带,便将清海整个身子卷起。
  清海在空中怪叫连连,手舞足蹈,唯恐会跌落地上,摔破下头,可是他才一闭上眼睛,耳边风声一敛,便已落入丁中齐的怀里。
  他的眼睛才一睁开,便看到丁中齐那宽大的脸孔和灿若朗星的双眼,被那神光一逼,连忙又赶紧闭上了眼睛。
  丁中齐轻声道:“清海不要害怕!”
  他的右掌轻轻一拂,有如利刃般,将那卷在清海小道士身上的几捆麻绳割断。
  他这飞绳带人的动作,便已够吓人了,但是那些抬头观看的老百姓倒还没看出其中的奥妙,却被他这顺手一拂,便已割断数道麻绳的举动给吓呆了。
  因为这捆麻绳粗逾拇指,是乡下人用来捆猪用的,平常就算是用利刃,也得费上很大的劲才能将它割断。
  但是丁中齐仅只一拂,便将数股麻绳割断,岂不是他的手掌要比快刀还要来得锋利?
  由于清海小道士被麻绳带回时,人在空中发出怪叫,引得许多人抬头观看,这下他们全都看到了丁中齐那骇人的举动。
  顿时,全都重又伏首磕头,还有的大声诵佛,有的在默默祈祷,祈求天神赐福……
  有人满心喜悦,认为自己亲眼看到神仙是灵,有人则是愁苦至极,认为快要死了……
  总之,在那一片跪倒的人群中,各种各样不同的意念,不同的想法都有。
  这时,玄妙观的失火,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就算此刻地层裂开,将他们吞噬进去他们也无所惧。
  因为,在他们的意念里,他们看到了天神显灵,他们的归宿,必然是天上……
  也不知有多少人在羡慕清海小道士,认为他得到了天神的眷顾,以致能够白日飞升。
  丁中齐不是神,岂能知道在眼前那片跪倒的人群里,会有如此复杂的想法?
  他只是知道,继续逗留下去,会惹来更多的麻烦。
  是以他一拂断卷在清海身上的绳,立刻便挟起李金贵,飞身疾奔而去。
  他这一放势急奔,真个快逾奔马,一口气便奔出了二里之外,才缓了下来。
  李金贵是有过经验,倒不害怕,清海小道士可从没这种被人挟着飞奔的经验,他只觉耳边风声呼呼,眼前的地面急速地后退,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不敢睁开来。
  李金贵反倒觉得这种经验极为宝贵,颇有欣赏的意味,他一面看着清海害怕的表情,一面享受凉风过身的愉快感觉。
  只是他不能往地下看,那急建后退的地面,使得他的眼睛都看花了,随之而来的晕眩感,会使他想呕吐出来。
  所以他在不看清海之际,转过头去看着后面。
  就在他二次回头的时候,他突然见到一个身穿灰色缁衣的老尼姑出现在丁中齐的身后。
  那个老尼姑就在丁中齐身后大约六尺多远,可是无论丁中齐奔行得多快,她仍然保持一段距离,既不超前,也不落后。
  李金贵起先是一怔,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后来闭了下眼,再度看去,仍然看到那个灰衣老尼姑不即不离的跟在后面。
  于是意念一转,忖道:“糟了,莫非这老尼姑是什么鬼魂不成,否则怎会动也不动,仍能跑得这么快。”
  一念掠过脑际,他忙又凝神望去,首先,他便见到那尼姑胸前挂着的一串黑色的念珠,其他便看到那瘦癯的脸上,两道长长的白眉。
  那个老尼姑戴着一顶灰黑的帽子,脸孔瘦癯却又红润,若非她脸上的两道白眉,单从相貌看去,只不过四十多岁的样子。
  最奇怪的还是她的右臂微曲,手掌中托着一个高达尺许的白色瓷瓶。
  那只瓷瓶莹洁如玉,映着旭光反射出淡淡的莹光,而她的手指也莹洁如玉,衬着瓷瓶,几乎使人分不清何者为手,何者为瓶。
  李金贵的目光从那个瓷瓶上移过,挪到那老尼姑的脚上。
  立刻,他全身一震,似乎被电光所击中一般。
  敢情那尼姑的双足都是悬空的,根本没有沾上泥土。
  她脚下穿着普通出家的人穿的麻布鞋,白色的袜套上沾了一些灰尘,有些泛黄,没什么特殊之处,然而这一掠空虚悬数尺,便能紧随丁中齐之后,急速地移动,不由使人为之震惊不已。
  丁中齐似乎能感觉到李金贵的异动,垂首问道:“阿贵,你怎么啦?”
  李金贵转过头去想要答话,却被迎面一阵急风迫住,无法说出话来。
  他勉强开口,只吸得满口的风,于是只好闭上嘴巴。
  他在这时,还以为自己见到的只是一种形象而已,略一凝神,又再度转身后望。
  一点都没错,那个瘦小的老尼姑,仍然是双脚悬空的,紧跟在丁中齐的身后.她全身上下仍然维持刚才的姿式。一点都没有改变,没有一点表情。
  但是,在李金贵的眼里,她的整个脸庞似乎发射出圣洁光芒,使人不能逼视。
  一个意念有如电光似的闪进了他的脑海:“她是观世音菩萨。”
  观世音菩萨是中国人的最熟悉的一个神,传说中她能闻声救难,只要叫她的名号,便能获得救援。
  观世音菩萨能化身千万,以各种不同的面貌出现人间,但最常见的一幅相貌,则是身穿白衣,佩戴璎珞,手捧净瓶,赤足立于莲花之上。
  传说她手中所捧之净瓶,内盛净水,中插三根杨柳树枝,只要她用杨柳树枝沽上净水洒下,任何的病痛灾害,都可痊愈祛除。
  他大约在心里默祷了十多遍,突觉耳边风声一敛,丁中齐已经停了下来。
  丁中齐将李金贵放下地,道:“阿贵,我不认得到白家的路,你……”
  他一面说着,一面将挟在右臂的清海小道士也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他突然见到李金贵像呆了样的望着他的身后,不由得话声一顿,问道:“阿贵你怎么啦?”
  李金贵双足一落地,立刻便睁开眼往丁中齐望去,他只见那个老尼姑也停了下来,整个小的身躯缓缓的着地,站在约摸七尺开外。
  他根本就没有听到丁中齐在说些什么,他只是愣愣地望着那个老尼姑。
  在他的感觉中,观音菩萨是不应该停留如此久的,也没有理由要为他停留如此之久。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好的现象,抑或是坏的现象,忖道:“莫非菩萨想要告诉我什么不成?”
  丁中齐见到李金贵目光直直的望着自己的身后,竟像呆了似的,不禁为之一怔,随即,他一个旋身,转了过去。
  那个白眉红颜的老尼姑此刻仍然微阖着双眼,默然的站在那儿。
  丁中齐的目光一触及她,忍不住意外地啊了一声,随即双膝一屈,跪倒于地,拜了下去。
  李金贵没料到丁中齐也认出那个老尼姑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马上跪拜下去,毫不考虑地也跪了下去,喃喃念道:“南无观世音菩萨!”
  这时候,只有清海小道士像个傻瓜一样,愣立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回事。
  若非站在面前的是一个老尼姑,只怕他也会跟着李金贵一起,跪倒于地,膜拜如仪!
  那老尼姑开口道:“中齐,你们起来吧!”
  丁中齐恭声道:“弟子丁中齐,谢过无相师太!”缓缓站了起来。
  李金贵还没弄清楚丁中齐说些什么,只觉全身似被一股无形的气劲拉动,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那个老尼姑此时已张开了眼睛,李金贵但见她的眼中的光芒满含慈祥,就像他的母亲一般。
  他的心湖一阵波动,顿时想起了那一向疼爱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平凡的农家妇人,对于身边这个独生子的管教,可说是近乎溺爱的程度了,于阿贵的任何要求,都尽量的满足他。
  李金贵以往还经常闹闹小性子,常常惹得母亲生气,而暗暗掉泪。
  自从他离开家到了玄妙观之后,他经历了从所未有的一段惊奇怪异的事情,这使得他的心智渐渐地成熟了。
  也因为如此,这段经历更使得他珍惜以前在家中的那段温馨自在的日子,由此,而怀念起母亲的伟大……
  他的面上露现慕孺的神色,只听那老尼姑问道:“中齐,这孩子是谁?”
  丁中齐恭声地道:“禀报师太,他叫李金贵,是我师叔新收的弟子。”
  那老尼姑哦了一声,道:“极乐真人已经避尘半甲子,为何又突然起收徒之念?”
  丁中齐道:“这个……据家师说,是师祖仙去时,留下的锦囊书柬中,提到阿贵乃是振兴本门的人选,所以……。”
  那老尼姑似是颇为动容,眼中突然射出烁亮的光芒,凝注在李金贵的身上。
  李金贵没料到一个人的眼神会有如此大的转变,他一被老尼姑的炯炯目光所罩住,只觉全身一片冰凉,动也不敢动一下。
  丁中齐道:“小师弟,这位便是南海无相神尼,你再过去磕个头吧!对你将来必有所助。”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十九回 火云魔童
上一篇:
第十七回 玄妙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