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剑仙 正文

第十九回 火云魔童
2021-03-09 13:14:2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才走了数步,他便发现在进村的路边,搭了一座凉棚,里面摆了五六张桌子。
  那座凉棚之前,高高的用竹竿挑起,一面帘子,正在迎风招展,一面是个“茶”字,另一面则是个“酒”字。
  显然这里除了卖酒,还兼卖茶。
  这时大概时候未到,棚里面只有两个客人,侍候的伙计倒有三个。
  李金贵好奇的望了望那座凉棚,只见一个瘦癯的老者坐在柜台后面算账,算盘子打的很响。
  罗小鹤拉了下他的手,道:“阿贵,你口渴了?想进去喝茶?”
  李金贵摇头道:“这倒不是,我只是奇怪这儿怎会搭起一座凉棚了。”
  罗小鹤问道;“怎么着?”
  李金贵道:“这儿是交通要道,距离村子里也不远,在这儿卖茶还会有生意上门?”
  罗小鹤笑道:“你管它有没有生意?反正又不是你开的。”
  李金贵道:“说的也对。”
  他们一行四人走过茶棚,里面走出一个伙计招呼道:“四位客官请里面坐,歇歌腿,喝口茶,吃点点心……”
  李金贵望了那个伙计一眼,只见他长得浓眉大眼,一脸老实相,肩上搭着条布巾,身穿灰衣,袖角全是油腻,显然是抹桌子沾上的。
  他暗忖道:“看来这儿的生意还不错嘛!”
  那个店伙计继续吆喝道:“客官,我们这儿有酒还有菜,进来小酌一番,歇上一歇……”
  他的目光落在丁中齐那巨塔似的身材上,也为之一惊,把要吆喝的词儿都咽了下去,愣愣站在那儿。
  李金贵心中好笑,忖道:“大师哥这种身材,走到哪儿都会引人注意,无论谁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都会吓一跳。”
  他也没在意那个伙计,继续往前行去。
  大约走了十多步远,眼看白家大院就在数丈之外,他脚下稍顿,道:“大师哥,那儿就是白家大院了。”
  丁中齐凝目望了一下,问道:“阿贵,你是要先回家,还是先到白家大院去?”
  李金贵略一沉吟道:“我想先回去看看,然后再到白家去……”
  丁中齐问道:“阿贵,刚才那站在凉棚外吆喝的伙计,你认不认得?”
  李金贵摇了摇头。
  丁中齐问道:“以前有没有见过?”
  李金贵诧异地道:“没有啊!大师兄,怎么啦?”
  丁中齐没有回答他的话,继续问道:“那你刚才去过凉棚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坐在里面的掌柜?”
  李金贵实在有点迷糊了,点了点头,道:“我看到了啊,是个瘦瘦的老头!”
  丁中齐问道;“你以前也没见过吧?”
  李金贵道:“没有啊!”
  丁中齐道:“那么里面的客人也不是你们村子里的人了?”
  李金贵犹疑地道:“这个……”
  他凝神一想,道:“大师兄,这个我倒没有注意,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丁中齐道:“我怀疑这些人都是来自修罗门的徒众。”
  李金贵惊呃一声,道:“大师兄,你是说除了对付玄妙观之外,还准备要对付我?”
  丁中齐道:“当然你也是他们找的对象,可是量主要的目标恐怕还是白家。”
  李金贵面上浮起惊慌之色,道:“那我们先到白家去看看。”
  丁中齐道:“你不用急,白氏家族的实力很大,决不是修罗门能轻易对付得了的,目前担心的是你的父母们……”
  李金贵没等他把话说完,拔腿就跑。
  丁中齐跨前一步,将他一把抓住,道:“阿贵,你急什么?”
  李金贵挣扎道:“大师兄,你放开我嘛!我要快点赶回去看看我娘……”
  丁中齐笑道:“阿贵,如果修罗门的那些免崽子已经向你父母下了手,那么他们早已撤去了,为何还会在留在这儿?”
  李金贵经他这么一提醒,这才想自己之潜入玄妙观,并未露出自己的真正身分,也就是说修罗门的人,也不晓得他的本来面目,真正的来历……
  他的话声一顿,道:“这么说,他们在这儿是为了对付白氏家族了?”
  丁中齐道:“或许是的。”
  李金贵道:“那我得警告一下玉凤他们……”
  丁中齐道:“阿贵,你以为白家的人都是容易对付的?自从二十多年前,修罗门跟白氏家族结仇以来,双方都在养精蓄锐,谁都没有异动,便是为的没有把握能一举摧毁对方……”
  他的目光从白氏大院那高耸的屋宇上扫过,继续道:“目前修罗门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还不具备这种一举毁灭白氏家族的压倒情势,所以我想修罗门派人在这附近监视白家,另有目的……”李金贵诧异地望着了中齐道:“大师哥,你怎样对白氏家族跟修罗门的事这样清楚?”
  丁中齐微微笑道:“这里面自然有原因!”
  李金贵道:“你告诉我嘛!”
  丁中齐笑道:“其实说出来很简单,是师父告诉我的。”
  李金贵哦了一声。
  丁中齐道:“修罗门当年在此建立地下宫阙之际,师父便已经发现,而且还前后进入了三次,后来因为要镇压地下火眼,这才没下山……”
  李金贵讶道:“师父前后进去过三次?那些修罗门的人都没有发现过?”
  丁中齐道:“师父他老人家玄功深奥,岂是修罗门那些猴崽子能够相比;昔天之下,大概除了无相老师太的无相潜形术之外,再也没有人能与师父的神行术相比了!”
  无相神尼一直没有开口,此刻听到丁中齐提到自己,这才低声念了句佛号,瞪开眼来,道:“一切异术,俱属虚伪,中齐,你跟随抱玉道友数十年,难道还没有觉悟吗?”
  丁中齐—凛,道:“是,师大,弟子太过于饶舌了!”
  李金贵见到丁中齐受叱,不敢再问,默然向前行去。
  那白家大院的大门之前,是一块宽广土坪,平时由于白家的大过神秘,罕得有人敢站在门前,就算是小孩子要玩,也被大人训诫着拉开。
  是以当李金贵领着无相神尼等人从那块大土坪边行过时,侧首望去,只见土坪依旧空荡荡的,仍然没有人敢在门前逗留。
  但是随着脚步的逐渐移动,李金贵似乎感觉到有些不对,至于什么地方不对,他却又一时之间想不出来。
  看看走入村里,眼看着他家就在前面不远,李金贵突想起来了。
  他脚下一顿,回头望去,面上现出恍然之色。
  罗小鹤问道:“阿贵,什么事啊!”
  李金贵没有理会他,朝丁中齐道:“大师兄,你看到那边搭的一座戏台没有?”
  丁中齐也不知李金贵为何突然会问他这个问题。他侧过身去,回头望了一眼,只见距白家大院前的土坪不远处,果然搭着戏台,四面有布幕围着,中间隔着巨大的锦布,左右垂着布帘上面绣着“出将”、“入相”几个字,显然是演员进出之处。
  此刻时辰还早,戏还没开锣,台子静悄悄的,连后台上都看不到有人。
  丁中齐转过头来,应道:“看到了,怎么啦?”
  李金贵道:“我离家的时候,没有这座戏台,这是最近几天才搭上的。”
  丁中齐笑道:“这有什么稀奇,我们家乡,每逢初一、十五,都要请戏班子来演上出戏酬神,此外如玉皇大帝诞辰啦,神农大帝生日啦、或者大员外还愿啦、大奶奶谢神啦,都得搭起戏台子,请人演戏……”
  李金贵道:“可是,现在的日子不对,既不是农闲的时候,也不是玉皇大帝的诞辰……”
  丁中齐“哦”了一声,还没说话,李金贵续道:“大师兄,你看到没有,那边也搭了几个棚子,还有那个卖货郎的,那两个在路边蹲着的叫化子……”
  罗小鹤左右顾盼了一下,道:“阿贵,这些人都是极昔通的,随便到哪个地方都可以看到……”
  李金贵道:“可是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从没看到这些人,他们都是外来的……”
  罗小鹤道:“你的意思是……”
  李金贵道:“我想这人大概是跟那边凉棚里卖茶的是一伙,全都是修罗门的人。”
  丁中齐冷笑一声,道:“嘿!这些兔崽子真的想要动白家了?”
  李金贵道:“大师哥,我们……”
  丁中齐道:“你放心,有师太在此,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敢乱动!”
  他说了这句话,悄悄望了望无相神尼,没见到她说话,开心的笑了笑,道:“阿贵,你的观察力大大的进步,难怪师叔大大夸奖你……”
  李金贵灿然一笑,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丁中齐道:“阿贵,你尽可放心,这些人一看到我们出现,很快便会把情况报告回去,那修罗门的神算天魔林煌在归元洞中吃过苦头,一听我出现在此地,定然不敢妄动!”
  他们说话之际已经来到李金贵的家门之前。
  李金贵这次诈死离家,本来以为最少也得要几年才能回家,没想到不到一个月便又重回家门。
  他看到那两片紧闭的灰色大门,只觉心中激动无比,颇有“近乡情怯”之感。
  他站在门前犹疑了一下,罗小鹤用手肘捣了他一下,问道:“阿贵,怎么啦?”
  李金贵摇了摇头,伸出手去拍门。
  他才拍了两下,里面有人问道:“是谁呀!”
  那个苍老的声音,隔着门板,极为沉郁,但是听在李金贵耳里,却比钧天仙乐还要好听。
  他兴奋地道:“娘,是我,我是阿贵!”
  大门“呀”地一声,被拉了开来。
  李金贵只见那开门的中年妇人,正是自己母亲。
  他心潮汹涌,正待扑上去抱住母亲,却听到李大娘道:“你们要找阿贵什么事啊?我们家阿贵已经死了!”
  李金贵一怔,愣愣地望着李大娘,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大娘呶了下嘴,继续道:“阿贵是上个月害急病死的,三七才过……”
  李金贵心中知道定有蹊跷,惦记着父亲,忙问道:“老大娘,请问李进财老爹在吧?”
  李大娘道:“哦!你是问的我那老伴?他身子骨不大舒畅,正躺在床上歇着呢!你们要找他,改天再来吧,现在……”
  她话还未就完,屋里头有人接口道:“是谁要找李进财?”
  李金贵一愣,只见李大娘一把抓住他的手,低声道:“你们快走吧!”用力往外推去。
  李金贵紧握住母亲那只粗糙的手没有放开,这样反而使得李大娘急得满脸惶恐。
  人影一闪,一个二十多岁的壮汉走到门边。
  那个壮汉衣着朴实,一面孔老实相,一看就知道是来自农村里的。
  他诧异地望着站在门口的四个人,问道:“大娘,他们要找大伯啊?”
  李大娘有些慌乱,急于想推开李金贵,应声道:“是呀!我说进财身子骨不舒服……”
  那个壮汉走到门口,道:“我大伯不舒服,尊客有什么事,尽可以跟我说……”
  李金贵没有理他,问道:“大娘,这位是……”
  孪大娘颤声道:“他是……”
  那个壮汉接口道:“我叫李金宝,李进财是我叔叔,李金贵是我堂弟!”李金贵知道,自己三代单传,父亲哪来的兄弟,若非因为母亲那张面孔满是惶恐,他真几乎笑了出来。
  他应声道:“哦!原来是李兄。”
  自称李金宝的壮汉见到李金贵拉住李大娘的手不放,狐疑地问道:“你们有什么事找我叔叔,他老人家不舒服……”
  李金贵担心父亲,也懒得跟他多罗嗦,单刀直入地道:“李家三代单传,据我所知,李金贵没有什么堂兄,你到底是谁?”
  那个壮汉一愣,还没说话,李金贵已一把抱起母亲,往旁边跃开,喊道:“大师兄,抓人!”
  那个壮汉一见情形不对,转身便走。
  但是丁中齐跨出一步,长臂一伸,便已将他后领抓住,一把提了起来。
  那个壮汉身躯悬空,霍地—个倒翻,右足往丁中齐胸口蹬来,双手一绞,想要惜力将丁中齐抓住衣领的右手绞断。
  岂知他一足蹬在丁中齐的胸口,就像蹬在铁板之上,一股刺痛自脚尖传来,转眼整条腿都已麻木。
  更糟糕的还是他双手扣入丁中齐的手指之中,用力反手一绞,不但没有绞断对方的手指,反而因用力之巨使得他两只手的拇指都一齐拉断。
  这种双重的剧痛,使得他发出裂帛似的一声大叫,痛得昏了过去。
  丁中齐顺手点了他的昏穴,往墙角一掷。
  无相神尼垂眉低呼一声佛号:“南无阿弥陀佛。”
  丁中齐解嘲地道:“这真是发有用的东西,嘿!他还想要绞断我的手!”
  无相神尼道:“中齐,你已练成了天衣神功,天下难得有人能够伤害到你,今后出手该要控制一下,免得伤人……”
  丁中齐不敢出言顶撞,摸了摸脑袋,叫道“阿贵,你可以进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剑仙

下一篇:第二十回 银凤归来
上一篇:
第十八回 无相神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