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雌雄玉佩
2021-03-12 18:04:0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包尚英给了龙虎堡十五天缓冲的时间。
  一方面固然是看在“金刀无敌”独孤一鹤的全面之上,另一方面也是自找台阶快快下台去。
  别看包尚英气势凌人似似是蛮不讲理,其实他内心之中并未完全忽视丁布衣所说的话,只是未敢深信而已。
  他自然也不愿糊里糊涂的认定贾铁山是杀兄的真凶,凡事必须求证,不能冤枉好人,因之,他需要时间深入调查。
  龙虎堡附近并无可供住宿的旅社。
  包尚英必须赶往数十里外的渑池。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渑池在洛阳之西,称得上是一座历史名城,战国时赵惠文王与秦王曾会于渑池桃林山庄正在渑池的西郊,不过十余里路。
  就在当夜。
  包尚英由客栈偷偷的进入了桃林山庄。
  他要现场仔细侦察一番。
  桃林山庄因庄主贾铁山已携眷前往龙虎堡避难,庄丁们虽然并未散去,在戒备上无形中已疏忽下来。
  包尚英很快便找到那间地窖。
  地窖早已无人看守。任他自由出入。
  这两天山庄上刚得神鬼不宁,庄丁们竟然忘记去清理地窖,地窖仍保持了原有的现场面貌。
  包尚英在现场仔细的查看了一番,果然,如丁布衣所言,值得怀疑之处甚多,至少他可以确信,那残留的头发,绝对不是二哥包尚杰的。
  这一证实,他先落下心中一块石头,总算放心多了。
  就在这时。
  —股轻微得令人难以觉察的微风,在地窖里飘荡了一下。
  包尚英警惕立生,暗中吸了一口真气,提足内劲,若无其事的抬起头来。
  只见一条纤巧的人影,已无声无息的到了他身后不远之处,他双目一凝,神光陡射。
  来人是一个二十左右,体态轻盈、娇媚可人的妙龄女郎。
  那女郎见包尚英双目射光的望向自己,并无丝毫惊讶之色,反而向他嫣然一笑道:“你就是包尚英包少侠吧?”
  包尚英怔了一怔,愕然问道:“姑娘是什么人?怎么会认识在下?”
  那女郎抬起纤纤玉手,招了一下道:“我们到外面谈谈吧!”
  香肩微晃,—拧腰,转身出了地窖。
  包尚英一时之间愣在当场,并未跟进。
  那女郎停步回眸,又一招手:“来呀,还在等什么?”
  包尚英便漫应一声,跟了出去,离开桃林山庄,只走了百来步,路旁便有一处民家。
  那女郎推开一道侧门,把包尚英引了进去,房子不大,但布置得却极为雅洁。
  一个面带酒窝、大眼睛、头梳双臀的小丫环,含笑献上一杯香茗,然后退列门边,并未离开,只是望着他直笑。
  那女郎娇嗔的笑骂道:“去!去!没你的事了,还站在门口做什么?”
  那丫环灵巧的一缩身子,向包尚英扮了个鬼脸,带着一声娇笑跑了开去。
  女郎盈盈一笑道:“包少侠,你想不想知道我是谁?”
  包尚英定下神来,反而带点羞怯道:“失礼失礼,在下应该先请问芳名!”
  女郎掩口一笑,道:“我叫黑凤凰,你可以称我黑姑娘,也可以叫我凤凰姑娘。”
  “姑娘总该告诉在下真正名字?”
  “我就是姓黑,名叫凤凰,这正是我的真正名字,为了名实相副,我经常喜欢穿黑色的衣服。”
  包尚英这才留意对方的穿着,果然是一身黑色的衣裙,由于人长得美,黑凤凰倒是人如其名,黑凤凰又是一声娇笑,道:“包少侠,我看你没超过二十岁吧?”
  包尚英道:“姑娘把在下看轻了,在下今年已经二十—了。”
  黑凤凰格格一笑,道:“那么小妹应该叫你一声英哥啦!”
  包尚英尴尬一笑,摇头道:“在下和姑娘才初识乍见,姑娘用不着把在下叫得这样亲切,再说……”
  “再说什么?”
  “英哥二字,听起来……”
  黑凤凰“噗哧”一笑道:“我明白啦,英哥听起来像鹦哥,人反而变成了鸟,那就叫你三哥吧,小妹已知你在府上排行老三。”
  “姑娘是怎么知道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
  包尚英并未喝茶,目注黑凤凰道:“在下对姑娘虽有许多疑点,却又不便问,现在只想知道芳驾把在下引到这里,究竟有何指教?”
  黑凤凰神秘一笑道:“‘你放心,小妹和你是站在同一阵线上的,决不会害你,何况你又是个大男人,还怕吃亏?’“在下现在还有很多事要办,不能多耽误。”
  黑凤凰笑道:“你要办的事,小妹都知道,你现在只是孤伶伶的一个人,难道多一个人帮忙还不好?”
  包尚英只好暂时打消辞意。
  黑凤凰笑靥生春的道:“这才是我的好哥哥!”
  她说这句话时,居然毫无娇羞之态,包尚英低下头道:“姑娘对在下这样称呼,不觉得过于亲切了?”
  黑凤凰笑道:“小妹对别的年轻男人,从没这样亲切的称呼过,唯有对你,却是甘心情愿。”
  “为什么?”
  “别问这些,小妹现在只希望你也能亲切的称呼我一声。”
  “姑娘希望在下如何称呼你呢?”
  “叫我一声风妹妹!”
  “可是姑娘姓黑,应该叫你黑妹妹才是。”
  黑凤凰媚眼轻抛,笑道:“我虽然姓黑,但人长得却并不黑。别人见了,谁不说我出落得又白又嫩。”
  包尚英只能听着,神色一正,道:“姑娘,有什么指教,现在就直说吧!”
  黑凤凰也正色道:“你知道不知道,我如果把知道的事告诉了你,我必须担待很大的风险,说不定江湖上就再没有我容身之地。”
  “如果这些事不是在下想知道的,姑娘尽可以不必告诉我。”
  “偏偏正是你急于想知道的,否则我何苦把你请到这里来。”
  “那么姑娘请放心,在下对姑娘所说的话,绝对不泄一字!”
  “你连一声凤妹都舍不得叫,我又怎能对你放心呢?”
  包尚英答不上话,在他的想法,这未免太形式化了,难道叫一声好听的,就能做得了保证,黑凤凰接着又道:“你知道不知道,我要你叫我一声风妹,也就是要你对我完全负责之意。”
  包尚英望了对方一眼,忖道:“这女郎少女不像少女,少妇不像少妇,一身武功分明也是不弱,出现得突然,表现得大胆,她是生性不羁呢?还是别有所图?……”
  本来,为了试探对方,他称对方一声“凤妹”也无不可,但他生性刚强,决定先弄明白情况,再作进一步的打算,包尚英淡然道:“请姑娘先告诉在下,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又怎么知道我要办的是什么事?”
  黑凤凰笑了一笑,道:“这两天,桃林山庄发生的事;我都亲眼得见,而且我又暗中跟你到过龙虎堡,这还不够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
  “想帮你忙。”
  “为什么要帮我忙?”
  “三哥,你不觉得问得太笨了。”
  “原来如此,我现在把话说在前头,到时候你不要想不开。”
  “小妹现在是坐二望—,总不会空手而回吧!”
  “这话怎么讲?”
  黑凤凰神秘一笑。道:“现在别问这话,你可以问别的,小妹自信知道得很多,而且知无不言。”
  包尚英终于朗爽一笑,道:“风妹,第一个问题,你认为家兄遇害了没有?”
  黑凤凰语气肯定地道:“他还活着。”
  “你是否知道他人在哪里?”
  “我亲眼看到一伙人把他带到一处地方去了。”
  “既然如此,就请你带我到那地方去一趟。”
  “好!”
  这对包尚英来说,真是喜出望外的好消息,一声“凤妹”并未白叫。
  两人立即动身。

×      ×      ×

  黑凤凰带路奔行,她衣袂飘飘,长发随风拂动,柳腰款摆,步履轻盈,全身黑衣,真的就悔一只黑色的美丽凤凰。
  包尚英紧随身后,只感香风阵阵,兰麝之气袭人,黑凤凰似乎存心要卖弄轻功,脚下加劲,一路上运步如飞。
  好在跟在身后的是包尚英。
  如果换了别的一般江湖人物,势必会被越抛越远。
  两人行进间如电闪雷奔,片刻之间,已奔出三十余里,越过一处山谷,到了另一处谷口。
  黑凤凰停下脚来,道:“三哥,小妹自信轻功无人可及,想不到今天竟遇上了你,小妹是甘拜下风。”
  包尚英淡然笑道:“我照样也服了你,为什么不走了?”
  “就在这里。”
  “谷内?”
  黑凤凰点点头:“我怕打草惊蛇,那天尾随到这里后,没敢去惊动他们。
  包尚英顿了一顿道:“凤妹,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请讲,你是我的三哥,我是你的凤妹,兄妹之间,何客气。”
  “你尾随他们到这里,是完全好奇呢?还是别有所图?
  “二哥,这一路上又引起你对我的疑心是不是?”
  “就算你是来赶热闹的,也绝对不可能毫无原因?”
  “应该说成热闹跟我而来才对。”
  “什么热闹?”
  “小妹是跟随着贾庄主而来的!”
  包尚英“啊”了一声,道:“原来贾庄主也来过这里?”
  黑凤凰道:“他虽然来过,却并不清楚令兄还活着。”
  “走,咱们现在就进谷去!”
  “这样太冒险了。”
  包尚英不再言语,身子一冲而起,直向谷内掠去。
  黑凤凰阻止不住住,只好也随后跟进。
  谷道很长,足足奔行了两里多路,并无动静。
  正奔行间。
  忽听耳际发出一声沉喝:“什么入?站住!”
  喝声中,寒芒闪动,一名手执鬼头刀的劲装大汉,从谷壁侧方一从杂树后跃身而出,挡住了两人去路。
  只见包尚英袖内一道金光射出,直射向那劲装大汉前胸。
  那汉子根本来不及闪避,闷哼声中,身子已平飞出去,落地后便当场死去。
  原来包尚英方才施出的兵刃,止是无名岛独步天下,收发自如的如意金轮。
  包尚英出于击毙那劲装大汉,收回如意金轮,继续前进!
  他刚才出手的家传绝技,连黑风凰也看得暗暗震惊!
  正走间,山壁下又响起一声人喝!
  这次是两名劲装大汉,舞动大砍刀,交叉袭到。
  包尚英刚要出手迎击,黑凤凰却急急地道:“三哥,这两个就比给小妹收拾吧!”
  这时,黑凤凰手中已多了一把短剑,剑光一闪,先向左边那大汉刺去。
  那大汉还没看清人影,剑锋已到胸前,顿时腰腹之间被划开一道血口,肠子当场流了出来。
  黑凤凰似是有意让包尚英看看自己的身手,短剑一收一发,又刺向另一个大汉。
  另一大汉已然有备,手中鬼头刀横里一扫,竟然把短剑荡开,黑凤凰秀眉一挑,突然疾攻三剑,剑剑相连,迅快、辛狠兼而有之,登时逼得那大汉手忙脚乱,且拦且退。
  她连出三剑,虽然逼退那大汉,却未能把对方置于死地,自觉脸上尤光,剑势一紧,又一连攻出三招。
  这三招剑式更显凌厉。
  但那大汉一身功力也自不弱,仍然挡住了前面两招,直到第三招上,才被黑凤凰一剑削去半边脑袋,倒地而死。
  包尚英出声赞道:“风妹剑招如虹,飞电流光,连我也开了眼界”
  黑凤凰回眸一笑:“别拿我开心好不好,小妹哪及得三哥。”
  就在这时。
  只见人影闪动,—阵衣袂飘风之声过后,而前出现了十几条彪形大汉,把包尚英和黑凤凰团团围住。
  但十几名大汉并未立即进攻,而是互迎眼色,暗中戒备。
  包尚英耸眉笑道:“各位为什么还不动手?”
  其中一名大汉跨出一步,抱拳道:“请问两位是什么人?有何见教?”
  包尚英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你们是有所恃而在拖延时间么?”话声甫毕,谷内已传来一阵厉啸之声,接着又是七、八条人影,飞掠而来,来人中,有四名已是半百老人,另三人则年纪稍轻。
  来人全日光如炬,两太阳穴高高隆起,看来个个都是内外双修高手。
  其中一位身穿长衫的老人。见了黑凤凰就嘿嘿一笑,道:“我道是什么人如此厉害,原来是黑姑娘芳驾光临。”
  黑凤凰见了那老人,腔上顿现惊讶之色,哦了一声道:“什么,是你这老狗在这里捣鬼?”
  那被黑凤凰称为老狗的老人,居然也不生气,口光一转,视线落到包尚英脸上,道:“妞儿,这位是谁?”
  “本姑娘的三哥!”
  黑凤凰说着转过头来道:“三哥,这位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看天狗哈八爷!”
  看天狗哈八微微一拱手,道:“原来是黑大侠,久仰久仰!”
  包尚英肩头一皱,道:“在下包尚英,不姓黑。”
  哈八望了黑凤凰一眼道:“妞儿,难道你不是姓黑?”
  黑凤凰道:“我姓不姓黑你不用管,反正我三哥不姓黑就是了。”
  “那么你也姓包了?”
  “难道我三哥就不可能是表哥?”
  哈八被她顶得有些难堪,但却没有翻脸,反而再向包尚英拱手道:“失札!失礼!原来是包大侠!”
  黑凤凰轻描谈写道:“哈八爷,你们的三个人是被我们杀的,要怎样处置我们,你看着办吧!”
  哈八嘿嘿笑道:“此处非待客之地,两位请入谷奉茶。”
  黑凤凰笑了笑道:“既然是你哈八爷在这里主事,那就好说,我们也就不客气了。”
  哈八有多大的气候。黑凤凰似乎很清楚,听她的语气,很明显的并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
  当下,哈八笑丁一笑,闪身肃客。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五回 偷梁换柱
上一篇:
第三回 少年英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