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偷梁换柱
2021-03-12 18:05:5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虎堡的四位堡主,想尽办法想把桃林山庄贾庄主以及三堡主杜百胜被制的穴道解开,偏偏却毫无进展。
  众人在心急焦虑之下,一晃眼就过去了六天,就在第七天一大早。
  堡外来了一名身着黑衣的妙龄女子,随身带了一名小婢,自称黑凤凰,指名要见在这里作客的桃林山庄庄主贾铁山。
  守门的堡丁自然先禀报了大堡主齐飞龙,齐飞龙皱着两道浓眉:“黑凤凰?……我好像听说过,她怎会到这里找贾兄呢?”
  一旁的“金钩”李振东道:“黑凤凰这女子,兄弟倒很清楚。是近年来江湖上出现的一个野丫头,轻身功夫奇高,为人正邪不分,非常任性,又极不好惹。”
  另一客人“草上飞”盂大海点头道:“李兄说得不错,兄弟有位朋友,就吃过她一次大亏。”
  二堡主孙怕虎双眉一蹙道:“那她这次前来,只怕也没安着好心了。”
  “金刀无敌”独孤一鹤道:“她既然来了,那就要她进来吧,有什么事,就当面说清楚。”
  大堡主齐飞龙点了一下头,道;“独孤老英雄说的是,老五,就由你出去把她接到大厅来吧!”
  “铁笛书生”丁布衣来到堡外。
  只见黑凤凰长得甚是貌美,柳眉微微上挑,秀美之中,更透着无限的慧黠精灵。便知不是一位好对付的人物,他快步向前,抱拳微笑道:“在下丁布衣,奉大堡主之命,特来迎接姑娘。”
  黑凤凰对这位五堡主“长笛书生”丁布衣,暗中早已摸得一清二楚,有他亲自来迎,也说得过去,她立即裣衽还礼道:“不敢当,五堡主用不着客气!”
  两人随即并肩进入堡门。

×      ×      ×

  大堡主齐飞龙早巳站在大厅门口等侯。
  肃客入厅,互相引见,黑凤凰这才知道堡里还有这么多客人,接着,大堡主齐飞龙道:“姑娘驾临敝堡,不知有何见教?”
  黑凤凰明眸流动,浅浅一笑道:“我黑凤凰此来,实是有一件事要向桃林山庄贾庄主请教,听说他目前正在贵堡。”
  齐飞龙不免暗中嘀咕。勉强打起笑容,道:“姑娘找贾庄主到敝堡来……”
  黑凤凰徽微一笑,道:“大堡主请放心,晚辈和贯庄主从无过节,也决不会为贵堡添麻烦,此来全是一片诚意,大量主可否请贾庄主出来,容晚辈一见。
  黑凤凰既已把话挑明,齐飞龙只有轻叹一声,苦笑道:“姑娘请不要误会!”
  黑凤凰笑道:“大堡主,听说最近有不少人找贾庄主的麻烦,所以他才来到贵堡避风头,大堡主放心,晚辈决不是找碴来的。”
  齐飞龙苦笑道:“姑娘,你可真是误会老夫的意思了,并非老夫不请贾庄主出来与你相见,实是他已身受重伤,无法出来。”
  黑凤凰似乎愣了一下道:“那么请大堡上带晚辈去见他如何?”
  “这个……”齐飞龙现出一副为难模样。
  “晚辈只问他两句话,决不过分打扰他就是。”
  忽听“金钩”李振东道:“姑娘可是不相信齐大堡主的话?”
  此人心直口快,想到的话,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他是毫无顾忌的,不吐不快。
  黑凤凰微颦秀眉,望向李振东道:“齐大堡主在江湖上的声望,我黑凤凰一向是敬佩有加,他的话哪有信不过的道理。不过,贾庄主伤势虽重,总不会连句话都不能说吧!”
  李振东道:“姑娘说对了,他正是连句话都不能说了。”
  “他的伤势真的这样重么?”
  黑凤凰很快从怀中取出一粒红色药丸,递给齐飞龙道:“这药丸请大堡主为他服下,看看有没有效。”
  齐飞龙心念连转,忖道:“这位姑娘亦正亦邪,兼性令人难测,她如此施恩示惠,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假使上了她的当,可就麻烦了。”
  心念转动中,脸上也现出犹豫之色。
  黑凤凰岂能察不出对方在想什么,不觉冷笑出声:“大堡主请仔细看看,别把救命药当成毒药!”
  “金刀无敌”独孤一鹤忙打个哈哈,道:“姑娘这颗药丸红中带彩,晶莹透荆,莫非是百草老人炼就的‘百灵丸’?”
  黑凤凰轻笑道:“独孤老英雄好眼力,齐大堡主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岂知齐飞龙却摇头婉谢,道:“姑娘还是收起你的百灵丸吧,贾庄主的伤势,不是药物能治得好的。”
  黑凤凰皱眉道:“他究竟受的什么伤,大堡主可否让我去看看?”
  其实,黑凤凰此刻的表态,有一半是装的,因为这事包尚英已对她提过,只是说的和听的当时都不认为如此严重而已。
  齐飞龙沉吟了一下,终于下了决定,道:“好吧,姑娘请随老夫来。”
  他转身带路之时,暗中已向大厅中人发出暗示,大家心里有数,多多留意戒备。
  齐飞龙之所以同意黑凤凰看望贾铁山,不外是存有一线希望,看她是否有办法解开两人被制的穴道。

×      ×      ×

  为了便于照顾,贾铁山和三堡主杜百胜两人,系安排在同一房间疗伤。
  黑凤凰进去之后,先检查过贾铁山被制穴道,笑道:“原来是被人下毒手制住了穴道,大堡主何不早说?”
  接着,再一察看,又道:“好像是无名岛的制穴手法。”
  此语一出,随同前来的人,无不现出震惊之色,这太高明了。
  齐飞龙抢着道:“姑娘既然看出是无名岛的制穴手法,不知可有解救之道?”
  黑凤凰淡然笑道:“无名岛的制穴手法,虽然精奥玄奇,但还难不倒我。”
  齐飞龙大喜过望道:“那就有劳姑娘成全,老夫和在场所有的人感激不尽。”
  黑凤凰淡笑道;“大堡主言重了,晚辈原就有事前来求教贾庄主,助人即是助己,何谢之有。”
  黑凤凰话声一落,已出手如风,一连点了贾铁山十三处大穴。
  当真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黑凤凰刚停下手来,贾铁山便呼出一口长气,睁开了两眼,在场所有的人,都不得不对黑凤凰刮目扭看。
  齐飞龙急急扶着贾铁山道:“贾兄,兄弟帮你坐起来,活活筋血。”
  谁知他刚一着手,便觉情形不对,贾铁山的身子仍是僵直如故,啊了一声道;“贯兄,你的身子?……”
  黑凤凰也看出情形不对,脸色一凝道:“大堡主且慢动他,让我再看看。”
  玉手一抬,搭上了贾铁山腕脉,一股内功,攻入对方体内,大约半盏热茶时间后,黑凤凰才收回手,歉然一笑道:“晚辈一时粗心大意,汉留心到贾庄主体内竟然留有离心指力。这……可真麻烦了!”
  她虽然未能立即救起贾铁山,但她的表现和说话的中肯,已赢得了众人的信任,相信她绝非空言欺人之辈,对她原有的猜忌之心,无形中已渐惭消失。
  齐飞龙淡笑道:“姑娘,只要有办法可想,但凭吩咐!”
  黑凤凰苦笑道:“贸庄主的穴道,已经通畅无阻,至于那残留在体内的离心指力,我就无能为力了。”
  她话声微徽一顿,颦眉凝思,忽然眸光一闪,道:“有了!”
  齐飞龙急急问道,“有什么办法?”
  “如果能找到一种寒晶紫玉,借助那寒晶紫玉的力量,晚辈也许可以把贾庄主体内的离心指力排出体外,’齐飞龙略一沉吟道:“‘紫玉敝堡倒是有几件,但老夫却不懂什么寒晶不寒晶“那就请齐大堡主快快取来,是否寒晶紫五,晚辈一看便知。”
  齐飞龙郑重其事的道:“姑娘请稍候片刻。老夫就去取来。”
  不久,齐飞龙果然拿来三块玉佩,一支玉钗和一枚玉指环,递给黑风凰,道:“姑娘请看看,这几件管不管用?”
  黑凤凰早已听说过那紫玉佩的形状,是两只合并的紫玉蝉,此刻一看齐飞龙所送来的,自己所要的根本不在其内,内心颇为失望,但不管如何。她还是装模作样的试验了一阵,然后叹了口气道:“这几件玉质珍物虽然也是玉中上品,可惜都不是寒晶紫玉,所以也就无法为贾庄主疗伤了。”
  说着,把那儿件玉器交还了齐飞龙。
  齐飞龙伸手接过,口齿启动,却设说出什么,黑凤凰挨着再道:“晚辈倒是有一块寒晶紫玉佩,可惜没带在身上,这样吧,我现在就告辞,回去把那寒晶紫玉佩取来,’齐飞龙急忙问道:“姑娘住的地方离这里多远?”
  “不算近,总在百里以上吧!”
  “那么姑娘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晚辈那边还有事要办,说不定要三,四天后才能回来。”
  齐飞龙似是心有所动,显出一副犹豫不决模样。
  丁布衣忽然低声道:“大哥,风云那里不是也有一块紫玉佩么?是贾兄上次下聘来的,何不拿来比这位姑娘试试看!”
  黑凤凰只听得内心暗喜,看来她这一计就要得遂心愿了,齐飞龙又犹豫片刻。才勉强点头道:“好吧,我去把它取来!”
  片刻之后,齐飞龙果然手棒一块紫玉佩,小心的交给了黑凤凰,黑风凰接过一看,果然是她想要的那块紫玉佩,双佩雕凿得巧夺天工,玉质晶莹剔透,毫无杂色,她依然还得装模作样的在贾铁山各处穴道上运出内力,探试了足有顿饭工夫,长长吁了一口气,大感安慰的道:“这次看来果然有效,贾庄上只要再稍微调息片刻,就可行动如常了。”
  齐飞龙自是兴奋不已,忙道:“姑娘,我们老三,也和贾庄主一样,中了人家的离心指力,还请姑娘一并成全。”
  黑凤凰视线转到三堡主杜百胜身上,点点头道:“看样子三堡主的确和贾庄主是同样为离心指力所伤。晚辈既已救了贾庄主,自然也该为三堡主尽力。”
  她说着,暂把紫玉佩收进自己怀中。
  既然那块紫玉佩还要再用,自然用不着马上还给齐飞龙,因之,准也不会想到她是在暗中捣鬼。
  等黑凤凰解开三堡主杜百胜穴道后,便将紫玉佩还给了齐飞龙,不难想见,她是以偷天换日手法,换上了自己早巳准备好的赝品。
  她早已听说过多情仙子留下的那块紫玉佩的形状、大小和色泽,自然赝品做的和真的几乎一般无二,别说没见过紫玉佩的人分不出真伪,就是紫玉佩的持有人,若不仔细观察也无法辨认。
  岂知,就在齐飞龙伸手要接取那假紫玉佩时,突然一条手臂闪电般疾掠而至,竟把那假的紫玉佩半路抄去,这动作和变化实在太快,也太突然了。
  黑凤凰和齐飞龙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人已身形一长,穿窗急射而去。
  众人根本来不及追赶。
  黑凤凰呆子一呆,才满而歉意的道:“大堡主,真对不起,晚辈实在太大意了,想不到您的这位客人……”
  众人这才知道那抢走紫玉佩的,竟然是四位贵宾之一的“华山游客”邹八方。
  其余三名客人,随后立即穿窗追出。

×      ×      ×

  齐飞龙若有所悟的道:“我道他们怎么来得这样巧,敢情有为而来?为的就是那块紫玉佩?……”
  他是位见多识广的老江湖,虽然不明白那紫玉佩的来历,这时也揣出十之八九,当下一挥手,道:“二弟、四弟、五弟,你们出去看看,如果能把东西追回来,就尽可能的追回来。”
  三人应声飞掠而出。
  齐飞龙对黑凤凰倒是毫未动疑,凝着脸色叹口气道:“这事怨不得姑娘,只能怪老夫交友不慎!”
  这时贾铁山业已调息完毕。下床走过来抱拳一礼,道:“老夫有礼,多谢姑娘相教之情I”
  黑凤凰连忙还了一礼,笑道:“贾庄主这样说话,晚辈如何敢当,些须微劳,何足挂齿。”
  武林人物最重恩仇了。
  贾铁山对黑凤凰的感激,不言可喻,只是并未再说什么,接着,三人就在房中分别坐下,黑凤凰藉口求教贾铁山而来。胸中早有成竹,立即问道:“贾前辈。晚辈这次前来龙虎堡相访,是因为有件疑难之事,有请指教!”
  贾铁山正恨对黑凤凰无以为报,忙欠身道:“姑娘有事,但请吩咐,不管是什么,老夫一定尽力。”
  “晚辈这里先谢过贾前辈了。”
  她话声略略一顿,又道:“贾前辈这次退出江湖回乡,听说江湖道上武林朋友。曾为你老人家在洛阳一家酒楼举行了一个盛大的饯行酒会,筵开百桌,可有这件事?”
  贾铁山谦虚的捋须一笑,道:“那是一般朋友对老夫的抬爱,算不了什么1”
  “那天与贾前辈同席而坐的,其中是否有一位叫千手如来的人?”
  贾铁山略一沉思,点头道:“不错,千手如来正与老夫同席而坐,姑娘为什么忽然提起这人来?”
  黑凤凰淡淡的笑了笑道:“晚辈也是受人之托,想请他相助一臂之力,但这人四海为家,行踪无定,可遇而不可求。因打听得贾前辈和他交称莫逆,不知前辈可有和他互通音信之法,为晚辈推介一二可好?”
  贾铁山呵呵笑道:“姑娘放心,这事情包在老夫身上。”
  他说做就做,立刻要来文房四宝,写就一封介绍信函,交给黑凤凰道:“开封大相国寺门外右侧有棵大橡树,槐树下经常有位测字先生,姑娘把这封信交给他,他就会替你安排一切的了。”
  黑凤凰接了那封信,往身上藏好。
  如今她目的已达,唯恐节外生枝,不敢再行逗留,当下便起身告辞,带着那随身小婢离开龙虎堡。

×      ×      ×

  黑凤凰主仆二人走出龙虎堡不远,便停下脚步,口中发出一声有节奏的轻啸。
  这是她和包尚英的联络信号,原来包尚英是和她一起来的,目的是在堡外负责暗中接应,啸声过后,四野寂静,并不见包尚英现身相会。
  黑凤凰很快就想到,包尚英必是去追那块假玉佩去了,她心念一转,暗道:“这便宜我为什么不捡!”
  此念一生,黑凤凰也就顾不得包尚英了,带着那名小婢悄悄离去。

×      ×      ×

  原先,包尚英和黑凤凰是这样计议的:
  由包尚英将解穴手法教给黑凤凰,由黑凤凰出面进入龙虎堡找贾铁山,包尚英只负责暗中保护,两人一明一暗订下这计策。
  至于向贾铁山打听什么千手如来,那不过做为掩饰而已。
  龙虎堡自包尚英一闹之后,戒备得非常严密,因此,这次包尚英也就不便潜进堡去,只留在堡外等待,以黑凤凰的啸声会合。
  正在他等得不耐烦之际,只听一阵呼喝之声自堡后传来。
  他闻声心头一震,迅快的掠向堡后。
  只见前面一人狂奔,赫然是华山游客邹八方。
  后面紧迫不舍的,则是“金钩”李振东等人,看这情形,显然龙虎堡已经出了事,但黑凤凰为什么不发出讯号相告?
  就在包尚英不知如何是好时,忽然又见龙虎堡老二老四老五三人,也联袂而出,向着邹八方等人奔去的方向猛追而去。
  包尚英不再犹豫,也随后追去。
  追出数里后,前面呼喝之声已经停往,料想被追的人已被追上。无所逃遁了。
  这时龙虎堡三位堡主已离前面的人不远。
  他们脚下加快,翻上一座山岗。
  这里枝密林探,呼喝之声,就是在这里打住,“铁笛书生”丁布衣心中一动,忽然向二堡主孙伯虎和四堡主白云飞打了个手势,低声道:“二哥,四哥,我们且不忙现身,先隐住身形,看看再说。”
  丁布衣虽是位居老五,由于才智过人,从老大到老四,无不对他言听计从,习惯成自然,凡是遇上什么疑难之事,多半是以这位老五的意见为意见。
  当下,孙伯虎和白云飞各自一点头,身形一分,一个奔右边,一个奔左边,形成三面合围之势,向中间暗暗接近。
  果然,林中呼喝之声虽止,却有了谈话之声。
  渐渐,已看到“金刀无敌”独孤一鹤等人,各站方位,把“华山游客”邹八方围在当中。
  邹八方这时已是气喘吁吁,衣衫也扯破子好几处,样子狼狈已极。
  但他的气势却一点不衰,双眸中放射着狡狯的光芒,嘴里打着哈哈道:“各位不要相逼过甚,兄弟现在就把紫玉佩交出来,只是不知交给哪一位好?”
  事实很明显,紫玉佩落在谁手中,谁就会是众矢之的,大家所为何来,现在已是明若观火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六回 救兄出险
上一篇:
第四回 雌雄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