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血溅山庄
2021-03-14 00:07:2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鲍光超说干就干,上前一把拨开包尚英执剑右手,接着就扬起掌来。
  就在这时。
  忽听袁多才叫道:“且慢,有人来了!”
  果然,远处山脚下,有个人影正向这边移动。
  鲍光超只得暂时放下掌来,光天化日之下,总是不方便在路人面前杀人的。
  人影越来越近。
  只听黑凤凰啊了一声道:“好了,来的是青阳道长!”
  包尚英也看出是青阳道长,大喜之下,忙道:“鲍前辈,既然武当方面来了人,你就用不着再麻烦了。”
  鲍光超收掌向后退了几步。
  青阳道长很快便来到跟前。
  这时最喜出望外的,莫过于江一帆,万想不到在紧要关头竟来了救星。
  他一向最得师父金阳道长宠爱,他相信被带回武当之后,受一顿处分是免不了的,但却决不致送掉性命。
  他不等青阳道长来到,便先行跪倒在地,高声叫道:“师叔快来救命!”
  青阳道长先望了众人一眼,再问众人道:“这是怎么回事?”
  袁多才连忙把经过说了一遍,并把要赶往天龙谷的事,也一并告诉了青阳道长。
  青阳道长道:“贫道正是要赶往独乐宫和各位相会,想不到半路竟遇见了这件事。”
  袁多才道:“这位贵派的弟子江—帆,就交给道长了。”
  青阳道长面色转趋凝重,望着江一帆喝道:“大胆孽徒,你还有何面目见我?”
  江一帆嗫嚅着道:“弟子知错了,清师叔开恩!”
  “你犯下了叛逆师门之罪,污损了武当清誉,知错又有何用?”
  “弟子情愿随师叔去见师父,在他老人家面前领责。”
  “你可知道应该受到何种处分?”
  “但凭师父和师叔处置,弟子就是死,也要死在师父老人家面前。”
  青阳道长叹了一口气,回头道:“诸位施主,本门出了孽徒,实乃武当之羞,这孽徒就由贫道带走吧!”
  袁多才道:“我们本来就准备把他送往贵派掌门人那里,道长把他带走,那是最好不过。”
  青阳道长又叹了口气道:“大先生诸葛施主有难,贫道正该也随同各位前往相助,这一来只怕在时间上来不及了。”
  袁多才道:“不管如何,我们总希望道长在办完事情以后,能即刻再赶往天龙谷,以壮声势。”
  青阳道长点了点头,再望向江一帆道:“畜牲,随我走!”。

×      ×      ×

  包尚英等一行六人继续赶路。
  黄昏时刻,已来到进入天龙谷的岩壁下。
  包尚英记起上次随袁多才来时,袁多才系攀升岩壁十余丈后,先通知了里面的人,然后才由大先生诸葛龙将岩壁下方的洞门打开。
  他不由心中一动,问道:“老哥哥,如果大先生不打开岩壁下方的洞门,天狗门的人根本进不去,大先生还在乎的什么呢?”
  袁多才摇摇头道:“老弟,你是聪明绝顶的人,但这想法却太简单子。”
  “为什么?”
  “天龙谷内,虽然称得上是天险之地,但总是有路可通的,只是外人不知罢了,所以一般访客,才必须经过岩壁下方设有机关的洞门。”
  “莫非天龙谷的另外通路,已被天狗门侦知?”
  “不错,不然大先生就尽可高枕无忧了。”
  “老哥哥可知道另外的通路?’”
  “当然知道,不过今天咱们最好还是走岩壁下面的洞门为妙,否则,咱们来了这么多人,若大先生误以为是天狗门的人闯进来,必定会空紧张一阵。”
  袁多才接着又道:“各位就请在岩壁下稍候,老夫这就上去通知大先生。”
  在场六人,除袁多才外,只有包尚英来过,其余四人,都不知袁多才如何攀上十余丈高的岩壁。
  只见袁多才有如猿猴一般,揉身贴壁向上爬升,而且速度快得惊人。
  黑凤凰、鲍光超以及他的两名弟子都目瞪口呆的向上仰望,他们万想不到袁多才竟有如此惊人的轻功,当真是开了一次眼界。
  在攀升到离岩顶大约两三丈处,袁多才停下了,接着一手攀着岩缝,一手在岩壁上拍了三下,又说了几句话,然后便迅快的滑了下来。
  鲍光超竖起大拇指道:“袁兄,你这份轻功,可真让鲍某心服口服!”
  袁多才笑道:“上次咱们不是打过一架吗?若不是我老偷儿跑得快,恐怕早就毁在你的赤焰掌下了。”
  鲍光超也歉然笑道:“你我是不打不相识,若不是上次那一仗,咱们今天怎会走在一起。”
  黑凤凰问道:“袁老,怎么洞门还没打开?”
  袁多才道:“没那么快,大先生由答话之处走到洞门,还有一大段距离。”
  “刚才是大先生亲自答话的吗?”
  “是他的旧属张三阳,由此可见,大先生的手下人,必定已经来了不少。”
  正说话间,只听轧轧之声过后,洞门已经打了开来。
  出来的是个干瘪瘦小的小老头儿,正是大先生的旧属张三阳。
  包尚英抢先上前见礼,不久前张三阳曾在三山令的号召下,帮过他的大忙,他至今还心存感激。
  袁多才则连忙为张三阳介绍鲍光超师徒以及黑凤凰。
  张三阳真是喜出望外,忙道:“有了这么多当今一流高手前来相助,事情就好办多了。”
  袁多才道:“大先生的旧属,一定来了不少吧?”
  张三阳道:“大先生有难,用不着三山令,我们这些他的老部下就会自动赶来,待会儿各位进去一看就知道了。”
  袁多才再问道:“天狗门方面,可有什么新的消息?”
  张三阳道:“三天限期,只剩下最后一晚,他们的人,必定明天一大早就到,各位请随我进来吧!”
  当众人进入洞门后。
  张三阳再发动机关,将洞门缓缓闭上。
  这条位于山壁中的通道,不长也不算短。
  初进入时一片漆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好在地面颇为平坦,走起来还不至被绊倒。
  走了十余丈远后,对面洞口已现,渐渐透进光来。
  出了对面洞口,眼前一亮。
  但见群峰陡峭,石壁连天,在一片谷地内,树木蓊葱,枝茂花艳,像进入另外一个世界,有如仙境一般。
  鲍光超脱口赞道:“真是一个好地方,怪不得大先生会选在这里做为隐居之处。”
  转过几道花树,三间茅舍,便映入眼帘。
  在茅舍周近,还搭了不少帐篷。
  袁多才茫然问道:“怎么忽然多了这么多帐篷?”
  张三阳道:“大先生的旧属来了二、三十人住不下,所以才不得不临时搭起帐篷。”
  正前进间,只见一名五绺长髯垂胸,身着竹布长衫,雍容儒雅的老者,已快步迎了上来。
  来人正是大先生诸葛龙。
  众人连忙上前见礼。
  袁多才再为大先生一一介绍。
  大先生连连拱手道:“多承诸位仗义相助,老夫感激不尽。”
  进入茅舍,张三阳立刻把来到天龙谷的大先生旧日属下召来和包尚英等人相见。
  果然,一下子就有二、三十人涌入茅舍,把个茅舍正屋挤得水泄不通,有的因为挤不进来,只得站在门外。
  这些取和包尚英认识的最多,计有史大奈、何大风、林强、罗威、夏鹏、丁展翼、万重山、黄天福、熊台天、谢敏雄、钟致和。
  连袁四海也带着他的三个儿子袁大通、袁二通、袁三通来了。
  这么多的人,当然无法一一介绍,只能大家见见面而已。
  大先生诸葛龙高声道:“在场的几位贵客,都是前来仗义相助的,有了他们,天龙谷必可保全,现在你们可以散去了。”
  众人莫不雀跃不已,立即离开茅舍,各归各位。
  分宾主坐定, —名青衣小童,随即沏上茶来。
  大先生首先把于天狗门的接触经过说了一遍,然后道:“明日天狗门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场生死相拼是免不了的,但不管如何,老夫早已抱定决心,誓与天龙谷共存亡,决不擅离一步!”
  袁多才皱皱双眉道:“据我老愉儿所知,大狗门最擅用毒,你大先生上次就吃过他们这方面的亏,明天不得不防。”
  大先生黯然一叹道:“老夫自知明天这一战,势必伤亡惨重,但又有什么办法。”
  包尚英挺了挺胸道:“晚辈因已服过玉露丹,体内可保百毒不侵,明天这头一阵就让给晚辈吧!”
  大先生大为感动的道:“上次承蒙包少伙惠赠玉露丹,老夫也该是百毒不侵,但这次天狗门必定是高手成群结队而来,若只有你我两人迎敌,老夫昔日的属下,岂肯袖手旁观。”
  鲍光超大声道:“鲍某虽非百毒不侵之体,但凭着一双赤焰掌,对方就绝对无法靠近,只要不靠近,就不可能中毒,所以,鲍某也情愿打头阵。”
  大先生抱了抱拳道:“多谢鲍大侠鼎力相助,只是老夫预料以我们三人之力,还是难以应付。”
  包尚英道:“擒贼擒王,明天我们不妨先全力对付为首的,只要除去对方为首的,其余的必定四散逃窜,至于诸葛前辈的故旧,他们虽不参于战阵,至少也可以为我们助威。”
  袁多才点点头道;“包老弟说得对,非到必要时,大先生的昔日故旧,最好不要参战,因为……”
  大先生望着袁多才问道:“除了担心他们中毒之外,难道还有别的顾虑?”
  袁多才道:“当然有顾虑,大先生,你的昔日故旧,已经不比当年……”
  “你是说他们的武功差了?”
  “那倒不是。”
  “那么你是说……?”
  “当年他们跟随你时都还年轻,差不多也都是光杆—条,如今二十年后,这些人几乎全已成家立业,有的甚至儿孙满堂只要有一人伤亡,便影响到一家的幸福,这方面大先生必定想过吧?”
  大先生神色严肃的颔首道:“老夫对这方面,岂能毫无顾虑,其实这次天龙谷有难,老夫并未发出三山令召集他们,是张三阳告诉了他们,他们竟不约而同前来,并立下重誓,要誓死替老夫保住天龙谷。”
  袁多才道:“这正说明了你大先生当年对他们有恩有义,所以他们才肯不顾身家性命,誓死时你效忠!”
  几人又密议了一阵,大先生便命那青衣小童到厨下吩咐重备盛筵。
  天龙谷原先只有三人,除大先生外,另有一鸣老仆和一名小童,如今突然增加了几十名,但饮食之物却不缺乏,反而堆积如山。
  原来他的几十名昔日属下,早料到这一层,在前来报到时,有的带着米粮,有的带来鸡鸭鱼肉,更有的带来大罐的酒。
  来到之后,更有人外出采购,目前储存的米粮鱼肉,足可食用一月,天龙谷掘有地窖,鱼肉和蔬菜藏在地窖内,可保数月不腐坏。
  其中更有在外开餐馆的,他们来到之后,便是现成的厨师,因之,此刻在天龙谷内,吃什么好东西都有,而且烹调手艺是第一流的。
  当晚,包尚英等六人在天龙谷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晚宴。
  宴后,趁着天上有月,大先生带着六人认识了一下谷内的地形。
  另外,大先生交代张三阳和大头袁四海,要他们分配任务,今晚特别加强警戒和巡逻。
  好在天龙谷范围不大,又有天险可守,防范起来并不吃力。
  为招待包尚英等人住宿,大先生特别把茅舍让出一问给黑凤凰住。
  其余五人,则和大先生合住另外两间。
  一宿无话,也并束发生任何情况。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三十一回 虎口脱险
上一篇:
第二十九回 刀剑相向